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來橫財            

    「罵人」當然絕不是件值得向別人推薦的事,卻永遠有它值得存在的理由,無論誰
痛痛快快的罵過一個自己痛恨的人之後,總是會覺得全身舒暢,心情愉快的,好像便秘
多日腸胃忽然暢通。

    只可惜這種愉快的心情陸小鳳並沒有保持多久。

    從客棧走出來,沿著黃塵滾滾的道路大步而行,還沒有走出半里路,他就忽然發現
了兩樣令他非常不愉快的事。

    除了歲寒三友和他自己之外,道路上幾乎已看不見別的行人,也不再有別人跟蹤
他。

    除了這—點點準備用來付小費的散碎銀子外,他囊中已不名—文。

    他喜歡熱鬧,喜歡看見各式各樣的人圍繞在他身邊,就算他明知有些人對他不懷好
意,他也不在乎。

    「貧窮」豈非寂莫的一種?寂寞豈非總是會跟著貧窮而來?

    你有錢時候,寂寞總容易打發的,等你囊空如洗時,你才會發現寂寞就像是你自己
的影子一樣,用鞭子抽都抽不

    走。

    陸小鳳歎了口氣,第一次覺得那一陣陣迎面吹來的風,實在冷得要命。

    午飯時陸小鳳只吃了一碗羊雜湯,兩個泡漠,那三個糟老頭子卻叫了四斤白切羊
肉,五六樣炒菜,七八樣剛蒸好的白面饅頭,還喝了幾壺酒。

    陸小鳳幾乎忍不住要衝過去告訴他們:「年紀大的人,吃得太油膩,肚子一定會疼
的。」

    這頓吃得既然並不愉快,小費本來就可以免了,只可惜一個人若是當慣了大爺,就
算窮掉鍋底,大爺脾氣還是改不了的。

    所以付過賬之後,他身上的銀子更少得可憐。

    拉哈蘇還遠在天邊,他既不能去偷,也不能去拐去騙,更不能去要飯,假如換了別
的人,這段路一定已沒法子再走下去了。

    幸好陸小鳳不是別的人。

    陸小鳳就是陸小鳳,不管遇著什麼樣的困難,他好像總有解決的法子。

    黃昏後風更冷,路上行人已絕跡。

    陸小鳳背負著雙手,施然而行,就好像剛吃飽了飯,還喝了點酒,正在京城前門外
最熱鬧的地方逛街一樣。

    雖然他肚子裡那點泡摸早已消化得乾乾淨淨,可是他心裡卻在笑,因為無論他走得
多慢,歲寒三友都只有乖乖的在後面跟著。

    無論誰都知道陸小鳳比魚還滑,比鬼還精,只要稍微—放鬆,就連他的人影都休想
看見了,他不停下來吃飯,他們當然也不敢停下來。

    可是餓著肚子在路上吃黃土,喝西北風,滋昧也實在很不好受。

    歲寒三友一輩子也沒受過這種罪,孤松先生終於忍不住了,袍袖一拂,人已輕雲般
飄出,落在陸小鳳面前。

    陸小鳳笑了,微笑著:「你為什麼擋住我的路?是不是還嫌我走得太快?」

    孤松鐵青著臉:「我只想問你一句話。」

    他本來就不是那種很有幽默感的人,何況現在他肚子裡唯一還剩下的東西就是一肚
子惱火:「我問你,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付『麼時候了?」

    陸小鳳眨了眨眼:「現在好像已到了吃飯的時候。」

    孤松先生:「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不趕快找個地方吃飯?」

    陸小鳳:「因為我不高興oo

    孤松先生:「不高興也得去咆。」

    陸小鳳歎了口氣:「強姦逼賭我都聽說過,倒還沒聽說過居然有人要逼人去吃飯
的。」

    孤松:「現在你已聽說過了。」

    陸小鳳:「我吃不吃飯,跟你有什麼關係?」

    孤松:「飯是人人都要吃的,你難道不是人?」

    陸小鳳:「不錯,飯是人人都要吃的,但卻有一種人不能吃?…

    孤松:「哪種人?」

    陸小鳳:「沒有錢吃飯的人。」

    孤松終於明白,眼睛裡居然好像有了笑意:「若是有人請客呢?」

    陸小鳳悠然:「那也得看情形qo

    孤松:「看什麼情形。」

    陸小鳳:「看他是不是真心誠意的要請我。」

    孤松:「若是我真心要請你,你去不去?」

    陸小鳳微笑:「若是你真要請我,我當然也不好意思拒絕你。」

    孤松盯著他:「你沒錢吃飯,要人請客,卻偏偏不來開口求我,還要我先來開口求
你。」

    陸小鳳淡淡:「因為我算準了你一定會來的,現在你既然已來了,就不但要管吃,
還得管佐。」

    孤松又盯著他看了半天,終於長長歎了口氣:「江湖中的傳言果然不假,要跟陸小
鳳打交道果然不容易。」

    好菜、好酒、好茶。

    孤松先生:「你喝酒。」

    陸小鳳:「不喝一點。」

    孤松:「是不是要喝就喝個痛快?」

    陸小鳳:「不但要痛快,而且還要快。」

    他滿滿斟了—碗酒,一仰脖子,就倒在嘴裡,一口就咽。了下去。

    他喝酒並不是真的在「喝\而是在「倒」的,這世上能喝酒的人雖不少,能倒酒的
人卻不多。

    孤松看著他,眼睛裡第二次露出笑意,也斟滿一碗酒,一口嚥下。

    他喝酒居然也是用「倒」的。

    陸小鳳在心裡喝『聲采:「這老小於倒真的有兩下子。」

    孤松面露得色:「喝酒不但要『陝舅還要痛。」

    陸小鳳:「痛?」孤松:「痛飲,三杯五杯,喝得再快也算不了什麼。」

    陸小鳳:「你能喝多少?」

    孤松:「能喝多少也算不了什麼,要喝了不醉才算本事。」

    這冷酷而孤傲的老人☆—談起酒經,居然也像是變了個

    陸小鳳微笑:「你能喝多少不醉?」

    孤松:「不知道?」

    陸小鳳:「難道你從未醉過?」

    孤松並沒有否認,反問:「你能喝多少不醉?」

    陸小鳳:「我只喝一杯就已有點醉了,再喝乾杯也還是這樣子。」

    孤松眼睛裡第三次露出笑意:「所以你也從未真的醉過?」

    陸小鳳也不否認,一仰脖子,又是一碗酒倒下去。

    棋逢敵手,是件很有趣的事,喝酒遇見了對手也一樣。

    不喝酒的人,看見這麼樣喝酒的角色,就很無趣了。

    青竹、寒梅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臉上也全無表情,慢慢的站起來,悄悄的走廠
也去。夜寒如水

    兩個人背負著雙手,仰面望天,過了很久,青竹才緩緩問:「老大已有多久未曾醉
過?」

    寒梅:「五十三天。」

    青竹歎了口氣:「我早巳看出他今天—定想大醉一次。」

    又過了很久,寒梅歎了口氣:「你已有多久未曾醉過?」

    青竹:「二十三年。」

    寒梅:「自從那次我們二個人同時醉過後,你就真的滴酒未沾。」

    青竹:「三個人中』,『總要有一個保持清醒,大家才都能活得長些。」

    寒梅:「兩個人清醒更好。」

    青竹:「所以你也有二十年滴酒未沾qH

    寒梅:「二十一年零十七天。」

    青竹笑了笑:「其實你酒量還比老大好些aH

    寒梅也笑了笑:「酒量最好的,當然還是你。」

    青竹:「可是我知道,這世上絕沒有永遠不醉的人。」

    寒梅點點頭:「不錯,你只要喝,就一定會醉的。」

    只要喝,就一定會醉。

    這句話實在是千古不變,顛撲不破的。

    所以陸小鳳醉了。

    屋子很大,生著很大的爐火,陸小鳳赤裸裸的躺在—張很大的床上。

    他一向認為穿著衣服睡覺,就像脫了褲子放屁一樣,是件又麻煩,又多餘的事。

    無論誰喝醉了之後,都會睡得很沉,他也不例外,只不過他醒得總比別人快些。

    現在窗外還是『片黑暗,屋子裡也還是—片黑暗,他就已醒了,面對著這一片空空
洞洞,無邊無際的黑暗,他癡癡的出廠中天神。

    他想起廠很多事,很多非但不能向別人敘說,甚至連自己都不敢想的事,也許就為
了要忘了這些事,他才故意要跟孤松拼酒,故意要醉。

    可是他剛睜開眼睛,想到的偏偏就是這些事。

    該忘記的事為什麼總是偏偏忘不了?該記得的事為什麼總是偏偏想不起?

    陸小鳳悄悄的歎了口氣。悄悄的坐起來,彷彿生伯驚醒他身邊的人。

    他身邊沒有人?

    他是不是生伯驚醒了自己?

    就在這時,他忽然聽見一聲輕輕的歎息,他身邊雖然沒有人,屋子裡卻沒有人。

    黑暗中,隱約對看見一條朦朦隴隴的人影,動也不動的坐在對面的椅子上,也不知
是什麼時候來的,也不知坐了多人。

    「醉鄉路穩宜常至,他處不堪行。」這人歎息著,又道:「可是這條路若是友得太
多了,想必也一樣無趣得很。」

    陸小鳳笑了。

    無論誰都笑不出的時候,他卻偏偏總是會忽然笑出來。

    他微笑著:「想不到閣下居然還是個有學問的人。」

    這人:「不敢,只不過心中偶有所感,就情不自禁的說了出來而已。

    陸小鳳:「閣下黃夜前來,就為了要說這幾句話給我聽的?」這人:「還有幾
話。」

    陸小鳳:「我非聽不可?」這人:「看來好像是的。」

    他說話雖然平和緩慢,可是聲音裡卻帶著種比針尖還尖銳的鋒芒。

    陸小鳳歎了口氣,索性又躺下去:「非聽不可的事,總是中會太好聽的,能夠躺下
來聽,又何必坐著?」

    這人:「躺下去聽,豈非對客人太疏慢了些?」

    陸小鳳:「閣下好像並不是我的客人,我甚至連閣下的尊容都還未見到。

    這人:「你要看看我,這容易。」

    他輕輕咳嗽—聲,後面的r]就忽然開了,火星一閃,燈光亮起,一個黑衣勁裝,黑
巾蒙面,瘦削如幾鷹,挺立如標槍的人,就忽然從黑暗中出現。

    他手裡捧著盞青銅燈,身後背著柄烏鞘劍,燈的形式精緻古雅,劍的形式也同樣古
雅精緻,使得他這個人看來又像是個已被禁制於地獄多年,忽然受魔咒所催,要將災禍
帶到人間來的幽靈鬼魂。

    甚至連燈光看來都是慘碧色的,帶著種說不出的陰森之意,

    端坐椅子上的這個人,也就忽然出現在燈光下。

    爐火已將熄滅。

    陰森森的燈光,陰森森的屋子,陰森森的人。

    他的衣著很考究,很華麗,他的神情高貴而優雅,他的眼睛炯炯有神,帶著種發號
施令的威嚴,可是他看起來,還是個陰森森的人,甚至比站在他身後的黑衣人更陰森可
怕。

    陸小鳳又笑了:「果然不錯。」

    這人:「不錯?我長得不錯?」

    陸小鳳笑:「閣下的這副尊容,果然和我想像中差不多。」

    這人:「你已知道我是誰?」

    陸小鳳:「賈樂山?…

    這人輕輕吐出一口氣:「你見過我?」

    陸小鳳搖搖頭。

    這人:「但你卻認得我。」

    陸小鳳微笑:「除了賈樂山外,還有誰肯冒著風寒到這種地方來找我?除了賈樂山
外,還有誰能用這種身佩古劍,勁氣內斂的武林高手做隨從?」

    賈樂山大笑。

    他的笑也同,而且還帶著種尖刻譏消:「好,陸小鳳果然不愧是陸小鳳,果然有眼
力。」

    陸小鳳:「不敢,只不過眼中偶有所見,就情不自禁說了出來而已。」

    賈樂山笑聲停頓,盯著他,過了很久,才緩緩:「你也已知道我的來意?」

    陸小鳳:「我情願聽你自己說。」

    賈樂山:「我要你回去。」

    陸小鳳:「回去?回到哪裡去?」

    賈樂山:「回到軟紅十丈的花花世界,回到那些燈光輝煌的酒樓賭場,倚紅假翠的
溫柔鄉去,那才是陸小鳳應該去的地方aU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這是實話,我也很想回去,只可惜.....」

    賈樂山打斷了他的話,道:「我也知道你近來手頭不便,所以早就替你準備好盤
纏。」

    他又咳嗽一聲,就有個白髮蒼蒼的老家人,領著兩條大漢,搶著口很大的箱子走進
來。

    箱子裡裝滿了一錠錠耀眼生花的黃金白銀。

    陸小鳳皺眉:「哪裡來這許多阿堵物,也不嫌麻煩麼?」

    賈樂山:「我也知道銀票比較方便,卻總不如放在眼前的金銀實在,要想打動人
心,就得用些比較實在的東西。☆

    陸小鳳:「有理。」

    賈樂山:「你肯收下?」

    陸小鳳:「財帛動人,我為什麼不肯收下?」

    賈樂山:「你也肯回去?」陸小鳳:「不肯。」

    他微笑著,接著:「收不收下是一件事,回不回去又是另外一件事了,兩件事根本
連一點關係都沒有。」

    賈樂山笑了。

    他居然也是那種總是要在不該笑的時發笑的人。

    「這是利誘。」他微笑著:「對你這樣的人,我也知道憑利誘一定不成的。」

    陸小鳳:「你還準備了什麼?」賈樂山:「利誘不成,當然就是威逼aD

    陸小鳳:「很好。」黑衣人忽然:「很不好aU

    陸小鳳:「不好?」

    黑衣人:「閣下聲名動朝野,結交遍天下,連當今天產,都對你不錯,我若殺了你
這樣的人,麻煩一定不少。」陸小鳳:「所以你並不想殺我?」黑衣人:「不想。」陸
小鳳道中我正好也不想死。」黑衣人:「只可惜我的劍一出鞘,必定見血。」

    陸小鳳又笑了:「這就是威逼?」

    黑衣人:「這只不是警告。」

    陸小鳳:「警告之後呢?」

    黑衣人慢慢的放下青銅燈,慢慢的拾起手,突聽「嗆」的一聲,劍已出鞘。

    蒼白的劍,彷彿正渴望痛飲仇敵的鮮血。

    陸小鳳歎了口氣:「果然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利器。

    黑衣人:「你是在為自己歎息?」

    陸小鳳:「不是。」

    黑衣人:「不是?」

    陸小鳳:「我是為了你,為你慶幸,為人慶幸時我也同樣會歎息。」

    黑衣人:「哦?」

    陸小鳳:「你身佩這樣的神兵利器,卻為賈樂山這樣的人做奴才,你們自江南一路
前來,居然沒有遇見我那個朋友,運氣實在不錯。」

    黑衣人:「若是遇見了你那個朋友又如何?」

    陸小鳳:「若是遇見,這柄劍此刻已是他的,你的人已入黃土aU黑衣人冷冷笑:
「你的口氣倒不小。」

    陸小鳳:「這不是我的口氣,是他的。」

    黑衣人:「他是誰?」

    陸小鳳:「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

    白雲般的長衫飄動,一滴鮮血正慢慢的從劍尖滴落……

    閃電般的劍光,寒星般的眼睛。

    鮮血滴落,濺開……

    黑衣人握劍的手上,青筋暴露,瞳孔也突然收縮:「可惜你不是西門吹雪!」

    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劍已刺出,劍光如虹,劍氣刺骨J

    驚人的力量,驚人的方位,驚人的速度』

    這樣的利劍,用這樣的速度刺出,威力已不下於電閃雷霆。

    有誰能擋得住閃電雷霆的—擊?

    陸小鳳』

    他還是靜靜的躺著,只從棉被裡伸出一隻手,用兩根手指輕輕—夾』

    邊才是妙絕天下,絕世無雙的一著J

    這才是無與倫比,不可思議的一著』

    兩指一夾,劍光頓消,劍氣頓收。

    也就在這一瞬間,屋頂上的瓦突然被掀起一片,一個人猿猴般倒掛下來,雙手一
揚,二十七道寒星暴射麗出,暴雨般打向陸小鳳。

    這一著才是出大意料,防不勝防的殺手!

    只聽「噗、噗、噗」—連串急響,二十七件暗器全都打在陸小鳳蓋著的棉上。

    僅僅只不過打在棉被上。

    這樣的距離,反而被彈了回去,散落滿地。

    黑衣人看著握自己劍的人,倒掛在屋脊的人都在歎息:」久聞陸小鳳的靈犀—指妙
絕天下,想不到居然還有這麼驚人的內家功力:「』

    陸小鳳笑了笑:「其實我自己也想不到,一個人在拚命的時候,力氣總是特別大
的。」黑衣人忽然:「這不是力氣,這是真氣真力qo

    陸小鳳:「真氣真力也是力氣,若沒有力氣,哪裡來的真氣真力。」他伸出另一隻
手,輕撫劍鋒,又歎了一聲:「好劍I」

    黑衣人:「你……」

    陸小鳳又笑了笑:「我不是西門吹雪,所以劍還是你的,命也還是你的。」

    賈樂山也笑了。

    「這是威逼。」他微笑著:「利誘不成,威逼又不成,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陸小鳳:「你為什麼不回去?」

    這句話賈樂山好像聽不見,又:「常言道,英雄難過美人關,閣下無疑是英雄,美
人何在?」

    美人就在門外。

    風吹過,一陣幽香入戶。

    指甲留得很長的老家人,用一根銀挖耳挑亮了銅燈,門外就有個淡妝素服的中年婦
人,扶著個紫衣少女走了進來。

    這婦人修長白哲,體態風流,烏黑的頭髮梳得一絲不亂,在燈光下看來,皮膚猶如
少女般嬌嫩,無論誰都看得出,她年輕時必定是美人,現在雖然已到中年,卻仍然有種
可以令男人心跳的魅力。

    對男人來說,這種經驗豐富的女人,有時甚至比少女更誘惑。

    可是站在這紫衣少女的身旁,她所有魅力和光彩都完全引不起別人的注意了。

    沒有人能形容這少女的美麗,就正如沒有人能形容第—陣風春風吹過湖水時那種令
人心靈顫動的漣漪。

    她垂著頭走進來,靜靜的站在那裡,悄悄的指起眼,凝視著陸小鳳。

    她甚至連指尖都沒有動,只不過用眼睛靜靜的凝視著陸小風。

    陸小鳳心裡已經起了陣奇異的變化,甚至連身體都起了種奇異的變化。

    她眼睛裡就彷彿有種看不見的火焰,在燃燒著男人的慾望

    看見這少女,陸小鳳才明白什麼樣的女人才能算做天生尤物。

    賈樂山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上,欣賞著陸小鳳臉上的表情,悠然:「她叫楚楚,你
看她是不是真的楚楚動人。」

    陸小鳳不能不承認。

    賈樂山輕輕吐出口氣:「好,你隨時要回去,她都可以跟你走,帶著這口箱子一起
走。」

    陸小鳳也輕輕吐出口氣:「那麼你最好叫她在這裡等我。」

    賈樂山也:「什麼時候回去?」陸小鳳:「一找到羅剎牌,我立刻就回去。」

    賈樂山的臉色變了:「你究竟要怎樣才肯答應,你究竟要什麼?」

    陸小鳳眼珠子轉了轉:「本來我是什麼都不要的,可是現在,我倒想起了一件東
西。」

    賈樂山:「你想要的是什麼?」陸小鳳:「我想要司空摘星的鼻子。」

    賈樂山怔了怔:「黃金美人你都不要,為什麼偏偏想要他的鼻子。

    陸小鳳:「因為我想看看他,沒有鼻子之後,還能不能裝神扮鬼,到處唬人。」

    賈樂山盯著他,忽然大笑。

    他的笑聲已變了,變得豪邁爽朗,仰面大笑:「好,好小子,想不到我這次還是沒
有唬住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這句話說出來,已無疑承認他就是司空摘星。陸小鳳淡淡:「我嗅出了你的賊
味。」司空摘星:「我有賊味。」

    陸小鳳:「無論大賊小賊,身上都有賊味,你是偷王之王,賊中之賊,味道自然更
重,何況……」

    司空摘星搶著問:「何況怎麼樣?」

    陸小鳳:「我就算已醉得不省人事,除了你這種做小偷做慣了的人之外,別人還休
想能溜到我屋裡來,偷我的衣服。」

    他衣服本來是放在床頭的,現在卻已蹤影不見。」

    司空摘星笑:「我只不過替你找個理由,讓你一直賴在被窩裡而已,誰要你那幾件
衣服?」

    陸小鳳:「你當然也不想要我的腦袋?」

    司空摘星:「你的腦袋太大,帶在身上嫌重,擺在家裡又佔地方。」

    陸小鳳:「你想要什麼?」

    司空摘星:「想看看你。」

    陸小鳳:「你還沒有看夠?」

    司空摘星:「你若以為我要看你,你就搞錯了,我只要看你一眼,就倒足了胃
口。」

    陸小鳳:「是誰想看我?」

    司空摘星:「賈樂山。」

    陸小鳳:「真的賈樂山?」

    司空摘星點點頭:「他想看看你這個長著四條眉毛的怪物,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究竟有多厲害。」

    陸小鳳:「他自己為什麼不來?」

    司空摘星:「他已經來了。」

    陸小鳳:「就在這屋子裡?」

    司空摘星:「就在這屋子裡,只看你能不能認得出他來。」

    屋子裡一共有九個人。

    除了司空摘星和陸小鳳外,一個是身佩古劍的黑衣人,一個是猶自倒掛在屋樑上的
暗器高手,一個是指甲留得很長的老家人,一個是紫衣少女,一個是中年美婦,還有兩
個抬箱子進來的大漢,

    這七個人中,誰才是真的賈樂山。

    陸小鳳上上下下打量了黑衣人幾眼:「你身佩古劍,武功不弱,又不敢以真面目見
人,莫非你就是賈樂山?」

    黑衣人不開口

    陸小鳳卻又忽然搖了搖頭:「不可能。」

    黑衣人忍不住問:「為什麼不可能?」

    陸小鳳:「因為你的劍法雖然鋒銳凌厲,卻少了股霸

    黑衣人:「怎見得賈樂山就一定有這種霸氣?」

    陸小鳳:「若是沒有一股霸氣,他昔年又怎麼能稱霸四海,號令群豪oo

    黑衣人又不開[J。

    陸小鳳甭三中打量的,是那猿猴般倒接著的暗器高手,只打量了…眼,就立刻搖
頭:「你也不可能是他。」

    為什麼?

    陸小鳳:「因為賈樂山這樣的人,絕不會猿猴般倒掛在屋頂上。」

    這人也不開口了。

    然後就輪到那指甲留得很長的老家人。

    陸小鳳:「以你的身份,指甲本不該留得這麼長的,你挑燈用的銀挖耳,不但製作
極精,而且本是老江湖們用來試毒的,你眼神充足,腳步沉穩,內家功夫必定不弱aH

    老人家神色不變:「莫非你認為老朽就是賈樂山?」

    陸小鳳笑了笑:「你也不可。」

    老家人:「為什麼?」

    陸小鳳:「因為你不配。」

    老家人變色:「不配?」

    陸小鳳:「賈樂山昔年稱霸海上,如今也是一方大豪,他的飲食中是否有毒,自然
有他的侍從們去探測,他自己身上,又何必帶這種雞零狗碎。」

    老家人閉上了嘴。

    那兩個拾箱子的大漢更不可能,他們粗手粗腳,雄壯而無威儀,無論誰一眼就可以
看得出。

    現在陸小鳳正凝視著那紫衣少女。

    司空摘星:「你看她會不會是賈樂山?」

    陸小鳳笑:「她也有可能。」

    司空摘星幾乎叫了出來:「她有可能?」

    陸小鳳:「以她的美麗和腿力,的確可以令男人拜倒裙下,心甘『情願的受她擺
布,近百年來稱雄海上的大盜,本就有一位是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只可惜……」

    司空摘星:「只可惜怎麼樣?」

    陸小鳳:「可惜她年紀太小了,最多只不過是賈樂山的女兒。

    司空摘星看著他,眼睛裡居然露出種對他很佩服的樣子:「那麼現在只剩下一個人
了。」

    剩下的是那中年美婦。

    「難道她會是賈樂山?」

    「當然也不可能。」

    陸小鳳:「賈樂山三十年前就已是海上之雄,現在最少已該五六十歲。」

    這中年婦人看來最多也不過四十左右。

    陸小鳳:「據說賈樂山不但是天生神力,而且勇冠萬夫,昔年在海上霸權爭奪戰
中,總是一馬當先,勇不可當。」

    這中年婦人卻極斯文,極弱。

    司空摘星微笑:「你說得雖有理,卻忘了最重要的一點。」

    陸小鳳:「峨?」

    司空摘星:「你忘了賈樂山是個大男人,這位姑奶奶卻是個女的。」

    陸小鳳:「這一點並不重要。」

    司空摘星:「哦?」

    陸小鳳:「現在江湖中精通易容術的人日漸其多,男扮女,女扮男,都已算不了什
麼。」

    司空摘星:「不管怎樣,你當然也認為她絕不可能是賈樂山。」

    陸小鳳:「確是不可能。」

    司空摘星:「但我卻知道,賈樂山的確就在這屋子裡,他們七個人既然都不可能是
賈樂山,賈樂山是誰呢?」

    陸小鳳笑了笑:「其實你本不該問這句話的。」

    司空摘星:「為什麼不該問?」

    陸小鳳:「因為你也知道,世事如棋,變化極多,有很多不可能發生的事,都已發
生了,有很多能做的事,現在也那已到做,連滄海都已變成了桑田,何況別的事?」

    司空摘星:「所以……」

    陸小鳳:「所以這伎姑奶奶本來雖不可能是賈樂山,但池卻偏偏就是的:「

    司空摘星:「你難道說他是男扮女裝?」

    陸小鳳:「嗯。」

    司空摘星笑:「賈樂山稱霸七海,威懾群盜,當然是個長相很凶的偉丈夫,若是長
得像這麼秀氣,海上群豪怎麼會服他?」

    陸小鳳:「也許你已忘了他昔年的外號,我卻沒有忘。」

    司空摘星:「你說來聽聽。」

    陸小鳳:「他昔年號稱『鐵面龍王』,就因為他和先朝名將狄青一樣,衝鋒陷陣
時,臉上總是戴著相貌獰惡的青銅面具。」

    司空摘星居然也閉上了嘴。那中年婦人卻歎了口氣:「好,好眼力。」

    陸小鳳:「雖然也不太好,馬馬虎虎總還過得去。」

    中年婦人:「不錯,我就是賈樂山,就是昔年的鐵面龍王,今日的江南善士。」

    說到「賈樂山」☆個宇時,他那張「風情萬種」的臉,已變得冷如秋霜,說到「鐵
面龍王」四個字時,他眼睛裡露出刀鋒般的鋒整,說完了這句話時,他就已變了—個
人。

    他的衣著容貌雖然完全沒有改變,神情氣概卻已完全改變,就橡是一柄出了鞘的利
劍,連陸小鳳都可感覺到他的殺

    殺人如草芥的武林大豪,就像是利劍一樣,本身就帶著種殺氣。

    他凝視著陸小鳳,接著又:「但我卻也想不通,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陸小鳳微笑:「因為她。」

    他眼睛看著的是楚楚,動人的楚楚,每看到她時,他眼睛裡就會充滿讚賞和熱情。

    賈樂山眼睛裡卻充滿了狐疑和憤怒:「因為她?是她暗示你的?」

    看見賈樂山的表情,陸小鳳笑得更愉快,悠然:「你—定要這麼想也無妨,因為她
若不在裡,我一定想不到你是賈樂山。」

    賈樂山扶著楚楚的手突然握緊,楚楚美麗的臉上立刻現出痛若之色。

    陸小鳳在心裡歎了口氣,直到現在,他才能確定他們之間的關係,兇惡狡猾的老狐
狸,溫柔美麗的小白兔,貪婪的兀鷹,失去自由的金絲雀……

    他不忍再看她受苦,立刻解釋:「像她這樣的女孩子,無論走到哪裡,男人們都會
忍不住要多看她兩眼的」賈樂山:「哼。」

    陸小鳳:「可是這裡的男人們,卻看都沒看過她,甚至連偷偷的看一眼都不敢,女
人們天生喜歡被男人看的,他們不敢看她,當然不是怕她生氣,而是為了怕你,所
以……」

    賈樂山:「所以怎麼樣?」

    陸小鳳:「所以我就問自己,這裡的男人都不是好惹的人,為什麼要怕你?莫非你
就是那殺人不眨眼的賈樂山?」

    賈樂山盯著他,忽然大笑:「好,說得好,想得也好。」

    陸小鳳:「你本不是來聽我說話,你是來看我的,你要看看我是怎麼樣—個人。

    賈樂山:「不錯!

    陸小鳳:「現在你已看過了。」

    賈樂山:「是的。」

    陸小鳳:「我是怎麼樣一個人?」

    賈樂山:「你是個聰明人。」

    陸小鳳笑:「好,說得好。」

    賈樂山:「你不但聰明,而且意志堅強,無論什麼事都很難打動你,我想你若真的
要去做一件事時,必定百折不問,全力以赴。」

    陸小鳳:「好,想得也好。」

    賈樂山:「你是個很好的朋友,卻是個很可怕的對手。」

    他目光刀鋒般的盯著陸小鳳:「只可惜你不是我的朋友,所以你只有死。」

    陸小鳳:「只有死?」

    賈樂山冷冷:「非死不可!」

    夜更深,風更冷。

    黑衣人還是標槍般站在那裡,白髮蒼蒼的老家人又從身上拿出把小挫子,正在挫自
己的指甲。

    屋樑上倒接著的人,不知何時已落下,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來。

    賈樂山道:你的確沒有看錯人,他們三個人的確都是不好惹的,剛才接住老三的一
著殺手劍,老二的一手滿天花雨,再加上老大,情況就不同了。

    陸小鳳看了看那白髮蒼蒼的老家人:「老大就是你?」

    白髮蒼蒼的老家人冷笑了一聲,屈起手指,中指上三寸長的指甲,竟彷彿就得柔軟
如綿,捲成—團,突又彈出,只聽「磁」的一聲,急風響過,七八尺外的窗紙,竟被他
指甲彈出的急風刺穿一個小洞。

    這根指甲若是真的刺在人身上,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陸小鳳也不禁喝—聲采:「好!好『著彈指神通,果然不愧華山絕技。」

    老家人冷冷:「你的眼力果然不差。」

    陸小鳳歎息著:「崆峒殺手劍,辛十娘門下的滿天花雨,再加上華山的彈指神通,
看來我今天好像已真的非死不可。」

    司空摘星忽然笑了笑:「別人說你眼力不差,我卻要說你眼力不佳。」

    陸小鳳:「哦?」

    司空摘星:「你只看見了他們三個人的武功來歷,卻忘了這裡還有兩個更可怕的
人。」

    陸小鳳:「我沒有忘。」

    司空摘星:「你沒有算上我?」

    陸小鳳:「沒有。」

    司空摘星:「為什麼?」

    陸小鳳:「因為在我眼中看來,你非但一點也不可怕,而且很可愛。」

    司空摘星笑了。陸小鳳:「你想不到我居然會說你可愛。」

    司空摘星:「我也想不到你居然看得出這位楚楚姑娘的可怕。」

    陸小鳳笑:「我也看得出她的可愛。」

    可愛的人,豈非通常都是可怕的?

    這句話你也許不懂,可是等你真的愛上一個人時,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廠。

    司空摘星:「有句話你一定還沒有聽說過。

    陸小鳳:「什麼話?」司空摘星:「楚楚動人,奪命追魂。」

    陸小鳳轉過頭,看著楚楚,搖著頭歎:「我實在不信你有奪命追魂的本事。」

    楚楚嫣然—笑:「我自己也不信」。

    她的笑如春花初放,她的聲音如黃鶯出谷,但她的手,卻比赤練蛇還毒。

    就夜她笑得最甜時,她已出手,金光—閃,閃電般刺向陸小鳳的咽喉。

    她用的武器,就是她頭髮上的金釵。

    陸小鳳已準備出手去夾,他的出手從不落空。

    可是這』次他的手剛伸出,就立刻縮了回去,因為就在這金光一閃間,他已發現金
級竟帶著無數根牛毫般的芒刺。

    他出手一夾,這根金鋇雖然必斷,鋇上的芒刺,卻必定要刺入他的手。

    刺上當然有毒,他的對頭們想用這種法子來對付他的,楚楚已不是第一個。

    陸小鳳至今還能活得好好的,並不完全是因為他的運

    他的眼睛,反應更快,手縮回,人也已滑開,金釵刷刷擦著他的脖子劃過。

    楚楚手腕上轉,金鉸又劃出。

    這根金級短而輕巧,變招當然極快,霎眼之間,已刺出二十七招,每招劃出的角度
都令人很難閃避,每一招刺的都是要害。

    這位楚楚動人的姑娘手中的金級,實在遠比那黑衣人的利劍更可怕。

    只可惜她遇見的對手是陸小鳳。

    她的出手快,陸小鳳躲得更快,她刺出二十七招,陸小風避開二十六招,突然一反
手,握住了她纖美柔細的手腕。

    手並沒有斷,陸小鳳一向是個憐香惜玉的人,怎麼能狠得下這個心來?

    她的心卻夠狠,腰肢一』扭,突然飛起一腳、猛踢陸小鳳的陰囊。

    這實在不是一個淑女應該使出的招式,誰也想不到,像她這麼樣一個溫柔可愛的女
孩子,會使出這麼樣惡毒的招式來。

    陸小鳳偏偏想到了,將她的手腕輕輕一擰,一甩,她的腳剛踢出,人已被甩了出
去,勉強凌空翻身,跌進了賈樂山的懷抱。

    賈樂山皺了皺眉:「你受傷了沒有?」

    這句話居然問得很溫柔。

    楚楚搖搖頭,慢慢的從賈樂山的懷抱中滑下來,突然反手,手裡的金釵競筆直刺入
了賈樂山的胸膛。

    這變化非但陸小鳳想不到,賈樂山自己更連做夢都沒有想到。

    這無疑是致命的一擊!

    賈樂山中竟不愧是一代梟雄,居然臨危不亂,居然還能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扼住了
楚楚的咽喉。

    楚楚的臉已嚇得全無血色,喉咽裡不停的「格格」直響。

    賈樂山的手已收緊,獰笑:「賤人,我要你的……」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只聽「磁」的一聲,一根三寸三分長的指甲,已點在他腦後玉
梳穴上。

    這也是致命的一擊』

    賈樂山手鬆開,狂吼翻身,撲向那白髮蒼蒼的老家人。

    可是他剛翻身,又是一陣急風破空,十三點寒星同時打在他背脊上,一柄蒼白的劍
也閃電般刺過來,刺入他的腰。

    四個人一擊得手,立刻後退,退入了屋角。

    劍拔出,鮮血飛賤,賈樂山居然還沒有倒下,一張很好看的臉卻已變得說不出的猙
獰可怕,一雙很撫媚的眼睛也凸了出來,盯著這四個人,嘶聲:「你們……你們這是為
了什麼?,

    黑衣人緊握著手裡的劍,手背上青筋暴起,指節也因用力而發白,卻還是在不停的
發抖,老家人和樑上客也在發抖。

    他們都已抖得說不出話。

    能說話的反而是楚楚,她咬著嘴唇,冷笑:「你自己應該明白我們這是為了什
麼。」

    賈樂山歎出了最後一口氣:「我不明白……」

    這四個字的聲音越說越微弱,說到最後一個字,已變成了歎息。

    他不明白,死也不明白。

    燈光也已漸漸微弱。

    屋子裡一點聲音都沒有,甚至連呼吸聲和心跳聲都已停頓。

    賈樂山已倒在他自己的血泊中。

    他來的突然,死得更突然。

    陸小鳳鬆開手,忽然發現自己的手心裡也捏著把冷汗。

    第一個開口的還是楚楚—這是不是因為女人的舌頭天生就比男人輕巧柔軟?

    她已轉身面對著陸小鳳:「你一定想不到我們會殺他。」

    陸小鳳承認,他相信這種事無論誰都一定會同樣想不到的。

    楚楚:「你也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殺他?」

    陸小鳳遲疑著不相配的姻緣,總是會造成悲劇的,這一點他並不是不知道,但他卻
寧願她自己說出來。

    楚楚臉上的表情果然顯得既悲哀又憤怒:「他用暴力佔有了我,強迫我做他的玩
物,又捏住了他們三個的把柄,強迫他們做奴才,我們早就想殺了他,只可惜—直找不
到機會qU

    賈樂山無疑是個極可怕的人,沒有十拿九穩的機會,他們當然不敢輕舉妄動。

    陸小鳳:「這次難道是我替你們造成了機會?」

    楚楚點點頭:「所以我們不但感激你,還準備報答你。

    陸小鳳笑了。

    「報答」這兩個字從一個女人嘴裡說出來,通常都別有意義的。

    楚楚的態度卻很嚴肅,又:「我們是去找羅剎牌的,也知道你根本連一點把握都沒
有,因為現在我們的條件還是比你好。」陸小鳳:「哦。」楚楚:「只要你願意,我們
可以全力幫助你。」

    陸小鳳:「怎麼幫法?」

    楚楚指著地上裝滿金銀的箱子:「像這樣的箱子,我們車上還有十二口,李霞並不
知道賈樂山已死了,也沒有見過他的真面目,所以……」

    陸小鳳:「所以我若冒充賈樂山,用這些錢去買李霞的羅剎牌,不費吹灰之力,就
可以到手。』:

    楚楚歎了口氣:「賈樂山至少有一點沒有看錯,你的確是個聰明人oH

    陸小鳳:「但我卻想不通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楚楚沉吟著:「因為我們不願讓別人知道賈樂山是死在這我們手裡的。」

    陸小鳳:「你們怕他的子弟來報仇?」

    楚楚笑了笑:「沒有人會為他報仇的,只不過……」

    陸小鳳:「只不過他是個很有錢的人,留下的很多遺產,殺死他的人,就沒法子去
分他的遺產了。」

    楚楚又歎了口氣:「你實在聰明,簡直聰明得要命。」

    陸小鳳:「你們既然沒把握殺了我滅口,又怕這秘密洩露,就只有想法子來收買
我。」

    楚楚眨了眨眼:「這樣的條件,你難道還覺得不滿意」

    陸小鳳笑了笑:「只可惜這裡有眼睛的人並不止我—個,有嘴的也不止我一個。…

    楚楚:「在這屋裡都是我們自己人,只有司空大俠司空摘星:「我不是大俠,是大
賊

    楚楚:「我們司空大賊是陸小鳳的好朋友,陸小鳳若是肯答應,司空大賊是絕不會
出賣他的。」司空摘星瞪眼:「我說我自己是大賊,你也說我是大賊?」

    楚楚嫣然:「這就叫恭敬不如從命。」

    司空摘星也笑了。

    他也是個男人,一個美麗的女人在男人面前,無論說什麼話,男人通常都會覺得很
有趣的。

    楚楚顯然對自己的美麗很有自信,用眼角膘著他,道:「你的意思怎麼樣?」

    司空摘星:「司空大賊並不是陸小鳳的好朋友,隨時都可以出賣陸小鳳,只不過司
空大賊一向不願意惹麻煩,尤其不願惹這種麻煩,所以……」

    楚楚道:「所以司空大賊也答應了。」

    司空摘星:「可是司空大賊也有個條件。」

    楚楚眼波流動:「什麼條件?難道司空大賊要我陪他睡覺?」

    這句話說出來,簡直比剛才她踢出的那一腳更令人吃驚。

    司空摘星大笑:「像你這樣的女孩子,若是睡在我旁邊,我睡著了都會嚇醒。

    楚楚:「那末你要我怎麼樣?」

    司空摘星:「只要羅剎牌到手,就放過那四個女人。」

    楚楚:「你說的是李霞她們?」

    司空摘星:「嗯」。

    楚楚眨了眨眼:「你為什麼這樣子關心她們?她們陪你睡過覺?」

    司空摘星瞪著她,苦笑著搖頭:「你看起來像個乖女孩,為什麼說起話來就像是個
拉大車的lU

    楚楚嫣然:「因為我每次說話的時候,總是會覺得很刺激,很興奮。」

    司空摘星歎了口氣:「我只問你,我的條件你答不答應?

    楚楚:「我當然答應。」司空摘星立刻站起來,向陸小鳳揮了揮手:「再見。」

    陸小鳳叫了起來:「我的衣裳呢?」

    司空摘星:「屋子裡有這麼樣一個女人,你還要衣裳幹什麼?你幾時變得這麼笨
的?」他大笑縱身最後一句話還沒有說完,人已穿窗而出,霎眼間笑聲已在二十丈外。

    屋子裡不知何時已只剩下兩個人,陸小鳳躺在床,楚楚站在床頭,

    她看來還是乖得很,又乖又溫柔,卻又忽然問出了一詞令人吃驚的話:「你想不想
要我陪你睡覺?」陸小鳳:「想。」

    這次他非但連一點都不吃驚,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眨」

    楚楚笑了,柔聲:「那麼你就一個人躺在這裡慢慢的想吧。」

    她忽然扭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走到門口,才揮了揮手:「我們明天見。」

    「砰」的一聲,門關上。

    陸小鳳只有睜大眼睛看著屋頂,在心裡問自己:「我為什麼總會遇見這些奇奇怪怪
的人?奇奇怪怪的事?……」

他卻不知道怪事還在後頭哩。

以上由王家鋪子(http://lehuan.yeah.net)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