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七條緞帶            

    九月十『五,正午。陽光燦爛,陸小鳳從金魚胡同裡走出來,沿著雖古老卻繁華的
街道大步前行,雖然又是通宵末睡,他看來還是活力充沛,神氣得很。

    街道上紅男綠女來來往往,兩旁的大小店舖生意興隆,他雖然已惹了一身麻煩,心
情還是很愉快。因為他喜歡人。

    他喜歡女人,喜歡孩子,喜歡朋友,對全人類他都有一顆永遠充滿了熱愛的心。大
多數人也很喜歡他。他身上穿的衣服雖然已有點髒了,可是眼睛依然明亮,腰於還是筆
挺,從十四歲到四十歲的女人,看見他時,還是不免要偷偷多看兩眼。

    本來繫在他腰上緞帶,現在他都已解下來,搭在肩上。

    六條緞帶他已送出去兩條,『條給了老實和尚,一條給了唐天縱。

    現在他只希望能將剩下的四條燙手的熱山芋趕快送出去.唯一的問題是,他還沒有
選好對象。前面有個耍猴戲的人,已敲起了鑼,孩子們立刻圍了上去.一個白髮蒼薔的
老人,技著根枴杖,蹣跚著從一家藥材鋪裡走出來,險些被兩個孩子撞倒。

    陸小鳳立刻趕過去扶佐了他,微笑道:「老先生走好。」

    白髮老人彎著腰,喘息著,忽然拾起頭向陸小鳳擠了擠眼睛,伸了伸舌頭,做了個
鬼臉。

    陸小鳳吃了一驚。他什麼怪事都見過,倒還沒有見過老頭子朝他做鬼臉的。

    等到他看清楚這老頭子的一雙眼睛時,他又幾乎忍不住在叫了起來。司空摘星!這
老頭子原來是偷遍天下無敵手的「偷王之王」扮成的。

    陸小鳳雖然沒叫出來,手裡卻用了點力,狠狠在他膀子上捏了一下子,壓低聲音
道:「好小子,你怎麼來了?」

    司空摘星道:「連你這壞小子都來了,我這好小子為什麼不能來?」

    陸小鳳手上的力氣又加重了些,道:「你是不是想來偷我的緞帶?」司空摘星疼得
呲牙咧嘴,不停的搖頭。

    陸小鳳道:「你不想?」

    司空摘星道:「不想,真的不想。」

    陸小鳳看見他臉上的表情,總算鬆開了手,帶著笑道:

    「莫非你改行了?」

    司空摘星長長吐出口氣,揉著膀子,道:「倒也沒有改行。」

    陸小鳳道:「既然沒有改行,為什麼不偷?」

    司空摘星道:「我既然已經有了,為什麼還要偷?」

    陸小鳳道:「你有了什麼?」

    司空摘星道:「緞帶。」

    陸小鳳怔廠怔,道:「你是從哪裡找來的?」

    司空摘星道:「嗯。」

    陸小鳳道:「你是從哪裡找來的?」

    司空摘星笑了笑,道:「剛才從一個朋友身上拿來的。』』陸小鳳道:「這朋友就
是我?」

    司空摘星又歎了口氣,道:「你知道我的朋友並不多。」

    陸小鳳咬了咬牙,伸出手,又想去抓人。

    司空摘星這次卻不肯再讓他抓住了,遠遠的避開j笑道:「你身上有四條帶子,我
只拿了一條,已經算很客氣的了,你還不滿意?」

    陸小鳳瞪著他,忽然也笑了,道:「我本來還以為你是個聰明人,誰知道你也是個
笨蛋?」司空摘星眨著眼,等他說卞陸小鳳道:「你也不想想,若是真的緞帶,我怎麼
肯隨隨便使的搭在身上?」

    司空摘星失聲道:「難道這緞小鳳也朝他擠了擠眼睛,伸了伸舌頭,做了個鬼臉。

    司空摘星怔了半天,就好像變戲法一樣從袖子裡抽出條緞帶喃喃道:「看來這好像
真的有點假。」

    陸小鳳笑道:「我知道你從不偷假東西,想不到今天也上了當。」

    司空摘星道:「你可千萬不能把這件事說出去,砍了我的招牌。」

    陸小鳳悠然道:「你偷了我的東西,我為什麼連說都不能說?」

    司空摘星道:「我若還給你呢?」

    陸小鳳道:「還給我,我還是要i兌,偷王之王居然也會偷了樣假貨,那些偷子偷
孫若是聽見這件事,大牙至少要笑掉七八顆。」

    司空摘星道:「我若先把緞帶還給你,再請你去大吃…頓呢?」

    陸小鳳故意遲疑著,道:「這麼樣我倒不妨考慮考慮☆還得看你請我吃什麼?」

    司空摘星道:「整只的紅色翅,再加上兩隻大肥鴨,你看怎麼樣?」

    陸小鳳好像還不太願意,終於勉強點了點頭,其實卻已幾乎忍不住要笑得滿地打滾
了。

    這小子還上了我的當。看見司空摘星恭恭敬敬的把緞帶送回,他更忍不住要笑,不
但要笑得打滾,而且還想翻跟頭。

    誰知司空摘星忽然又把手縮了回去,搖著頭道:「不行,絕不行。」

    陸小鳳立刻道:「什麼事不行?」

    司空摘星道:「鴨子太肥,魚翅太膩,吃多了一定會瀉肚子,我們是老朋友,我絕
不能害你l」陸小鳳又怔伎。

    司空摘星眨著眼,道:「何況,我也想通了,假帶子總比沒有帶子好,你說對不
對?」他好像也已忍不住要笑,終於還是笑了出來,大笑著翻了三個跟頭,入已掠上屋
脊,向陸小風招了招手,就忽然不見了。

    陸小鳳卻已連肚子都要被氣破,咬著牙恨恨道:「這小子是我的剋星,遇見他我就
倒霉。」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發現本來看猴戲的孩子們都已圍了過來,一個個都在仰著
臉,看著他,好像覺得他比那會玩戲的猴子還有趣。

    陸小鳳苦笑道:「你們為什麼不到那邊去看猴子玩把戲?」

    一個孩子搖著頭道:「猴子不好看,你好看。」

    陸小鳳又好氣,,又好笑卻又忍不住問道:「我有什麼好看的?」

    孩子道:「你跟那老公公是朋友,一定也會像他一樣會飛,「陸小鳳總算明白了,
這些孩子原來是來看飛人的。

    孩子們又在央求,「大叔你飛給我們看看好不好?」

    陸小鳳歎了口氣,忽又笑道:「我教你燈]一首歌,你們唱給我聽,我就飛給你們
看。」

    孩子們立刻拍手歡呼:「好,我們唱,我們以後天天都唱。」

    陸小鳳又開心了,立刻教孩子們一句句的唱:

    「司空摘星,是個猴精。

    猴精搗蛋,是個渾蛋。

    渾蛋不乖,打他屁股。」

    孩子們學得倒真好,一下子就學會了,大聲唱了起來,唱個不停。

    陸小鳳自己聽聽也覺得好笑,越聽越好笑,笑得捧著肚子,也接連翻三個跟頭,翻
上了屋脊,向孩子們招了招手,笑道:「你們一有空就唱,我一有空就飛給你們看。」

    肩上的四條緞帶果然已少了—條,連陸小鳳都不能不承認,那個猴精的確有兩手,
居然能在他眼前把東西偷走。

    剛才『他幾乎把肚子都氣破,後來又幾乎把肚子笑破,現在他只覺得肚子裡空空
的,簡直餓得要命。幸好現在正是吃飯的時候,大大小小的酒樓飯鋪裡,刀勺亂響,就
算不餓的人,聽見了也會餓。再不進去吃一頓,那麼他既沒有被氣破,也沒有被笑破的
肚子,只怕很快就要被餓破了。

    「來一大碗紅燒魚翅,一隻燒鴨,兩廳薄餅,外加二斤竹葉青,四樣下酒菜。」

    他找了家最近的飯館,找了張最近的桌子,一坐下來,就好像餓死鬼投胎一樣,要
了七八樣東西。然後他就坐在那裡等。

    七八樣吃的東西連一樣都沒有來,外面卻有七八個人走了進來。走在最前面的一個
人,錦衣華服,顧盼自雄,兩鬃雖已斑白,打扮得卻還是像個花花公子,腰上的玉帶晶
瑩圓潤,上面還鑲滿了比龍眼還大的珍珠,比拇指還大的悲翠。就只這一條玉帶,已經
價值連城,玉帶上掛著的—柄劍,卻遠比玉帶還珍貴。

    跟在他後面的,也全都是意氣風發,不可一世的年輕人,穿著一個比一個花裡花
哨,眼睛好像全都長在頭頂上,可是一個個全都腳步輕健,動作靈活,看來又都是武林
不弱的少年英雄。

    這些人走進來,只打量了陸小鳳一眼,就找了張最大的桌子坐下來。他們雖然沒有
將別人看在眼裡,總算還是看了陸小鳳一眼。

    陸小鳳卻連一眼都懶得看他們,但他卻還是認出了掛在玉帶上的那柄劍。

    一柄黑魚皮鞘,白金吞口,形式奇古的長劍,鮮紅的劍穗上,緊著個白玉雕成的雙
魚。只要認出了這柄劍,就一定能認出佩劍的人。

    這個錦衣佩劍的中年人,當然就是江南虎丘,雙魚塘,長樂山莊的主人,「太平劍
客」司馬紫衣,「金南宮,銀歐陽,玉司馬。這句話說的正是武林三大世家。

    自古以玉為貴,長樂山莊無疑是其中最富貴的一家,司馬紫衣除了家傳的武功外,
還是昔年「鐵劍先生」的唯一衣缽弟子,少年英俊,文武雙全,再加上顯赫的家世,不
到二十歲就已名滿天下。現在他雖已人到中年,非但少年時的驕狂仍在,莢俊也不減當
年。

    能親眼見到這麼樣一個人的風采,本是件很榮幸的事。

    可是陸小鳳卻寧願能看到一碗已鍛得爛透了的紅燒魚翅。

    魚翅的火候鍛得正好,酒也溫得恰到好處。陸小鳳拿了起筷子,正準備好好的吃一
頓,卻已看見一個紫衣佩劍,劍上懸著白玉雙魚的年輕人向他走過來。

    他從心裡歎了口氣,知道又有麻煩要找上門來了,所以趕快乘這年輕人還沒有走到
面前的時候,先用魚翅塞滿了自己的嘴。

    紫衣少年扶劍而立,又冷冷的打量了他兩眼,才抱了抱拳,道:「閣下想必就是陸
小鳳。」陸小鳳點點頭。

    紫衣少年道:「在下胡青,來自姑蘇虎丘,雙魚塘,長樂山莊,那邊坐著的就是家
師,閣下想必也已知道。」陸小鳳又點點頭。

    胡青道:「明人面前不說暗話,家師特地叫我來,借閣下肩上的緞帶一用,再請閣
下過去用酒。」這次陸小鳳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卻指了指自己的嘴,嘴裡的魚翅
還沒有嚥下去,當然也沒法子開口說話。

    胡青皺了皺眉,雖然顯得很不耐煩,卻也只有站在那裡等著,好容易等陸小鳳吃完
了,立刻又問道:「閣下現在就請將緞帶交給我如何?若是閣下自己還想留下一條也無
妨。」

    他說得輕鬆極了,好像認為他既然過來開了口,就已經給了陸小鳳天大的面子。

    陸小鳳慢吞吞的嚥下魚翅,慢吞吞的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又輕輕歎廠口氣,表示
對魚翅和酒都很滿意,然後才微笑著道:「司馬莊主的盛名,我已久仰,司馬莊主的好
意,我很感激,至於這緞帶……」

    胡青道:「緞帶怎麼樣?」

    陸小鳳淡淡道:「緞帶不借。」

    胡青的臉色變了,反手握住劍柄。陸小鳳卻連看也不看他』眼,又夾了塊魚翅放進
嘴裡,仔細咀嚼,慢慢欣賞。

    胡青瞪著他,手背上青筋顫動,彷彿已忍不住要拔劍,背後卻有人咳嗽了兩聲,
道:「你那『借』宇用得不好,這樣的東西,誰也不肯借的。」

    司馬紫衣居然也不借勞動自己的大駕走過來,卻又遠遠停下,好像在等著陸小鳳站
起來迎接。

    陸小鳳沒看見。他對面前這盆魚翅興趣,顯然比對任何人都濃得多。

    司馬紫衣只有自己走過來,伸出一隻保養得很好的手,朝桌子上點了點。胡青立刻
從懷裡拿出疊銀票,放在桌上。

    司馬紫衣又用手摸了摸他修飾潔美的小鬍子,道:「玉壁雖好,總不如金銀實惠,
卜巨不解人意,當然難免碰壁。」

    京城裡的消息傳得真快,一個時辰前的事,現在居然連他都已知道。

    司馬紫衣道:「我的意思,閣下想必也定有同感,「陸小風點點頭,表示完全同
意。

    司馬紫衣道:「這裡是立刻可以兌現的銀票五萬兩,普通人有了這筆錢財,已可無
憂無慮的過一輩子。」陸小鳳也完全同意。

    司馬紫衣道:「五萬兩銀票,只換兩條緞帶,總是換得過的。」

    陸小鳳還是完全同意。司馬紫衣臉上露出微笑,好像已準備走了,這交易已結束。

    誰知陸小鳳忽然開了口,道:「閣下為什麼不將銀票也帶走?」

    陸小鳳道:「帶到哪裡去?」

    陸小鳳道:「帶到緞帶鋪去!」司馬紫衣不懂。

    陸小鳳道:「街上的綢緞鋪很多,閣下隨便到那家去換,都方便得很ao司馬紫衣
沉下臉,道:「我要換的是你這緞帶。」

    陸小鳳笑了笑,道:「我這緞帶不換。」

    司馬紫衣看來總是容光煥發的一張臉,已變得鐵青,冷冷道:「莫忘記這是五萬兩
銀子。」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你若肯讓我安安靜靜的吃完這碗魚翅,我情願給你五萬
兩!」

    司馬紫衣鐵青的臉又漲得通紅,旁邊桌子已有人忍不注「噬噬」一聲笑了出來。

    笑聲剛響起,劍光也飛出,只聽「叮」的一響,劍尖已被筷子挾住覽朗謾個已有六
分酒意的生意人,出手的是胡青,他的手腕一翻,腰畔長劍已毒蛇般刺了出去。誰知陸
小鳳的出手卻更快,突然伸出筷子來輕輕一夾,劍尖立刻被捏住了七寸。胡青臉色驟
變,吃驚的看著陸小鳳。

    陸小鳳道:「他醉了。」

    胡青咬著牙,用力拔劍,柄劍卻好像已在筷子上生了根。

    陸小鳳淡淡道:「這裡也沒有不許別人笑的規矩,這地方不是長樂山莊。」

    胡青額上已有了汗珠,忽然間,又是劍光一閃,「叮』』的—響他手裡的劍已斷成
兩截。」

    司馬紫衣一劍削出,劍已入鞘,冷冷道:「退下去,從今以後,不許你用劍。」

    胡青垂著頭,看著手裡的斷劍,一步步往後退,退出去七八步,眼淚忽然流了下
來。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可惜可惜。」

    司馬紫衣道:「可惜?」

    陸小鳳道:「可惜了這把劍,也可惜了這個年輕人,其實他的劍法已經很不錯,這
把劍也很不錯。」

    司馬紫衣沉著臉,冷冷道:「能被人削斷的劍,就不是好劍」

    陸小鳳道:『她的劍被削斷,也許只因為劍尖被夾伎。」

    司馬紫衣道:「能被人夾伎的劍,留著也沒用。』』陸小鳳看著他,道:「你一劍
出手,就絕司馬紫衣道:「絕不會。」

    陸小鳳笑了,忽然笑道:「我的緞帶既不借,也不換,當然更不賣。」

    司馬紫衣冷笑道:「你是不是要我搶?」

    陸小鳳道:「你還可以賭。」

    司馬紫衣道:「怎麼賭?」

    陸小鳳道:「用你的劍賭。」司馬紫衣還是不懂。

    陸小鳳道:「你一劍刺出,若是真的沒有人能夾住,你就贏了,你非但可以拿走我
的緞帶,還可以隨便拿走我的腦袋。」

    司馬紫衣道:「我並不想要你的腦袋。」

    陸小鳳道:「可是你想要我的緞帶!」

    司馬紫衣瞪著他,道:「除此之外,沒有別的法於?」

    陸小鳳道:「沒有。

    司馬紫衣沉吟著,忽然道:「我要刺你左肩的肩井穴,你準備好ao陸小鳳微笑著
拍了拍自己的左肩,道:「我的衣服不太乾淨,又已兩天沒洗澡,你的劍若刺進去,最
好快些拔出來,免得弄贓了你的劍。」

    司馬紫衣冷冷道:「只要有血洗,劍贓了也無妨。」

    陸小鳳道:「卻不知我的血乾不乾淨?」

    司馬紫衣道:「你現在就會知道了。m『了」字末出口,劍已出手,劍光如閃電,
直刺陸小鳳的左肩。劍很長,本不容易拔出來,但是他卻有種獨特的方法拔劍,劍一出
鞘,就幾乎已到了陸小鳳的肩頭。

    陸小鳳就伸出兩根手指來一夾。這本是個極簡單的動作,可是它的準確和迅速,卻
沒有人能形容,甚至已沒有人能想像。

    這動作雖簡單,卻是經過千錘百煉的,已是鐵中的精英,鋼中的鋼。司馬紫衣的心
沉了下去,血也在往下沉。他的劍已被夾伎。」

    他四歲時就已用竹練劍,七歲時就有了把純鋼打成的劍。他學會劍已四十年,就只
練這拔劍的動作,已研究了一百三十多種方法,他一劍出手,可以貫穿十二枚就地灑落
的銅錢。

    可是現在他的劍還是被夾佐了,在這一瞬間,他幾乎不能相信這是真的。他看著陸
小鳳的手,幾乎不能相信這真的是只有血有肉的手。

    陸小鳳也在看著自己的手,忽然道:「你這一劍並沒有使出全力,看來你的確並不
想要我的腦袋。」

    司馬紫衣道:「你……」

    陸小鳳笑了笑,道:「我不是個好人,你卻不壞,你不想要我的腦袋,我送你條緞
帶。」

    他袖下條緞帶,掛在劍尖上,就大步走了出去,連頭都沒有回。他生怕自己會改變
主意。

    肚子雖然還沒有吃飽,陸小鳳心裡卻很愉快,因為他知道司馬紫衣現在『定已明白
了兩件事,無論誰的劍都可能被夾住。有些人是吃軟不吃硬的。

    他相信司馬紫衣受到這個教訓後,一定會改改那種財大氣粗,盛氣凌人的樣子。

    這對他又有什麼好處呢?他完全沒有去想,陸小鳳做事本就從來也沒有為自己打算
過。

    可是他的肚子卻在抗議了。他的肚子雖不大,兩口魚翅卻也填不滿。對他說來,想
要舒舒服服的吃頓飯,已變成件很困難的事。

    只要他還有緞帶在身上,無論他到什麼地方去,不出片刻,就會有麻煩找上門來。

    剩下的這兩條緞帶應該怎麼送出去?應該送給誰?其中有一條他是準備留給木道人
的,木道人偏偏人影不見。不該來的人全都來了,該來的人都沒有來。

    因為有些人該來的時候不來,不該來的時候卻偏偏要來,陸小鳳好像總是會遇見這
種人,這種事。他歎了口氣,忽然發覺老實和尚正從前面走過來,手裡拿著饅頭在啃,
看見陸小鳳,就好像看見了鬼一樣,立刻想溜之大吉。

    陸小鳳壩預田去,一把拉佐了他,道:「你想走?往那裡走?」

    老實和尚翻著白眼,道:「和尚既沒有惹你,又沒有犯法,你拉著和尚幹什麼?」

    陸小鳳眨了眨眼,笑道:「因為我想跟和尚談個交易。」

    老實和尚道::和尚不與你談交易,和尚不想上你的當。」

    陸小鳳道:「這次我保證你絕不會上當。」

    老實和尚看著他,遲疑著,道:「這是什麼交易,你先說說看。

    陸小鳳道:「我用這兩根緞帶,換你手上的這個饅頭。」

    老實和尚道:「不換。」

    陸小鳳叫了起來,道:「為什麼不換?」

    老實和尚道:「因為和尚知道天下絕沒有這種便宜事。」

    他又翻了翻白眼,道:「〔巨用二塊玉壁跟你換,你不換,司馬用五萬兩銀子跟你
換,你也不換,現在你卻要來換和尚的饅頭,你又沒有瘋。」

    陸小鳳道:「難道你以為我有陰謀?」

    老實和尚道:「不管你有沒有陰謀,和尚都不上當。」

    陸小鳳道:「你一定不換?」

    老實和尚道:「一定不換ao陸小鳳道:「你不後悔?」

    老實和尚道:「不後悔。」

    陸小鳳道:「好,不換就不換,可是我要說的時候,你也休想要我不說。」

    老實和尚忍不住問道:「說什麼?」

    陸小鳳道:「說一個和尚逛妓院的故事。」老實和尚忽然把饅頭塞到他手裡,抽下
他肩上的緞帶,掉頭就走。

    陸小鳳大聲道:「莫忘記其中有—條是木道人的,你一定要去交給他,否則我還是
要說。」

    老實和尚頭也不回,走得比一匹用鞭子抽著的馬還快。

    陸小鳳笑了,只覺得全身輕飄飄的,從來也沒有這麼樣輕鬆愉快過。

    他總算已將這些燙山芋全都拋了出去,肩上的一副千斤重擔,也總算交給了別人。

    饅頭還沒有冷透。他咬了一口。只覺得這饅頭簡直比魚翅還好吃。他居然忘了把最
後一條緞帶留給一個人,居然忘得乾乾淨淨。

    他本來一直都在懷疑老實和尚就是這陰謀的主腦,現在好像也已忘了。你說他究竟
是糊塗?還是聰明?日色已漸漸偏西。現在距離陸小鳳把緞帶塞給老實和尚的時候,已有
一個多時辰,沒有人知道他在這一個多時辰裡是幹什麼去了。

    他好像一直在城裡東逛西蕩,兜了不少圈子,就算有人在盯他的梢,也早已被他甩
脫,他當然不能把任何人帶到合芳齋。

    他是從後門進來的,後園裡人聲寂寂,風中飄動著菊花和桂子的香氣,連石榴樹
下,大水缸裡養的魚,都好像懶得觀。

    穿過菊花叢,就可以看見有個人正坐在六角小亭裡,倚著欄杆癡癡的出神。

    菊花是黃的,欄杆是紅的,她卻穿件翠綠色的衣裳,柳腰盈盈一握,蒼白的臉上病
容末減,新愁又生,彷彿弱不禁風。

    園中的秋色雖美,卻還不及她的人美,陸小鳳好像直到現在才發現,歐陽情竟是這
麼樣一個美麗的女人。這是不是因為他現在才知道她一直都在偷偷的愛著他?風吹著欄
外的菊花,小徑上已有了三兩片落葉,他悄悄的走過去,忽然發現歐陽情的一雙發正在
看著他。

    他訂I並沒有見過很多次面,事實上,他們說過的話加起來也許還不到十句。

    可是現在陸小鳳心裡卻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覺,心也跳得快了,居然好像有點手足
失措。

    她心裡又是什麼滋味?至少陸小鳳並沒有從她臉上看出什麼特別不同的地方,她看
著他時,跟以前並沒有什麼兩樣。看來她若不是很沉得佐氣,就一定是很會裝模作樣。
世上的女人又有幾個是不會裝模作樣的!陸小鳳在心裡歎了口氣,走上小亭,勉強笑了
笑,道:

    嚴你的病好了?」

    歐陽情點了點頭,指了指對面的石凳,道:「坐。」

    陸小鳳本來是想坐在她旁邊的,可是人家既然表現得很冷淡,他也不能太熱情唉,
女人為什麼總喜歡裝模作樣?這是不是因為她們都知道,男人喜歡的,就是會裝模作樣
的女人。歐陽情若是真的表現得很熱情,陸小鳳只怕早已被嚇跑了。

    現在他卻乖乖的坐在對面的石凳上,心裡雖然有很多話說,卻連一句也說不出來,
只好播汕著問道:「西門吹雪呢?」

    歐陽情道:「他在屋裡陪著大嫂,我想他們一定有很多話說。」

    陸小鳳站起來,又坐下,他本來是想進去找西門吹雪的,但他卻不願歐陽情把他看
成個不知趣的人。決戰已迫在眉睫,生死勝負還未可知,這一別很可能就已成永訣。

    他的確也該讓他們夫妻安安靜靜的度過這最後的一個下午,說—些不能讓第三者聽
見的話。

    庭院深深,香氣浮動,秋色美如夢境,他們豈非也只有兩個人,豈非也有很多話要
說?可是他卻偏偏想不起該說什麼?他好像已變成了個第一次和情人幽會的大孩子。

    歐陽情忽然道:「這個人你認得?」

    陸小鳳道:「哪個人?」

    歐陽情往旁邊指了指,陸小鳳才發現欄杆上攏著個蠟像。王總管的蠟像。

    陸小鳳想不通她為什麼會對這太監的蠟像如此有興趣:

    「難道你認得這個人?」

    歐陽情道:「我見過他,他到我們那裡去過,「「她們那裡」豈非是個妓院。

    陸小鳳更奇怪,忍不住道:「你知不知道這個人是個太監?」

    歐陽情淡淡道:「我們那裡什麼樣的客人都有,不但有太監,還有和尚。」

    她好像還沒有忘記那天的事,還沒有忘記陸小鳳得罪過她。陸小鳳卻似已完全忘
了,他心裡也確實有很多更重要的問題要想。

    歐陽情又道:「到我們那裡去的太監,他並不是第一個,那天他也不是一個人去
的!」

    陸小鳳立刻又問道:「還有什麼人?」

    歐陽情道:「去的時候,他只有一個人,可是後來又有兩個海南派的劍客去找他,
好。」

    陸小鳳道:「你怎麼知道是海南派的劍客?」

    歐陽情道:「我看得出他們的劍。」海南劍派的門下,用的劍不但特別狹長,而且
形式也很特別。

    歐陽情道:「我也看得出這老頭子是個太監,隨便他怎麼樣改扮我都看得出。」

    陸小鳳道:「那天孫老爺也在?」

    歐陽情道:「嗯。」陸小鳳的眼睛亮了。王總管約那兩個海南劍派的人在妓院中相
見想必是為了要商量一件很機密的事。

    他們發現歐陽情和孫老爺也到了京城,生怕被認出來,所以才要殺了他們滅口,公
孫大娘的死,一定也跟這件事有關係。那兩個海南劍客,顯然就是死在天蠶壇的那兩
個。

    陸小鳳長長吐出口氣,這條線總算已被他找了出來。現在他只要能將這條線和別的
線連在一起,就可以把這秘密揭穿了。剛才他是不是已找到幾條線?一個多時辰本就可
以做很多事的。

    歐陽情忽然又道:「只要有太監到我們那裡去,我總是會把他們帶回我屋裡的!」

    陸小鳳道:「為什麼?」

    歐陽情道:「因為他們根本不是男人,「她冷冷的接著道:

    「越沒有用的男人,越喜歡表現得有男人氣概,我就算要他們睡在地上,他們也不
敢說出去,反而會加倍付錢,因為他們生伯別人知道他們的弱點。」

    陸小鳳忍不住問道:「那天晚上,老實和尚在你房裡,也是睡在地上的!歐陽清點
點頭。

    陸小鳳道:「難道他也是個太監?」

    歐陽情道:「雖然不是太監,也不是個男人,「陸小鳳又時出口氣,現在他也明白
老實和尚為什麼要說謊了。「沒有用」這二個字,無論什麼樣的男人都會認為是奇恥大
辱,所以有些男人寧可付了錢去睡在女人屋裡的地上,也不願別人發現他「沒有用」。

    老實和尚也是個男人,這點虛榮心連和尚也一樣會有的。

    歐陽情看著王總管的蠟像,冷笑著道:「那天晚上,這老頭子連碰都不敢碰我,生
怕我發現他是個太監,他一定想不到,就因為我已看出他不是個真正的男人,所以才會
留下他。」她臉上忽然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忽然問道:「你知不知道為什麼直到現在
還沒有男人碰過我!」陸小鳳搖頭。

    歐陽情道:「因為我討厭男人。」

    陸小鳳忍不住問道:「你也討厭我?」歐陽情冷冷的看了他—眼,雖然沒有承認,
也沒有否認。陸小鳳笑了。他忽然發現了一件事歐陽情並沒有愛上他,連一點這種意思
都沒月。

    若不是十二姨再三那麼樣說,陸小鳳自己也絕不會這麼樣想。只不過那些話全都是
卜二姨說的,她故意要陸小鳳認為歐陽情已愛上他,也許只不過是要陸小鳳吃下那碟酥
油泡螺。歐陽情自己非但沒有說過一個宇,連一點意思都沒有表現過。

    發現了這件事的真相,陸小鳳心裡雖然也有點酸溜溜,覺得不是滋味,卻又不禁松
了口氣,就好像又卸下了一副擔子。他的態度立刻變得自然了,一見鍾情這種事,他本
來就不相信。

    歐陽情卻忍不住問道:「你在笑什麼?」

    陸小鳳道:「我……我在笑老實和尚,我剛把兩個燙手的熱山芋拋給了他。」

    歐陽情道:「熱山芋?」

    陸小鳳道:「熱「

    歐陽情更不懂,「什麼緞帶?」

    陸小鳳立刻就向她解釋,說到司空摘星偷他的緞帶時,他又不禁要生氣,說到老實
和尚,他就哈哈大笑,開心得就像是個孩子。

    歐陽情看著他,眼睛裡又露出種很奇怪的表情。這個人用兩條價值萬金的緞帶,去
換了人家一個饅頭,居然還像是佔了天大的便宜,開心得要命。她實在也沒有見過這種
人。

    陸小鳳道:「只可惜你的病還沒有完全好,否則我一定替你留一條,讓你也去開開
眼界。」

    歐陽情道:「現在你的緞帶連一根都沒有了?」

    陸小鳳道:「連半根都沒有了。」

    歐陽情道:「今天晚上你去不去?」

    陸小鳳道:「當然要去。」

    歐陽情道:「你的緞帶呢?」陸小鳳怔住。

    直到現在他才想起來,他居然競忘了替自己留下條緞帶。難道老實和尚就因為生怕
他想起這一點,所以緞帶一到手,就逃得比馬還快。

    看著陸小鳳臉上的表情,歐陽情也忍不佳「噗刺」一聲笑了。這麼樣糊塗的人,倒
還少見得很。陸小鳳愁眉苦臉的坐在那裡發了半天怔,忽然跳起來,衝出去。,西門吹
雪和孫秀青正好從花徑上走過來,吃驚的看著他。陸小鳳竟連招呼都來不及打,就已從
他們面前衝了過去,就好像被人用掃把趕走的?」

    孫秀青看了看倚在欄杆上的歐陽情,忍不住道:「是不是你把他氣走的?」

    歐陽情微笑著搖了搖頭,她笑得那麼甜,無論怎麼看,都不像能讓人生氣的樣子。

    孫秀青道:「是不是你欺負了他?」

    歐陽情嫣然道:「這個人用不著別人欺負,他自己會欺負自己。」

    孫秀青上上下下看了她幾眼,帶著笑道:「你對他好像已瞭解得很快。

    歐陽情道:「我只知道他是個糊塗蟲。」

    孫秀青道:「但卻是最聰明的一個糊塗蟲。」

    歐陽情道:「他聰明?」

    孫秀青道:『『對他自己的事,他的確很糊塗,因為他從來也沒有為自己打算過,
若有人真的認為他糊塗,想騙騙他,那個人就要倒霉了ao歐陽情淡淡道:「其實無論
他是聰明人也好,是糊塗蟲也好,都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孫秀青眨了眨眼,道:「你不喜歡他?」

    歐陽情冷笑道:「難道你們認為所有的女人都應該喜歡他?」

    孫秀青道:「我不是在說所有的女人,我是在說你I」

    歐陽情道:「你為什麼不說說別的事?」

    孫秀青道:「你對他沒興趣?」

    歐陽情道:「沒有。」

    孫秀青又笑了,道:「你用不著瞞我,我看得出,「她摸著門己的肚子,眼睛裡閃
動著幸福而驕傲的光,微笑著又道:

    「我不但也是個女人,而且已快有孩子了,像你們這種小姑娘,隨便什麼事都休想
能瞞得過我的。」歐陽情不說話了,蒼白的臉上卻泛起了紅暈。

    西門吹雪忽然道:「你們女人真奇怪。」

    孫秀青道:「有什麼奇怪?」

    西門吹雪道:「你們心裡喜歡一個男人,表面上越要裝出冷冰冰的樣子,我實在不
懂你們這是為了什麼?」

    孫秀青道:「你要我們怎麼樣?難道要我們一見到喜歡的男人,就跳到他懷裡去?」

    西門吹雪道:「你們至少可以對他溫柔—點,不要把他嚇走。

    孫秀青道:「我剛認得你的時候,對你溫不溫柔?」

    西門吹雪道:「不溫柔。」

    孫秀青道:「可是你並沒有被我嚇走。」

    西門吹雪看著她,眼睛裡又露出溫暖的笑意,道:「像我這種男人,是誰也嚇不走
的。」

    孫秀青嫣然道:「這就對了,女人喜歡的,就是你這種男人。

    她走過去,握住了西門吹雪的手,柔聲道:「因為女人和羚羊一樣,是要人去追
的,你若沒有勇氣去追她,就只有看著她在你面前跑來跑去,永遠也休想得到她那雙寶
貴的角。」

    西門吹雪微笑道:「現在你已把你的角給了我?」

    孫秀青輕輕歎了口氣,道:「現在我已連皮帶骨都給了你。」

    他們互相依假著,靜靜的站在九月的夕陽下,似已忘了旁邊還有人在看著,似已忘
了這整個世界。夕陽雖好,卻已近黃昏了。他們還能這麼樣依侵多久?歐陽情遠遠的看
著他們,心裡雖然在為他們的幸福而歡愉,卻又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恐懼,為他們的幸福
而恐懼。

    因為她早已知道西門吹雪這個人,也早已知道西門吹雪的劍。他的劍,本不是屬於
凡人的。

    一個有血肉,有感情的人,絕對使不出他那種鋒銳無情的劍法。那種劍法幾乎已接
近「神\西門吹雪本就不是個有情感、有皿肉的凡人,他的生命已奉獻給他的劍,他的
人已與他的劍溶為一體,也已接近神。

    可是現在他已變成了一個平凡的人,已有了血肉,有了感情。他是不是還能使得出
他那種無情的劍法?他能不能擊敗葉孤城?夕陽雖好,卻已將西沉,月亮很快就要升起
來,今夜的月亮,勢必要被一個人的血映紅。那會是誰的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