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宴無好宴            

    (一)

    假如要問誰是江湖上最不懂禮貌的人,答案例非常簡單

    西門吹雪。

    一個從來不多講話的人,他當然是不會講無聊的客套話。

    所以嚴格的來說,只要明白西門吹雪的為人,就不會認為他是個不懂禮貌的人。

    因此,在江湖上,唯一不懂禮貌的人,就剩下一個了。

    牛肉湯。

    她不但不懂禮貌,而且也不講禮貌。

    因為她—看到富索索,馬上就用逼人的語氣問:「你知道陸小鳳的死因?」

    假如要問江湖上誰的修養最好,恐怕要數宮索索了。

    因為宮素素聽了中肉湯的話,居然沒有生氣,連臉色也沒變—下,依舊維持她那冷艷高
貴的表情。

    她只是長長歎了—口氣,說:「那麼好的人,為什麼偏偏那麼早死呢?」

    「足准殺他的?」牛肉湯問。

    宮素素又是長長的歎了—口氣,說。」陸小鳳是我最仰慕的人,居然死在黃石鎮上,我
實在難過極了。」「講難過,最難過的應該是我:「牛肉湯說。

    「為什麼?」

    「難道你不知道我和他的關係?」牛肉湯說:「你快告訴我,是准殺的?我一定要替他
報仇。」

    「誰殺的?誰能殺得了陸小鳳?能殺陸小鳳的人,當然是他最親近的人,是他最不會提
防的人。」

    「是誰?」

    「你馬k就知道了。我已經派人去把這些人找來,他們還沒來以前,我們為什麼不多喝
兩杯,遙祝陸大俠在天之靈?」

    宮索索又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舉起杯子,一飲而盡。

    中肉湯也舉杯一飲而盡。

    連西門吹雪也以平常少見的快動作,把杯中酒一下子喝光。喝完了,他把杯子從口中放
回桌上。

    這時,他的右手正拿著杯子。

    這時,他的動作是把杯子放回桌上。

    這時,他身後的紗幔裡忽然飛出來一個人。

    一個手上握劍的人,女人。

    西門吹雪放下杯子的這一刻,正是刺殺他的好時刻。因為池剛喝完酒,注意力並不集
中,而且他正要放下酒杯,右手的動作也正鬆懈。

    這個女人似乎算準了會一擊而中。

    她錯了。

    西門吹雪假如這麼容易被刺中,他早就不是西門吹雪,是—個死人了。

    死人不會動,西門吹雪會。

    西門吹雪的身子,正好借助手按杯子的力量,向右方斜斜的飛了出去。

    行刺的女子,一擊不中,卻沒有再攻擊,她只是站著,站在廳堂的中央,面對著西門吹
雪。

    西門吹雪依舊冷峻的站著,彷彿什麼也不看似的看著這個女子。

    富索素站了起來,大聲叱喝道。」宮萍,你想幹什麼?」

    「我聽說西門公子的劍術已經練到無劍的境界,我想領教—下。」

    「哼!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牛肉湯道。

    宮萍連看都沒看中肉湯一眼,雙目定定的注視著西門吹雪道。」拔劍吧。」

    「我看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煩了:「牛肉湯說:「你居然敢叫西門大俠拔劍?你知道他一
拔劍的後果嗎?」

    宮萍依舊沒有理她。

    牛肉湯卻又說:「你死定了。」

    宮萍冷笑,道。」每件事都有例外的。」

    話一說完,她就舉劍刺向西門吹雪,一口氣連攻了二十四招。

    西門吹雪的身體快速無比的連換了二十四個位置,然後,就是劍光一閃。

    沒有人看到西門吹雪是怎樣拔劍的,也沒有人看到西門吹雪的劍是怎麼刺向宮萍的,他
們看到的只是一閃。

    就是那一閃,宮萍就已倒下。

    (二)

    宮萍倒地發出「呼」的一聲:「呼」的一聲過後,竟然傳來了沙大戶的笑聲。

    「好劍法:「沙大戶一邊拍掌,一邊自門外走了進來。「西門吹雪無劍的境界,果然名
不虛傳:「沙大戶身後,跟著進來了老闆娘、雜貨店老闆和小叫化黃小蟲。

    雜貨店老闆看著西門吹雪和牛肉湯,說:「其實,我早就知道誰是兇手了。」

    「是誰?」牛肉湯問。

    老闆笑而不答,答話的是老闆娘。「他根本就不知道誰是兇手。」

    「你為什麼認為我不知道誰是兇手?」

    「你如果知道,你會不早說嗎?」

    「早說?早說出來,我會活到現在嗎?」

    小叫化這時忽然插口道。」你不怕兇手殺你滅口?」

    「殺我滅口?那他豈不自己暴露身份?」

    「到底誰是兇手?」牛肉湯又追問。

    「最後兇手是很多人。」

    這句話是從門口傳過來的。

    「為什麼?」小叫化對著進來的趙瞎子說。

    「為什麼?兇手越多,我的棺材生意不就越好嗎?哈哈哈哈。。。」

    西門吹雪冷峻的表情,忽然顯出了—抹很不容易察覺的冷笑,他開口說話,而且說的字
算是很多。他說:「兇手是很多。」

    這樣的一句話,誰聽了當然都會大吃一驚的。

    因此,連牛肉湯在內,每個人都楞在當場,所有的目光那射向西門吹雪。

    牛肉湯忍不住問道。」是什麼人?」「他:「西門吹雪指著沙大戶。

    「他。」西門吹雪指著老闆,再指著老闆娘、趙瞎子、小叫化,連說了四個「他」

    「還有。」西門吹雪忽然又冒出了這兩個字。

    「還有?」牛肉湯瞪大了眼珠。

    「她。」西門吹雪指著宮素素。

    笑聲忽然瀰漫了整個廳堂。

    發笑的人當然不是西門吹雪和牛肉湯,而是西門吹雪所指的所有的兇手。

    他們笑得很得意。這令中肉湯大為詫異,因為她知道,憑這些人,西門吹雪一定可以收
拾得了,他們為什麼還在笑?難道是因為他們都不是兇手才笑?

    這個問題馬上就有了答案。

    因為宮索素忽然收住笑容,說:「『西門吹雪,你猜對了。黃石鎮上的每—個人,都是
殺死陸小鳳的兇手。」

    「只可惜:「老闆娘說:「你知道得太遲了。」

    「不,一點也不遲。」趙瞎子說。

    「為什麼不遲?」小叫化子說。

    「因為剛好來得及睡我的棺材。」

    他們臉上的表情又變得愉快的樣子。

    而一向表情不變的西門吹雪,臉色突然也變了。

    不但變,額頭上還冒著冷汗。

    牛肉湯看到西門吹雪的表情,臉上是神色大變,張大了嘴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宮素素看著斗:肉湯,得意之極的說:「你想問,酒裡是不是有毒,對不對?」

    牛肉湯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我告訴你,酒裡有毒。」

    宮索素笑得更得意了。

    小叫化走到牛肉湯麵前,伸手擰了她面頰上的肉一把,嘻嘻的笑道。」你現在是不是越
來越看不清楚面前的東西?」

    小叫化輕輕的在牛肉湯臉上拍了兩下,道。」你還得意得了嗎?你還有沒有西門大俠的
話,要告訴我們?」

    牛肉湯掙扎著,跟跪的走向西門吹雪,只走了兩步,她就倒下,她的手指,剛好碰到了
西門吹雪的鞋子。

    那麼軟弱無力的—只手,那麼軟弱無力的一碰,卻彷彿四兩拔千斤一般,把西門吹雪也
碰倒。

    得意的笑聲,又再瀰漫了整個廳堂。

    (三)

    在繁華的街道上,一間生意旺盛的酒店裡,誰會特別注意—對老年人?

    雖然沒有人注意,雖然小老頭和小老太婆坐的又是一個角落,但他什I談話的聲音,卻
非常細小。

    小老頭的眉頭皺起,看著小老太婆,說道。」你現在就去黃石鎮?」

    「現在不去,什麼時候才去?」

    「當然等一切情況都明瞭的時候才去。」

    「我怕太遲了。」

    「怎麼會太遲?」

    「到時案子破了,我的小朋友卻也許被害了。」

    「西門吹雪會被害?」「就是他。」

    「他會被害?你說些新鮮一點的笑話可以吧?」

    「你覺得這很好笑?」

    「一點也不。你別忘了,柳如鋼死在黃石鎮,陸小鳳也死在黃石鎮ao

    小老頭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忽然站了起來。

    小老太婆一把拉住他,說:「你想於什麼?」

    「幹什麼?去黃石鎮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