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刺痛手指的黃土            

    (一)

    一片黃土。

    晴有日。日將落。

    陸小鳳在落日下走上了這一片黃土,晚霞起,土色紅,紅如血。

    鮮血也已乾涸凝結如黃土。

    陸小鳳,用他天下聞名的兩根手指,撮起了一撮黃土。他這雙也不知道曾經鋤斷過多少
武林名俠刀劍的手指,竟忽然覺得有些刺痛。

    因為,他知道士中有他朋友的血。

    (二)

    陸小鳳和「一劍乘風」柳如鋼最後一次喝酒的時候,已經是在七個月以前了。

    柳如鋼在酒已微醉時,忽然又倒了兩大碗酒,—定要陸小鳳跟他乾杯。

    他是有理由的。

    「今宵酒醉,從此一別。我們很可能要有三五個月不會見面了。」他說:「也很有可能
從此不復再見。」

    「為什麼?」陸小鳳急著問。

    「因為我明天一早,就要到一個花不香鳥不語雞不飛狗不跳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去。」

    「去幹什麼?」

    柳乘風笑了笑:「你知道我是幹什麼的,你當然也應該知道我要去幹什麼。」

    柳乘風是「巴山」的第一嫡傳掌門弟子,他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風舞柳劍」在江湖中的
地位,也許不能排名第一,可是也不會在五名之外。

    這種劍法是絕對要輕功來配合的。

    他的劍法和輕功都同樣受到武林中人的佩服和尊敬。

    可是別人最佩服他的,並不是他的武功,麗是他的人格。

    古往今來,也不知有多少人,用過多少名詞形容過「柳」。有人說柳如絲,有人說柳如
雪。不管是如絲如雪,在一般人心目中,柳總是柔的。

    我們的這位柳先生,當然也有如絲如雪的一面。

    他的思慮密如絲,他的怒氣如雪,在眨眼間就會溶化。

    可是他的性格卻烈如鋼。

    陸小鳳當然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你要去做的,一定是一件極危險的事,所以才會說這種話。」

    柳如鋼不說話,不說話通常就是默認。

    陸小鳳問:「你能不能告訴我,你要去做的這一件是什麼事?」

    柳先生還是不說。

    在這種情況下,不說話的意思,就會變成是他根本不願陸小鳳知道,他要去做的是件什
麼樣的事。」

    那麼這件事無疑是一件極機密的秘密。

    陸小鳳無疑可以算是他最好的朋友,如果他在陸小鳳面前都不肯說出來,那麼他也不會
在其他任何人面前說出來的。

    所以,陸小鳳也不再問。

    陸小鳳只問:「你要去的那個連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究竟是什麼地方?」

    柳乘風沉默了很久才說:「那個地方我說出來你也不會知道,不過我還是可以告訴
你。」他說:「那是個遠在西北邊睡的小鎮,鎮名叫作黃石,黃金的黃,石頭的石。」

    (三)

    從此一別後,柳乘風就人影不見,七、八個月來一直不見人影。

    沒有人知道他到什麼地方去了,只有陸小鳳知道,因為他一直把陸小鳳當作他可以共秘
密、共患難的朋友。

    可是陸小鳳也不知道,他在那個小鎮上出了什麼事?為什麼會忽然失蹤?

    陸小鳳是個夠義氣的朋友,也是個喜歡管閒事的人,遇到了這種事,你說他會怎麼辦?

    他當然也要追到那個小鎮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