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富人            

    酒杯還在陸小風手裡,杯子裡的酒卻已有,大半濺在他,身上。

    他剛進霍老頭屋裡來的時候,霍老頭也正在喝酒。

    這是個很簡陋的小木屋,孤孤單單的建築在山腰上的,片棗樹林裡。

    屋子雖陳舊,裡面卻打掃得很乾淨,佈置得居然也很精

    霍老頭的人也正像這木屋子一樣,矮小,孤獨,乾淨,硬,朗,看起來就像是,枚風乾
了的硬殼果。他正處在,張小而,精緻的椅子上喝酒。

    酒很香,屋子裡擺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酒罈子,看,來居然全都是好酒。

    他看到陸小風手裡的酒杯,就忍不住笑了,搖著頭笑,道「你難到還怕我不知道你是來
喝酒的?還帶看個酒杯來提,醒我?」

    陸小風也笑了道/我走的時候幾乎連褲子都來不及穿,了,哪裡還有空放下這杯子?杯
子裡還有酒,丟在路上又太,可惜了

    霍老頭好像覺得很奇怪,皺著眉問道「什麼事能讓你急,成這樣子?

    陸小風歎了口氣,苦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事,只不過有,個女人到了我房子裡/

    霍老頭又笑了.道/我記得你屋子裡好像天天都有女人去的,你從來也沒有被嚇跑過,
次」

    陸小風道:「這次的這個女人不同/

    霍老頭道/有什麼不同?」

    陸小風道「什麼地方都不同」

    霍老頭瞇起了眼睛,道/這女人難道是個醜八怪?」

    陸小風立刻用力搖頭,道「非但不是醜八怪,而且簡直像天仙,樣美.像公主,樣高
貴」

    霍老頭道「那你怕她什麼?怕她強姦你?」

    陸小風笑道「她若真的要強姦我,就是有人用掃把來趕我,我也不會走了!

    霍老頭道「她究竟做了什麼事,才把你嚇跑的?」

    陸小風歎了口氣,通「她向我跪了下來」

    霍老頭張大了眼睛,看著他,就好像他鼻子上忽然長出,了一朵喇叭花一樣。

    陸小風卻好像還怕他聽不懂.又解釋著道「她,走進我屋子,就忽然向我跪了下來,兩
條腿全都跪下下來嚴

    霍老頭終於也長長歎了門氣,道/我一向認為你是個很正常的小伙子,一點毛病也沒
有,做現在我卻開始有點懷疑

    陸小風苦笑道「現在你懷疑我有毛病?」

    霜老頭道「個美如天仙的女人,到你屋裡去,向你跪,了下來,你就被嚇得落荒而
逃?」陸小風點點頭,道「不僅是落荒而逃,而且是撞破屋頂逃出來的」

    霍老頭歎道:「看來你腦袋不但有毛病、而且病已經很,重,」

    陸小風道「就因為我腦筋一向很清楚所以我才要逃」

    霍老頭道/哦」

    陸小風道/我說過,她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派頭奇大

    霍老頭通/她派頭有多大?」

    陸小風道/簡直比公主還大/

    霍老頭道「你見過公主沒有?」

    陸小鳳道/沒有,但我卻知道,她用的那三個保鏢,就算真的公主也絕對請不到」

    霍各頭道「那三個保鏢是誰?」

    陸小風道/柳餘恨,蕭秋雨,和獨孤方」

    霍者頭又皺了皺眉,道「是不是那個打起架來不要命的柳餘恨?」

    陸小風道「是!」

    霍老頭道/是不是那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但力氣卻比野牛還大的蕭秋雨?」

    陸小風道/是/

    霍老頭道「是不是那個一向行蹤飄忽,獨來獨往的獨孤

    陸小風道/是」,霍老頭道「這三人中做了她的保鏢?」

    陸小鳳道/是!

    霍老頭不說話了,而又倒了杯酒一口喝下去。

    陸小風也把杯子坐剩卜的酒,口喝了下去,道「現在你是不是已經想通了?」

    霍老頭道「是!

    陸小風道「你想她為什麼要向我下跪呢?」

    霍老頭道「她有事求你」

    陸小風道/像她這麼樣,個人,居然不惜跪下來求我為的是什麼事?」

    霍老頭道/一件很麻煩的事」

    陸小風道/我連看都沒有看見過她.為什麼耍為她去惹麻煩呢?」

    霍老頭道/只有滾蛋才會去惹這種麻煩」

    陸小風退/我是笨蛋?」

    霍老頭通/你不是嚴

    陸小風道「你若是我,遇見這種事怎麼辦?二

    霍老頭道/我也會跟你,樣落荒而逃,而且說不定逃得比你還快!」

    陸小風長長吐出口氣,微笑道/看來你雖然已經很老卻還不是個老糊滁。」

    霍老頭道/像她那種人,居然不惜跪下來求你,這件事、然是別人解決不了的」

    陸小風向意。

    霍老頭道,「現在她既然已找到了你,你想你還能逃得

    陸小風道「你認為她還會來找我?」

    霍老頭謹/說水定她現在就已經找來丁沖

    陸小風笑了笑,道/我別的本事沒有,逃起來卻快得

    霍老頭通/是不是已經快得沒有人能追上?」

    陸小風道/能追上我的人至少還不太多/

    霍老頭冷笑。

    陸小風道/你冷笑是什麼意思?」

    霍老頭退「我冷笑就是冷笑的意思/

    陸小風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霍老頭道/你不懂的事多得很。」

    陸小風卻又笑廠道/至少我還懂得分別你這些酒裡哪壇最好?」

    他隨隨便便的,伸手,果然就挑了壇最好的酒,剛想去拍開泥封,突聽「咚、咚、
咚」.三聲大響,前、左、右三面的牆,競全都被人撞開了個大洞。

    三個人施施然從洞裡走了進來,果然是柳餘恨,蕭秋雨,和獨孤方。

    三個人的神情都很從容一副心安理得的樣子,牆上的三個大洞就好像根本不是他們撞開
的,就好像三個剛從外面吃喝飽的人,開了門,回到自己家裡來,樣。

    蕭秋雨戰至還在微笑著,悠然道「我們沒有從窗口跳進來!」

    獨孤方道/所以我們不是野狗。」

    兩個人嘴裡說著話手上已提起張椅子隨手一拗,喀喇」一響.兩張很精緻的雕花木
椅.就已被他們拗得四分五裂。,柳餘恨卻慢慢的坐到床上,還沒有坐穩又是「喀喇…聲
響,床巳被他坐垮了。,蕭秋雨皺了皺眉道這裡的傢具不結實。」

    獨孤方道「下次千萬要記住.不能再到這家店裡去買。」

    兩句話還沒有說完,又有五六件東西被砸得粉碎。

    陸小風和霍老頭都好像根本沒有看見。

    霍老頭還在慢慢的喝著酒,連一點心疼的樣子都沒有這些人砸爛的東西,就好像根本中
是他的。

    片刻之問,屋子裡所有的東西都已被這三個人砸得稀爛,十七八罈好酒也已被砸得粉
碎。

    蕭秋雨四面看了一眼,道,「這房子看來好像也不太結實,不如拆了重蓋/

    獨孤方道/好主意/

    三個人竟真的開始動手拆房子了。陸小風和霍老頭居然還是不聞不問,還是在繼續喝他
們的酒。

    只聽「盯略、喀喇」,,連串聲響,四面的牆壁都已被打垮,屋頂就「嘩喇喇」聲整個
落了下來,眼看戰要打在陸小時和霍老頭的腦袋上。

    但就在這時,他們的人已忽然不見了。

    獨孤方和蕭秋雨對望了,眼,轉過頭,就發現他們的人己坐在屋子前面的空地上,坐的
還是剛才那兩張椅子,面前的桌上,還擺著剛才那壇灑。

    蕭秋雨道「色是刮骨鋼刀.酒是穿腸毒藥,留下來總是害人的/

    獨孤方道「對,連,壇都留不得」

    他竟大搖大擺的走過來、抓起了桌上這最後,罈酒,重重的往地上一摔。

    這次酒罈子並沒有被他砸碎。酒罈子忽然又回到桌上

    獨孤方皺了皺隅,又抓起來,往地上一摔。

    這次他終於看清楚,酒罈子還沒有摔到地上,陸小風突然,伸手,已接住。

    獨孤方再摔,陸小鳳再接。眨眼間獨孤方已將這罈酒往地上摔了七八次.但這罈酒還是
好好的擺在桌上。獨孤方看著這壇灑,好像已經開始在發怔了。

    怔了半天,他才轉過頭,看著蕭秋雨苦笑,道「這罈酒裡有鬼.摔不破的!」

    蕭秋雨道/什麼鬼?」

    獨孤方道「當然是酒鬼。」

    蕭秋雨道,我來試試。」

    他居然也走過來,好像也沒有看見坐在桌子旁邊的兩個J、突然抓起酒罈子,用力,
掄。

    這罈酒突「砰的,聲,寬出去五六丈。但這罈酒還是沒有被摔破。

    酒罈子飛山去的時候,陸小鳳也跟著飛出去。

    陸小鳳剛到椅子上坐下來的時候,酒罈子也已回到桌

    蕭秋雨再抓起來用力一掄,這次酒罈子飛得更快.他

    本來就是天生的神力,這麼樣用力,掄,幾百斤重的,鐵都可能被他掄出去。

    可是這罈酒即又回來了,跟著陸小風回來了。

    蕭秋雨也不接開始發怔,喃喃道「這壇灑果然有鬼,好,像還是個長著翅膀的酒鬼。」

    柳餘恨突然冷笑,只冷笑了一聲,他的人巳到了桌前,,一雙手抓起了酒罈子,抓得很
緊,突然重重的往他自己腦,袋上砸了下去。

    別人要砸爛的本是這罈酒,他要砸爛的卻好像是自己的

    蕭秋雨歎了口氣,這下子酒罈子固然非破不可,他的頭只怕也不好受6

    誰知他的頭既沒有開花,酒罈子也沒有破。

    陸小風的手巴突然伸到他頭上去.托住了這壇灑。

    柳餘恨又,聲冷笑,突然飛起一腳,猛踢陸小鳳的下,陰,他也沒有踢著。

    陸小鳳的人已突然倒翻了起來,從他頭頂上翻了過去,落到他背後,手裡還是在托著這
罈酒。

    柳餘恨反踢一腳,陸小風就義翻到前面來了,忽然歎了,口氣,道/這罈酒已經是我們
最後一罈酒,這腦袋也是你最後,個腦袋,你又何苦,定要把它們砸破?」

    柳餘恨瞪著他,沒有瞎的眼睛也好像瞎了的那隻眼睛,樣,變成了個又黑又深的洞。

    蕭秋雨忽然笑了笑,道「看來這個人果然是真的陸小鳳!」

    獨孤方道哦/

    蕭秋雨道「除陸小風外,又有誰肯為了罈酒費這麼,大的力氣?」

    獨孤方大笑,道「不錯,像這樣的呆子世上的確不多/

    蕭秋雨微笑著,將柳餘恨手裡的酒罈子接下輕輕的擺,在桌上

    突聽「波」的,聲,這壇灑突然粉碎,罈子裡的酒流得滿,地那是,剛才柳餘恨的兩隻
手.和陸小風的一隻手都在用,力這酒罈子休說是泥做的就算是鐵打的也樣要被壓破。

    蕭秋雨怔了怔,苦笑道/天下的事就是這樣子的,你要它破的時候,它偏偏不破,你不
要它破的時,候,它反而破了。」

    陸小風卻談淡道「這世上無可奈何的事本來就很多,所,以做人又何必太認真呢?」

    柳餘恨獨眼裡突然露山一種說不出的淒涼辛酸之色,默然的轉過身走了出去。

    陸小鳳的那句話,彷彿又引起了他久已藏在心底的傷心

    就在這時候,突聽一種又可愛,又清越的聲音,道「大,金鵬王陛下丹鳳公主,特來求
見陸小鳳陸公子。」

    說活的人小是那樣子很乖,眼睛很大,穿著身五色綵衣,的小女孩。

    她小從那尺濃密的棗林中走山來滿天的星光月色仿,佛都到了她眼睛裡。

    陸小鳳道「小鳳公主?」

    小女孩用一雙發亮的眼睛看著他,抿著嘴笑了「是丹鳳,公主,不是小風公主!」

    陸小鳳看著霍老頭歎了以氣,喃喃道/她果然是個真的公主?」

    小女孩道「絕對一點也不假」

    陸小風道「她的人呢?」

    小女孩又笑了笑,笑得真甜「她生怕又把陸公子嚇跑/所以還留在外面!

    她笑得雖甜,說的話卻有點慢。陸小鳳貝有苦笑。

    小女孩睜著眼微笑道現在她是在外面等著卻不知陸公子敢不敢見她。」

    霍老頭忽然道/他敢」

    這深沉而神秘的老人微笑著,悠然接著道/他若是不去見這位丹鳳公主他所有朋友的屋
子只怕都要被他們拆光

    群星閃爍,十焰月彎彎的嵌代尾中裡,棗林裡流動著陣陣清香,並石是棗樹的香,姓花
香。

    花香是從一條狗身上傳來的,一條非常矯健的闊耳長腿的獵狗。

    它身上披著,串五色繽紛的鮮花,嘴裡還銜著一籃子

    滿籃鮮花中,有金光爍然,是四錠至少有五十兩重的金

    小女核接過了花籃.嫣然道/這是我們公主賠償給這位老先生的.都請陸公子替他收下
/

    陸小鳳睜了睜眼道/為什麼要賠償給他?因為你們拆J他的房子?」

    小女孩點了點頭。

    陸小鳳道「這四錠元寶至少有一百多兩的確不算少了像這樣的小木屋,五十兩金子就可
以蓋好兒棟這當然已不能算少。,小女孩道「點點小意思,但望這位老人家笑納!」

    陸小風道「他不會笑納的」

    小女孩道/為什麼?」

    陸小風道/因為這,百多兩金子若真是你們送給他的,他根本不需要,若算是你們賠償
他這屋子的,又好像不夠。」

    小女孩道/這是五十兩一錠的元寶」

    陸小風通/我看得出。」

    小女孩通/這還不夠賠他的木屋?」

    陸小風道「還差一點點」

    小女孩道「差一點點是差多少?」

    陸小風道「究竟差多少,我也算不出來,大概再加三四,萬兩總差不多了」

    小女孩道/三四萬兩什麼?」

    陸小風道/當然是三四萬兩金子。」小女孩笑了。

    陸小風道「你不信?」

    小女孩吃吃的笑個不停,遇見這麼樣一個會額竹槓的,人,她除了笑之外,還能怎麼
樣,難道還能真的賠他萬兩黃

    陸小風忽然提起剛才他坐著的那張雕花木椅,道「你知,道這是張什麼椅子?」

    小女孩笑道「看來好像是張坐人的椅子」

    陸小風道「但這張椅子卻是四百年的的名匠魯直親手為,天子雕成的,普天之下已只剩
下十一張,皇宮大內裡有五,張,這裡本來有六張,剛才卻被他們砸爛了四張」

    小女孩張大了眼睛,瞪著他手裡的這張椅子,漸漸已有,點笑不出了

    陸小風道「你知道這木屋以前是誰住過的?」

    小女孩搖搖頭。

    陸小風道「這本是大詩人陸放翁的夏日行吟外,牆壁上,中還有著他親筆題的詩,現在
也已被砸得稀爛。」

    小女孩的眼睛張得更大,臉上已忍不住露出驚異之色。

    陸小風談淡道「所以這木屋裡每一片木頭,都可,以算是無價之寶,你們就算真的拿四
萬兩金子,來賠也末必夠的。」

    他笑了笑接著道幸好這位老先生連一文錢都不會要,你們賠,因為四五萬兩金子,在他
看來,跟一文錢也差不了,多少」

    小女孩悄悄的伸出舌頭來舔了舔嘴唇.吃驚的看著這神,秘的老人。

    霍老頭卻還是悠悠閒閒的坐在那裡,慢慢的啜著他杯子,裡剩下的半杯酒像是覺得這世
上再也沒有比喝這半杯酒更,重要的事。

    陸小鳳忽又轉過頭向獨孤方笑了笑道「我知道閣下的,見聞一向很博,閣下當然也聽說
過世上最有錢的人是誰了」

    獨孤方沉吟著,道「地產最多的,是江南花家,珠寶最,多的,是關中閻家,但真正最
富有的人,只怕算是霍休。」

    陸小風道「閣下知不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獨孤方道/這個人雖然富甲天下,部再次過隱士般的生,活,所以很少有人能看見他的
真面目只聽說他是個很孤,僻,很古怪的老人,而且……」他突然停住以看著霍老頭。

    現在每個人終於都己明白這神秘孤獨的老人,就是富,甲天卜的霍休。

    霍老頭忽然歎了口氣,慢慢的站起來.道「現在既然已,有人知道我在這裡這地方我也
住不下去了不如就送給你

    陸小風看著地上一堆堆破木頭道「我記得以前也向你,耍過,你卻連借我住幾天都不
肯」

    霍老頭淡淡道「你自己剛才也說過,這裡的東西本都是,寶貝,寶貝怎麼能送人」

    陸小風道「寶貝變成了破木頭,就可送人了」

    霍老頭道「點也不錯」

    陸小風歎了口氣,苫笑道「我現在才明白你足怎麼會發財的了」

    霍者頭面不改色.淡淡道還有件室你也應該明白。」

    陸小風道/什麼事?」

    霍老頭道「你逃走的時候,世上也許真的沒有人能追上你,只可惜這世上除了人之外,
還有很多別的東西,譬如說

    陸小風道「譬如說,條鼻子很靈的獵狗/

    霍老頭也歎於口氣,道/你總算還不太笨,將來說不定也有會發財的一天。

    漆黑的車子.漆黑的馬黑得發亮。發亮的馬車上,也綴滿了五色繽紛的鮮花。,小女孩
道/我們的公主就在馬車裡等你你,你上去吧!」

    陸小風道「上車去?」

    小女孩道/恩!」

    陸小風道「然後?」

    小女孩道「然後這輛馬車就會把你帶到,個你從來也沒有去過的地方去,我保證你到了
那地方後.絕不會後悔的」

    陸小風道/我當然不會後悔.因為我根本就不會去。」

    小女孩又瞪起廠眼睛,好像很吃驚,道「你為什麼不

    陸小風道/我為什麼要跟著,個我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人,到,個我從來也沒有去過的地
方去?」

    小女孩瞪了瞪眼,道「因為……因為我們會送很多很多金子給你!」

    陸小鳳笑了。

    小女孩道/你不喜歡金子?」

    陸小風道「我喜歡金子,卻不喜歡為了金子去拚命」

    小亥孩眼珠子轉廠轉,悄悄道/車子裡狠安靜.我們公主又是個很美的美人,這段路也
很長,在路上說不定會發生很多事的廣

    陸小鳳微笑道「這句話好像已經有點讓我動心了!」

    小女孩眼睛裡立刻發出了光,通「你已經答應上去?」

    陳小風道「不答應。」

    小女孩哪起了嘴,道「為什麼還不答應?」

    陸小風談淡道/漂亮的女人我一向很喜歡,但卻也不喜歡為了女人去拚命」

    小女接道/為了什麼你才肯拚命?」

    陸小風道/為了我自己。」

    小女孩通「除了你自己外,天下就再也沒有別人能讓你去拚命?」

    陸小風道「沒有。」

    小女孩眼珠子又轉了轉,退「為了花滿樓你也不肯?」

    陸小風道「花滿樓?」

    小文孩悠然道「我想你總該認得花滿樓的,他現在也就在那地方等你,你若不去,他,
定會覺得很失望」

    陸小風道「他若要我去,自己會來找我。」

    小女盛道「只可惜他現在不能來」

    陸小風道/為什麼?」

    小文孩道/因為他現在連,步路都沒法子走/

    陸小風道「你是說他已落在你們手裡?」

    小女孩道「好像是的」

    陸小風突然大笑,就好像剛聽見,樣天下最可笑的事笑得捧起了肚子。

    小文孩忍不住問道「你笑什麼?」

    陸小風笑道「我笑你,你畢竟還是個小孩子,連說慌都中會說」

    小女孩道「峨」

    陸小風道/你們若能制得住花滿樓,天下就沒什麼事是你們做不到的了,又何必來找
我?」

    小女公淡淡的笑廠笑,道「你這人的確不太笨.可是也不太聰明」

    陸小風道/哦?」

    小女孩道/你若真的聰明,就早巳該明白兩件事」

    陸小風道/哦?」

    小女孩道/第一、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我是丹鳳公主的表姐,她今年才十九,我都已二
十。」

    陸小風這次才真的怔住了,上下看著這小女孩看了好幾遍,隨便怎麼樣也看小出她已經
是個二十歲的少女。她看來簡直好像連十二歲都沒有。

    小女孩又淡淡接著道/你應該明口,有些人是天生就生不高的,有些六七十歲的老頭子
比我還矮,大截,你總該也看見過/

    陸小鳳雖然還是不太相信,卻也不能不承認世上的確是有這種人的。

    小女孩道「第二你也應該明白,花滿樓跟你不,樣/

    陸小風道「他比我聰明!

    小女孩道「但他卻是個好人。」

    陸小風道「我不是?」

    小女孩道/就因為你不是好人,所以才不容易上別人當,但他卻對每個人都很信任,要
他上當.就容易得多了!」

    陸小風看著她,又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幾遍,突又問道」你真的已經有二十歲?」

    小女孩道「上個月才滿二十的。」

    陸小風笑了笑,談淡道「二十歲的人就已應該明白,像我這種壞人,是絕不肯為了朋友
擊拚命的,隨便為了什麼樣的朋友都不行」

    小女孩瞪著眼,看著他,道「真的?」

    陸小風道「真的。」

    陸小風已坐在馬車上,馬車已啟動。

    車廂裡也堆滿了五色繽紛的鮮花,丹鳳公主坐在花從裡,就像是一朵最珍貴,最美麗的
黑色玫瑰。她的脖子也是漆黑的,又黑又亮.她還在看著陸小風。

    陸小風沒有看她,他巳閉起眼睛,好像準備在車上睡覺

    丹風公主忽然笑了笑,柔聲道「我剛才還以為你不會上車來的/

    陸小風道「哦?」

    丹風公卞道,我剛才好像還聽見你在說,你絕不會為了任何朋友拚命」

    陸小風淡談道「我本來就不會為廠朋友拚命,但為朋友坐坐馬車總沒什麼關係的。」

    丹風公主又笑了。她向你笑的時候,就彷彿滿園春花忽然介你面前開放。

    陸小風的眼睛剛睜開,立刻又閉了起來。

    丹風公中柔聲道/你好像連看都不願看我,為什麼?」

    陸小風道/以為這車廂很小,我又是個禁不起誘惑的

    丹風公主道/你怕我誘惑你?」

    陸小風道「我也不願為了你去拚命/

    丹風公主道「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是要你去拚命的?」

    陸小風道/因為我並不笨。」

    丹鳳公主輕輕歎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我們這次來找你,的確是為了要求你去替我
們做一件事,可是我並不想誘惑你,也不必誘惑你。」

    陸小風道「哦?」

    丹風公主道/因為我知道有種人為了朋友是什麼中都肯做的/

    陸小風道「是哪種人?」

    丹風公主道「就是你這種人。」

    陸小風笑了笑,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白己是哪種人你反而知道/

    丹風公主道「我以前顯然沒有見過你,但你的傳說我卻已聽到過很多/

    陸小風在聽著,唯一沒有聽見過這些傳說的人,也許就是他自己。

    丹風公主道/我聽見很多人郁說你是個混蛋.但就連他們自己都不能不承認,你是所有
混蛋中最可愛的,個。」

    陸小風歎了口氣,他實在聽小出這是讚賞?還是諷刺?但他的眼睛總算巳睜開。

    丹風公主道「他們都說你外表看來雖然像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其實你的心卻軟
得像豆腐。」陸小風苦笑,他只苦笑。

    丹鳳公主忽又笑了笑,道「傳說當然並個一定可靠,但其中至少有一點他們並沒有說
謊。」

    陸小風忍不作問通「哪,點?」

    丹風公士嫣然道「我,直想不通他們為什麼要說你有四條眉毛,現在我才總算明白
了。」

    陸小風忽然皺了皺眉.他皺眉的時候,鬍子好像也皺了起來。

    丹風公,我的?」

    陸小風皺著眉道「花滿樓真的在你們那裡?」

    丹風公主道/我為什麼要騙你?反正你很快就會見到他的。」

    陸小風道「他眼睛雖然看不見.但十里外的危險,他都能感覺得到.我實在想不通他怎
麼會落人你們的手裡的。」

    丹風公主道「因為他是個好人,又是個男人,個好男人若是遇見了個壞女人.就難免要
上當。」

    陸小風冷冷退「他遇見了你?」

    丹風公主歎了口氣,道/有時我雖然也想去騙騙人,只可惜我十個加起來也比不上個上
官飛燕。」

    陸小風道「上官飛燕?」

    丹風公主道/上官飛燕就是雪兒的姐姐。」

    陸小風道「雪兒又是誰?」

    丹風公主道/雪兒就是我的小表妹,也就是剛才去請你來的那個小女孩。」

    隊小風道「她不是你的表姐?」

    丹風公實公主笑道/她今年才十二歲,怎麼會是我表姐?」

    陸小風怔住了,也不知道自已是該大哭三聲?還是該大笑三聲?

    他實在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被一個十二歲的小丫頭騙得團團亂轉。

    有這樣的妹妹,姐姐是個什麼樣的人,也就可想而知

    丹風公中看著他臉上那種哭笑不得的表情,又不禁嫣然一笑.道/那小鬼說起謊來、連
眼睛都不會眨,眨的.你是不是也上了她的當?」

    陸小風苦笑道/至少我現在總算已想通花滿樓是怎麼上當的了。」

    丹風公主道/他雖然在我們那裡,但我們還是很尊敬他,那不僅因為他是你的好朋友,
也因為他確實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陸小風道/他的確是的。」

    丹風公主道「你跟他,還有朱停,是不是在很小的時候就認得的」

    陸小風道/你對我的事好像知道得很多?」

    丹風公主笑了笑,道「老實說,我們為了要找你,至少已準備了七個月。」

    陸小風歎了門氣,道「無論誰若是花了七個月的功夫上找一個人.這個人想必都要倒露
了。」

    丹風公主柔聲道「我們要求你做的事雖然危險,可是我相信你,定能做到。」

    她凝視著他,眼睛裡充滿了仰慕和信心。

    陸小風道「你們要我做的究竟足什麼事?」

    丹風公士垂下頭,遲疑著,道「現在我也不必告訴你反正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陸小風道「柳餘恨,蕭秋雨,獨孤方,也是為了這件事來的」

    丹風公主點點頭,又笑道「找他們雖然也不容易,至少總比找你容易得多!」

    陸小風道「你們找這三個人用的又是什麼法子?」

    丹風公主微笑道/每個人都有弱點的,他們一定也猜不出我能用什麼法子請到你!

    她將手裡的一朵鮮花送到陸小風面前,慢慢的接著道「柳餘恨,蕭秋雨.獨孤方,花滿
樓,再加上你,這世上若還有什麼事是你們五個人做不到的,那才真的是怪事。」

    車窗外已經有乳白色的煙霧升起,車廂裡的燈光更柔

    陸小鳳凝視著她手裡的鮮花,花雖鮮艷,她的手卻更

    她用她這雙纖秀柔柔的手,輕輕的將這朵鮮花插在陸小鳳的衣襟上,輕輕道「我看你還
是趕快睡覺的好。」

    陸小風道/為什麼?」

    丹風公正垂下了頭,聲音更輕,更溫柔「因為我已經忍不住要開始誘惑你了。」

    車馬前行,衝破了濃霧。霧雖濃,卻是晨霧,漫漫的長夜已經結束。

    陸小鳳斜倚在車廂裡,似巳睡著。

    丹風公主柔聲道/你好好的睡一覺,等你醒的時候,說不定就可以看見他了。」

    陸小鳳忍不住又張開眼,道/他是誰?」

    丹鳳公主道「大金鵬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