黃易《邊荒傳說》卷十四
第三章 失而復得
  
  「噹!噹!當!」 
  鐘音響徹邊荒集,從古鐘樓傳往邊荒,傳往穎水彼岸。 
  佔據古鐘樓的邊荒戰士在觀遠台上齊聲發喊:「鐵士心死了!鐵士心死了!」 
  小建康的兄弟首先發難,勁箭從樓房射出,先解決高據哨樓上的敵人箭手,再對付街上
沒有掩護的燕兵。 
  燕兵驟聞鐘音,且驚聞鐵士心死訊,疑幻疑真、軍心動搖之際,忽然數千俘虜變為武裝
的戰士,從大小樓房殺出,猝不及防下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更遑論壓制從腹地蔓延往四面
八方的變亂。 
  慕容戰領著以千計的兄弟,有組織有陣勢地從小建康出口殺進碼頭區,此時燕兵早潰不
成軍,只懂四散逃命。泊在碼頭的三十多艘破浪戰船,未及解纜開出,已落入他們手上。船
上的燕兵紛紛跳水保命。 
  對岸的拓跋儀見到古鐘樓上方的煙花訊號,立即下令渡河。這時候紛紛上岸,與己方兄
弟會合,燕兵大勢已去,再沒有反擊之力。 
  邊荒聯軍依照計劃,先集中力量攻擊北大街和西大街,勢如破竹的把敵人驅逐離集,走
得稍慢者頓成兵下亡魂,「邊荒行動」在聯軍如虹的氣勢下,燕兵則一面倒的情況裹進行著。 
  屠奉三等攻入古鐘樓後,兵分兩路,一路由屠奉三率領,殺上觀遠台援救燕飛和龐義,
剩下七、八人死守底層入口,不讓以宗政良為首的燕兵攻入鐘樓。幸好有卓狂生、程蒼古和
費二撇三大高手壓陣,守得入口穩如鐵桶,捱到小建康的兄弟殺人鐘樓廣場,宗政良一方慌
忙撤退。 
  古鐘樓以北的邊荒集頓變屠場,含恨的荒人大開殺戒,見燕兵便殺,一時呼喊震天,燕
兵全面崩潰。 
  燕飛剛迅速回復過來,與屠奉三和龐義在觀遠台監視天師軍的動靜,發覺對方的輜重部
隊正從南門離開,沿穎水而行,登時喜出望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天師軍向他們反擊,確不易對付,現在忽然拱手讓出古鐘場以南的佔領區,聯軍當然
省功夫,且大幅減低傷亡。 
  龐義大笑道:「徐道覆這小子識相得很!」 
  屠奉三欣然道:「他不是識相,而是不得不退,在實力上我們佔有壓倒性的優勢,穎水
更落進我們的控制內,兼且楊全期和聶天還都是他的敵人,縱使能擊敗我們,最後還不是便
宜別人。」 
  龐義道:「我們要不要追擊老徐呢?」 
  燕飛目光投往集外西面荊州軍的陣地,搖頭道:「天師軍退而不亂,又左靠穎水之險,
恐怕不是那 容易收拾他們,最怕是楊全期乘機發難,我們千辛萬苦爭取回來的成果,將要
拱手讓人。」 
  屠奉三瞧著對方隊尾離開南門,發出綠色的訊號火箭,指示己方人馬進佔天師軍放棄的
地盤。吁出一口氡道:「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表,如此反攻成功,對我說服楊全期大大有
利。」 
  蹄聲轟響,一隊數百人的邊荒戰士,馳過古鐘場,往天師軍撤出的佔領區馳去,顯示邊
荒集北區已在邊荒聯軍絕對的控制下。 
  當他們經過古鐘樓的時候,齊翹首上望,致敬喝采,在鐘樓上休息的戰士則回報以歡呼
怪叫,充滿失而復得的勝利氣氛,教人熱血沸騰。 
  卓狂生等早從出口擁出,紛紛跳上兄弟們的馬背,朝南而去。 
  龐義和其它兄弟亦怪叫連聲,往出口擠去。 
  到只剩下屠奉三和燕飛兩人,屠奉三笑道:「燕兄可知我心中正後悔呢?」 
  燕飛瞧著另一支從東門進入天師軍棄下的地盤的邊荒聯軍,訝道:「後悔甚麼?」 
  屠奉三歎道:「我現在方想到假設我手腳慢點兒,遲上片刻才趕到觀遠台,燕兄肯定已
在黃泉路上。那時我屠奉三不但可以少掉一個能左右我將來在邊荒集發展的勁敵,更可以少
去一個情敵,又不虞有人曉得燕兄的遇害與我有一丁點兒關係。」 
  燕飛蠻有興趣的問道:「這般做對屠兄確有百利而無一害,屠兄因何白白錯過?」 
  屠奉三苦惱的道:「因為我到此刻方想到此毒計,已是知錯難返!」 
  兩人對望片晌,忽然同時放聲大笑,皆充滿得一知己,死而無憾的欣悅。 
  ※       ※       ※ 
  劉裕在樹梢端猿猴般跳躍,全速往邊荒集趕去,忽然撲附在一棵大樹枝葉茂密處,立足
在橫伸出來的高樹幹,目光投往穎水的方向。 
  邊荒集在兩里許處的岸旁,古鐘樓上只餘一枝大旗,雖看不清楚旗幟的式樣花紋,卻隱
約認得是紀千千親手設計的飛鳥旗。 
  邊荒聯軍竟已光復邊荒集?這是多 教人難以置信,事情實在來得太突然。 
  不過卻不由他不信,一隊天師軍正沿穎水不徐不疾的南下,看其隊形整齊,旗幟不亂,
便知是有秩序的從容撤兵,而非被趕出邊荒集。 
  約略估計,這支天師部隊有二千多人,騾馬車三百多輛,假如行軍路線不變,將於個把
時辰後抵達聶天還的木寨。 
  劉裕心中奇怪,憑此隊人馬的實力,雖可對兩湖軍造成威脅,但攻寨仍嫌不足,如此豈
非送死去也? 
  他心中一動,目光往西面瞧去,旋踵已有發現,於西南方里許外察覺到鳥兒驚飛的情況。 
  心中恍然而悟。 
  邊荒集的兄弟集中力量對付鐵士心和宗政良,裡應外合下燕兵迅速崩潰。徐道覆見事不
可為,立即退軍,乘機兵分兩路,突襲聶天還。 
  想到這裡,心中已有打算,連忙掉頭去也。 
  ※       ※       ※ 
  邊荒集喜氣洋洋,卻沒有人偷閒飲酒慶祝,因為荊州軍已推進至集外西面里許處,擺出
可以隨時全面進犯的高姿態。 
  眾人一方面忙於收拾敵人遺留下來的攤子,一方面設立工事防禦,以應付荊州軍在任何
時刻發動的強攻。 
  燕飛、屠奉三、卓狂生、慕容戰、拓跋儀、程蒼古、費二撇、姬別、呼雷方等一眾領袖,
策馬馳出西門,遙觀敵況。 
  慕容戰道:「楊全期是否是好勇鬥狼的人?否則在我們氣勢如虹之時,應該以靜觀變,
而不是一副挑戰的模樣。」 
  眾人知他是看在屠奉三分上,話說得婉轉,而事實上慕容戰真正想說的是:楊全期是否
吃了豹子膽?竟敢來惹我們。 
  諸人中與慕容戰想法相同的大有人在,邊荒聯軍實力在荊州軍之上,邊荒集又是他們的
地頭,誰都不把區區一萬莉州軍放在心上。如非因著屠奉三與桓玄的關係,可能已對荊州軍
迎頭痛擊。 
  屠奉三微笑道:「恰好相反,楊全期此招非常高明,把我們緊緊牽制,使我們沒法調動
水陸兩路的兄弟去對付聶天還。只要聶天還能守穩陣地,楊全期便有和我們談判的條件。」 
  拓跋儀欣然道:「還是屠兄比較瞭解老楊這傢伙。那我們是否應先擊垮聶天還,斷去老
楊的癡心妄想,方由你老哥出馬,說幾句話把老楊打發呢?」 
  屠奉三淡淡道:「在現今的情況下,聶天還再難起任何作用,能全身而退已屬萬幸。老
楊是明眼人,何用等到那一刻呢?我這便單人匹馬去見老楊,包保他乖乖聽話,立即退兵。」 
  慕容戰沉聲道:「人心難測,你勿要太高估與桓玄的關係,楊全期也大有可能乘機來個
先斬後奏。最好是待聶天還敗返兩湖後,方迫楊全期退兵。」 
  燕飛微笑道:「屠兄是怕楊全期真的發難,那他將與桓玄沒有轉圜的餘地,所以必須在
此恨鑄成前,阻止楊全期。而我敢肯定屠兄會成功,楊全期仍未大膽至連性命也不要。因為
他曉得若殺屠兄,等於硬逼我們和他決一死戰。」 
  卓狂生欣然道:「燕兄的話深得我心,我們收服鐵士心的勇士當然看得很準。這裹是邊
荒,而不是荊州,開罪我們荒人的肯定沒一個會有好的結果,我們已以鐵一般的勝利,向天
下證實了我們荒人是絕不好惹的。邊荒若是個深潭,我們便是潭內最懂得生存之道的凶鱷。」 
  這番話盡顯「邊荒名士」卓狂生的狂氣,也代表了光復邊荒集,對每一個荒人的深切意
義。 
  屠奉三啞然失笑道:「多謝各位的關心和鼓勵,我們今趟光復邊荒集,幹掉鐵士心,等
於拔掉慕容垂一隻老虎牙,破壞他征戰天下第一步的成果。我從來未試過比這一刻對自己更
有信心。慕容當家可以放心,南郡公對邊荒是志在必得,與聶天還連手亦不代表是放棄我這
個老夥伴,只是代表他對邊荒集不容有失的心態,所以楊全期在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仍冒險
揮軍進犯。我會讓老楊明白我是南郡公在邊荒集最後的希望,南郡公若想在邊荒集分一杯羹,
只好繼續信任和支持我,再沒有別的方法。」 
  又肅容道:「我們荒人當然沒有半個是貪生怕死的人,不過為了從慕容垂的手上救回紀
千千和小詩,我們必須保存實力,犯不著與楊全期硬撼。」 
  聽到千千之名,眾人的心情立即沉重起來。收復邊荒集雖然是個好的開始,可是未來要
走的路仍是遙遠和艱困。 
  卓狂生忽然振臂高呼道:「荒軍必勝!慕容垂必敗!」 
  附近的戰士聞言立時齊聲喊叫:「荒軍必勝!慕容垂必敗!」 
  呼喊聲潮水般傳開去,震徹邊荒集,遠傳往敵陣去。 
  大笑聲中,屠奉三策馬馳出,一無所懼的朝楊全期橫互集外的大軍馳去。 
  ※       ※       ※ 
  劉裕趕返大江幫戰船隊所在的穎水河段,江文清正佈置船陣,作好迎戰兩湖幫的準備。 
  七艘被俘虜的糧船以鐵索串連起來,打橫排在河上,只在靠西岸處留下可容一船通過的
缺口。糧資被卸下來,取而代之是淋上火油的柴枝。 
  兩岸築起木構箭樓,既可作瞭望之用,又可以居高臨下以火箭封鎖這段較狹窄的河道。 
  江文清見劉裕這麼快回來,大感奇怪。 
  劉裕登上帥船,此時夕陽已避退西山,天地黯沉起來。 
  江文清訝道:「看劉兄一副興奮神色,是否已收復了邊荒集呢?」 
  劉裕登上帥船指揮台,江文清和席敬等七、八名大江幫將領,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 
  劉裕喘息著道:「確已收復邊荒集!」 
  指揮台上和附近所有人同時靜默下去,人人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鴉雀無聲的情況維持
了半晌,接著便被震船的喝采聲打破。 
  其它戰船上和岸上工作的大江幫徒人人放下手上的活兒,朝他們瞧來。 
  江文清冷靜問道:「劉兄是否從邊荒集回來?」 
  劉裕道:「我尚未抵集,卻看到古鐘樓換上我們的飛鳥旗,而天師軍正兵分兩路的撤離
邊荒集,如我所料不差,徐道覆的臨別秋波,是要突襲聶天還的木寨,所以趕回來向小姐報
喜。」 
  江文清一對美目亮起來,閃閃的打量劉裕好半晌,忽然嬌呼道:「我大江幫的兒郎聽清
楚哩!邊荒集光復了!」 
  四周立即爆起震盪整條河兩岸的歡呼和怪叫聲,人人激動得熱淚盈眶。 
  劉裕心中欣慰。 
  他終於不負謝玄的期望,助江文清重奪天下唯一能重振大江幫威名的根據地。假如他和
王淡真私奔,眼前的激動場面或不會出現,個人的得失在天下統一的大前題下,算甚麼一回
事? 
  劉裕道:「徐道覆應在入黑後攻打聶天還西岸的木寨,如我們現在從水路進擊,肯定可
以趁趁熱鬧。」 
  江文清斷然道:「機會一去不返,席老師請率四艘戰船留此截斷聶天還的退路,其它戰
船隨我北上。聶天還!我們討債來哩!」 
  眾將士齊聲答應,士氣昂揚至沸騰點。 
  ※       ※       ※ 
  王國寶和三十多名親隨好手,抵達離穎口兩里的淮水下游。 
  一艘戰船從隱蔽處駛出來,王國寶忙領手下登船。 
  王國寶獨自進入艙廳,見到與他關係一向良好的司馬元顯,後者開門見山道:「見到大
活彌勒嗎?」 
  王國寶在他身旁坐下,苦笑道:「師尊他老人家閉關百日,修練他十往大乘法第十二重
功法,據惠暉師母所言,如師尊過得此關,他的成就將是曠古未有,獨步武林,即使慕容垂、
孫恩之輩也非是他的敵手。」 
  司馬元顯急問道:「大活彌勒還有多少天出關呢?」 
  王國寶道:「尚有五十七天,哼!他出關之日,謝玄在世的日子,將屈指可數。」 
  司馬元顯獰笑道:「王大人該已做好準備接收謝家的家當。」 
  王國寶欣然道:「這個當然。屆時公子你若想要與謝鐘秀玩幾天,全包在我身上。」 
  兩人對視大笑,似乎謝鐘秀已落入他們魔掌內,任他們狎侮。 
  司馬元顯壓低聲音道:「王大人還要在爹處多下點功夫,他對大活彌勒佛一向有戒心,
怕他勢大後難制。」 
  王國寶輕鬆的道:「這方面由我負責,只要你爹肯讓師尊當國師,以彌勒教代替佛門,
大家定可合作愉快。」 
  又道:「我在歸途上遇到劉裕,卻被他以狡計脫身,否則我們已可除掉此僚。」 
  司馬元顯哂道:「劉裕算甚麼東西?不過區區一個北府兵的小將,若不是謝玄護著他,
我要他生便生,死便死!哼!一箭之仇,我司馬元顯必將干百倍地向他討。」 
  王國寶道:「正因他地位低微,我們才不好對付他。唯一之計,是通過北府的人整治
他。」 
  司馬元顯咬牙切齒道:「我已有全盤對付他的計劃,爹正設法收買北府擁有實權的將領,
唯一的阻礙仍是謝玄。」 
  王國寶雙目射出深刻的仇恨,沉聲道:「這麼多年我都等了,何況只是數十天光景。放
心吧!即使謝玄沒有依傳言所指般傷重而亡,也逃不過師尊天下無敵的一對佛手。師尊是絕
不會放過殺死二彌勒的人。」 
  司馬元顯雙目放光道:「謝安已逝,天下將是爹的天下,讓我們先安內後攘外,到統一
南方,將是我們北伐之時。大晉的光輝,將會在我們手上恢復過來。」 
  兩人交換個眼色,同時放聲大笑。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