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宮九的陰謀            

    天色晴朗。

    陸小鳳起先以為天氣會非常惡劣。他心底也希望天氣惡劣。

    因為小老頭的「前途險惡\他希望指的是天氣,小老頭深知天文地理,所以他認為小老
頭指的是氣候的險惡。

    但是天空卻藍得一如無波的海水。

    假如小老頭指的不是天氣惡劣,那麼,他指的一定是有—個陰謀,在陸地上等待著他。

    這點很令陸小鳳擔心。人心一向都比氣候難對付,尤其是一心想對付你的一顆險惡的
心。

    小老頭絕對不會暗算他。

    想打倒陸小鳳的,無疑只有一個人宮九。

    神秘的宮九。

    陸小鳳在思考那件大竊案時,就懷疑崔誠是宮九殺死的。

    但卻想不出,宮九如何通過五道鐵柵,進入密室,去殺崔誠、蕭紅珠和程中。

    他沒有帶鷹眼老七一起的原因,就是他不希望打草驚蛇。

    他必須要找出殺害崔誠的兇手。而且,看到那批珍寶,並不等於破案。

    沙灘雖然很小,沙卻又白又細又軟,陽光照在上面,彷彿像雪一般。

    陸小鳳以為沙灘上會有一個人。

    一個等他的人沙曼。

    沙曼應該在沙灘上等他的,為什麼卻不見她的蹤影?

    雖然他和沙曼分手時,並沒有約定在這裡等他,但陸小風心中卻認為沙曼會在這裡等
他,然後一同在沙灘上融融細語,看火紅的夕陽沉落水平線下,看漫天彩霞映照天邊,然後
才攜手回去見小玉和老實和尚。

    然而,除了海浪輕輕拍擊,除了微微的海風輕佛外,沙灘上渺無人蹤。連一隻腳印也沒
有。

    沙曼他們是否發生了什麼意外?

    陸小鳳的步子走得更急了。

    走進沙灘,是一大塊一大塊深棕色的石頭,這是一條異常美麗的海岸線。陸小鳳卻無心
欣賞。

    走過長長的石灘,就到了一道懸崖前,一縱身,陸小鳳它上崖頂。

    崖頂上也沒有沙曼的蹤影,難道沙曼一點也不急著見我?

    她為什麼不在這裡守候我的歸來?

    陸小鳳看到那間老實和尚他們居住的木屋,卻有點不敢向前走。

    萬一屋內已經物事全非,萬一……

    陸小鳳停在屋前,心中躊躇起來。

    木門緊閉,屋內毫無人聲。陸小鳳踏出他沉重的步伐。

    陸小鳳的手停在木門前。

    推門。

    陸小鳳看到三個人坐在裡面。

    老實和尚、沙曼、小玉。

    二個人也看到陸小鳳,但臉上一點高興的表情也沒有。

    雖然只分別數天,但是,連沙曼也沒有重逢的喜悅嗎?

    陸小鳳的心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

    陸小鳳以疑問的眼光巡視他們,最後落在沙曼臉上。

    沙曼笑了。苦笑。

    陸小鳳忍不住大聲問道:「你們究竟怎麼廠?就算不歡迎我,也不應該用這種表情對我
呀。」

    老實和尚看著陸小鳳道:「你要我們怎麼樣?」

    陸小鳳道:「最小也該笑笑,說兩句問候的話。」

    老實和尚露出牙齒,應酬式的撇撇嘴巴,表示笑過了,然後道:「你好嗎?海上風浪大
吧?

    陸小鳳瞪著老實和尚道:「如此而已?」

    老實和尚道:「如此而已。」

    陸小鳳高聲道:「你們沒有別的話可說了嗎?」

    老實和尚、沙曼、小玉,三個人一起注視著陸小鳳,異口同聲道:「有。」

    陸小鳳看著沙曼,道:「你說。」

    沙曼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既沒有在沙灘等你,也沒有在崖邊等你的原因嗎?」

    陸小鳳道:「我就是不知道。」

    沙曼道:「因為你有了麻煩了。」

    陸小鳳道:「我有了麻煩?有麻煩是我的事,跟你來不來接我,一點也沒有關係呀!」

    沙曼道:「有關係。」

    陸小鳳道:「你說。」

    沙曼道:「第一,你有了麻煩,我就沒有了心情。」

    陸小鳳:「第二呢?」

    沙曼道:「我們剛才,就是你回來前,正好在這裡研究你的麻煩。」

    陸小鳳道:「這樣說,我的麻煩可就大了?」

    小玉道:「很大,跟—樣東西—樣大」

    陸小鳳道:「跟什麼東西一樣大?」

    小玉道:「跟你的頭—樣大:「』陸小鳳道:「我的頭一點也不大呀?」

    小玉道:「等你知道你的麻煩以後,我保管你一個頭有三個大。」

    陸小鳳已經感到他的頭大起來了。

    這時,老實和尚忽然冒出來一句話:「你這次回到島上,一定什麼收穫也沒有吧?」

    陸小鳳以奇怪的眼神看著老實和尚道:「你怎麼知道?」

    老實和尚道:「你在海上的時候,陸地上發生了—些事。」

    陸小鳳道:「什麼事?」

    老實和尚道:「那些失竊的珍寶,有幾顆最名貴的,已經被人賣掉了。」

    陸小鳳道:「哦?」

    老實和尚道:「而且,也有人發現了陳平、李大中、孫五通……」

    陸小鳳道:「慢著!慢著!陳平、李大中、孫五通是什麼人?」

    老實和尚道:「他們什麼人也不是,只不過他們剛好參加了這次失竊珍寶的保鏢而
已。」

    陸小鳳道:「你是說,他們被人發現了?」

    老實和尚道:「不是。

    陸小鳳道:「又不是?」

    老實和尚道:「不是他們的人被發現,而是他們的屍體被發現。

    陸小鳳道:「屍體?」

    老實和尚道:「也不能說是屍體,因為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會講一句話。

    陸小鳳道:「一句話?什麼話?」

    老實和尚道:「一句替你惹來無窮煩惱的話。」

    陸小鳳看著老實和尚,等著他把下面的後說出來。

    老實和尚卻忽然不開口了。

    陸小鳳看著小玉。

    小玉道:「陳平在臨死前說,珠寶是陸小鳳偷的。」

    陸小鳳呆住。

    沙曼道:「李大中也這麼說。」

    老實和尚道:「孫五通也是這麼說。」

    小玉道:「這叫眾口鑠金。」

    陸小鳳道:「除了我的嘴巴以外。」

    沙曼道:「只可惜他們絕不會聽你解釋。」

    陸小鳳道:「他們?他們是誰?」

    沙曼道:「官兵,太平王世子派出來的特遣高手。」

    陸小鳳道:「捉我?」

    沙曼道:「捉你歸案。」

    陸小鳳道:「陳平、李大中、孫五通他們被發現時,三個人在一塊嗎?」

    沙曼道:「不但不在一塊,而且相隔了幾百里地。」

    陸小鳳道:「可怕。」

    沙曼道:「什麼可怕?」

    陸小鳳道:「宮九的詭計。」

    沙曼道:「你肯定這是宮九的詭計?」

    陸小鳳道:「是的,因為陳平,李大中那批人,我在島上見過。

    老實和尚忽然盯著陸小鳳的四條眉毛。

    陸小鳳道:「我這四條眉毛怎麼了?」

    老實和尚道:「恐怕要剃兩條。」

    陸小鳳道:「為什麼?」

    老實和尚道:「因為大家都知道陸小鳳有四條眉毛,大家都知道陸小鳳偷走了珠寶,大
家都在緝拿陸小鳳,假如你還是四條眉毛,目標豈不是過分明顯?」

    陸小鳳撫摸著嘴巴的兩條眉毛道:「剃掉了,豈不可惜?」

    老實和尚道:「我說的,不是這兩條。」

    陸小鳳吃驚道:「你要我把真的眉毛剃掉?」

    老實和尚道:「這樣我保證沒有人認得你。」

    陸小鳳道:「你殺了我吧。」

    老襖尚道:「我為什麼要殺你?」

    陸小鳳道:「因為你要剃我的眉。」

    老實和尚道:「我只不過提一點建議而已。」

    陸小鳳道:「我勸你最好再也不要提。

    老實和尚道:「那我就不提。」

    陸小鳳伸出手,要和老實和尚相握,並道:「好友!」

    蒼實和尚手一縮道:「好友歸好友,手是不能握的。」

    陳小風道:「為什麼?」

    老實和尚道:「因為和尚的手是吃素長肉,你的手是吃肉長肉的。」

    陸小鳳楞住。

    小玉和沙曼掩嘴微笑。

    陸小鳳把伸出的手收回時,老實和尚卻伸出他的手。

    陸小鳳道:「你為什麼現在又要和我握手?」

    老實和尚道:我忽然悟出一番道理。原來我小時候也吃過肉的。我這歹也足吃肉長肉過
的。」

    陸小鳳的友情令小正和沙曼哈哈大笑。

    附小風握著老實和尚的手道:「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蒼實和尚道:「有些事情,明明看到了,卻想不通。有些事情,雖然沒有看到,卻能想
通其中的來龍去脈。所以,我勸你去找一個人。」

    陸小鳳道:「誰?」

    老實和尚道:「你的好朋友。」

    陸小鳳道:「我的好朋友?」

    老實和尚道:「對於這件竊案,我們既然成了睜眼瞎子,所以我認為,也許瞎子會看得
比我們還清楚。」

    陸小鳳道:「花滿樓?」

    老實和尚道:「花滿樓。」

    鮮花滿樓。

    陸小鳳—聞到這鮮花的香氣,心中就有溫馨的感覺,就像他想起和花滿樓的友情—樣。

    世上有比友情更令人感覺溫馨的嗎?

    陸小鳳想起沙曼。

    愛情?愛情的感覺,應該是甜蜜,溫馨,絕對是友情的感覺。

    陸小鳳對於這個結論相當滿意,所以他踏在樓梯上的感覺,非常愉快。

    他猜想,他今天的腳步既然特別輕快,花滿樓的聽覺,應該不會聽出他的腳步聲。

    所以他就用愉快的聲音,高聲道:「不用猜了,是我,陸小風。」

    沒有回答,也沒有花滿樓爽郎的笑聲。

    陸小鳳推開門。

    鮮花依舊,屋內的裝磺設備都依舊,只有一點不同的地這樣的黃昏時光,這樣美好的天
氣,花滿樓應該坐在那窗前的椅子上,靜靜傾聽夕陽沉落的聲音,靜靜欣賞生命的美好才
對,他怎麼會不在?

    陸小鳳的腦海中,浮滿了問號。花滿樓去了哪裡?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想。

    腳步聲,忽然自樓梯傳來。陸小鳳一動也不動,連呼吸也忽然放輕。

    是花滿樓嗎?

    他不知道,因為他未聽過花滿樓走樓梯的聲音。並不是他未曾看過花滿樓上樓下樓,只
是,他們總是一起上下,談笑風生,根本就沒有注意去聽花滿樓的腳步聲。

    腳步聲已走近門口。門被推開。

    「誰?」是花滿樓的聲音。

    陸小鳳笑了。花滿樓就是花滿樓,陸小鳳坐著動也動,他就感覺到有人在房內。

    陸小鳳不得不說:「我實在不得不佩服你。」

    「你不必佩服我。」

    「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生存下來的方法。」

    陸小鳳看著他的好朋友,臉上露出更加佩服的表情。

    「我覺得很奇怪。」陸小鳳道。

    花滿樓道:「什麼事奇怪?」

    陸小鳳道:「這個時候,你居然會從外面走進來?」

    花滿樓道:「我不進來?」

    陸小鳳道:「你不是一向都在這時候坐在椅子上靜靜享受黃昏的嗎?」

    花滿樓道:「人都有改變的時候。」

    陸小鳳道:「你是說,你已經改變了你的習慣?」

    花滿樓道:「是的。」

    陸小鳳道:「為什麼?」

    花滿樓道:「你呢?你為什麼要改變你的習慣。」

    陸小鳳道:「我?我沒有改變呀。」

    花滿樓道:「你沒有改變?」

    陸小鳳詫異道:「我怎麼改變?」

    花滿樓道:「你偷走了價值三干五百萬兩的金珠珍寶。

    陸小鳳笑道:「你也聽說了?」

    花滿樓道:「是的。」

    陸小鳳道:「聽誰說的?」

    花滿樓道:「吳彪。」

    陸小鳳道:「吳彪是誰?」

    花滿樓道:「你不知道?」

    陸小鳳道:「我為什麼會知道?」

    花滿樓道:「因為吳彪就是保鏢人之一。」

    隨爍隨:「他親口告訴你的?」

    花滿樓道:「是的。」

    陸小鳳道:「你相信他的話?」

    花滿樓道:「一個人臨死前,會說假話嗎?」

    陸小鳳沒有回答。

    花滿樓道:「你怎麼不說話?」

    陸小鳳道:「我還有什麼話說?你寧可聽信一個死人的話也不相信你的朋友。你要我說
什麼?」

    花滿樓道:「我說了不相信嗎?」

    陸小鳳道:「你不是說……」

    花滿樓道:「我只說:「—個人臨死前,會說假話嗎?如此而已」

    陸小鳳道:「這不就表示……」

    花滿樓又搶著道:「是的。」

    陸小鳳奇怪道:「你說問我答案?」

    花滿樓道:「是的。」

    陸小鳳道:「因為你能確定吳彪在死前說的話是真是假?」

    花滿樓道:「是的,所以我就出去走動走動,所以我就不僅這裡享受黃昏的樂趣,所以
我就只好在最好時光裡,由外面走進來,所以你才能夠坐在我的椅子上,享受日落的美陸小
鳳道:「你錯了。

    花滿樓道:「哦?」

    陸小鳳道:「我坐在你椅子上,並沒有欣賞到落日的美景。

    花滿樓道:「為什麼?」

    陸小鳳道:「因為我在替你擔心。」

    花滿樓愉快的笑了起來道:「所以我們真的是一對知音。

    陸小鳳道:「你這句話對極了。」

    花滿樓道:「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件竊案?」

    陸小鳳道:「是的,你走動的結果,有沒有什麼發現?」

    花滿樓道:「我只發現一件事。」

    陸小鳳道:「是什麼事」

    花滿樓道:「太平王世子的手下,正在到處拿你歸案。」

    陸小鳳苦笑道:「這是陰謀。」

    花滿樓道:「誰的陰謀?」

    陸小鳳道:「宮九的陰謀。」

    花滿樓道:「宮九是個很厲害的人。」

    陸小鳳把他出海的奇遇說完,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花滿樓坐在椅子上,沉思。

    陸小鳳把油燈點燃,燈光照在花滿樓沉思的臉上,陸小風靜靜站著,注視花滿樓。

    良久,花滿樓吐了一口氣,道:「這件案子,根據你的資料,很明顯是小老頭和宮九他
們做的。但是,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找出殺害崔誠的人。」

    陸小鳳道:是的,就是那個隱形的人。」

    花滿樓道:「小老頭對你說了幾種隱形的方法?」

    陸小鳳道:好幾種。」

    花滿樓道:「他有沒有說,自殺。也是隱形的—種方法?」

    陸小鳳的人跳了起來。對,崔誠為什麼中可能是自殺?

    然而,陸小鳳不得不問:「他的家人的生活,就會過得很好。」

    陸小鳳道:「可是,你知道葉星士的驗傷斷語嗎?」

    根據葉星士的判斷:他們死了至少已有一個半時辰,是被—炳鋒刃極簿的快刀殺死的,
一刀就致命。

    因為刀的鋒刃太簿,出手太快,所以連傷口都沒有留下。

    致命的刀傷無疑在肺下端,一刀刺入,血液立刻大量湧入胸膛,所以沒有血流了出來。

    花滿樓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道:「不,崔誠不是自殺。」

    陸小鳳道:「我也這麼想,因為他沒有能力。」

    花滿樓道:「自殺的人,不是蕭紅珠,就是程中,要不然,就是兩個人—起自殺。」

    陸小鳳道:「你是說,他們已經被收買和威脅,在殺害崔誠之後,就自殺?」

    花滿樓道:「你不覺得我這個推論,比較合理嗎?」

    陸沁風道:「那我現在只需要找到一個人。」

    花滿樓道:「誰?」

    陸小鳳道:「葉星士。」

    花滿樓道:「你找他幹什麼?」

    陸小鳳道:「我要問問他,崔誠三個人的傷口,是否真的跟他說的一樣。」

    花滿樓道:「你懷疑什麼?」

    陸小鳳道:「萬一他們三個的傷口,真的是他說的,被快刀所致,那麼,他們之中,就
沒有一個是自殺的。」

    花滿樓「為什麼?」

    陸小鳳道:「他們都沒有能力刺出這麼快的刀,尤其是自殺的時候。」

    應該是月圓的時候,但是,天上看不到圓月。

    天上只有烏雲,隨著勁風飄移的烏雲。風實在很大。

    站在葉星士大宅門前的陸小鳳,衣袂被吹得颯颯作響。

    葉星士的家丁把門打開,高聲道:「這麼晚了,老爺已經不看病了。」

    陸小鳳道:「急診也不看?」

    家丁道:「是你要看老爺嗎?」

    陸小鳳道:「是的。」

    家丁道:「我看你身體一點毛病也沒有?除非—」

    陸小鳳道:「除非什麼?」

    家丁道:「除非你是神經病J」家丁把話說完:「膨」的一聲,把門關上。

    陸小鳳雙手一推,門又被推開。

    家丁惡狠狠的盯著他,怒道:「你這人怎麼搞的?

    陸小鳳道:「我只想告訴你一句話。」

    家丁道:「什麼話?」

    陸小鳳道:「假如我見不到你的老爺,有一個人就會神經病了。

    家丁道:「誰?」

    陸小鳳道:「我。」

    家丁怒聲道:「你在尋我開心?」

    陸小鳳道:「絕不是,我是在說實話。因為,價值三干五百萬的金珠珍寶,快要把我迫
瘋了。

    家丁楞住。

    陸小鳳道:「我現在可以見到你的老爺嗎?」

    家丁忽然盯著陸小鳳的臉,露出害怕的神情:「你……你是陸小鳳!」

    陸小鳳點頭。

    家丁一言不發,忽然揮掌擊向陸小鳳。陸小鳳只輕輕的一擊,家丁就已被擊倒在地上。

    一燈如豆。燈放在大廳中央的桌上。

    人在桌後的椅子上,坐著,桌上放著紙筆墨。

    陸小鳳走向廳中央,道:「葉星士?」

    那人點頭,舉起右手,示意陸小鳳坐下。

    陸小鳳就坐了下去。

    那人拿起筆,在墨上沾了沾,在紙上寫下四個字「有何見教?」

    陸小鳳楞住!

    葉星士什麼時候變啞巴?陸小鳳看著葉星士。

    葉星士笑笑,指指自己的耳朵。

    陸小鳳道:「你聽得見?」

    葉星士點頭。

    陸小鳳正想把問題提出,忽然發現葉星士的眼神很熟悉。

    他記起—句活:「只要找到葛通,條條大路通。」

    他記起島上的—件事:佛像中有個人撲出來,冰冷的手扼著他的咽喉。

    冰冷的手變得毫無氣力,他才定過神,看著扼咽喉的人。

    那時,他看到的人就是葛通。他忘不了葛能凝視他時的眼神。就是這眼神。

    現在葉星士的眼神,完全和葛通一樣。所以陸小鳳道:「你不是葉星上。

    葉星士大吃一驚。

    陸小鳳道:「你是葛通。」

    葛通震地起身。攻向陸小鳳。他不但是第三代鷹爪王義子,也是王家的乘龍快婿,他外
號「大力神鷹\手底下的鷹爪功夫自然不弱。

    然而陸小鳳早有準備。他等葛通的鷹爪掠過,快速的—掌砍向葛通的手腕,只聽「卡
嚓」一聲,葛通有手腕骨已被陸小鳳砍斷。

    葛通倒下,腕骨折斷,葛通為什麼倒下?」

    陸小鳳大吃一驚…—提葛通須項,赫然發現葛通腦後並排插著三枝白亮亮的針。

    陸小鳳—個箭步衝了出去,一個黑影,剛好消失在牆頭。陸小鳳展開輕功,追了過去。

    廟,破落的山神廟。黑影到了廟前空地上,忽然停下。

    陸小鳳也停下凝神戒備的站著。

    黑影轉身。烏雲忽然被風吹開一線,圓月露出微弱的光陸小鳳嚇了—跳。因為他看到,
黑影的像貌,完全和剛剛葛通的化妝—佯。

    這是真的葉星士嗎?陸小鳳還來不及發問,黑影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黑影笑畢,道:「陸小鳳的功夫,果然名不虛傳!」

    陸小鳳道:「比起你發暗器的功夫。未免差了很多。」

    黑影笑道:「別忘了,還有我的易容術。

    陸小鳳道:「是你替葛通化妝的?

    黑影道:「不錯。」

    陸小鳳道:「想不到少林鐵扇大帥,居然會易容之術。」

    黑影沉聲道:「我師傅只教我不要侮辱我帥父的名號。

    陸小鳳道:「那你才是真的葉星士?」

    黑影道:「如假包換!」

    陸小鳳道:「葉星士是江湖中久享盛譽的四大名醫之一,不但醫術精湛,而且深得鐵扇
大師真傳,一生行俠醫濟世。

    怎麼會無故殺人」

    黑影道:「我殺了誰?」

    陸小鳳道:「葛通。」

    黑影道:「你怎麼知道葛通是我殺的?你親眼看到我殺了他嗎?」

    陸小鳳道:「銀針認穴,入腦七分,這可的的確確是少林內家手法的內勁。」

    黑影道:「好眼力!好厲害的判斷力。」

    陸小鳳道:「你承認葛通是你殺的?」

    黑影道:「承認又怎樣?不承認又怎樣?」

    陸小鳳道:「承認的話,就表示葉星士雖然變了,可是依然是條漢子。」

    葉星士道:「沒想到陸小鳳的嘴巴還挺厲害的。」

    陸小鳳道:「我只不過說真話而已。」

    葉星士冷哼兩聲,沒有回答。

    陸小鳳道:「你好像知道我會來找你?」

    葉星士道:「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找我。」

    陸小鳳道:「為什麼?」

    葉星士道:「因為知道死者死因真相的,除了我以外,沒有第二個人。」

    陸小鳳道:「他們真的被快刀殺死的嗎?」

    葉星士道:「是的。」

    陸小鳳道:「他們真的死了至少有一個半時辰嗎?」

    葉星士沒有回答,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陸小鳳追問道:「他們到底死了多久?是你進去的時候,他們才剛死?」

    葉星士開口,欲言又止的道:「他們……」

    陸小鳳知道,這是葉星士一念之間的關頭,說出來,就表示他要拋棄在他後面支配他的
人,不說,就表示他的後半生,都要做傀儡。

    葉星士忽然狠下心,大聲道:「他們死了……」話沒有說完,人就倒下。

    陸小鳳在葉星士張嘴時,已經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密切的注視各方的動靜。

    但是,他什麼也看不到。而葉星士卻已倒下了。

    陸小鳳正想俯身察看葉星士的死因時,忽然看到破落的山神廟內有燈光亮起。

    燈光起先很微弱,然後,整座山神廟都亮了起來。

    陸小鳳已經知道,他不必去察看葉星士了,他要知道的秘密就在廟內。所以他就走向山
神廟。

    廟門半掩,燈光就是由半張的。

    陸小鳳站在門口,考慮應該推門而入,抑或由門隙中閃入?

    哪一種行動的危險性比較大?陸小鳳並不知道。

    陸小鳳並不需要知道,他已經出生入死過無數次,再增加一次又有什麼關係?

    所以陸小鳳就伸手推門。

    門並沒有推開,因為陸小鳳的手停在木板上時,腦中就浮現出沙曼微笑的情影。

    有愛情的人就會有顧忌。

    陸小鳳不怕死,那是以前的事,以前他面對死亡時,心中並沒有愛情。現在他有了,他
會想到沙曼,他會想到沙曼對他的牽掛,他會想到沙曼孤伶伶一人流落江湖的淒苦神陸小鳳
的手不但沒有推門,反而縮了回去。

    廟內的人—定是個極厲害的人,能夠耐心等待的人,都不會是個太平凡的人。

    陸小鳳的戒心更大。他就站在門外。一任外面強勁的風吹他的衣抉,動也不動。

    他似乎想通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斗耐性,誰的耐性不持久,誰就會露破綻,假如他忍
不住,他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要就是冒生命危險衝進去,要就是離去,不打聽殺害葉星士的秘密。

    假如裡面的人忍耐不住,就會說話,或者衝出來看看究竟。無論哪一點,都對陸小鳳有
利。

    說話,陸小鳳就可以判斷出他隱藏的位置,甚至可以知道說話的人是誰。

    衝出來,陸小鳳就更有利,因為這樣—來,陸小鳳就全無危機了。

    除非那個人武功比陸小鳳高出很多。而這一點,陸小鳳是從來也不擔心的。

    陸小鳳知道廟內不止一個人。因為他聽到裡面有人在耳語的聲音,可惜外面的風聲太大
了,他聽不清楚裡面的人在說什麼,也聽不出聲音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他只能肯定這一點,他們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對於這一點,陸小鳳一點也不感到驕傲。他一向認為自已是個最有忍耐力的人,要不
然,陸小鳳現在早已經是一堆骨頭,一堆埋在泥土裡的骨頭了,所以陸小鳳還是僵立不觀。

    裡面的人真的是忍耐不住了。

    一個甜美的女子聲音道:「你不覺得外面的寒風又冷又強又刺骨嗎?」

    陸小鳳笑了。

    牛肉湯,聽到牛肉湯的聲音,他焉能不笑?

    陸小鳳笑著道:「又冷又強又刺骨的寒風,總比危機四伏的刀鋒令人愉快。」

    —個男子的聲音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是用刀,而是用劍呢?」

    陸小鳳的笑容僵伎。

    宮九,聽到宮九的聲奮。陸小鳳的笑容焉能不僵?

    陸小鳳沒有說話,只伸出手,輕輕的,把半掩的門推得全開起來。

    陸小鳳人還未進去,狂風已先刮了進去,刮得那一盞孤燈燈火閃爍不定。

    宮九和牛肉湯的臉孔被閃爍的燈光照得一明—暗,彷彿也和他們的性情一樣,陰暗不
定。

    見到老朋友。陸小鳳總是會笑的。

    所以陸小鳳就對著宮九和牛肉湯微笑,道:「有勞二位久候了。」

    這麼—句幽默的話,宮九實在想笑,只是他一點也笑不出來。

    牛肉湯卻開郎的笑起來,道:「外面那麼冷,你為什麼不早進來喝碗牛肉湯?』陸小鳳
道:「我怕早進來,喝到的不是牛肉湯。」

    牛肉湯道:「你以為你會喝到什麼?」

    陸小鳳道:「閻王湯。」

    牛肉湯又笑了起來,道:「我們是老朋友了,怎麼會請你喝閻王湯?」

    陸小鳳道:「你也許不會,九爺卻不一定。」

    宮九陰森森的道:「你錯了。」

    陸小鳳道:「哦?」

    宮九道:「我要殺你,在葉星士家中就可以把你殺了。」

    陸小鳳道:「你早知道我會去找葉星士?」

    宮九道:我並不敢肯定,我只是猜想你或許會去,所以我一直都耽在葉星士家中。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道:「等你。」

    陸小鳳道:「我來了,你為什麼不殺我?」

    宮九道:「我現在不想殺你。」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只有你一個人。」

    陸小鳳道:「你還要殺沙曼?」

    宮九道:「還有小玉和老實和尚。」

    陸小鳳:「你非要殺死我們四個人不可?」

    宮九點頭。

    陸小鳳道:「為什麼?」

    宮九冷冷道:「因為我恨你們。」

    陸小鳳道:「你可以恨我,可以恨沙曼,可以恨小玉,為什麼要根老實和尚?」

    宮九道:「沒有他,也許你們在島上早就死了。」

    陸小鳳道:「假如你一輩子都找不到他們呢?」

    宮九道:「我一定會找到的。」

    陸小鳳道:「你那麼有自信?」

    宮九冷哼一聲。

    陸小鳳道:「你能說出你自信的理由嗎?」

    宮九道:「我要是一輩子見不到他們,你這一輩子也別想見到他們。」

    陸小鳳大吃一驚道:「為什麼?」

    宮九道:「因為從現在起,我就開始跟著你,除非你不和他們見面,不然,我也會見到
他們。」

    陸小鳳機伶伶的打了個冷戰道:「這就是你耽在葉星士家等我的原因?」

    宮九道:「不是。」

    陸小鳳道:「不是?」

    宮九道中我原先以為,你們四個人會一起到葉星士家,我可以一網打盡,沒想到你是一
個人來,我只得把你引來這田」

    陸小鳳道:「你引我到這裡,就是為了要告訴我,你要跟蹤我?」

    宮九道:「是的。」

    陸小鳳道:「你在暗中跟蹤我,豈非一下子就可以找到他們?」

    宮九冷笑道:「我偏偏要讓你知道。」

    陸小鳳道:「哦?」

    宮九道:「你看過貓捉老鼠嗎?貓會一下子把老鼠吃掉阻?」

    陸小鳳內心流過一道寒流有說話。

    宮九又道:「我就是要讓你知道我跟蹤你,讓你坐立不安,讓你既想找到沙曼,又不敢
去見她,我要看著你日漸消瘦,看著你受盡相思的折磨。」富九冷的大笑。

    陸小鳳冷靜的道:「我死了,你不就找不到他們了嗎?」

    宮九道:「難道你死以前,也不想再見沙曼—面嗎?」

    陸小鳳不說話了。他心中忽然掠過一重陰影,不是死亡的陰影,是沙曼見不到他,為他
擔憂而日漸消瘦的陰影。他感到害怕起來。

    宮九看到陸小鳳的臉上浮現驚懼的表情,冷酷的笑聲,忽然變成愉快而得意的笑聲。陸
小鳳看看宮九,義看看中肉湯。忽然道:「你們沒有牛肉湯招待我嗎?」

    牛肉湯詫異的看著陸小鳳道:「你想喝牛肉湯?」

    陸小鳳「是的。」

    牛肉湯道:「你還有心情喝牛肉湯?」

    陸小鳳道:「人生艱難唯—死,做個飽鬼,總比做餓鬼來得舒服吧?何況……」

    牛肉湯道:「何況什麼?」

    陸小鳳道:「何況,不喝—碗牛肉湯,我哪來的氣力來玩這場捉迷藏的遊戲?」

    牛肉湯凝視陸小鳳片刻,一言不發,轉身走進後面。

    牛肉湯走出來的時候,手裡已經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牛肉胸。

    陸小鳳毫不客氣,稀哩嘩啦的就喝得底朝天。他抹抹嘴,道:「我有一個問題。」

    中肉湯道:「什麼問題?」

    陸小鳳道:「你是不是不管走到哪裡,都隨身攜帶著真正的牛肉湯?」

    牛肉湯道:「並不—定。」

    陸小鳳道:「為什麼我每次遇見你」總是可以喝到牛肉湯?」

    牛肉位湯道:「因為我都是為你準備的。」

    陸小鳳道:「哦?」

    牛肉位湯道:「你不是說,做個飽鬼,比做個餓鬼來得舒服嗎?」

    陸小鳳道:「不錯。」

    牛肉湯道:「這就是我每次都為你準備牛肉湯的道理。」

    陸小鳳苦笑道:「那我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牛肉湯道:「謝倒不必,我倒希望你做了飽鬼以後,別來纏我就好了。」

    陸小鳳道:「我牛肉湯也喝了,二位容許我告退嗎?」

    宮九道:「你隨時都可以離去。」

    陸小鳳道:「這』次你光讓我走多久?」

    宮九道:「走得讓我認為快追不上的時侯。」

    陸小鳳道:「你從來中打沒有把握的仗?」

    宮九道:「沒有把握的仗,打來何用?」

    陸小鳳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再見。」

    陸小鳳說完,展開輕功,飛也似的走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