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花·煙雨·江南》
血雨門

    纖纖垂著頭,坐著。她的肩後縮腰挺直著,一雙手放在膝上兩條腿斜斜併攏只用腳
尖輕輕地踩著地。這無疑是種非常優美、非常端淑的姿勢卻也是種非常辛苦的姿勢。
    用這種姿勢坐不了多久,脖子就會酸腰也會開始疼,甚至會疼得像是要斷掉。
    可是她已像這樣坐了將近一個時辰,連腳尖都沒有移動過
    因為她知道窗外一直都有人在看著她。她也知道小侯爺已經進來了。
    他神情彷彿有些不安,有些焦躁。他當然希望她能站起來迎接他,至少也該看他一
眼,對他笑笑。她沒有。他圍著圓桌踱了兩個圈子忽然揮了揮手。
    幾個垂手侍立的少女,立刻撿枉萬福悄悄地退了出去。
    小侯爺又踱了兩個圈子,才在她面前停了下來,道:「你要我進來?」
    纖纖輕輕地點了點頭。
    小侯爺道「我已經進來了。」
    纖纖垂著頭,道:「請坐。」
    小侯爺在對面坐了下來,神情卻顯得更不安,他中是個很鎮定,很沉著的人,今天
也不知為了什麼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
    雖然他也知道說話可以使人安定下來,卻偏偏不知道怎麼說。
    他希望纖纖能開口說話,纖纖又偏偏不說。
    他端起茶,又放下,終於忍不住道:「你要我進來幹什麼?」
    纖纖又沉默了很久才輕輕道「剛才孫夫人告訴我,說你要我留下來。」
    小侯爺點點頭。
    纖纖道「你要我留下來做什麼?」
    小侯爺道:「孫大娘沒有對你說?」
    纖纖道「我要聽你自己告訴我。」
    小侯爺的臉突然有些發紅,掩住嘴低低咳嗽,纖纖也沒有再問她知道男人就和狗樣,
都不能逼得太緊的,她也知道什麼時候該收緊手理的線,什麼時候該放鬆。
    她的頭垂得更低「你……你要我做你的妾T」
    「你已有了夫人T」
    「沒有。』
    「但你還是要我做你的妾。」
    「為什麼」
    他本來就是個沉默的男人,何況這些話問得本就令人很難答覆。
    纖纖輕輕歎了口氣.道「其實你就算不說,我也明白,像我這麼樣一個既沒有身份,
又沒有來歷的女人,當然不能做侯門的媳婦。」
    小侯爺看著自己緊緊握起的手,吶吶道「可是我…」」
    纖纖打斷他的話,道「你的好意,我很感激,你救過我,我更不會忘記,就算今生
已無法報答,來世』…」
    她並沒有說完這句話,突然站起來,卸下了頭上的環飾,褪下了手上的因子,甚至
連腳上那雙鑲著明珠的鞋子都脫了下來,一樣樣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他吃驚地看著她失聲道「你』…—你這是做什麼?」
    纖纖淡淡道「這些東西我不敢收下來,也不能收下來……這套衣服我暫時穿回去洗
乾淨了之後,就會送回來。」她不再說別的,赤著腳就走了出去。
    小侯爺突然跳起來,擋在門口,道:?你要走?」
    纖纖點點頭。
    小侯爺道「你為什麼忽然要走?」
    纖纖道「我為什麼不能走?」
    她沉著臉,冷拎道「我雖然是個既沒有來歷又沒身份的女人,可是我並不賤,我情
願嫁給一個馬伕做妻子,也不願做別人的妾。」
    她說得截釘斷鐵,就像是忽然已變了一個人。小侯爺看著她,更吃諒。
    他從來一個溫柔的女人,竟會忽然變得如此堅決,如此強硬。
    纖纖板著臉道;「我的意思你想必已明白了,現在你能不能讓我走?」
    小侯爺道:「不能。」
    纖纖道「你想怎麼樣?」
    小侯爺目光閃動,道「只要你答應我,我立刻就先給你十萬兩金子…。/
    他的話末說完,纖纖已巴掌捆在他臉上。這也許正是他平生第次挨別人的打,但他
並沒有閃避。
    纖纖咬著牙目中已流下淚來嘎聲道「你以為你有金子就可買得到所有的女人T……
你去買吧,儘管去買一千今,一萬個,但是你就算將天下所有的金子都堆起來,也休想
能買得到我。」
    她喘息著擦乾了眼淚,大聲道「放我走……你究竟放不放我走?」
    小侯爺道「不放。」
    纖纖又揚起手,一掌摑了過去只可惜她的手已被捉住小侯爺捉任她的手凝視著她,
眼睛裡非但沒有憤怒之色,反而充滿了溫柔的情意。
    他凝視著她柔聲道「本來我也許會讓你走的,但現在卻絕不會讓你走了。因為我現
在才知道,你是個多麼難得的女人,我若讓你走了,一定會後悔終生。」
    纖纖眨著跟,道「你……」
    小侯爺道「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我唯一的妻子。」
    纖纖似驚似喜,顫聲道「可是我……我不配「…/
    小侯爺道:「你若還不配,世上就沒有別的女人配了。」
    纖纖道……」
    小侯爺道「管他什麼見鬼的家世,我娶的是妻子,不是家
    纖纖看著他,美麗的眼睛裡又有兩行淚珠瀝瀝流下,現在她的眼淚,已是歡喜的淚
她終於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女人對付男人的方法,據說有三百多種,她用的無疑是最正確的一種。
    因為她懂得應該在什麼時候收緊手裡的線,也懂得應該在什麼時候放鬆。
    燈燃,丁殘艷慢慢地走進來,燃起了桌上的燈,才轉過身來看著他們。
    小雷沒有看她,似已永遠不願再看她一眼。丁丁躲在床角,又嚇得不停地在發抖。
    丁殘艷慢慢地走過來,盯著她,道:「你說我替他敷的藥叫鋤頭草7」
    丁丁點點頭,嚇得已炔哭起來。
    丁殘艷轉身面對小雷道:「你相信?」
    小雷拒絕回答,拒絕說話。
    丁殘艷緩緩道「她說得不錯,我的確不願讓你走,的確見過龍四,的確殺了那匹馬
這些事她都沒有說謊。」
    小雷冷笑。
    了殘艷道「可是鋤頭草……」她忽然撕開自已的衣襟,露出晶瑩如玉的雙肩,肩頭
被她自己刺傷的地方,也用棉布包紮著。
    她用力扯下了這塊棉布,擲在小雷面前,道;「你看看這是什麼?」
    小雷用不著看,他已嗅到了那種奇特濃烈的藥香。她自己傷口上,敷的竟也是鋤頭
草,小雷怔任了。
    丁殘艷忽然長長歎了口氣璃哺道「丁丁,丁丁「…我什麼地方錯待了你?你……
你…。』你為什麼要說這種謊話?」
    丁丁流著淚,突然跳起來,嘶聲道「不錯,我是在說謊,我要破壞你,讓你什麼都
得不到,因為我恨你。」
    了殘艷道:「你恨我:「
    丁丁道:「恨你,恨你☆恨得要命,恨不得你快死,越快越好……」
    她忽然以手掩面,痛哭著奔了出去,大叫道:6我也不要再留在這鬼地方,天天受
你的氣「…我就算說謊,也是你教給我的n…」
    丁殘艷沒有去攔她.只是瘋癡地站在那裡,目中已流下淚來,小雷的臉色更蒼白。
    他實在想不到事情會忽然變成這樣子,實在想不到那又天真、又善良的小女孩,居
然也會說謊丁殘艷忽又長長歎息了一聲,喃喃道「我不怪她,她這樣做☆一定只不過是
為了要離開我,離開這地方。…外面的世界那麼大,有哪個女孩予不想出去看看呢?」
    小雷忍不住道「你真的不恨她?」
    丁殘抱道「她還是個孩子。」
    小雷道;她卻恨你」
    了殘艷黯然道「世上有很多事本來就是這樣子的,恨你的人,你未必恨他,愛你的
人,你也未必愛他…小她聲音越說越低終於聽不見了。
    小雷「不錯,世上的確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
    他心裡忽然覺得很沉重,就像是壓著塊千斤重的石頭
    又過了很久,他才緩緩道:「無論如何,你總是救了我.。
    丁殘艷道:「我沒有救你。』
    小雷道「沒有?』
    了殘艷道,「救你的人.是你自己。』
    小雷道「可是我……,
    丁殘艷打斷了他的話,冷玲道「現在你可以走了若是走不動,最好爬著出去。」
    她先走了,沒有回頭燈光越來越黯淡,風越來越冷.遠處的流水聲.彷彿就像少女
的嗚咽。小雷躺下去,什麼都不願再想,只是靜靜的等待著天明」。。天明。陽光燦爛,
蒼竄湛藍。晨風中傳來一陣花香泉水的香氣,還有一陣陣煮熟的飯香。小雷慢慢地下了
床。
    他的新傷和舊傷都在疼,疼得幾乎沒有人能忍受,可是他不在乎。
    他已學會特痛苦當做一種享受,因為只有肉體上的痛苦,才能減輕他心裡的創痛。
    是誰在燒飯?是她7還是丁丁?他不知道這一夜是如何度過的.對她們來說,這一
夜想必也長得很。
    廚房就在後面,並不遠,但對小雷說來,這點路也是艱苦而漫長的,幸好他的腿上
還沒有傷。
    他總算走到廚房的門口,冷汗已濕透了衣裳,一個人背著門站在大灶前,長裙曳地,
一身白衣如雪,想不到她居然還會燒飯。
    無論誰看到她站在血泊中的沉著和冷酷,絕不會想像到她會站在廚房裡。
    小雷扶著牆,慢饅地走進去。她當然已聽到他的腳步聲,但卻沒有回頭,她是不是
也拒絕跟他說話。
    小雷沉默著,過了很久,忍不住問道:「丁丁呢7」
    她沒有回答。
    小雷道「她還是個孩子,雖然做錯了事,但誰沒有做錯事的時候呢?你若肯原諒她
我…。/
    她忽然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你在跟什麼人說話?」
    小雷道「你。」
    她忽然回過頭,看著小雷,道,「你認得我?我怎麼不認得你?」
    小雷怔住,這少婦雖然也是一身白衣,顧長苗條,但卻是個很醜陋的女人平凡而丑
陋
    她一隻手扶著鍋,一隻手拿著鏟子,正在盛飯,她有兩隻
    小雷長長吐出口氣,勉強笑道「我好像也不認得你。」
    白衣少婦道「既然不認得我,來幹什麼T」
    小雷道「來找…個人。」
    白衣少婦道「找誰?」
    小雷道「找一個女人,一位十八九歲的姑娘。」
    白衣少婦冷冷地笑了笑,道;「男人要找的,好像總是十八九歲的小姑娘,這你不
說我也知道,可是,她姓什麼?」
    小雷道「好像姓丁。」
    白衣少婦道:「我不姓丁。』
    小雷道「你……怎麼會在這裡的?」
    白衣少婦道:「這裡是我的家,我不在這裡在哪裡?』
    小雷愕然道:「這是你的家7」
    白衣少婦道:「是的。」
    小雷道「你一直都住在這裡?」
    白衣少婦道:「我現在就住在這裡,現在這裡就是我的家。」
    小雷道「以前呢?」
    白衣少婦統統道「以前的事你又何必再問它?」
    小雷不說話了。因為他覺得這少婦說的話實在很有道理,以前的事統然已過去,又
何必再問?又何必再提起?
    白衣少婦回過頭.盛了一大碗飯忽又問道:「你餓不餓?」
    小雷道:餓。」
    白衣少婦道:「餓就吃飯吧。」
    小雷道「謝謝。」
    果子上有炒蛋、蒸肉,還有剛剝好的新鮮萵苣,拌著麻油。小雷坐下來,很快就將
一大碗飯吃得於乾淨淨。
    白農少婦看著他,目中露出笑意,道:「看來你真餓了。」
    小雷道「所以我還想再來一碗。」
    白衣少婦將自已面前的一碗飯也推給他,道:6吃吧,多吃點屹飽了才有力氣。」
    她忽然笑了笑,笑得很奇特,悠然接著道:「你總不至於想白吃我的飯吧。」
    小雷好像覺得一口飯嗆在喉嚨裡
    白衣該明白的。」
    小雷點點頭。
    白衣少婦道「我看你也是有骨氣的男人,混吃混喝的事,你大概不會做的。」
    小雷索性又將這碗飯吃了個乾淨,才放下筷子,問道「你要我替你做什麼?」
    白衣少婦反問道「你會做什麼?」
    小雷道「我會做的事很多。」
    自衣少婦道「最拿手的樣是什麼?」
    小雷看著自己擺在桌上的一雙手,瞳孔似又在漸漸收縮。
    白衣少婦凝視著他,緩緩道「每個人都有一樣專長的有些人的專長是琴棋書畫,有
些人的專長是醫卜星相,也有些入的專長是殺人—你呢?」
    小雷又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我的專長是挨刀。』
    自衣少婦道「挨刀?挨刀也算是專長?」
    小雷談談道「不到十天,我已挨了七八刀,至少經驗已很豐
    白衣少婦道「挨刀又有什麼用?」
    小雷道:「有用。」
    自衣少婦道「你說有什麼用?」
    小雷道「我吃了你的飯,你不妨來砍我一刀,這筆帳就算清
    白衣少婦笑了,道「我為什麼要砍你一刀?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白衣少婦眼珠子轉了轉,道:「你挨了七幾刀,居然還沒有死,倒也真是本事。」
    小雷道:「本來就是。」
    白衣少婦道「會挨刀的人,想必也會殺人的。』
    小雷道:「哦」
    白衣少婦忽然一拍手,道「好,你就替我殺兩個人吧,我們這筆債就算清了。」
    她說得例很輕鬆,就好像人家欠了她一個雞蛋,她叫別人還兩個鴨蛋一樣。
    小雷笑了,道6這兩碗飯的價錢未免太貴了四?』
    自衣少婦道「不貴。」
    小雷道:「不貴?」
    白衣少婦道「我這兩碗飯很特別,平常人是吃不到的。』
    小雷道:「有什麼特別?」
    白衣少婦道「因為飯裡有些特別的東西。』
    小雷道:「有什麼?」
    白衣少婦道「毒藥。」
    她看著小雷,好像希望看到小雷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仍小雷卻連眼角都沒有跳。
    白衣少婦皺了皺眉,道「你不相信?」
    小雷淡淡道「那兩碗飯我既然已吃了下去,現在相不相信都無所謂了。」
    白衣少婦道「無所謂?你知不知道吃了毒藥的人,是會死的。」
    小雷道:「知道。』
    白衣少婦道「你想死?」
    小雷道「不想。」
    自衣少婦鬆了口氣道「那麼你就替我殺兩個人吧,反正那兩個人你又不認得,而且
只有兩個人,也不算多。」
    小雷道「的確不多。」
    白衣少婦道「等他們一來,你就可以下手殺他們。。
    小雷道「不殺。」
    自衣少婦變色道「不殺?為什麼不殺?」
    小雷道「不殺就是不殺,沒有為什麼。」
    白衣少婦道「你知道我要你殺的人是誰?」
    小雷道:「就因不知道,所以不能殺。」
    白衣少婦道「你想不想知道?」
    小雷道「不想,也不必。」
    白衣少婦道「你若不殺他們你自己就得死。』
    小雷忽然不說話了,慢慢地站起來,就往外走。
    白衣少婦道「你到哪裡去?」
    小雷道「去等死。」
    白衣少婦道「你寧死也不答應?」
    小雷卻連理都攝得再理她,頭也不回地定了出去。
    白衣少婦咬著牙,忽然跳起來,大聲道/你究竟是個人?還是頭騾子?」
    只聽小雷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只說了兩個字:「騾子。」
    四
    小雷躺在床上,自己覺得自己很可笑,九幽一窩蜂來尋仇時,那一戰死人無數皿流
遍地。他沒有死。血雨門下的劊子手用刀架任了他的咽喉,刀鋒已割入肉裡,他沒有死。
    五殿閻羅無—不是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面且個個心狠手辣,那一劍明明從他身上
對穿而過,他也沒有死。現在他糊里糊塗地吃了人家兩碗白米飯,居然就要糊里糊塗地
死了。你說這是不是很可笑?他本來當然可以出手制住那白衣少婦,逼她拿出解藥來。
    他沒有這麼做,倒並不是因為他怕自己氣力末復不是她的敵手—一個人既然反正要
死了,還怕什麼?他沒有這麼樣做,只石過因為他懶得去做而已。
    那白衣少婦怎會到這裡來的?叫他去殺的是誰?她自已究竟是誰?
    小雷出沒有問懶得去問,現在他無論對什麼事,像都已完全沒有興趣,完全不在乎。
    這種觀象的確很可怕。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連他自己也不太清楚。
    他也懶得去想,等死的滋味好像也不錯.至少是一了百了,無牽無掛。
    外面在「叮叮咚咚」地敲打著,也不知在鼓什麼7過了很久聲音才停止。
    然後門外就有人進來了,兩個青衣壯漢,抬著個薄木板釘成的棺材走進來擺在他的
床旁邊。
    原來剛才外面就是在釘棺材。這些人想得真周到,居然這後事都先替他準備好了。
    青衣壯漢看了他一眼就好像在看著個死人似的忽然對他躬身一禮。
    活著的人對死人好像總特別尊敬些,小雷也懶得睬他們,動也不動地睡著,倒有點
像個死人。青衣壯漢走了出去,過了半晌,居然又抬了口棺材進來,放在旁邊。
    一個人為什麼要兩口棺材?小雷當然還是懶得去問他們,一口棺材也好,兩口棺材
也好,有棺材也好,沒棺材也好他全都不在乎。
    又過了半晌,那白衣少婦居然也走了進來,站在床頭看著他,小雷索性閉起了眼睛。
    白衣少婦道;「棺材已準備好了,是臨時釘成的雖然不太考究,總比沒有棺材好。」
    小雷不響。
    白衣少婦道「不知道你能不能自己先躺進棺材裡,也免得你死了後,還明人來抬
你。」
    她盯著小雷,好像希望小雷會氣得跳起來跟她拚命。誰知小雷竟真的站起來自己躺
入棺材裡,臉上還是全無表情,白衣少婦似也怔往了。
    過了很久她才輕輕歎了口氣道「我們素昧平生,想不到現在居然死在一起,大概這
也叫緣份。」
    她自己居然也躺人另口棺材裡,小雷居然也還能忍得住不問,只不過他心裡也難免
奇怪.不知道她究竟在玩什麼花樣。白衣少婦筆直地躺在棺材裡,也閉上了眼隨好像也
在等死。
    又過了很久,她忽又歎了口氣,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她似已明知小雷不會開口的,所以自己接著又道「我在想,別人若看見我們兩個人
死在起,說不定還會以為我們是殉情哩。」
    小雷終於開口了,他終於忍不佳問道:「你為什麼要跟我死在一起?」
    白衣少
    她害了別人,反說別人害她。小雷又沒話說了。
    白衣少婦道/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說你害了我?」
    小雷道「不知道。」
    白衣少婦道:「因為你若肯替我殺那兩個人,我就不會死了。,
    小雷皺了皺眉,道;「那兩個人是來殺你的?」
    白衣少婦歎了口氣,道:「不但要殺我,說不定還會將我千刀萬剮所以我不如自己
先死了反倒乾淨些。」
    小雷道;「所以你才先躺進棺材。」
    白衣少婦道「因為我也在等死,等他們一來,我就先死,」
    她笑了笑,笑得很淒涼,接著又道「就算我死了之後,他們還會把我從棺材裡施出
去,但我總算是死在棺材裡的。」
    她輕描淡寫幾句話,就將那兩個人的兇惡和殘酷形容得淋漓盡致,無論誰聽了她的
話,都不會對那兩個人再有好感。
    小雷卻還是冷冷道「你可以死的地方很多,為什麼一定要到這裡來死T」
    白衣少婦道:「因為我本來並不想死,所以才會逃到這裡來。」
    小雷道「為什麼?」
    自衣少婦又歎了口氣,道「因為我本來以為這裡有人會救我的。」
    小雷道「誰T」
    自衣少婦通「丁殘艷。」
    小雷輕輕「哦」了一聲對這名字似乎很熟悉,又像是非常陌生
    白衣少婦又道「我來的時候,她已不在,所以我以為她臨走交託了你。」
    小雷幽幽道「那你錯了我也不知道她真的會走。」
    他把「真」字說得特別重彷彿這個陰魂不散的女人,永遠也不會放棄他離去似的。
    他寧願相信,丁殘艷是真的絕望而去了,她到什麼地方去了?這將永遠是個謎。
    不過他更相信,像丁殘艷這樣的女人,無論到天涯海角她都會照顧自己。因為在她
心目中,除了自已之外,根本沒有別人助存在。
    白衣少婦突然從棺材裡坐起,問道「你究競是丁殘艷的什麼人?」
    小雷淡然道「我不是她的什麼人。」
    白衣少婦道「哦?那你怎麼會在這裡?」
    小雷仍然躺著不動緊閉著眼睛如同一具屍體。不過他畢竟比死人多口氣歎出一口氣
他懶得回答,也不想回答。
    沉默,經過一段很長的沉默沒有一點聲息也沒有一點動靜。
    小雷不用咬手指頭,也鋼道自己還活著,因為他能聽見自己的呼吸,死人是不會呼
吸的。
    但呼吸聲是他發出的旁邊的棺材卻毫無聲息,難道她已經死了T
    小雷霍地挺身坐起探頭向旁邊助棺材一看,發現已是一口空棺。
    小侯爺從獅子胡同走了出來,距胡同曰不遠,停著一輛華麗馬車。他拖著沉重的腳
步走近,掀簾走進車廂裡面坐著個女人.就是那白衣少婦。白衣少婦迫不及待問道:
「你見到龍四
    小侯爺神色凝重,微微點了點頭。馬車已在窮馳,車廂顛簸得很厲害。沉默。白衣
少婦偷瞥一眼小侯爺的臉色,忽道「我就在這裡下車吧。」
    小侯爺沒有阻止,白衣少婦正要掀簾跳下車,卻冷不防被他一把抓住手臂,抓得很
緊。
    白衣少婦失聲輕呼起來:「阿……」
    小侯爺忿聲道:「告訴我你為啥不向姓雷的下手?」
    白衣少婦笑了笑道「如果你真喜歡纖纖姑娘就得讓姓雷的活著,否則你將會失去
她。」
    小侯爺斷然道「我不相信」
    白衣少婦道「你不必相信我但你必須相信金川的話。」
    小侯爺不屑地道「哼那個人我更不相信。」
    他有理由不相信金川,因為吃不到葡萄的人.都說葡萄是酸的。據金川說纖纖一生
只愛一個人,那就是小雷,但她卻被小雷所遺棄。
    所以纖纖要報復.她不惜投入小侯爺的懷抱,就是為了報復小雷的負心和絕情.但
是她愛的仍然是小雷。小侯爺一向很自負,他不信憑自已的家世、相貌及武功,在纖纖
的心目中比不上小雷。除了一點那就是白衣少婦見過小雷後所說的這個人根本不重視生
命。
    難道小雷令纖纖傾心的就憑這一點?小侯爺絕不相信,所以他親自去見了龍四。
    也許他不該多此一舉的但為了證實金川說的一切,他還是忍不住去見了龍四。現在
他終於知道,一個能令龍四這樣的人衷心敬服的男人,絕對值得任何一個女人全心全意
地去愛他。
    白衣少婦從未被男人愛過也沒有愛過任何男人她只會殺人,不管是男是女所以她的
綽號叫冷血觀音。
    她受小侯爺之托從龍四方面獲得線索,判斷騙去小雷的可能是丁殘艷。果然不出所
料,當她去找他的時候,發現丁殘艷和丁丁已不在,只有小雷躺在床上.小雷當時睡得
很熟,她原可以趁機下手的,但她沒有下手。冷血觀音生平殺人從不猶豫,更不會於心
不忍,可是她放棄了這舉手之勞的機會。
    這正是小侯爺的憂慮,冷血觀音尚且對小雷手下留情,足見他在纖纖心目中所佔的
地位了。
    小侯爺從未嘗過煩惱的滋昧,他現在有了煩惱。
    纖纖已不再垂著頭。她容發煥發,臉上帶著春天般的笑容,現在她不但要改變自己
的命運更要掌握別人的命運,這已是不容否認的事實。
    小侯爺己在她的掌握中。
    深夜.靜寂的鐵獅子胡同。鏢局的正堂裡,龍四和歐陽急在對酌兩個人的神情凝重,
不知他們喝酒是為壯膽還是借酒澆愁?
    幾個魁梧的趟子手隨侍在側,一個個都手執武器,嚴陣以待,更增加了緊張而低沉
的氣氛。
    鏢局的總管褚彪急步走入,上前執禮甚恭道「總漂頭,您交代的事全打點好了。」
    龍四微微把頭一低,問道:「留下的還有多少人?」
    褚彪道「除了幾個人的家眷,全都願意留下。」
    龍四又問道;「你有沒有別的話說明?」
    褚彪振聲道/他們願與總鏢頭共生死。」
    龍四道「好」
    他突然站起身,眼光向各人臉上一掃,長歎道「唉I弟兄們雖是一片好意,可是我
又何忍連累大家……」
    歐陽急猛一拳擊在桌上激動道:「血雨門找上門來,大不了是一拼,今夜正好作個
了斷。」
    龍四把眉皺道「血雨門突然大舉來犯,黃飛、程青、吳剛三位鎮頭恐怕來不及趕來,
憑你我兩個人,要應付今夜的局面,只怕……」他確實老了不復再有當年的豪氣。
    歐陽急明白他的意思他並不是為本身掩蓋,而是不忍這些忠心激耿的手下摻遭屠殺。
    血雨門趕盡殺絕的作風,江湖中無人不知。歐陽急不再說話舉杯飲而盡
    整個大廳陷入一片沉寂」…突然間廳外接連幾聲慘呼。
    龍四臉色陡變,沉聲道「來了』
    一個趟子手急將文四長槍遞過去,他剛接槍在手歐陽急已抄起烏梢鞭,竄出廳外。
    龍四急叫「歐陽…。/
    但他欲阻不及,歐陽急已射身到了院子裡。二十餘名趟子手已動上了手,其中幾個
已躺下,卻阻擋不了闖進來的兩個人。這兩個人,就是閻羅傘和閻羅刀。
    他們正向正堂闖來歐陽急當階而立一揮烏梢長鞭直取閻羅刀面門。長鞭像條毒蛇威
力無比閻羅刀掄刀橫削.長鞭纏住刀身,雙方較上了勁。
    閻羅傘趁機進攻,掄傘向歐陽急當頭打下卻被衝出的龍四挑槍撥開。
    狂喝聲中旁,解除了歐陽急受夾攻的威脅。
    閻羅傘狂笑道「龍四,今夜你們是死定了。」
    龍四心知對方絕不止兩個人,他們只不過是打頭陣而已,血雨門的人必在暗中伺機
發動。
    尤其敵暗我明.更防不勝防。龍四不怕這兩個人卻無法知道,尚未露面的究竟是些
什麼人物。他長槍一緊,直逼閻羅傘,喝道「憑你們兩個還差得遠,你們來了多少人干
脆都請出來亮亮相吧。」
    閻羅傘狂聲道「殺雞用不著中刀,你們將就點吧。」
    鐵傘很沉重,但夜他手裡卻如同油紙傘般輕便而且得心應手層不吃力。
    雙方正展開狠拼不知從哪裡傳來一陣陰森森的獰笑,令人毛骨悚然。
    笑聲方落,響起個沙啞的聲音道「五殿閻羅享譽武林已久,怎麼愈來愈差勁了?」
    另個蒼勁的聲音接口道「可不是上次栽了三個,剩下這兩個就更不濟啦。」
    幸好夜色朦朧閻羅傘和閻羅刀的臉紅看不出。他們聽了這番奚落,果然加緊攻勢各
盡全力進攻龍四和歐陽急。眾趟子手插不上手,只好在一旁助陣,吶喊助威。
    沙啞的聲音又響起「別看熱鬧了,我們趕快結束這台戲吧。」
    蒼勁的聲音道「好你先?還是我先?」
    沙啞的聲音笑道「長幼有序,當然是你先請。」
    一聲「好」方出口屋上己掠起一條黑影如同大鵬臨空,從天而降。黑影尚未落地,
凌空雙袖齊拂,片寒光已疾射而出。
    龍四驚叫道「奪命金錢……」
    但他的警告不及寒光快,慘叫聲連起趟子手已倒下了十幾個。血雨門中擁有兩大暗
器高手,南錢北沙。奪命金錢南官良果然名不虛傳,這一手滿天花雨的手法,錢無虛發,
一出手就取了十幾個趟子手的命。
    龍四驚怒交加,全身血液沸騰一槍逼開閻羅傘.直撲南宮良,大喝道、暗箭傷人不
算本事,看槍」他這一雷霆萬鈞的一槍刺去,卻被南富良從容不迫閃開掠身已上了屋頂。
    南宮良笑道:「龍四,你真孤陋寡聞,我從來不用暗箭,只用……」
    龍四已怒火攻心,提槍縱身而起。不料一腳剛落上屋簷冷不防一般勁風撲面,風中
夾帶著一蓬鐵沙。果然南錢北沙連袂而來出手的就是毒沙手魏奇。
    龍四驚覺被突襲已遲,只覺整個面部一陣奇痛刺骨,人已仰面倒栽下去。
    歐陽急大驚,驚呼聲「四爺……」
    他只顧趕去搶救龍四這分神,被閻羅刀趁機手起刀落,將他執鞭的右手齊肘砍斷。
    但他似乎根本毫無知覺痛楚直到舉鞭要托住栽下的龍四,才驚覺已失掉條手臂獨臂
未能接住龍四兩個一起撞倒,跌作一堆。
    南錢北沙雙雙掠身而下,出手毫不留情,各以奪命金錢和毒沙向趟子手們展開屠殺。
    閻羅刀衝向正堂,閻羅傘掠向龍四和歐陽急,正欲舉傘擊下,突見一條人影越牆掠
入。
    這人已頭一擊之險,硬向閻羅傘頭撞去,閻羅傘措手不及,被撞個滿懷。來勢太猛,
這一撞兩個人都踉蹌倒退,使閻羅傘尚未看猜對方已猜到了他是誰,像這樣不要命的人,
閻羅傘生平只見過一個,那就是小雷。一點也不錯,這個人就是小雷,他撞開了閻羅傘,
跟著就欺身搶進兩大步出手如電地扣位對方手腕、
    閻羅傘縱身閃開,DQ道:「他就是龍五。」
    南官良和魏奇立刻回身,跟閻羅傘恰好成「品」宇形地位,把小雷包圍在中間」
    閻羅傘一見他們蓄勢待發,頓覺膽大氣壯,精神振狂笑道「龍五,你能趕來太好了
免得我們再去找彌。」
    小雷已瞥見龍四和歐陽急兩個都已重傷在地不起,一時心如刀割但無暇搶救他們,
    強敵當前,他除了拚命之外,已沒有其他選擇。好在這條命早就不屬於他自已的,
能為龍四拚命而死總比棚裡糊塗吃了兩碗飯死在那白衣少婦手裡值得些,
    生命是最可貴的一個人既不怕死,世界上就沒有任何事更值得怕的了「
    小雷淡然一笑道「不錯,也許我來遲了一步,但我畢竟趕來
    閻羅令並不動手,向南宮良和魏奇一施眼色突然退後道:「二位,這小子交給你們
啦。」
    魏奇沙啞著嗓門道「南宮兄,這次該兄弟搶個光了吧?」
    南宮良笑道「好」
    魏奇的肩膀剛一動,還未出手,卻突發一聲慘叫.雙手掩面倒地,滿地亂滾,哀叫
如號「我的眼睛…。中
    這突如其米的騾變使南宮良和閻羅傘大吃驚,相顧愕然。就在他們驚魂末定時,牆
頭上出現了一個人。夜色朦朧這人一身自衣竟是那白衣少婦冷血觀音。
    南富良驚聲道「來的可是冷血觀音?」
    冷血觀音冷冷地道「你的眼力總算還不錯,沒有把我當成丁殘艷。」
    江湖最難惹的兩個女人就是冷血觀音和丁殘艷,而她們兩個都喜歡穿白衣。
    小雷第一次看到冷血觀音的背影就曾把她誤認作是丁殘艷「
    南富良對這女人似有些顧忌.但仍然忍不住忿聲道我們跟你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
為什麼向魏奇下這毒手?」
    冷血觀音掠下牆頭手指小雷道「可是你們犯了他1」
    南宮良道「這與你何干?」
    冷血觀音冷呼聲道「關係可大著吶。」
    小雷並不領她的情,甚至不敢領這種女人的情,他遇上個丁殘艷,就已頭疼萬分,
絕不願再遇上第二個丁殘艷。
    小雷禁不住歎道「唉你怎麼也是陰魂不散……」
    閻羅傘早已按撩不住,趁著冷血觀音正在答話,稍一分神的機會突然出其不意向她
掄傘攻去。冷血觀音動都未動,纖指輕彈兩道寒芒疾射而出。
    閻羅傘這柄鐵傘,專破各門各派暗器,汲想到今夜遇上冷血觀音競使他成了英雄無
用武之地。這只怪他求功心切,企圖趁其不備,等他驚覺兩道寒光射到眼前根本已無法
閃避
    只聽他發出聲淒厲的慘叫也像魏奇一樣,倒在地上亂滾,哀號不已。
    閻羅刀正好種出正堂見狀大吃一驚,怒喝道:「南宮兄你是來看熱鬧的?」
    喝聲中他已揮刀撲向冷血觀音。但這次不容冷血觀音出手,小雷已搶先發動,迎面
撲來的閻羅刀,刀光霍霍,聲勢奪人,卻嚇阻不了小雷的撲勢。
    小雷雖不重視生命,但也不願用血肉之軀去挨刀。他閃開來勢洶洶的一刀,一轉身,
雙臀齊張將閻羅刀整個身體緊緊抱住這不像是高手過招,簡直是兩個莽漢打架。
    可是小雷的雙臂如同鐵鍬愈收愈緊,使閻羅刀被勒得幾乎透不過氣來。
    南宮良蠢蠢欲動,偷眼一瞥冷血觀音終於遲遲不敢貿然出
    小雷雙臀繼續收緊閻羅刀已滿臉脹得通紅青筋直冒,卻無法掙脫……
    就在這時候牆頭上又出現十幾個人,冷血觀音回頭一看暗吃一驚,
    像她這種女煞星,居然出有吃驚的時候這倒是很難得的事」
    夜色雖朦朧她的眼力卻厲害眼就認出,這些身穿骷髏裝的人全是血雨門的隨身侍衛。
他們的打扮確實怪異,黑色緊身衣上畫成整個副白骨戴著骷髏面罩,乍看之下,就是具
具從墳墓裡爬出的骷髏令人看了不寒面栗毛髮悚然,
    想不到血雨門令主司徒令,今夜競親自出馬,南宮良趁她吃驚分神突然雙袖齊拂,
十二枚奪命金錢疾射而出。冷血觀音警覺己欲避不及,千鉤一發之下,小雷突將闊羅刀
的身體拋來,及時做了她的擋箭牌,
    十二枚奪命金錢,全部打在閻羅刀身上,他已被勒得幾乎昏厥,所以毫無痛苦,也
未發出慘叫,就摔在地上氣絕身亡,這種死法倒也痛快。
    冷血觀音驚魂未定,兩眼逼視南富良,冷森森地通「你可懂得禮向往來嗎T」
    南宮良心頭一寒,從頭頂直涼到腳跟。
    他強自發出聲苦笑,正要情急滋呼,來個孤注一擲忽聽牆頭上有人問道「姓雷的死
了沒有?」
    小雷接口道「我還活著。」
    牆頭上的人道:「南宮良,r門主有令,放他一馬。」
    南宮良正中下懷趁機下台,急向冷血觀音雙手一拱,道:「那我就不奉陪了。」
    說完他已掠身而起射向牆頭。
    冷血觀音疾喝一聲「沒那麼簡單。」
    喝聲中她已揚手射出幾枚毒針,南宮良情知不妙,可惜末及凌空擰身閃避幾枚毒針
已悉數射在他身上,慘呼一聲身形直墜翻跌出了牆外。
    冷血觀音以為牆頭上那十幾人必然群起而攻急忙嚴陣以待。出乎她意料之外,那些
人竟不顧而去。
    鐵獅子胡同外,黑暗處站著兩個人,他們保持著沉默。
    十幾個穿骷髏衣的人奔出直到走近他們,其中一個上前執禮甚恭地道;「回稟門主
姓雷的還活著。」
    黑暗中的兩個人,競有一個是司徒令。司徒令笑道:「好這筆買賣成交了。」
    黑暗中另一人道「三日之內,我派人把玉如意奉上就是。」
    司被令道「一言為定。」
    他也不問自已的人死活,便帶著那批手下揚長而去。黑暗中留下另一人仍在等待著。
    胡同裡終於奔出了冷血觀音他立刻迎出迫不及待問道:姓雷的真沒死?」
    冷血觀音道「他死不了的可是我不明白.司徒令怎會被你說服的?」
    那人輕描淡寫地道「我們作了筆交易。」
    冷血觀音詫然道「什麼交易?」
    那人道「用我家傳之寶玉如意交換姓雷的條命。」
    冷血觀音道峨?這代價也未免太大了,恐怕他自已也不相信他的命有這樣值錢。」
    那人斷然道「在我卻值得。」
    黑暗中駛出一輛華麗馬車,二人登車疾駛而去。夜,更深沉,更靜寂了。
    夜己更深沉。鏢局裡橫七豎八,躺著二三十具屍體,活著的人已沒有幾個。
    龍四已是半死不活,只剩下奄奄一息。
    歐陽急斷了條手臂但他畢竟保全了生命,並且已勉強支撐著坐了起來。
    小雷蹲在龍四身窮熱淚盈眶道:「我來遲了,我來遲
    龍四氣若游絲但臉上露出滿意的笑意,道「你畢竟來了,我已心滿意足。」
    小雷恨道」我應該早一天趕來的哪伯是早一個時辰「…」
    龍四淒然苦笑道「好兄弟只要你有來找我的心意,就算我死後你才來,仍然是來
了……我們是好兄弟嗎T」
    小雷點頭道:「是的,是的你是龍四,我是龍五……」
    龍四大笑道「對我們是好兄弟,哈哈……」笑聲漸漸衰弱,終於嘎然而止。
    龍四死了,他死得心安理得,臉上露出欣慰滿足的笑容。
    小雷情不自禁,撫屍失聲痛哭「哥卜…/
    歐陽急不愧是條硬漢,他沒流一滴淚平靜地道:「雷老弟,四爺跟你結交場,總算
沒有看錯人,死也可以螟目了。」
    小雷哭聲突止問道「他們是血雨門的人T」
    歐陽急點點頭,沒有說話。
    小雷激動道「好我會去找他們的。」
    歐陽急慌忙道「你不必去找他們四爺等了你好些天希望你能快點來,就是要告訴你
個人……」
    小雷急問道「誰?是纖纖嗎?」
    歐陽急搖搖頭道「那個人曾經來打聽過你,另外還有個女人也來打聽過,就是剛才
那個穿白衣的女人☆」
    小雷道「她?」
    歐陽急道「四爺希望你去見的不是她。」
    小雷追問道「究竟是誰呢?」
    歐陽急道「小侯爺。」
    小雷茫然道「哦7他為什麼要我去見那個人?」
    歐陽急又搖搖頭。他只記得小侯爺來訪龍四,臨走時曾叮囑:「姓雷的如果來了,
務必要他去見我。」
    小侯爺究竟為什麼要見小雷連龍四也不知道,歐陽急就更不清楚了。
    但是他們都知道,小侯爺是個值得交的朋友,卻不易結交得上。
    世界上最難能可貴的,不是愛情,而是友情——真摯的友情。
    真正的朋友不多,只要能交上一兩個,也就死而無憾了,所以龍四交上小雷,他已
心滿意尼。他要小雷去見小侯爺,也許認為他們可以結交成朋友吧。
    小雷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幫著歐陽急料理鏢局的善後,他們兩人成了朋友
    歐陽急忽然想起一個問題,那就是那天夜裡司徒令為什麼突然下令收兵放了小雷—
條生路?小雷也想不出答案。這兩天他心情太壞並不急於去見小侯爺。
    可是小侯爺派人送來了帖子邀請小雷赴王府一敘小雷拿不定主意徵詢歐陽急的意見。
    歐陽急自告奮勇道「我陪你去。」
    小雷無法拒絕。他雖不願去巴結小侯爺,但龍四爺希望他去見見這個人,他就不得
不去。
    二人相偕來到王府,小侯爺聞報立刻親自出迎。
    小雷對小侯爺的第一印象是這個人並沒有架子,在他的想像中小侯爺一定是趾高氣
揚目中無人的花花公子,結果他的判斷錯了。
    小侯爺對他敬若上賓.特地準備豐盛的酒萊,殷切招待他們。
    酒過三巡,小侯爺忽道:小弟明天成婚,二位能賞光嗎?」
    小雷跟歐陽急交換一下眼色,道「我今夜就要走了。」
    小侯爺道「不能多留一二日?」
    小雷搖搖頭,歐陽急代為補充道:「他急於去找尋一個
    小侯爺笑問「一兩天也不能耽擱?』
    小雷又搖搖頭。歐陽急道「如果知道下落.他一兩個時辰也不願耽擱的。」
    小侯爺道「既然尚不知道下落,耽擱天又有何妨,雷兄若不嫌棄,務必賞光,明天
喝過小弟喜酒再走。。
    小雷在盛情難卻下,勉強答應了。小侯爺不動聲色,但心裡在笑,這是一個重大的
決定。
    他明知這不是明智之舉,甚至會弄巧成拙,卻必須接受這重大的考驗。
    因為他很自負,更需要證明一件事,證明纖纖將永遠真正屬於他。
    王府一早就開始張燈結綵忙碌起來,裡裡外外一片喜氣洋洋。纖纖又垂著頭了。她
不知是心情過於興奮,還是心事重重,她終於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如願以償,使夢想成
為事實。今天,即將成為小侯爺的妻子,但是她的心情仍然很矛盾。金川說的不錯,她
一生只愛一個人那就是小雷。
    小侯爺默默地注視她片刻.始輕晚一聲「纖纖」
    纖纖微覺一驚始頭微笑道「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小侯爺伸手按在她香肩上,笑問:「纖纖,你在想什麼?是想那個姓雷的?」
    纖纖神色微變,暖聲道「我已經告訴過你,早就忘掉了這麼個人。」
    小侯爺道「真的?」
    纖纖斷然道「如果我沒有這個決心,就不會把一切告訴你
    小侯爺笑道「我相信你。不過,假使有一天你再見到他呢?」
    纖纖仇聲道「我這一輩子也不願再見到他。」
    小侯爺追問如果見到了呢?」
    纖纖毫不猶豫道「我就當不認識他。」
    小侯爺滿意地笑了,這是從他心裡發出的。
    纖纖忽問「你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小侯爺置之一笑道「也許我是心血來潮吧。」纖纖嫣然一笑又垂下了頭。
    華燈初上。侯爺半年前奉旨出京攜眷同行,現在小侯爺是一家之主。
    他等不及雙親回來,就急於成婚,自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好在他是獨生子無論怎樣做
事後都可以獲得雙親的諒解
    今天他沒有請任何諸親好友請的都是些武林高手、江湖人物
    這些人是今天才臨時接到請貼,紛紛趕來道賀的.
    小侯爺廣結江湖人物,就像有些人喜歡賭博、酗酒、好色一樣,是種嗜好
    小雷從不失信他答應過小侯爺要來的所以他來了。
    歐陽急沒有來因為他是有名氣的鏢頭,不願在江湖人物面前丟臉,看到他突然變成
了獨臀將軍。
    賀客已到了很多氣氛很熱鬧,
    小雷不認識他們也不願跟這些;江湖人物打交道,他只是坐在那裡等喝酒.喝完就
定。小侯爺忙著招呼客人,似乎未發現小雷已經來了。
    忽然有個丫環來到小雷面前,道「小侯爺請你到後院來一下,他要單獨見你。」
    小雷點點頭跟著丫環來到後院。
    丫環帶他到廂房f了曰,道:「雷公子請裡邊稍候,小侯爺立刻就來。」
    小雷逕自走進房,發現這竟是洞房,牙床上坐著新娘打扮的女人,垂著頭。
    他暗自一怔,正待退出房那女人忽然抬起來,她尚未垂放下面布。這張臉,小雷太
熟悉了作夢也不會忘記——這是纖纖的臉
    纖纖更認得,站在那裡發楞的就是小雷.他們同時怔住了。
    小雷突然衝向前激動地叫道「纖纖…。/
    纖纖只迸出個宇「你『…—」她又垂下了頭,淚珠涔涔而
    一聲輕咳驚動了他們,兩個人不約而同向房門口看去,走進來的是小侯爺。
    小侯爺的臉上毫無表情道:「你要找的人是她嗎?」
    小雷沒有說話,他不知該說什麼,纖纖把頭垂得更低了。
    小侯爺又道「現在你見到她了你有什麼要對她說的?」
    小雷搖搖頭。仍然無話可說。
    他轉身耍走纖纖突然叫道:「小侯爺,你為什麼帶他來見我?」
    小侯爺道「我必須證實一件事,那就是你見到他之後會不會改變主意。」
    纖纖斷然道/我對他的心早巳死了。」
    小侯爺眼光盯著她道「他呢?」
    纖纖恨恨道「他的心裡根本沒有我。」
    小雷用力咬著自已的下唇,痛不在嘴唇上,而是在心裡。他仍然一言不發,保持著
緘默。
    小侯爺眼光轉向他道「你可以走了。」
    小雷點點頭,沒有說話,向房外走去。
    纖纖突然站起來,情不自禁地叫道;「雷…。我要問你一句話。」
    小雷站住了,沒有回身。
    纖纖衝到他身後,道「你為什麼找我?」
    小雷終於說話了「我只要告訴你那晚你若不走,就會像我全家一樣被趕盡殺絕。」
    纖纖驚說道:「你說什麼?」
    小雷道「你只問我一句話,我已經回答了,其他的又何必再問……」
    他剛舉步,小侯爺忽道「你急於要找到她,就為了要告訴她這兩句話?
    小雷點點頭。
    小侯爺道:「不見得吧如果她今晚不是跟我成親你找到了她呢?」
    小雷道:6我還是告訴她,同樣是這兩句話。」
    小侯爺道:「哦?你說全家被趕盡殺絕為什麼你還活著?」
    小雷道「也好我活著,就是為了找她,告訴她這兩句話。」
    小侯爺突然大笑道「這只怪你交錯了朋友如果我比金川先認識你☆也許我們會成為
朋友的。」
    小雷道:我只有一個朋友,但他已經死了以後我也不會再交任何朋友所以不必耽心
再交錯朋友。」
    小侯爺問道;「你的朋友是龍四T」
    小雷點點頭,眼眶裡有淚光。
    小侯爺笑了笑道:「除了他之外,難道救你命的人也不算朋友T」
    小雷道:「我的命不值錢,而且早已不屬於我自已。』
    小侯爺道「不值錢?早知道我就不必忍痛犧牲一件家傳至寶,白白便宜司徒令了。」
    小雷回過身來,詫然道「你說什麼?」
    小侯爺道「告訴你吧,那夜血雨門到鏢局找龍四尋仇,是我用一件玉如意,向司徒
今交換你這條命的。」
    小雷沮然苦笑道「奇怪,我自己並不太想活著,為什麼偏有些人不讓我死?」
    纖纖忿聲道「那你就去死吧。」
    小雷沒有說話,轉身走了出去。他原想找到纖纖,說明那晚故意氣走她的苦心,但
現在似已沒有這個必要。走過長廊,小侯爺突然急步跟來,他站任了。
    小侯爺手按住他肩上,問道;「你就這樣一定了之T」
    小雷道「嗯。」
    小侯爺道:「可是你的命既不值錢,我就不必拿玉如意去交換了。」
    小雷強自一笑道「你本來就不必的—」—」
    小侯爺冷哼了一聲,道「好在玉如意還沒送走,但我不能失信於司徒令,所以只好
把你這條命交還給他。」
    小雷道「這個不用你操心,我自己會送去的。」
    小侯爺冷冷一笑突然從袖管甩袖出一柄精緻的匕首,猛地刺向小雷後腰
    小雷一閃身,刀鋒滑問腰旁,連衣帶肉劃破一道血口。
    他一把執住小侯爺的手腕,忽道「你……」
    小侯爺的手被捉住,無法刺出第二刀,急點對方胸前三大要穴,出手既狠又快,毫
不留情。
    小雷從容化解,錯步縱開,越過欄杆掠入院中。
    小侯爺毫不放鬆,跟著掠入院中喝道:「姓雷的,聽說你不怕死為什麼要逃?」
    小雷道「因為我不想死在你手裡也不想殺你。」
    小侯爺逼近兩大步,笑道「哦?你不想殺我?」
    小雷道:「我已經做過件錯事,不能再錯一次。」
    小侯爺道「哦?你指的是對纖纖?」
    小雷沒有回答。
    小侯爺滿臉殺機道「那麼我告訴你,我不能讓你活著,也是為了她。」
    小雷露出鐘疑的神色「真的?」
    小侯爺道「今晚我安排你們見面.就是為證實這一點,現在我已知道☆你若活著,
她的心就不會死。」
    小雷沉思一卜道「如果我死了?」
    小侯爺道「她才會真正屬於我。」
    小雷問通「你呢?」
    小侯爺道「我會全心全意地愛她。」
    小雷毫不猶豫道:「好1你動手吧。」
    小侯爺突然欺身逼近,出手如電馳刀刺去。他以為對方必然閃避,故,那就正好當
胸刀刺個正著。不料小雷竟動也不動,這刀刺在他胸前左例,整個刀身戮入,只剩了刀
柄
    但他仍然一動也不功。小侯爺用勁拔,鮮血隨著刀身像噴泉戰般出,小雷還是沒有
動。
    小侯爺要刺第二刀,卻被對方漠然的神情驚愕使了,「你真的不怕死7」
    小雷淡然道:「我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奇跡。」
    小侯爺第二刀巳出手,刀尖正刺人小雷胸膛,突聞一聲淒呼:、不要殺他……』小
侯爺驟然使手,刀尖仍留在小雷胸膛。
    纖纖飛奔面來,淚痕滿面,叫道小侯爺,請你放他走吧。』
    小侯爺股上沒有表情「你不願他死?」
    纖纖道「我把一切都告訴了你,但……但我隱瞞了一件事…/
    小侯爺問道「什麼事?」
    纖纖垂下頭,猶豫片刻,抬起頭,似乎突然下了決心,鼓起勇氣道;「我。…我已
有了身孕……」
    小侯爺瞥了小雷一眼「是他的?」
    纖纖點點頭,又把頭垂了下去。
    小侯爺全身感到震,但他臉上仍然沒有表情,淡然一笑道「你早就該告訴我,為什
麼現在才說?」
    纖纖沮然道;「我,我伯你會嫌棄我……」
    小侯爺追問道「現在你又為什麼要告訴我?」
    纖纖垂首無語。
    小侯爺激動地叫道「現在你不在乎了?」纖纖突然掩面痛哭失聲。
    小侯爺氣餒了.收回出首,道「我明白了,我應該相信金川的話……」
    金川說纖纖一生只愛過一個人,那就是小雷,但她卻被小雷所遺棄。
    所以纖纖要報復,她不惜投入小侯爺的懷抱,就是為了報復小雷的負心和絕情,但
是,她愛的仍然是小雷,小侯爺始終不相信,現在他終於相信。
    他深深一歎,忽然道「你把纖纖帶走吧。」
    小雷望著纖纖道:「我已經沒有這個權利……」
    纖纖抬起頭道:「可是我有權利要問個明白,你究競為什麼要那樣對我?」
    小侯爺接口道「我相信他一定有很好的理由,但我沒有知道的必要,讓他以後向你
解釋吧。」
    纖纖和小雷相對無言。
    小侯爺又道:「你們走吧,最好從後門出去。」
    小雷不置可否,望望纖纖,突然轉身定向後門,纖纖以遲疑的眼光看著小侯爺,小
侯爺笑笑。
    纖纖終於跟著小雷,向後門走去。小侯爺目送著他們走出後門,站在那裡發楞。
    身後忽然響起一個女人的聲音「你終於相信了?」
    小侯爺沒有回頭平靜地道:「我相信了。」
    女人道「你讓他走了,今晚的場面…。/
    小侯爺道「喜事照辦。」
    女人道「可是新娘……」
    小侯爺回過身來道「你」
    身後站的是冷血觀音。
    她驚容道「我?」
    小侯爺,反正大家都不知道新娘是誰?難道你不同意?」
    冷血觀音受寵若驚道「可是我,我……」
    小侯爺大笑道「你嫌自己丑?哈哈,我要娶的妻子,如果不是最完美的,就要是最
醜的。」
    冷血觀音的臉紅了,她生平沒有臉紅過,即使是殺人的時候。
    現在她臉紅了。她的臉綻開了笑容。
    無論她的臉有多醜,但在這一瞬間,在小侯爺眼裡她是美的。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