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薛神針            

    山。綠色的山,在黃昏時看來,就彷彿變成了一種奇幻瑰麗的深紫色。現在正是黃昏,
山坡上開滿了月季和薔薇。兩個梳著大辮子的小姑娘,正在L山坡上摘花,嘴裡還在輕輕的
哼著山歌。

    她們的歌聲比暮風更輕柔,她們的人比花更美。陸小鳳走上山坡的時候,她們的歌聲忽
然停頓,—起瞪大了眼睛,盯著陸小鳳。幸好陸小鳳時常都在被女人盯著看的,所以他的臉
並沒有紅,反而笑了。

    「喂,你這人是來幹什麼的?」這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鼻子上有幾粒淡淡的雀斑,看來
顯得俏皮愛嬌。

    陸小風笑道/花開得這麼好,我來看看也不行?」

    「不行/有雀斑的小姑娘眼睛瞪得更大,道/這地方是我們的,我們不歡迎男人!」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女孩子不可以這麼凶的,太凶的女該於只怕嫁不出去!」

    「所以我從來也不凶!」另—位女孩子圓圓的臉,笑起來臉上兩個酒渦,看來果然又溫
柔,又甜蜜。她甜甜的笑著,又道:你既然喜歡花,我送你兩朵好不好?」  陸小風笑道/
好極了/

    有酒渦的這女孩於已走過來,甜笑著把手伸入了花籃。她從花籃裡拿出來的並不是鮮
花,而是把剪刀,突然向陸小鳳刺了過去。這個又甜蜜,又溫柔的小姑娘。出手竟又凶、又
快、又狠。

    陸小鳳吃了一驚。幸虧這已不是第一 次有女人用剪刀刺他了他居然好像早已在提防著
身子  轉  就退出了七八

    有雀斑的小姑娘大聲道/這人看樣子就不像好東西  莫要放他走」

    她手裡也拿起了把剪刀  下於刺了過來。她的出手也不慢。

    陸小鳳苦笑道這剪刀是剪花的.你們怎麼能用來剪人?」他避開了幾招  這兩個小姑娘
的出手卻越來越凶.他忍不住想出抽把剪刀奪過來了  身上被刺出個大洞來  並不是好玩的
事。

    就在這時,山坡上忽然出現了一個人  微笑著道/你們要剪  最多也只能剪下他那兩撇
小鬍子來,千萬不能真的剪死他!她穿著件雪白的衣服  又輕又軟  俏生生的站在山坡上就
像是隨時都可能被風吹走。她正在看著陸小風  眼睛裡帶著種誰也說中出有多麼溫柔的笑
意。

    兩個小姑娘突然住手  凌空翻身,掠到她面前「姑娘認得這個人?」

    「嗯」

    「這個人是誰?」

    「你們難道看不出他有四條眉毛?」

    「陸小風?這個人就是陸小風?」兩個女孩子一起笑了,吃吃的笑道「這就難怪他笑得像
賊一 樣了」

    陸小風歎了口氣  苦笑道「小姐是條母老虎  想不到丫頭比小姐還凶,若不是我機
伶.現在身上說不定已多了十七八個洞/

    小姐咬了咬嘴唇  道「誰叫你這麼久不來看我的?我實在也恨不得刺你十七八個洞.只
可借……」她並沒有說出下面的話  她的臉已紅了  紅得就像是遠山外的夕陽  樣。她居然
很害羞,

    陸小鳳看著她  竟已看得癡了。

    小姐的臉更紅,輕輕道/人家臉上又沒有花  你死盯著人家看什麼?」

    陸小鳳歎了口氣、喃喃道「這麼樣一個羞人答答的小姑娘  居然就是江湖中人人見了都
頭大的冷羅剎』薛冰,你說奇怪不奇怪?」

    薛冰道「你見了我也頭大?」

    陸小鳳歎道/我的頭雖然沒有大  心卻跳得比平常快了三倍/

    有酒渦的女孩子又笑了  悄悄的笑道「這人顯然長著雙賊眼 一張嘴卻比蜜還甜。」

    另 一個女孩子也悄悄的笑道「若不是嘴甜  小姐又怎麼會時時刻刻的想著他。」

    薛冰瞪了她們一 眼  紅著臉道「多嘴的丫頭  誰說我在想著他這個負心賊?」她亦嗔亦
笑  似羞似惱  滿天艷麗的夕陽,都似已失卻了顏色。

    陸小鳳歎息著,喃喃道/我的確早就該來的  為什麼直等到今天?」

    薛冰嫣然道/我知道你為了什麼?」

    陸小鳳道「你知道?」

    薛冰又咬起了嘴唇  道「你看見了我  就忘記了別人看見別人.就忘記了我  你本就是
個沒良心的負心賊/

    陸小風苦笑道「早知道來了要挨罵  倒不如不來了/

    薛冰冷笑道「你以為我猜不出你的小心眼?若沒有事求我  你會來?

    陸小風只有承認「我的確有點事  卻不是來求你的!

    薛冰板起臉道「你說  你究竟是來找誰的?」

    陸小風道「找老太太」

    薛冰奇怪了/你又在玩什麼花樣?找她老人家幹什麼?」

    陸小鳳道「有件事想問問她!

    薛冰道「我不許你去麻煩她老人家  你有事問我也

    陸小風道「只可惜這件事你絕不會懂的」

    薛冰道/什麼事我不懂?」

    陸小風道「繡花。」

    薛冰更奇怪「繡花?你也想學繡花?你幾時變成裁縫的?」

    陸小鳳道/難道只有裁縫才能學繡花?」

    薛冰道/打死我  我也不信你真的想學繡花!

    陸小風也只有承認/但我卻真的有事想請教她老人家  你就帶我去吧!

    薛冰道「莫忘記我也是『針神薛夫人的後代  你為什麼  不來請教我?」

    陸小鳳歎道「閃為我知道你是從來也不肯動一 動繡花針  的  你自己告訴過我  只要
一 拿起繡花針  就想打隨睡!

    薛冰道/我說的話你居然還記得?」

    陸小風道/每句都記得  所以你更該快點帶我人見她老  人家」

    薛冰似笑非笑的瞅著他  道/我就偏不帶你去  看你怎  麼樣?」

    薛老太太今年已七十七了  便無論誰也看個出她已是個  七十七歲的女人。在不甚光亮
的場合  有許多人某至會認為  她最多只不過二十七八。她的態度水遠是端莊而完美的  眼
睛依舊明亮,風采依然動人  尤其是當她看見她喜歡看見她  喜歡的年青人時  她的眼睛裡
甚至會露出種少女般的嬌態天

    陸小鳳就是她喜歡的年青人。陸小鳳也很喜歡她。他總  是希望每個女人到了她這種年
紀  都還能像她  樣美麗  他總是希望這世界變得更可愛些。

    薛老太太正在看著他  微笑著道/你應該時常來看看我  的  像我這麼大年紀的女
人.對你已經沒什麼危險了  你至  少用不著怕我逼著你娶我」

    陸小鳳故意歎道「我是想常常來的.可是薛冰總是不讓  我來」

    薛老太太道哦?」

    陸小鳳道「她今天就不肯帶我來/

    薛老太太道/為什麼?」

    陸小鳳眨了眨眼  道「我也不知道她為了什麼  我猜她

    定是在吃醋」

    薛老太太吃吃的笑了眼睛開始閃亮  臉上的皺紋也在  縮退。

    陸小鳳立刻乘機將那塊紅緞子遞過去道「這樣東西還  得請你看看」

    薛老太太只用眼角瞥了一眼  臉上立刻露出不屑之色.  搖著頭道「這有什麼好看的?
我六歲的時候繡得就比他好。」

    陸小鳳笑道「我不是請你看上面繡的花  是請你看看這  緞子和絲線。」

    薛老太太道/這些東西我也不知看過幾千幾百遍了  你  還要我看?」

    陸小鳳道「就因為你看得多  所以才要請你的法眼鑒定

    下  這緞子和絲線是什麼地方出的?哪  家賣的?」

    薛老太太接過來  用指尖輕輕一觸  立刻道「這緞子是京城福瑞祥的貨絲線是福記賣出
來的兩家店是一個老闆  就在貼隔壁。」

    陸小鳳道「只有在京城他們的本店才能買得到這種貨?」

    薛老太太道「這兩家店都是只此一 家  別無分號」

    陸小風道/有沒有銷到外地去的?」

    薛老大人道「外地就算有  也是客人自己買了帶回去的/她又解釋著道「這的家店出的
貨都是精品  自製自銷產量並不多  門面也小大老闆楊阿福是個很本分的人  並不想發大
財」

    陸小鳳道/他的店開在京城什麼地方?」

    薛老太太道「在王寡婦斜街後面, 一條很僻靜的巷子裡  幾十年來 一直都沒有擴充門
面,除了真正的內行外  也很少有人會找到那裡去買」她忽然笑了笑.又道/說老實話  你
是不是又被這女入迷住了  人家卻偏偏躲著你,所以你想憑這樣東西去把她找出來?」

    陸小鳳怔佐  怔了半天  才失聲道/女人?這難道是女人繡的?」

    薛老太人道:當然是女人繡的。」

    陸小風道「你…—你會不會看錯?」

    薛者太太有點不高興了  板起臉道「你看女人會不會看錯?會不會把老太婆看成小姑
娘?」

    陸小風道/不會。」

    薛老太大道「我看這種東西  比你看女人還內行十倍我若看錯了情願把我這寶貝孫女兒
輸給你。」

    陸小鳳賠笑道/你就算真的輸給了我  我也不敢要。」

    薛老人人瞪眼道「為什麼不敢要?難道她生得醜了?」

    陸小風笑道/丑倒是一點也不醜  只個過太凶了一點上次我被她咬了一口  連耳朵都差
點被咬掉。」薛冰一直乖乖的站在旁邊.此刻臉又緋紅了起來  頭垂得更低。

    薛老太太也笑了,你們都說她凶,我看她非但一點也不凶.而且還乖得要命」

    她拉起了薛冰的手  又笑道:你這孩子唯一的毛病就是太會害臊了.其實這有什麼好臉
紅的  女人咬男人  本就是  天經地義的事!

    薛冰連耳根子都紅了  輕輕道/我才不會咬他哩  他好臭

    薛老太太大笑.道「你若沒有咬人家  怎麼會知道人家臭

    薛冰「嚶嚀」聲  扭頭就跑  跑得雖然快  卻還是沒忘  記偷偷瞪了陸小鳳一眼  悄悄
道/你小心點!陸小鳳看著  她  似又看得癡了。

    薛老太太瞇起眼  笑道「你是不是也想跟出去?去呀這  也沒什麼好難為情的/陸小鳳
遲疑著  眼睛 一直盯著她手裡  的紅緞子

    薛老太太笑道/你盯著看什麼?難道還怕我不還給你?」  她微笑著  將這塊紅緞子拋
給了陸小風  又道/若是有兩  塊  我還可以做雙鞋子給丫頭穿  只有一塊……」

    她還沒說完  陸小鳳巳搶著道/你說這可以做什麼?」

    薛老太太道』當然是做鞋子  這本來就是個鞋面。」

    陸小風彷彿又怔住  訥訥道/是不是可以做雙紅鞋子?」

    薛老太太搖著頭笑道「當然是紅鞋子  紅緞子怎麼能做  出雙黑鞋子來?看你長得本是
聰明的  幾時變成個呆子的?」

    陸小風歎了口氣,道「剛剛才嚇呆的/

    薛老太太道  「你怕什麼?」

    陸小鳳道「我怕她躲在門外等著咬我/

    他果然 一出門就被咬了一口。薛冰果然就在外面等著  他  咬得還真不輕。

    陸小鳳摸著耳朵  苦笑的道看來我簡直已快變成諸葛亮  了  簡直是料事如神。」

    薛冰瞪  居然還想挑撥離間說我不帶你來我若不帶你來你怎麼來  的?我沒有真的咬下
你這只耳朵來,對你已經很客氣了。」

    陸小鳳只有閉上嘴  女孩子在存心找麻煩的時候  聰明的男人都會閉上嘴的。

    薛冰忽然又一把搶過了他手裡的紅緞子,道「我問你這東西究竟是誰繡的  你為什麼拿
它當寶貝  樣?」

    陸小風道「因為它本來就是個寶貝。」

    薛冰冷笑道/見鬼的寶貝  我看它連一文都不值!

    陸小風道/這次你就說錯了  它最少也值十八斛明珠八十萬兩鏢銀  九干兩金葉子/

    薛冰吃驚的看著他  道/你瘋了?」

    陸小風道/我沒有。」

    薛冰道/若沒有瘋  怎麼會滿嘴胡說八道!陸小風歎了口氣  他知道就算不想把這件事
情告訴她  遲早也會被她逼出來的  那就不如索性自己先說出來的好。

    薛冰靜靜的聽著  眼睛裡也發出了光  等他說完了才問道:除了這樣東西外.難道連一
點別的線索都沒有?」

    陸小風道:沒有。」

    薛冰道:所以你現在想到京城的福瑞祥去  問問這塊料子是幾時賣出來的?是誰買的?」

    陸小鳳道「我只希望最近去買這種紅緞子的人不多。」

    薛冰眨著眼  道「綢緞莊裡的生意,好像每年都記帳的!

    陸小風道「所以我現在就得趕快去」

    薛冰進「好,我們明天一早就動身」

    陸小風怔了怔,道「我們?」

    薛冰道「我們。」

    陸小鳳道「我們其中還包括你?」

    薛冰道:「當然」

    陸小鳳淡淡道「其中若包括了你.就一定不包括我了」

    薛冰瞪眼道「你不想帶我去?」

    陸小風道/不想。」

    薛冰瞪著他看了半天  眼珠子忽然轉了轉  道「剛才她老人家說到紅鞋子時.你好像吃
了  驚。」

    陸小風道「嗯!

    薛冰道/你是不是看過穿紅鞋子的人」

    陸小風道「穿紅鞍子的人很多」

    薛冰道「但其中卻有些人是很特別的.譬如說  有些本不該穿紅鞋子的人  偏偏也穿著
雙紅鞋子。」陸小風開始動容了他還沒有忘記.那個冒牌大金鵬王臨死時  手裡緊緊抓住的
那只紅鞋子。

    薛冰當然不會錯過他臉上這種表情  悠然道「你知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 一定要穿紅鞋
子?」

    陸小風道「不知道。」

    薛冰道/你知不如道這些穿紅鞋子的  是些什麼人?你知不知道紅鞋子有什麼秘密?」

    陸小風道/不知道。」

    薛冰道/我知道。陸小風深深吸了門氣  心又跳得快了起來/紅鞋子的秘密\的確已打
動了他。可是他並沒有問。他知道現在就算問  薛冰也不會說的。薛冰用眼角膘著他  悠悠
的問道「你想不想知道這些秘密?」

    陸小風道/想。」

    薛冰道:「那麼、現在你想不想帶我到京城去?」

    陸小風苦笑道「當然想  想得要命。」

    陸小風很不喜歡坐烏車  他寧願騎馬  甚至寧願走路。但現在他卻坐在馬車上.因為薛
冰姑娘喜歡。薛冰姑娘  向是個文文靜靜的.連走路都不會跨大步的人  至少她總是喜歡裝
出這種樣子

    幸好車子走得很穩  因為路很平坦  往京城去的大道總是很平坦。陸小風坐在車上摸著
下巴.下巴好像很酸。他忽然發現自己最近苦笑的次數實在太多了  笑得下巴都發了酸。薛
冰就坐在對面  看著他  眼睛裡還是充滿了那種誰也說不出有多溫柔的笑意。

    陸小風忍不住道現在你總可以說出那秘密來了吧」

    薛冰道/什麼秘密?」她居然好像已完全忘了這回事

    陸小風道「當然是紅鞋子的秘密/

    薛冰道「噢  這個秘密呀  這個秘密還沒有到說的時候!

    陸小風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說?」

    薛冰道/等我高興的時候  我現在還不太高興/

    陸小風道「為什麼不高興?」

    薛冰道/無論誰跟 一個大傻瓜坐在對面  都不會高興的。」

    陸小風道/誰是大傻瓜?」

    薛冰道「你。」

    陸小鳳忽然發現自己又在苦笑「我究竟是負心賊?還是大傻瓜?」

    薛冰道「兩樣都是。」她悠然笑了笑,又道「因為你若不是負心賊  就不會對我這麼壞
若不是大傻瓜  就不會眼巴巴的要趕到京城去」

    陸小風奇怪了:為什麼要到京城去就是大傻瓜?」

    薛冰道「我問你  你想去幹什麼?」

    陸小風道/你明明知道的」

    薛冰道「去問福瑞祥的夥計  這塊緞子是誰買的?」

    陸小風道「不錯!

    薛冰道「這麼樣的緞子  他們  大也小知要賣出多少就算他們全都記得  你難道還能
個個的找去問?」

    陸小風道「但只買紅緞子和黑絲線的人  卻不會太

    薛冰道「而且  這個人既然一 向獨來獨往,當然是自己  去買的。」

    陸小風道/不錯  這種事本就很秘密  最好不讓第二個  人知道」

    薛冰突然冷笑.道「但你憑什麼知道她只買黑絲線和紅  緞子?」

    陸小風道「因為她只用了這兩樣。」

    薛冰道「所以她也只能去買這兩樣東西, 別的她全不能  買?難道有人不准她多買幾
樣?」

    陸小風道「可是她只用得著這兩樣/

    薛冰冷笑退/用不著的  她就不能買?難道她一定要買  很多黑絲線和紅緞子  來引起
別人的注意  好讓你去抓她?  難道你以為她也跟你一樣  是個大傻瓜?」陸小風說不出話來

    薛冰道/這種事既然很秘密  她怎麼會留下這種很明顯  的線索來  讓你去找?若是會
留下一點線索來  等你去找的  時候  她說不定也早就將福瑞樣 一把火燒得乾乾淨淨
了。」

    陸小風怔了半天  才歎了口氣  道/這麼樣看來  我的  確像是個大傻瓜。」

    薛冰道/而且也是個負心賊!

    陸小風道/所以京城根本就是不必去的!

    薛冰的道:去了也是白去。」

    陸小鳳道/既然不到京[城去  你剛才為什麼要走這條路

    薛冰嫣然道/因為我知道前面有個地方的酒很好  我也  知道你一向很大方, 一定會
請我大喝兩杯的。」

    陸小鳳苦笑道「原來我雖然又傻又是賊,至少還有一 點  好處的  至少我還不小氣」
薛冰道「男人只要有這一點好處  就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他了。」

    推開車窗.已可看見遠處的小河畔  柳林中  有一面青布酒旗斜斜的挑了出來。

    薛冰眼睛立刻亮了道「這就是賣酒的地方。」

    陸小風道/這地方看來倒很雅」

    薛冰道「酒也很好,好極了!

    陸小風看著她發亮的眼脆  忍不住笑道「你幾時變成個酒鬼的?」

    薛冰道「最近。」

    陸小風道「最近老太太一直不讓我喝酒  她越不讓我喝  我越想喝  何況……」她用眼
角瞟著陸小風  恨恨道:自從我們上次分手之後  我就要你來找我、你偏偏不來 我的心情
怎麼會好?」陸小鳳不敢再答腔了  他知道再說下去,耳朵說不定就又會被咬一口。

    他並不想變成個只有一隻耳朵的人 一隻耳朵是配不上四條眉毛的。

    這地方的確很雅。小河彎彎  綠椰籠煙  尤其是在黃昏的時候.綠水映著紅霞  照得入
臉也紅如桃花。穿過柳林有幾棟茅屋  酒桌都擺在外面的沙岸上  旁邊還閒閒的種著幾從振
子花。薛冰忽然發現陸小鳳並不是第一次來  他居然連方便的地方在哪裡都知道,但剛才卻
偏裝得好像連聽都沒有聽過這地方。

    「這小子最近居然又學會了裝傻  那怎麼得了?」薛冰歎了口氣,這個人就像是條魚一
樣  要抓住他實在不容易  也許她還應該想幾種更好的法子出來對付他。

    夥計已走了過來  是個直眉楞眼的鄉下人  粗手粗腳的。

    薛冰道/你先給我們來五六斤上好的竹葉青  配四碟子冷盤  四碟子熱炒  再到後面殺
只活老母雞燉湯。」其實她吃的並不太多  只不過她喜歡看  有很多人喝酒時.菜都是擺著
看的,薛姑娘就喜歡看著滿桌子好菜喝酒。

    夥計瞪了她 一眼  突然冷冷道「兩個人要這麼多酒菜也不伯撐死你?」薛冰怔住  這麼
樣的夥計,她倒實在還沒見

    夥計冷笑著  又道/女人吃得太多  將來一 定嫁不出去的,你若想嫁給那小鬍子最好
少吃點  否則他養不起。」

    薛冰更吃驚「你是什麼人?你認得那小鬍子?」

    夥計眼睛珠子轉了轉.低下頭  在她耳邊悄悄的說了幾句話。薛冰聽著  眼睛越睜越大
忽然「噗赤」聲笑了  拉住這夥計的手臂在他耳邊也悄悄的說了幾句話  兩個人的樣子居然
好像很親熱。這地方的客人當然並不止她  個  別的客人都看得眼睛發了直。

    這麼樣  個文文靜靜  秀秀氣氣的美人兒  怎麼會跟這粗手粗腳的小夥計如此熱絡?他
們儘管奇怪  薛冰卻不在乎那夥計當然更不在乎。陸小風終於出清了肚子裡的存貨  板著臉
走回來  好像有點不太高興的樣子。

    薛冰眼波流動  道「馬上就有酒喝了  你還不開心?」

    陸小風冷笑了  聲  忍不住道「你什麼時候學會在大庭廣眾間, 和男人勾肩搭臂的?」

    薛冰眨了眨眼  道「男人?什麼男人?」

    陸小風板著臉道「剛才那夥計難道不是男人?」看見自己帶來的女人和別的男人那麼親
熱  沒有人會高興的。

    薛冰卻笑了  悄悄道「你真是個傻蛋  現在我跟他親熱一點  等等他算帳時豈非就會便
宜 一點了這道理你都不懂?」陸小風實在不懂  薛冰本來並不是這麼樣一 個人的。

    這時那夥計已將杯筷送了過來  「砰」的  往桌上一擺,用眼角瞪了陸小風  眼  嘴裡
嘀咕著道「這麼樣 一朵鮮花  卻偏偏插在牛糞上。」

    陸小鳳也怔住  這夥計難道吃錯了什麼藥?薛冰正掩著  嘴在吃吃的笑。

    陸小鳳看著那夥計的背影  忽然也笑了  正想說什麼  忽然看見一個已喝得醉醺醺的人
搖搖擺擺的走過來,一隻  手拿著個酒杯 一隻手拍著他  笑嘻喜的說「我認得你  我們見
過/

    陸小鳳也只好笑了笑。他的確見過這個人.好像是在誰  的壽宴上見過的  他還記得這
人叫孫中  據說還是個很有名  的江湖人。那次這個人也跟現在  樣  不但喝得兩眼發直
舌頭也大了。

    陸小鳳有個原則  他喝醉了的時候從不去惹清醒的人  清醒的時候也從不惹喝醉了的
人。

    孫中卻偏偏要來惹他  居然走過來坐下道「我還記得  你這小鬍子  偏偏忘記你姓什麼
了?」忘記了最好  陸小風當  然不會再告訴他。

    孫中忽然執過頭  直著眼睛  瞪著薛冰  又笑道「你帶  來的這小姑娘真標緻就像朵水
仙花 一樣 一捏就能捍得出  水來。」原來他是為了薛冰來的。看見薛冰跟店伙都那麼親
熱  這小子想必也心動了。薛冰紅者臉  垂下了頭  連眼皮  都不敢抬起來。

    陸小鳳歎了口氣  道/你老兄好像有點醉了  為什麼不  找個地方歇歇去?」他實在不
願找麻煩  也不願孫中找上麻  煩  無論誰惹上了「冷羅剎」,麻煩都不會太小。

    誰知孫中卻完全沒有聽見他在說什麼  還是直著眼  瞪著薛冰忽然用力一拍他的肩,道
老弟你真有辦法、今  天你若將  儘管來找我姓孫的/

    陸小鳳居然還忍得住氣  談淡道/我不會出什麼事的你看來都快出事了  我勸你……」

    孫中不等他說完  已瞪起了眼,大聲道/我叫你讓,是給你面子  你究竟讓不讓?」

    陸小鳳只好又歎了口氣,道「你為什麼不問她自己?」

    孫中人笑道「我用不著問  我知道她喜歡我  我哪點不比你這小鬍子強!薛冰的臉更紅
頭垂得更低  看起來更是楚楚動人。

    孫中看得口水都流了下來  道/小姑娘  你跟我到那邊去喝酒好不好?」薛冰紅著臉搖
了搖頭。

    孫中道  「不好也得好!他居然伸出手  拉住了薛冰的

    薛冰垂著頭  輕輕道/你放開我的手好不好?」

    孫巾涎著臉,笑道/不放」

    薛冰的臉忽然變白了  冷冷道「你一 定不放?」

    孫中道/你就算砍下我這隻手來  我也不放!

    薛冰道「好」她突然出手取出了孫中腰畔的刀。

    陸小風看見她的臉 一發白  就知道不對了  正想勸勸她  但這時刀已出鞘。孫中看見
了刀光  也清醒了些  反手想去奪刀  只見刀光一 閃  他的  只手己被砍了下來  血淋淋
的掉在地上

    他的瞳孔突然收縮  眼珠子似也凸了出來  看著地上的這只斷手  又看著薛冰  好像還
不相信這是真的。就在他開始相信的時候  他的人已慘叫了一聲  倒了下去。喝醉了的人
反應總是比較慢的。他的朋友本來都坐在對面笑嘻嘻的看著,此刻才怒吼著衝過來。

    陸小鳳故意不去看他們  皺眉道「你為什麼要砍下他的

    薛冰板著臉.道/他叫我砍的/

    陸小風道/可是他喝醉了」

    薛冰道/喝醉了也是人。」

    陸小風突然出手  奪過了她手裡的刀  用兩根手指輕輕 一扭  「崩「的鋼刀立刻斷下
了一 截  接著  又斷了 一截。

    他只用兩根手指扭了幾扭  片刻間競已將這柄百煉精鋼打成的快刀扭成七八截  皺著眉
道「奇怪  這種破刀怎麼也能砍得斷人的手?本來已衝過的人  起呆住瞪大了眼睛  吃驚的
看著他

    其中一個人忍不住問道「朋友你貴姓?」

    「我姓陸/

    「道路的路?」

    」陸小風,小陸/

    本來已呆住了的人  臉色突又發青「你」一」你就是陸小風?」陸小風點點頭。

    大家再也不說話  搶起地上的人就走/你連陸小鳳都忘

    就算兩隻手全被砍斷也活該/

    薛冰嫣然一笑  道/想不到陸小鳳這三個字還能避邪/

    陸小風卻歎息著  苦笑道「我就知道你是個惹禍精  我實在不該帶你出來的/

    薛冰道  「是他惹的禍?還是我?」  陸小鳳道/你總不該真的砍下他手來/

    薛冰道  「是他叫我砍的

    陸小風道「他喝醉了。」

    薛冰道/喝醉了難道就可以欺負人?」

    那夥計正端著酒萊送過來  冷冷道「喝醉了也一樣是人  這種人就算砍他 一百八十刀
都不冤。」

    薛冰嫣然道「對  還是你講理」夥計「哼」了 一聲,重重的將酒萊往桌上擺扭頭就走
連看都不看陸小鳳一眼!」

    陸小鳳沉著臉  冷冷道:像你這種人,砍你三百六十刀也不冤。」他突然出手  用兩根
手指夾起了一 截刀鋒,直刺這  夥計的後背。這夥計頭已不回  身子突然輕飄飄的飛了起
來  就好像忽然長了翅膀一樣。在這種地方賣酒的夥計.怎

    會有這麼高的輕功?

    陸小鳳冷笑道「我看你就不是個好人  果然是個  飛  賊。」他冷笑著揮手  手裡的半
截刀鋒突然飛出  閃電般打向  這夥計的腰。這夥計身子凌空.無處借刀  陸小風的出手又
實在太急太快  眼見他已是避不開了。

    薛冰大聲道「你真要殺他?」

    陸小鳳冷冷道「你放心、他死不了的  」兩句話沒說完

    那夥計已凌空翻了三個跟頭  居然還順手抄住了那截刀鋒

    才輕飄飄的落下來。

    薛冰看著他  又看看陸小鳳  嫣然笑道「原來你已知道  他是誰了」

    陸小鳳還是板著臉  道「我只知道他是個賊。」

    夥計突然大笑  道「我若是個賊  你呢?」

    陸小風道/我是個賊祖宗。」

    這夥計居然也不去端菜送酒/  居然也坐了下來  笑

    道」只可惜你連做賊的材料都不夠  最多也只不過能去挖挖

    蚯蚓罷了/

    薛冰眨著眼  道/挖什麼蚯蚓?」

    夥計笑道「你不知道  他別的本領沒有  挖蚯蚓卻是專

    家  居然在十天中替我挖了六百八十條蚯蚓來。」

    薛冰又忍不住問道「你要這麼多蚯蚓幹什麼?」

    夥計道我連一條蚯蚓都不想要只不過喜歡看他挖蚯蚓  來  實在是姿勢美妙  有板有眼
比京城的名角唱戲還好  看,你錯過了實在可惜、」

    薛冰忍住笑道/沒關係.下次我還有機會的」

    夥計道「還有下次?」

    薛冰正色道「當然有,挖蚯蚓就像是喝酒一樣  也會上癮的 一個人只要挖過一次蚯蚓
下次你不要他挖都不行!

    陸小風冷冷道「下次我若挖出蚯蚓來 一定塞到你們嘴

    這個吃錯了藥的夥計  當然就是司空摘星。

    喝酒的客人早已都被嚇跑了他們三個人倒也樂得清靜。苦的只是這酒店的老闆而已。

    薛冰替司空摘星倒了杯酒  笑道「你做賊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要改行來賣酒?」

    陸小風道/因為他有這個病。」他當然還沒有忘記司空摘星上次扮成趙大麻子的事  那
種事無論誰都忘不了的。

    司空擱星笑了笑  道「上次我瞞過了你  這次卻好像沒

    陸小風凝視著他  遲「這次你好像並不是真的想瞞過我。」世上絕沒有一個賣酒的夥計
會有這麼大毛病的  若不是存心要讓陸小風看破  他為什麼要故意作出這種古里古怪的樣子?

    司空摘星忽然歎了口氣  道「自從上次你衝到火裡去救趙大麻子後  我已發覺你這個人
真可以交交朋友」

    陸小風道/但你卻還處要我挖蚯蚓。」

    司空摘星又笑了  道「你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這件事逢人就要說一 次/

    陸小鳳目光閃動  道「你已見到了花滿樓和金九齡?」

    司中摘星道「嗯!」

    陸小鳳道「他們告訴你  我要來找薛冰?」司空摘星點點

    陸小風道「所以你就算準了我要到這裡來喝酒的?」

    司空摘星道「所以我就在這裡等」

    陸小風道/等著請我喝灑?」

    司空擱星忽又歎口氣  道「你知道不是的  我也不想騙

    陸小鳳道「我只知道我們是朋友。」

    司空摘星道/奇怪的是  有很多人偏偏要我來渝你的東

    陸小風道/這次你想偷什麼?」

    司空摘星道/你身上是不是有塊紅鍛子?」

    陸小風微笑道「你知道我有的  我也不想騙你。」

    司空摘星道「紅緞子上是不是繡著朵黑牡丹?」

    陸小風道/你要偷的就是這塊紅緞子?」

    司空摘星道「是。」

    陸小風道/你既然承認我們是朋友  還要來偷我?」

    司空摘星道/閃為我巳答應了一個人!

    陸小風道「力什麼要答應?」

    司空摘星道「我非答應不可!

    陸小風道/為什麼?」

    司中摘星道/我欠過這個人的情/

    陸小風道/這人是准?」

    司中摘顯苦笑道/你既然加道我不會告訴你.又何必

    陸小風笑了笑,誼/你好像也欠了我的情  我不但救過你  還替你挖了六百八十條蚯
蚓。」

    司空摘星道「所以現在我才老實告訴你/

    陸小風道/雖然告訴了我  還是一樣要偷?」

    司空摘星道「這麼樣一塊紅緞子  並不是什麼值錢的東

    陸小風道/你本來就從不偷值錢的東兩/

    司空摘星道/你既然已看過了留著它成沒有什麼用!

    陸小風道「難道要我送給你?」

    司空摘星道「我的確有這意思/

    陸小風眨了眨眼  道「我們不妨談個交易!

    司空摘星道/什麼交易?」

    陸小風道「只要你告訴我是誰要你來愉的  我就讓你偷

    司中摘星道/這交易談不成!

    陸小風又歎了口氣  道「交易既然談不成  就只好賭

    司中摘星道「怎麼賭?」

    陸小風道「你知道這地方後面有幾間客房?」

    司空摘星道「有六間。」

    陸小風道「今天晚上我就留在這裡  等你來偷!

    司空摘星皺眉道/你既然巳知道我要來偷了我怎麼還能偷得走?」

    陸小鳳笑道/你既然是偷王之王  偷遍天下無敵手  總應該有法子的/

    司中摘星的眼睛忽然亮了道/我若真有法子偷走了

    陸小風道/東西就在我身上只要你能偷得走  我情願再替你挖六百八十條蚯蚓!」  司
空摘星道隨便我用什麼法子?」

    陸小風道6當然隨便你」

    司空摘星道:有些法子  我本不願用在朋友身上的/

    陸小風道/今天晚上你可以不必把我當做朋友!

    司空摘星突然舉杯一飲而盡  道/好,我跟你賭了  我若輸子也情願替你挖蚯蚓!

    陸小風道「我不要你挖蚯蚓」

    司空摘星道/你還是要我 一見你面,就跪下來叫你大叔?」

    陸小風笑道「這次要叫祖宗了/

    司空摘星道「好 一 言為定。」

    陸小鳳道「誰賴誰是龜孫子」  薛冰笑道看來這次不管你們是誰輸我都有好戲看  司空
擱星道現在還沒有到晚上。」

    陸小鳳道「所以我們要請你喝酒」

    陸小鳳又笑了笑  道「我只希望你莫要在酒裡下毒。」

    司空摘星也笑了笑  道「我只希望你莫要灌醉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