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山傳歌聲            

    萬梅山莊還沒有梅花。

    現在是四月,桃花和杜鵑正在開放,開在山坡上。

    面對著滿山遍地的鮮花,花滿樓幾乎不願再離開這地方,/他安詳寧靜的臉卜忽然有了
無法形容的光采,就彷彿,初戀的少女看見自己情人時,樣。

    陸小風忍不住道/我並不想殺風景,可是天一黑,西門,吹雪就不見客了。」

    花滿樓道「連你也不見?」

    陸小風道「連天王老子都不見。」

    花滿樓道「若他不在呢?」

    陸小風道「他一定在,每年他最多只山去四次,只有在,殺人時才出去。」

    花滿樓道「所以他每年最多只殺四個人。」

    陸小風返「而且殺的都是該殺的人。」

    花滿樓道/誰是該殺的人,誰決定他們是不是該殺的?」

    他忽然歎/口氣,道/你去找他,我情願在這裡等你。」

    陸小鳳沒有再說什麼.他很瞭解這個人。

    從來也沒有人看見花滿樓發過脾氣,可是他若決定了,件事,也從來沒有任何人能改變
他的主意。

    他面,先試試我的法子.再試你的。」

    屋子裡看不見花,卻充滿了花的芬芳,輕輕的,淡淡的就像是西門吹雪這個人,樣。

    陸小風斜倚在,張用長青籐編成的軟椅上,看著他杯中的酒是淺碧色的.他身上雪白的
衣裳輕而柔軟。

    陣陣比春風還輕柔的笛聲.彷彿很近,又彷彿很遠.卻也看不見吹笛的人。

    陸小風歎了口氣,道「你這人這,生中有沒有真的煩惱過?」

    西門吹雪道「沒有。」

    陸小風道「這以上有沒有你得不到的東西?」

    西門吹雪道「也沒有。」

    陸小風道「你真的已完全滿足?」

    西門吹雪淡淡道「因為我的要求並不高。」

    陸小風道「所以你從來也沒有求過人?」

    西門吹雪道「從來沒有。」

    陸小風道「所以有人來求你,你也不肯答應。」

    西門吹雪道/不肯。」

    陸小風道「不管是什麼人來求你不管求的是什麼事你都不肯答應?」

    西門吹雪道「我想要去做的事根本就用不著別人來求我,否則不管誰來都,樣。」

    陸小風道「若有人要放火燒你的房子呢?」

    西門吹雪道「誰會來燒我的房子?」

    陸小風道「我。」

    西門吹雪笑了。他很少笑,所以他的笑容看來總彷彿帶著種說不出的譏諷之意。

    陸小風道「我這次來本來就是要你幫我去做,件事的,我答應過別人.你若不肯出去,
我就放火燒你的房子燒得乾乾淨淨。」

    西門吹雪凝視著他過了很久.才緩緩道「我的朋友並,不多,最多的時候也只有兩三
個,但你卻,真是我的朋友。」

    陸小風道/所以我才來求你。」

    西門吹雪淡談道/所以你不管什麼時候要燒我的房子,都可以動手,不管從哪裡開始燒
都行。」

    陸小風怔住了,他也很瞭解這個人。

    這個人說出來的話,就像是射出去的箭,樣,從來也不,會回頭的。

    西門收雪通「我後面的庫物,有松香和柴油.我建議你,最好從那裡開始燒,最好在晚
上燒,那種火焰在晚上看起來,定很美/

    陸小鳳忽然道「你有沒有聽說過大通大智這兩個人。」

    兩門吹雪冷冷道/聽說這世上還沒有他們答不出的問,題,天下的事他們難道真的不知
道?」

    陸小風道/你不信?」

    西門吹雪道「你相信?」

    陸小風道「我問過他們,要用什麼法於才能打動你,他,們說沒有法子.我本來也不
信,但現在看起來,他們倒真的,瞭解你/

    西門吹雪看著他.忽又笑了笑,道「這次他們就錯了。」

    陸小風通/哦?」

    西門吹雪道「你並不是完全沒有法子打動我!

    陸小風道/我有什麼法子?」

    西門吹雪微笑著.道「只要你把鬍子刮乾淨,隨便你要,去幹什麼.我都跟你上。」

    朋友們以後再看見陸小風時,也許會不認得他了。

    這個本來有四條眉毛的人,現在巳只剩下了兩條,他本,來長鬍子的地方,現在已變得
像是個剛生出來的嬰兒,樣光,滑。

    只可惜花滿樓看不見。

    他當然也看不見跟著陸小風,起來的西門吹雪,卻微笑

    著道「西門莊主?」

    西門吹雪道「花滿樓?」

    花滿樓點點頭,道「只恨在下身帶殘疾,看不見當代劍,客的風采。」

    西門吹雪凝視著他,忽然道「閣下真的看不見T」

    花滿樓道「莊主想必也該聽說過,花滿樓雖有眼睛,卻,瞎如蝙蝠/

    西門吹雪道「閣下難道竟能聽得見我的腳步聲?」

    他也正如獨孤方,樣,忍不住要問這句話,他對自己的,輕功和劍法,都同樣自負。他
的輕功也實在值得他自負。

    花滿樓道/據在下所知,當今天下,最多只有四五個人,行動時能完全不發出任何聲
音,莊主正是其中之一。」

    西門吹雪道「但你卻知道我來了!

    花滿樓笑了笑,道「那只因莊主身上帶著殺氣」

    西門吹雪道/殺氣?」

    花滿樓淡淡道/利劍出鞘,必有劍氣,莊主平生殺人幾,許?又怎會沒有殺氣?」

    西門吹雪冷冷道「這就難怪閣下要過門不入了原來閣

    下受不了我這種殺氣/

    花滿樓微笑道/此間鮮花之美,人間少見莊主若能多,領略領略,這殺氣就會漸漸消失
於無形中的。」

    西門吹雪冷冷道/鮮花雖美,又怎能比得上殺人時的血,花?」

    花滿樓道「哦」

    西門,種奇特的光亮.道「這世上永,遠都有殺不盡的背信無義之人,當你,劍刺人他
們的咽喉,眼看著皿花在你劍屍綻開,你總能看得見那,瞬間的燦爛輝,煌,就會知道那種
美是絕沒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他忽然轉過身,頭也不問的走了。

    暮藹蒼茫,彷彿在花叢裡撒下了一片輕紗,他的人忽然問就已消失在暮色裡。

    花滿樓忍不住輕輕歎息了一聲,道/現在我才明白,他足怎麼會練成那種劍法的了。」

    陸小風道「哦」,花滿樓道「因為他竟真的將殺人當做了件甚聖而美麗的事.他已將自
己的生命都奉獻給這件事,只要殺人時,他才是真正活著,別的時候,他只不過是在等而
已。」

    陸小風沉思著,忽然也輕輕歎息,道「幸好他殺的人那是該殺的/

    花滿樓微笑著,沒有再說什麼。

    這時無邊的夜色忽然巴籠罩了大地。

    疏星剛升起一彎蛾眉般的下弦月,正掛在遠處的樹

    風中還帶著花香,夜色神秘而美麗。

    花滿樓慢慢的走在山坡上,彷彿也已路入了個神秘而美麗的夢境裡。

    陸小鳳卻忍不住道/你為什麼不問我,此行是不是已有收穫?」

    花滿樓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巳說動了他。」

    陸小風道「你知道?怎麼會知道的?」

    花滿樓道「他既沒有留你,也沒有送你,你卻也沒有生氣,當然是因為你們已約好了相
見之地。」

    陸小風道/你也知道我用的是什麼法子?」

    花滿樓道/當然是我的法子。」

    陸小風道/為什麼?」

    花滿樓道「因為他雖無情.你卻有情,他知道你絕不會燒他房子的,何況,你就算真的
燒,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陸小風笑了微笑著歎了口氣,道/不管你多厲害,有,樣事你還是永遠也想不到的。」

    花滿樓道「什麼事?」

    陸小風摸了摸他本來留著鬍子的地方,道,「你饅慢的,猜,猜中時我再告訴你。」

    花滿樓笑了道「我若已猜出來,又何必還要告訴我?」

    陸小風也笑了,可是他還沒有開口,忽然發現花滿樓安,詳平靜的微笑.竟在這,瞬間
忽然變得說不出的奇特僵硬。

    他恐不住問道「你又發現了什麼?」

    花滿樓沒有回答,也沒有聽見他的話,卻彷彿在傾聽著,遙遠處一種神秘的聲音,種只
有他才能聽得見的聲音。

    他忽然改變方向,向山坡後走了過去。

    陸小風只有跟著他走,夜色更黯,星月都己隱沒在山峰

    忽然問,他也聽見了,陣飄渺的歌聲,帶著種淡淡的憂鬱,美得令人心碎。

    歌詞也是淒涼,美麗,而動人的,是敘說一個多情少女人,在垂死前向他的情人,敘說
她這,生的飄零和不幸6

    陸小風並沒有仟細去傾聽這歌詞,因為他覺得花滿樓的,神情奇怪,他義忍不住要問/
你以前聽見過這首歌?」

    花滿樓終於點了點頭.道「我聽人唱過/

    陸小鳳道「聽誰唱過?」

    花滿樓道「上官飛燕。」

    陸小風常常說這世上可以讓他完全信賴的東西一共只,有十☆樣,其中有一樣就是花滿
樓的耳朵。

    別人連親眼看見的事,有時都會看錯.可是花滿樓卻從,來沒有聽錯過。

    他雖然陸小鳳.現在唱歌的也正是上官飛燕。

    這個已神秘失蹤了的少女,怎麼會又忽然出現在這裡?為什麼要,個人躲在這月夜荒山
裡,唱這首淒涼幽怨的歌曲?

    她是唱給誰聽的?

    難道她也像歌詞中那身做飄零的孤女,樣,在垂死前向她的情人敘說她命運的淒苦和不
幸。

    陸小風並沒有再問下去,因為這時黑暗中已忽然出現了點燈光。

    歌聲正是從燈火閃動處傳來的。

    花滿樓已展動身形,向那邊飛掠了過去,他雖然看不見這盞孤燈的光,可是他飛掠的方
向卻完全沒有錯誤。

    燈火越來越近了,陸小風已可分辨出那是,問小小的廟宇供奉的也不知是山神?還是土
地?

    就在這時,歌聲竟突然停頓,天地間突然變得說不出的空虛寂靜。

    陸小風看了花滿樓一眼,忍不住道:她若是真的在唱給你聽,就不會走的。」

    可是她已走了。燈光還先著,陰森森的山廟裡,卻已看不見人影。

    黑臉的山神提著鋼鞭,跨著猛虎,在黯談的燈光下看來,彷彿正待揮鞭痛懲肚上的奸
賊,為善良的人們抱不平。

    油漆剝落的神案上,有個破舊的銅盆,盆中盛滿了清水.水上漂浮著一縷淺烏絲。

    花滿樓道「你在看什麼?」

    陸小風道「桌上有,盆水,水裡還有幾根頭髮。」

    花滿樓道「頭髮?」

    頭髮很柔軟,還殘留著,種少女特有的髮香。

    陸小風道「是女人的頭髮,剛才好像還有個女孩子在這裡,面唱著歌,面用這盆水作鏡
子梳頭,但現在她的人卻已不見了。」

    花滿樓慢慢的點了點頭,彷彿早已想到她絕不會在這裡等他。

    陸小鳳道/在這種地方,這種時候.她居然還有心情梳頭,顯然是個很愛漂亮的女孩
子。

    花滿樓談淡道「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又有誰不愛漂亮?」

    陸小風道「上官飛燕豈非止是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

    花滿樓道「她本來就愛漂亮。」

    陸小風看著他,試探著道廣你以前當然摸過她的頭髮」

    花滿樓笑了笑,笑有很多種,他這種笑的意思,就是承認。

    陸小風道/這是不是她的頭髮?」

    他相信花滿樓的指尖,也和耳朵同樣靈敏,他親眼看見過花滿樓用指尖輕輕,觸,就可
以分辨出,件古董的真假。

    花滿樓已接過那根頭髮,正在用指尖輕輕撫摸,臉上忽然又露比種很奇怪的表俏,竟分
不出是歡喜?還是悲傷?

    陸小風道「這的確足她的頭髮?」

    花滿樓點了點頭

    陸小鳳道/她剛才既然還在這裡,還能梳頭唱歌,可見她還好好的活著。」

    花滿樓又笑了笑,笑有很多種,可是他這種笑,卻也分不出是歡喜?還是悲傷?

    她剛才既然在這裡,為什麼不等他?她若不知道他會來.又是在為誰而歌唱?

    陸小風暗中歎息,也不知是該安慰安慰他?還是假裝不懂。

    有風吹過,從門外吹進來,那提著鋼鞭,跨著黑虎的黑面山伸像,突然從中間裂好,條
四尺長的鋼鞭,突然斷成八九截。

    接著,巨大的山神像也一塊塊的粉裂,一塊塊落在地

    塵土迷漫中.陸小鳳忽然發現山神像後的牆壁上,競有個人兒掛在半空中。

    個死人,身上血跡還沒有干,一對判官筆從他胸膛上插進去將他活中生的釘在那裡,判
官筆上飄揚著兩條招魂幡一樣的黃麻布。

    「以血還血」

    「這就是多管閒事的榜樣」

    同樣的兩句話,同樣用鮮血寫出來的,血跡似已乾透。

    陸小風小用再看這死人的臉,巳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獨孤方。不是柳餘恨,是獨孤方,心求死的人還未死個想死的人卻已死了。

    陸小鳳恨根道「神像早已被人用內力震毀,這死人正是擺在這裡,等著我們來看的。」

    花滿樓的臉色蒼白,終於忍不住問道/死的不是上官飛

    陸小風道「死的是獨孤方,我實在沒想到第二個死的是他。」

    花滿樓沉思著,道「他為什麼會到這裡來?上官飛燕又為什麼會到這裡米?難道她也是被
人所看?難道她也已落在青衣樓手裡?」

    陸小風皺肩,道「你平時一向很想得開的,遇到她的事,為什麼就偏偏要往壞處想?」

    花滿樓沉默了很久,才長長歎息,道「這是不是因為我太關心她?」

    是的,若是太關心了,就難免要想若是想得太多,就難免要鑽牛角尖了。

    所以越是相愛深的人,越容易發生誤會,在分離時也就,越痛苦。

    陸小風勉強笑了笑,道「不管怎麼樣.她總算還活著,一個人的脖子上若有柳刀在架
著,又怎麼還能唱得出那麼好,聽的歌?」

    歌唱得並不好聽.因為是陸小風唱的。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他用被子敲著灑杯,反反覆覆的唱著,唱來唱去就只有,這兩句。

    他唱,遍.花滿樓就喝,杯,終於忍不住道「我並不是,說你唱得不好,時是你能不能
換兩句唱唱?」

    陸小風道/不能」

    花滿樓道「為什麼?」

    陸小風道「因為我只會唱這兩句。」

    花滿樓笑了,道「別人都說陸小風驚才絕艷,聰明絕,頂,無論什麼樣的武功,都,學
就會.可是你唱起歌來,卻,實在比驢子還笨。」

    陸小風道/你若嫌我唱得不好聽,你自己為什麼不唱?」

    他就是要花滿樓笑,要花滿樓唱。因為他從未看過花滿,樓這麼樣想不開.也從未看過
花滿樓這麼樣喝過酒。

    酒並不好,山村野店裡,怎麼會有好酒?

    假無論什麼樣的酒,至少總比沒有酒好,花滿樓突然舉,杯,飲而盡.高聲而歌

    「雲,且,玉一梭淡淡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螺。

    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棵.夜長人奈何。」

    這首《長相思》本是南唐後主李煜為懷念他的亡妻大周後,而作.淒側纏綿,帶著種敘
不盡的相思之意。

    陸小鳳忽然發現花滿樓是真的已愛上那個神秘而美麗的,女孩子了他從來不說,只因為
愛得深、他愛得深、只因為,他從未愛過。

    可是上官飛燕呢?

    她的行蹤實在太詭秘,做的事也實在太奇怪,就連陸小,風都摸不透她的心意,又何況
已陷入情網的花滿樓?

    陸小風忽然笑道「我唱得雖不好,你唱得卻更糟,我唱,的至少還能讓你發笑,你昭的
卻讓我連笑都笑不出廠。」

    花滿樓道/所以我們不如還是喝酒,今朝有酒,已醉今,朝。」

    他們舉起杯,忽聽,人道廣哪伎是陸小風陸大少爺?」

    夜已深了.人已散了這山村野店裡,本已不會再有人,來,更不會有人來找陸小風。

    但這個人卻偏偏來了,偏偏是來找陸小風的。

    看他的打扮,彷彿是山裡獵戶.手裡提著個竹籃.籃了,裡裝著是只已烤好的山雞,

    陸小風忍不住問道/你找陸小風乾什麼?」

    獵戶將竹籃放在桌上,道「這是陸大少爺的姑媽特地買,下來,叫我送來給陸大少爺下
酒的。」

    陸小風怔了怔,道「我的姑媽?」

    獵戶竟似也怔了怔.道「你就是陸小風陸大少爺?」

    陸小風點點頭,道/只不過我既不是大少爺,也沒有姑,媽。」

    獵戶道「定有的,絕不會錯。」

    陳小風道「為什麼?」

    獵戶道/那位始娘若不是你的姑媽,為什麼要花五兩銀,子買下這幾隻山雞,又花五兩
銀子叫我送來?只不過』…八

    陸小風道「只不過怎麼樣?」

    獵戶用,.忍著笑道「她說陸大少爺是個有四,條眉毛的人,我,看就會認得的.可是
你好像卻只有兩條眉

    陸小風想板著臉.自己卻也忍不住笑了道/你幾時看,見過有四條眉毛的人?」

    獵戶也笑了道「就因為我沒有看見過,所以想來看,看,倒並不是完全為了那五兩銀
子。」

    陸小風道「我姑媽是個什麼樣的人?」

    獵戶道/是個小姑娘。」

    陸小風失聲道是個小姑娘?你這麼大的人會不會有,個姑媽是小姑娘?」

    獵戶苦笑道/我本來也不相信的,可是她說她年紀雖不,大,輩分卻很高,她還說她有
個侄孫子叫花滿樓,今年已五,十多了。」

    陸小風看了看花滿樓,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花滿樓卻笑了笑,道,不錯,我的確是有這麼樣一位姑

    獵戶義怔了怔,道/你就是花滿樓?你今年已有五十,多?」

    花滿樓道「我保養得好,所以看來年紀輕。」

    獵戶以不住問道「要怎麼保養,我……我可不可以學

    花滿樓談淡道/那也容易,我只中過每天吃五十條蚯,蚓,二十條壁虎.外加三斤人
肉。」

    獵戶看著他,連眼珠子好像都要掉了下來,突然轉回,身,頭也不回的跑了出眾,落荒
而逃了。

    陸小風終於忍不住大笑。

    花滿樓也笑道「你說的不錯,看來那小妖怪說起謊來,的確連死人都要被她騙活。」

    他說話的時候,有意無意間用筷子指了指左邊窗戶。

    陸小風的人已飛身而起凌空,翻,又推開了窗戶

    個梳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正躲在窗外掩著嘴偷偷的樂

    上官燕兒的眼睛還是那麼大,樣子還是那麼乖.可是已笑不出了。

    陸小風揪著她的辮子,把她押了進來,道/就是這個小妖怪,不但要做我的姑媽,還要
做你的姑婆。」

    雪兒撅著嘴,道/人家只不過是說著玩的,就算你開不起玩笑,也個必拿人家的辮子出
氣。」

    花滿樓微笑道「何況人家總算花了十兩銀子請你,這山雞的味道也不錯,你就算不感
激、最少也該對人家客氣些。」

    雪兒嫣然道「還是我這侄孫子有良心,總算說了句公道

    陸小鳳大笑、道:「原來有良心的人,還是要比沒有良心的晚,輩。」

    他大笑著鬆開手雪兒就像是個小狐狸似的,立刻就從他脅下溜多。

    只可惜她溜得還不夠快,陸小鳳又揪住了她的辮子把她抓小雞,樣抓回來,接在椅子
上,板起臉道「我有句話要問你,你最好老老實實的,不許說謊。」

    男兒眨著眼,好像很委屈的樣子、道「我根本從來也沒有說一句謊話。」

    陸小鳳道「你現在說的這旬就是謊話。」

    雪兒生氣了,大聲道「我說的話你既然連一句都不信你又何必跟我說話?」

    陸小鳳也知道跟這小妖怪鬥嘴是件多愚蠢的事,只好板起臉,道:我問你,你為什麼
要,直在後面跟著我們?」

    雪兒道「我根本沒有跟你們,就算要跟,也跟不上。」這句倒是真話。

    陸小鳳道/你怎麼找到我們的。」

    雪兒道:「我知道你們要來找西門吹雪、所以就先來了!

    陸小鳳道「你,直在這裡等?」

    雪兒道「人家已經等了一整天,衣服也沒有換,澡也沒有洗.身上都發臭了.你不信來
聞聞看。」

    花滿樓又笑了,陸小鳳只好乾咳了幾聲,道「你等我們幹什麼?」

    雪兒道/因為我有件秘密,一定要告訴你。」

    陸小鳳道「什麼秘密?」

    雪兒撇著嘴,又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忽然從身上拿出打造得很精巧的金燕子,道「你
看.這就是我那天晚上在花園裡找到的」

    陸小風看了看,卻看不出這算是什麼秘密。

    雪兒又道「這是我爹還沒有她的時候,送給我姐姐的我姐姐總總是拿它當寶貝一樣,用
條金鏈子掛在身上.我要她借給我掛兩天,她都死也不肯,但現在……現在卻被我在地上撿
到了。」

    陸小鳳道「也許是她不小心掉在地上的。」

    雪兒用力搖了搖頭,道「絕不會,這,定是人家在搬她的屍體時,無意間拉下來的。」

    她眼睛裡已有了淚光,果然像是很悲傷的樣子,連聲音都已有些嘶啞。

    陸小風道/難道你真的認為你姐姐已死了?」

    雪兒咬著嘴唇.又用力點了點頭,呸嚥著道/我不但知道她已經死了.而且還知道是誰
殺了她的。」

    陸小鳳道「是誰?」

    雪兒恨恨道「就是我那個倒霉表姐。」

    陸小鳳道「上官丹鳳?」

    雪兒道「就是她,她不僅殺了我姐姐,而且還害死了蕭秋雨,獨孤方,和柳餘恨。」

    陸小風道「這三個人全都是被她害死的?」

    雪兒點點頭,道「我親眼看見的,她跟柳餘恨在,家客,棧的屋裡面.說著說著話,忽
然用她的飛鳳針一抬手就把,柳餘恨殺了,還把他的死屍藏在床底下。」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想不到求死不得的柳餘恨,這次,竟死得這麼快/

    雪兒道「飛風針中就是她拿手的獨門暗器,見皿封喉,毒得要命,我姐姐想必也就是被
她這種暗器毒死的,卻不知,她把我姐姐的死屍藏到哪裡左了。」這句話沒說完,她的淚,
己流了下來。

    陸小鳳又歎了門氣,道「你這些話說得真是又合情,又,合理,簡直完全跟真的,樣,
只可惜我還是連,句都不信。」

    雪兒這次居然沒有生氣,只是流著淚,道/我知道你不,會相信我的,你……你……你
根本已經被她迷住了。」

    陸小風看著她,決心反而有些動搖,忍不住又問道「她,跟你姐姐也是表姐妹,為什麼
要害死你姐姐?」

    雪兒咬著牙道/誰知道她是為了什麼?也許她,直都在,恨我姐姐,因為我姐姐有比她
聰明,又比她漂亮。」

    陸小鳳道/柳餘恨呢?他豈非一直都在忠心耿耿的替她,做事.她為什麼要承柳餘恨?」

    雪兒恨恨道「像她這鐘比毒蛇還毒的女人,連我姐姐她,都能下得了毒手,還有什麼人
是她不能殺的?」

    陸小鳳歎道「我知道你恨她,可是……」

    雪兒突然打斷了他的話,冷笑道「你以為我恨她是為了,你?你以為我是在吃醋,她表
面對我雖然好,其實從小就在,背地裡欺負我……」

    陸小鳳忽然也打斷了她的話,道「她今年才十九,你卻,已二十,你,,她怎麼能欺負
你?」

    雪兒說不出話來了。

    陸小風又不忍了柔聲道「你若真的在替你姐姐著急,現在就可以放心了,因為我知道她
還沒有死」

    雪兒咬著嘴唇,道/可是她害死了柳余根的時候,我的,確是親眼在窗子外面看見的,
因我…—/她聲音突然停頓,,整個人都巳呆住。

    那個已被上官丹風藏到床底下的柳餘恨,竟忽然又出現

    夜霧淒迷,月色朦朧。柳餘恨正慢慢的從朦朧月光下走,過來,走進了這小小的酒店。

    他那猙獰醜惡的臉,在月光下看來,更是說中出的猙獰,可怖。

    可是他的神情卻很安詳,聲音也很柔和,看著雪兒道,「你在外面若已玩夠了.就跟我
回去吧,王爺特地要我來接,你回去的/

    雪兒睜大了眼,吃吃道「你……你沒有死?」

    柳餘恨目中又掠過,抹悲傷之色.黯然道:死.有時也,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雪兒道/我表姐呢?」

    柳餘恨道/她也希望你快回去,你現在年紀還小,等你,長大了些,再出來玩也不遲,
你看你姐姐,現在她隨便想到,哪裡去,都沒有人會管她的。」

    雪兒看著他.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忽然拉住陸小風的,手大叫道:求求你干萬不要讓這
個人帶我回去我情願,跟你走。」

    柳餘恨道「那也得等你長大些,現在你還是個孩子,大,人 們有正事要做,你怎麼能
願著去」

    外面傳來車攢馬嘶,輛馬車,停在門外,正是陸小風,也坐過的那輛。

    柳余,在車上好好的睡,覺,就,到家了」

    雪兒終於走了.連回頭都沒有回頭。

    陸小鳳看著她上了馬車,看到她可憐巴巴的樣子,也不

    禁歎了門氣,喃喃道/你本來明明是個很可愛的女核於,為,什麼總是喜歡說謊呢?」

    花滿樓一直靜靜的坐著.忽然道/每個人說謊都有原因,的,有的人說謊是想騙別人,
有的人說謊卻是想騙自己。n

    他歎息著.接著道/還有些更可憐的人,說謊只不過是

    為了博取別人的同情,要別人注意她。」

    陸小風道/這是不是因為她從小就缺少別人的愛護和同情

    花滿樓道「是的。」

    陸小鳳歎息著,苦笑道/你說的不錯,有些人就算做錯,事,也是值得原諒的,也許我
早就應該為他們多想,想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發現柳餘恨又出現在門外,看,著他,緩緩道/雪兒有句話要
我來轉告你。」

    陸小風在聽著,他忽然發現這可怕的人眼睛裡,似也露,出種溫暖的笑意,道「她說她
剛才忘記告訴你,你沒有鬍子,的時候,看起來遠比你有鬍子年輕得多,也漂亮多了。」

    陸小鳳用指尖摸著嘴唇上剛長出來的胡茬子,這一路上,他都在摸,從燕北一直摸到了
山西,好像只恨不得他的鬍子,快點長出來。

    花滿樓微笑道/你知道我從來也沒有為自己看不見而難,受過,但現在我倒真想看看你
鬍子利光了之後,究竟是什麼,樣子?」

    陸小鳳道/是種又年青,又漂亮的樣子。」

    花滿樓道「那末你以前為什麼要留鬍子?」

    陸小鳳道:「我怕女孩子都一,個個被我迷死。」

    花滿樓笑道「這兩天你火氣好像不小,是不是在對你自己生氣?」

    陸小鳳冷玲道「我為什麼要生自己的氣?」

    花滿樓道/因為你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那個又可憐,又可愛,又會說謊的小女孩,還有
點不放心,不知道她回去後是不是會被人欺負,受人的氣。」

    陸小鳳霍然站起來,剛想走出去,已有人送來了兩份帖子/敬備菲酌.為君洗塵,務請
光臨。」

    下面的具名是/霍天青」。

    簡簡單單的兒句話,字寫得很端正,墨很濃,所以每個字都是微微凸起來的,眼睛看不
見的人,用指尖也可以摸得

    花滿樓微笑道/看來這位霍總管倒真是個很周到的人。

    陸小鳳淡談道/豈止周到而巳。」

    送帖子來的,是個口齒很伶俐的小伙了,在門外躬身道「霍總管已吩咐過,兩位若是肯
賞光,就要小人準備車在這裡等著,送兩位到珠光寶氣閻府去,霍總管已經在恭候兩伙的大
駕。/,陸小鳳道/他怎麼知道我來了」小伙子笑了笑道:這裡周圍八百里以內,無論大大
小小的事,霍總管還很少有不知道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