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深宮救駕            

    九月十五,夜。

    月明如水。

    陸小鳳從那道「妄入者死」的黑漆門中走出來,沿著北牆下的陰影,走向太和殿,
正想找個合適的地方掠上去,忽然發現大殿的陰影下,居然有個人動也不動的站在那
裡,顯得說不出的孤獨頹廢。

    他用不著再看第二眼,就知道這個人是卜巨,他已看出卜巨的輕功並不高,要掠上
這飛陰人云的金蠻殿,卻一定要有絕頂的輕功。

    卜巨剛才對他那種笑容,他還沒有忘記,他想過去對卜巨那樣笑一笑,可是他走過
去的時候,臉上露出的卻只有同情和安慰。

    只不過同情有時也像譏諷一樣傷人。

    卜巨看了他一眼,霍然扭轉頭。

    陸小鳳忽然道:「從前有只麻雀,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因為它會飛上天,它看見
老虎,就要和老虎比比,看誰飛得高,你知不知道老虎怎麼辦?」

    卜巨搖搖頭。

    他本來已準備要走的,可是他想不通陸小鳳為什麼會說起故事來,不由自主也想聽
下去。好奇心本是人人都有的。

    陸小鳳道:「老虎當然不會飛,它只不過吹了口氣,就把麻雀吞下肚去。」

    他笑了笑,道:「從那次之後,再也沒有麻雀去找老虎比飛了,因為麻雀倒也明
白,能飛得高的,並不一定就是了不起的英雄好漢ao卜巨也笑了,笑容充滿著感激,
心裡充滿了溫暖,他忽然發現陸小鳳並不是他以前想像中的那種混蛋。

    陸小鳳拍了拍他的肩,道:「你有沒有見過老虎爬繩子?」

    卜巨道:「沒有。」

    陸小鳳道:「我也沒有,可是我想看看。」

    卜巨道:「你有沒有見過身上帶著繩子的老虎?」

    陸小鳳道:「沒有。」

    卜巨道:「那麼現在你就已看見了。」

    他身上本就準備了條長索,卻一直沒有勇氣拿出來,他寧死也不願丟人。

    陸小鳳微笑著接過繩子,始起頭,輕輕吐口氣,苦笑道:

    「這上面只怕連麻雀都未必飛得上去。」

    從了面看上去,太和殿的飛簷,就像是個鉤子,連月亮都可以鉤住。

    這麼高的地方,天下絕沒有任何人能一掠而上,陸小鳳也不能。

    可是他有法子。

    卜巨從下面看著他,只見他忽而如壁虎游牆,忽而如靈猿躍枝,接連幾個起落後,
就已看不見了☆別人都是從前面上去的,他並沒有看見,因為那時候他已—個人偷偷的
溜到後面來,但他卻相信他們的輕功絕對比不上陸小鳳。

    因為他已將陸小鳳當做自己的朋友。

    飛簷上已有長索垂下,他心裡覺得更溫暖!能交到陸小鳳這種朋友,實在真不錯。

    大殿上鋪滿子黃金般的琉璃瓦,在月下看來,就像是一片黃金世界。

    陸小鳳將長索繫上飛簷,轉過頭,忽然怔住。

    這上面本來應該只有五人,可是他一眼看過去,就已看見十三四個,每個人身上都
有條變色的緞帶,其中還不包括他所知道的那五個人,老實和尚他們還在殿脊另一邊。

    他並沒有看清這些人的臉,高聳的殿脊後,已有個人躥過來,臉色蒼白,面帶冷
笑,正是大府西高手中的丁四爺丁敖。

    陸小鳳忍不住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丁敖冷笑道:「我正想問你。」

    陸小鳳道:「問我?」

    丁敖道:「我們交給你幾條緞帶?」

    陸小鳳道:「六條。」

    丁敖道:現在來的人卻已有二十一人,他們這些緞帶是從哪裡來的?」

    陸小鳳歎了口氣,苦笑道:「我也想問你。」

    屋脊上又有兩個人走過來,殷羨走在前面,後面的是「瀟湘劍客」魏子雲。

    殷羨走得很快,顯得很緊張,魏子雲卻是氣度安鬧,步履從容。

    在這種陡如急坡,滑如堅冰的琉璃瓦上,要比奔跑縱跳困難,在這種情況,還能保
持從容鎮定更不容易。

    陸小鳳已看出這位號稱大內第一高手的瀟湘劍客,絕不是空有虛名的人,他的武功
和內力,都絕不在任何一位武林名家之下。

    殷羨衝過來,沉聲道:「你們問來問去,問出了什麼沒有?」

    陸小鳳苦笑著搖搖頭。

    魏子雲道:「這種事本來不是二言兩語就能問得出來的,現在也不是追根究底的時
候。」

    殷羨道:「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魏子雲道:「加強戒備,以防有變。」

    他沉吟著,又道:「你傳話下去,把這地方的守衛暗卡都增加一倍,不許任何人隨
意走動。」

    殷羨道☆「是。」

    魏子雲道:「老四去調集人手,必要時我們不妨將乾清門侍衛和裡面輪休的人也調
出來,從現在起,無論誰都只許出去,不許進來。

    丁敖道:「是。」

    他們顯然已經練成了一種特別的身法,上下大殿,身子—翻,就沒入飛簷後。

    魏子雲對陸小鳳笑了笑,道?,「我們四面去看看如何?」

    陸小鳳道:「好極了。」

    這地方並不是一眼就能看得完的,看來也不似是個屋頂,卻有點像是片廣場,中間
有屋脊隆起,又像是片山坡。

    這邊的人一共有十三個,大多數都是單獨一個人站在那裡,靜候決戰開始,絕不跟
別人交談。

    他們身上都沒有兵刃,帽子都壓得很低,有的臉上彷彿戴著極精巧的人皮面具,顯
然都不願被人認出他們本來的面目。

    魏子雲和陸小鳳從他們面前走過去,他們也好像沒看見。

    這些人是什麼來歷?行跡為什麼如此詭秘?」

    魏於雲還是走得很慢,說話的聲音也很低,緩緩道:「你能不能看出他們的身份來
歷?」

    陸小鳳道:「哦?」

    魏子雲道:「這兩天京城裡黑道朋友也到了不少,據說其中有幾位是早已金盆洗手
的前輩豪傑,也有幾位是身背重案,又有極厲害仇家的隱名高手,都久已不曾在江湖中
走動。」

    陸小鳳道:「這就難怪他們不願以真面目示人了。」

    魏子雲道:「這些人行蹤秘密,來意卻不惡,也許只不過因為穩極恩動,想來看看
當代兩位名劍的身手風采。。」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旦願如此。」

    魏子雲道:「令我想不通的是,他們身上怎麼也會有這種緞帶?」

    陸小鳳問:「宮外是否還有這種緞子?」

    魏子雲道:「絕沒有。」

    他又解釋道:「這種變色緞帶還是大行皇帝在世時,從波斯進貢來的,本就不多,
近年來已只剩下一兩匹,連宮裡的娘娘都很珍惜。」

    陸小鳳不說話了,他忽然想起了司空摘星。

    魏子雲道:「我倒也知道有位『偷王之王』已到了京城,而且已到了這裡。」

    陸小鳳忍不住道:「你認為緞帶是他盜出去的?」

    魏子雲笑了笑道:「這種事我們昨天早上才決定,在我們決定之前,這種緞帶在他
眼中看來,絕不會有什麼價值,他當然不會冒險來偷盜。」

    陸小鳳道:「可是昨天晚上……」

    魏子雲淡淡道:「昨天晚上我們四個人都在裡面通宵末睡,輪流當值,就算有只蒼
繩飛進來,我們也不會讓它再飛出去。」

    他的聲音裡充滿自信,陸小鳳鬆了口氣,道:「所以你並沒有懷疑他。」

    魏子雲道:「沒有。」

    陸小鳳道:「你懷疑的是誰?」

    魏子雲聲音壓得更低,道:「能將這緞帶盜出去的,只有四個人。」

    魏子雲道:「四個人?」

    魏子雲道:「就是我行I兄弟四人。」

    陸小鳳輕輕吐出口氣,這句話本是他想說的,想不到魏子雲自己反而說了出來,看
來這位滿湘劍客不但思慮周密,而且粳直公正哪。

    魏子雲道:「其實你也該想到的,據說外面已有人肯出五萬兩銀子買一條緞帶,黑
道上的朋友錢財來得容易,出價可能更高。」

    陸小鳳歎道:「人為財死,財帛動人心,為了錢財,有些人的確是什麼都能做得出
的。」

    魏子雲也歎了口氣,道:「殷羨交遊廣闊,揮金如士,丁敖正當少年,難免風流;
屠老二雖是比較穩重,可是胸懷大志,早已想在江湖中獨創一派,自立宗主,所以一直
都暗中跟他以前的朋友保持連絡。這些都是很花錢的事,只憑—份六等侍衛的俸祿,是
養不活他們的。」

    他掐起頭,凝視著陸小鳳,又道:「但他們都是我的好兄弟,若沒有真憑實據,我
心裡縱然有所懷疑,也不能說出來,免得傷了兄弟間的和氣。」

    陸小鳳道:「難道你想要我替你找出真憑實據來?」

    魏子雲又笑了笑,道:「這件事你也難脫干係,若能查明真相,豈非大家都有好
處?」

    陸小鳳只有苦笑。

    他忽然發現自己的確沒有看錯這個人,這人有時的確是條老狐狸。

    大殿屋脊另—邊,人反而比較少些,除了老實和尚、司空摘星、木道人、唐天縱和
剛上來的卜巨外,就只多了嚴人英和古松居士兩個人。

    司馬紫衣居然沒有來,古松居士後來解釋,道:「司馬莊主有事急著趕回江南,卻
將緞帶讓給了我。」

    陸小鳳瞭解司馬紫衣的心情,以他的為人,當然非回去不可。

    他也無顏再見陸小鳳。

    —些有了一派宗主身份的武林前輩,愛惜羽毛,自尊自重,當然絕不會去買來歷不
明的緞帶,別人也不會拿去賣給他們。

    所以這些人反而沒有露面。

    魏於雲道:「我已將禁城四門全都封鎖,從現在起,絕不會再有人進來。」

    陸小鳳道:「葉孤城呢?」

    魏子雲道:「白雲城主早已到了。」

    陸小鳳道:「他人在哪裡?」

    魏子雲道:「他們約定是在子時交手,我已將他們安排在隆宗門外的戶部朝房歇
下,看來他好像……」

    陸小鳳道:「好像怎樣?」

    魏子雲歎道:「他的臉色很不好,有人說他重傷末愈,好像並不是謠傳。」

    他沒有接著說下去,忽又笑了笑,道:「那幾位朋友好像都在等你過去,你只管請
便。」

    那邊的確有好幾雙眼睛都在看著陸小鳳司空摘星的眼睛在笑,老實和尚的眼睛在生
氣,〔巨和嚴人英的眼睛充滿感激。

    陸小鳳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微笑道:「你怎麼來遲了。」

    嚴人英道:「我……我本來不敢來的。」

    陸小鳳道:「不敢?為什麼不敢?」

    嚴人英的臉彷彿有些發紅,苦笑道:「若不是老實大師助了我一臂之力。我就算來
了,很可能也只有在下面站著。」

    陸小鳳笑道:「老實大師?我倒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稱呼他ao他笑嘻嘻的看著
老實和尚,好像又想過去找這和尚的麻煩。

    誰知他剛走了兩步,突然閃電出手,刁佐了司空摘屋的手腕。

    司空摘星嚇了一跳,失聲道:「緞帶我已還給了你,你還找我麻煩幹什麼?」

    陸小鳳沉著臉,冷冷道:「我就是要問你,這兩條緞帶從哪裡偷來的?」

    司空摘星道:「我一定要告訴你?」

    陸小鳳道:「你若不說,我就要你這隻手永遠再也休想偷人家的東西。」

    他的手在用力,竟已將司空摘星的手捏得「格格」作響。

    司空摘星歎了口氣,苦笑道:「其實我就算說出來,你也未必會相信。」

    陸小鳳道:「你說說看。」

    司空摘星道:「這兩條緞帶我倒真不是偷來的,是別人買來送給我的,因為他欠我
的情。」

    陸小鳳道:「這人是誰?」

    司空摘星道:「人家花了好幾萬兩銀子買東西送給我,只要我替他保守秘密,我就
算不夠朋友,至少也不能這麼快就出賣他呀aD陸小鳳道:「你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出
賣他?」

    司空摘星道:「最少也得兩三天。」

    兩二天之後,這件事也許已事過境遷,再說出來也沒有用了。

    陸小鳳目光閃動,道:「那個人是不是只要你替他保守兩三天的秘密?」

    司空摘星雖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陸小鳳道:「現在你一定不說?」

    司空摘星淡淡道:「你就算捏碎我這隻手也沒關係,我反正已準備改行ao陸小鳳
也知道他偷東西的時候雖然常常六親不認,卻絕不是個會出賣朋友的人,忽然笑了笑,
道:「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oo司空摘星笑道:「你知道?你為什麼不說給我聽聽?」

    陸小鳳道:「附耳過來。」

    他果然在司空摘星的耳邊輕輕的說出了』個人的名字。

    司空摘星忽然笑不出了,陸小鳳眼睛裡卻發出廠光,他已看出自。

    七八條斷斷續續,零零碎碎的線索,現在終於已將它連接起來,只不過還差最後一
顆扣子而已。

    司空摘星又在歎氣,喃喃道:「這人說我是猴精,其實他自己才是……」

    他的話忽然被打斷,殷羨忽然又從飛簷下出現,道:「白雲城主已來了。」

    月光下果然已出現條白衣人影,身形飄飄,宛如御風,輕功之高,競不在司空摘星
之下。

    司空摘星又歎了口氣,道:「想不到葉孤城也有這麼高的輕功。」

    陸小鳳眼睛裡卻帶著種奇怪的表情,過了很久,才吐出口氣,帶著笑道:「輕功若
不高,又怎能使得出那一著天外飛仙?」

    月已中天。

    屋脊前後幾乎都站滿了人,除了那十三個不願露出真面目的神秘人物外,還有七八
位穿著御前帶刀侍衛的服飾,顯然都是大內中的高手,也想來看看當代兩大劍客風采。

    從屋脊上居高臨下,看得反而比較清楚一些。

    在月光下看來,葉孤城臉色果然全無血色,西門吹雪的臉雖然也很蒼白,卻還有些
生氣。

    兩個人全都是白衣如雪,一塵不染,臉上全都完全沒有表假在這一刻間,他們的人
已變得像他們的劍一樣,冷酷鋒利,已完全沒有人的情感。

    兩個人互相凝視著,眼睛裡都在發著光。

    每個人都距離他們很遠.他們的劍雖然還沒出鞘,劍氣都已令人心驚。

    這種凌厲的劍氣,本就是他們自己本身發出來的。

    可怕的也是他們本身這個人,並不是他們手裡的劍。

    葉孤城忽然道:「一別經年,別來無蒜?」

    西門吹雪道:「多蒙成全,僥倖安好。」

    葉孤城道:「舊事何必重提,今日之戰,你我必當各盡全刀。

    西門吹雪道:「是ao葉孤城道:「很好oH他說話的聲音本已顯得中氣不足,說了
兩句話後,竟似已在喘息。

    西門吹雪卻還是面無表情,視若不見,揚起手中劍,冷冷道:「此劍乃天下利器,
劍鋒三尺七寸,淨重七斤十三兩。」

    葉孤城道:「好劍。」

    西門吹雪道:「的確是好劍。」

    葉孤城也揚起手中劍,道:「此劍乃海外寒劍精英,吹毛斷髮,劍鋒三尺三,淨重
六斤四兩。」

    西門吹雪道:「好劍JU葉孤城道:「本是好劍。」

    兩人的劍雖已揚起,卻仍未出鞘一拔劍的動作,也是劍法中不可缺少的一門,兩人
顯然也要比個高下。

    魏子雲忽然道:「兩位都是當代之劍術名家,負天下之重望,劍上當必不致淬毒,
更不會秘藏機簧暗器。」

    四下寂靜無聲,呼吸可聞,都在等著他說下去。

    魏子雲又道:「只不過這一戰曠絕古今,必傳後世,末審兩位是否能將佩劍交換查
視,以昭大信?」

    葉孤城立刻道:「謹遵台命。」

    西門吹雪沉默著,過了很久,終於慢慢的點廠點頭。

    假如在一個月前,他是絕不會點頭的,生死決戰之前,制敵利器怎可離手?」

    但現在他已變了,緩緩道:「我的劍只能交給『個人。

    魏子雲道:「是不是陸大俠?」

    西門吹雪道:「是。」

    魏子雲道:「葉城主的劍呢?」

    葉孤城道:「』事不煩兩主,陸大俠也正是我所深信的人。

    司空摘星忽然歎了口氣,哺哺道:「這小於連和尚的饅頭都在偷,居然還有人相信
他,奇怪奇怪。」

    他說話的聲音雖低,但是在此時此刻,每個宇別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木道人已忍不住要笑了,卜巨忽然也大聲道:「陸大俠仁義無雙,莫說是一口劍,
就算是我的腦袋,我卜巨也一樣交給他。」

    嚴人英立刻也跟著道:「在下嚴人英雖然是個無名小卒,可是對陸大俠的仰慕,也
和這位卜幫主完全一樣。」

    其實嚴人英當然不是無名小卒「開天掌」卜巨不但名頭響亮,說起話來更聲若洪
鐘,兩個人搶著替陸小鳳說話,好像生怕別人誤會了他。

    司空摘星只有苦笑,悄悄對陸小鳳道:「莫忘記大家本是來看葉孤城和西門吹雪
的。」

    陸小鳳道:「我知道。」

    司空摘星道:「可是大家現在卻全都看著你。…陸小鳳笑了笑,大步走出去,先走
到西門吹雪面前,接過他的劍,回頭就走,又去接下時孤城的劍,將兩柄劍放在手裡哺
哺道:「果然都是好劍ao魏子雲道:「就請陸大俠將這兩柄劍讓他們兩位交換過6過
目。」

    陸小鳳道:「你要我把西r]吹雪的劍交給葉孤城,把葉孤城的劍交給西門吹雪
麼?」

    魏於雲道:「不錯。」

    陸小鳳道:「不行。」

    魏子雲怔了怔,道:「為什麼不行?」

    陸小鳳忽然道:「這麼好的兩口劍,到廠我手裡,我怎麼捨得再送出去?」

    魏子雲怔住。

    所有的人都怔住。

    陸小鳳把劍鞘夾在腋下,手腕一反,兩劍全都出鞘,劍氣衝霄,光華耀眼,連天上
的—輪圓月都似已失去了顏色。

    大家心裡都在暗問自己,「這兩柄劍若是到了我手裡,我是不是捨不得再送出
去?」

    陸小鳳又道:「利器神物唯有德者居之,這句話各位聽說過沒有?」

    沒有人回答,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辦。

    陸小鳳道:「這句話我聽說過,我也看出了這兩柄劍上沒有花樣oo這句話說完,
劍已人鞘,他忽然抬起頭,將一柄劍拋給了西門吹雪,一柄劍拋給了葉孤城就揚長走回
去。

    大家又全怔住。

    司空摘星忍不住道:「你這是幹什麼?」

    陸小鳳淡淡道:「我只不過讓他們明白,下次有這種事,千萬莫要找我,我的麻煩
已夠多了,已不想再管這種無聊的事。」

    司空摘星道:「這是無聊的事?」

    陸小鳳道:「兩個人無冤無仇,卻偏偏恨不得一劍刺穿對方的咽喉,這種事若不是
無聊,還有什麼事無聊?」

    他聽罷已明白陸小鳳的意思,是希望西門吹雪和葉孤城彼此手下都留點情,比武較
技,並不—定非要殺人不可。

    這意思別人當然也已明白,魏子雲干哼兩聲,道:「子時已過,明日還有早朝,兩
位這一戰盼能以半個時辰為限,過時則以不分勝負論,高手較技,本就爭在一招之間,
半個時辰想必已足夠。」

    他再也不提換劍的事,決戰總算已將開始,大家已屏聲靜氣,拭目而待。

    西門吹雪左手握著劍鞘,右手下垂至膝,剛才的事,對他競似完全沒有絲毫影響,
他的人看起來,還是像把已出了鞘的劍,冷酷、尖銳、鋒利。

    葉孤城的臉色卻更難看,反手將長劍夾在身後,動作竟似有些遲鈍,而且還在不停
的輕輕咳嗽。

    跟西門吹雪比起來,他實在顯得蒼老衰弱得多,有的人眼睛裡已不禁露出同情之
色,這一戰的勝負,已不問可知西門吹雪卻仍然面無表情,視而不見。他本就是個無情
的人。

    他的劍更無情!葉孤城終於挺起胸,凝視著他手裡的劍,緩緩道:「利劍本為凶
器,我少年練劍,至今三十年,本就隨時隨刻都在等著凶死劍下。」

    西門吹雪在聽著。

    葉孤城又喘了口氣,才接著道:「所以今日這一戰,你我劍下都不必留情,學劍的
人能死在高手劍下,豈非也已無憾?」

    西門吹雪道:「是。」

    有的人已不禁在心裡拍手,他們來看的,本就是這兩位絕代劍客生死一搏的全力之
戰,劍下若是留餘力,這一戰還有什麼看頭。

    葉孤城深深呼吸,道:「請。」

    西門吹雪忽然道:「等一等。」

    葉孤城道:「等一等,還要等多久?」

    西門吹雪道:「等傷口不再流血。」

    葉孤城道:「誰受了傷,誰在流血?」

    西門吹雪道:「你。」

    葉孤城吐出口氣,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胸膛,身子忽然像是搖搖欲倒。

    大家跟著他看過去,才發現他雪白的衣服上,已滲出了—片鮮紅的血跡。

    他果然受了傷,而且傷口流血不止,可是這個驕傲的人卻還是咬著牙來應付,明知
必死也不肯縮半步。

    西門吹雪冷笑道:「我的劍雖是殺人的凶器,卻從不殺一心要來求死的人。」

    葉孤城厲聲道:「我豈是來求死的?」

    西門吹雪道:「你若無心求死,等一個月再來,我也等你一個月。」

    他忽然轉過身,凌空一掠,沒入飛簷下。

    葉孤城想追過去,大喝一聲,「你……」

    一個字剛說出,嘴裡也噴出一口鮮血,人也支持不住現在他非但已追不上西門吹
雪,就算孩子,他只怕也已追不上。

    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又一次被怔伎。

    這一戰本已波瀾起伏,隨時都真變化,現在居然又急轉直下,就像是一台戲密鑼緊
鼓響了半天,文武場面都已到齊,誰知主角剛出來,就忽然已草草收場,連敲鑼打鼓的
人都難免要失望。

    司空摘星忽然笑了,大笑。

    老實和尚瞪眼道:「你笑什麼?」

    司空摘星笑道:「我在笑那些花了幾萬兩銀子買條緞帶的人。

    可是他笑得還嫌早了此,就在這時,陸小鳳已飛躍而起,厲聲道:「住手。」

    司空摘星笑得太早,陸小鳳出手卻太遲了。

    唐天縱已躥出去,躥到葉孤城身後,雙手飛揚,撤出了一片烏雲般的毒砂。

    本已連站都站不穩的葉孤城,—驚之下,竟凌空掠起,鵲子翻身,動作輕靈矯健,
一點也不像身負重傷的樣子。

    只可惜他也遲了一步。

    唐門子弟的毒藥暗器只要一出手,就很少有人能閃避,何況他早已蓄勢待發,出手
時選擇部位,都令人防不勝防。

    只聽一聲慘呼,葉孤城身子忽然重重的跌下來,雪白的衣服上,又多了一片烏雲。

    這正是唐家見血封喉的追魂砂,要距離較近時,威力遠比毒黎更可怕。

    江湖中大都知道,這種毒砂只要有一粒打在臉上,就得把半邊臉削下去,若是有一
粒打在手上,就得把一隻手剁下葉孤城身上中的毒砂,已連數都數不清了,忽然滾到唐
天縱的腳下,嘶聲道:「解藥,快拿解藥來。」

    唐天縱咬著牙,冷冷道:「我大哥二哥都傷在你的劍下,不死也成殘廢,你跟我們
唐家仇深如海,你還想要我的解藥?葉孤城道:「那……那是葉孤城的事,與我完全沒
有關係「

    唐天縱冷笑道:「難道你不是葉孤城?」

    葉孤城掙扎著搖了搖頭,忽然伸出手,用力在自己臉上『抹一抹,臉上竟有層皮被
他扯了下來,卻是個製作得極其精妙的人皮面具。」

    他自己的臉枯瘦醜陋,一雙眼睛深深的下陷,赫然竟是替杜桐軒做過保膘的那個神
秘黑衣人。

    陸小鳳見過這個人兩次,一次在浴室裡,一次在酒樓這人身法怪異,陸小鳳就知道
他絕不是特地到京城來為杜恫軒做保鏢的,可是陸小鳳也沒有想到,他竟做了葉孤城的
替身。

    月光雖皖潔,總不如燈光明亮,陸小鳳又知道時孤城身負重傷,必定面有病容,他
對叫6孤城的聲音笑貌並不熟悉。

    葉孤城本就是初人中原,江湖中人見過他的本就沒有幾若非如此,這黑衣人的易容
縱然精妙,也萬萬逃不過這麼多雙銳利的眼睛。

    唐天縱的眼睛已紅了,吃驚的看著他,厲聲道:「你是什麼人?葉孤城呢?」

    這人張開嘴,想說話,舌頭卻已痙攣收縮,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唐門追魂毒砂,果然在頃刻間就能追魂奪命。」

    唐天縱忽然從身上拿出個木瓶,俯下身,將一瓶解藥全都倒在這人嘴裡。為了要查
出葉孤城的下落,就一定要保住這人的性命。

    除了他外,沒有人知道葉孤城的人在哪裡,也沒有人想得到☆這名重天下,劍法無
雙的白雲城主,竟以替身來應戰。

    司空摘星苦笑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簡直連我也糊塗陸小鳳冷冷道:「糊塗的
是你,不是我啊Jo司空摘星道:「你知道葉孤城臼己為什麼不來?你知道他的人在哪
裡?」

    陸小鳳目中光芒閃動,忽然躥過去,找著廠魏於雲,道:

    「你知不知道富裡有個姓王的老太監?」

    魏☆產雲道:「王總管?」

    陸小鳳道:「就是他,他能不能將緞帶盜出來?」

    魏子雲道:「太子末即位時,他本是在南書房伴讀的,大行皇帝去世,太於登基,
他就成了當今皇上的面前的紅人陸小鳳道:「我只問你,除了你們外,他是中是也能將
緞帶盜出不?」

    魏子雲道:「能呀。」

    陸小鳳眼睛更亮,忽然又問道:「現在皇。☆是不是巴就寢呢?」

    魏子雲道:「皇上勵精圖治,早朝從不間斷,所以每天都睡得很早qo陸小鳳道:
「睡在哪裡?」

    魏子雲道:「皇上登基雖已很久,卻還是和做太子時『樣讀書不倦,所以還是常常
歇在南書房。」

    陸小鳳道:「南書房在哪裡呢?快帶我去。」

    殷羨叫了起來,搶著道:「你要我們帶你去見皇上?你瘋了?」

    陸小鳳道:「我沒有瘋,可是你們若不肯帶我去,你們就快瘋了?」

    殷羨皺眉道:「這人真的瘋了,不但自己胡說八道,還要我們腦袋搬家」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我不是想要你們腦袋搬家,是想保全你們的腦袋。」

    魏子雲眼睛裡帶著深思之色,忽然道:「我姑且再信你這一次。」

    殷羨失聲道:「你真要帶他去?」

    魏子雲點點頭,道:「你們也全都跟我來。」

    忽然間『喀叉」一聲響,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從殿脊上直滾下來。

    接著,一個無頭的屍身也直滾而下,穿的赫然竟是大內侍衛的服式。

    魏子雲大驚回頭,六個侍衛已被十二個身上繫著緞帶的夜行人挾持,還有紫衣人手
裡拿著柄亮亮的彎刀,刀尖還在滴著皿。

    這十三個人剛才好像互不相識,想不到卻是一條路上的。

    殷羨怒道:「你居然敢在這裡殺人?你知道這是砍頭的罪名嗎?」

    紫衣人冷冷道:「反正頭也不是我的,再多砍幾個也無妨。」

    殷羨跳起來,作勢拔劍。

    紫衣人道:「你敢動一動,這裡的人頭就又得少一個。」

    殷羨果然不敢動了,卻忽然破口大罵,什麼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無論誰也想不
到,像他這種身份的人,也能罵得出這種話。

    紫衣人怒道:「住口JD殷羨冷笑道:「我不能動,連罵人都不行?」

    紫衣人道:「你是在罵誰?」

    殷羨道:「你聽不出我是在罵誰?我再罵給你聽聽。」

    他越罵越起勁,越罵越難聽,紫農人氣得連眼睛都紅了,彎刀又揚起,忽然間,
「噬」的一響,半截劍鋒從他胸口冒出來,鮮血箭一般的噴出來。

    只聽身後一個人冷冷道:「他管罵人,我管殺人……」

    下面的話紫衣人已聽不清楚,就在這一瞬間,他身後的丁敖已將劍鋒拔出,他面前
的殷羨、魏子雲、陸小鳳都已飛身而起。

    他最後聽見的,是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音。

    很多人骨頭碎裂的聲音。

    天街的月色涼如水,太和殿的月色更幽冷了。

    鮮血沿著燦爛如黃金般琉璃瓦流下來,流得很多,流得很快。

    十三個始終不肯露出真面目的黑衣人,現在都已倒下,已不再有人關心他們的來歷
身份。

    現在大家所關心的,是另一件更神秘,更嚴重的事陸小鳳為什麼一定要逼著魏子雲
帶他到南書房去見皇帝?一向老成持重的魏子雲,為什麼肯帶他去?葉孤城和西門吹雪這
一戰,雖足以震爍古今,但卻只不過是江湖中的事,為什麼會牽涉驚動到九重天子?」

    這其中還穩藏著什麼秘密?」

    司空摘星看了看仰面向天的西門吹雪,又看了看低頭望他的老實和尚,忍不住問
道:「和尚,你知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老實和尚搖搖頭,道:「這件事你不該問和尚的。」

    司空摘星道:「我應該去問誰?」

    老實和尚道:「葉孤城。」

    九月十五,深夜。

    月圓如鏡。

    年輕的皇帝從夢中醒來時,月光正從窗外照進來,照在床前的碧紗帳上。

    碧紗帳在月光中看來,如雲如霧,雲霧中竟彷彿有個人影。

    這裡是禁宮,皇帝還年輕,晚上從來用不著人伺候,是誰敢二更中夜,鬼鬼祟祟的
站在皇帝的床前窺探?皇帝一挺腰就已躍起,不但還能保持鎮定,身手顯然也很矯健。

    「什麼人?」

    「奴嬸王安、伺候皇上用茶。」

    皇帝還在東宮時,就已將王安當作他的心腹親信,今夜他雖然並沒有傳喚茶水,卻
也不忍太讓這忠心的老人難堪,只揮了揮手,道:「現在這裡用不著你伺候,退下
去。」

    壬安道:「是。」

    皇帝說出來的每句話,都是不容任何人違抗的命令,皇帝著要一個人退下去,這人
就算已被打斷了兩條腿,爬也得爬出去。」

    奇怪的是,這次王安居然還沒有退下去,事實上,他連動都沒有動,連一點退下去
的意思都沒有。」

    皇帝皺起了眉,道:「你還沒有走?王安道:「奴婢還有事上稟。」

    皇帝道:「說。」

    王安道:「奴脾想請皇上見一個人。」

    三更半夜。他居然敢驚起龍駕,強勉當今子去見一個難道他已忘了自己的身份,忘
了這已是大逆不道,可以誅滅九族的罪名。

    他七歲淨身,九歲入宮,一向巴結謹慎,如今活到五六十歲,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皇帝雖然沉下了臉,卻還是很沉得佐氣,過了很久,才慢慢的問了句:

    「人在哪裡?」

    「就在這裡,「王安揮手作勢,帳外忽然亮起了兩盞燈。

    燈光下又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很英挺的年輕人,身上穿著件黃袍,下幅是左石開分的八寶立水裙。

    燈光雖然比月光明亮,人卻還是彷彿站在雲霧裡。

    皇帝看不清,拂開紗帳走出去,臉色驟然變了,變得說不出的可怕。

    站在他面前的這年輕入,就像是他自己的影子同樣的身材,同樣的容貌,身上穿著
的,也正是他的衣服。

    「袍色明黃,領袖俱石青片金緣,繡文金九龍,列十二章,間以五色雲,領前後正
龍各—,左右及交襟處行龍各一,油端正龍各『,下幅八寶立水裙左石開。」

    這是皇帝的朝服。

    皇帝是獨一無二的。是天之子,在萬物民之上。絕不容任何人濫竿充數。

    這年輕人是誰?怎麼會有我當今天於同樣的身材容貌?怎麼回事?王安看著面前的兩
個人,臉上帶著種無法形容的詭笑。

    年輕的皇帝搖搖頭,雖然已氣得指尖冰冷,卻還是在勉強控制著自己。

    他已隱約感覺到,王安的微笑裡,一定藏著極可怕的秘密。

    王安拍了拍年輕人的肩,道:「這位就是大行皇帝的嫡裔,南王爺的世子,也就是
當今天於的嫡親堂弟。」

    皇帝忍不住又打量了這年輕人兩眼,沉著臉道:「你是奉調入京的?」

    南王世子垂下頭,道:「不是。」

    皇帝道:「既末奉沼,就擅離封地,該是什麼罪名,你知不知道?南王世子頭垂得
更低。

    皇帝道:「皇子犯法,與民同罪,膚縱然有心相護,只怕也……」

    南王世子忽然拾起頭,道:「只怕也免不了是殺頭的罪名。」

    皇帝道:「不錯。」

    南王世子道:「你既然知法,為何還要犯法?」

    皇帝怒道:「你……」

    南王世予又打斷了他的話,厲聲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膚縱然有心救你一
命,怎奈祖宗的家法尚在……」

    皇帝大怒道:「你是什麼人?怎敢對聯如此無禮?」

    南王世子道:「聯受命於天,奉沼於先帝,乃是當今天二Z二「

    皇帝雙掌緊握,全身都已冰冷。

    現在他總算已明白這是多麼可怕的陰謀,但他卻還是不敢相信。

    南王世子道:「王總管。」

    王安立刻躬身道:「奴婢在。」

    南王世子道:「念在同是先帝血脈,不妨賜他個全屍,再將他的屍骨兼程送回南王
府。」,王安道:「是。」

    他用眼色看著皇帝,忽然歎了口氣,喃喃道:「我真不懂,放著好好的小王爺不
做,卻偏偏要上京來送死,這是幹什麼呢?」

    皇帝冷笑。

    這陰謀現在他當然已完全明白,他們是想,利用這年輕人來冒充他,替他做皇帝,
再把他殺了滅口,以南王世子的名義,把他的屍送回南王府,事後縱然有人能看出破
綻,也是死無對證的了。

    王安又道:「皇子犯法,與民同罪,這道理你既然也知道,你還有什麼話說?」

    皇帝道:「只有一句話。」

    王安道:「你說,我在聽。」

    皇帝道:「這種荒謬的事,你們是怎麼想得出來的?」

    王安眨了眨眼,終於忍不住大笑,道:「我本來不想說的,可是我實在憋不住
了。」

    皇帝道:「你說。」

    王安道:「老實告訴你,自從老王爺上次入京,發現你跟小王爺長得幾乎一模一
樣,這件事就已經開始進行。」

    皇帝道:「他收買了你?」

    王安道:「我不但喜歡賭錢,而且還喜歡膘。」

    說到膘宇,他—張乾癟的老臉,忽然變得容炮煥發,得意洋洋,卻故意歎了口氣,
才接著道:「所以我的開銷—向不小,總得找個財路才行。」

    皇帝道:「你的膽子也不小。」

    王安道:「我的膽子倒不大,不是十拿九穩的事,我是絕不會幹的。」

    皇帝道:「這件事已十拿九穩?」

    王安道:「我們本來還擔心魏子雲那些兔惠子,可是現在我們已想法子把他們引開
了。」

    皇帝道:「哦?」

    王安道:「喜歡下棋的人,假如聽見外面有兩位大國手在下棋,還能不能耽在屋子
裡?」

    答案當然是不能。

    王安道:「學劍的人也一樣,若知道當代最負盛名的兩位大劍客,就在前面的太和
殿上比劍,他們也一樣沒法子在屋子裡耽下去oD皇帝忽然問道:「你說的莫非是西門
吹雪和葉孤城?」

    王安顯得吃驚,道:「你也知道?你也知道這兩個人?」

    皇帝淡淡道:「以此兩人的劍術和盛名,也就難怪魏子雲他們會動心了。」

    王安悠然道:「人心總是肉做的。」

    皇帝道:「幸好聯身邊還有幾個從不動心的人aU這句剛說完,四面水柱裡,忽然
同時發出「格」的一聲響,暗門滑開,閃出四個人來。

    這四個人身高不及二尺,身材、容貌、裝飾打扮,都完全一模一樣。

    尤其是他們的臉,小眼睛、大鼻子、凸頭癟嘴,顯得說不出的滑稽可笑。

    可是他們手裡的劍,卻一點也不可笑。

    一尺七寸長的劍,碧光閃動,寒氣逼人,二個人用雙劍,一個人用單劍,七柄劍凌
空一閃,就像是滿天星雨續紛,亮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可是,就算你張不開眼睛,也應該認得出這四個人云門山、七星塘、飛魚堡的魚家
兄弟。

    這兄弟四個人,是一胎所生,人雖然長得不高,劍法卻極高,尤其兄弟四人,心意
相通,四人聯手,施展出他們家傳飛魚七星劍,在普天之下的七大劍陣中,雖然不能名
列第一,能破他們一陣的人,也已不多。

    他們不但劍法怪異,性情更孤避,想不到竟被羅致大內,作了皇帝的貼身護衛。

    劍光閃亮了皇帝的臉。

    皇帝道:「斬。」

    七柄劍光華流竄,星芒閃動,立刻就籠罩了南王世於和王安。

    王安居然面色不變,南王世子已揮手低道:「破。」

    —聲出口,忽然間,一道劍光斜斜飛來,如驚芒掣電,如長虹驚天。

    滿天劍光交錯,忽然發出了「叮,叮,叮,叮」四聲響,火星四濺,滿天劍光忽然
全都不見了。

    唯一還有光的,只剩下一柄劍。

    一柄形式奇古的長劍。

    這柄劍當然不是魚家兄弟的劍。

    魚家兄弟的劍,都已斷了,魚家兄弟的人,已全都倒下去了。

    這柄劍在一個白衣人手裡,雪白的衣服,蒼白的臉,冰冷的眼睛,傲氣逼人,甚至
比劍氣還逼人。

    這裡是皇宮,皇帝就在他面前。

    可是這個人好像連皇帝都沒有被他看在眼裡。

    皇帝居然也還是神色不變,淡淡道:「葉孤城?」

    白衣人道:「山野草民,想不到竟能上動天聽。」

    皇帝道:「天外飛仙,一劍破七星,果然是好劍法。」

    時孤城道:「本來就是好劍法。」

    皇帝道:「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葉孤城道:「成就是王,敗就是賊。」

    皇帝道:「敗就是賊。」

    葉孤城冷笑,平劍當胸,冷冷道:「請。」

    皇帝道:「請?」

    葉孤城道:「以陛下之見識與鎮定,武林中已少有人及,陛下若入江湖,必可名列
十大高手之林。」

    皇帝笑了笑,道:「好眼力。」

    葉孤城道:「如今王已非王,賊已非賊,王賊之間,強者為勝。」

    皇帝道:「好一個強者為勝。」

    葉孤城道:「我的劍已在手。」

    皇帝道:「只可惜你手中雖有劍,心中卻無劍。」

    葉孤城道:「心中無劍?」

    皇帝道:「劍直、劍剛,心邪之人,胸中焉能藏劍?」

    葉孤城臉色變了變,冷笑道:「此時此刻,我手中的劍已經夠了。」

    皇帝道:「哦?」

    葉孤城道:「手中的劍能傷人,心中的劍卻只能傷得自二習,,皇帝笑了,大笑。

    葉孤城道:「拔你的劍。」

    皇帝道:「我手中無劍。」

    時孤城道:「你不敢應戰?」

    皇帝微笑道:「我練的是天子之劍,平天下,安萬民,運籌於帷幄之中,決勝於千
裡之外,以身當劍,血濺五步,是為天子所不取。」

    他凝視著葉孤城,慢慢的接著道:「膚的意思,你想必巴明臼。」

    葉孤城蒼白的臉巳鐵青,緊握著劍柄,道:「你寧願束手待斃?」

    皇帝道:「膚受命於天,你敢妄動。」

    陸小鳳也歎了口氣,道:「你不該來,我不必來,只可惜我們現在都已來了。」

    葉孤城道:「可惜。」

    陸小鳳道:「實在可惜。」

    葉孤城再次歎息,手中的劍忽又化作飛虹。

    一劍東來,天外飛仙。

    這飛虹般的劍,並不是刺向陸小鳳的。

    陸小鳳閃身,劍光已穿窗而出,他的人和劍,已合而為速度,不但是種刺激,而且
是種很愉快的刺激。快馬、快船、快車和輕功,都能給人這種享受。

    可是,假如你是在逃亡的時候,你就不會領略到這種愉快和刺激葉孤城是—個很喜
歡速度的人,在海上,在白雪城,在月白風清的晚上,他總是喜歡一個人迎風施展他的
輕功,飛行在月下。

    每當這種時候,他總是覺得心情分外寧靜。

    此時正月白風清,此地乃金樓玉關,他已施展他最快的速度,可是他的心卻很亂。

    他在逃亡,他有很多事想不通———這計劃中,究竟有什麼錯誤和漏洞?陸小鳳怎
麼會發現這秘密?怎麼會來的?沒有人能給他答覆,就正如沒有人知道,此刻吹在他臉上
的風,是從哪裡來的。

    月色淒迷,彷彿有霧前面皇城的陰影下,有一個人靜靜的站著,一身白衣如雪。

    葉孤城看不清這個人,他只不過看見一個比霧更白、比月更白的人影。

    但他已知道這個人是誰。

    因為他忽然感覺到一種無法形容的劍氣,就像一重看不見的山峰,向他壓了下來。

    他的瞳孔忽然收縮,肌肉忽然繃緊。

    除了西門吹雪外,天上地下,絕不會再有第二個人能給他這種壓力。

    等到他看清了西r]吹雪的臉,他的身形就驟然停頓。

    西門吹雪掌中有劍,劍仍在鞘,劍氣並不是從這柄劍上發出來的。

    他的人比劍更鋒銳,更凌厲。

    他們兩個人的目光相遇時,就像利鋒相擊一樣。

    他們都沒有功,這種靜的壓力,卻比動的更強,更可怕。

    『片落葉飄過來,飄在他們兩個人之間,立刻落下,連風都吹不起。

    這種壓力雖然看不見,卻絕不是無形的。

    西門吹雪忽然道:「你學劍?」

    葉孤城道:「我就是劍。」

    西門吹雪道:「你知不知道劍的精義何在?」

    葉孤城道:「你說。」

    西門吹雪道:「在於誠。

    葉孤城道:「誠?」

    西門吹雪道:「唯有誠心正義,才能到達劍術的顛峰,不誠的人,根本不足論
劍。」

    葉孤城的瞳孔突又收縮。

    西門吹雪盯著他,道:「你不誠。」

    葉孤城沉默了很久,忽然也問道:「你學劍?」

    西門吹雪道:「學無止境,劍更無止境。」

    葉孤城道:「你既學劍,就該知道學劍的人只在誠於劍,並不必誠於人。」

    西門吹雪不再說話,話已說盡。

    陸的盡頭是天涯,話的盡頭就是劍。

    劍已在手,已將出鞘。

    就在這時,劍光飛起,卻不是他們的劍。

    葉孤城回過頭,才發現四面都已被包圍,幾乎疊成一圈人牆,數十柄寒光閃耀的
劍,也幾乎好像一面網。

    不但有劍網,也有槍林,刀山。

    金戈映明月,寒光照鐵衣,紫禁城內的威風和煞氣,絕不是任何入所能想像得到
的。

    一向冷靜鎮定的魏子雲,現在鼻尖上也已有汗珠,手揮長劍,調度全軍,一雙眼
睛,始終沒有離開過葉孤城,沉聲道:「自雲城主?」

    葉孤城點頭。

    魏子雲道:「城主在天外,劍如飛仙,人也如飛仙,何苦貶於紅塵,作此不智
事?」

    葉孤城道:「你不懂?」

    魏子雲道:「不懂。」

    葉孤城冷冷道:「這種事,你本就不會懂的。」

    魏子雲,「也許我不懂,可是……」

    目光如鷹,緊隨在魏子雲之後的「大漠神鷹」屠萬,搶著道:「可是我們卻懂得,
像你犯這種罪是千刀萬剮,株連九族的死罪。」

    他雖然以輕功的鷹爪成名,中年之後,用的也是劍。

    他的劍鋒長而狹,看來和海南劍派門下用的劍差不多,其實,他的劍法卻是崑崙真
傳。

    葉孤城用眼角看著他的劍,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犯的是什麼罪?」

    屠萬聽不懂這句話。

    葉孤城道:「練刀不成,學劍不精,竟敢對我無禮,你犯的也是死罪。」

    屠萬面色更陰沉,劍鋒展動,立刻就要衝上去。

    他一衝上去,別人當然不會坐視,葉孤城縱然有絕世無雙的劍法,就在這頃刻之
間,也得屍橫當地,血濺五步。

    可是他還沒有衝出去,已有人阻止了他。

    西r]吹雪忽然道:「等一等I」

    屠萬道:「等什麼?」西門吹雪道:「先聽我說一句話。」

    此時此刻,雖然已劍拔管張,西門吹雪要說話,卻還是沒有人能不聽。

    魏子雲點頭示意,屠萬身勢停頓。

    西門吹雪道:「我若與葉城主雙劍聯手,普天之下,有誰能抵擋?」

    沒有人。這答案也絕對沒有人不知道。

    魏於雲吹了口氣,鼻尖上又汗珠沁出。

    西門吹雪盯著他,道:「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已明白?」

    魏子雲搖搖頭。

    他當然明白西門吹雪的意思,卻寧裝作不明白,他一定要爭取時間,想一個對策。

    西門吹雪道:「我七歲學劍,七年有成,至今未遇敵手。」

    葉孤城忽然歎了口氣,打斷了他的話,道:「只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人在
高處的寂寞,他們這些人又怎麼會知道呢?你又何必對他們說?」

    西門吹雪的目光凝向他,眼睛裡的表情很奇怪,過了很久,才緩緩道:「今夜是月
圓之夜。」

    葉孤城道:「是呀。」

    西門吹雪道:「你是葉孤城。」

    葉孤城道:「是呀。」

    西門吹雪道:「你掌中有劍,我也有。」

    葉孤城道:「是呀co西門吹雪道:「所以,我總算已有了對手。」

    魏子雲搶著道:「所以你不願讓他伏法而死?」

    屠萬道:「難道你連王法都不管了麼?」

    西門吹雪道:「此刻,我但求與葉城主一戰而已,生死榮辱,我都已不放在心
上。」

    魏子雲道:「在你眼中看來,這一戰不但重於王法,也重於性命。」

    西門吹雪目光彷彿在凝視著遠方,緩緩道:「生有何歡,死有何懼,得一知已,死
而無撼,能得到白雲城主這樣的對手,死而無憾。」

    對一個像他這樣的人說來,高貴的對手,實在比高貴的朋友更難求。

    看他臉上那種深遠的寂寞,魏子雲眼睛的表情也變得很奇怪,也不禁歎了口氣,
道:「生死雖輕若鴻毛,王法卻重於泰山,我雖然明白你的意思,怎奈………

    西門吹雪道:「難道你逼著我讓他先闖出去,再易地而戰麼?」

    魏子雲雙手緊握,鼻尖上汗珠滴落。

    西門吹雪冷冷道:「這一戰勢在必行,你最好趕』陝拿定主意。」

    魏子雲無法拿定主意。

    他一向老謀深算,當機立斷,可是現在,他實在不敢冒險。

    忽然間,一個人從槍刀山中走出來,看見這個人,大家好像都鬆了口氣。

    這世上假如還有一個人能對這種事下決定,這個人就一定是陸小鳳。

    彷彿有霧,卻沒有霧。

    明月雖已西沉,霧卻還沒有升起。

    陸小鳳從月下走過來,眼睛一直盯著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不看他。

    陸小鳳忽然道:「這一戰真的勢在必行麼?」

    西門吹雪道:「嗯。

    陸小鳳道:「然後呢?」

    西門吹雪道:「然後沒有了。」

    陸小鳳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一戰無論你是勝是負,都不再管這份事?」

    西門吹雪道:「是。」

    陸小鳳忽然笑了一笑,轉過身拍了拍魏子雲的肩,道:

    「這件事你還拿不定主意?」

    魏子雲道:「我……」

    陸小鳳造氏「我若是你,我一定會勸他們趕快動手。」

    魏予雲道:「請教。」

    陸小鳳道:「因為這一戰,無論是誰勝誰負,對你們都有百利而無一害,那麼還等
什麼呢?」

    魏子雲還在考慮。

    陸小鳳道:「我說的利,是漁翁得利的利。」

    魏於雲抬起頭,看了看葉孤城,看了看西門吹雪,又看了看陸小鳳。終於長長的歎
了一口氣,道:「今夜雖是月圓夜,這裡卻不是紫禁之顛。」

    陸小鳳道:「你的意思是說,要讓他們再回到太和殿去麼?」

    魏子雲居然笑了笑,道:「這一戰既然勢在必行,為什麼要讓那位不遠千里而來
的,徒勞往返?」

    陸小鳳也笑了,道:「瀟湘劍客果然人如其名,果然灑脫得很。

    魏子雲也拍了拍他的肩,微笑了,道:「陸小鳳果然不愧為陸小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