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易《邊荒傳說》卷一
第 六 章 黃天大法
  在北府諸將中,胡彬可算是一等一的高手,雖比不上劉牢之、何謙、孫無終三人,卻在
葛侃、高衡、劉軌和田濟等人之上。在敵爪離頭頂尚有有四尺許之際,他已閃電般迅疾的掣
出佩劍,毫不停滯地往上畫去,同時坐馬蹲身,在反應上攻守兼備,可說是無懈可擊。
  豈料對方竟臨時變招,改抓為拂,袍袖忽然拂垂而下,就像手臂忽然延長近三尺,貫滿
真氣的長袖重重抽擊劍身,可怕的驚人氣勁隨劍侵體而來,胡杉早被震裂的虎口再不堪摧
殘,不但半邊身酸麻疼痛,長劍更脫手飛往遠方河面,如此一個照面使兵器脫手,他還是首
次遇上。
  他正驚駭欲絕之時,驀地見到對方的赤腳正朝自己面門踢來,避之已是不及,暗叫我命
休矣。
  附近親衛蜂擁撲來救護,均已遲了一線。
  「蓬」!
  動氣交擊的爆響,在胡彬耳旁響起來,他感到另一邊的劉裕往後挫退,差點取他一命的
敵腳亦迅速遠離,一陣陰惻惻的笑聲從來襲者退走的方向傳回來道:「算你胡彬命大!」
  親兵搶到胡彬四周,把他團團保護,人人一副驚魂甫定的駭然神態。
  胡彬勉強站直身體,往劉裕瞧去,見這年輕小將正還刀入鞘,神情仍是那麼冷靜,凝望
刺客消失的岸旁暗黑處。忍不住讚道:「小兄弟了得,全賴你一刀退敵,此事我撤報上參軍
大人。」
  劉裕道:「他的目標是胡將軍,兼之對我輕視,我才僥倖得手。若我猜得不錯,此人縱
使不是『太平天師』孫思,亦必是他的得意傳人,否則不會強橫至此,他眼噴的綠焰正是孫
思『黃天大法』中『地法』施展時的功法現象。」
  胡彬對劉裕已完全改觀,勸道:「此人說不定會伏在暗處算計你,不如取消今晚的計
劃,到明晚我再安排你從別處潛入邊荒。」
  劉裕斷然道:「不必!我會懂得照顧自己。」說罷騰身而起,投沒在岸上的暗黑裡去。

  枝搖葉動,一人從樹上翻下來,哈哈笑道:「我還以為南軍新近在遣裡設立一座烽火
台,原來是你燕飛小子在燒烤美食,害得我立即食指大動。」毫不客氣的在他身旁坐下來。
  燕飛割下一大片狼腿肉,送給他道:「我還以為你死掉哩!」
  來者竟是邊荒集最出色的風媒高彥。他接過狼腿正在狼吞虎嚥,含糊不清的應道:「這
該是我應問你的話,你這麼張揚,不怕惹來胡人嗎?」
  燕飛信心十足的道:「縱然有人跟蹤我,應已被我的惑敵手法引得誤入歧途,追往對岸
的汝陰城。說到反追蹤,我總算有點辦法。為何改變主意?你不是要留在邊荒集發大財
嗎?」
  高彥搖頭苦笑道:「發他XXXX的清秋大夢才對。忽然間苻融的先鋒軍從四方八面擁入邊
荒集,扼守所有進出通道,又使人把邊荒集重重包圍,一派屠集的豹狼姿態,幸好我未雨綢
繆,預留退路,連忙開溜,否則吾命休矣。」
  燕飛訝道:「你竟有可以離集的秘密通道?」
  高彥豎起三根指頭,笑嘻嘻道:「想我告訴你嗎?老子給你一個優惠價。」
  燕飛正大感不妥,雖看似不可能,但苻融此著明顯是針對拓跋圭而發,不由心情大壞,
不知該繼續進行拓跋圭付託的事,還是趕返邊荒集看個究竟?那來心情與這小子糾纏不清,
道:「去你的娘!你現在打算到那裡去?」
  高彥恨得牙癢癢的道:「不交易便拉倒。你這個趁火打劫的大混蛋,硬是吃掉我五錠黃
金的血汗錢,幸好現在我還可以去向南人賣消息,賺回幾個子兒。」
  燕飛凝望篝火,沉聲道:「高彥!我可以信任你嗎?」
  高彥愕然答道:「你的問題真古怪。不過見你這年來的確幫過我不少忙,老子雖不是會
感恩圖報的那類人,但怎都有點感動。說吧!」
  燕飛往他瞧去,皺眉道:「你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除不斷出賣消息斂財外,是否還有
理想和更遠大的目標?」
  高彥大奇道:「你不是對所有事一向漠不關心的那個燕飛嗎?因何忽然關心起我來?見
大家一場朋友,我也不忍騙你,我高彥是個見錢眼開的人,唯一的理想是有花不盡的錢財,
然後到處風流快活。不要信任我,只要價錢夠吸引,我甚麼人都可以出賣。」
  燕飛微笑道:「你在騙我才對。你只是怕給人看穿其實是個內心善良的人,方扮作視財
如命和見利忘義的模樣。少說廢話,看!」說話時,他已把匕首插地,探手懷內,再掏出手
來,在高彥眼下攤開,掌上是十錠黃澄澄的金子,在火光映照下閃爍生輝。
  高彥立時兩眼放光,瞪著金子透大氣道:「你不是要物歸原主,再另付重息吧?他XXXX
的,天下豈有如此便宜的事?說吧!只要不是著我回邊荒集,我定給你辦得妥妥當當。」
  燕飛道:「此事說易不易,說難不難,須利用你的人緣關係,你給我去找胡彬,告訴他
我五天後的酉戍之交會到壽陽城外的狼子崗,若謝玄想贏得這場自赤壁之戰以來最大規模的
戰爭,就親來見我,我燕飛必不會教他失望。」
  高彥現出大感意外的驚異神色,呆瞪他好半晌,囁嚅道:「你不是在說笑吧?要謝玄來
見你,這豈是空口白話可以辦到的。」
  燕飛隨手把被兩人吃得片肉不剩的腿骨拋掉,收起匕首,淡然道:「我當然有信物為憑
證。不過那可比十錠黃金更值錢,你先告訴我肯否賺這七錠金子。」
  高彥愕然道:「該是十錠,對嗎?」
  燕飛微笑道:「另三錠是買能令我偷入邊荒集的秘密通道。」
  高彥壓低聲昔道:「你真有辦法讓謝玄打勝此仗?」
  燕飛苦笑道:「天王老子都沒法為此作出保證。不過卻肯定可以讓他勝算大增,細節卻
必須保密,謝玄看到物證,自會明白。」
  高產舉手攤掌,心花怒放道:「成交!」
  燕飛把金子放入他手裡,道:「不會挾帶私逃吧?」
  高彥歎道:「那我還算是人嗎?先不論我們間的交情,我好好歹歹都是個漢人,更怕你
這小子天涯海角的追殺我,害我要心驚膽顫的過日子呢。」
  又道:「城東北的梁氏廢院,東園處有個荷花池,其入水道貫通穎水,長達十多丈,足
供一個人進出。小心點,那是在氐幫的大本營附近。」
  燕飛取出載有寶玉的羊皮囊,道:「你最好不要打開來看,以免抵受不住誘惑,致累人
累己。」
  高彥接過後藏好,皺眉瞧著他道:「你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
  燕飛仰望天上明月,唇邊現出一絲苦澀無奈的表情,雙目憂鬱之色更趨沉重,輕吟道:
「夜中不能寐,起坐彈鳴琴。薄帷鑒明月,清風吹我襟。孤鴻號外野,翔鳥鳴北林。徘徊將
何見?憂思獨傷心。」
  高彥聽得呆起來,他並不知道燕飛念的是百多年前「竹林七賢」之一阮籍的《詠懷
詩》。皆因胸內墨水不多,可是甚麼深夜琴聲、冷月清風、曠野孤鴻等情景,卻使他感到燕
飛內心那種迷茫、落寞、悲涼的傷心人別有懷抱!那種在黑暗中看不到任何出路、世亂將至
的憂慮。可見在燕飛濺脫不羈的外表內,實有一顆傷痕纍纍的心,一時再問不下去。
  燕飛忽然露出警覺的神色,狠盯上方,高彥嚇了一跳,循他目光投往夜空,一個黑點正
在兩人頭頂高空盤旋。
  燕飛露出凝重神色,沉聲道:「若我所料無誤,此鷹該是乞伏國仁名著塞北的神鷹『天
眼』。」
  高彥立時遍體生寒,乞伏國仁在鮮卑諸族內是僅次於慕容垂的可怕高手,手段殘忍,精
通追躡之術,最令人害怕是他嗜愛男風,落在他手上說不定會遭到男兒最難受的屈辱,生不
如死。登時忘記詢問燕飛憑甚麼可一眼認出是乞伏國仁的天眼鷹,驚駭欲絕道:「我們快
溜!」
  燕飛仍是冷然自若的神態,喝道:「不要動。我著你從甚麼方向走,你須立即依我指示
有那麼遠逃那麼遠,頭也不回的到壽陽去,我自有保命逃生之法。」
  高彥頭皮發麻地靜待。
  燕飛閉上雙目,忽然低喝道:「東南方!」
  高彥只恨爹娘生少兩條腿,低叫一聲「小心」,彈起來一溜煙地依燕飛指示的方向走
了。
  燕飛拿著蝶戀花,緩緩起立,睜開虎目,一眨不眨瞧著紅色披風飄揚如鬼魅的乞伏國
仁,從西北角的密林中掠出,似腳不沾地,幽靈般來至身前。

  劉裕背負行囊佩刀,在月照下的荒原一口氣疾走十多里路,既寬慰又是失望。
  寬慰的原因是沒遇上那五斗米道的高手,並非因他自知不敵,而是不想節外生枝。若不
幸負傷,將大大妨礙今次的任務;失望是找不到半個從邊荒集逃出來的荒民,因為他希望能
從他們口中,弄清楚邊荒集的情況。幸他性格堅毅,並不會因而氣餒。
  穎水在他右方里許處蜿蜒流瀉往南,他正猶豫該否沿穎水西岸北上,那將大增他遇上荒
人的機會,驀地一聲短促而淒厲的慘叫從西北面一片野林處傳過來,憑他耳力的判斷,距他
現時的位置約半里之遙。
  劉裕心中一動,暗忖大有可能是強徒攔途搶掠一類的事,放著順路,兼且有可能碰上從
邊荒集逃出來的荒人,再加上行俠仗義的心,再不猶豫,朝聲音傳來處掠去。

  乞伏國仁像從地府出來作惡的紅衣厲鬼,在月照下隔著篝火傲立燕飛前方兩丈許處,表
面不見武器,燕飛卻曉得他仗以成名的玄鐵尺,是依他一向的習慣插在腰後。
  燕飛左手執著連鞘的蝶戀花,從容道:「乞伏國仁你不是一向前呼後擁好不威風的嗎?
為何今晚卻落得孤零零的一個人?」
  乞伏國仁本是死魚般的眼神驀地神采大盛,整個人也似回復生氣,咕咕怪笑道:「有你
這小乖乖陪我,本人怎會寂寞呢?」
  燕飛絲毫不為所動,唇角飄出一絲笑意,「鏘」地蝶戀花離鞘而出,同時左腳踢在篝火
處,登時踢起一蓬夾雜著通紅火炭的漫空火星,迎頭照臉的朝乞伏國仁打去,右手蝶戀花則
化作青芒,疾取對手胸口要害,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凌厲至極點。他深悉敵人的厲害,故搶
先全力出手,毫不留情。
  乞伏國仁哈哈一笑,披風揚起,像一片紅雲般揮割反擊,忽然間燕飛不但失去攻擊的目
標,披風捲起的勁氣更激得火炭火屑掉頭反射回來,心叫不妙,忙往後疾退。他聞對方之名
久矣,卻沒想過乞伏國仁了得至如此地步。
  乞伏國仁也暗吃一駕,沒想過燕飛變招得這麼般說來便來,要去便去。否則若讓他貫滿
真氣巧勁的披風掃中他長劍,他必可乘機施展精奧手法,把對方長劍劈手奪來。幸好現在燕
飛敗勢已成,他只要乘勢追擊,保證燕飛再無還手之力。長二尺八寸的玄鐵尺來到手中,疾
沖而前,北方武林聞之膽裡的玄鐵尺如影附形地直擊燕飛。
  「蓬!蓬!蓬!」
  勁氣交擊的聲音不斷響起,火炭火屑四外激濺,乞伏國仁竟遇上三重無形而有實的劍
氣,每一重劍氣均令他的前進受阻,到最後銳氣勢子全消。如此劍法,乞伏國仁尚是首次遇
上。
  原來燕飛飄退前發出劍氣,於退走路線布下三重氣網,便迫得乞伏國仁無法趁勢窮追猛
打。
  落在燕飛眼中,乞伏國仁表面上雖似仍是聲勢洶洶,但他卻清楚乞伏國仁正處於舊力已
消,新力未生的尷尬時刻;那還不掌握機會,手中青芒大盛,化作漫空劍雨,往這可怕的對
手揮打過去。
  乞伏國仁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既沒有退避,更沒有以鐵尺封擋,而是蹲地矮身,頭搖發
揚,長至胸前的頭髮一束布似的狠狠拂入劍雨的核心處,命中他的蝶戀花。
  燕飛的寶刃有如被千斤重錘擊個正著,差點脫手,體內則經脈欲裂,難受到極點,知道
生死存亡,就繫在此刻,忙勉力提起真氣,借勢急旋開去,蝶戀花化作遊遍全身的青虹劍
氣,作出嚴密防禦。
  乞伏國仁一陣得意長笑,騰身而起,飛臨燕飛頭上,玄鐵尺無孔不入,無隙不尋的往燕
飛狂攻猛打。
  燕飛已借旋轉的勢子化去侵體的氣勁,見乞伏國仁的戰略高明至此,心叫厲害,蝶戀花
往上反擊。
  「叮叮咚咚」劍尺交碰的清音響個不停,乞伏國仁在燕飛頭頂上不斷起落,燕飛則施盡
渾身解數應付這可怕對手令他疲於奔命、排山倒海的攻勢,不斷往穎水的方向退卻。
  眨眼的工夫間,燕飛已硬擋了乞伏國仁招招貫足真勁,卻又忽輕忽重,變化無方,可從
任何角度攻來的十多擊。
  「砰」!
  乞伏國仁凌空一個翻騰,以右腳重重踢中燕飛劍尖。
  無可抗禦的勁力襲體而來,燕飛持劍的手酸麻疼痛,人卻給踢得踉蹌跌退。
  乞伏國仁亦被他的反震之力害得不能連消帶打,只好再一個翻騰,從半空落下來,倏忽
間兩人的距離拉遠至兩丈。
  燕飛終於立定,「嘩」的一聲噴出一小口鮮血,蝶戀花遙指對手。
  乞伏國仁的玄鐵尺亦遙指燕飛,黑髮與披風無風自動,形如厲鬼,雙目射出前所未見的
陰冷異芒,真氣籠罩,鎖緊對手,陰惻惻的道:「好劍法,是我乞伏國仁近十年來遇上最出
色的劍術,最難得是你那麼年輕,前途無可限量,可惜今晚卻是劫數難逃。」
  燕飛全力抵擋乞伏國仁向他不斷摧發的氣動,明白乞伏國仁對自己已放棄生擒活捉的本
意,改為全心殺死他燕飛,以免異日成為大患。微笑道:「儘管放馬過來,看看可否如你所
願?」
  乞伏國仁現出一個殘忍的笑容,道:「我知你是誰啦!慕容文是否死在你的手上?只要
這消息傳開去,即使你今晚能僥倖逃生,慕容鮮卑的人也絕不肯放過你。」
  燕飛心中一震,雖明知乞伏國仁用的是攻心之計,仍受其影響,劍氣登時減弱三分。
  乞伏國仁厲叱一聲,披風後揚飄拂,手上鐵尺已貫滿氣勁,直擊而至,確有搖天撼地的
驚人威勢。
  燕飛勉力收攝心神,手上劍芒暴張,全力展開「日月麗天」心法中的保命求生秘技,蝶
戀花畫出一連串十多個小圓圈,由大圈漸變為小圈,任乞伏國仁招數如何變化,最後的一圈
仍套在乞伏國仁擊來的尺鋒處。
  乞伏國仁首先感到一股陽剛的劍氣透尺而來,心叫小子我死,盡吐真勁,暗計燕飛不死
亦必重傷,豈知陽勁忽地化作陰柔,他的氣勁至少給化去大半,知道中計卻為時已晚。
  「嗆」!
  燕飛再噴一口鮮血,照頭照臉往乞伏國仁噴來,人卻借勢倒飛,笑道:「讓你老哥有個
好好造謠生事的機會吧!」
  乞伏國仁閃身避過貫束著真氣的鮮血,燕飛早遠去數十丈,還在不住加速,氣得他怒叱
一聲,提氣狂追去也。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