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雷行動            


    天雷行動的計劃中,分四個步驟

    第一步是:選派人手,分配任務。
    第二步是:易容改扮,分批下山。
    第三步是:集合待命,準備出擊。
    第四步才是正式行動。

    現在開始進行的不過是第—步,進行的過程已令人膽戰心驚。

    大廳中氣氛的沉重和緊張已達到頂點,老刀把子才站起來。

    「這世上有很多人早就該死了,卻沒有人敢去治裁他們,有很多事早就該做了,
卻沒有人敢去做,現在我們就是要去對付這些人,去做這些事。」

    陸小鳳忽然發現這個人的確是個天生的首領,不但沉著冷靜,計劃周密,而且口
才極好,只用幾句話就已將這次行動解釋得很清楚。

    「我們的行動就像是天上的雷疆霹雷一樣,所以就叫做天雷行動。」

    廣闊的大廳中只能聽得到呼吸聲和心跳聲,每個人都在等著他說下去。

    老刀把子的聲音停頓了很久,就好像暴風雨前那片刻靜寂。又好像特地要讓大家
心裡有個準備,好聽那一聲石破天驚的雷霆霹雷。

    「我們第—次要對付的有七個人,「他又停頓了—下,才說出這七個人的名字,
「武當石雁,少林鐵肩,丐幫王十袋,長江水上飛,雁蕩高行空,巴山小顧道人,和
十二連環塢的鷹眼老七。」

    本已很靜寂的大廳,更死寂如墳墓,連呼吸心跳聲都已停止。

    陸小鳳雖然早知道他要做的是件大事,可是每聽他說出一個名字,還是難免吃
驚。

    過了很久,才有人開始擦汗,喝酒,還有幾個人竟悄悄躲到桌下去嘔吐。

    老刀把子的聲音卻更鎮定,「這次行動若成功,不但必能令天下轟動,江湖側
目,而且對大家都有好處。」

    他再次停頓,「我已將這次行動的每—個細節都計劃好,本該絕對有把握成功
的,只可惜每件事都難免有意外,所以這次行動還是難免有危險,所以我也不勉強任
何人參加。」

    他目光掃視,穿透竹笠,刀鋒般從每個人臉上掠過,「不願參加的人,現在就可
以站起來,我絕不勉強。」

    大廳中又是一陣靜寂,老刀把子又緩緩坐下,居然又添了半杯酒。

    陸小鳳也忍不住去拿酒杯,才發現自己的掌心已開始冒汗。

    直到這時,還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卻忽然有人問道:「不願去的人,以後是不是
還可以留在這裡?」

    老刀把子的回答很確定,「是的,隨便你留多久都行。」

    問話的人又遲疑片刻,終於慢慢的站起來,肚子也跟著凸出。

    陸小鳳忽然想起這個人是誰了,二十年前,江湖中曾經有四怪,—個奇胖,一個
奇瘦,一個奇高,一個奇矮。

    奇胖如豬的那個人就叫做朱非,倒過來念就成了「肥豬\可是認得他的人,都知
道他非但不是豬,而且十分精明能幹,跟他交過手的人,更不會認為他是豬,因為他
不但出手快,並且手也狠,—手地趟刀法「滿地開花八十—式\更是武林少見的絕
技。

    陸小鳳知道這個人一定就是朱非,卻想不到第一個站起來的人會是他。

    朱非並不是膽小怕死的人。

    「可是我不能去,「他有理由,「因為我太胖,目標太明顯,隨便我怎麼樣易容
改扮,別人還是一眼就可以認出我這理由很不錯。

    甚至連老刀把子都不能不承認,卻又不禁覺得很惋惜。

    朱非的地趟功夫,江湖中至今無人能及,這種人才老刀把子顯然很需要。

    可是他只不過輕輕歎了口氣,並沒有說什麼。

    所以別的人也有膽子站起來有了第—個,當然就會有第二個,然後就越來越多。

    老刀把子一直冷冷的看著,不動聲色,直到第十三個人站起來,他才聳然動容。

    這個人才相貌平凡,表情呆板,看來並不起眼。

    可是一個人若能今老刀把子聳然動容,當然絕不會是個平凡的人物。

    老刀把子道:「你也不去?」

    這人面上毫無表情,淡淡道:「你說不去的人站起來,我已站起來。」

    老刀把子道:「你為什麼不去?」

    這人道:「因為我的水靠和魚刺全不見了。」

    這句話說出來,陸小鳳也不禁聳然動容,他實在想不到這個平凡呆板的人,就是
昔年南海群劍中,名聲僅次於白雲城主的六位島主之一。

    這個人竟是飛魚島主於還!

    在陸上,白雲城定是名動天下的劍客,在水裡,他卻絕對比不上於還。

    老刀把子的這次任務,顯然也很需要一個水性精熟的只聽「波」的—聲,他手裡
的酒杯突然碎了,粉碎。

    也就在這時,一聲慘呼聲起,坐在杜鐵心身旁的一個人剛站起來,又倒下去,整
個人撲倒在桌上,壓碎了一片杯盞,酒汁四溢。

    然後大家就看見—股鮮皿隨著酒汁溢出,染紅了桌布。

    杜鐵心手裡的一雙筷子也早已變成紅的,當然也是被鮮皿染紅的。

    於還霍然回頭,「你殺了他?」

    杜鐵心承認,「這還是我第一次用筷子殺人。」

    於還道:「你為什麼殺他?」

    杜鐵心道:「因為他知道的秘密已太多,他活著,我們就可能會死。

    他用沾著血的筷子夾了塊干貝,慢慢咀嚼,連眼睛都沒有眨。

    「辣手無情」杜鐵心,本來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

    於還盯著他,緩緩道:「他知道多少秘密,我也同樣知道,你是不是也要殺了
我。」

    杜鐵心冷冷道:「是的qu他還是連眼睛都沒有眨,「不去的人,一個都休想活著
走出這屋子。」

    於還的臉色變了,還沒有開口,已有人搶著道:「這句話著是老刀把子說的,我
也認命了可是你……」

    他沒有說下去,因為旁邊已忽然有根筷子飛來,從他左耳穿進,有耳容出。

    那個沒有牙的老婆婆手裡的筷子已只剩下—根,正在歎著氣喃喃自語,「雙木橋
好走,獨木橋難行,看來我只好用手抓著吃了。」

    她果然用手抓起塊排骨來,用僅有的兩個牙齒啃得津津有味。

    「嘩啦啦」—『聲響,那耳朵裡穿著筷子的人也倒了下去,壓碎了一片碗盞。

    本來站著的人已有幾個想偷坐下。

    杜鐵心冷冷道:「已經站起來的,就不許坐下qo朱非忍不住道:「這是誰的意
思?」

    杜鐵心道:「是我們大家的意思。」

    朱非遲疑著,終於勉強笑道:「其實我並不是不想去,只可惜我太胖了,若是要
我去,除非把我像麵條一樣搓細點。」

    杜鐵心道:「好搓他!

    那個圓臉大頭的小矮子忽然跳起來,大聲道:「我來搓。」

    他的頭大如斗,身子卻又細又小,站著的時候,就像是半截筆筷上插著個圓柿
子,實在很滑稽可笑。

    朱非卻笑不出,連臉色都變了,這個人站在他面前就像是個孩子,他卻對這個人
怕得要命。

    看看他臉上的驚懼之色,再看看這個人的頭,陸小鳳的臉色也變了。

    難道這個人就是西極群鬼中,最心黑手辣的「大頭鬼王」

    司空鬥。

    他沒有看錯,朱非果然已喊出了這名字,「司空鬥,這件事與你無關,你想幹什
麼?」

    司空斗道:「我想搓你。」

    他手裡也有雙筷子,用兩隻手夾在手裡,就好像是已將這雙筷子當作了朱非,用
力磋了幾搓,掌心忽然…股粉末白雪般落下來。

    等他攤開手掌,筷子已不見了,他竟用一雙孩子般的小手,將這雙可以當作利劍
殺的筷子,搓成了一堆粉末。

    朱非的臉巳扔曲,整個人都彷彿軟了,癱在椅子上,可是等到司空斗作勢撲起
時,他忽然往桌下一鑽,雙肘膝蓋一起用力,眨眼間已鑽過了七八張桌子,動作之敏
捷靈巧,無法形容。

    只可惜桌子並不是張張都連接著的,司空斗已廷身而起,十指箕張,看準了他一
從桌下鑽出,立刻凌空下擊。

    誰知朱非的動作更快,右肘一挺,又鑽入了對面的桌下。只聽「卜」的聲,司空
斗十指已洞穿桌面,等他的手拔出來,桌上就多了十個洞。

    朱非索性賴在桌下不出來了,司空斗右臂一掃,桌上的碗盞全被掃落,湯汁酒菜
就灑在一個人身上,一個安靜沉默的黑衣老人。

    司空半反手—掌,正想將桌子震散,突聽—個人道:「等等一雙筷子伸了過來,
尖端朝上,指著他的脈門,司空斗這一掌若是拍下去,這隻手就休想再動了。

    幸好他反應還算快,立刻硬生生挫佐了掌勢。

    四個黑衣老者還是安安靜靜的坐在那裡,冷冷的看著他。

    司空斗好像直到現在才看見他們,剛開大嘴一笑,道:「能不能勞駕四位把桌子
下那條肥豬踢出來?」

    身上濺了酒汁的黑衣老者冷冷道:「不能。」

    司空斗道:「你想護著他?」

    黑衣老者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司空斗道:「誰犯了你?」

    黑衣老者道:「你。」

    司空斗不笑了,「犯了你又怎麼樣?」

    黑衣老者道:「人若是犯我,就不是人。」

    司空斗道:「誰不是人?」

    黑衣老者道:「你。」

    司空斗道:「我本就不是人,是鬼。」

    黑衣老者道:「也不是鬼,是畜生。」

    他冷冷的接著道:「我不殺人,只殺畜生,殺一兩個畜生,不能算開殺戒。」

    司空斗雙拳一握,全身的骨節都響了起來,圓盆般的臉已變成鐵青色。

    老刀把子忽然道:「這個人我還有用,吳先生放他一馬如何?」

    黑衣老者沉吟著,終於點頭,道:「好,我只要他…只手。」

    司空斗又笑了,大笑,笑聲如鬼哭。

    他左手練的是白骨爪,右手練的是黑鬼爪,每隻手上都予少有二十年苦練的功
力,要他的—只手,等於要他的半條命。

    黑衣老者道:「我就要你的左手。」

    司空斗道:「好,我給你。」

    「你」字出口,雙爪齊出,一隻手已變得雪白,另一隻手卻變成漆黑。

    他已將二十年的功力全都使了出來,只要被他指尖一觸,就算是石人也得多出十
個洞。

    黑衣老者還足端絕不動,只歎了口氣,長袖流雲般捲出。

    只聽「格」的—響,如鋤斷蘿蔔,接著又是一聲慘呼。

    司空斗的人已飛了出去,撞上牆壁,滑下來就不能動了,雙手鮮血淋漓,十指都
已鋤斷。

    黑衣老者歎了口氣,道:「我本來只想要他一隻手的。」

    另一白髮老者冷冷道:「只要一隻手,用不著使出七成力。

    黑衣老者道:「我已有多年未出手,力量已捏不準了,我也高估了他oo白了老者
道:「所以你錯了,畜生也是一條命,你還是開了殺戒。」

    黑衣老者道:「是,我錯了,我佛慈悲qo四個人同時雙手合十,口誦佛號,慢慢
的站了起來,面對老刀把子,「我等先告退,面壁思過三日,以謝莊主。」

    老刀把子居然也站起來,道:「是他自尋死路,先生何必自責?」

    黑衣老者道:「莊主如有差遣,我等必來效命。」

    老刀把子彷彿鬆了口氣,立刻拱手道:「請。」

    黑衣老者道:「請。」

    四個人同時走出去,步履安詳緩慢,走到陸小鳳面前,忽然停下。

    白髮老者忽然問道:「陸公子近來可曾見到苦瓜上人?」

    陸小鳳道:「去年見過幾次。」

    白髮老者道:「上人妙手烹調,做出的索齋天下第一,陸公子的口福想必不
淺。…陸小鳳笑道:「是的。」

    白髮老者道:「那麼他的身子想必還健碩如前。」

    陸小鳳道:「是的oo白髮老者雙手合十,道:「我佛慈悲,天祐善人……」

    四個人又同時口誦佛號,慢慢的走了出去,步履還是那麼安詳平穩。

    陸小鳳的手腳卻已冰冷。

    他終於想出這四個人的來歷,看到老刀把子對他們的恭敬神情,看到那一手流雲
飛袖的威力,看到他們佛家禮數,他才想起來的。

    他以前一直想不出,只因為他們已蓄了頭髮,易了僧衣,他當然不會想到他們是
出家的和尚,更想不到他們就是少林寺的五羅漢。

    五羅漢本是嫡親的兄弟,同時削髮為僧,投入少林,現在只剩下四個人,只因為
大哥無龍羅漢已死了。

    他們在少年時就已縱橫江湖,殺人無算,人稱,「龍、虎、獅、象、豹」五惡
獸,每個人的—雙手上都沾滿血腥。

    可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惡名矚彰的五惡獸,從此變成了少林寺的五羅漢,無
龍、無虎、無獅、無象、無豹,只有—片佛心。

    無龍有護法長老的身份,卻不知為了什麼,—夕忽然大醉,翻倒燭台,幾乎將少
林的中心重地藏經閣,燒成一片平地。

    掌門方丈震怒之下,除了罰他面壁十年久,還責打了二十戒棍,無龍受辱,含恨
而死,手足連心,剩下的四羅漢的佛心全都化作殺機,竟不惜蹈犯天條,去刺殺掌
門。

    江湖中人只知道他們那—次行刺並未得手,卻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生死下落,更沒
有人知道早已洗心革面的天龍羅漢,怎麼會忽然大醉的?

    這件事也已成了武林中的疑案之一,正如誰也不知道石鶴怎麼會被逐出武當的。

    可是陸小鳳現在卻已知道,無龍的大醉,必定和苦瓜和尚有關—要吃苦瓜和尚那
天下無雙的素席,總是難免要喝幾杯的。

    他們剛才再三探問苦瓜和尚的安好,想必就是希望他還活著,他們才好去親手復
仇。

    剛才無豹乍一出手,就令人骨折命斃,可見他的心中怨毒已積了多深。

    他們最恨的卻還不是苦瓜,而是少林,就正如石鶴恨武當,高濤恨鳳尾幫一樣。

    巴山礦藏極豐,而且據說還有金砂,顧飛雲當然想將顧家道觀的產業,從他的堂
弟小顧道人手中奪回來。

    海奇闊在海上已能立足,當然想從水上飛手時奪取長江水面上的霸業。

    杜鐵心與丐幫仇深如海,那紫面長鬃的老者,很可能就是昔年和高行空爭奪雁蕩
門戶的「百勝刀王」關天武。

    老刀把子這一次行動,正好將他們的冤家對頭一網打盡,他們當然會全力以赴。

    可是這些人大都已是『派宗主的身份,平日很難相聚,他們的門戶所在地,距離
又很遠,怎麼能在一次行動中就將他們一網打盡。

    老刀把子已經在解釋,「四月十二是已故去的武當掌門梅真人的忌日,也是石雁
接掌門戶的十週年慶典,據說他還要在這一天,立下繼承武當道統的掌門弟子。」

    他冷笑著,接著道:「到了那一天,武當山當然是冠蓋雲集,熱鬧得很,鐵肩和
王十袋那些人,也一定都是會中的貴兵。

    「我們是不是已決定在哪一天動手?」這句話陸小鳳本來也想問的,杜鐵心卻搶先
問了出來。

    老刀把子點點頭,道:「所以我們一定要在四月十二日之前,就趕到武當去。」

    可是他們這些人若是同時行動,用不著走出這片山區,就一定已轟動武林。

    這次行動絕對機密,絕不能打草驚蛇。

    「所以我們不但要分批去,而且每個人都要經過易容改扮。」

    這些事老刀把子也早已有了極周密的計劃。

    管家婆道:「行動的細節,由我為各位安排,完全用不著各位操心oU老刀把子
道:「我可以保證,負責為各位易容改扮的,絕對是天下無雙的好手,雖不能將各位
脫胎換骨,改造成另外一個人,卻絕對可以讓別的人看不出各位的本來面目。」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怎麼樣將兵刃帶上山去?」

    沒有人能帶兵刃上武當山,所有的武器都要留在解劍池旁的解劍巖上。

    老刀把子道:「但是我也可以保證,在那天晚上出手之前,每個人都可以到雪隱
去找到一件自己趁手的兵刃。」

    婁老太太剛啃完一條雞腿,就搶著問,「雪隱在哪裡?」

    老刀把子笑道:「雪隱就是隱所,也就是廁所的意思。」

    婁老太太又問,「明明是廁所,為什麼偏偏要叫雪隱?」

    老刀把子道:「這是方外人用的名詞,它的來歷有兩種說法oD「雪」就是雪塞山
的明覺撣師,「隱」是杭州的靈隱寺,因為雪塞曾經在靈隱寺司廁職,所以寺剎即以
雪隱稱壩u。

    因為福州的神僧雪峰義存,是在打掃隱所中獲得大悟的,故有此名。

    婁老太太不想再問,管家婆已送了盤燒雞過去,讓她用雞腿塞伎她自己的嘴。

    要怎麼樣才能塞住於還那些人的嘴?他們知道的秘密豈非已太多了!

    這些人的臉上已全無血色,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處理這種事通常只有一種法子!

    只有死人才不會洩露秘密。

    要想在死中求活,通常也只有一種法子,「你要殺我滅口,我就先殺了你!」

    於還突然躍起,就像是條躍出水面的飛魚。

    他的飛魚刺有五對,葉靈只偷了四對,剩下的一對就在他衣袖裡,現在已化作了
兩道閃電,直打老刀把子。

    老刀把子沒有動,他身後的石鶴卻動了,七星皮鞘中的長劍已化作飛虹。

    飛虹迎上了閃電,「叮、叮」兩聲響,閃電突然斷了,兩截銅刺半空中落了下
來,飛虹也已不見,劍光已刺人於還的胸膛。

    他看看手裡剩下兩截飛魚刺,再看看從前胸直刺而人的劍鋒,然後才拾起頭,看
著面前這個沒有劍的人,好像還能相信這是真的。

    石鶴也在冷冷的看著他,忽然問道:「我這一劍比時孤城的天外飛仙如何?」

    於還咬著牙,連一個宇都沒有說,扭曲的嘴角卻露出種譏嘲的笑意,彷彿在說:
「葉孤城已死了,你就算比他強又如何?」

    石鶴懂得他的意思,握劍的手突然轉動,劍鋒也跟著轉觀。

    於還的臉立刻扭曲,忽然大吼—聲,撲了上來,一股鮮血噴出,劍鋒已穿胸而
過。

    陸小鳳不忍再看,已經站起來的,還有幾個沒有倒下,他不能看著他們一個個死
在眼前。

    他悄悄的站起來,悄悄的走了出去。

    霧又濕又冷,他深深的吸入了一口,將冷霧留在胸膛裡他必須冷靜。

    「你不喜歡殺人?」

    這是老刀把子的聲音,老刀把子也跟著他走了出來,也在呼吸著這冷而潮濕的霧
氣。

    陸小鳳淡淡道:「我喜歡喝酒,可是看別人喝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沒有回頭去看老刀把子,但是他聽得老刀把子聲音裡帶著笑意,顯然對他的回
答覺得很滿意。

    老刀把子正在說,「我也不喜歡看,無論什麼事,自己動手去做總比較有趣
些。」

    陸小鳳沉默著,忽然笑了笑,道:「有些事你卻好像並不喜歡自己動手。

    老刀把子道:「哦?」

    陸小鳳道:「你知道葉靈偷了於還的水靠和飛魚刺,你也知道她去幹什麼,但你
卻沒有阻止aU老刀把子承認,「我沒有。」

    陸小鳳道:「你不讓我去救葉雪,你自己也不去,為什麼讓她去?」

    老刀把子道:「因為我知道葉凌風絕不會傷害她的。」

    陸小鳳道:「你能確定。」

    老刀把子點點頭,聲音忽然變得嘶啞:「因為她才是葉凌風親生的女兒?」

    陸小鳳又深深吸了口氣,好像完全沒有注意到他聲音裡露出痛苦和仇恨,「還有
—件事,你好像也不準備自己動手。

    老刀把子在等著他說卜去。

    陸小鳳道:「你是不是要石鶴去對付武當石雁,虎豹兄弟們對付少林鐵肩?」

    老刀把子道:「那是他們自己的仇恨,他們本就要自己去解決。」

    陸,「卜風道:「杜鐵心能對付王寸『袋?」

    老刃把子道:「這些年來,他武功已有精進,何況還有婁老太太做他的後手。」

    陸小鳳道:「小顧道人應該不是表哥的對手,水上飛對海奇闊你買誰贏?」

    老刀把子道:「長江是個肥地盤,水上飛已肥得快飛不動了,無論是在陸上還是
在水裡,我都可以用十對一的盤口,賭海奇闊贏。」

    陸小鳳道:「可是關天武紉已敗在高行空手下三次。」

    老刀把子道:「那二次都有人在暗中助了高行空一臂之力陸小鳳道:「是什麼
人?」

    老刀把子冷笑道:「,高行空縱橫長江,武當掌門的忌日,干他什麼事?他為什麼
要巴巴的趕去?」

    難道是武當弟子在暗中出手的?

    雁蕩的門戶之爭,武當弟子為什麼要去多管閒事?

    陸小鳳並不想問得太多,又道:「那麼現在剩下的就只有鷹眼老七了,就算管家
婆管不住他,再加上一個花魁就足足有餘ao老刀把子道:「花魁還有別的任務,高濤
也用不著幫手。

    陸小鳳道:「所以主要的七個人都已有人對付,而且都已十拿九穩。」

    老刀把子道:「卜拿九穩。」

    陸小鳳笑了笑,道:「那末你準備要我幹什麼?去對付那些掃地洗腕防災工道
人?」

    老刀把子道:「我要你做的事,才是這次行動的成敗關鍵。」

    陸小鳳道:「什麼事?」

    老刀把子也笑了笑,道:「現在你知道得已夠多了,別的事到了四月十二的晚
上,我再告訴你。」

    他拍了拍陸小鳳的肩「所以今天晚上你不妨輕鬆輕鬆,甚至可以大醉一場,因為
你明天可以整整睡上一天。」

    陸小鳳道:「我要等到後天才下山?」

    老刀把子道:「你是最後一批下山的。」

    陸小鳳道:「我那批人裡面還有誰?」

    老刀把子道:「管家婆,婁老太太,表哥,鉤子,和柳青青。

    他又笑了笑,道:好戲總是要等到最後才登場的,你們當然要留在最後。」

    陸小鳳淡淡道:「何況有他們跟著我,我至少不會半途死在別人手裡。」

    老刀把子的笑聲更愉快,道:「你放心,就算你在路上遇見了西門吹雪,他也絕
對認不出你aU陸小鳳道:「因為要為我易容改扮的那個人,是天下無雙的妙手。」

    老刀把子笑道:「一個人若能將自己扮成一條狗,你對他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他說的是犬郎君。

    犬郎君的任務就是將每個人的容貌都改變得讓別人認不出來。

    任務完成了之後呢?

    我只不過要你走的時候帶我走。

    陸小鳳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當然也已看出自己的危機。

    老刀把子仰面向天,長長吐出口氣,耕耘的時候已過去,現在只等著收穫,他仿
佛已能看見果實從枝頭長出來。

    一棵棵果實,就是—棵棵頭顱。

    陸小鳳忽然轉臉看著他,道:「你呢?所有的事都有人做了,你自己準備做什
麼?」

    老刀把子道:「我是債主,我正準備等著你們去替我把帳收回來qH陸小鳳道:
「武當欠了石鶴一筆帳,少林欠了虎豹兄弟,誰欠你的?」

    老刀把子道:「每個人都欠我的。」

    不會掉。」

    陸小鳳道:「人皮面具?你真的用人皮做面具?」

    犬郎君道:「一定要用人皮做的面具粘在臉上,才能完全改變—個人臉上的輪
廓,而且每一張人皮面具都要先依照那個人的臉打好樣子。」

    他忽然對陸小鳳笑了笑,道:「我也已照你的臉形做好—6長。」

    陸小鳳苦著臉道:「也是人皮的?」

    犬郎君道:「貨真價實的人皮ao陸小鳳道:「你一共做廠多少張?」

    犬郎君道:「二十一張。」

    他又補充著道:「除了老刀把子外,每個人都有一張。」

    老刀把子為什麼不必易容改扮?難道他到了武當還能戴著那簍子般的竹籤?

    陸小鳳道:「這些人經過易容後,臉ll是不是還留著一點特殊的標誌?」

    犬郎君道:「一點都沒有。」

    陸小鳳道:「如果大家彼此都不認得,豈非難免會殺錯人」p』犬郎君道:「絕不
會。」

    陸小鳳道:「為什麼?」

    犬郎君道:「因為每一批下山的人任務都不同,有的專對付武當道士,有的專對
付少林和尚,只要這組人能記住彼此間易容後的樣子,就不會殺到自己人身上來了aU
陸小鳳沉吟著,忽然壓低聲音,道:「你能不能在每批人臉上都留一點特別的記號中
譬如說,一點麻子,或者是—顆至。

    犬郎君看著他,眼睛裡帶著種奇怪的表情,過了很久才悄悄的問,「你有把握能
帶我一起走?」

    陸小鳳道:「我有把握。」

    犬郎君吐出口氣,道:「你答應了我,我當然也答應你。」

    陸小鳳道:「你準備怎麼做?」

    犬郎君眨了眨眼,道:「現在我還沒有想出來,等我們一起走的時候,我再告訴
你。」

    這裡每個人好像都跟老刀把子一樣,除了自己外,絕不信任何人。

    有時他們甚至連自己都不信任。

    犬郎君忽又問道:「花寡婦是不是跟你一批走?」

    陸小鳳道:「大概是的ao犬郎君道:「你想讓她變成什麼樣子?是又老又醜?還是
年青漂亮?」

    陸小鳳道:「越老越好,越醜越好。」

    犬郎君道:「為什麼?」

    陸小鳳道:「因為沒有人相信陸小鳳會跟一個又老又醜的女人在—起的,所以也
沒有人會相信我就是陸小鳳ao犬郎君道:「所以她越老越醜,你就越安全,不但別人
認不出你,你自己也可以不動心。」

    他眨著眼笑道:「這幾天你的確要保持體力,若是跟—個年青漂亮的寡婦在一
起,要保持體力就很不容易了。」

    陸小鳳看著他,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毛病是什麼?」

    犬郎君搖搖頭。

    陸小鳳道:「你的毛病就是太多嘴。」

    犬郎君賠笑道:「只要你帶我走,這一路上我保證連一個字都不說ao陸小鳳道:
「就算你想說,我也有法子讓你說不出來。」

    犬郎君忍不住問,「你有什麼法子?」

    陸小鳳道:「我是個告老歸田的京官,不但帶著好幾個跟班隨從,還帶著一長狗
qD他微笑著,又道:「你就是那條狗,狗嘴裡當然是說不出人話來的oo犬郎君瞪著他
看了半天,終於苦笑,道:「不錯,我就是那條狗,只求你千萬不要忘記,我這條狗
只能吃肉,不啃骨頭,,陸小鳳笑道:「可是你最好也不要忘記,不聽話的狗非但要
啃骨頭,有時還要吃屎。」

    他大笑著走出去,忽又回頭道:「葉雪和葉靈本來應該是在第幾批走的?」

    犬郎君道:「我也不知道,老刀把子給我的名單上,本來沒有她們姐妹的名
字。」

    夜更深。

    陸小鳳在冷霧中坐下來,心裡在交戰一現在是到沼澤中去找她們姐妹?還是去大醉
一場?

    他的選擇是大醉一場。

    就算不去找她們,也不是一定要醉的,但他醉了,爛醉如泥6他為什麼一定要
醉?

    難道他心裡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苦衷?

    四月初三,下午,晴多霧。

    陸小鳳醒來時,只覺得頭疼如裂,滿嘴發苦,而且情緒十分低落,就好像大病了
一場。

    他醒了很久才睜開眼,一睜開眼就幾乎跳了起來。

    婁老太太怎麼會坐到他床頭來的?而且還一直在盯著他?

    他揉了揉眼睛,才看出這個正坐在他床頭啃蠶豆的老太婆並不是婁老太太,可是
他絕不會比婁老太太年青多少。

    「你是誰?」

    他忍不住要問,這老太太的回答又讓他吃了一驚。

    「我是你老婆。」老太太剛開乾癟了的嘴冷笑,「我嫁給你已整整五十年了,現
在你想不認我做老婆也不行了。」

    陸小鳳吃驚的看著她,忽然大笑,笑得在床上直打滾。

    這老太大竟是柳青青,他還聽得出她的聲音。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

    「因為那個王八蛋活見了鬼,我想要年青一點,他都不答應。

    柳青青用力咬著蠶豆,恨恨道:「現在我變成了這個樣了,你是不是很高興?」

    陸小鳳故意眨了眨眼睛,道:「我為什麼要高興?」

    柳青青道:「因為你本來就希望我越老越好,越醜越好,因為你本來就一直在逃
避我,好像生怕我活活的把你吞了下陸小鳳還是裝不懂,「我為什麼要逃避你?」

    柳青青道:「你若不是在逃避我,為什麼每天都喝得像死人—樣?」

    她冷笑著,又道:「其實我也知道你不敢碰我,可是我又有點奇怪,要你每天晚
上跟我這麼樣一個老太婆睡覺,你怎麼受得了。」

    陸小鳳坐了起來,道:「我為什麼要每天晚上跟你睡覺?」

    柳青青道:「因為你是個告老歸田的京官,我就是你老婆,而且是個出名的醋罈
子。」

    陸小鳳說不出話來了。

    柳青青道:「我還有個好消息告訴你,我們的兒子也一直都跟在我們身邊的。」

    陸小鳳又吃了一驚,「我們的兒子是誰?」

    柳青青道:「是表哥。」

    陸小鳳忽然倒了下去,直挺挺的倒在床上,連動都不會動!

    柳青青天笑,忽然撲在他身上,吃吃的笑道:「我的人雖老,心卻不老,我還是
每天都要的,你想裝死都不行。」

    陸小鳳苦笑道:「我絕不裝死,可是你若要我每天跟你這麼樣一個老太婆做那件
事,我就真的要死了。」

    柳青青笑道:「你可以閉起眼睛來,拚命去想我以前的樣她已笑得喘不過氣,
「何況你們男人不是常常喜歡說,只要閉起眼睛來,天下的女人就都是一樣的。」

    現在陸小鳳總算明白自作自受是什麼意思了。

    這個洞本來是他自己要挖的,現在一頭栽進去的,偏偏就是他自己。

    犬郎君來的時候,柳青青還在喘息。

    看著一個老掉了牙的老太太,少女般躺在一個年青的男人身旁喘息,如果還能忍
得住不笑出來,這個人的本事一定不小。

    犬郎君的本事就不小。

    他居然沒有笑出來,居然能裝作沒看見,可是等到陸小風站起來,他卻忽然向陸
小鳳擠了擠眼睛,好像在問:「怎麼樣?」

    陸小鳳簡直恨不得將他這雙眼珠子挖出來,送給柳青青當蠶豆吃。

    幸好他還沒有動手,門外已有個比柳青青和婁老太大加起來都老的老太婆伸進頭
來,賠著笑道:「老爺和太太最好趕緊準備,我們天一亮就動身。」

    這個人當然就是管家婆。

    又有誰能想得到,昔年不可一世的風尾幫內三堂的高堂主,竟會變成這副樣子?

    陸小鳳又覺得比較愉快了,忽然大聲道:「我那寶貝兒子呢?快叫他進來給老天請
安。」

    看起來好像又年青了二十歲的表哥,只好愁眉苦臉的走進來。

    陸小鳳板著臉道:「在京裡做官的人,家規總是比較嚴的,就算在路上,也馬虎
不得,所以你以後每天都要來跟我磕頭請安,你知不知道?」表哥只有點頭。

    陸小鳳道:「既然知道,還不趕緊跪下來磕頭?」

    看著表哥真的跪下去,陸小鳳的心情更好了,不管怎麼樣,做老子總比做兒子愉
快很多。

    這一路上他當然也不會寂寞,除了老婆外,他還有個兒子,有個管家,有個管家
婆。

    他甚至還有一條狗。

    「不能帶這條狗去!」

    海奇闊斷腕上的鉤子已卸下來,光禿禿的手腕在沒有用衣油掩蓋著的時候,顯得
笨拙而滑稽。

    他的表情卻很嚴肅,態度更堅決,「我們絕不能帶他去。」

    陸小鳳道:「這也是老刀把子的命令?」

    海奇闊道:「當然是。」

    陸小鳳道:「你們是不是準備殺了他?」

    海奇闊道:「是。」

    現在犬郎君的任務巴結束,他們巴用不著對他有所顧忌。

    陸小鳳道:「誰動手殺了他?」

    海奇闊道:「我。」

    陸小鳳道:「你不用鉤子也可以殺人?」

    海奇闊道:「隨時都可以。」

    陸小鳳道:「好,那麼你現在就先過來殺了我吧。」

    海奇闊臉色變了,「你這是什麼意思?」

    陸小鳳淡淡道:「我的意思很簡單,他去,我就去,他死,我就死。」

    他當然不能死。

    海奇闊看看表哥,表哥看看管家婆,管家婆看看柳青青,柳青青看看犬郎君,忽
然問道:「你是公狗?還是母狗?」

    犬郎君道:「是公的。」

    柳青青道:「有些狗晚上喜歡睡在主人的床旁邊,你呢?」

    犬郎君道:「我喜歡睡在門口,而且一睡著就像死狗—樣,什麼都聽不見。」

    柳青青笑了,「只要不是母狗,隨便他想帶多少條去,我都不反對。」

    陸小鳳道:「有沒有人反對的?」

    海奇闊歎了口氣,道:「沒有。」

    管家婆立刻道:「半個人都沒有。」

    陸小鳳看著表哥,「你呢?」

    表哥笑了笑,道:「我是個孝子,我比狗還聽話十倍。」

    所以我們的陸大老爺就帶著四個人和一條狗,浩浩蕩蕩的走出了幽靈山莊。

    這已是他第二次離開這地方,他知道自己這一次是絕不會再回來了。

以上由王家鋪子獨家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