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十一
第十二章 紅燈高懸
  慕容戰聽到暗號,忙使人把出口的障礙移開。
  屠奉三閃進來道:「我沒時間解釋,先令你的人移往小谷去。」
  慕容戰二話不說的發下命令,手下戰士紛紛上馬,魚貫走出荊棘林。
  慕容戰拉苦戰馬隨屠奉三往外走,見屠奉三不住打量他,笑道:「為何這般看我?」
  屠奉三淡淡道:「你對我如此信而不疑,不怕我害你嗎?」
  慕容戰笑道:「你已把我誆進死地,要害我還不容易嗎?何用費唇舌來和我說無聊的閒
話?」
  屠奉三拍額道:「對!是我糊塗!」
  召來坐騎,與慕容戰同時飛身上馬,領路前行。
  慕容戰道:「是否被對方看穿了?」
  屠奉三點頭道:「據探子回報,天師軍已向我們分三路推進,領軍的該是「妖道」盧循,
因為行軍的方式是他愛用的蟹鉗陣,把主力集中於左右翼軍。其人數約在五千人間,全部是
步兵。」
  慕容戰道:「你怎知他識破我們?」
  屠奉三道:「先是燕飛提醒我,所以我特別派出得力手下前往偵察,發覺其中軍帶備大
批削尖的粗木干,立知不妙,所以去喚你出來透透氣。」
  慕容戰一震道:「好盧循!分明要在小谷外設置木寨,建立堅強的據點。」
  屠奉三歎道:「此招異常高明,若給他們在邊荒集和小谷問的高地設置木寨,配合比我
們強大得多的軍力,勢將隔斷我們與邊荒集的呼應,更截斷邊荒集的退路。」
  慕容戰點頭道:「那時我和你將進退兩難。難道死守小谷,坐看邊荒集的失陷嗎?不過
若出谷攻擊,則正中對方下懷。」
  屠奉三斷然道:「我們絕不容此事發生,否則此仗我們肯定輸得很慘。」
  慕容戰道:「老哥你有何應付良方?」
  屠奉三從容笑道:「唯一方法是以快打慢,以快騎的機動性克制對方的步兵。」
  慕容戰聽得眉頭大皺道:「對方正是要引我們離谷作戰,當然是步步為營,且會盡量經
平野之地行軍,令我們沒法伏擊偷襲。」
  屠奉三道:「要擊退他們肯定沒法辦到,不過若我們只是想燒掉對方的木材,卻是大有
可能,對嗎?」
  慕容戰大笑道:「好計!」
  兩人同時朝邊荒集瞧去,綠燈緩緩降下,升上紅燈,指示敵人進入警戒線內。
  「小姐!你是否在擔心燕公子呢?」
  觀遠台上,紀千千立在西南角處,凝視遠方平野丘原。
  敵人的火把像無數的營火蟲,緩緩移動,顯示敵人的兩支部隊,一支移往集外西面,一
支正朝南門推進。
  紀千千幽幽道:「我在擔心每一位出征的戰士。」
  小詩低聲道:「小姐是統帥嘛!大可不讓燕公子去冒險。」
  紀千千別首瞥愛婢一眼,柔聲道:「詩詩不再害怕了嗎?」
  小詩垂頭道:「和小姐在一起,小詩甚麼都不怕。」
  紀千千想起高彥,想到小詩仍被蒙在鼓裡,暗歎一口氣道:「正因我是統帥,方不得不
讓燕飛對付孫恩。過往乾爹說起孫恩,曾多次指出孫恩那種擒賊亢擒王的戰術,往往可把一
場大戰役的形勢完全扭轉,卻又毫無應付的良方,只是心理上的威脅,足令任何與他對敵的
人睡不安寢。別人不曉得孫恩的厲害,但我身為謝安的乾女兒,怎會不清楚?」
  小詩天真的道:「為何不多找幾個身手高強的英雄好漢,助燕公子左對付孫恩呢?」
  紀千千苦笑道:「孫恩不論道術武功,均臻達鬼神莫測的層次,多幾個人少幾個人並沒
有分別,反易洩露行藏。真正可以幫得上忙的,又要領軍應付敵人。」
  小詩駭得花容慘淡,顫聲道:「孫恩這般了得,燕公子怎辦好?」
  紀千千柔聲道:「你又害怕哩!告訴你吧!在我尚未認識燕飛前,我已曉得天下間若有
一個人能對抗孫恩,肯定是燕飛無疑。這是乾爹和玄帥一致同意的,你聽過有人的劍會嗚叫
示警嗎?我親自聽過。孫恩的功法根本不是凡人能應付的,而邊荒集只有燕飛不是凡人,他
的劍法已達到通玄的境界。所以當卓名士提出由他自己去對付孫恩,我反建議由燕飛去負此
重任。邊荒集沒有另一個更好的選擇,我也沒有選擇。戰爭向是如此,縱使沒法肯定勝負,
仍要盡力而為,不計後果。」
  剛說到卓名士,卓狂生來到兩女身後,沉聲道:「情況不妙,向我們西面推進的天師軍,
似乎想截斷我們與戰谷的聯繫。」
  紀千千平靜的道:「請卓先生使人在紅燈正西掛起黃色燈籠,但不可高於紅燈。」
  卓狂生微一錯愕,把命令傳下去。
  黃色燈籠緩緩升起,指示小谷方的友軍主動對付敵人,由於比紅燈為低,表明邊荒集不
會派兵援助,所以屠奉三等必須自行設法。
  小詩趁卓狂生去辦事,湊到她耳旁低聲道:「小姐真威風,指揮若定,詩詩感到小姐你
信心十足,可以應付任何風浪。」
  紀千千心中苦笑。
  她終於體會到謝安在淝水之戰前所承受的沉重壓力,謝安憑「鎮之以靜」的方法感染建
康軍民,她現在唯一方法,亦是裝出臨敵從容的態度。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徐道覆的才智,如他不是如斯出眾,亦難打動她的芳心。
  卓狂生回到她身旁,朝往西推進的火把陣瞧去,敵人兵分二路,活像三條火龍,且沿途
處處佈防,翼翼小心,步步為營。
  道:「徐道覆不愧是將帥之材,先令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絕不急於建功。」
  紀千千不知想起甚麼,語調出奇地溫柔,輕輕道:「這是他一貫以靜制動的作風,盡量
引人盡展所長,再從你擅長的東西窺見破綻,一舉擊破,令人沒有翻身的機會。」
  卓狂生同意道:「小姐對他確非常瞭解,小姐的話更令我明白因何我們一方不可輕舉妄
動,否則正中對方下懷。只恨戰谷一方卻不能坐看對方成功在谷集問設立據點,他們將被迫
出手。」
  紀千千輕鬆的道:「屠奉三和慕容戰是我們聯軍最出色的將領,手下荊州軍和鮮卑戰士
更是久經戰陣的精銳,若他們辦不來的事,我們出去也是白賠,反予敵人可乘之機。放心好
哩!我有信心他們有破敵之計。我們應做唯一的事,是牽制敵人在南方佈陣的大軍,如他們
敢施援另一支部隊,我們或有主動出擊的機會。」
  卓狂生欣然道:「謹遵小姐指示。我剛得到一個新消息,兩湖幫大有可能背盟撤退,返
回南方。」
  紀千千愕然朝他瞧來,大訝道:「消息從何而來?」
  卓狂生瞥小詩一眼。
  紀千千知機的隨便找個借口,把小詩支使到議堂去為她取披風。
  卓狂生壓低聲音道:「消息來至媞後。」
  紀千千一呆道:「她竟可潛入集內來嗎?」
  卓狂生苦笑道:「實不相瞞,夜窩族裡有我們的人,與媞後有一套秘密通消息的方法。
請小姐為我們隱瞞這方面的情況,因為媞後已親自宣佈解散逍遙教。我們的人會融入邊荒集,
成為忠誠的分子。我真的不想他們仍背負著逍遙教的包袱。」
  紀千千聽得倒抽一口涼氣,任遙對邊荒集是處心積累,幸好功虧一簣,被孫恩殺死,否
則邊荒集肯定難逃任遙的魔掌。
  欣然道:「千千遵命!」
  卓狂生道:「媞後曾與郝長亨碰頭,告訴他帝君被孫恩所害一事。郝長亨曉得後頗有退
意,一方面是不願助長孫恩的氣焰,更害怕聶天還是孫恩下一個目標。」
  又道:「媞後指出,郝長亨對慕容垂另外召來赫連勃勃非常不滿,深感與慕容垂和孫恩
這類人合作,等若與虎謀皮。照媞後估計,除非聶天還是不折不扣的蠢材,否則會退出此
戰。」
  紀千千皺眉道:「郝長亨又好得多少,我最卑視的正是他這類口是心非的偽君子。若高
彥真是被尹清雅害死,燕飛絕不會放過他。」
  卓狂生道:「郝長亨確是卑鄙小人,不過我們現在無暇和他算賬。少一個敵人總比多一
個敵人好。我們須否在穎水的防守上重新佈置。」
  紀千千道:「假若郝長亨只是故作姿態,我們豈非中他的奸計。」
  卓狂生道:「我也想過此一可能性,所有地壘弩箭機陣可以保留,但木雷刺陣卻可移往
碼頭上游。如此不論敵人由南北水道殺至,木雷刺也可以痛擊敵人。」
  紀千千喜道:「此計確是可行,請卓先生全權處理!」
  見卓狂生仍呆瞧著自己,猛然醒悟道:「千千仍是不慣作統帥,立即給你令箭手諭。」
  此時手下來報,龐義求見。
  卓狂生哈哈笑道:「原來是我們邊荒集最偉大的建築大師駕到,我有個提議,移動木雷
刺陣的重任,可交由他處理,他會幹得比任何人都好,」
  紀千千道:「快請龐老闆。」
  手下領命去了。
  此刻的邊荒集,受到最嚴密保護的人是紀千千,不論誰想見她,都要經身份的核實和她
本人或卓狂生的允准。
  龐義一肚氣的來到兩人身前,後面還有取來披風的小詩。
  小詩為紀千千掛上披風之際,龐義滿腹牢騷的道:「燕飛那小子又著我去巡視集內的防
御佈置,可是我提出改良的意見,卻沒有人肯聽我的話,說甚麼必須出示由千千小姐親發的
令箭,否則把一台投石機移歪少許也不行。他……嘿!沒甚麼!」
  他的粗話差點衝口而出,幸好記得小詩在場,立即懸崖勒馬。
  卓狂生道:「這叫軍有軍規,你少安毋躁,小姐正準備發出令箭,讓你去把木雷刺陣移
往集的東北方,碼頭區上游處,好用來鎮守集東整道河段。」
  龐義仍然滿肚怨氣的道:「木雷陣正是令我最光火的,他……嘿!競把我的木材如此浪
費。我不是捨不得,而是明陣怎及暗陣,若給敵人探子看到,肯定先把木雷陣拆掉。河道旁
這多暗位斜坡竟不懂利用,如讓我來佈局,肯定敵人蒙然不覺,直至大難臨頭。若人人清楚
看到,陷阱還算陷阱嗎?」
  紀千千取來令箭,送到他手上,道:「有了這枝令箭,龐大哥愛怎樣改動都行。我們會
升起一盞小藍燈,表示發出了一根令箭。當龐老闆把令箭交回來,藍燈會立即除下。」
  龐義低頭審視人手沉重,長只半尺的小令箭,吁一口氣道:「是黃金打製成的,肯定是
邊荒集最貴重的箭。」
  卓狂生笑道:「剛新鮮出爐,保證沒有人能假冒,還不快去辦事?」
  龐義立即神氣起來,匆匆去了。
  徐道覆陣兵於邊荒集南面半里處,東倚穎水。
  此時他布的是以防守為主的迭陣法,把五千步兵分為前後兩陣,每陣三列。
  第一列是槍盾手,當敵人衝至陣前方與敵拚殺,不准後退。
  第二列是箭手,第三列是強弩手。
  三列合成一陣,當敵人殺至,槍盾手會坐往地上,好讓第二列跪下的箭手和第三列站立
的弩手射殺敵人。
  第二陣以同樣的三列戰士組成,當第一陣射盡箭矢又或體力不支,立即以第二陣補上更
代。
  兩翼則各以五百騎兵護衛,進可攻退可守。
  這陣法不利衝鋒,可是若敵人堅守不出,此陣會發揮奇效,特別是對付沒有高牆可恃的
邊荒集聯軍。
  每次作戰,徐道覆均是準備充足,不會冒進。
  天師軍並非尋常的軍隊,而是「天師」孫恩的信徒和戰士,人人悍不畏死,故能以少勝
多,屢敗晉軍。
  可是今晚徐道覆與往常臨陣的心情大不相同,連他也有點不明白自己。
  是否因為紀千千?
  還是因為摸不清對方主持大局的人,沒法從對方一向的行事作風和性格擬定針對性的策
略?
  他真的弄不清楚。
  在到達邊荒集前,他一直有信心可以挽回紀千千對他的愛,事實證明他錯了。
  說到底錯不在他,而是紀千千受謝安荼毒太深,使她無可救藥。
  既然他得不到紀千千,是否亦該由他親手毀掉她?
  他為此想法生出不寒而懍的感覺。
  每次遇到吸引他的美女,他均會全情投入,施展渾身解數去得到她的心,然後是她的肉
體。
  對於此類愛情遊戲,他一直樂而不疲。
  可是當紀千千叫破他的身份,他不得不離開的一刻,他心中不單充滿怨恨,更感到從心
底湧出來的倦意。
  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或許只是一時的情緒波動?
  他弄不清楚。
  唯一清楚的是在殘酷的戰場上絕不許感情用事,他必須像一貫的以勝利為最高目標,直
至邊荒集屈服在他的征戰下。
  張永在他旁提醒道:「是時候哩!」
  徐道覆從迷思中驚醒過來,道:「擊鼓!」
  「咚!咚!咚!」
  戰鼓敲響。
  另一邊的周胄笑道:「我看邊人只是在故弄玄虛,幾個時辰可以弄出甚麼花樣來呢?」
  徐道覆凝望烏燈黑火的邊荒集,至乎高懸其上的彩燈,沉聲道:「此仗絕不是我們先前
想像般容易,更不可輕敵。」
  眾將轟然應喏。
  徐道覆大喝道:「全軍推進!」
  號角聲起。
  以步兵為主,騎兵為副的天師大軍,開始向邊荒集作堅定而緩慢的推進。

  --------
  黃易天地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