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隱形的人            

    很大的大門,開著的大門。進人大門的人只有一個。老實和尚站在門外對著陸小鳳道:
「你進去,前院裡有三個房間,二個房間有三個不同的人,他們都在等你。」

    陸小鳳問道:「三個人?」

    老實和尚道:「我可以告訴你兩個人的名字,一個是宮九,一個是你朝思暮想的沙
曼。」

    陸小鳳道:「另一個為什麼不能說?」

    老實和尚道:「不為什麼,只因為你也許再也見不到這個人。

    陸小鳳道:「哦?」

    老實和尚道:「這要看你的造化,假如你先進入的房間,住的是沙曼,你還可以在死前
和她瘋狂的熱愛一番。假如你光找到宮九,那就對不起,請你跟這個世界說兩個字。」

    陸小鳳道:「哪兩個字?」

    老實和尚道:「再見。」

    陸小鳳笑了起來,道:「假如我先進入那個你不能說的人的房間呢?」

    老實和尚道:「也許你會不明不白的死掉,也許你會很快樂。

    陸小鳳很感興趣的道:「我還會快樂?」

    老實和尚道:「假如你沒有不明不白的死去,我保證你很快樂。」

    陸小鳳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問道:「我可不可以在每個房間的門口大叫一聲?」

    老實和尚道:「不可以。」

    陸小鳳道:「為什麼?」

    老實和尚道:「因為你只要一出聲,你就會發現—件很好玩的事。」

    陸小鳳道:「多好玩?」

    老實和尚道:「你會發現有很多人送東西給你。」

    陸小鳳道:「送什麼?」

    老實和商道:「暗器,致命的暗器,我保證是絕對要了你的命的暗器。

    陸小鳳道:「我進入房間以後呢?」

    老實和尚道:「你可以說話,可以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陸小鳳道:「那我可以跟你說兩個字了嗎?」

    老實和尚道:「可以。」

    陸小鳳道:「再見。」

    繁星雖然依舊掛滿天空,但借大的一座院落卻是黑漆漆的一片。

    除了房間樹木假山的暗淡輪廓外,陸小鳳什麼也看不見。

    不過,他發現一件事——三間房並不是連在一塊的,而是左有中央各一。

    他只有一個選擇。他筆直的向前走。

    他的腳步很輕,他相信,裡面的人一定沒有發覺,他已經站在門口了。

    他並沒有立刻去推門。他在門外站了大概有四分之一注香的時間,但是房裡連一點聲音
都沒有。

    他心中興起一個念頭——房內的人,不會是沙曼。如果是沙曼,她應該會發出夢囈的聲
音。

    他想放棄選擇這間房的時候,心中卻興起另一個念頭假如沙曼正在酣睡呢?

    所以他又在門口站了四分之一炔香的時間。

    靜寂。依舊是一片死般的靜寂,沒有風聲。沒有老鼠走動的聲音,更沒有夢囈聲,甚至
連在床上翻個身的聲音也沒有。

    陸小鳳決定推門了。

    門一推開,他就像靈狐那樣闖了進去,蓄勢站定以後,他就發現一件事:—門又自動的
關了起來。

    所以他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他卻感覺到房裡有人—男人。然後他就感覺到刀鋒般的掌風
切向他的心臟。

    陸小鳳的身體忽然直直的向後倒退,避開了掌風。

    但是,陸小鳳還沒有站定,掌風又劈向他的心臟,他已經不能躲避了。

    陸小鳳並沒有不明不白的死去。

    救他的人不是別人,是他自己,不是他的武功,是他敏捷的判斷力。

    那只刀鋒般的手掌在陸小鳳心臟前兩寸就停下了,因為陸小鳳說出了三個宇。

    三個救了他一命的字。三個字就是:花滿樓。

    除了花滿樓,誰能在黑暗中分毫不差的「看」到敵人的心臟部位?

    所以充滿殺氣的手忽然變得溫柔起來,溫柔的手握在陸小風的手上。

    兩隻手,兩隻緊握的手,代表著世上最珍貴的事情友情。

    「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陸小鳳和花滿樓同時說出來同樣的一句話。

    在黑暗中,陸小鳳雖然看不到花滿樓的表情,但他知道花滿樓一定在「注視」他,然
後,兩人大笑。

    花滿樓挽著陸小鳳的臂,帶到桌旁,道:「請坐。」

    陸小鳳坐下。

    花滿樓也坐下,道:「我這裡沒有燈。」

    陸小鳳道:「那我們就在黑暗中交談吧。

    花滿樓道:「先談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還是先談你怎麼會到這裡?」

    陸小鳳道:「談你吧。」

    花滿樓道:「是老實和尚帶我來的。」

    陸小鳳道:「他怎麼會帶你來?」

    花滿樓道:「我一追查那幕後的隱形人,但一點眉目也沒有,反而出了另外一件事。」

    陸小鳳道:「是什麼事?」

    花滿樓道:「你知道當今皇上在物色御前侍衛嗎?」

    陸小鳳道:「我是江湖中人,從來不打聽這種事。」

    花滿樓道:「我本來也不管這些事,但是我卻聽到消息說,皇上正在找你。」

    「找我?」陸小鳳大咆了一驚。

    「你很驚訝吧?」花滿樓道:「我當時聽到這消息,我也傻住了,所以我就循線索追查
下去。」

    陸小鳳道:「結果呢?」

    花滿樓道:「結果發現,這消息原來是真的。」

    陸小鳳道:「皇上找我去當御前侍衛?」

    花滿樓道:「—點不錯。」

    陸小鳳道:「為什麼?」

    花滿樓道:「因為有入推薦你。」

    陸小鳳道:「有人推薦我?誰?」

    花滿樓道:「太平王世子。」

    陸小鳳張大了嘴巴,然後才道:「太平王世予?我跟他八桿子也搭不上邊,為什麼要推
薦我?」

    花滿樓道:「我不知道。」

    陸小鳳道:「而且,太平王世予和江湖的人有連絡,他怎麼會不知道我野鶴閒雲,怎麼
會做御前侍衛?」

    花滿樓道:「我也想不通這裡面有什麼巧妙。」

    陸小鳳道:「你曾繼續追查嗎?」

    花滿樓道:「是的,曾經追查過。」

    陸小鳳道:「查出了什麼?」

    花滿樓道:「什麼也查不出,只查出了,有一次,老實和尚去見太平王世子。」

    陸小鳳吃驚的道:「哦?」

    花滿樓道:「所以我就去拜訪老實和尚。」

    陸小鳳道:「他就帶你到這裡?」

    花滿樓道:「是的。」

    陸小鳳道:「他跟你說了些什麼?」

    花滿樓道:「他要我待在這裡,說很快就會看到你。」

    陸小鳳道:「你為什麼要襲擊我?」

    花滿樓道:「這幾天晚上,一直都有人來偷襲我,我也不知道是誰,問老實和尚,老實
和尚也說不知道,他只說我要小心,最好把偷襲的人活捉,就知道真相了。

    陸小鳳道:「可是你對我下殺手。」

    花滿樓道:「第一,我不知道是你,第二,那個人的武功非常高,而且都在你這個時候
來,我除了猛下殺手,機會不大,好在你忽然認出是我。」

    陸小鳳道:「不然你見到的陸小鳳,就是死了的陸小風。」

    花滿樓笑了起來,道:「你一向都是命大的人。」

    陸小鳳沒有說話,因為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鷹眼老七臨死前說的一個字:「太」。

    文平王世子?太平王世子!

    鷹眼老七要對他說的,莫非就是太平王世子?

    莫非就是太平王世於推薦他給當今皇上的秘密?

    花滿樓覺察到陸小鳳的沉默,問道:「你想到了什麼事嗎?」

    陸小鳳道:「我想到一個人。」

    花滿樓道:「什麼人?」

    陸小鳳道:「死人。」

    花滿樓道:「誰?」

    陸小鳳道:「鷹眼老七。」

    「鷹眼老七死了?」

    「是的。」

    「他臨死前說了些什麼?」

    「一個字,太。」

    花滿樓道:「太?太平王世子?」

    陸小鳳道:「我正是這麼想。」

    花滿樓沒有說話,他在沉思。

    陸小鳳道:「你知道太平王世子這個人嗎?」

    花滿樓道:「一無所知。你呢?你見過這個人嗎?」

    「素未謀面。」

    「這就奇了。他為什麼要推薦你?他有什麼目的?」

    陸小鳳道:「我們要找一個人。」

    花滿樓道:「老實和尚?」

    陸小鳳道:「是的,這問題,他一定有答案。」

    陸小鳳忽然又想起另一個人,所以他又道:「不,我們還是找另一個人比較好。」

    花滿樓道:「誰?」

    陸小鳳道:「宮九。」

    「宮九?你知道宮九在哪裡?」

    「我到這裡,是老實和尚帶我來的,他說這裡有三個房間,其中一個裡面住的就是宮
九。」

    花滿樓道:「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吧。」

    「不必了。」外面傳來低沉的聲音。

    燈。八盞大亮的燈。燈在八個姿色美艷的女人手上,自門外緩緩提著進來。

    說話的人走在八個美女的後面。冷酷、得意,就是這個說話的人的表情。

    那就是宮九。

    花滿樓忽然道:「是你?」

    宮九道:「是我,你畢竟聽出了我的腳步聲了。」

    花滿樓道:「你就是宮九?每天晚上來偷襲我的人就是你?

    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我希望你養成了要殺我的習慣,然後……」富九得意的笑了起來。

    陸小鳳道:「然後,被殺的人,卻是我。」

    宮九道:「對極廠。」

    花滿樓道:「好一個借刀殺人的妙計。

    宮九道:「只可惜幸運之神總是照顧著陸小鳳。只不過……」富九說到這裡,冷哼了幾
聲。

    陸小鳳笑道:「只不過我現在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宮九道:「幸運,總是有限度的。

    陸小鳳不說話了。他不說話的原因,並不是他無話可說,而是他認為,宮無有這種心
理,對他來說是件好事,因為這樣一來,宮九對他產生輕視的心理,而輕視,往往會使一個
人不小心,不小心,就會導致失敗。

    陸小鳳希望宮九愈瞧不起他愈好,他實在很怕宮九的武功,假如宮九瞧不起他,他也許
會找到宮九疏忽時的弱點,那還取勝的機會。

    花滿樓卻說話了。他說的是一句問話。

    他問道:「你認識太平王世子?

    宮九回答很妙,他答道:「我認識老實和尚。」

    花滿樓道:「哦?」

    宮九續道:「老實和尚認識太平王世子,你說我會不認識嗎?」

    花滿樓道:「不一定?」

    宮九道:「為什麼不一定?」

    花滿樓道:「陸小鳳認識沙曼,但是直到現在我還未見過沙曼。」

    宮九道:「你一定會見到她的。」

    花滿樓道:「什麼時候?」

    宮九道:「到時候。」

    花滿樓道:「在哪兒?」

    宮九道:「在路上。」

    花滿樓道:「路上?什麼路上?」

    宮九道:「黃泉路上。」

    花滿樓道:「你要把我們都殺死?」

    宮九道:「也許:「』花滿樓道:「我們有選擇的餘地嗎?」

    宮九道:「只有—個人有。

    花滿樓道:「誰?」

    宮九道:「陸小鳳。」

    陸小鳳看著宮九,道中我可以選擇?」

    宮九道:「是的」

    陸小鳳道:「選擇什麼?」

    宮九道:「做隱形人或者做鬼。

    陸小鳳道:「我不做隱形人,就一定做鬼嗎?」

    宮九道:「我敢保證,一定。」

    陸小鳳道:「你一向都那麼自信?」

    宮九道:「是的。」

    陸小鳳道:「你卻在西門吹雪那裡把我追失了。」

    宮九冷笑道:「你現在還是在我手心上?」

    陸小鳳道:「那是我自己願意上鉤的。」

    宮九道:「我手上沒有沙曼這張王牌,你會來上鉤嗎?」

    陸小鳳道:「你干方百計的引我到這裡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宮九道:「我不是說過嗎?做隱形人,或是做鬼。」

    陸小鳳道:「為什麼我不做隱形人,就非得做鬼。

    宮九道:「因為你會破壞我。」

    陸小鳳道:「會破壞你的人,你都要他死嗎?」

    宮九道:「是的。」

    陸小鳳道:「假如我答應你,我不破壞你的事呢?」

    宮少L道:「我還是要殺你。」

    陸小鳳道:「為付『麼?」

    宮九道:「因為我不相信你。

    陸小鳳道:「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宮九道:「因為你是陸小鳳,你要是不干涉這件轟動整個武林的事,陸小鳳就不是陸小
鳳了。」

    陸小鳳笑了起來,道:「你倒是我的知已。」

    宮九道:「我不是,另一個才是。」

    陸小鳳道:「是小老頭?」

    宮九道:「不錯。」

    陸小鳳道:「這一切都是小老頭的意思?」

    宮九道:「只有他才能想出這麼多巧妙的計策,也只有你,才能完成他這件傑作。」

    陸小鳳道:「假如我不答應,你把我殺了,這件傑作就不能完成?」

    宮九道:「是的。」

    陸小鳳道:「那豈不可惜?」

    宮九道:「這是遺憾。所以我們一直都沒有殺你,就是希望你能答應qH陸小鳳道:
「我有什麼好處嗎?」

    宮九道:「太多了。」

    陸小鳳道:「你為什麼不把好處說出來,試試打動我?」

    宮九道:「你可以擁有沙曼。」

    陸小鳳道:「就這佯?」

    宮九道:「你可以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陸小鳳道:「我不要榮華富貴。」

    宮九道:「你可以無憂無慮隨心所欲的過一生。」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只要完成了這件多,你要什麼,只要開口,你就會得到。」

    陸小鳳道:「什麼都可以?」

    宮九道:「只要世上有的,都可以。」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給你的人,是皇上。」

    陸小鳳道:「當今皇上?」

    宮九道:「不是。」

    陸小鳳迷惑了,問道:「不是?」

    宮九道:「是下一個皇上。」

    陸小鳳道:「為什麼是下一個皇上。」

    宮九道:「因為當今皇上到時候已經不在了。」

    陸小鳳道:「為什麼不在?」

    宮九淡淡的道:「死了,當然就不在了。」

    陸小鳳道:「皇上為什麼會死?」

    宮九道:「誰都會死的,皇上為什麼不會?」

    陸小鳳道:「下—個皇帝,是太平王世子嗎?」

    宮九道:「怪不得小老頭一直稱讚你,你果然很聰明。,』陸小鳳道:「太平王世子推
薦我,就是說我有機會出現在皇上面前?」

    宮九道:「不錯。」

    陸小鳳道:「你們要我做隱形人,就是要我到時候刺殺皇上?」

    宮九道:「一點不錯。」

    陸小鳳道:「錯了。」

    宮九道:「錯了?」

    陸小鳳道:「小老頭錯了,我也錯了,我以為小老頭是我的知己,原來不是。」

    宮九道:「為什麼不是?」

    陸小鳳道:「他根本不瞭解我,這種事,我怎麼能做得出來?我阻止都來不及,怎麼會
去做?」

    宮九道:「小老頭並不一定錯,你卻一定錯了。」

    陸小鳳道:「哦?我錯在哪裡?」

    宮九道:「你忽略了一些事。」

    陸小道:「什麼事?」

    宮九道:「人性。」

    陸小鳳道:「人性?」

    宮九道:「你忽略了人性裡有愛,有恐懼,有貪圖享樂的情性。」

    陸小鳳道:「我有忽略嗎?」

    富九道:「你忽略了,所以小老頭要我們不斷提醒你。」

    陸小鳳道:「你們提醒我的方法,就是劫持沙曼?用威迫加利誘來使我同意?」

    宮九道:「你不想沙曼嗎?你不想跟沙曼長相廝守嗎?你不想跟沙曼無憂無慮隨心所欲
的過一生神仙般的生活嗎?」

    陸小鳳道:「這是任何人都想的事,只是,要用一手血腥來獲得這些,我相信這世上起
碼有三個人絕對不幹。」

    宮九道:「哪三個人?」

    陸小鳳指著花滿樓道:「他。」

    宮九道:「還有呢?」

    陸小鳳道:「西門吹雪和我。」

    宮九道:「很好。」

    陸小鳳道:「很好,很好是什麼意思?」

    宮九道:「很好的意思就是,我把你引來這裡,是一件對我們很好的事qH陸小鳳道:
「可是對小老頭的計劃來說,豈不是很不好嗎?」

    宮九道:「那是不得已的遺憾。」

    陸小鳳道:「我可以問你一些問題嗎?」

    宮九道:「當然可以,我對將要離開這個世界的人,一向都不會隱瞞什麼的。」

    陸小鳳道:「太平王世子是不是隱形的人?」

    宮九道:「是的。」

    陸小鳳道:「崔誠是他殺的嗎?」

    宮九道:「蕭紅珠和程中也是他殺的。」

    陸小鳳道:「他是進入密室時才殺死他們的嗎?」

    宮九點頭道:「不錯,所以他就花了錢買通葉星士,要他說崔誠他們被殺了一個半時
辰。」

    陸小鳳道:「這一切都預先設計好的?」宮九道:「是的,除了你。」

    陸小鳳道:「我是個不經意的闖入者。」

    宮九道:「由於你突然出現在島上,使得小老頭興起了要你做隱形人,要你刺殺皇帝的
念頭。」

    陸小鳳道:「現在最有權勢的人,是太平王世子嗎?」

    宮九道:「他已經籠絡了很多得力助手。」

    陸小鳳道:「他為什麼不自己去行刺?

    宮九道:「那是不成的,假如由他親自動手,他怎能獲得大家的支持接任?」

    陸小鳳道:「你跟太平王世子很熟嗎?」

    宮九道:「這世上沒有任何比我對他更熟悉的了。」

    陸小道:「哦?你從小就認識他?」

    宮九道:「他還沒有出娘胎,我就已經認識他。」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我就是太平王世子。」

    所有人都楞住。這實在是一件驚人的消息,陸小鳳眼瞪著宮九,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宮九很得意的看著陸小鳳,笑道:「這秘密令你很震驚吧?」

    陸小鳳道:「我做夢也想不到。」

    宮九道:「還有一件事也是你做夢也想不到的。」

    陸小鳳道:「什麼事?」

    宮九道:「你馬上就要死了。」

    宮九說完,向著門外一指。

    火把。明亮亮的火把。

    五十支火把握在五十個赤膊露出結實肌肉的大漢手上。

    五十個大漢圍成一個大圈。

    陸小鳳道:「這是什麼意思?」

    宮九道:「這叫四個字。」

    陸小鳳:「哪四個宇?」

    宮九道:「入地難遁。」

    宮九說完,一拍手掌。

    又是火把。又是明亮亮的火把。

    又是五十支火把握在五十個赤膊露出結實肌肉的大漢的手上,只不過這五十個大漢不是
站在地亡。

    站在屋瓦上。

    陸小鳳道:「這又是什麼意思?」

    宮九道:「是另外的四個宇。」

    陸小鳳道:「哪四個宇?」

    宮九道:「插翅難飛。」

    陸小鳳笑道:「看來你一定要置我於死地?」

    宮九道:「你說得一點也不錯。」

    陸小鳳道:「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宮九道:「當然可以。」

    陸小鳳道:「這問題是問你有沒有聽過這樣一句話?」

    宮九道:「什麼話?」

    陸小鳳道:「這句話比你那兩句話少一個字。」

    宮九道:「七個字?哪七字?」

    陸小鳳道:「置諸死地而後生。」

    宮九露出不屑的笑聲,道:「你沒有機會!一點機會也沒有。」

    陸小鳳:「你這樣堅持,我看我真的是一點機會也沒有了。既然我快要死了,我可以向
你請求一件事嗎?」

    宮九產:「什麼事?」

    陸小鳳道:「放了花滿樓和沙曼。」

    宮九很乾脆的道:「可以。」

    陸小鳳道:「我還想一件事。」

    宮九道:「小老頭說,要我盡量答應你死前的任何請求。

    你說吧。」

    陸小鳳道:「我想見沙曼。」

    宮九道:「你—定可以見到的。」

    陸小鳳道:「不是現在?」

    宮九道:「不是。

    陸小鳳道:「什麼時候?」

    宮九一擺手,指著門外,道:「你站到外面,面對著我的時候。」

    陸小鳳道:「你很厲害,你想分我的心?」

    宮九道:「別忘了小老頭一直推崇你,我絕對不會對你掉以輕心的,老實說面對強敵的
時候,我絕對用盡一切方法令對方的意志薄弱起來。這是致勝的方法。」

    陸小鳳深深的看著宮九。他實在佩服宮九,他發覺剛才和以前他都把宮九看錯了。

    然後,陸小鳳一伸手,道:「請。」

    宮九道:「理應你先。」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這是到鬼門關的路。」

    曙光,已經乍露。

    假如白天像征生命,曙光的來臨就表示生命的誕生,然而,為什麼陸小鳳面對的,卻是
死亡的陰影?

    宮九到底有什麼厲害的絕招,他為什麼顯出一副氣定神闊的樣子?

    這問題很快就有了答案。

    當陸小鳳集中了全部意志力,蓄滿了全身精力,面對著宮九的時候,富九卻輕輕的拍了
一下手。

    然後陸小鳳就看到了他早也想晚也想的沙曼。

    陸小鳳的意志鬆懈了,他思想已被沙曼的愛情注滿,他正集中的注意力,都移到了沙曼
身上。

    假如宮九現在進攻陸小鳳,他露出得意的神情,就像一隻貓,在玩弄一隻垂死的老鼠猶
自盯著吃不到的乳酪一樣。

    陸小鳳正盯著沙曼看。

    沙曼也看著陸小鳳,但目光中竟然沒有一點憂傷的神色,反而是一片寧靜與安詳,就像
被圍繞的港灣中的海水那樣平靜。

    這是陸小鳳想不到的,這也是宮九想不到的。

    沙曼為什麼表現得那麼安詳?她難道不知道陸小鳳正面臨死亡的大關嗎?

    沙曼踏著平穩的步伐,緩緩走向陸小鳳。

    當她走近陸小鳳身邊時,忽然轉身面向宮九。

    沙曼對宮九道:「我可以跟他說一話句嗎?」

    沒有等宮九回答,沙曼又繼續道:「我只說兩個字。」

    宮九笑道:「你要說再見,還是說永別?」

    沙曼微笑道:「我說的這兩個字,只有我和他知道。,』宮九道:「請便。」

    沙曼把嘴貼在陸小鳳的耳朵上,說出了那兩個宇。

    那兩個是什麼字?

    沙曼說完,就緩緩走開,站在陸小鳳的身後,面對著宮九。

    宮九的視線由沙曼臉上,移到陸小鳳的臉上。

    宮九道:「你還有什麼遺言?」

    陸小鳳道:「沒有了,你呢?」

    宮九仰天狂笑,道:「請你記住,要死的人是你,不是我!」

    陸小鳳沉靜的道:「我們就空手決鬥嗎?」

    宮九道:「不,武器由你選。」

    陸小鳳道:「我要什麼武器,你都可以給我?」

    宮九道:「任何武器,我都有。」

    陸小鳳道:「很好。」

    宮九道問:「你要什麼武器,」

    陸小鳳道:「長鞭。」

    宮九臉上神色大變,道:「長鞭?」

    陸小鳳道:「是的,長鞭。」

    宮九喘了幾口大氣,鎮靜下來,一拍手。

    陸小鳳手上已經拿著長鞭。

    陸小鳳道:「你空手嗎?」

    宮九傲然道:「就憑我這雙手就夠了。」

    陸小鳳抖了抖手中長鞭道:「很好。」

    長鞭發出刺耳的「刷「『刷」聲。

    宮九臉色忽然大變,兩眼逐漸變紅,盯著陸小鳳的身後。

    陸小鳳發現盯著他身後的眼睛,不只宮九那—雙。

    站在屋頂和圍在四周的大漢,每對眼睛都貪婪的盯著陸小風的身後。

    陸小鳳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他也明白沙曼為什麼對他說「用鞭」兩個宇。

    沙曼其實並沒有做什麼,她只不過是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下來而已。

    把衣服脫得光光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只不過是露出赤裸裸的胴體罷了。

    人一生下來,豈非也赤裸裸的?

    只不過,赤裸裸的嬰兒,激起人心中的,卻是生命的讚歎,而赤裸裸的成熟女子胴體,
激起人心中的,卻是情慾。

    情慾是人類的弱點,尤其是對在比鬥的人,更不能興起情慾。

    宮九更不能。這是宮九的弱點。

    沙曼瞭解宮九,更瞭解宮九的弱點。所以他要陸小鳳用鞭,自己則以色相的犧牲,來勾
起富九的情慾。

    長鞭的「刷「『刷」聲響,加上陽光照在沙曼白玉般的肌膚上,宮九氣息喘動如一頭奔
跑了數十里的蠻牛。

    當沙曼扭動腰肢,做出各種動作的時候,宮九已經瘋狂般撕扯自己的衣服,喘著氣狂
叫:「打我』打我。」

    陸小鳳收起長鞭,以悲憫的同情眼光,看著宮九。

    宮九卻用哀求的眼光看著陸小鳳和他手中的長鞭,大叫……用鞭鞭我』快』快I」

    沙曼也大叫了一聲:「快!」

    然而陸小鳳並沒有用鞭打宮九。他是用刺。他把內力貫注在鞭上,軟軟的鞭一下於變得
又直又硬。

    陸小鳳風就用這樣的硬鞭,一刺刺人宮九的心臟中。

    一切歸於沉寂。

    只有初升的陽光,猶死自照在這座院落的牆上,地上,花工,草上,樹上,人身上。

    舟,扁舟,一葉扁舟。

    一時扁舟在海上,隨微波飄蕩,舟沿上擱著一雙腳,陸小風的腳。

    陸小鳳舒適的躺在舟中,肚子上挺著一杯碧綠的酒。

    他感覺很幸福。因為沙曼溫柔得像一隻他身旁。

    沙曼拿起陸小鳳肚子上的酒,餵了陸小鳳一口,輕聲細語的道:「你知道一件事嗎?」

    陸小鳳道:「什麼事?」

    沙曼道:「當今皇上,現在真的想見你。」

    陸小鳳微笑道:「你也知道一件事嗎?」

    沙曼道:「什麼事?」

    陸小鳳道:「我現在真的要去做隱形人。」

    沙曼嚇了一跳,道:「為什麼?你現在忽然想刺殺皇上?」

    陸小鳳端詳著沙曼的臉道:「你真的那麼笨嗎?」

    沙曼道:「我本來就笨嘛,你不喜歡,你就把我丟到海底去算了。」

    陸小鳳卻把沙曼抱得更緊,道:「不,小玉跑了,西門吹雪,花滿樓又回到他那寧靜的
世界,江湖上又恢復平靜,我要是不趁著這個機會和你隱居,做一對隱形於江湖的仙侶,我
還是人嗎?」

    沙曼歎聲道:「你本來就不是人嘛!」

    陸小鳳道:「你說我不是人?難到我是豬?」

    沙曼道:「你不是人,也不是豬,你是鳳,是陸小鳳,是飛翔在九重天上的陸小鳳。」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