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三
第十二章 投石問路
  
  北門大驛站,離天亮不到半個時辰。
  鐵士心和宗政良正談論荊州軍攻打南門的情況,手下忽然來報,剛有人在北門外千步處
以勁箭投書,射入北門來。
  鐵士心笑道:「終於發生哩!」接過密函,先令手下退出,取出以火漆密封的信函,展
開細讀,看罷遞給宗政良,笑道:「楊全期果然是小心謹慎的人,不單在信內說明會派何人
來見,還附上來人樣貌的繪圖,又有口令,別人想冒充也沒法子。到時只要我們依指定時間
在北門豎起黃旗,密使將現身來會。」
  宗政良邊看邊道:「楊全期防的是狡猾的荒人,徐道覆仍沒有這個本事。」
  看罷把信揉碎,笑道:「現在只有我們兩人曉得使者是誰,長相如何和證實身份的口
令。」 
  鐵士心皺眉道:「徐道覆確是個人才,昨晚洞悉先機,在南門冒雨迎擊敵人。依探子的
報告,應是荊州軍傷亡較重。」
  宗政良道:「荊州軍吃點虧又如何?就只數楊全期的部隊,兵力已是天師軍的一倍,何
況還有聶天還強大的船隊作後盾?徐道覆若是識時務者,該趁荊湖軍陣腳未穩之際,趕快逃
命,拱手讓出半個邊荒集來。」
  鐵士心欣然道:「若有荊湖軍作我們的南方夥伴,荒人再不成其威脅。」
  宗政良道:「若當初只是天師軍來和大王談合作,大王根本沒興趣理他,大王看中的是
兩湖幫而非天師軍。」
  鐵士心道:「聶天還正是看透此點,方會臨陣退縮,因為他認為桓玄對他的作用比孫恩
大得多,只有與荊州軍結盟,方可從邊荒集攫取最大的利益:聶天還此人真不簡單。他與徐
道覆的生死鬥爭我們絕不可插手,只宜坐山觀虎鬥,樂享其成。」
  宗政良道:「大王如曉得眼前的變化,當可放下心事。」
  鐵士心歎道:「令大王擔心的是燕飛,否則他不會在給我們的聖諭上,連續寫了三句
「提防燕飛」,顯然大王認為勝敗的關鍵,在我們是否能成功提防燕飛,令他任何刺殺行
動均無功而回。」
  宗政良默然半響,吐出一口氣道:「自我追隨大王以來,尚是首次見他如此忌憚一個人。
我們定不可令大王失望,栽在燕飛手上。」
  又冷哼道:「燕飛確是個出色的刺客,幸好我也是刺客,懂得從刺客的角度去看,從而
推測出種種刺殺任務的可行方案,然後加以提防。直至今天,大帥和我仍是活得健康快樂,
可知燕飛已技窮哩!」
  鐵士心肅容道:「大王著政良作我的副帥,是賜政良一個歷練的機會。我雖然未當過刺
客,卻曉得刺殺的成功與否,在於你能否在對方最意想不到的時和地出現。一天燕飛未死,
我們也不可自滿。」
  宗政良想不到鐵士心的指責如此直接,還暗諷他當刺客的本領,心中大怒,但又知道鐵
士心是故意使手段壓抑自己,因為自己分薄了他在邊荒集的權力。
  於是他表面不露絲毫痕跡,裝作頷首受教道:「大帥教訓得好,政良確有點得意忘形,
不過他在暗我們在明,敢問大帥是否已想出殺燕飛之計?」
  鐵士心微笑道:「假如徐道覆的看法正確,燕飛該正在集內某處窺伺我們,且與小建康
的俘虜暗通消息。誰都清楚龐義是燕飛的吻頸之交,若我們以龐義為餌,你說可否把燕飛引
出來呢?」
  宗政良也不由叫絕道:「燕飛肯定會中計,不過如何安排卻須斟酌。」
  鐵士心從容道:「此事我心中已有定計。政良何不與徐道覆碰頭,表示我們對他的關心
呢?」
  宗政良愕然朝他望去。

  燕飛和屠奉三此時正在北門外的山頭,遙觀北門的情況,天色開始見白。
  此時大雨變為綿綿雨絲,漫天徐徐下降,把邊荒集籠罩在迷茫的雨霧裡。
  燕飛道:「屠兄所料不差,楊全期果然先使人來個投石問路,探聽老鐵的心意。」
  屠奉三道:「射入飛箭傅書的人該是楊全期旗下最有名氣的箭手「鐵弓」李揚,天生神
眼、膂力驚人,故可在千多步外把箭準確無誤地射入北門內。」
  燕飛道:「看大驛站守衛的森嚴,鐵士心應以大驛站為指揮中心,你不擔心密函或許會
有使我們致敗的內容嗎?」
  屠奉三好整以暇道:「只要弄清楚是楊全期負責此事便成,我們便可以十拿九穩進行我
們的刺殺大計。我幾可以猜到信的內容,不外指明密使的身份、官階,至乎外貌和可驗明正
身的暗語、雙方會面的時間和地點。」
  燕飛愕然道:「如此我們的行刺大計豈非要泡湯,縱使我可以立即易容扮作密使,但怎
知道會面的暗語呢?」
  屠奉三欣然道:「如此關係重大的事,楊全期將會派出他手下最能言善道的人,此人叫
[小張儀」勞志文,人極聰敏,是談判桌上的高手。不過聰明人多是貪生怕死的,特別是高
門子弟,兼且老勞家有嬌妻美妾,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燕飛點頭道:「屠兄對楊全期的情況確是瞭如指掌,但他們為何逗留不去?」
  屠奉三目光落在仍留在北門外遠處疏林區,以李揚為首的十多名荊州軍戰士處,回道:
「他們在等待鐵士心的響應。」
  燕飛問道:「勞志文年紀有多大,身高樣貌如何呢?」
  屠奉三道:「他該比你矮上二、三寸,年紀近四十,留著一把美須,頗有名士的風采。
不過你只要具備他所有外貌上的特徵便成,縱然信上附上他的肖像,若有多少出入,鐵士心
只會以為是畫匠畫功的不足,絕不會因此生疑。」 
  燕飛笑道:「只要讓我見到鐵士心便行,最壞的打算是殺出重圍,落荒而逃。」
  屠奉三淡淡道:「只要勞志文見到我,包保他不敢有任何隱瞞,因為他清楚我對付人的
手段,更明白欺騙我的後果。」
  燕飛道:「若他知道事後你會殺人滅口,怎肯說實話?」
  屠奉三道:「我不出馬是不成的,因為我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套取密函內所有約定的
事。同時他只肯相信我會釋放他的承諾,因為他也曉得我是一諾千金的人。」
  燕飛皺眉道:「這怎成呢?讓他回去向楊全期報告此事,等如通告你公然背叛南郡公。」
  屠奉三笑道:「別忘記勞志文是聰明人,既洩漏了絕不可以洩漏的軍機秘密,與背叛楊
全期沒有分別。我會教他在此事上守口如瓶,另作說辭。」
  燕飛道:「看!鐵士心作出回應哩!」
  黃色的旗幟,在北門處緩緩升起。
  李楊等人見狀,立即催馬離開。
  屠奉三目送他們穿林過野的遠離,道:「這批人將會護送勞志文到這裡來見鐵士心,時
間會是在今晚入黑後,路線理該相同。我們回集去如何?」
  燕飛含笑點頭,隨他掉頭而去,掠飛近半里後,轉向穎水的方向奔去。

  整個穎口雨霧迷茫,正在焚燒的戰船送上濃濃的黑煙,戰事接近尾聲。
  他們在黎明前突襲胡叫天以五艘赤龍舟為主力的戰船隊,先放下三十多艘快艇,順流突
襲敵人,再以十字火箭作第一輪的攻擊,然後十二艘雙頭艦猛虎般撲擊敵人。
  在黎明前的暗黑裡,敵人三艘赤龍舟首先著火焚燒,僅餘的兩艘赤龍舟負創逃入淮水去,
戰爭一面倒的進行。
  同一時間,劉裕和席敬各領二百戰士,從兩邊陸岸偷襲仍在營帳內好夢正酣的敵人,殺
得兩湖戰士四散逃亡。
  唯一可惜之事,是被胡叫天溜掉。
  他們不敢久留,立即回航。
  大江幫登時士氣大振,一洗江海流陣亡幾近全軍覆沒的恥辱和仇恨。
  在帥艦的指揮台上,江文清向劉裕道:「我們大江幫上下人等,對劉兄非常感激。」
  劉裕微笑道:「戰爭才剛開始,我現在和小姐是坐同一條船,未來的路途漫長且艱辛,
不過只要我們能互相扶持,將來必有好日子過。」 
  江文清欣然道:「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但我們已暴露行蹤,聶天還會生出警覺,猜
到我們是藏在穎水河道其中一條支水內,會派戰船沿河遍搜我們所有可以藏身之處。」
  劉裕道:「既然我們要封鎖河道,斷對方運糧路線,小姐水戰之術又得江幫主真傳,我
們便公開和聶天還對著幹,令他進退不得。」 
  江文清首次向他露出女兒情態,赧然道:「劉兄勿要瞎捧我,文清比爹差遠了。」
  劉裕笑道:「這可不是我一個人說的,荒人對小姐以兩艘雙頭船硬闖敵陣,挑戰慕容垂
和鐵士心的主力大軍,人人口服心服。剛才小姐更盡顯水戰上的才華,教胡叫天全無還手之
力,小弟可是親眼目睹。」
  江文清無奈道:「人才是爹訓練出來的,文清只是坐享其成。剛才劉兄的提議,確教人
心動。只恨聶天還的實力在我們之上,又佔上游之利,我們恐怕沒法擋著他們。」
  劉裕沉吟道:「一般而言,我們確處於下風,幸好現在的情況不利聶天還,他正處於前
後受敵的劣勢裡。若他盡出全軍來攻擊我們,辛苦建起的寨壘將要拱手讓人。所以只要我們
守得穩如鐵桶,將成為聶天還嚴重的威脅。」 
  江文清本身智計過人,仍沒法掌握到劉裕正在心內構思的戰略,暗忖難怪謝玄這麼看得
起劉裕,派他一人來助自己,已勝過干軍萬馬。歡喜的道:「請劉兄指點。」
  劉裕凝望煙雨迷濛下的穎水,深吸一口氣道:「我們仍以小湖作基地,然後於入口處設
置堅固壘寨箭樓,以保出入口暢通無阻,聶天還雖明知我們藏身湖內,但豈敢把戰船駛上狹
窄的水道。若他在出口外部署戰船,我們便以小艇在晚上偷襲。若他敢登陸來攻,更正中我
們下懷。我會趕往邊荒集,調來一支千人部隊,如此縱使楊全期派兵來助聶天還,我們也有
抵抗的實力。現在主動權操在我們手上,聶天還和楊全期又顧忌徐道覆,不敢輕舉妄動。」
  江文清暗罵自己糊塗,怎會想不到此法,難道自己竟對此男子生出倚賴之心,仰仗他為
自己出主意,俏臉不由熱起來。
  偷瞥劉裕一眼,幸好他似是全無所覺。她忽然感到劉裕變得好看起來,他粗豪的面相本
帶著一種她並不欣賞的樸實,可是因她領教到他的機智多變,這種予人樸實無華的外觀,反
構成他獨特的氣質,令人感到他的沉穩和堅毅卓絕的頑強鬥志。
  劉裕往她瞧來,江文清忙避開他的目光,一顆芳心不爭氣的忐忑躍動。
  劉裕訝道:「文清小姐認為這不可行嗎?」 
  江文清不願他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忙壓下心中波動的情緒,掩飾道:「我是在擔心荊
州水師會鋌而走險,先封鎖穎口,再派船北上來對付我們。」
  她聰慧過人,隨便找到合理的說辭,以隱瞞心事。
  劉裕果然沒有察覺,道:「小姐放心,若我所料不差,荊州水師該奉有桓玄嚴令,絕不
北上穎水。因為桓玄能否克制建康,全仗水師的實力。以桓玄的為人,絕不會如此魯莽。何
況任何人也認為聶天還可以獨力應付任何水上的挑戰。」
  江文清暗鬆一口氣,點頭道:「應是文清過慮了。」
  劉裕點頭道:「小心點是好的。哈!有幾艘糧船折返呢!」
  在細雨茫茫的河道上,三艘糧船出現前方,由於沒有載貨,船速極快,遇上他們時想掉
頭已來不及。
  警號聲響徹整個河段。
  劉裕大笑道:「只要俘虜足夠糧船,便可把船串連成攔河障礙,上面堆放淋上火油的木
材,該可抵擋敵人第一輪的攻勢。」
  江文清忍不住再瞥他一眼,暗讚對方頭腦靈活、思慮的快捷。
  同時毫不猶豫,發出劫奪敵船的指令。

  小建康的大小房舍,住滿被鎖上腳鐐的荒人俘虜。
  沒有得到批准,俘虜均不准踏足門外半步。街道上由百多名天師軍輪班防守,主要在通
往北大街和碼頭區兩端的出入口設置關卡防守。小建康的外圍築起十二座箭樓哨塔,團團包
圍小建康,高起五丈的木造樓塔,每座均有四個燕兵駐防。
  由於兵力不足,對於俘虜在屋內幹甚麼,大多數時間都是沒有人過問。
  但天師軍偶而也會作突擊性的檢查巡視,以防俘虜們有違規的行為。
  在如此情況下,俘虜除了作苦工外,生活仍不算太差。
  燕飛和屠奉三從新挖掘出來的地道進入小建康。這條地道非常簡陋,只以木干木板支撐,
又沒有通氣口,幸好長度不足十丈,仍難不倒真正的好手。不過卻休想作大批人進出的快捷
方式,因為在地道的漆黑裡,一不小心撞倒任何一條支撐的木柱,後果不堪想像。
  地道出口是小建康一所不起眼的平房,被軟禁其內的二十多個荒人低聲喝采歡迎。
  屠奉三笑道:「各位吃飽了嗎?」
  眾人齊聲哄笑,有些更拍拍肚皮,表示吃得太飽,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小軻是其中一人,笑道:「賊子以為我們個個餓得手足發軟,事實上我們連老虎也可以
打死兩頭。現在只待爺兒們一聲令下,我們便殺出碼頭去,宰掉所有欺負我們的人。」
  看情形人人磨拳擦掌,躍躍欲試。
  屠奉三閃到窗旁,朝外面望去,小軻等負責把地道出入口關閉,又以地席掩蓋,還有人
臥往地席,故意裝出軟弱無力的可憐姿態。
  眾人又是一陣笑聲。
  屠奉三道:「有點不對勁。」
  燕飛移往窗子的另一邊,也往外看去。
  只見一隊人從北大街的方向意氣風發的昂首闊步而來,領頭的竟是宗政良。
  小軻也擠到燕飛旁,一震道:「燕人一向不踏足小建康半步的,一切由天師軍負責,真
奇怪!」
  另一荒人道:「糟哩!他們是要到羌幫總壇,難道發覺了我們運兵器的事嗎?」
  燕飛和屠奉三的心都提到咽喉處,暗忖難道反攻大計竟要功虧一簣?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