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老實和尚            

    能一覺睡上二十多個時辰的,只有兩種人有福氣的人,有病的人。陸小鳳既沒有
病,也沒有這麼好的福氣。歐陽情卻已昏睡了一天一夜。看到她的臉色,陸小鳳更沒法
子去睡了。

    十三姨也顯得很憂慮,輕輕道:「從昨天到現在,她只醒過來一次,只說了一句
話。」

    陸小鳳道:「什麼話?」

    十三姨勉強笑了笑,道:「她問我,你有沒有吃她做的酥油泡螺?還要我問你,好
不好吃?」

    陸小鳳的心在收縮。看見那一盤酥油泡螺還擺在桌上,他忽然覺得自己實在是個不
知好歹的混蛋。

    「一定好吃的。他也勉強作出笑臉,「我一定要把它全吃光。」

    十三姨道:「這種東西冷了就不酥了,我再去替你炸—炸。」

    陸小鳳道:「不必,這是她親手炸的,我就這麼樣吃。』』十三姨歎口氣,道:
「你總算還有點良心。」

    陸小鳳坐屍來,一口就吃了兩個,忽又問道:「李燕北呢。」

    十三姨道:「走了。」

    陸小鳳道:「到什麼地方去了?」

    「不知道。十三姨笑得更勉強:☆他的家又不止這一個。』』陸小鳳只有自己用一
個酥油泡螺塞住自己的嘴。他忽然發現在十三姨臉上高貴的脂粉下,也不知隱藏著多少
淚痕?多少悲哀?一個女人,在一個月裡,若有二十九個晚上都要獨自度過,這種寂寞實
在很難忍受。

    可是她忍受了下來,因為她不能不忍受。這就是她的命運,大多數女人都有接受自
己命運。在這方面,她們的確比男人強得多。他瞭解十三姨這種女人,卻不瞭解歐陽
情。

    「有句話我本不該問的。陸小鳳遲疑著道:「可是我又不能不問:「「你可以問:
「陸小鳳道:「你是歐陽的好朋友,好朋友之間中就不會有什麼秘密,何況……」

    十三姨替他說了下去,「何況我們是女人,女人之間更沒有秘密ao陸小鳳又勉強
笑了笑,道:「所以她的私事,你很可能知道的不少!」

    十三姨道:「你究竟想問什麼事?」

    陸小鳳終於鼓足勇氣,道:「我聽公孫大娘說,她還是個處女,她究竟是不是?」

    十三姨想也不想,立刻道:「她是的。」

    陸小鳳道:「她做的是那種事,怎麼會還是個處女?」

    十三姨冷笑道:「做那種事的,也有好女人,她不但是個好女人,而且還是很特殊
的一個!」

    陸小鳳只有又用酥油泡螺塞住自己的嘴。現在他當然已看出,十三姨以前一定也是
做這種事的。所以她們才是朋友。

    像她們這種女人,一向都很少會和「良家婦女」交朋友的。這並不是因為她們看不
起別人,而是因為她們生怕被別人看不起。

    —碟酥油泡螺,已經被陸小鳳吃光了,只要留下一個,他好像就會覺得很對不起自
己的良心。

    十三姨看著他吃完,忽然問道:「你為什麼會對這件事如此關心?她是不是處女,
難道跟別人也有什麼關係?」

    陸小鳳點了點頭,遲疑著道:「四五個月以前,有一天我在路上遇見了老實和尚,
他說他頭一天晚上是跟歐陽……』』這句話他卻沒有說完。他忽然倒了下去,人事不
知。十三姨居然就這麼樣冷冷的看著他倒下去,臉上居然還露出…絲惡毒的微笑。

    陸小鳳實在還不瞭解女人,更不瞭解十三姨這種女人。

    他只不過自己覺得自己很瞭解而已。

    一個男人若是覺得自己很瞭解女人,無論他是誰,都一定會倒霉的。就連陸小鳳也
一樣。

    奇怪的是,有些人好像天生就幸運,就算倒霉,也倒不了多久。陸小鳳顯然就是這
種人。他居然沒有死。他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非但四肢俱全,五官無恙,而且還躺
在一張很舒服,很乾淨的床上。

    屋子裡也很乾淨,充滿了菊花和桂子的香氣,桌上已燃起了燈,窗外月光如水。一
個人靜靜的站在窗前,面對著窗外的秋月,一身白衣如雪。

    「西門吹雪!」踏破了鐵鞋都找不到的西門吹雪,怎麼會忽然在這裡出現了?陸小
鳳跳了起來。他居然還能跳起來,只不過兩條腿還有點軟軟的,力氣還沒有完全恢復。

    「好小子,你是從哪裡竄出來的。」陸小鳳赤著腳站在地上大叫:這些天來,你究
竟躲到哪裡去了?」

    西門吹雪冷冷道:「一個人對自己的救命恩人,不該這麼樣說話的。」

    「救命恩人?」陸小鳳又在叫,「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若不是我,你的人只怕也跟李燕北一樣,被燒成了灰!」

    陸小鳳失聲道:「李燕北已死了?」

    西門吹雪道:「他的運氣不如你,你好像天生就是個運氣特別好的人。」

    他終於回過頭,凝視著陸小鳳。他的臉色還是蒼白而冷漠的,聲音也還是那麼冷,
可是他的眼睛裡,卻已有了種溫暖之意。一種只有在久別重逢的朋友眼睛裡,才能找到
的溫暖。

    陸小鳳也在凝視著他,「最近你的運氣看來也不壞。』』西門吹雪道:「運氣真正
壞的,好像只有李燕北aU陸小鳳道:「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西門吹雪點點頭,道:「但我卻不知道你是從幾時開始,會信任那種女人的!」

    陸小鳳道:「哪種女人?」他又躺了下去,因為他忽然又覺到胃裡很不舒服,「像
歐陽情那種女人?」

    西門吹雪道:「不是歐陽情。」

    陸小鳳道:「不是她?是十三姨?」

    西門吹雪道:「酥油泡螺雖然是歐陽情做的,但下毒的卻是十三姨。」

    他看著陸小鳳,目中彷彿露出笑意,「這消息是不是可以讓你覺得舒服些?」

    陸小鳳的確已覺得舒服了很多,但卻又不禁覺得奇怪:

    「你是從幾時開始瞭解男女間這種感情的?」西門吹雪沒有回答這句話,卻又轉過
身,去看窗外的月色。月色溫柔如水。

    現在已是九月十四晚上了。

    陸小鳳沉思著,道:「我一定已睡了很久J」

    西門吹雪道:「十三姨是個對迷藥很內行的女人,她在那些酥油泡螺裡下的藥並不
重!陸小鳳道:「她知道若是重了,我就會發覺。」

    西門吹雪道:「她也知道你一定會將那碟酥油泡螺全吃下去。」

    陸小鳳苦笑。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十三姨瞭解的當然更[多。

    「可是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的?」陸小鳳又問:「怎麼會恰巧去救了我?」

    西門吹雪道:「你倒下去的時候,我就在窗外看著。」

    陸小鳳道:「你就看著我倒下去!」

    西門吹雪道:「我並不知道你會倒下去,也不知道那些酥[油泡螺裡有毒!陸小鳳
道:「你本就是去找我的?」

    西門吹雪道:「但我卻不想讓別人看見我,我本想等十三D姨走了後,再進去的,
誰知你—『倒下去,她就拔出了刀。」

    陸小鳳道:「李燕北也是死在那柄刀下的?」西門吹雪點點頭陸小鳳道:「你問過
她?她說了實話?」

    西門吹雪冷冷道:「在我面前,很少有人敢不說實話。」

    無論誰都知道,西門吹雪若說要殺人時,絕不會是假話。他的手剛握住劍,十三姨
就說了實話。

    陸小鳳歎息著,苦笑道:「我實在看不出她那樣的女人,居然真的能下得了毒
手。」

    西門吹雪道:「你為什麼不問我,她是為什麼要下毒手的?」

    陸小鳳歎道:「我知道她是為什麼,我還記得她說過的一句話西門吹雪道:「什麼
話?」

    陸小鳳道:「李燕北的女人,並不止她一個,她是個不甘寂寞的女人,這種日子她
過不下去,卻又沒法子逃避,所以只有殺了李燕北。」他苦笑著又道:「她怕我追究李
燕北的下落,所以才會對我下毒手。」

    西門吹雪道:「你忘了一件事。」

    陸小鳳道:「什麼事?」

    西門吹雪道:「一張一百九十五萬兩的銀票。」他冷笑著,又道:「若沒有這張銀
票,她也不會下毒手,她也不敢!」可是—個像她那樣的女人,身上若是有了一百九十
五萬兩銀子,天下就沒有什麼地方是她不能去的,也沒有什麼事是她不敢做的了。

    「她殺了你後,本就準備帶著那張銀票走的,她甚至連包袱都已打好。」

    陸小鳳苦笑道一個人有了一百九十五萬兩銀子後,當然也不必帶很大的包袱。」

    西門吹雪道:「你為什麼不問我,她的下落如何?」

    陸小鳳道:「我還要問?」遇見了這種人,西門吹雪的劍下是從來也沒有活口的。

    「你想錯了。西門吹雪淡淡道:「我並沒有殺她。」

    陸小鳳吃驚的拾起頭,「你沒有殺她?為什麼?」西門吹雪沒有回答,也不必回答陸
小鳳自己也已知道了答案,「你這個人好像變了……而且變得不少!他凝視著西門吹
雪,目中帶著笑意,「你是怎麼會變的?要改變你這個人並不容易。」

    「你也沒有變,「西門吹雪冷冷道:「該問的話你不問,卻偏偏要問不該問的!」

    陸小鳳笑了,他不能不承認:「我的確有些事要問你。」

    「你最好一件件的問。

    「歐陽情呢?」

    「就在這裡,而且有人陪著。」

    「是孫姑娘。」

    「不是。」西門吹雪眼睛裡又露出那種溫暖愉快的表情:

    「是西門夫人。」

    陸小鳳喜動顏色,「恭喜,恭喜,恭喜……」他接連說了七八遍恭喜,他實在替西
門吹雪高興,也替孫秀青高興。朋友們的幸福,永遠就像是自己幸福—樣。

    陸小鳳實在是個可愛的人。西門吹雪也不禁笑了。

    他很少笑,可是他笑的時候,就像是春風吹過大地。

    「你想不到我會成家?」

    「我實在想不到,「陸小鳳還在笑,「就連做夢也想不到。」

    但是他已想到,這一定就是西門吹雪為什麼會改變的原因。

    西門吹雪微笑道:「你呢?你準備什麼時候成家?」陸小鳳的笑容立刻籠上了一陣陰
影一是薛冰的影子,也是歐陽情的影子。

    他立刻改變話題,「你怎麼會到那裡去找我的?」

    「我知道你是李燕北的朋友,也知道他手下有幾個親信的人J」

    「他們在你面前也不敢說謊?」

    「絕不敢。」

    「也不敢洩漏你的行蹤?」

    「是我去找他們的,「西門吹雪道:「沒有人知道我伎在這田「

    這正是陸小鳳最想問的一件事,「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西門吹雪道:「你為什麼不出去看看?」

    穿過精雅的花園,前面竟是間糕餅店,四開間的門面,門上雕著極精緻的花紋,金
宇招睡上寫著三個斗大的宇,「合芳齋。」陸小鳳看了兩眼就回來,回來後還在笑。

    「這是家字號很老的糕餅店,用的人卻全是我以前的老家人。」西門吹雪面有得意
之色,「你有沒有想到我會做糕餅店的老闆。」

    「沒有。」

    西門吹雪微笑道:「所以你們就算找遍九城,也找不到我的。」

    陸小鳳承認,「就算打破我的頭,我也找不到ao西門吹雪道:「你已知道我為何
要這麼樣做?」

    陸小鳳笑道:「我知道,所以我不但要喝你的喜酒,還要等吃你的紅蛋。」

    西門吹雪的笑容中卻也有了陰影,沉默了很久,才緩緩道:「我去找你,只因為我
有件事要你替我做,「他為什麼要改變話題?難道他不敢想得太遠?難道他生怕自己等不
到吃紅蛋的那一天?陸小鳳道:「不管你要我做什麼事,都只管說,我欠你的情。」

    「我要你明天陪我到紫禁城去。」西門吹雪的雙手都已握緊,「我若不幸敗了,我
要你把我的屍體帶回這裡來。」

    陸小鳳笑得已勉強,道:「縱然敗了,也並不一定非死不可的。」

    西門吹雪道:「戰敗了,只有死!」他臉上的表情又變得冷酷而驕傲,他可以接受
死亡,卻不能接受失敗!陸小鳳遲疑中巨司。

    他本不願在西門吹雪面前說出葉孤城的秘密,葉孤城也是他的朋友。

    可是他縱然不說,這事實也不會改變,西門吹雪遲早總會知道。

    「你絕不會敗,「他終於說了出來。

    「為什麼?」

    「因為葉孤城的傷勢很不輕。」

    西門吹雪動容道:「但是我聽說他昨天還在春華樓重創了唐天容。」

    陸小鳳歎道:「唐天容不是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道:「他受傷是真的?」

    陸小鳳道:「真的,「西門吹雪臉色變了。聽到自己唯一的對手已受重傷,若是換
了別人,一定會覺得自己很幸運,—定會很開心。但西門吹雪也不是別人他臉色非但變
了,而且變得很慘,「若不是因為我,八月十五我們就已應該交過手,我說不定就已死
在他的劍下,可是現在……」

    「現在他已非死不可?」西門吹雪點了點頭。

    陸小鳳道:「你不能不殺他。」

    西門吹雪黯然道:「我不殺他,他也非死不可。」

    陸小鳳道:「可是……」

    西門吹雪打斷了他的話,道:「你也許還不瞭解我們這種人,我們可以死,卻不能
敗。」

    陸小鳳終於忍不住長長歎息。他並不是不瞭解他們,他早已知道他們本是同一種
人。一種你也許會不喜歡,卻不能不佩服的人。一種已接近「神」的人。

    無論是劍法,是棋琴,還是別的藝術,真正能達到絕頂顛峰的,一定是他們這種
人。因為藝術這種事,本就是要一個人獻出他自己全部生命的。

    「可是你現在已變了!」陸小鳳道:「我本來總認為你不是人,是一種半瘋半癡的
神,可是你現在卻已有了人性。」

    「也許我的確變了,所以葉孤城若沒有受傷,我很可能不是他對手。」西門吹雪表
情更沉重,「可是現在他卻已沒有勝我的機會,這實在很不公平。」

    陸小鳳道:「那麼你想……」

    西門吹雪道:「我想去找他。」

    陸小鳳道:「找到他又怎麼樣?」

    西門吹雪冷笑道:「難道你認為我只會殺人?」陸小鳳的眼睛亮了。他忽然想起西
門吹雪好像也曾被唐門的毒藥暗器所傷。可是西門吹雪到現在還活著。

    「我帶你去。」陸小鳳又跳了起來,「這世上若還有一個人能治好葉孤城的傷,這
個人6定就是你!」

    荒郊,冷月。月已圓。冷清清公民妝照著陰森森的院廠,撣房裡已燃起了燈。

    「臼雲城主會佐在這種地方?」

    「他也跟你—佯,不願別人找到他。」

    「你是怎麼找到的?」

    「這裡的和尚俗家姓勝,叫勝通。」

    「是他帶你來的?」

    「我也做過好事,也救過人的。陸小鳳微笑道:「你救了—個人後,水遠也想不到
他會在什麼時候報答你,「這雖然並不是救人的最大樂趣,至少也是樂趣之—。

    「葉兄,是我。」他開始敲門,「陸小鳳。」沒有回應。葉孤城縱然睡了,也絕不
會睡得這麼沉難道屋裡已沒有人?陸小鳳皺起了眉,西門吹雪已破門而入。屋子裡有
人,死人。」

    一個被活活勒死了的人。」

    死的並不是葉孤城。「這人就是勝通。」

    「是誰殺了他?為什麼要殺他?」

    「他的恩人想必不止我一個,「陸小鳳苦笑道:「他帶了別人來,葉孤城卻已走
了,那人以為是他走漏了風聲,就殺了廠他洩憤。」這解釋不但合理,而且已幾乎可以
算是唯一的解釋。

    陸小鳳又歎了口氣,道:「這已經是我看見的,第二個被勒死的人了。」

    西門吹雪道:「第一個是誰?」

    陸小鳳道:「公孫大娘ao西門吹雪道:「他們是死在同一個人手裡的?」

    陸小鳳道:「很可能。」勒死勝通的,雖不是紅綢帶,可是用的手法卻很相像。

    西門吹雪道:「公孫大娘和這件事又有什麼關係?」

    陸小鳳苦笑道:「應該有的,但我卻還沒有想出來,我還沒有找到那根線」

    西門吹雪道:「什麼線?」

    陸小鳳道:「—根能將這些事串起來的線。」

    西門吹雪道:「你知道有些什麼事?」

    陸小鳳道:「葉孤城負傷,只因為人暗算了他,否則唐天容根本無法出手。」

    西門吹雪道:「是誰暗算了他?」

    陸小鳳道:「是個會吹竹弄蛇的人。」

    西門吹雪道:「歐陽情中的毒,也是蛇毒。」

    陸小鳳道:「這人不但傷了葉孤城和歐陽情,害死了孫老爺,勒死勝通和公孫大娘
也是他!」

    西門吹雪道:「你能確定?」

    陸小鳳點點頭,道:「因為我已確定勒死公孫大娘的,就是這個吹竹弄蛇人,他本
想轉移我的目標,嫁禍給公孫大娘。」

    西門吹雪道:「你說的這五個人之間,好像完全沒有關係』』陸小鳳道:「所以我
才想不通,這個人為什麼要對他們下毒手。」

    西門吹雪道:「你有沒有找到可疑的人?」

    陸小鳳道:「可疑的只有一個人。」

    西門吹雪道:「誰?」

    陸小鳳道:「老實和尚。」

    老實和尚居然會暗算別人?這種事有誰會相信?陸小鳳道:「我也知道沒有人會相信
我的話,可是他的確最可疑!」

    西門吹雪道:「你幾時開始懷疑的?」

    陸小鳳道:「從一句話開始的,「西門吹雪道:「一句什麼話?」

    陸小鳳道:「歐陽情是處女。」

    西門吹雪道:「歐陽情是不是處女,跟老實和尚也有關係?』』陸小鳳道:「有,
「西門吹雪不懂,這其間的關係,本就沒有人會懂的。

    陸小鳳道:「我為了丹風公主那件事,去找孫老爺,那天孫老爺恰巧在歐陽情的妓
院裡,我在路上又恰巧遇見了老實和尚。西門吹雪還是聽不出頭緒。

    陸小鳳道:「我就問他,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西門吹雪道:「他說什麼?」

    陸小鳳道:「他說他是從歐陽情的床上來的!」

    西門吹雪道:「但歐陽情卻是處女。」

    陸小鳳道:「由此可見,老實和尚說的也並不完全是老實話。」

    西門吹雪道:「這並不能說明他殺了人。」

    陸小鳳道:「每個人說謊都有理由,他說謊是為了什麼?」

    西門吹雪道:「你認為那天晚上,他一定做了件見不得人的事,你問起他時,他只
有隨口編了個謊話來推托。」

    西門吹雪道:「他為什麼不說別人,偏偏要說歐陽情?」

    陸小鳳道:「因為歐陽情本是他一路的人!」西門吹雪又不懂了。

    陸小鳳道:「我破了青衣樓之後,才發現江湖中還有個叫『紅鞋子』的秘密組織,
而且,青衣樓好像還要受她們的控制。」

    西門吹雪道:「這件事我已聽說過,「陸小鳳本就是個傳奇人物。他大破青衣樓,
困死霍休,捉拿繡花大盜,和公孫大娘定計逼出了金九齡的口供,早已全都成了江湖中
家傳戶誦的傳奇故事。

    那也就是「陸小鳳\「鳳凰東南飛」兩篇傳奇中說的故事。

    陸小鳳道:「我知道『紅鞋子』的秘密之後,才發現她們也是被人控制的。」

    西門吹雪道:「控制她們的,也是個秘密組織?」

    陸小鳳點點頭,道:「青衣樓全是男人,紅鞋子全是女人,這個秘密組織中,卻很
可能全都是出家人,很可能就叫做白襪子!西門吹雪道:「你認為這組織的首腦就是老
實和尚?」

    陸小鳳又點點頭,道:「我一向很少看見他,可是我在破青衣樓時,他卻忽然出現
了,我去找紅鞋子時,他又出現了,世上絕沒有這麼巧的事。」

    西門吹雪道:「但是他並沒有阻止你去破青衣樓,也沒有『阻止你去找紅鞋子!」

    陸小鳳道:「因為他知道那時我已有了把握,他就算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的。」西
門吹雪也承認,無論誰要阻止陸小鳳的行動,都很不容易。

    陸小鳳冷笑著,又道:「出家人穿的都是白襪子,他說他穿的是肉襪子,我說肉襪
子也是白的,他說他的肉不白。」

    西門吹雪道:「他的肉本就不白JD陸小鳳冷笑道:「白襪子上若是沾了泥,還是
不是白襪子?」

    「是。」西門歐雪也只有承認:「所以你認為他殺公孫大娘和歐陽情,就是為了要
滅口。」

    陸小鳳道:「因為我不但已認得了她們,而且已成了她們的朋友,他生怕她們會洩
露了他的秘密。」

    西門吹雪道:「那天晚上,孫老爺也在歐陽情的妓院。」

    陸小鳳道:「而且孫老爺知道的事太多。」一個人知道的秘密若是太多,長壽的希
望就太少了。

    西門吹雪沉思著,道:「不管怎麼樣,這也只不過是你的推測而已,你並沒有證
據。」

    陸小鳳道:「我的推測一向很少錯的!」

    西門吹雪道:「所以你已找出了一條線,將孫老爺、歐陽情和公孫大娘這三個人的
死串起來了。」

    陸小鳳道:「不錯。」

    西門吹雪道:「那麼葉孤城呢?老實和尚為什麼要暗算葉孤城?」

    陸小鳳道:「因為他想乘機會,將他的勢力擴展到京城。」

    西門吹雪又不懂了。

    陸小鳳道:「他知道李燕北和杜桐軒都在你們身上下了很重的賭注,因為這兩人也
想乘此機會,把對方的地盤奪來。」

    西門吹雪道:「李燕北賭的是我勝?」

    陸小鳳道:「所以他就設計先把李燕北的賭注買下了。」

    西門吹雪道:「現在他認為葉孤城已必敗無疑,杜桐軒也已有輸無贏.」

    陸小鳳道:「所以他—下子就已將京城面兩大勢力全都消滅了,而且不費吹灰之
力。」

    西門吹雪歎了口氣,道:「這麼複雜巧妙的計劃,世上只怕也只有你們兩個人想得
出來。」

    陸小鳳道:「這計劃並不是我想出來的,是他!」

    西門吹雪冷冷道:「但這些推測卻全都是你想出來的,你豈非比他更高。」

    陸小鳳道:「你認為我的推測並不完全對?」

    西門吹雪道:「我並沒有這麼說。」

    陸小鳳苦笑道:「但你卻一定是在這麼樣想,我看得出。」

    他忽然也歎了口氣,道:「而且我自己也是在這麼樣想的。」

    西門吹雪道:「你自己也覺得這些推測並不完全合理?」

    陸小鳳苦笑道:「所以我才會說,我還沒有找出那條線來,「西門吹雪道:「現在
你豈非已經找也一條線。」

    陸小鳳道:「這條線還不夠好。」他們當然不是站在那彈房中說話的。

    沒有人願意在—間破舊陰森,還有個死人的屋子裡停留這麼久。郊外的冷風,卻能
使人的頭腦清楚,思想敏銳。他們在九月的星空下,沿著一條小徑慢慢的往前走,秋風
吹動著路旁的黃草,大地淒涼而寂靜。他們已走了很遠。

    「這條線不不能把所有的事完全串起來,「陸小鳳又道:

    「還有個人也死得很奇怪。」

    「誰?」

    「張英風。」西門吹雪知道這個人,「三英四秀」本是同門,嚴人英的師兄,也就
是孫秀青的師兄。孫秀青現在已經是西門夫人,張英風的事,西門吹雪就不能不關心。

    「他也死了?」

    「昨天死的,「陸小鳳又重複了一遍,「死得很奇怪。」

    「是誰殺了他?」

    「本來應該是你。」

    「應該是我?」西門吹雪皺了皺眉,「我應該殺他?」

    陸小鳳點點頭,道:「因為他們這次到京城來,為的本是找你復仇lU西門吹雪冷
冷道:「所以我有理由殺他。」

    陸小鳳道:「他致命的傷口是在咽喉上,只有一點血跡。」

    西門吹雪當然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只有一種極鋒利,極可怕,極快的劍,才能造成這種傷勢,而且一劍致命。除了西
門吹雪外,誰有這麼快的劍?陸小鳳歎了口氣,道:「只可惜我現在已知道殺他的人並
不是你。」

    「現在你已知道是誰?」

    「有兩個人的嫌疑最大,「陸小鳳道:「一個太監,一個麻子「能死在這麼樣兩個
人手裡,倒也很難得。西門吹雪並不是沒有幽默感的。

    「只可惜張英風也不是死在他們手裡的。」陸小鳳又在苦笑,「第一,我還想不出
他們有什麼理由要殺張英風,第二,他們根本不是張英風的對手。」

    「所以你認為應該是兇手的人,卻不是兇手Jo「所以我頭疼。」

    「兇手究竟是誰?」

    「我現在也想找出來,「陸小鳳道:「我總認為張英風的死,跟這件事也有關
系。」

    「為什麼?」

    「因為太監也可以算是出家人,他們穿的也是白襪子。」

    西門吹雪沉吟著,忽然問道:「為張英風收屍的是嚴人英?」

    陸小鳳道:「不錯。」

    西門吹雪道:「嚴人英在哪裡?」

    陸小鳳道:「你想找他?」

    西門吹雪道:「我想看看張英風咽喉上那致命的傷口,我也許能看出那是誰的
劍。」

    陸小鳳道:「我已經看過了,看得很仔細。」

    西門歐雪冷冷道:「我知道你的武功很不錯,眼力也很不錯,可是對於劍,你知道
的並不比一個老太婆多很多。」陸小鳳只有苦笑。他不能爭辯,沒有人能在西門吹雪面
前爭辯有關劍的問題。

    「你一定要去,我就帶你去,「他苦笑著道:「只不過你最好小心些。

    「為什麼?」

    「嚴人英已找了人來對付你,其中有兩個密宗喇嘛,還有兩個據說是邊極聖母之水
峰上一個神秘劍派中的高手。」

    「他們用的也是劍?」無論多神秘的劍派,用的當然也是宣0。

    西門吹雪冷冷道:「只要是用劍的人,遇見我就應該小心止巴「

    陸小鳳笑了,「所以應該小心的是他們,不是你。」

    西門吹雪道:「當然。」

    陸小鳳道:「還有那兩個喇嘛呢?」

    西門吹雪道:「喇嘛歸你。」

    和尚道士的問題,已經夠陸小鳳頭疼的了,現在喇嘛居然也歸了他。

    陸小鳳喃喃道:「有的人求名,有的求利,我找的是什麼呢?」

    西門吹雪道:「麻煩。」

    陸小鳳歎道:「一點也不錯,我找來找去,找的全都是麻煩。」

    西門吹雪道:「現在你準備到哪裡去找?」

    陸小鳳道:「全福客棧。」

    全福客棧在鼓樓東大街,據說是京城裡宇號最老,氣派最大的一家客棧。他們到的
時候,夜已深了,嚴人英他們卻不在。

    「嚴公子要去葬他的師兄。」店裡的夥計道:「跟那兩位喇嘛大師一起走的,剛走
還沒多久!「到什麼地方去了?」

    「天蠶壇。」

    天蠶壇在安定門外。天子重萬民,萬民以農桑為本,放天子祭先農於南郊,皇后祭
先蠶於北郊。

    「他們為什麼要將張英風葬在天蠶壇?」

    「因為這個天蠶壇已被廢置,已成了喇嘛們的火葬處。」

    「火葬?」

    「邊外的牧民,死後屍,體都由喇嘛火葬,入關後習俗仍未改,「陸小鳳道:「甚
至連火葬時用的草,都是特地由關外用駱駝運來的。」

    「這種草很特別?」

    「的確很特別,不但特別柔軟,而且干了後還是綠的。」

    「這種草又有什麼用?」

    「用來墊在箱子裡。」

    「什麼箱子?」

    「裝死人的箱子,「陸小鳳道:「死人火葬前,先要裝在箱子裡。」

    「為什麼?」

    「因為喇嘛要錢,沒有錢的就得等著。」陸小鳳道:「我曾經去看過—次,大殿裡
幾乎擺滿了這種兩尺寬,三尺高的箱二五二u西門吹雪道:「箱子只有兩尺寬,三尺
高?」

    陸小鳳點點頭,臉上的表情看來就像是要嘔吐,「所以死人既不能站著,也不能躺
著,只有蹲在箱子裡。」西門吹雪也不禁皺起眉。

    陸小鳳道:「大殿裡不但有很多這種箱子,還掛滿了黃布袋。」

    「布袋裡裝的是什麼?」

    「死人的骨灰。」陸小鳳道:「他們每年將骨灰運回去一還沒有運走之前,就掛在
大殿裡。」

    「我們絕不能讓他們將張英風裝進布袋。

    「所以要去就得趕快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