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驚散野鴛鴦            

    漫漫的長夜已過去,東方巴現出—輪紅日,海面金波萬道,奇麗壯觀。

    他是不是還能再看見明天的太陽?陸小鳳自己連一點把握都沒有。

    他盡量放鬆四肢,半沉半浮的隨著海水漂流,只希望海潮能將他送回那島嶼,他從來也
沒有夢想到此時此刻還會有船經過這裡。

    誰知海面上卻偏偏有條船了,正是條他上次落海時,岳洋拋給他的那種救生小艇,小艇
上有個人正在用力划槳,顯然也夢想不到海裡還有活人。

    陸小鳳—下子從海水中竄出來,竄上了小艇,這人駭極大呼,就像是忽然看見鬼一樣。

    他看來還是個孩子,歲數當然不大,青衣童嘗,正是那條船上打雜的小廝。

    陸小鳳上船的時候就覺得這小廝行動好像有點鬼祟,樣子好像有點面熟。

    只不過那時他自己也有點六神無主,根本沒有注意這件事。

    這小廝的臉白淨秀氣,看來並不像做慣粗事的人,船沉了之後,他居然還能找到條救生
的小艇,運氣實在不錯。

    他吃驚的看著陸小鳳,連嘴唇都嚇白了:「你……你還沒有死?「陸小鳳:「我已經死
了,我是來找替死鬼的。」這小腸半信半疑,心裡還是害怕:「你為什麼要找上我?」

    陸小鳳:「因為那條船是你弄沉的!

    這小廝立刻大聲否認:「不是我,我什麼事都不知:「陸小鳳笑了笑,忽然一把將她抱
廠過來,拉開了她的衣襟,露出晶瑩白嫩的胸膛,和一雙小小的乳房,這孩子竟是昨天晚上
替九少爺去找過沙曼的小玉。

    她當然不是孩子,已到了初解風情的年紀,忽然被—個強壯的男人解開衣服抱在懷裡,
全身都軟了,心裡卻又驚,又怒,又羞,又急,顫聲:「你……你……你想幹什麼?『』陸
小鳳悠然:「我也不想幹什麼,只不過我一向是個出名的色狼,大家都知道的!「小玉簡直
嚇得快要暈過去了,心裡卻偏偏又有種說不出的奇妙滋昧,偏偏沒有暈過去。陸小鳳:「我
最喜歡會說謊的小姑娘,不知道你會不會說謊?」

    他故意瞇起眼睛,露出牙齒,做出副大色狼的樣子,好像要一口把她吞下去。

    小玉立刻搖頭:「我不會說謊,我從來也不說謊的。」陸小鳳:「你真的不說謊?好,
我來試試,我問你,船是怎麼會燒起來的?…

    小玉看著他的手,他的手並不像很規矩的佯子,他的表情更叫人心慌。

    她終於:又了口氣:「船艙底下有桶江南霹雷堂的霹雷子,還有幾桶黑油,只要把霹雷
子的引線點著,船就燒起來了!『陸小鳳:「引線是誰點著的?「小玉:「不是……」陸小
鳳:「不是你?「他的手忽然做了件很可怕的事,小玉身子更軟了,輕輕:「不是別人!」
陸小鳳好像還不太明白:「不是別人,難道是你?「小五咬著嘴唇,終於點了點頭。陸小
鳳:「是誰叫你做這種事的?是不是你的九公子?」小玉:「不是,是宮主!「陸小鳳:
「她者子又不是皇帝,你們為什麼叫她公主?」小玉:「不是公主,是宮主,皇宮的宮!
「陸小鳳:「她為什麼叫宮主?」小玉:「因為她姓宮,叫宮主!「陸小鳳笑了:「以前我
認得一個老頭子,你猜他叫什麼?」小玉:「叫什麼?「陸小鳳:「他叫老頭子,因為他本
來就姓老,叫老頭子」小玉也笑了,彷彿已忘記了他那雙可怕的手。陸小鳳卻放開了她,故
意板起臉:「你果然不會說謊,我不喜歡你!「小玉看著他,眼珠子轉廠轉,忽然:「你以
為我真的怕你喜歡我?」陸小鳳:「你不怕?「小玉搖了搖頭,悠然:「我告訴你這些事,
只不過因為我本來就不會說謊而已!」陸小鳳大笑。這時陽光升起,照著她蘋果般的臉,也
照著她那發育得很好的胸膛。陸小鳳笑:「不管你為什麼說了老實話,現在你總可以穿好衣
裳了!「小玉眨了眨眼:「我反正已被你看過了,為什麼還要穿好衣裳?」她解開頭上的青
巾,讓烏黑柔亮的長髮披散下來,轉身面向陽光。」我這裡從來也沒有曬過太陽,我真想把
全身都脫光了曬—曬!「陽光燦爛,海水湛藍,能夠赤裸著曬曬太陽,的確是件很愉快的
事。陸小鳳卻大聲:「你千萬不能這麼做Jo小玉:「為什麼?」陸小鳳:「因為……因為
我是個色狼。」小玉嫣然:「我不怕色狼,難道色狼反而怕我了?「陸小鳳歎了口氣:「色
狼也不怕你,色狼只不過怕他自己會……」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他臉色忽然變了,他忽然發
現船底已入了水。陸小鳳:「你會不會游水?「小玉:「不會。」陸小鳳歎:「這下於真的
完了!」小玉:「什麼事完了?「陸小鳳:「你那位宮主不但要殺我,還要將你也一起殺了
滅口。。」小玉淡淡:「我知道。」陸小鳳:「你知道?」小玉:「她在這條小船底下打了
兩個洞,用蠟封住,被海水一泡,蠟就會溶,海水湧進來,這條船就要沉了『「陸小鳳叫了
起來:「你既然早就知道,為什麼還要坐這條船?」小玉:「因為我早就想嘗嘗被淹死是什
麼滋昧。「陸小鳳傻了。他想不到這看來很聰明伶俐的小姑娘,竟是個糊里糊塗的小混蛋。
小玉:「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在罵我是個小混蛋,其實你若不遇見我,也—樣是要被淹死的,
現在多了個人陪你,有什麼不好?」陸小鳳苦笑:「我只不過有點後悔!「小玉道。」後悔
什麼?」陸小鳳:「後悔剛才為什麼沒有真的喜歡你。」小玉的臉紅了,卻又忍不住吃吃的
笑了起來。陸小鳳瞪眼:「你笑什麼?「小玉也不回答,卻從船頭下找出了一大塊黃蠟,分
成兩半,用手揉軟將船底的兩個洞塞了起來,喃喃:「這塊蠟著溶開怎麼辦?你說怎麼
辦?」陸小鳳:「我不知道。「小玉:「我知道,這樣的蠟我已準備了十七八塊Jo陸小鳳
又驚又喜:「原來你不是小混蛋,卻是條小狐狸!」小玉故意歎了口氣:「我雖然很想嘗嘗
被淹死的滋昧,可是還沒有被人真的喜歡過,就糊里糊塗的死了,豈非有點冤枉。」陸小鳳
大笑:「你那位宮主看到你又活生生的回去了,不知道會不知被嚇死?「小玉:「她不會
I」陸小鳳:「你怎麼知道她不會?「小玉:「因為她每次要我做事,總是想把我也一起殺
了滅口,只可惜每次我都沒有死,每次她看到我活著回去,反而好像很高興,因為她知道以
後又可以要我替她做事了!」陸小鳳:「你既然知道她要害你。為什麼還要替她做事?「小
玉歎了口氣:「因為我若不做,就真的要死了,死得很快。」陸小鳳也不禁歎了口氣,跟那
只蜜蜂一起,要活下去的確不容易。他知道自己這次回去後,那只蜜蜂還是會來找他的。他
連躲都沒法子躲。小玉看著他,忽然:「你是個好人JU陸小鳳笑了:「你眼光總算不
錯。」小玉:「你這兩條像眉毛一樣的鬍子雖然有點討厭,可是你這人倒不算難看!陸小鳳
笑:「等你再長大一點,你說不定就會喜歡我這鬍子了!小玉忽又歎了口氣,道。」只可惜
你是陸小鳳!「。陸小鳳:「這有什麼可惜?」小玉:「你若不是陸小鳳,我就一定會嫁給
你的,就算做小老婆也沒關係。「陸小鳳:「我是陸小鳳,你為什麼不能嫁給我?」小玉:
「因為我不想做寡婦。「陸小鳳:「嫁給陸小鳳就會做寡婦。」小玉歎:「我那位宮主一心
想要你的命,九少爺也未必喜歡你活下去,我若嫁給你,也許不出三天就要做寡婦的。「正
午。小艇終於已靠崖,兩個人都已累得精皮力竭,像死人般躺在沙灘上。也不知過了多久,
小玉忽然:「做寡婦好像也是件很好玩的事。」陸小鳳:「不好玩,一點也不好玩JU小
玉:「好玩,一定很好玩。」陸小鳳:「為什麼?」小玉:「女人遲早都要嫁人的,嫁了人
就有丈夫,寡婦卻沒有,一個人自由自在的,也沒有人管。還可以去偷別人的丈夫,豈非好
玩得很。「陸小鳳又傻了。他實在猜不透這小姑娘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的,做寡婦居然是件很
好玩的事,這倒連他都是第一次聽見。小玉:「你為什麼不說話了,是不是覺得我說得很有
道理!」陸小鳳苦笑:「原來你不但是小狐狸,你還是個小混蛋。」小玉笑了:「只不過你
儘管放心,我這小混蛋,還不想嫁給你這大混蛋。」她一下子跳了起來,又:「我要回去
了,你呢?「陸小鳳:「我……」他沒有說下去,因為他實在不知道應該到哪裡去。他並不
怕別人害他,這種事他早已很習慣,可是今天就是沙曼成親的日子,要他眼看著沙曼去嫁給
別人,他實在受不了。一陣陣浪濤捲來,他忽然發現這裡就是他上—次上岸的地方。小玉又
問:「你究竟回不回去?「陸小鳳:「我有棟很漂亮的房子,就在這附近,你想不想去看
看?」小玉笑:「你說謊,我可不喜歡會說謊的男人。」陸小鳳:「我那裡還有個朋友在等
著我,肚子大大的,不但好玩極了,而且不說謊。小玉笑得彎下了腰:「原來你不但會說
謊,還會吹牛,世界上什麼樣的人都有,從來不說謊的人我倒還沒有見過。」陸小鳳:「你
若不信,為什麼不自己去看看?「小玉:「去就去,有什麼了不起,反正……」她抿嘴一
笑,又:「反正我又不怕你,是你怕我。」泉水依然在不停的流,他那小草棚也依然無恙,
這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小玉又笑得彎了腰:「這就是你的漂亮房子。」
陸小鳳:「這房子又涼快,又通風,你說有那點不好。」小玉:「好……好……好不要臉!
「陸小鳳大笑,拉著她的手走進去,大肚子的彌陀佛也依舊躺在那裡,笑口常開。小玉:
「這就是你的朋友!」陸小鳳:「你看他會不會說謊?「小玉只有承認。」不會』」陸小
鳳:「所以我也沒有說謊。「他彎了腰,拍了拍彌陀佛的肚子,笑:「好朋友,我就知道你
一定還在這裡等著我,你非但不會說謊,也不會出賣朋友。」彌陀佛笑嘻嘻的看著他,忽
然:「可是我會咬人。」聲音的確是從彌佛嘴裡說出來的,陸小鳳真吃了一驚。這彌陀佛幾
時變得會說話的?彌陀佛忽又歎了口氣:「不但會咬人,還會說謊。」陸小風忽然跳起來,
一下子抱起了這彌陀佛,又笑又跳。小玉吃驚的看著他,還以為他瘋了。陸小鳳的確快瘋
了,高興得瘋了。彌陀佛當然不會說話,只不過有個人躲在它肚子裡說話。陸小鳳聽得出這
個人的聲音。這個人竟是沙曼。沙曼的臉色還是蒼白的,雖然顯得比往昔憔悴,眼睛裡卻充
滿歡喜。陸小鳳癡癡的看著她,也不知過了多久,才問:「你怎麼會到這裡來的?「沙曼眨
了眨眼睛:「你能到我的家去,我為什麼不能到你的家來?」陸小鳳笑:「你當然能來,隨
時都能來,可是……「他心裡忽又打了個結:「今天你卻不該來的!』『沙曼:「為什
麼?」陸小鳳雖然想勉強笑笑,卻硬是笑不出:「今天豈非是你成親的日子?「沙曼卻笑了
笑:「我剛才豈非已告訴過你,我不但會咬人,還會說謊。」陸小鳳又傻了。小玉忍不住
笑:「現在我才明白了,為什麼你喜歡會說謊的女孩子,因為你喜歡曼姑娘。」她也眨了眨
眼:「現在你們可以真的彼此喜歡喜歡了,我卻得走了,再不走只怕就要被你們趕出去
了。」這小姑娘到真的很識相,真的說走就走,這次陸小鳳當然不會再留她。等她走了很
遠,沙曼才問:「真的彼此喜歡喜歡?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陸小鳳:「就是這個意思『」
他忽然撲過去,用力抱住了她,兩個人一起滾倒在柔軟的樹葉上。海風溫暖而潮濕,浪濤輕
拍著海洋,溫柔得就像是情人的呼吸。他們的呼吸卻並不像海風那麼輕柔。他們的呼吸很
短,很急,就彷彿他們的心跳一樣。你為什麼要說謊?為什麼要逼我走?—因為我要試試
你,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這些話他們都沒有問,也不必回答。這一切都不必解釋。
現在他們做的事,就是最好的解釋,在真心相愛的情人間,水遠沒有更好的解釋。海風還是
同樣輕柔,他們的呼吸也輕柔了。這小小的茅屋,就是他們的宮殿,在他們的宮殿中,只有
和平,只有愛。世上所有粗暴、邪惡的事,距離他們都彷彿已很遙遠,很遙遠。可是他們錯
了。就在這時,他們的宮殿愛的宮殿,忽然倒塌了下來,倒在他們身上。陸小鳳沒有動。沙
曼也沒有動。他們依舊緊緊的擁抱著,就像天塌下來,倒在他們身上,將他們壓得粉碎,他
們也不在乎。因為他們已得到他們這一生中最渴求的真情和真愛。他們已互相滿足在對方的
滿足中。他們甚至沒有聽見外面的聲音並沒有真的沒聽見,而是他們不願聽。這的確是他們
最不願聽到的聲音。對他們來說,世上幾乎已沒有任何一種聲音比牛肉湯的冷笑聲更難聽。
現在從外面傳來的,就正是牛肉湯的冷笑聲。牛肉湯不但在冷笑,而且在說話。她說的話比
她的冷笑聲更尖銳,更刺耳,她甚至還在拍手。」好,好極了,你們的武功如果有你們剛才
的動作一半好,一定沒有人能受得了!「陸小鳳終於歎了口氣,用一隻手撥開了壓在臉上的
草棚。牛肉湯正在上面看著他,目光中充滿了怨毒和妒忌。陸小鳳:「你好?」牛肉湯:
「我不好。「陸小鳳笑了:「這倒是實話,你這人的確不太好。」牛肉湯的冷笑忽然變成了
媚笑:「我只要你憑良心說一句話J」陸小鳳:「說什麼?「牛肉湯:「做這種事,究竟是
我好?還是她好?」陸小鳳:「你們不能比!「牛肉湯:「為什麼?」陸小鳳:「因為做這
種事的方法有兩種jU牛肉湯:「哪兩種?「陸小鳳:「一種是人,一種是野獸。」中肉湯
的媚笑又變成了冷笑。」人死了之後呢?」陸小鳳:「我記得有人說過,一萬個死人,也比
不上一條活母狗。」牛肉湯:「這一定是個聰明人說的話』「陸小鳳:「你是人?還是母
狗?也許我還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一件事!牛肉湯:「你知道什麼?」陸小鳳:「我只知道
我們現在還活著,至少現在還活著。牛肉湯:「還能活多久?「陸小鳳:「只能活一天,也
比你活一萬年好。」』中肉湯:「你錯了!」

    陸小鳳:「哦?「中肉湯:「也許你們還能活一天半!」

    陸小鳳:「哦?「陸小鳳:「這是個很大的海島!『陸小鳳:「哦。」牛肉湯:「據我
們估計,這島上至少有遼干七百多個可以躲藏的地方。」陸小鳳:「哦!」牛肉湯:「只要
你們能躲過十八個時辰,也許就可以活到一百八十歲。「她冷笑。」只可惜你們—定躲不過
的。』『陸小鳳:「為什麼?」牛肉湯:「因為你們就算是兩隻螞蟻,他也可以在半個時辰
中把你們找出來捏死。」陸小鳳:「是你?還是他?「牛肉湯:「他!陸小鳳:「他就是你
的九哥Jo牛肉湯:「當然是JU她的眼睛裡充滿了驕傲。」他甚至還願意先讓你們半個時
辰!陸小鳳:「怎麼讓?」牛肉湯:「從現在開始。這半個時辰裡他絕不追你們。」陸小
鳳:「絕不?「牛肉湯:「他說的話,每個字都像是釘子釘在牆裡,一個釘子—個眼!」陸
小鳳退。」這點我倒相信『「牛肉湯:「就算你不信,睡在你旁邊的人至少應該相信她的聲
音忽然又變得很溫柔。」因為她以前好像也睡在我九哥旁邊過!」陸小鳳並沒有難受。有了
—鐘完全可以互相信任的真情真愛,世上就已沒有什麼對以值得他們難受的事。可是如果你
說陸小鳳連—點都不生氣,那也不是真話。至少他的臉色已經有點變了牛肉湯在笑。陸小
鳳:「這就是你要來跟我說的話。」牛肉湯點頭。際小風:「現在找已經聽見了!牛肉湯:
「每個字都聽得很清楚』「陸小鳳:「每個字『」牛肉湯:「你想中想跟我打個賭?「陸小
鳳:「什麼賭?」牛肉湯:「我打賭,用不著三個時辰,九哥就可以找到你。」陸小鳳:
「然後就像螞蟻一樣把我捏死。「牛肉湯:「一點都不錯!」海風還是同樣輕柔,他們的呼
吸也還是同樣輕柔,可是他們的心情已不同。宮九的劍,宮九殺人的手段,沙曼當然比陸小
鳳知道得清楚。可是現在她心裡想的卻不是這件事。她在想剛才牛肉湯說的一句話。做這種
事,究竟是她好,還是我好?到了這種時候,她居然還在吃醋。其實這一點都不奇怪。無論
在什麼時候,你若想要—個女人的命都不是件太困難的事,可是你如果想要一個女人不吃
醋,那簡直是做夢。陸小鳳也有心事。他想的也不是宮九的劍,生死間的事,他一向都不太
在上人生他本來已應該死過很多次。沙曼忽然問。」你在想什麼?「陸小鳳:「在想你。」
沙曼:「想我?」陸小鳳:「想你是不是在吃醋!沙曼咬起嘴唇:「我為什麼要吃醋?「陸
小鳳:「因為你有吃醋的理由。」沙曼:「因為你真的跟她好過?」陸小鳳:「我跟很多女
孩子都好過,她只不過是其中之一而已,你……「他故意停住,沙曼立刻就替他接了下
去。」我也只不過是其中一個。」陸小鳳雖然並沒有一口承認,可是他連一點否認的意思都
沒有。沙曼看著他,瞪著他看了很久,道。」你為什麼不問我,是不是在一起過?」陸小
鳳:「我不必問。「沙曼:「因為你根本不在乎?」陸小鳳非但不否認,而且居然還點了點
頭。沙曼又瞪著他看了很久,忽然輕輕歎了口氣:「如果你以為我還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就
錯了。」陸小鳳:「我有什麼意思?「沙曼:「你是想故意把我氣走。」陸小鳳:「哦』」
沙曼:「你以為只要我離開了你,我就可以活到一百八十歲了『「這次陸小鳳既沒有承認,
也沒有否認。沙曼:「只可惜你忘了一點!他並沒有問,她已經接著說了下去。」一個女人
就算真的能活到一百八十歲,活著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意思了fU陸小鳳:「那至少總比再活
十八個時辰有意思些!」沙曼:「這是你的想法。」陸小鳳:「你怎麼想?「沙曼:「只要
能跟你在一起,就算只能再活一個時辰,我也心滿意足』」小風忽然跳起來,拉住她的手:
「我們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