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劍狂花
第八章 不好玩的陰謀

     
暴風雨竟不知在何時已停了,天空已出現了雨後的繁星,閃爍如心無師太的雙眼。 「吳總鏢頭下午就已和我在一起了。」心無師太一字一字的說:「因為心無師太已 失蹤了一天一夜,我找吳總鏢頭來商量,就是為了心無的事。」 心無既已失蹤了,又怎能在這裡出現呢? 吳正行從下午就和心無師太在一起,又怎能在這裡讓心無逼著做和尚呢? 「施主口口聲聲說下午見過心無,那麼請問施主,心無師太現在人呢?」心無師太 說。 「那尼姑已死了。」藏花歎了氣。 心無師太的臉上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但忽然間,「砰」的一聲,她站著的青石板 竟己陷下兩個腳痕。 看見這種情形,每個人都不禁在暗中倒抽了口涼氣,再也沒有人敢大聲吭一下,過 了很久,才又聽到心無師太的聲音。 「她死在哪裡?」 任飄伶正想阻止藏花說出。藏花己「二百五」的往後面的那扇門裡指了指。 任飄伶見狀,一口氣還未歎出,心無師太已橫空掠起。 衣袂帶風聲「獵獵」作響,大殿內數十人的衣襟都被心無師太飛掠的勁風帶起,有 的人甚至連帽子都已被吹走。 藏花忍不住偷偷瞄了任飄伶一眼,只見他臉色很沉重,額頭上似乎有汗珠在閃爍。 再看那扇門,已見心無師太抱著心無走出,她雖然在盡力控制著自己,但目光中卻 已充滿了悲憤之色。 吳正行一看見心無師太抱著心無走出,立即上前,等看清楚心無已死了,臉上馬上 露出憤怒之意:「是誰殺了她?」 藏花還沒有回答,就已看見心無師太雙眼如電般射向她,人也忽然就已到了藏花的 面前,一字一字的說:「女施主尊性?」 「我叫藏花。」 心無師太靜靜的看了藏花兩眼,目光突然轉到任飄伶身上:「這位施主呢?」 「在下任飄伶。」 「是不是任性的任?」 「正是。」 心無師太慢慢的點了點頭,慢慢的將心無放下,然後她的臉上突然的一根根青筋盤 蛇般突起,但她的聲音依舊是很沉穩, 「好,好武功。」心無師太一字字的說:「好身手,果然名不虛傳。」 「這尼姑不是他殺的。」藏花立即大聲說:「你莫要弄錯人了。」 「不是他殺的,是你殺的?」 「怎麼會是我,我進去的時候,她早已死了。」藏花說。 「講到哪裡去?」 「就是剛剛你進去的那間屋子。」 「那時任施主已在屋子裡?」 「不在。」藏花說:「他是後來才進去的,剛進去沒多久。」 「那間屋子是無心庵『閉過屋』,別無通路,任大俠若是剛進去的,貧尼為什麼都 沒有看見?」心無師太緩緩的說。 「他不是從這進去的。」 「貧尼剛才己說得很明白了,那屋子別無通路。」 「他是……是從地下鑽出來的。」 藏花自己也覺得這句話很難令人相信,所以立刻又解釋。 「今天下午我們來的時候,這心無師太還沒有死,正跟我們說話,突然間就掉到地 道去了。」藏花說:「大殿上除了吳正行之外,還有一大堆的和尚。」 「然後呢?」 「大殿上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就慢慢的找尋地道入口,這時那扇門忽然開了,我進 去一看下才發覺心無師太已死在裡面,我想出來時,門己從外面鎖住了。」 藏花一口氣說到這裡,才發現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在看著她。 每個人都好像想笑,卻又不敢笑。 心無師太依舊目中全無笑意:「施主是今天下午到無心庵的?」 「那時還未到黃昏。」藏花說:「距離現在最多也只有兩個半時辰。」 「有人。」 「是不是這些人?」心無師太指了指殿上的人。 「不是,是一屋和尚。」藏花說:「吳總鏢頭也在其中。」 吳正行實在忍不住笑了笑:「在下從未做過和尚,人人都可以證明。」 「有沒有人能夠替女施主證明,唯一最好的證明當然是心無師太,可是她卻已死 了。」 另外一個當然就是吳正行,可是看他的樣子實在不像是會當過和尚呢。 「女施主所說的那一屋子和尚呢?」 那一屋子和尚是可以替藏花證明,可是到哪裡去找那些和尚呢? 「都走了。」 「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 「他們走了之後,大殿上還有沒有別的人?」心無師太問。 「沒有。」藏花歎了口氣:「一個也沒有。」 這句話說完,藏花就已發現站在一旁的那些香火客已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心無師太目光四游:「各位施主今天下午在何處?」 「就在這裡。」 「當然是在大殿上香」 「我雖不在大殿上,可是我在膳房吃齋。」 幾十個人紛紛搶著說,心無師太等他們說完了之後,又問:「各位是幾時來的?」 「下午來的。」 「早上我就來了。」 心無師太突然看向一旁的尼姑們:「各位下午有沒有 離開過?」 「沒有。」 「從你們進庵後,有沒有離開過本庵一天?」 「沒有。」 「他們都在說謊。」藏花氣得簡直要發瘋了:「今天下午這大殿上明明沒有人, 這……這些人連一個都不在。」 心無師太冷冷的看著藏花,冷冷的對她說:「這裡六七十位施主都在說謊,只有你 沒有說謊?」心無師太沉聲又問:「你可知道尼姑是誰?」 「是心無師太,是吳正行的妹妹。」 「也是無心庵的下一代主持。」心無師太說:「也是我最得意的門下。」 藏花一直很急,一直很氣,一直都在暴跳如雷,可是聽了心無師太的這句話後,她 也靜了下來了。 因為她忽然覺得有一股寒意從骨髓深處發出來,就好像在寒夜裡突然被人一腳踢入 已將結冰的寒潭裡。 這裡是無心庵也好,是無心廟也好,吳正行是和尚也好,不是和尚也好,這都已沒 什麼太大的關係了。 但若殺了無心庵的尼姑,殺了江湖中最得人望的俠尼心無師太的最得意門下,那又 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藏花直到這時,才發現這些奇奇怪怪的事,完全是一件早已計算好的陰謀。 這陰謀非但一點都不好玩,而且可怕,而且真的要人命。 她和任飄伶顯然已被套入這要命的陰謀裡,要想脫身,只怕比死都還要困難。 藏花這才第一次真正瞭解到,被人冤枉是件可怕的事。  
大殿上每個人都還在看著藏花,眼色卻已和剛才不一樣了。 剛才大家最多只不過將她當做個瘋瘋癲癲的女孩子,說些瘋瘋癲癲的話,還覺得她 很可笑,但現在大家看著她的時候,簡直就好像是在看個死人似的。 大殿上氣氛死而沉悶,藏花忽然大聲叫:「我為什麼要說謊?」 「你當然要說謊,無論誰殺了心無師太的得意弟子,都絕對不會承認的。」 「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害我們?」藏花嘶聲的說。 大殿上有的人已在悄悄往後退,就好像藏花身上帶有什麼瘟疫,生怕自己太靠近她 會被沾上。 藏花突然衝上前,揪住一個人的衣襟:「我知道你是個老實人,你為什麼不告訴他 們,你今天根本不在這裡。」 「今天下午我若不在這裡,無心庵怎麼會多出了五百兩銀子的香錢。」。這人臉色 雖然己發白,卻還是一口咬定。 心無師太可真沉得住氣,在這種時候,她居然閉起眼睛,雙手合什,口中唸唸有詞, 她居然像是在替心無師太的七魂念起經來。 她當然不必著急。 ——死人本就跑不了的。 藏花見眾人不理她,又衝回心無師大面前,大聲說:「我再說一句,我跟心無師太 無冤無仇,有什麼理由要殺她?」 心無師太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她,沉默了很久,才緩緩的說道:「因為心無已入了 『無淚』。」 無淚? 什麼是無淚? 「她入了無淚,所以我就要殺她?」 「要殺她的,只怕還不止你們。」心無師太歎了口氣:「一人無淚,已無異捨身入 地獄。」 「人你個大頭鬼,我連『無淚』是什麼鳥玩意兒都不知道,我又怎麼會想殺她?」 藏花急起來真是口不擇詞。 心無師太的臉已沉了下來:「在貧尼面前,誰也不敢如此無禮。」 「是你無理?還是我無理?」藏花還真不講理:「我就算想殺她,識怕也沒那麼大 的本事。」 「沒有用的。」 一直站在旁邊,好像是在發怔的任飄伶,忽然歎了了口氣,忽然開口說話了。 「你再怎麼說,也是沒有用的。」 「什麼沒有用?」藏花問。 「你無論說什麼都沒有用。」任飄伶苦笑:「你雖然沒有殺她的本事,我卻有。」 「可是你並沒有殺她。」 「除了你之外,誰能證明我沒有殺她。」 誰能證明? 藏花怔住了。 「任某身上的傷痕,大大小小不下二百處。」任飄伶忽然仰天長笑:「就算我殺的 又何妨?」 「既是何妨,施主又何以執詞呢?」 「是你執詞?還是他執詞?」藏花說, 「施主莫忘了,殺人者死。」一直站在旁邊的心靜師太忽然說:「這不但是天理, 也是國法。」 「莫忘了你是個出家人。怎麼能口口聲聲的要死要活?」藏花說:「佛門中人不能 妄開殺戒。這句話你師父難道沒有教過你嗎?」 「施主好利的嘴。」心靜師太說。 「只怪大尼姑的眼睛不太利,連好人壞人都分不清。」 「出家人的嘴雖不利,但……」 「住口!」心無師太突低喝道:「你修為多年,怎麼也入了口舌陣?」 「弟子知罪。」心靜師太雙手合什,躬身而退。 心無師太的目光落在藏花臉了:「正因貧尼不願妄開殺戒,所以才要問清楚。」 「問清楚後要幹什麼?」藏花問。 「照門規處治。」 「他又不是尼姑,也不是無心庵的人,你怎麼能以門規處治他」。 「他殺的是本庵弟子,本庵就有權以門規處置他。」心無師太淡淡的說。 「誰說他殺了你無心庵的尼姑。」 「事實俱在,何必人說?」 「什麼叫實事俱在?」藏花說:「有誰看見他殺了心無師太?有誰能證明是他下的 毒手?」 「那時只有你們才有下手的機會。」心無師太說。 「為什麼?」 「那時只有你們跟她在一起。」 「那時你在哪裡?」藏花忽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心無師太還沒有開口,任飄伶卻已笑了,因為他已知道藏花下面要問的話了。  
「那時你在哪裡?」 「貧尼當然在庵內。」 「你既然是在庵內,怎麼不知道是誰殺了心無師太的?」藏花說:「你既然在庵內, 又怎麼能容許別人在你面前殺了心無師太?」 「小姑娘怎能強詞奪理呢?」 「是老尼姑強詞奪理,不是小姑娘。」藏花冷冷的說。 「好個尖嘴利舌的小施主。」心無師太臉現怒容:「貧尼的口舌雖不利,但降魔的 手段仍在。」 ——她怎麼已忘了這句話正是她剛才禁止她徒弟說出來的? 藏花笑了。 「原來只許老尼姑妄動嗔心,只許老尼姑入口舌陣,小和尚就不能……」 「住口!」心無師太這回真的生氣了:「若有人再敢無禮,就莫怪貧尼手下無情 了。」 「你想動武?」藏花轉身拉拉任飄伶的肩:「她想動武,你聽見了沒有?」 「聽見了。」任飄伶點了點頭:「她說的話那麼有力,又有誰能聽不見呢?」 「你怕不怕?」 「我很怕,可是怕又能怎麼樣呢?」 「這就對了,硬漢是寧可被人打破腦袋,也不能受人冤枉的。」藏花又笑了:「否 則就不能算硬漢,只能算豆腐。」 「她想動武的話,你不是也已聽見了?」任飄伶忽然問藏花。 「聽見,當然聽見了。」 「那麼你怕不怕?」 「不怕。」 「不怕?為什麼?」 「因為有你在。」 「有我在,你就不怕?」 「是的。」藏花笑著說:「因為我只管動口,你管動手。」 「好,你動口,我動手。」 話還沒有說完,他的拳頭已飛出,一拳打向離他最近的吳正行的臉上。 任飄伶的拳可真快,比他的劍還要快。 吳正行倒也不是弱者,他沉腰坐馬,左手往上一托,右拳己自肘下的空門中反擊而 出。 能當上鏢局的總鏢頭,手上功夫當然很有兩下子的,誰知任飄伶竟然不避不閃,竟 硬碰硬的埃了他這一拳。 「砰」的一聲。吳正行的一拳己打在任飄伶的肚子上。 眾人一聲驚叫,誰也想不到威名赫赫的任飄伶竟這麼容易就被人打著。 看的人雖然已驚呼出聲,挨打的人卻一點事也沒有,吳正行一拳打在他肚子上,就 好像打在硬鐵上。 吳正行的拳頭已痛得發紅,還來不及收回時,他的手已被任飄伶扣住,接著又是 「砰」的一聲。 任飄伶的拳頭已打在他的肚子上。 吳正行可不像任飄伶,他可挨不起了,踉蹌後退,雙手掩住肚子,黃豆般的冷汗己 一粒粒的往外沁。 藏花忽然歎了口氣:「你這叫什麼功夫?」 「這就叫挨打的功夫。」任飄伶一笑, 「挨打也算功夫?」 「這你就不懂了,要學打人,先學挨打。」 「不錯,不錯,你打他一拳,他也打了你一拳,本來就沒有什麼輸贏的。」藏花也 笑了:「只可惜他沒有你這麼能挨打而已。」 「這道理你總算明白了。」 「好。」心無師太慢慢走前:「貧尼倒要看看,施主有多少能挨?」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心無師太並沒有沉馬坐腰,她只是隨便的往那兒一站,可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 她全身上下都佈滿了真力。 不管你從哪個方向,發出什麼東西,都會被她的真力所摧毀。 任飄伶沒有動,心無師太剛開始說話時,他就不動了,他也懸隨隨便便的站著,但 是他全身上下每一個地方都在心無師太真力的籠罩下。 大殿上又是一片靜,死一般的靜。 任飄伶的「淚痕」在手,雖在手卻已無法撥出了。 因為心無師太的真力,就彷彿千斤鎖般的鎖住了「淚痕」,將它鎖得死死的。 任飄伶的手縱然有靈猿靈巧,也必須要有一剎那的時間才能開啟「淚痕」。 在兩個高手決鬥時,一剎那已是生死間了,一剎那已是永恆了。 死的永恆。 一剎那究竟是多少時間呢? 以佛家來計算,六十剎那即是一彈指間。 昔年盜帥楚留香,在晚年時,會對他的好朋友說,他已發現了個對時間準確的算法。 一個人想眨眼末眨時,即為一剎那。 兩個人已不知對恃了多久,也不知道還要站多久,也許是一輩子?也許很短暫? 心無師太的神色仍沉穩、安祥,嘴角彷彿已有了笑意,任飄伶卻已苦不堪言,他的 後背就在她念頭剛起時,突聽「蓬」的一聲,屋頂上突然裂了個大洞。 屋頂一破,屋瓦紛落,落入心無師太的其力範圍內,「砰、砰……」的數響,這些 落下的屋瓦立即粉碎,碎成了千萬塊。 就在這同一剎那,屋頂上又飛下了幾點寒星,「叮、叮、叮」的一連串急響,大殿 裡所有的燈光已全都被寒星吹滅。 燈滅,大殿立即陷入一片黑暗,黑暗中人群大亂。「黑暗中情隱約約見到,必無師 太的身影已從破洞中飛掠而出。  
星光滿天 暴風雨後的大地不但潮濕,而且寒意更濃。 藏花和任飄伶並沒有跑多遠,他們只跑到無心庵外的樹林間就停了下來。 心無師太追逐打破屋頂的人,勢必追得很遠,無心庵內的人也勢必趁亂而走,這時 也唯只有無心底外的樹林內是最安全的地方。 ——最危險的地方,也最是最安全的地方。 藏花停下來,喘了口氣,喘完氣後才開口:「那老尼姑實在厲害,她的真力竟已練 到收發自如的地步。」藏花說:「她竟能在屋瓦掉下來時,將真力收至最低限度,等屋 瓦破碎後,又立即恢復飽和點。」 她又喘了口氣,才接著又說:「如果不是屋頂上的那個人又打出了暗器擊滅燈光, 我們兩個恐怕沒那麼容易逃出。」 「無心庵上上下下,幾十個屜姑,連一個好對付的都沒有。」任飄伶苦笑:「何況 心無師太正是那幾十個尼姑中最難對付的一個。」 夜風吹來,吹落下留在樹葉上的雨珠。 「剛才那老尼姑說了句很奇怪的話,不知道你聽懂了沒有?」藏花說。 「尼姑說的話,十句裡總有七八句是奇怪的。」任飄伶笑著說。 「但那句話特別不一樣。」 「哪一句?」 「其實也不能算是一句話。」藏花說:「那只是兩個字而已。」 「無淚。」 聽到這兩個字,任飄伶的表情就有點不同了。 「那老尼姑說心無師太本應該下地獄的,因為她已入了『無淚』。」藏花說:「這 句話你聽見了沒有?」 任飄伶點點頭。 「無淚是什麼意思?」藏花說:「無淚是不是說心無師太已沒有眼淚了?」 任飄伶沒有馬上說出這兩個字所代表的意思,他只是將目光射向很遠很遠的地方, 看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才緩緩的說:「無淚就是一群人。」 「一群人?」 「一群朋友。」任飄伶說:「他們的興趣相同,所以結合在一起,用『無淚』這兩 個字做他們的代號。」 「他們的興趣是什麼?」 「下地獄。」 「下地獄?」藏花說:「下地獄救人?」 「是的。」 「江湖中的事,我也聽說過很多,怎麼從來沒有聽過『無淚』這兩個字?」 「因為那本來就是個很秘密的組織。」 「他們做的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為什麼要那麼秘密?」 任飄伶凝視著她:「做了好事後,還不願別人知道,才是真正的做好事。」 「但真正要做好事,也並不太容易。」 「的確不容易。」 「通常要做好事,都要得罪很多人。」藏花笑著說:「很多壞人。」 「不錯。」 「通常能做壞人的人,都是不太好對付的。」 「所似他們無論做什麼事,都要冒很大的險。」任飄伶淡淡的說:「一不小心就會 像心無師太那樣,不明不白的死在別人手上。」 「但他們還是要去做。」藏花說:「明知有危險也照做不誤。」 「無論多困難、多危險,他們全都不在乎。」任飄伶說:「連死都不在乎。」 藏花也將目光移向遠方,遠方有繁星在閃爍,她看了一會兒後,居然歎了口氣,但 眼睛卻已亮如夜星。 「這些人不認識他們實在是一件遺憾事。」藏花說:「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 會。」 「只怕很少。」 「因為他們既不求名,也不求利。」任飄伶彷彿很瞭解他們:「別人甚至連他們是 些什麼人都知道,怎麼去認得他們?」 藏花將目光轉向任飄伶:「你也不知道他們是些什麼人?」 「到目前為止,我只知道一個心無師太。」任飄伶說:「若非她已死了,心無師太 也不會暴露她的身份。」 「這群人裡面既然有尼姑,也就有可能有和尚、道士、甚至各種奇奇怪怪各行各業 的人。」 「不錯。」任飄伶點了點頭:「聽說『無淚』之中,份子之複雜,天下武林江湖沒 有任何一家一派一門能比得上的。」 「這些人是如何組織起來的呢?」 「興趣。」任飄伶說:「因為一種興趣、一種信仰。」 「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 「有。」任飄伶笑了:「當然還有一個能組織他們的人。」 「這個人一定很了不起了?」 「是的。」 「這個人我一定要想法認識他。」藏花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你沒有法子。」 「為什麼?」 「因為根本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任飄伶說:「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你又有什麼法 子去認識他呢?」 「所以任何人都可能是他。」 「不錯。」 藏花注視著他,忽然笑了:「你也可能就是他。」 「我若是他,一定告訴你。」任飄伶也笑了。 「真的?」 「別忘了我們是好朋友。」任飄伶忽然歎了口氣:「我也不是『無淚』中的人,因 為我不夠資格。」 「為什麼不夠資格?」 「你呢?」 「我不行,我太喜歡享受。」 「而且你也太有名。」藏花說:「無論走到哪裡去,都有人注意你。」 「這正是我最大的毛病。」任飄伶苦笑。 「他們選你做替死鬼,想必也是為了你有名,」藏花說:「既然無論什麼地方都有 人認得你,你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人怕出名豬怕肥。」任飄伶又苦笑:「這句話真他媽的對極了。」 「現在非但心無師太要找你、無淚的人也一定要找你。」藏花說。 「無淚的人比心無師太還要可怕。」 「你剛剛一走,他們便認定你是兇手了。」藏花凝視著他。 藏花看了他有一會兒,長長的歎了口氣,才說:「我現在才知道我做錯了一件事。」 「什麼事做錯了。」 「剛才我不該叫你跑的。」藏花說。 「的確不該。」任飄伶笑笑:「也許我並不是因為你叫我跑才跑的。」 「不是為了我?」藏花一怔:「是為了誰?」 「剛才救我的那個人。」 「你知道他是誰?」 任飄伶又將目光落在遠方,遠方有一朵雲在流動。 「除了他之外,天下所有的人加起來,也未必能拉我走。」任飄伶的聲音彷彿也來 自遠方。 「為什麼?」 「因為我心裡真正佩服的,只有他一個人。」任飄伶說。 藏花的眼睛睜得真大,她那雙大眼睛裡露出一種彷彿很驚訝的光芒:「想不到你居 然也有佩服的人。」 「像他那樣的人,你想不佩服他都不行。」任飄伶笑著說。 「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叫你不能不佩服的人。」 「他究竟是誰?」 任飄伶又露出了他那獨特的懶洋洋的笑容,但這次的笑容中居然有了一種有了一種 很神秘的意味在。 ------------------   武林俠掃校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