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仗義救人            

    她罵得聲音好大,陸小鳳卻聽不見,逐一個字都聽不見。

    老實和尚擦著汗,歎著氣,苦笑道:「看來這叫做天生的一物治一物。」

    忽然間:「砰」的一聲響,一個浪頭打上了小艇,天上連星光都已被烏雲淹沒。

    是不是暴風雨快要來了?

    海上更黑暗,小艇搖晃得更劇烈,星光消失後,連方向已分辨不出。

    老實和尚用兩隻手緊緊握住船舷,臉上已無人色,不停的哺哺自語:「這怎麼辦,和尚
看見澡盆裡的水都害怕,連洗澡都不敢洗。」

    小玉笑了,道:「原來……」

    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已有個浪重重的打在她身上,她的人就倒了下去。

    陸小鳳搶著去把舵,他就算能把穩舵,辨不出方向又有什麼用?

    老實和尚歎著氣,苦笑道:「現在和尚總算明白了。」

    陸小鳳道:「明白了什麼事?」

    老實和尚道:「明白宮九為什麼那麼痛快就答應了你。」

    他歎息著又道:「那小子一定早就算出了海上會有風暴,早就知道我們過不了這一
關。」

    陸小鳳道:「莫忘了她妹妹現在也在條小船上,那條船並不比我們這條大。

    老實和尚道:「莫忘了那』:「頭是個狐狸精,我們卻是群旱鴨子。」

    陸小鳳沉默著,也不禁歎了口氣,道:「若是有老狐狸在,就好了。

    老實和尚道:「老狐狸是什麼人?」

    陸小鳳道:「他也不算是什麼了不起的人,只不過這世上如果有三百種可讓船要翻的法
子,他至少懂得兩百九十九種。」

    突聽一個人道:「三百種我都懂。」

    小艇的船板忽然有一塊掀了起來,一個人從下面伸出了頭,滿頭白髮蒼蒼,一雙眼睛卻
湛藍如海水。

    「老狐狸!」陸小鳳叫了起來:「你怎麼還沒有死呢?」

    老狐狸眨了眨眼,道:「你有沒有看見魚淹死在水裡?」

    陸小鳳:「沒有。」

    魚可能死在水裡,卻絕水是被淹死的。

    老狐狸笑道:「我在陸上是條老狐狸,到了水裡,就是條魚「「

    小玉道:「是條什麼魚?」

    陸小鳳大笑:「當然是條老甲魚!」

    風暴已過去。

    無論多麼小的船,無論多麼大的風浪,只要有好手操舵,都一定會渡過去的。

    老狐狸的手穩如磐石。

    「這些日子來,你躲到哪裡去了?」

    當然是在水裡:「老狐狸道。

    一個人若能在水下潛伏,的確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吃什麼?」陸小鳳問。

    「大魚吃小魚,老魚吃大魚。」

    生魚的營養,還比紅燒魚,清蒸魚,油煎魚都大得多。

    所以他的手還很穩,體力還未消失。

    「你怎麼會到這條船上來的?」

    「我看見這條船在裝水,就知道它又要走了:「他笑得好得意:「我也知道不到危急的
時候,絕不會有人動救生的小船。」

    小玉—直在聽著,忍不住歎了口氣,道:「原來這個人真是老狐狸。」

    老實和尚也忍不住歎了口氣,道:「總有一天,你也會變成狐狸精的。」

    小玉看著他,忽然問道:「你真的從不洗澡?」

    老這產和尚道:「誰說的?」

    小玉道:「剛才『你自已說的,看見水你就害怕,怎麼能洗澡?」

    老實和尚道:「我乾淨。」

    夕陽消失。

    老狐狸的眼晴也變得像夕陽般多姿多彩。

    「我們現在到哪裡去?」

    「老狐狸當然要回狐狸窩的。」

    他笑得更開心,因為他知道舵在他手上,別人想不去都不行。

    「狐狸窩是個什麼地方?」

    「是個只要你去過一次,就一定會想再回的地方。」

    「你去過?」

    陸小鳳點點頭,眼睛裡也發出了光。

    那些低黯的,總是有煙霧迷漫的屋子,那些粗礦而直率的人,那一杯杯烈得可以讓人流
出眼淚的酒,那木板上到處都是洞眼的洗澡房……

    也不知道為了什麼,只要一想起,他心裡就會覺得有說不出的溫暖。

    老狐狸瞇著眼,看著他:「你心裡是不是也跟我一樣想回去?」

    陸小鳳不能不承認:「有一點。」

    老狐狸道:「是只有一點,還是想得要命?」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我想得要命。」

    老狐狸笑了,順手往前面一指,道:「你看那是什麼?」

    陸小鳳回過頭,就看見了陸地。

    偉大而可愛的陸地,他們終於回來了。

    他們當然一定會回來的,因為他們的信心和勇氣並末消老狐狸興奮得就像是個孩子。

    這海岸,這沙灘,甚至連那一塊岩石,都是他熟悉的。

    無論他在哪裡,只要他—閉起眼,就能看到。

    他閉著眼。

    可是他一上岸就怔住,海岸、沙灘、岩石都沒有變,狐狸窩卻變了。

    低矮破舊的平房已變得煥然—新,窗戶上也糊起了雪白的窗紙,裡面已不再有粗擴豪邁
的笑聲傳出來,他的狐狸窩竟似已變得像座墳墓。

    陸小鳳也很意外,忍不住道:「你是不是走錯地方』』?」

    其實他當然也知道老狐狸是絕會走錯地方的,世上本來絕沒有找不到自己老窩的狐狸。

    可是世上也絕沒有永不改變的事,狐狸窩也一樣會變的。

    陸小鳳又道:「你出門的時候,你的狐狸窩交給誰?」

    小玉搶著道:「老狐狸出了門,狐狸窩當然交給母狐狸。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我明白了。」

    老狐狸道:「你明白了什麼?」

    陸小鳳道:「你那條母狐狸,一定也是個狐狸精,狐狸精做寡婦是做不長的,她以為你
已葬身海底,你這狐狸窩現在說不定已換了主人。」

    者狐狸冷笑道:「有誰敢要那狐狸精,我倒真佩服他的服他們站在一塊岩石後,剛好可
以看見狐狸窩那扇新漆的門。

    門忽然開了,一個人施施然走了出來,勾鼻高顴,目光如鷹。

    陸小鳳又歎了口氣,道:「別的人也許會不敢,這個人一定敢。」

    老狐狸道:「你認得他?」

    陸小鳳道:「我也知道他不敢做的事還很少。」

    老狐狸道:「他是誰?」

    陸小鳳道:「鷹眼老七,十二連環塢的總瓢把子。」

    老狐狸臉色有點變了。

    陸小鳳道:「他無論搶了誰的窩我都不奇怪,我只奇怪他怎麼會到這裡來的。」

    小玉道:「你為什麼不去問他去?」

    老狐狸道:「這裡是我的地盤,我去問他。」

    他說去就去,一轉出岩石,鷹眼老七那雙炯炯發光的眼睛就盯著他。

    老狐狸也在瞇著眼睛看他。

    鷹眼老七忽然說道:「喂,你過來。」

    老狐狸道:「我本來就要過來。」

    鷹眼老七指著那條小艇,道:「那條船是你的?」

    老狐狸說道:「本來不是,現在已經是了。」

    鷹眼老七道:「剛才船上是不是有四五個人?」

    老狐狸道:「嗯。」

    鷹眼老七道:「別的人呢?」

    老狐狸笑瞇瞇的看著他,道:「你是衙門裡的人?」

    鷹眼老七搖搖頭。

    老狐狸道:「你知不知道這地方本來歸淮管?」

    鷹眼老七又搖搖頭,道:「誰,」

    老狐狸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

    鷹眼老七道:「你就是老狐狸?」

    老狐狸笑了笑,道:「所以問話的應該是我,不是你。」

    他說問就問:「你是什麼人?於什麼來的?一共來了幾個?

    還有別的人在哪裡?」

    鷹眼老七冷冷道:「你為什麼不先回頭看看?」

    老狐狸回過頭,就發現已有兩個身著勁服的黑衣人無聲無息的到了身後。

    他還沒有轉身,這兩人已閃電般出手,把他的身子架了起來,鷹眼老七冷笑道:「現在
應該由誰來問話了?」

    老狐狸苦笑道:「你。」

    鷹眼老七冷笑著轉身,大步走進了門,道:「帶他進來。」

    「砰」的一聲,門又關起。

    兩個黑衣人已將老狐狸架廠進來,牆角屋脊背後人影閃動,至少還有七八個同樣裝柬的
黑衣人在這狐狸窩四周埋伏著。

    遠處蹄聲響起,還有二十來個騎士在附近往復巡弋,穿的竟全部是七品武官的服色。

    陸小鳳已皺起眉,哺哺道:「胡老七的排場幾時變得這麼大的?」

    剛才架走老狐狸的那兩人,身法輕快,出手迅急。

    埋伏在屋脊牆角後,武功也絕不比他們差,已全都可以算是一流高手。

    能夠用這麼多高手做警衛的人還不多,鷹眼老七本來的確沒這樣的排場。

    在遠處巡弋的騎士們,忽然有一個打馬馳來,牆角後也立刻有個黑衣人迎了上去。

    騎士立刻翻身下馬,打躬請安。

    他身上穿的雖是七品服色,看見這黑人態度很恭敬,就像是見到了頂頭上司。

    小玉道:「看來不但他的氣派大,他的屬下氣派也不小。

    沙曼道:「這些黑衣人絕不是十二連環塢的屬下。」

    陸小鳳道:「你怎麼知道?」

    沙曼道:「我聽說過十二連環塢,雖然不能算是個盜窟,也不是什麼好地方。」

    陸小鳳道:「難道你認為這些穿黑衣服的朋友都是好人?」

    其實他心裡也知道這些人絕不是十二連環塢的屬下,十二連環塢從來個跟官府打交道
的。

    可是現在他的情緒很不穩定,很想找個人來鬥鬥嘴。

    這種法子對於穩定他的情緒,通常都很有效。

    沙曼卻不理他了。

    陸小鳳捏了捏她的鼻子,道:「你怎麼忽然變成啞巴了?」

    沙曼故意板著臉,道:「你要我說什麼?」

    陸小鳳又捏捏她的臉,道:「我知道你一定已看出了他們是什麼人?」

    沙曼道:「他們當然都不是好人。」

    陸小鳳道:「為什麼不是好人?」

    沙曼道:「因為你說的。」

    陸小鳳道:「我說的話你都聽?」

    沙曼道:「我不聽你的話,聽誰的話?」

    陸小鳳笑了,忽然樓住她的腰,在她嘴上親了親,沙曼再想扳起臉已不行了。

    她整個人都已軟在他懷裡。

    小玉歎了口氣,道:「你們幫幫忙好不好,就算要親熱,至少也該分分時候,看看地
方。」

    沙曼道:「你若看著難受,我也可以讓他親親你。」

    陸小鳳笑道:「只可惜我的嘴現在沒有空。」

    他們的嘴的確都忙得很,那邊兩個人的嘴也沒有閉著。

    穿著七品服色,全身甲胃鮮明的武官,一直都在躬著身。而那穿黑衣入說的話,聲音很
低,臉上表情嚴肅而恭謹,彷彿正在報告一件極密的軍情。

    那黑衣人卻好像已聽得有點不耐煩了,已經在揮手要他走。

    沙曼壓低聲音,道:「這個人一定是『天龍南宗』的弟子。

    陸小鳳道:「你看得出?」

    沙曼道:「天龍南宗的輕功身法很特別,剛才對付老狐狸的兩個人,用的擒拿法也是天
龍南宗的獨門手法,所以我才說他們絕不是十二連環塢屬下。」

    這次陸小鳳沒開口,小玉卻問道:「為什麼?」

    沙曼道:「天龍南宗的大師兄是個天閣,所以就索性淨身入宮做了太監,近年來據說很
有權,就將他的師弟們都引進宮去,所以天龍南宗的門下,十個中倒有九個是大內侍衛。」

    小玉道:「所以連這些武官們看見他們都得低下頭?」

    沙曼道:「就算再大一點的官,看見他們都得低頭的。」

    小玉道:「可是大內的侍衛怎麼會到這裡來了,怎麼會跟著鷹眼老七?」

    沙曼故意氣她:「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問問他?」

    小玉眨了眨眼,道:「曼姑娘若是真的叫我去,我就去。」

    她沒有去。

    因為那一直低著頭的武宮,頭忽然指了起來,那一直趾高氣揚的黑衣人卻倒了下去。

    陸小觀彷彿看見那武官手裡刀光一閃刺入了黑衣人的腰。

    黑衣人身子立刻軟了,那武官又托伎了他,往狐狸窩那邊走,臉上在陪著笑,嘴裡還在
說著話,可惜黑衣人卻已聽中見廠。

    從陸小鳳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可以看見他腰上軟肋下的衣裳已被鮮血染紅。

    這地方正是人身上致命的要害,這一刀出手狠毒而准踴。

    —個小小始七品武官,怎麼會有這麼快的刀?為什麼要刺殺大內的侍衛?

    這狐狸窩裡究竟有些什麼人,什麼秘密?

    陸小鳳的手已放鬆了沙曼。

    小玉也沒有再看他們。

    此刻在他們眼前發生的事不但緊張刺激,而且很神秘,他們已完全被吸引。

    現在,那武官幾乎已快進到狐狸窩的後門,另外的騎士也開始悄悄的策著馬走過來。

    牆角後又閃著黑衣人,武官正在向他招呼,也不知說了句什麼話。

    黑衣人立刻一個箭步竄了過去,武官手裡忽然又有刀光一閃,又刺入了這人的腰。

    這一刀出手更准更快。黑衣人連哼都沒有哼就倒了下看來這七品武官不但是個武功高
手,殺人的經驗似極豐富。

    可是這裡已到了禁區,四周埋伏的暗卡都已被驚動。

    十來個裝柬打扮完全一樣的黑衣人都已現了身,亮出了兵刃。

    遠處的騎士也揮鞭打馬,衝了過來,前面的一排人,拿的是大槍長戟,騎術精純,顯然
都是久經戰陣的沙場老將。

    後面的一排人用的卻是江湖常見的短兵刃,有的還亮出了腰上的暗器囊。

    那武官已將黑衣人的屍身用力拋了出去,厲聲道:「我們是奉王爺之命拿人,有人敢抗
命,—律格殺勿論。」

    黑衣人中也有人厲聲道:「我們才是王府的侍衛,你們算什麼東西?」兩句話說完,戰
馬已衝了過來,第一排人長槍大戟飛舞,聲勢十分驚人,後面的—排騎士卻忽然從馬竣上飛
身而起,找機會要衝進狐狸窩去☆—個個輕功都不弱,出手的暗器更狠毒。「天龍南宗」也
正是以輕功和暗器知名的,雙方針鋒相對,出手也絕不留情。

    陸小鳳看傻了,他實在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可是他已看出了另外一件事天龍南宗門下弟子的武功,並沒有江湖傳說中那麼高明,那
些穿著七晶官服色的騎士卻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因為就在這一瞬間,黑衣人已倒下五六個,狐狸窩的窗戶已被撞碎了三四扇,已經有七
八個人闖丁進去。

    剛才在一瞬間就已手刃了兩個黑衣人的武官,現在又殺了兩個。

    第一個闖進去的就是他。

    看到了這個人殺人,陸小鳳就想起了他家裡的廚於。

    他小時候常常溜到廚房去,看那個廚子削黃瓜,切白菜。

    這個人殺人上就好像那個廚於斬瓜切菜一樣。

    他的刀絕不會落空的。

    屋子裡究竟有些什麼人?

    至少有老狐狸和鷹眼老七,陸小鳳絕不能不承認他們是他的朋友。

    朋友,多可愛的兩個字,—個人能不能沒有朋友?

    不能。

    一一個人能像黃瓜白菜一樣被砍斷?

    不能。

    —一個人能不能在聽見朋友的慘呼聲時裝作聽不見?

    不能。

    至少陸小鳳不能。

    他已經聽見了老狐狸的慘呼聲。

    那是種很奇怪的聲音,就好像—個小女孩被人強姦時發出來的—樣。

    一個很小很小的女孩子。

    陸小鳳很想裝作聽不見,可是他不能。

    沙曼看著他,忽然問道:「老狐狸是不是你的朋友?」

    陸小鳳道:「不是。」

    沙曼道:「你想不想去救他?」

    陸小鳳道:「不想。」

    他真的不想,因為他實在沒有把握對付那絕不是真武官的武官。

    可是他的人已衝了出去。

    如果你心裡有痛苦,喝醉了是不是就會忘記?

    不是!

    為什麼?

    因為你清醒後更痛苦。

    所以喝醉了對你並沒有用處。

    絕沒有。

    那末你為什麼要醉?

    我不知道。

    一個人為什麼總是常常要去做白己並不想做的事?

    我不知道。

    屋子裡的情況很慘,本來那些趾高氣昂的黑衣人,現在大多數已倒了下去,有的倒在白
己的血泊中,有的死魚般掛在窗棍上,武官們的刀鋒上都有血。

    二柄帶血的刀鋒架住了老狐狸的脖子,另外四柄逼住了鷹眼老七的咽喉,他們看見陸小
鳳衝進來的時候,就好像看見了天降的救星。武官們看著他衝進來,卻像是在看著只自投羅
網的笨鳥。

    只有陸小鳳自己心裡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

    陸小鳳就是陸小鳳,—個既不能算,太好,也個能算太壞的人,有時很聰明,有時很
笨,有時很衝動,有時很冷靜。

    一進了這屋子,也就忽然變得很冷靜,因為他畢竟是個救人的,不是來送死的。

    陸小鳳自己先替自己留了條路—如果救不了別人時,只要先救自己。

    武官們冷眼看著他。

    他在笑,容窖氣氣的拱著手笑道:「各位勞師動眾,遠道而來,為的就是來抓這兩個人
的?」

    沒有人回答,沒有反應。

    陸小鳳道:「他們犯了什麼罪?」

    還是沒有人回答,沒有反應。

    陸小鳳忽然覺得自己的胃在收縮,就像狂醉後的第二天早上又被人在胃上踢了一腳。

    倒在血泊中的人忽然已站起來,掛在窗饋上的死魚忽然又變得生龍活虎。

    鷹眼老七和老狐狸脖子上的刀已逼住他胸膛和咽喉。

    他忽然發覺自己已落入了一張網裡,一張由四十九個人,三十七柄刀織成的網。

    陸小鳳變成了一條魚,一條網中魚。

    魚在落入網中時,會掙扎、會擺動想衝出網去。

    陸小鳳不是魚。

    所以他一動也沒有動。

    只要動一下,架在他胸膛和咽喉上的七把刀就會要去他的命。

    他怎麼能動?

    他忽然變得更冷靜,冷靜的站著,像一座山那樣屹立。

    陸小鳳在遇到危機時,能夠冷靜,有一個人卻不能。

    —誰?

    沙曼。

    陸小鳳已經進去很久了,他怎麼還不出來?

    沙曼看到過黑衣人和大內侍衛的武功,她相信,陸小鳳絕對可以勝過他們。

    然而,陸小鳳怎麼還不出來?

    一定是遇到了什麼?

    「什麼」有很多解釋。

    對戀愛中的沙曼來說「什麼」的解釋只有一種。那就是危機。

    所以她6點也冷靜不起來。

    她站起來要往裡面衝。

    有一個人卻不想她衝進去。

    誰?

    老實和尚。

    所以老實和尚就拉住沙曼的衣袖。

    所以老實和尚只好擋在沙曼的面前。

    沙曼道:「你為什麼要攔住我?」

    老市和尚道:「不是我攔住你。」

    沙曼指著老實和尚道:「難道站在我面前的人,不是你?」

    老實和尚道:「這只是我的身體。」

    沙曼道:「你是說,有人要你攔住我?」

    老實和尚點頭。

    沙曼道:「誰?」

    老實和尚道:「陸小鳳。」

    沙曼道:「我不懂。他什麼時候要你攔住我?」

    老實和尚道:「他並沒有要我攔住你。」

    沙曼詫異的看著老實和尚。

    者實和尚道:「我知道他一定不希望你進去。」

    沙曼道:「為什麼?」

    老實和尚道:「因為他們在裡面,一定是談一件極機密的事。

    沙曼道:「你怎麼知道?」

    老實和尚道:「我就是知道。」

    沙曼道:「萬一——」

    老實和尚道:「你放心,我保證陸小鳳絕不會有危險。」

    陸小鳳真的沒有危險碼?

    難道架在他胸膛和咽喉上的七把刀,不是真刀?

    刀當然是真刀,只不過架在陸小鳳胸膛和咽喉上沒有多久,忽然就全都撤去而已。

    鷹眼老七忽然大笑道:「陸小鳳果然是陸小鳳,在最危險的時候,依然是那麼鎮靜。」

    老狐狸也笑道:「陸小鳳在水裡鎮靜,在陸地更鎮靜,佩服』佩服。」

    陸小鳳道:「兩位的玩笑,也未免開得太大了,如果我不鎮靜,豈非早就喪生在你們的
刀下?」

    鷹眼老七道:「不這樣做,他們就不相信陸小鳳的獨到功夫,情非得已,還請多多包
涵。」

    陸小鳳道:「為什麼要他們相信我的功夫?」

    鷹眼老七道:「因為我要請你幫我一個忙。」

    陸小鳳道:「幫忙也用得著這樣嗎?」

    鷹眼老七道:「這件事不但離奇,而且神秘,不但神秘,而且充滿了危機。」

    陸小鳳道:「哦?」

    鷹眼老七道:「這件事牽涉到三干五百萬兩的金珠珍寶。

    陸小鳳道:「還有呢?」

    鷹眼老七道:「還有一百零三個精明幹練的武林好手,都在一夜之間失蹤了。」

    陸小鳳的眼睛已經張大,因為這麼龐大的財寶,這麼多位武林好手,竟然在一夜失蹤,
這件事一定很神秘,很危險,也一定很好玩。

    神秘危險好玩,三樣只要有一樣,陸小鳳就會被吸引,更何況三種都有的事?

    所以陸小鳳就靜靜聽著鷹眼老七報告整個事件的經過。

    說到最後,鷹眼老七加上一句:「這件事,不但關係中原十三家最大鏢局的存亡榮辱,
而且江湖中至少有七十八位知名之士,眼看就要因此身敗名裂,家破人亡。」

    陸小鳳聽完整個故事,一言不發。所有的人都沒有發出聲音,連一點都沒有。

    因為他們怕有一點聲音,也會影響陸小鳳的沉思。

    所以他們都屏息靜氣,看著有四條眉毛的陸小鳳。

    陸小鳳看著鷹眼老七道:「三批人查訪都毫無結果?」

    鷹眼老七道:「沒有,一點沒有。」

    陸小鳳道:「一點可疑的地方也沒有查獲?」

    鷹眼老七道:「『有一個可疑的地方,就是出事前那天早上,有一批木匠到過那裡,帶
著幾大車木材,據說是為了要做佛像和木魚用的。」

    陸小鳳的眼睛亮了起來,追問道:「做佛像和木魚?」

    鷹眼老七道:「是的。」

    陸小鳳道:「你們為什麼不繼續追查?」

    鷹眼老七道:「查過了,那批人在當天晚上就離開了,而且我們發現,他們都是太平王
府的木匠,一點可疑的地方也沒有。」

    陸小鳳道:「哦?」

    陸小鳳的四條眉毛彷彿要皺在一起,這是他沉思的樣陸小鳳抬頭,看著圍在四周的黑衣
人和武官,對鷹眼老七道:「這些都是負責辦案的人?」

    鷹眼老七道:「是的,假如再也查不出消息,我們都只有一條路走。」

    老狐狸道:「死路。」

    陸小鳳道:「這件事與你有什麼關係?」

    老狐狸道:「本來一點也沒有,只可惜我的狐狸窩忽然來了一個人。

    陸小鳳道:「誰?」

    老狐狸道:「你。」

    陸小鳳道:「我?」

    老狐狸道:「因為我沒有死,所以鷹眼老七就認為你也應該活著,所以我們就在這裡等
了你五天。

    陸小鳳道:「你們等到了。」

    等是等到了,可是有用嗎?

    六月十五就是太平王的世子所給的限期了,而現在已經是六月十四日。

    所以鷹眼老七的臉色也並沒有多好看。

    陸小鳳道:「太平王的世子是個講道理的人物?」

    鷹眼老七道:「絕對是。」

    陸小鳳道:「那你轉告他,有人看到過那一百零三個人裡的一個,而且,也看過那批失
落的珠寶。」

    所有的人我都陸小鳳臉上。

    鷹眼老七的眼瞪得最大。

    「真的?」這是大家異口同聲的問話,聲音裡有著興奮和緊張。

    「陸小鳳畢竟就是陸小鳳!

    這是鷹眼老七的讚歎。

    他卻不知道,陸小鳳看到那一百多尊佛像時,已經歷了多麼險惡的暴風雨和驚濤駭浪。

    陸小鳳幾乎喪生在大海裡。陸小鳳幾乎死在牛肉湯的一句話裡。陸小鳳幾乎被賀尚書殺
死。

    但他都化險為夷,而且在那間秘室中看到那些木魚,木魚裡的珠寶,還有「住在」佛像
裡面的「大力神鷹」葛通。

    陸小鳳忽然想起了他被暴風雨打落海中時,看到的一種魚。

    木魚。

    那時他正坐在一尊佛像上。

    所以陸小鳳就對老狐狸道:「東西是你運走的。」

    吃驚的當然不止老狐狸而已。

    還有鷹眼老七和那批黑衣人及武官。

    他們突然圍住老狐狸。

    老狐狸想苦笑,但是連一點淒慘的笑容都擠不出來。

    陸小鳳道:「但是你卻一點也不知道內情。」

    老狐狸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鷹眼老七道:「那批東西現在在哪裡?」

    陸小鳳道:「你信任我?」

    鷹眼老七道:「這件案子一發生,我就想到只有你能破案,便專程來找你,你想,我對
你會不信任嗎?」

    陸小鳳道:「好,那你就去回復太平王的世子,請他再給你十五天的期限。十五天之
內,我一定給你找回來。」

    鷹眼老七道:「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

    陸小鳳道:「不能。」

    鷹眼老七道:「為什麼?」

    陸小鳳道:「因為那裡實在太危險了。」

    陸小鳳絕不讓別人去涉險,危難的事,他只會奮不顧身的自已去解決,這是陸小鳳的脾
氣。

    鷹眼老七瞭解陸小鳳的脾氣。所以也沒有堅持。

    陸小鳳道:「現在我只需要一條大船,和者狐狸的幫忙。」

    老狐狸忽然覺得很愉快。

    連鷹眼老七都不能參與的事,他老狐狸竟然能夠,這豈非是人生一大樂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