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花·煙雨·江南》
煙雨迷濛

    纖纖垂著頭,看著自己腳下的鞋子。鞍子露出裙邊外水紅色的宮緞,鞋尖上鑲著粒
拇指般大的明珠。裙子是織金的,在燈下閃動著柔和而美麗的金光,與珠光輝映
    這正是世上最能令少女們膛目動心的光芒。
    幾個穿著織錦短褂,百稻湘播的少女,低著頭,垂著手,肅立在她身旁,用眼角偷
偷膘著她,目光中又是羨慕,又是妒忌。
    她很瞭解她們的心情,因為她們也還年輕,因為她自已以前的身份,也跟她們完全
樣。
    但忽然悶,一切事全都改變了,簷下的燕雀已飛上雲端變成了鳳凰。
    這變化簡直就好像在做夢一樣,她甚至還未清醒,已變得高高在上了。
    彷彿就為了證明這不是夢,她慢慢的伸出手,去端桌上的
    她手剛伸出,已有入替她將茶捧了上來。豈止是杯茶,她知道自己無論要什麼,只
要開口,就立刻會有人送來,這不是夢,絕不是。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她卻寧願這是一場夢,寧願重回到夢還沒有開始的時候…「
    暮春三月,江南的春雨總是選人的,春雨是那麼輕柔,就像是煙霧一樣。
    綠油油的草地,在春雨中看來,柔軟得又像是情人的頭髮。
    她一隻手挽著滿頭長髮,只手提著鞋子『赤著腳,在綠草上跑著。
    雨絲已打濕了她的頭髮,春草刺得她腳底又疼又瘁,她都不在乎。
    因為她就要去會見她的情人了,只要能見到他,倒在他懷裡她什麼都不在乎。
    那才是夢,比夢更美麗的夢。只要想到那種甜蜜的溫馨,她的人就似已醉了。
    只要想起那個人想起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她的心就好像被針在刺著「總有一天,
我會要你後悔的。」
    對面個慈祥而端莊的中年婦人,正在看著她,等著她回答「姑娘已拿定了主意麼?」
    沒有回答。
    纖纖的手疫揉著一團茉莉花,已揉碎了,忽然抬起頭來嫣然一笑,道「你為什麼不
請他自已來跟我說?無論什麼話,我都希望他能自己告訴我。」
    二
    歐陽急一身青衣,頭戴竹笠,打馬飛馳,總算已追上前面那輛黑漆馬車。
    龍四的烏騅馬,已被人用根長繩繫在車轅後。
    這匹曾縱橫江湖的名駒,競似很瞭解主人的苦心,競不惜委屈,跟在一匹拉車的駑
馬後面走,忍受著車輪揚起的坐土,歐陽急不禁長長歎息。
    他瞭解,但為了小雷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事都是值得的。
    「盯著那輛馬車,查出她們的落腳處。」
    「你還不放心。」
    「我也知道丁姑娘若有傷害小雷的意思,早巳可下手,可是我……」
    「可是你為什麼要讓她將小雷帶走?」
    「我只有這麼樣做只要能治好小雷,她就算將我的頭帶定,我都答應。」
    歐陽急咬著牙,勉強控制著自已,生伯眼中的熱淚流下。
    趕車的壯漢已下了馬車,正在喝茶,車廂裡卻沒有人出來.歐陽急也遠遠停下。
    現在雖然也沒有人認得出他,但他還是不能不分外小心。
    「你一定要分外小心,那位丁始娘絕對不是個平凡的人,我走江湖走了幾十年,非
但看不出她的身份來歷,連她的武功家數都看不出來。」
    「我明白。」
    「她來救小雷,絕不是為了她自已高興,她一定有某種很特別的目的,我們若查不
出她的身份和來意,我怎麼能放心?」
    「我明白。」
    龍四的意思,他當然明白,可是他也想不出這了姑娘來救小雷.會有什麼特別的目
的。
    趕車的壯漢口氣喝了三大碗茶,又在茶亭攤子上亂七八糟買了一大包吃的,找了塊
樹蔭—坐,翹起了二郎腿,享受起來。
    歐陽急越來越覺不對了,像丁殘艷那樣的脾氣,怎麼會坐在車廂裡等她的車伕在外
面大吃大喝?何況車子上還有個重傷垂危的人。
    但車子的確是那輛車子.後面那匹烏騅馬,他更不會認錯。
    歐陽急又沉住氣,等了半天,只見那壯漢吃完了,又喝了兩大碗茶,斜倚在樹下,
帽子蓋住了臉,居然睡著了。
    這實在更不像話歐陽急本來就是烈火般的脾氣,哪裡還沉得住氣打馬急馳過去經過
那輛大車扭頭一看,車窗開著,車廂裡竟是空的,人呢?
    歐陽急真急了,躍下馬,一個箭步竄過去,一把揪使了那壯漢的衣襟,將他整個人
都提了起來。壯漢本來還想還手,但身子被人家掀起,竟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他就算再蠻,也知道這莊稼打扮的小個子,不是什麼好來
    歐陽急瞪著他,厲聲道「人呢?」
    壯漢道:「什麼…」什麼人?」
    歐陽急道「車上的人。」
    壯漢道「你說的是那兩位姑娘T」
    歐陽急道:「還有個病人。」
    壯漢道:「他們把車子換給了我,就趕著我的車子走了。☆
    歐陽急變色道「你說什麼?」
    壯漢道,趕的是輛破車,誰知那位姑娘卻偏偏要跟我換,還饒上車子後面那麼樣一
匹好馬。」
    歐陽急的手緊,怒道:「放你的屁,天下哪有這種好事?」
    壯漢的腳已懸空,咧著嘴道:6我也想不通是怎麼回事?但卻真有這麼樣一回事,
我若說了半句假話,叫我天誅地滅,不得好死。」這人四四方方的臉,滿腦老實像,的
確不像是個會說謊的
    歐陽急也是老江湖,看人也不大會看錯的,跺了跺腳,又問道;「你們在哪裡換的
車?」
    壯漢道「就在前面的路口。」
    歐陽急道「是不是那條三岔路口?」
    牡漢道/就是那路口。」
    歐陽急道「你看見她們從四條路去了?」
    壯漢道「我技了這麼大的便宜,生怕她們又改變主意,定還來不及,怎麼還敢去留
意別人。」這倒是實話,無論誰撿了這個便宜,都一定會趕快溜之大吉的。
    歐陽急道:「你那輛車是什麼樣子的?」
    壯漢道「是輛破車,車上接著藍布簾子,上面還有我的字
    歐陽急道「什麼字號?」
    壯漢道:「朋友們都叫我大公鴉,我就在上面畫了個大公雞。」
    歐陽急道:好,我再讓你佔個便宜,也跟你換匹馬。」他再也不說別的,解下了車
後的烏騅馬,一聲呼哨已飛馳而去。
    壯漢征了半晌,拾起了他那匹馬的韁繩,喃喃道「這下子我可吃虧了,吃了大虧。」
    這也是實話,歐陽急騎來的這匹馬雖然也不錯,比起那匹烏駿馬總差得遠了。
    但也不知為了什麼,這個吃了大虧的人,嘴角反而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歐陽急始終沒有找到那輛破車,他奔回三岔路口時,座下的烏騅馬忽然失了前蹄,
將他整個人從前面拋了出去,若不是他騎術精絕,這下子腿就要摔斷。
    他正在奇怪,這匹久經戰陣的名駒怎麼會突失前蹄?
    等他站起來回身去看時烏駿馬竟己倒在地上,嘴角不停地在吐白沫。
    歐陽急手足冰冷,還沒有趕過來,只聽烏騅馬一聲悲嘶,四條腿一陣痙攣,嘴裡吐
出的白沫己變成黑紫色,然後就漸漸僵硬。
    這匹縱橫江湖多年的寶馬,此刻競像是條野狗般被人毒死在道旁。
    那一聲悲嘶彷彿想告訴歐陽急什麼秘密,只可惜它畢竟是匹馬,畢竟說不出人的詭
譎好詐,它一雙眼睛裡竟似也有淚流
    歐陽急肝膽懼裂,只根不得立刻找到那貌如春花、毒如蛇蠍的女人。
    可是他始終沒有找到。就連剛才那老老實實的妝漢.都似己忽然從世上消失了。
    龍四還沒有睡著,服暗裡滿是紅絲,一聽見歐陽急的腳步聲,就從床上躍起,道6
你已找到了她們的落腳處?」
    歐陽急垂下頭,道;「沒有。」
    龍四跺腳,道:「怎麼會沒有7」
    歐陽急去,要我回來轉告你☆她一定會治好小雷的傷.但我們卻不好再去找她,否
則……否則她就不管這件事了。」
    他每說一個宇,心裡都好像被針在刺著,這是他平生第一次在龍四面前說謊,他不
能不這麼樣說.龍四已老了,而且太疲倦,已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
    他若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只怕立刻就要口吐鮮血,一病不
    說謊有時也是蓄意的,只不過在這種情況下,說謊的人心裡的感覺一定也遠比被騙
的人痛苦得多。
    龍四終於長長歎了口氣,道「她說她一定會治好小雷的傷?」
    歐陽急點點頭,不敢接觸龍四的目光。
    龍四黯然道「不知道她會不會好好照顧我那……那匹馬。」
    歐陽急道「她一定會的。」
    著不是他勉強控制著自己,只伯早已失聲痛哭起來。
    只有他知道,馬已死了,人只怕也沒有希望。
    那惡毒的女人對一匹馬都能下得了那種毒手,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的?
    可是她為什麼要這麼樣做呢?她若要殺小雷剛才在這屋子裡她已有機會下手,何況
小雷本已傷重垂危根本已用不著她動手。
    歐陽急緊握雙拳,他實在不懂女人的心事,又有誰能懂呢?
    山谷。泉水下帶般從山上流下來,山青水秀。
    山麓下繁花如錦,圍繞著三五間紅牆綠瓦小屋。一個垂著條辮子的小姑娘,正汲了
瓶泉水從百花間穿過去.
    小屋裡已有人在呼喚「丁丁,丁丁水呢?」
    「水來了。」丁丁輕快地奔了過去,烏黑的辯子飛揚辮梢結著個大紅蝴蝶。
    小雷已洗過了臉。
    丁丁用棉布蘸著泉水.輕輕地攝去他臉上所有的泥污和血跡,看著他滿意地歎了口
氣,道:「這個人果然很好看。,
    丁殘艷面上的輕紗已卸下看來也有些憔悴,冷冷道:「等他死j『,就不會好看
了。」
    丁丁眨著大眼睛,邀「你看……他會不會死?」
    丁殘艷不說話.但眼睛裡卻也不禁露出一絲憂慮☆這也許是她子生第次為別人的生
命憂慮。
    丁丁輕輕歎了口氣,道:「我真希望他不要死。他和小姐真是天生的一對。」
    丁殘艷咬著嘴唇,看著小雷,似已癡了,也不知是愁?是喜?
    小雷在床上不安地轉側著,好像又有雙看不見的魔手扼住了他的咽喉。
    他微弱的呼吸忽然變得急促起來,嘴裡又在低低的呼喚「纖纖……纖纖……你在哪
裡?……」
    丁殘艷的臉色忽然變得鐵青。
    丁丁卻皺起了眉,道「這個纖纖是誰?他為什麼一直在叫她的名字T」
    丁殘艷。
    6纖纖……纖纖……」小雷的呼吸聲越來越低.嘴角卻似露出了笑容,似已在夢中
看到了他的纖纖。
    丁殘艷忽然衝了過擊,一掌摑砸他蒼白的路上,嘎聲道「纖纖早已忘了你,你若敢
再叫她聲我…。我…。我就殺了你。」
    小雷蒼白的臉上已被擅出五根指印,但卻還是全無感覺。
    丁丁卻已嚇呆了,失聲道「他已經快死了,小姐,你.…。你為什麼還要打他?」
    丁殘艷咬著牙道6我高興我愛打誰就打誰,他若敢再叫那母狗的名字,叫一聲我就
割下他塊肉。」無論誰看到她這時的神情都知道她既然說得出,就做得到。
    只可惜小雷看不見,「纖纖』」纖纖……」他又在呼喚。
    丁丁的臉已嚇得蒼白丁殘艷身子顫抖著,突然一探手,從腰帶裡抽出柄新月般的彎
刀。
    丁丁駭極大呼:「小姐,你千萬不能真的…」真的割他的肉,我求求你——。」
    丁殘艷緊握著刀柄,根本不睬她,突然一刀刺下,刺在小雷肩上,
    小雷身子在床上一跳張張眼看了看她,又暈了過去。
    丁殘抱慢慢地拔出刀『看著刀上的血,目中也流下淚來「你為什麼一直要叫她名字,
你為什麼不問問我的名字。」她的心裡也像是在被刀刮著,突又反手一刀,刺在自己肩
上。
    丁丁全身抖個不停,眼淚出一連串流下,流著淚道「我明白了,龍四送給他那匹馬
為的就是要他騎著去找纖纖,所以你連那匹馬都殺了……你根本就不想要他活著。」
    丁殘艷跳起來,大聲道「這不關你的事,你出去。」
    丁丁淒然道「好,我出去,可是小姐你……你為什麼要折磨別人?又折磨目己T」
    了殘艷嘶聲道「只為我高興,我高興」…我高興…。/
    了丁垂下頭,流著淚慢慢地走出去,還沒有走到門外,已可聽到她的哭聲。
    丁殘艷沒有聽見,眼睛又盯著手裡的,刀上有他的血,也有她的血。
    他的血已流進她的傷口裡。她抬起手,揉著自己的傷口,漸漸用力。
    她全身都疼得在發抖,在流著冷汗.可是她的眼睛卻漸漸亮了起來,亮得就好像有
火在裡面燃燒著。…』
    這究竟是根?還是愛?只怕連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又有誰能分得清楚?
    暮色漸漸籠罩大地,丁殘艷坐在床頭,看著小雷☆目光漸漸朦朧頭漸漸垂下。
    這些天來,她又何嘗歇下來過?
    她不停地追蹤,尋找,查訪,忍受著斷腕上的痛苦,忍受著寂寞和疲倦
    這些又是為了誰?她實在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對一個陌生的男人個捏斷她手的男
人,一個她仇人的兒子愛得如此深,恨得又如此深。
    無論如何,他現在總算在她身旁了。他就算要死,也絕不會死在別人懷抱裡。
    丁殘艷垂下頭,一陣甜蜜的睡意,輕輕地合起了她的眼臉……
    「纖纖,纖纖…。」小雷突然又在掙扎,又在呼喚。
    丁殘艷突然驚醒,跳起來,身子不停地顫抖。
    小雷蒼白的臉又己變成赤紅,身上又發起了高燒,神智似已完全狂亂,正瞪著血紅
的眼睹看著始在他床頭的一個人,忽然大叫「纖纖,你回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
的。」
    丁殘艷咬著牙,一掌摑了過去,誰知小雷卻拉住了她的手。
    他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競拉得那麼緊,那麼用力,她掙扎著,但她的人卻已
被拉倒在他懷裡。
    他己擁抱著她「纖纖,你休想走,這次我不會再讓你走的。」
    丁殘艷一口咬在他臂上「放開我,纖纖已死了,你再也休想看見她。」
    「你沒有死我也沒有死只要你回來,我一定不會死的。』他傷口又在流血,但他卻
似完全沒有感覺,還是抱得那麼
    她想推開他,可是他從來沒有這樣子抱過她從來也沒有人這樣子抱過她,
    她力氣竟也似乎忽然消失,咬著嘴,閉上眼睛,再也忍不住失聲痛哭了起來。
    淚流在他肩上滲入了他的血,滲入了他的傷口。
    她痛哭著,喃喃地說道「不錯,我是纖纖,我回來了,你……你為什麼不抱得我更
緊些呢7……」
    一個人若是連自己都不願再活下去,就沒有人還能救得了他,
    世上也絕沒有任何一種醫藥的力量,能比一個人求生的鬥志更有效。
    你若明白這道理,也就可以知道小雷已絕不會死的。
    四
    小雷沒有死,這簡直已幾乎是奇跡,但世上豈非中就時常有奇跡出現的。
    只要人類還有信心,還有鬥志,還有勇氣,就一定會不斷有奇跡出現所以希望永在
人間。
    熱退了後,人就會漸漸清酸。但也只有清醒時才會痛苦,只有曾經痛苦過的人才明
白這道理。
    小雷張開了眼睛,茫然看著這間屋子,從這個屋角看到那個屋角。
    他眼睛裡已沒有紅絲,但卻充滿了痛苦。纖纖在哪裡?誰說纖纖回來了?
    門外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丁殘艷一隻手提著個水瓶,輕盈地走過來、
    她眼睛在發光,蒼白憔悴的臉上,彷彿也有了光彩。
    小雷看到了她,失聲道「是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他聲音雖虛弱,但卻並
不友善v丁殘艷的心沉了下去臉也沉了下去,甚至連腳步都變得沉重起來。
    她轉過身將水瓶放在靠窗的桌上,才冷冷道「這是我的家.我為什麼不能來7」
    小雷更驚訝,道「這是你的家?那麼我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丁殘艷道「你不記得?」
    她的手又在用力捏著她的衣角.指節又已發白。小雷偏著頭,思索著,看到了肩上
的血跡血,血雨。
    山壁間的狹道,獨行的老人,旋轉著的油紙傘毒蛇般的長索,砍在血肉上的巨斧,
穿入骨髓的長劍。…也就在這一瞬間,全都在他眼前出現。了殘艷霍然轉身,盯著他的
眼睛,道「你已記起來了?」
    小雷長長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寧願還是永遠不記得的好。」
    丁殘艷目中忽然露出一種幽怨之色,道「該記的事總是忘不了的。」
    小雷忽又問道:「龍四呢?」
    丁殘艷道:「哪個龍四?」
    小雷道「龍剛龍四爺。。
    丁殘艷道:「我不認得他。」
    小雷道:「你也沒有看見他?」
    丁殘艷道「我不認得他。」
    小雷皺起了眉,道「我暈過去的時候,他就在我面前。』
    丁殘絕道「但我看見你的時候卻只有你一個人。」
    小雷道「你在什麼地方看到我的?」
    丁殘艷道「在一堆死屍裡,有人正在準備收你們的屍。。
    小雷道「誰?不是龍四?」丁殘艷道「不是。」
    小雷皺眉道:「奇怪,他怎麼會走呢?」
    了殘艷冷笑一聲,道:「他為什麼還不走7死人既不能幫他打架,也不能為他拚命
了,對他還有什麼用7」
    小雷不說話了。丁殘艷看著他,彷彿想看他失望惱怒的表情。
    但小雷臉上卻連一點表情也沒有,淡淡道:「他既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他的,他本
該走的。」
    丁殘抱冷冷道「看來你朋友並不多。』
    小雷道:「的確不多。」
    丁殘艷
    小雷淡淡道「這也許只因為想死也不容易。」
    丁殘艷目光閃動忽又問道:「我欠不欠你的T」
    小雷道「不欠。」
    丁殘艷道:「你欠不欠我的T」
    小雷道:「欠,欠了兩次。」
    丁殘艷道「你準備怎麼樣還我?」
    小雷道:「你說。」
    丁殘艷悠然道「我早已說過,像你這種人的命,連你自已都不看重,我拿走也沒有
用。」
    小雷道「你的確說過,所以你現在根本就不必再說一次。。
    她慢慢地轉過身,將瓶裡的水倒人一個小小的木盆裡。
    小雷沒有去看,從她走進來到現在,他好像只看了她眼,現在他眼睛正在看著門。
    因為他忽然發現,有個梳著辮子的小女孩,正像只受驚的鴿子般;躲在門外,偷偷
地看著他,股上帶著種很奇怪的表情。
    她發觀小雷在看她,忽然向小雷擠了擠眼睛。小雷也向她擠了擠眼睛
    他已感覺到這小女孩不但長得很可愛,而且對他很友善。
    真正對他友善的人並不多。這小女孩正掩著嘴,偷偷地大
    小雷招招手,要她進來。小女孩偷偷指了指丁殘艷的背扮了個鬼臉。
    丁殘艷突然道:「丁丁你鬼鬼祟祟的躲在外面幹什麼?」
    丁丁吃了一驚,臉已嚇白了,吃吃道「我……我沒有呀。。
    木盆裡的藥雖然是黑色的,彷彿爛泥,但氣味卻很芬芳
    丁丁捧一雙手也抖個不停,
    小雷道「你怕什麼?」
    小雷忽然道,「請坐。」
    了丁一慷,嚇得兩條腿都軟了下去。
    小雷忍不住笑了笑,道:「你怕什麼?」
    丁丁忽然衝了過來,掩住了他的嘴,伏在他的枕上耳語道,「小聲點說話,否則我
們兩個人全都沒命了。」
    小雷道「有這麼嚴重?」丁丁道嗯。」
    小雷道:「什麼事這麼嚴重?」
    丁丁道「你能不能站得起來,能不能走得動?』
    小雷道「說不定。」
    丁丁道「你若能站得起來,就趕快走吧。」
    小雷道:「今天晚上就走T」
    丁丁道「現在就走。」
    小雷道:「為什麼要這麼著急?」
    丁丁道「因為今天晚上你若不走,以後恐伯就永遠走不掉
    小雷道「為什麼?」
    了丁道「你知不知道她今天給你換的是什麼樣的藥?」
    小雷道「不知道,聞起來味道好像還不錯。」
    丁丁道「毒藥不是甜的,就是香的,否則別人怎麼肯用2」這小女孩懂的事好像倒
不少。
    小雷道「那是毒藥?」
    丁丁道:「那種藥叫鋤頭草,你身上只要破了一點,敷上這種藥,不出五天就會爛
成一個大洞,就好橡用鋤頭挖的一樣。」
    小雷忽然覺得手胸都有點發冷,苦笑道「難怪我現在已經覺得有點不對了。」
    了丁道:「你上午問我怕什麼,我怕的就是這種草,卻又不敢說出來。」
    小雷道,「可是她既然救了我,治好了我的傷,為什麼又要來害我?」
    丁丁道「因為她知道你的傷一好,立刻就會走的。」
    她咬著嘴唇,聲音更低『道「你的傷若又開始發欄,她才能照顧你,你若又暈了過
去她才能留在你身邊她雖然不希望你死,可是也不希望你的傷好起來。」
    小雷出神地看著對面的牆,眼睛裡的表情似乎也很奇怪。
    丁丁突然道「她這麼樣做.當然是因為她喜歡你但你卻非走不可否則你遲早總會像
泥巴樣爛死在這張床上的。」
    小雷沉默著忽然道「你不該告訴我的。」
    丁丁道「為什麼?」
    小雷道;「因為我不能走」
    丁丁吃驚道「為什麼?」
    小雷道:「我若走了,她怎麼會放過你?「
    丁丁道「你·…。你自己都快死了,還在為我想?」
    小雷道:「你還是個孩子,我總不能讓你為我受苦。」
    丁丁道:「那麼你為什麼不帶我走?」
    小雷道「帶你走?」
    丁丁道「我也不能再留在這裡——她已經瘋了,我若再跟
    著她,我也會瘋的。」
    小雷」
    丁丁道「我不怕……說不定我還可以賺錢養活你。」
    小雷道:「我還是不能帶你走。」
    了丁道「為什麼T」她聲音已像是快哭出來了。
    小雷歎了口氣,道:「因為我自已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可
    丁丁眼珠子一轉☆道「你可以去找龍四。」
    小雷眼中掠過一重陰影,慢慢地搖了搖頭,道「我找不著他。」
    丁丁道「他就住在京城裡的鐵獅子胡同。」
    小雷道「你怎麼知道?』
    丁丁道「他自己說的。」
    小雷道「你見過他?」
    丁丁道「我見過他,小姐也見過他,她上午跟你說的話,全是謊話。
    她歎了口氣,接著道「我看得出龍四爺對你,簡直比對親兄弟還好,若不是小姐答
應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傷,他絕不會答應讓人帶你走的。」
    小雷蒼白的臉,已開始有了變化。
    丁丁道「臨走的時候,他不但再三關照,要你的病一好就去找他而且還將他自己騎
的那匹寶馬,叫小姐轉送給你。」
    小雷只覺得胸口一陣熱血上湧,一把抓佐丁丁的手,道「是不是那匹烏騅馬7」
    丁丁點點頭,道:我也看得出他有點捨不得,但卻還是送給了你,他說你比他更需
要那匹馬,因為你還要去找人。」
    小雷怔住,冷漠的眼睛裡,又有熱淚盈眶,過了很久,才問道「馬呢?」
    了『丁四了口氣,道「已經被小姐毒死了。」
    小雷忽然從床上坐了起來,眼睛裡發出了可怕的光,身子也在發抖。…
    丁丁歎道「有時連我都不懂小姐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她好像不喜歡你有別的朋友,好
像覺得你應該是她一個人的。,
    小雷緊握著她的手,忽然道「好.我們走。。
    丁丁的眼睛亮了,跳起來,道:「我知道後面有條小路穿過去就是小河口,到了那
裡,就可以雇得到大車了。」
    她又皺起了眉,看著小雷,道:6可是.你真的走得動嗎?」
    小雷道「走不動我會爬。」
    他眼睛裡的光看來更可怕,慢饅地接著道「就算爬我8也一定會爬到小河口的,你
信不信?」
    丁了看著他,眼睛裡充滿了愛慕和欽佩,柔聲道:「我相信,無論你說什麼,我都
相信。」
    她這句話剛說完,就已聽到丁殘艷的聲音,冷冷道:「我不相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