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陸小風是一個人。是一個絕對能令你水難忘懷的人。

    在他充滿傳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見過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許比你在任何時候,任何
地方所聽說過的都奇怪。

    現在我想先介紹幾個人給你,然後再開始說他們的故事。

    (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

    月圓.霧濃。圓月在濃霧中,月色淒涼膝隴,變得令人的心都碎了。

    但張放和他的夥伴們卻並沒有欣賞的意思,他們只是想無拘無束的隨便走走。

    現在他們剛交過一趟從遠路保來的鏢,而且剛喝過酒,多日來的緊張和勞苦郁已結束。

    他們覺得輕鬆極了.也愉快極了。就在這時候,他們看見了熊姥姥。

    熊姥姥就好像幽靈般忽然間就在濃霧裡出現了。

    她背上彷彿壓著塊看不見的大心頭,壓得她整個人都彎曲了起來,連腰都似巳被壓斷。

    她手裡提著個很古的竹籃子,用一塊很厚的棉布緊緊蓋

    藍子裡裝的是什麼?」有人在問。

    現在他們的興致都很高,無論對什麼事都很有興趣。

    「糖炒栗子。熊姥姥滿是皺紋的臉上己露出笑容「又香又熱的糖炒栗子,才十文錢一
斤。」

    「我們買五斤,一個人一斤。」

    栗子果然還是熱的,果然很甜很香。張放卻只吃了一口

    他不喜歡吃栗子,而且他的酒也喝得太多,只吃了,個栗子.他己覺得胃裡很不舒服,
好像要嘔吐。

    他還沒又吐出來,就發現他的夥伴們突然全都倒了下去一倒下去,身子立刻抽緊,嘴角
就像馬一樣噴出了白沫。

    白沫忽然又變成了紅的,變成了血

    那老太婆還站在那立,看著他們,臉上的笑容巳變得說水出的詭秘可怕。

    「糖炒栗子有毒!張放咬著牙,想撲過去,但這時他競也已忽然變得全沒有半分力氣。

    他本想扼斷這老太婆的咽喉,卻撲倒在她腳下。

    他忽然發現這老太婆藏在灰布長裙裡的一雙腳上,穿著的竟是雙色彩鮮艷的繡花紅鞋
子。就好像新娘子穿的一樣

    布過鞋面上繡的並不是鴛鴦,而是隻貓頭鷹。

    貓頭鷹的眼睛是綠的,好像正在瞪著張放,譏嘲著他的愚昧和無知。張放怔住。

    熊姥姥吃吃的笑了,道「原來這小伙子不老實,什麼都不看,偏偏喜歡偷看女人的
腳。」

    張放這才勉強抬起頭.嘎聲問「你跟我們究竟有什麼仇恨。」

    熊姥姥笑道「傻小子,我連看都沒有看過你們,怎的會跟你們有仇恨?」

    張放咬了咬牙,道「那你為什麼要害我們?」

    熊姥姥談淡道「也不為什麼.只不過為了我想殺人。」

    她抬起頭,望著濃霧裡淒涼朦朧的圓月,慢慢的接著道「每到月圓的時候,我就想殺
人」

    張放看著她,眼睛裡充滿丁憤怒和恐懼,只恨不得一口咬在她咽喉上。

    可是這老太婆忽然間就已在他眼前幽靈般消失,消失在濃霧立。夜霧淒迷,月更圓了。

    (二)老實和尚

    夕陽西下,秋風吹著蓑草,岸上渺無人跡,,只只鴉遠遠的飛過來,落在岸旁系船的木
樁上

    這裡本就是個很荒涼的渡頭,現在最後一班渡船巳搖走

    搖船的硝公是個連鬍子都已白了的老頭子。

    幾十年來,他每天將這條破舊的渡船從對岸搖過來,再搖回去。

    生命中能令他覺得歡樂的事已不多,已只剩下喝酒跟賭

    可是他發誓今天晚上絕不賭。因為船上有個和尚。

    這和尚看樣於雖然很規矩,很老實.但和尚就是和尚。

    每次他只要看到和尚他就一定會連身上最後的一個銅板都輸光。

    老實和尚規規矩矩的坐在船上的角落裡,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腳很髒。很髒的腳上
穿著雙很破的草鞋。

    別的人都坐得離他很遠,好像生怕他身上的虱子會爬到自己身上來。

    老實和尚也不敢去看別人,他不但老實,而且很害羞。

    就連強盜跳上船來的時候,他都沒有抬頭去看,眼,只聽見渡船上的人夜驚呼,又聽見
四個人跳上船頭的聲音,然後就聽見強盜們的厲喝聲「大爺們都是水蛇幫的好漢…,向只要
錢.不要命,所以你們也不必害怕,只要把你們身上帶著的金銀財寶全拿出來,就沒事
了。」

    夕陽照著他們手裡的刀,刀光在船艙裡閃動。

    船艙裡的男人在發抖女人在流淚,身上帶的錢財越多抖得越歷害,淚也流得越多。

    老實和尚還是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

    忽然他看到了另一雙腳,雙穿著削尖大匝鏈的大腳就站在他面前「輪到你了,快拿出
來。」

    老實和尚好像根本就不懂他說的話,囁囁著道/你要我拿什麼?」

    只要是他錢的,全都拿出來」

    可是我身上什麼都沒有。老實和尚的頭垂得更低了。

    他發現這人好像要搶起腿來踢他,腳,但卻被另,人拉住「算了吧,這邋遢和尚看米也
不像有油水的樣子,咱們還是扯呼了吧!」

    扯呼的意思就是走。他們來得快,去得也快,做賊的人多多少少總是有點心虛的。

    船上立刻就騷動了起來,有人在跺腳,有人在大罵,不但罵強盜,也罵和尚「遇見了和
尚,果然晦氣」

    他們罵的時候並不怕被和尚聽見,老實和尚也好像根本沒有聽見。

    他還是垂著頭.坐在那裡,神情好像很不安,忽然跳起來,衝上船頭。

    船頭上擺著塊木板,本是船到岸時搭橋用的。

    老實和尚抓起了這塊木板,輕輕一拍,二十厚的木板就碎成了五六塊。船上的人充刻全
都怔住。老實和尚將第一塊木板拋出去,木板剛落在水面上,他的人已飛起,腳尖在這塊木
板上輕輕,點,第二塊木板已跟著拋了出去。

    他的人就好像忽然變成了只點水蜻蜓.在水面上接連四五個起落,已追上了那艘水蛇幫
的快艇。

    水蛇幫的強盜大爺們正在計算著他們今天的收穫,忽然發現,個人飛仙般凌波而來,輕
飄飄的落在船頭上,竟是剛才那邋遢和尚。

    這種輕功他們非似連看都沒有看見過,簡直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原來這和尚竟是真人不露相,等我們財物到手後,他兩來架橫樑。」

    每個人的於裡都捏著把冷汗,只希望這和尚也貝要他們的錢,不要他們的命。

    誰也想不列這和尚竟忽然在他們面前直挺挺的跪了下來,恭恭敬敬的說道/我身上還有
四兩銀子,本來是準備買件新衣服,買雙新草鞋的,這已經犯了貪念。」

    他已從身上將這鏈銀子掏出來,擺在他們腳下,抬著道「何況出家人本不該打誑語,我
剛才卻在大爺們面前說了謊,現在只求人爺們原諒,我回去後也一定會面壁思過,在我佛面
前懺悔三個月。」

    每個人全都怔住,沒有,個人地下們說活的。

    老實和尚垂著頭,道/大爺們若是個肯原諒,我也只好在這裡跪著不走了。」

    又有誰願意這麼樣…個人留在船上。

    終於有個人鼓起勇氣道/好,我……我們就……就原諒了你。」

    這句話本來應該是理直氣壯的人說出來的,但是這個人說話的時候,連聲音都變了。

    老實和尚臉上立刻顯露出歡喜之色,「咚、咚、咚」在甲板卜磕了三個響頭,慢慢的站
起來,突然橫身一掠四丈,又到了岸上,忽然就連人影都己看不見。

    大家怔在船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起看看這錠銀子發怔。

    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有個人長長時出口氣,發表了他自己的意見/你們難道真的以為他
是個和尚?」

    「不是和尚是什麼?」

    「是個活菩薩,不折不扣的是個活菩薩。」

    第二天早上,有人發現水蛇幫上上下下十八條好漢忽然全都死在他們的寓裡。

    每個人好像都死得很平靜.既沒有受傷,也沒有中毒誰也看不出他們是怎麼死的。

    ,(三)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他劍上的血。

    盆裡的水還是溫的.還帶著扼子花的香氣。

    西門歐雪剛洗過澡,洗過頭,他已將全身上下每個部分都洗得徹底乾淨。

    現在小紅正存為他梳頭束髮,小翠和小玉正在為他修剪手腳上的指甲。

    小雲已為他準備了一套全新的衣裳,從內衣到襪子都是白的,雪一樣白。

    他們都是這城裡的名妓,都很美,很年青,也很懂得伺候男人,用各種方法來伺候男
人。

    但西門吹雪卻只選揮了一種,他連碰都沒有做過她們。

    他也已齋戒了三天。

    因為他正準備去做一件他自己認為是世上最神聖的事。

    他要去殺一個人,這個人叫洪濤。

    西門吹雪說不認得他,也沒有見過他,西門吹雪要殺他,只因為他殺了趙剛。

    無論誰都知道趙剛是個很正直的人,很夠義氣的人,也是條真正的好漢。

    西門吹雪也知道,可是他也不認得趙剛,連見都沒有見過趙剛。

    他不遠千里.在烈日下騎著馬奔馳了三天,趕到這陌生的城市來,熏香沐浴.齋戒了三
天,只不過是為了一個從來也沒有見過面的陌生人復仇,去殺死另外一個從未見過面的漠生
人。

    洪濤看著西門吹雪,他簡直不相信世上會有這麼樣的人,會做這麼樣的事。

    西門吹雪內衣如雪,靜靜的站在西門裡.靜靜的在等著洪濤拔刀。

    江湖中大部分人都知道洪濤叫「閃電刀」。他的刀若不是真的快如閃電,「—刀鎮九
州」趙剛也不會死在他的刀下

    洪濤殺趙剛,也正是為了「一刀鎮九州」這五個字,五個字,一條命

    西門吹雪一共只說了四個字

    洪濤問他的來意時,他只說了兩個字「殺你」

    洪濤再問他「為什麼」的時候,他又說了兩個字「趙剛」

    洪濤問他「閣下是趙剛的朋友?」他只搖了搖頭。

    洪濤又問「閣下為了個不認得的人就不遠千里趕來殺

    他只點了點頭。

    他是來殺人的.不是來說話的。

    洪濤臉色已變了,他已認出了這個人,也聽說過這個人的劍法和脾氣。

    西門吹雪的脾氣很怪,劍法也很怪。

    他決心要殺一個人時,就已替自己準備了兩條路走,只有兩條路,不是你死,就是我
死」

    現在洪濤也巳發現自己只剩下這兩條路可走,他已別無選擇的餘地。

    西風吹過長街,木葉蕭蕭落下。高牆內的庭園裡突然有一群昏鴉驚起,飛入了西天的晚
霞裡。洪濤突然拔刀,閃電般攻出八刀。

    趙剛就是死在他這「五連環閃電八刀」下的。

    可惜他這「五連環」也像世上所有其他的刀法一樣,也有破綻。只有一點破綻。

    所以西門收雪刺出了一劍,劍就已刺穿了洪濤的咽喉。

    劍拔出來的時候,劍上還帶著血。

    西門吹雪輕輕的吹了吹,鮮血就一連串從劍尖上滴落恰巧正落在一片黃葉上。

    黃葉直被西風舞起時,西門吹雪的人已消失在殘霞外消失在西風裡……

    (四)花滿樓

    鮮花滿樓。花滿樓對鮮花總是有種強烈的熱愛,正如他熱愛所有的生命一樣。

    黃昏時,他總是喜歡坐在窗前的夕陽下輕撫著情人嘴唇般柔軟的花瓣,領略著情人呼吸
般美妙的花香。現在正是黃昏,夕陽溫暖,暮風輕柔。

    小樓卜和平而寧靜,他獨自坐在窗前,心裡充滿了感激,感激上天賜給他如此美妙的生
命,讓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人生。

    就在這時候,他聽見樓梯上響起了一陣很急促的腳步

    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匆匆的奔上了樓,神情很驚謊,呼吸也很急促。

    她並不能算太美,但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卻非常靈活聰敏,只可惜現在她眼睛裡也帶著種
說不出的驚慌和恐懼。花滿樓轉過身,面對著她。

    他並個認得這個女被子,但態度還是很溫和,而且顯得很關心「姑娘莫非出了什麼
事?」

    小姑娘喘息著,道「後面有人在追我,我能個能在你這裡躲一躲?」

    「能!」花滿樓的回答幾乎完全沒有考慮。

    樓下沒有人,大門總是開著,這小姑娘顯然是在驚慌中無意闖進來的。

    但就算是一匹負了傷的狼在躲避獵犬追逐時投奔到他這裡來.他也同樣會收容。

    他的門永遠開著,正因為無論什麼樣的人到他這裡來他那同樣歡迎。

    /小姑娘的眼睛四面轉動著,好像正想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花滿樓柔聲道/你巳用不著再躲,只要到了這裡,你就已安全了。

    」真的?」小姑娘眨著人眼睛,彷彿還有點不信「追我的那個人不但凶得很,而且還帶
著刀,隨時都可能殺人的!」

    花滿樓笑了笑,道/我保證他絕個會在我這裡殺人。」

    小姑娘還是在慌張,還準備問他/為什麼?」

    可是她巳沒法子再問,追他的人已追到這裡來,追上了樓。

    他的身材很高大,上樓時的動作卻很輕快。

    他手見果然提著柄刀,眼睛裡也帶著種比刀還可怕的凶光,看到小姑娘,就瞪起眼來厲
聲大喝/這下子我看你還,能往哪裡跑?」

    小姑娘正在花花滿樓身後跑,花滿樓正在微笑著.道「她既已到了這裡,就不必再跑
了。」

    提刀的大漢瞪了他一眼,發現他只不過是個很斯文,很秀氣的年青人,立刻獰笑著道
「你知道老子是誰?敢來管老,子的閒事?」

    花滿樓的態度還是同樣的溫和,道/你是誰?」

    大漢挺起了胸.道「老子就是花刀太歲』崔一洞,老子給你一刀,你身上就多了一個
洞」

    花滿樓道「抱歉得很,閣下這名中我從來也沒有聽說過,我身上也不必再增加別的洞
了,無論大洞小洞我已都不想再要。」

    小姑娘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

    崔一洞臉止都已變了顏色,突然狂吼「你不想要也得

    他反手抖起了一個刀花刀光閃動間,他的刀已向花滿樓的胸膛上直刺了過來。

    花滿樓身子連動都沒有動,只動了兩根手指。

    他突然伸出手,用兩根手指,夾,就夾住了崔一洞的

    這柄刀好像立刻就在他手指間生了根。

    崔一洞用盡了全力,竟還是沒法子把這柄刀拔出來。他的冷汗都已流了出來。

    花滿樓還是在微笑著,柔聲道/這柄刀你若是肯留在這裡,我一定代你好好保管,我這
裡大門總是開著的,你隨時都可以來拿。」

    崔一洞滿頭大汗,突然跺了跺腳,放開手裡的刀,頭也不回的衝下樓,下樓比上樓還要
快得多。

    小姑娘銀鈴般笑了起來,她看著花滿樓時,顯得又佩服,又驚異「我真沒看出來你居然
有這麼大的本事。」

    花滿樓笑了笑道「不是我有本事,是他沒本事」

    小姑娘道「誰說他沒本事?江湖中有好多人都打不過他連我都打不過他。」

    花滿樓道「你?」

    小姑娘道「我雖然打不過他,可是也有很多大男人打不過我,我就是江南的上官飛
燕。」

    她立刻又自已搖了搖頭,歎著氣道「這名字你當然也不會聽說過的/

    花滿樓走過去將手裡的刀輕輕放在靠牆邊桌子上,忽又回過頭,問道「他為什麼要追
你?」

    上官飛燕咬著嘴唇遲疑著,終於嫣然而笑.道「因為我偷了他的東兩。」

    花滿樓並沒行覺得吃驚,反而又笑了。

    上官飛燕搶著道/我雖然是個小偷,但他卻是個強盜我從來也不偷好人的東西,我專偷
強盜。」

    她垂下頭.用眼角偷偷的瞟著花滿樓,又道/我只希望你不要看不起我.不要討厭
我。」

    花滿樓微笑著.道「我喜歡你,我喜歡說實話的人。」

    上官飛燕眨著眼,道「說實話的人可不可以在這裡多坐,會兒?」

    花滿樓道/當然可以。」

    上官飛燕好像鬆了以氣,嫣然道「那我就放心,我剛才真怕你會把我趕出去。」,她走
到窗口深深的呼吸著.風中充滿了花香。窗外暮色漸濃,屋子裡已暗了下來。

    上官飛燕輕輕歎了口氣道/一天天過得真快,現在天以黑了

    花滿樓道「嗯。』

    上官飛燕道「你為什麼還不點燈?」

    花滿樓笑道/抱歉得很,我忘了有客人在這裡。」

    上官飛燕道/有客人在你才點燈」

    花滿樓道「嗯。」

    上官飛燕道「你自己晚上難道從來不點燈的?」

    花滿談微笑道「我用不著點燈。」

    上官飛燕道「為什麼?」

    她已轉過身.看著花滿樓,眼睛裡充滿了驚異之色。

    花滿樓的表情卻還是很愉快,很平靜,他慢慢的回答「因為我是個瞎子。」

    暮色更濃了風中仍充滿了芬芳的花香。

    但上官飛燕已完全感覺不到,她已完全怔住。

    「我是個瞎子。」

    這雖然只不過是很平凡的五個字.可是上官飛燕這,生中卻從來也沒有聽見過比這五個
字更令她驚奇的話。

    她瞪著眼睛看著花滿樓,就是這個人,他對人類和生命充滿了熱愛、對未來也充滿廠希
望,他隨隨便便伸出兩根手指以夾,就能夾住別人全力砍過來的刀鋒,他一個人獨自活在這
小樓上,非但完全不需要別人的幫助、而且隨時都在準備幫助別人。

    上官飛燕實在不能相信這個人竟會是個瞎子她忍不住兩問了句/你真的是個瞎子?」

    花滿樓點點頭,道「我七歲的時候就瞎了。」

    上官飛燕道「可是你看來一點也不像。」

    花滿樓又笑了,道/要什麼樣的人才像瞎子?」

    上官飛燕說不出來。她看見過很多瞎子,總認為瞎子定是個垂頭喪氣,愁眉苦臉的人,
因為這多彩多姿的世界對他們說來,已只剩下一片黑暗。

    她雖然沒有說山心裡的話,但花滿樓卻顯然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微笑著又道「我知道你一定認為瞎子絕不會過得像,我這麼樣開心的。」

    上官它燕只有承認。

    花滿樓道/其實做瞎子也沒有不好,我雖然已看不見,卻還是能聽得到,感覺得到,有
時甚至比別人還能中受更多,樂趣/

    他臉上帶著種幸福而滿足的光輝,慢慢的接著道「你有,沒有聽見過雪花飄落在屋頂上
的聲音?你能不能感覺到花蕾,在春風裡慢慢開放時那種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風中,
常常都帶著種從遠山上傳過來的木葉清香?……」

    上官飛燕靜靜地聽著他說的話就像是在傾聽著一首輕,柔美妙的歌曲。

    花滿樓道/只要你肯去領略,就會發現人生本是多麼可,愛,每個季節裡都有很多足以
讓你忘記所有煩惱的賞心樂

    上官飛燕閉上眼睛,忽然覺得風更輕柔,花也更香了。

    花滿樓道「你能不能活得愉快,問題並不在於你是不是,個瞎子?而在於你是不是真的
再歡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樂樂的活下去。」

    上官飛燕抬起頭,在朦朧的暮色中,凝視著他平靜而愉,快的臉。

    現在她眼睛裡的表情已不再是驚異的憐憫,而是尊敬與,感激。

    她感激這個人,並不是為了他救了她,而是因為他已使,得她看清了生命的真正意義。

    她尊敬,偉大的看法與胸襟。

    但她還是忍不住要問「你家裡已沒有別的人?」

    花滿樓微笑道/我的家是個很大的家族,家裡有很多人,每個人都很健康,很快樂。」

    上官飛燕道/那你為什麼要,個人住在這裡?」

    花滿樓道/因為我想試試看,能不能一個人真正獨立?因為我不願別人處處讓著我,幫
助我,我不願別人把我當做個瞎子。」

    上官飛燕道/你……你在這裡真的能,個人過得很好?」

    花滿樓道「我在這地方己住了八個月,我從來也沒有像這麼樣愉快過。」

    上官飛燕輕輕歎息了一聲,道「但是除了冬天的雪,春天的花之外,你還有什麼呢?」

    花滿樓道「我有很充足的睡眠,有很好的胃口,有這間很舒服的屋子,有一把聲音很好
的古琴,這些本已足夠,何況我還有個很好的朋友。」

    上官飛燕道「你的朋友是誰?」

    花滿樓臉上又發出了光,道「他姓陸,叫陸小鳳。」

    他微笑著.又道「你千萬不要以為他是女人,他名字雖然叫小鳳,但卻是條不折不如的
男子漢。」

    上官飛燕道/陸小風?……這名字我好像也聽說過,卻個知道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
人,」

    花滿樓笑得更愉快「他也是個很奇怪的人,你只要見過他一面、就永遠再也不會忘記,
他不但有兩雙眼睛和耳朵有三隻手.還長著四條眉毛。」

    兩雙眼晴和耳朵,當然是說他能看見的和聽見的都比別人多。

    三隻手也許是說他的手比任何人都快,都靈活。

    但「四條眉毛是什麼意思呢?上官飛燕就實在不懂。

    她決心以後一定要想法子去看看這個有著四條眉毛的陸小鳳。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