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重回島上            

    老狐狸的快樂並沒有維持很久。

    因為一到了上次遇到暴風雨的海城,陸小鳳就自己跳入小艇中,一個人帶著一瓶水一袋
乾糧划著小艇走了。

    這—次他們沒有遇到暴風,陸小鳳就決定一個人在小艇上隨海波漂浮。

    他記起在島上,小老頭對他說:「也就因為這股暖流,所以你才會到這裡來。」

    所以他不停的探手入水中,試探水的冷暖。

    他試了已經有兩百七十六次了,海水卻只冷不暖。

    他開始焦急起來。

    他很懷疑自己能否隨水飄到島上。

    他開始後悔,後悔自己一再堅持不讓沙曼來。

    假如沙曼在身邊,管他水流怎麼飄,管他水流把他們飄到哪裡?最好飄到世界的盡頭,
飄到幸福的國度,飄到傳說中的蓬萊仙島。

    他渴望沙曼在身旁。

    陽光是那麼燦爛,海水一片湛藍,海波微揚,偶爾還漾起一大片的銀色閃光。

    假如有沙曼在身旁,這是多美好的事!

    沙曼!沙曼!他是否愛上了沙曼?

    他笑了笑。

    這時候,老狐狸的船大概已經回航了吧?

    沙曼在老狐狸的船上,是否也在想他?抑或在和小玉訴說她的思念?抑或和老實和尚開
玩笑?

    想起了老實和尚,陸小鳳立刻坐了起來。

    萬一老實和尚不老實怎麼辦?

    啪!啪!

    這是陸小鳳左右開弓,自己打了自己兩記耳光的聲音。

    老實和尚會不老實?也許對別人會耍耍詐,可是我陸小風能懷疑他嗎?他不是把我和沙
曼救了出來嗎?

    陸小鳳又舉起手,正準備再打自己兩記耳光,手突然停在半空。

    因為他看見前面出現了灰濛濛的一個小點。

    陸小鳳的心撲通的跳了一下。那個就是他到過的島嗎?

    星星,滿天的星星。

    閃亮的星星。

    璀璨的星星。

    在海邊看星,實在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當然,假如沙曼在身邊,那就更好了。

    不過陸小鳳並沒有覺得很遺憾。

    因為,他必須在日出之前,想清楚一些事。

    關於岳洋,關於小老頭,關於宮九,關於牛肉湯,關於那一批失落的珠寶,關於那一百
零三個失蹤的武林好手。

    在接近解決問題的邊緣,陸小鳳的表現,一向是大丈夫的表現。

    —拿得起,放得下。

    最重要的,是能夠忘情棄愛。

    這是真英雄的本色。

    在面對敵人時,假如還婆婆媽媽,還留戀旖旎的愛情,這個人絕對會被敵人擊敗。

    陸小鳳末被擊敗過。

    陸小鳳只有在該談愛的時候才談愛,該纏綿的時候才纏綿。

    現在是該作分析敵情的時候。

    所以沙曼雖然不在身旁,陸小鳳並不感到遺憾。

    他想到那一百零三個失蹤的人。

    這一百零三個人,一定在這島上,只是,他們都失去了活動的能力。

    每天只喝一勺牛肉湯的人,手腳還有活動的能力嗎?

    牛肉湯這樣對待他,為的是什麼?

    她為什麼不乾脆把他們都殺死?

    讓他們苟延殘喘的活著,目的在哪裡?

    他想到那一批價值三千五百萬兩的金銀珠寶。

    多龐大的數目!

    多龐大的劫案!

    很明顯,這次劫案的主謀,一定就是小老頭。

    岳洋只不過是負責押運珠寶的小腳色而已,在這次劫案中,應該不是個重要的人物。

    重要的人物只有兩個。

    小老頭和宮九。

    小老頭是主謀,宮九是執行者。

    以島上如雲的高手,劫持這批珠寶,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

    然而重要的不在這裡。

    重要的是,到底是誰殺死崔誠。

    陸小鳳忽然想起廠—段話。

    小老頭說的—段話。

    殺人的方法只有』種。

    殺人之後,中但能絕對全身而退,而且要絕對不留痕跡,所以殺人工具雖多,正確的方
法卻絕對只有—種。

    這中但需要極大的技巧,還得要有極精密的計劃,極大的智慧和耐心。

    是小老頭殺死崔誠?

    不可能,小老頭用不著親自出馬。

    是宮九?

    應該是他。但是,他是怎麼殺崔誠的?

    崔誠的密室外,有五道防守嚴密的鐵柵門,能自由出入的,只有程中和蕭紅珠。

    是宮九買通程中和蕭紅珠來殺害崔誠?

    有可能。可是,為什麼他人密室後,程中和蕭紅珠都已經死了?

    他們絕不可能自殺!

    而密室的四面牆壁,是整塊的花崗石,鐵門不但整天有人換班防守,還配有名匠鑄成的
大鐵鎖。

    這麼嚴密的保護,誰能進去殺人?

    這小老只有一種人能夠進去』隱形的人』對,隱形的人』陸小鳳興奮起來了!他知道,
只有小老頭知道這個人怎麼隱形。

    所以他明天—早第一件要辦的事,就是去找小老頭。

    現在,他只需要充足的睡眼。

    朝陽韌升。

    陽光把陸小鳳的眼睛刺開。

    他站起身,活動一下筋骨,發覺昨夜睡得很熟,現在精神奕奕。

    他邁步向前走,走到那長滿籐蔓的山崖,撥開籐蔓,走入那小徑中,走在那草地上。

    綠草,流水,—切都和上次來時相同,除了—樣。

    這次沒有岳洋來迎接他。

    不但沒有岳洋,連一個人的影子也沒有。

    靜,出奇的靜。

    除了淙淙的流水聲外,陸小鳳幾乎可以聽到草長花開的屍首。

    「靜得可以聽到花開草長的聲音,是嗎?」

    陸小鳳被這聲音嚇了一跳。

    他轉身一看,就看到說話的人。

    依舊是圓圓的臉,半禿的頭,臉上還是帶著那種和藹的笑容,身上還是穿著那質料極好
的衣服。

    小老頭。

    陸小鳳看著小老頭,微笑道:「你的出現,總是那麼突如其來?」

    小老頭道:「你上次在島上看到的事,你認為很怪異?」

    陸小鳳道:「怪異極了。」

    小老頭道:「這個島是不是很神秘?」

    陸小鳳道:「神秘極了。」

    小老頭道:「我是這個島上的主人。」

    陸小鳳道:「所以你理所當然的透著神秘?」

    小老頭道:「一點不錯。」

    陸小鳳道:「你知道我這次重回島上,有什麼目的?」

    小老頭道:「我當然知道,你是有很多疑問,需要我給你答案。」

    陸小鳳道:「你會給我答案嗎?」

    小老頭道「你看呢?」

    陸小鳳道:「會。」

    小老頭道:「為什麼會?…陸小鳳道:「以你的武功,以你的智慧,你根本不必隱瞞任
何事。」

    小老頭道:「你說得很對,只是我卻另外有一個希望。」

    陸小鳳道:「什麼希望?」

    小老頭道:「我希望你是回來告訴我一件事。」

    陸小鳳道:「什麼事?」

    小老頭道:「你願意加入我這一行。」

    陸小鳳道:「我只有讓你失望了。」

    小老頭道:「我知道。」

    陸小鳳道:「『你怎麼知道?」

    小老頭道:「因為你是一個人回來的。」

    陸小鳳道:「哦?」

    小老頭道:「如果你要加入我這一行,你就會帶著沙曼回來,可是你並沒有。」他臉露
微微感歎的神色,續道:「我希望我的失望是暫時的。」

    陸小鳳道:「對於你的希望,我很抱歉不能給你任何諾言。

    小老頭點點頭道:「我知道。」

    陸小鳳道:「你又知道?」

    小老頭道:「因為你不是別人,你是陸小鳳。陸小鳳是最守諾言的:「陸小鳳心裡實在
高興極了,別人讚賞,並不算什麼,這個曠世奇人的小老頭,能夠說出這番話來,陸小鳳焉
能不高興?

    小老頭又道:「你能夠逃過宮九在船上的攻擊,我相信,你的智慧,絕對比我高,我相
信,你對於那批珠寶失竊的事,一定想出了很多線索。」

    陸小鳳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小老頭道:「哪一件?」

    陸小鳳道:「懸案是你策劃的,珠寶和失蹤的人都在島小老頭道:「你說對了一半。」

    陸小鳳道:「哪一半?」

    小者頭道:?前面的一半。」

    陸小鳳吃驚道:「你是說,珠寶和人已經不在島上?」

    小老頭道:「不錯。」

    陸小鳳道:「宮九已經把珠寶和人運了回去?」

    小老頭道:「人,宮九另有打算。珠寶,總是要花掉的。」

    陸小鳳道:「他一個人怎樣花?」

    小老頭道:「不是一個人,是很多人。

    陸小鳳恍然道:「怪不得這裡的人一個也不剩,原來他們都去花這筆錢去了。」

    小老頭道:「所以,我心目中理想的接班人,只有一個。

    陸小鳳道:「誰?」

    小老實道:「你。」

    陸小鳳道:「為什麼只有我?」小老頭道:「因為他們都不能甘於寂寞。大吃大喝大玩
大鬧的人,是很容易被人控制的人。」

    陸小鳳道:「對你來說,這不是很理想嗎?」

    小老頭道:「是很理想,只是,我也就很寂寞了。」

    陸小鳳道:「因為你找不到接你的班,做領導的人?」

    小老頭道:「所以,我很喜歡你。」

    陸小鳳微笑,沒有說話。

    小老頭道:「你對這件竊案,有什麼疑問?」

    陸小鳳道:「以你們的人力和武功,我知道,要竊去這批珠寶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
我只有一個問題想不透。」

    小老頭道:「哪—個問題?」

    陸小鳳道:「崔誠的死。」

    小老頭笑道:「記得我對你說過的隱形人嗎?」

    陸小鳳點頭道:「我的意思是,殺崔誠的人,是怎麼隱形的?」

    小老頭沒有回答。

    陸小鳳也沒有追問。

    陸小鳳知道,像小老頭這種人,如果他願意說出答案,他會毫不考慮的就說出來,如果
他不願意說,怎麼問,也問不出來。

    所以他就陪著小老頭喝酒聊天。

    船緩緩離開,陸小鳳站在船尾,看著在海風中衣挾飄飄的小老頭,心中一直思索小老頭
的最後一句話!

    「前途險惡,你要多珍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