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一
第十三章 功虧一簣
  燕飛和劉裕在一座山丘頂上的亂石堆中探頭北望,均看得呆若木雞,差點不敢相信眼前
的景像。
  邊荒集消失不見,橫亙眼前是高達三丈的木寨,左右延展開去,一邊直抵穎水西岸,木
寨外是光禿禿一片廣達半里的空地,所有樹木均被砍掉,既用作建材,又可作為清野的防衛
手段,免致敵人掩近仍懵然不知。
  木寨堅固的外圍每隔三丈許設一望樓箭塔,上有秦兵居高把守,這樣的望樓眼見的也有
近百個。最大的兩個夾穎水而建,或可稱之為木堡,兩堡間置有可升降的攔河大木柵閘,穎
水東岸亦是形式相同的木寨。
  木寨外欄頂上掛滿風燈,照得寨外明如白晝,只有想送死的人才會試圖攀木欄進入。近
穎水處開有一可容十馬並行的大門,把門者近百人,刁斗森嚴。此時一隊達三百人的苻秦騎
兵,正從敞開的大門馳出,沿穎水南行,似乎在進行巡夜的任務。
  河道的水路交通和近岸的官道,均被徹底隔斷。
  兩人瞧得頭皮發麻,一時間沒法作正常的思索,早先擬好的潛入大計完全派不上用場。
  燕飛苦笑道:「我和拓跋圭約定留暗記的那棵柏樹,該已變成木寨的一根支柱呢。」
  劉裕苦笑道:「這就是百萬大軍的威力,換作我們,即使全軍投入日夜不停的努力,沒
有十天八夭,休想完成此橫跨十多里的木寨堅防。」
  燕飛心中一動,問道:「我離開邊荒集只三、四天光景,那時苻秦的先鋒軍剛剛到達,
以百萬人的雄師,怎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完成行軍任務。」
  劉裕一拍額頭,點頭道:「那至少須十五天到二十天的時間,還牽涉到糧草輜重各方面
的複雜問題,能二、三十萬人來到集內已算相當快捷。且須把全體人員投進工事建設,方可
在這麼短一段時間內建成眼前的規模。若我現在手上有數萬軍馬,便可用火箭焚燬木寨,趁
對方疲不能興之時,施以突襲,包保可打一場漂亮的大勝仗。」
  燕飛沉聲道:「苻融為何要這樣做?」
  劉裕仰望天色,雙目神光閃閃,思索道:「若在木寨外諸山頭高地加建小規模的木寨,
可以倍數提升邊荒集的防禦力,使主寨固若金湯,進可攻退可守,令邊荒集變成邊荒內的重
要據點,更可控制穎水,保障糧道的安全。假如前線失利,即可退守此處。若秦軍奪下壽
陽,兩地更可互相呼應,在戰略上是非常高明的一著。」
  燕飛明白過來,百萬大軍像一頭龐大至連自己也無法指揮手足的怪物,但若在邊荒的核
心設立據點,便可作儲存糧草、輜重的後援重鎮,看前線作戰情況施援或支持。
  劉裕忽然信心十足的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秦人目前只建成防衛南方的木寨外圍和攔
河的木閘,另一邊仍在大興土木,只要我們繞過前寨,便可由另一邊潛進去。」
  燕飛猛地別頭後望,劉裕嚇了一跳,隨他往後方瞧去,丘坡下往南延展的密林,在月色
下枝搖葉動,被風吹得娑娑作響,卻沒有異樣的情況。
  燕飛迎上劉裕詢問的目光,道:「或者是我聽錯,還以為有人來偷襲。」
  劉裕倒抽一口涼氣,道:「說不定是盧循又或安玉晴呢。」
  燕飛觀察天空,看不到乞伏國仁的天眼,稍為輕鬆點。歎道:「快天亮哩!我們再無選
擇。兄弟!來吧!」

  司馬元顯繼承了司馬道子高大威武的體型,樣貌英俊,二十歲許的年紀,正是年少有為
的表率,兼之一身剪裁合身的華麗武士服,本該是任何少女的夢中情人,可惜目光陰鷙,神
情倨傲,似乎天下人全都欠了他點甚麼的,該給他踩在腳底下,教人難生好感。
  不過他非只是有勇無謀的人,年紀輕輕已是滿肚子壞心術,像乃父般充滿野心,誓要把
其他人踩在腳下,且依附者眾,有所謂的「建康七公子」,他便是七公子之首,聚眾結黨,
橫行江左。
  此時他坐在秦淮樓的主堂內,身後立著七、八個親隨,神情木然,一任秦淮樓的沈老闆
垂手恭立身前說盡好話,仍是毫不動容。
  堂內其他賓客,見勢不妙,不是立即打退堂鼓,便是匆匆而過,躲進其他雅院廂房去。
  宋悲風踏入主堂,司馬元顯和背後親隨十多道目光全往他投過來,神色不善。
  宋悲風神色平靜,筆直走到司馬元顯身前,施禮後淡淡道:「安公著悲風來代千千小姐
收下元顯公子的禮物。」
  司馬元顯雙目閃過怒色,神態仍保持平靜,皺眉道:「元顯當然不敢打擾安公,不過因
元顯想當面向千千小姐賠罪,希望安公可行個方便,讓千千小姐賜見一面。」
  宋悲風表面絲毫不露出內心的情緒,心中卻是勃然震怒。即使司馬道子見著謝安,也不
敢不賣謝安的賬。司馬元顯不論身份地位都差遠了,根本沒有向謝安說話的資格,然竟囂張
至此,難怪凡事一向淡然處之的謝安會動了真怒。
  宋悲風想到面子是人家給的這句話,立即神情不動的道:「安公還吩咐下來,若元顯公
子不願把禮物交由悲風送上千千小姐,便請元顯公子連人帶禮給他滾離秦淮樓。」
  司馬元顯登時色變,想不到一向溫文爾雅的謝安如此對他不留餘地。他尚未決定要否立
時發作,後面親隨已有兩人拔劍撲出,大喝「奴材找死」,揮劍往宋悲風照頭照腦劈去,嚇
得立在一邊的沈老闆大驚跌退。
  不論司馬元顯如何自恃乃父威勢,仍曉得絕不能對謝安的隨員動武,正要喝止,事情已
告結束。
  宋悲風腰佩的長劍閃電離鞘,登時寒氣劇盛,司馬元顯眼前儘是森寒劍氣,如有實質,
包括司馬元顯在內,人人均感到此時若作任何異動,將變為所有劍氣集中攻擊的目標。
  如此劍法,確是駭人之極。
  眾人雖久聞宋悲風和他的劍,可是因從未見過他出手,並不太放在心上,到此刻終領教
到他的手段。
  慘叫聲起,兩名攻擊者蹌踉跌退,兩把長劍噹啷聲中掉在地上,劍仍是握在手裡,只是
手已齊腕和主人分開,一地鮮血,血泊裹握劍的兩隻斷手,令人看得觸目驚心。
  「鏘」!
  宋悲風還劍鞘內,神色木然,像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過,從容瞧著臉上再沒有半絲血色的
司馬元顯,油然道:「安公吩咐下來的事,縱使悲風會為此丟命,悲風亦必會盡力為他辦
妥。」
  司馬元顯聽著手下為兩名傷者匆匆敷藥包紮的聲音,雖是恨不得立即拔劍把眼前可怕的
劍手斬成肉醬,卻更清楚縱是群起圍攻,怕亦無法辦到。即使他老爹肯親自出馬,單打獨
鬥,亦無必勝的把握。倏地立起來,怒喝道:「沒用的東西!我們走!」
  大步踏出,忽然轉身戟指宋悲風道:「宋悲風!你給我記著!這筆債我定會千百倍的討
回來。」
  宋悲風哈哈一笑,毫不在乎的轉身去了,留下氣得臉色發青的司馬元顯和手下們。

  果如劉裕所料,邊荒集北邊仍停留在伐木的階段,西邊外圍木柵只完成小半,如若工程
完成,把邊荒集包含的大木寨,將把穎水兩岸的廣闊地區規劃在寨內,穎水則穿過木寨,往
南流去。
  邊荒集的西南,穎水的東岸,營帳似海,不住有船從上游駛來,邊荒集的碼頭上泊著以
百計的大小船隻,處處風燈火把,照得邊荒集內外明如白晝。
  以萬計的荒人和秦兵,正辛勤地伐木運木,荒人指的是原屬邊荒集各胡幫的徒眾,若他
們曉得會被迫日以繼夜的作苦工,恐怕都會學漢人般大舉逃亡,不過此時當然悔之已晚。
  各幫會的荒人穿的當然是布衣便服,秦兵也脫下甲胃,動手作業,尤有利者是伐下的木
材,東一堆西一堆的方著,形勢混亂,人人疲態畢露,即使有人在他們身前走過,也肯定沒
有理會的閒暇或精神。
  劉裕和燕飛伏在附近一座山坡的草樹叢內,觀察形勢。
  伐木的場地雖是一片混亂,可是邊荒集的東、北牆外卻是刁斗森嚴,牆頭高處均有秦兵
在放哨。
  穎水兩岸的守衛更是緊張,哨崗處處。
  劉裕頭痛的道:「若可下一場大雨便好哩!」
  燕飛道:「唯一方法,是從穎水北面潛游過來,便可從高彥說的秘渠偷進集內去。」
  劉裕皺眉道:「兩岸的哨崗分佈於長達兩里的水道兩旁,我們是沒有可能在水底閉氣這
麼久的,能捱半里水程已非常了得。」
  燕飛道:「劉兄是否精通水性?」
  劉裕答道:「下過一番工夫,燕兄是否想到以竹管換氣的水裡工夫,我背後的包袱裡預
備了兩根銅管子,只因風險太高,所以不敢說出來。」
  燕飛訝道:「為何有兩根那麼多?」
  劉裕道:「我生性謹慎,另一根是為高彥預備的,還有兩套秦兵的軍服,方便潛入敵營
之用,一切用防水布包好,不怕水浸。」
  燕飛道:「你不是謹慎,而是思慮周詳,故準備十足。看!開始有人把處理好的木材送
往岸旁去,該是用來築建望台之用,我們負責其中一條木的運送如何?說不定可省去游過河
道的風險,直達秘渠的入口處。」
  劉裕欣然道:「我們要弄髒點兒才行,否則那有人日夜不停的工作數天之後,仍像我們
般精神和乾淨的。」
  低笑聲中,兩人竄高朝伐木場地潛過去。

  還有小半個時辰便天亮,謝玄領著劉牢之和數百名親兵,在官道上飛騎疾馳。他們剛與
送燕璽來的兵隊相遇,經謝玄親自驗明正身,更添此行的重大意義。
  此戰對晉室來說,固是可勝不可敗,對他謝家來說,更是非勝不可,否則謝家辛苦建立
的數代風流,將毀於一旦。
  自晉朝開國以來,謝家雖是代代有人,朝朝為官,可是與當時其他著名家族相比,謝氏
可以稽考的歷史並不悠久,其他家族的先輩早在漢代已功高位顯,而他們謝家要到曹魏時始
有人任官,是主管屯田的典農中郎將,並不顯赫,要到晉初的謝衡,謝玄的曾祖,才以「碩
儒」的名位,成為國子博士,為家族爭取到地位。不過名士家風的開啟者,仍要數謝玄的祖
父謝鯤,他雖沒有甚麼豐功偉業,卻善於玄談,謝家的名士風氣,正是由他啟蒙。
  壓在謝玄兩肩上的,不僅是晉室的存滅,家族的榮衰,更是以王謝兩家為首的烏衣豪門
的起落。
  謝安那句「詩酒風流的生活勢將一去不返」的說話,不由又在謝玄心內響起來。

  烏雲掩蓋了明月,弄得頭污衣髒的劉裕和燕飛,雜在運木的隊伍裡,合力抬起一根比手
臂稍粗、長達兩丈的禿木干,專找燈火映照不到的暗黑陰影,不徐不疾的朝靠近邊荒集碼頭
的穎水東岸走去。
  兩人正心叫成功在望,忽然從一堆木後轉出一個荒人來,張手攔著去路道:「停步!」
  兩人大感不妥,定神瞧去,只見在低壓的帽下,滿臉泥活中,有一對明媚的大眼晴,正
秋水盈盈地一閃一閃的打量他們,充滿得意之情。
  以他們的鎮定功夫,仍要魂飛魄散,大叫糟糕。
  這不是安玉晴安大妖女還有誰。
  安玉晴移近帶頭的燕飛,警告道:「不要放下木干,太平玉珮在誰人身上,快從實招
來,否則我會大叫有奸細。」
  燕飛迎上她明亮的大眼睛,壓下心中的顫動,道:「我們當然是奸細,小姐你何嘗不
是,驚動別人對你也沒有絲毫好處。」
  安玉晴微聳香肩道:「頂多是一拍兩散,看誰跑得更快,不過你們弄虛扮鬼的好事肯定
要泡湯。哼!我沒有閒情和你們說廢話,快把東西交出來。」
  劉裕心中叫苦,現在天色開始發白,時機一去不返,他們再沒有時間和她糾纏不清。頹
然道:「東西給人搶走哩!」
  四周人人在忙碌工作,獨有他們站在一邊說話,幸好有一堆樹幹在旁掩護,不致那麼礙
眼。
  安玉晴怒道:「信你才怪!給你最後的機會,我要叫哩!」
  燕飛忙道:「我們看過玉珮,可以把玉上的圖形默寫出來,只是些山水的形勢而已!」
  劉裕也鼓其如簧之舌道:「但求小姐肯讓路,我們必不會食言。」
  安玉晴待要說話,忽然破風聲起,凌空而至。
  三人駭然上望,一棵核桃般大的小圓球,來到他們上方,措手不及下,小圓球已爆開成
一團光照遠近的虹采,照得三人纖毫畢露,吸引了所有人過萬對目光。
  「有奸細」!只聽聲音,便知呼叫者為盧循。
  三人面面相覷時,四周蹄聲大作,三隊巡邏的秦軍已放蹄朝他們如狼似虎的趕過來。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