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垂青            

    幽秘寧靜的綠色山谷,完美無暇的處女軀體,溫柔如水波的眼波……

    陸小鳳盡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再去想,但是他自己已知道這些回憶必將水留他心
底。

    他走得很快,走了很遠,本該已走回那條小路了,可是他停下來的時候,卻發現入
山已更深。

    然後他立刻又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他又迷了路。

    更可怕的是,四面的霧又漸濃,甚至比幽靈山莊那邊更濃,無論眼力多好的人,都
很難看得到兩丈外去,而且無論從哪個方向走,都可能離山莊更遠。

    陸小鳳卻還是要試試,他絕不是那種能坐下來等雲開霧散的人。

    又走了很遠,還是找不到路,在這陌生的山林,要命的濃霧中,要走到什麼時候才
能走上歸途?正在他開始覺得飢餓疲倦,開始擔心的時候,他忽然嗅到了一股救命的香
氣。

    香氣雖然極淡,可是他立刻就能分辨出來那是烤野兔的味道。

    遠在童年時,他就已是個能幹的獵人,長大後對野味的興趣也一直都很濃厚。

    兔子絕不會自己烤自己的,烤兔子的地方當然一定有人,附近唯一有人佐的地方就
是幽靈山莊。

    他嚥下口口水,雖然覺得更餓,心神卻振奮了起來,孵住呼吸片刻,再深深吸了口
氣,立刻就判斷出香氣是從偏西方傳來的。

    他的判斷顯然正確,因為走出一段路後,香氣已越來越濃。

    前面的山勢彷彿更險,地勢卻彷彿在住下陷落。烤兔子的香氣裡彷彿混合了一種沼
澤中獨有的腐朽惡臭。

    就算這裡有人,這地方也絕不是幽靈山莊。

    陸小鳳的心又沉了下去,是什麼樣的人會住在這種地方?他簡直無法想像。

    就在這時,前面忽然響起一種怪異的聲音,他加緊腳步趕過去,就看見濃霧中出現
了一條條怪異的影子。

    他看得出那絕不是人的影子,卻又偏偏不像是野獸,他甚至無法形容這影子的形
狀。

    可是他一看見這影子,心裡立刻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恐懼和噁心,幾乎忍不住要嘔
吐。

    對面的影子似乎也在不安的扭動著,等到陸小鳳鼓起勇氣衝過去時,這影子又忽然
消失,徹底消失,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

    陸小鳳竟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站在那裡怔了很久,忽然感覺到風中還有種燒
焦了木炭的味道。

    這裡一定就是烤兔子的地方!

    他相信自己的判斷一定正確無誤,可是附近偏偏又沒有一點痕跡留下。

    如果是別人,一定早已走過去,甚至已逃走。

    但是他絕不放棄。

    他先將這地方十丈方圓用一根看不見的繩子圍住,然後就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地上的泥土落葉者正是接近沼澤地區的徵象。

    只有一塊地特別乾燥,上面的落葉顯然是剛移過來的。

    他伏下身,扒開落葉,像獵犬般用鼻子去嗅泥土,甚至還撮起一點泥土來嘗了嘗。

    泥中果然有燒炭的味道,彷彿還混合著野兔身上的油脂。

    他再往下挖掘,就找到了一些枯枝,幾根啃過的碎骨頭,一根用樹枝做成的烤叉,
叉上還帶著塊吃剩下的兔肉,皮毛削得很乾淨。

    只有人的手,才能做得出這種烤叉,只有人的牙齒,才會將骨頭啃得這麼乾淨,而
且也只有人是熟食的動物。

    這地方一定有人。

    這個人不但有一雙很靈敏的手,而且做事極仔細,若不是陸小鳳,任何人都很難找
得出一點他曾經在這裡烤過的痕跡。

    這個人是誰?為什麼會到這裡來?是不是也在逃避別人的追蹤?

    剛才那極曲而怪異的影子又是個什麼東西?

    陸小鳳完全想不通,就因為想不通,所以更好奇。

    現在對他說來,能不能找到歸路已變成不太重要了,因為他已決心要找出這些問題
的答案。

    答案—定就在這附近,可是附近偏偏又沒有任何足跡。

    陸小鳳坐下來,先將那塊兔肉上的泥土擦乾淨,再撕成一條條的,慢慢咀嚼。

    沒有鹽,已經被燒焦,又被埋在士裡的兔肉,吃起來不但淡而無味,簡直無法下
咽。

    可是他勉強自己全都吃下去。

    無論要做什麼事,都得要有體力,飢餓卻是它的致命傷。

    肚子裡有了東西後,果然就舒服些了,他躺下來,準備在這柔軟的落葉上小愁片刻
再開始搜索,他當然絕對想不到,這一躺下去,就幾乎永遠站不起來。

    煙一般的濃霧在木時間浮動,陸小鳳剛躺下去,立刻就覺得這些煙霧遙遠得就像是
天上的浮雲,所有的一切也都距離他越來越遠。

    他整個人就像是忽然沉入了一個又軟又甜蜜的無底深洞裡,世界上每件事都彷彿變
得遙遠了,變得美麗了,最重要的事也變得無足輕重,所有的痛苦都已得到解脫。

    這種輕鬆而甜美的感覺,正是每個人都在尋求的,可是陸小鳳卻覺得有種說不出的
恐懼。

    他知道自己絕不會有這種感覺,也不該有,他身負重損,他的把子絕不能在這時放
下。

    更大的恐懼是,他再想站起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全身的肌肉骨節都已鬆散脫力。

    就在這時,他又看見那怪異的影子。

    扔曲著影子,在濃霧中看來就像是被頑皮孩子擰壞了的布娃娃,卻絕不像人。

    因為「他」全身都是軟的,每個地方都可以隨意極曲。

    人有骨頭,有關節。

    人絕不是這樣子的,絕不是』

    陸小鳳正想把擴散了的瞳孔集中注意,看得更清楚些,就聽見了影子在說話。

    「你是陸小鳳?」

    聲音怪異、艱澀而遲鈍,但卻絕對是人的聲音。

    這影子不但是人,而且還是個認得陸小鳳的人!

    幸好這時陸小鳳的觀念中,已完全沒有驚奇和恐懼存在,否匝C他說不定會嚇得發
瘋。

    影子居然還在笑,吃吃的笑著道:「據說陸小鳳是從來不會中毒的,現在怎麼也中
了毒?」

    這一點陸小鳳本就想不通。

    飲食中只有一點毒,無論是哪種,他都能立刻警覺。

    影子又笑道:「告訴你,這是大麻的葉子,我喜歡用它來烤肉吃,我吃了就會覺得
像神仙般快活,你吃了卻會變得像條死狗ao

    他又解釋:「剛才你嗅到烤肉香的時候,已經把它的毒吸進去一點,所以等到你再
吃那塊肉時,就絕不會再有警覺。」

    陸小鳳道:「你是故意引我來的?」

    影子搖搖頭,道:「那塊肉卻是我故意留下來的,否則就算是一匹馬我也能吃下
去。」

    他好像對自己這句話覺得很欣賞只有孤獨已久的人才會有喃喃自語的習慣,只有這
種人才會欣賞自己說的話。

    他吃吃的笑了半天,才接著道:「你若找不到那塊肉,我也許會放你走的,不幸你
我到廠」

    陸小鳳道:「不幸?」影子道:「因為我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在這裡。」

    他忽然用一種無法形容的怪異身法跳過來,落到陸小鳳身旁,點了陸小鳳的幾處穴
道。

    他的手看來就像是一隻腐爛了的蛇皮手套,但是他的出手卻絕對準確而有效。

    比起他身上別的部分來,這隻手還算是比較容易忍受的。

    沒有人能形容他的模樣,不能,不敢,也不忍形容。

    陸小鳳的心神雖然完全處於一種虛無迷幻的情況中,可是看見了他這個人,還是忍
不住要戰慄嘔吐。

    影子冷笑道:「現在你看見我了,你是中是覺得我很醜?」

    陸小鳳不能否認。

    影子道:「你若被人從幾百丈高的山崖上推卜來,又在爛泥裡泡了幾十天,你也會
變成這樣子的。」

    他笑的聲音比哭還悲哀:「我以前非但不比你醜,而且還是個美男子。

    陸小鳳並沒有注意他後面這句話,只問:「你被人從高崖上推下來,又在爛泥裡泡
了幾十天,可是你還沒有死。」

    影子慘笑道:「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活下來的,就好像是老天在幫我的忙,可是老天
又好像是在故意要我受折磨。」

    這個人能活到現在,的確是奇跡,這奇跡卻只不過是些爛樹葉造成的。

    沼澤中腐爛的樹葉生出種奇異的黴菌,就好像奇跡般能治療人們的潰爛傷痛。

    影子道:「我就靠爛泥中一些還沒有完全腐爛的東西填肚子,過了幾十天之後才能
爬出來,以後我才發覺,那些爛泥好像對我的傷很有用,所以每到我的傷又開始要流膿
的時候,我就到爛泥裡去泡一泡,這麼多年來,居然成了習慣ao

    陸小鳳終於明白,這個人的身子為什麼能像蛇一樣能隨意蠕動扭曲。

    影子道:「可是這種罪實在不是人受的,幸好後來我又在無意中發現,大麻的葉子
可以讓我忘記很多痛苦,所以直到現在我還活著。」

    生命的奇妙韌力,萬物的奇妙配合,又豈是人類所能想像。

    陸小鳳長長歎了口氣,眼前的事物已漸漸回復了原形。

    他一直在集中自己的意志,只可惜現在藥力雖已逐漸消失,穴道卻又被制住。

    他忽然問:「你知道我叫陸小鳳,你認得我?」

    影子道:「不認得,可是我見過你。」

    陸小鳳道:「幾時見過的?」

    影子道:「剛才。」

    陸小鳳動容道:「你剛才見過我?」

    影子道:「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我本該殺了你滅口,就因為我剛才見過你,所以你
還活著。」

    陸小鳳更不懂:「為什麼?」

    影子道:「因為你總算還不是個壞人,並沒有乘機欺負阿雪

    他的聲音裡忽然充滿感情:「阿雪一直是個乖孩子,我不要她被人欺負。」

    陸小鳳吃驚的看看他,道:「你是她的什麼人?」

    影子不肯回答這句話,卻反問道:「西門吹雪為什麼要殺你?你跟他有什麼仇?」

    陸小鳳遲疑著,終於決定說實話:「他看見我跟他老婆睡在一張床上。

    影子閉上嘴,盯著他看了很久,忽然發出了奇怪的笑聲,道:「現在我總算明白你
是為什麼到幽靈山莊來的了qo

    陸小鳳道:「我是為了避禍來的aU

    影子道:「你不是。」

    陸小鳳道:「連你都不想死,我當然更不想死。」

    影子道:「你也不怕死,你到這裡來,只不過為了要發掘出這地方的秘密。」

    他說得很有把握:「連阿雪那樣的女人你都不動心,怎麼會去偷西門吹雪的老
婆。」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我只問你一句話。」

    影子道:「問。」

    陸小鳳道:「我若是奸細,老刀把子怎麼會讓我活到現在,他是個多麼厲害的角
色,你總該知道得比我清楚。」

    影子忽然發抖,身子突然縮成了一—團,眼睛裡立刻充滿悲憤、仇恨和恐懼。

    陸小鳳緩緩道:「你當然知道,因為從高崖上把你推下來的人就是他!」

    影子抖得更厲害。

    陸小鳳歎了口氣,道:「但是你可以放心,我絕不會把這秘密說出去的。」

    影子忍不住問:「為什麼?」

    陸小鳳道:「因為我真的很喜歡葉雪,我絕不會害她的父親,,

    影子又往後退縮了一步,聲音已嘶啞,道:「誰是她的父親」

    陸小鳳道:「你。」

    影子忽然倒了下去,躺在地上,連呼吸都已停頓。

    可是他還沒有死,過廠很久,才歎息著道:「不錯,我是的,大家都以為我已死
了,連他們婉妹都以為我已死了。」陸小鳳道:「你至少應該讓他們知道你還活著ao

    影子又跳起來,道:「你千萬不能告訴他們,千萬不能。」

    陸小鳳道:「為什麼?」

    影子道:「因為我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看見我現在這樣廣。我寧可也……」

    他的聲音突然停頓,將耳朵貼在地上,聽了很久,壓低,窩音道:「千萬不要說看
見過我,我求你。」

    說到最後三個字時,他就已消失,這三個字中的確充滿哀求之意。

    又過了很久,陸小鳳才聽見腳步聲,一個人正踏著落葉走過來。

    陸小鳳只希望來的是葉雪。

    來的不是葉雪,是葉靈。

    她看見陸小鳳時,自己也吃了一驚,但立刻就鎮定下來。

    這小姑娘顯然比任何人想像中都冷靜得多,也老練得多。

    她問:「我剛才聽見這裡有人在說話,你在跟誰說話?」

    陸小鳳道:「跟我自己。」

    葉靈笑了,眨著眼笑道:「你幾時變得喜歡自言自語的?」

    陸小鳳道:「就在我發現朋友們都不太可靠的時候。

    葉靈道:「你為什麼要一個人躺在地上呢?」

    陸小鳳道:「因為我高興。」

    葉靈又笑了,背負著雙手,圍著陸小鳳走了兩圈,忽然道:「你自己點住自己穴
道,也是因為你高興。」

    陸小鳳苦笑。

    他不能不承認這小姑娘的眼力比別人想像中敏銳,可是他相信自己還是能對付她。

    像他這樣的人,要騙過一個小姑娘,當然並不是件太困難的事。

    「這裡的樹葉和野菌大部分都有毒,我無意中吃了些,只好子已點住幾處穴道,免
得毒氣攻心:「他忽然發現說謊也不太困難。

    葉靈看著他,好像已相信了,卻沒有開口。

    陸小鳳歎道:「我點了自己的穴道後,才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我已沒法子
再將穴道解開,現在幸好你來了,真是謝天謝地。」

    葉靈還是盯著他,不說話。

    陸小鳳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替我把穴道解開的,你一向很有本事。」

    葉靈忽然道:「你等一等,我馬上回來。」

    說完了這句話,她就飛一樣的走了,連頭都沒有回…

    陸小鳳呆住。

    幸好葉靈一走,影子又忽然出現。

    陸小鳳鬆了口氣,道:「你要我做的事,我全都答應,現在你能不能放我走」

    影子的回答很乾脆:「不能。」

    陸小鳳道:「為什麼?」

    影子道:「因為我想看看阿靈究竟準備怎麼樣對你。

    他聲音裡帶著笑意:「這小丫頭從小是個鬼靈精,她玩的花樣,有時連我都想不
到。」

    陸小鳳想笑,卻已笑不出,因為他也猜不出葉靈究竟想用什麼法子對付他,他只知
道這鬼丫頭是什麼事都能做得出

    的。

    他正想再跟影子談談條件,影子卻又不見了,然後他就又聽見了落葉上的腳步聲。

    這次的腳步聲比上次重,葉靈也比上次來得快,她手裡拿著把不知名的藥草,顯然
是剛採來的,一停下來就喘息著道:「吃下去!」

    陸小鳳吃的是一驚:「你要我把這些亂七八糟的野草吃下

    去?』』

    葉靈板著臉道:「這不是野草,這是救命的藥,是我辛辛苦苦去替你採來的。」

    她又解釋:「要解開你的穴道很容易,可是你穴道解開了後,萬一毒氣攻心,我豈
非反而害了你,所以我一定要先替你找解藥oo

    陸小鳳道:「現在我中的毒好像已解了。」

    葉靈道:「好像不行,要真的完全解了才得,反正這種藥草對人只有好處,多吃一
點也沒關係。」

    她的嘴在說話,陸小鳳的嘴卻已說不出話,因為他嘴裡已被塞滿了藥草。

    他忽然發現「良藥苦口」這句話實在很有道理,不管這些藥草對人有多大的好處,
他都絕不想再嘗試第二次。

    好不容易總算將一把草全都嚥下肚子,葉靈也鬆了口氣,眨著眼道:「怎麼樣,好
不好吃?」

    陸小鳳道:「晤,晤。」

    葉靈道:「這是什麼聲音?」

    陸小鳳道:「這是羊的聲音,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已變成一隻羊。」

    葉靈也笑了,嫣然道:「我喜歡小綿羊,來,讓我抱抱你。」

    她居然真的把陸小鳳抱了起來,她的力氣還真不小。

    陸小鳳又吃了一驚道:「你抱著我幹什麼?為什麼還不把我的穴道解開?」

    葉靈道:「現在解藥的力量還沒有分散,這裡又不是久留。」之地,我只有先把你
抱走了。」

    陸小鳳道:「抱我到哪裡去?」

    葉靈道:「當然是個好地方,很好很好的地方。」

    陸小鳳只有苦笑。

    被一個幾乎呵以做自己女兒的小姑娘抱著走,這滋昧總是不太好受的。

    可是這小姑娘的胸膛偏偏又這麼成熟,身上的味道偏偏又這麼香。

    陸小鳳只好閉上眼睛,想學一老僧入定,葉靈卻忽然唱起歌來:

    「妹妹抱著泥娃娃,

    要到花園去看花,

    我叫娃娃聽我話,

    娃娃叫我小媽媽。」

    這兒歌有一半是陸小鳳唱出來的。有一半是自己編出來的,編得真絕。

    陸小鳳聽了當然有點哭笑不得,就在這時.他又發現了一件更哭笑不得的事。

    他忽然覺得不對了。

    開始的時候,他還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不知道還好些,知道了更糟他忽然
發現自己竟似已變成條熱屋頂上的貓,公貓。

    若是真的在熱屋頂上也還好些,可惜他偏偏是在一個少女又香又軟的懷抱裡,這少
女又偏偏是他連動都不能動的。

    他再三警告自己:「她還是個小女孩子,我絕不能想這種事、絕對不能。—。」

    只可惜有些事你不想也沒用、就好像「天要下雨,老婆要偷人」一樣,誰都拿它沒
辦法。

    陸小鳳知道自己身體的某一部分已發生了變化,一個壯年男人絕對無法抑制的變
化。

    他只希望葉靈沒有看見。

    他絕不去看葉靈,連一眼都不敢看。

    可是葉靈卻偏偏在看著他,忽然道:「你的臉怎麼紅了?是不是在發燒?」

    陸小鳳只好含含糊糊的回答了—句,連他自己都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

    幸好葉靈居然沒有追問,更幸運的是,他根本連動都不能動。

    如果他的穴道沒有被制住,現在會做出什麼樣的事來?

    他連想都不敢去想。

    葉靈忽然又道:「看樣子—定是那些藥草的力量已發作

    陸小鳳忍不住道:「那究竟是什麼草?是救命的?還是要命的?」葉靈道:「是要命
的。

    她忽然停下來,放下了陸小鳳,放在一堆軟軟的草葉

    陸小鳳張開眼,才發現這是個山洞,葉靈的手叉著腰,站在他面前,笑得就像是個
小妖精。

    她眨著眼道:「現在你是不是覺得很要命?」

    陸小鳳苦笑道:「簡直他媽的要命極了。」

    葉靈道:我知道有種藥能把你治好。」

    陸小鳳道:「什麼藥?」

    葉靈道:「我。」

    她指著自己的鼻子:「只有我能把你治好。」

    陸小鳳瞪著她。

    她實在已不是個小女孩子了,應該大的地方,都已經很大。

    陸小鳳咬著牙,恨恨道:「這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我。」

    葉靈道:「我不怪你,你又能怎麼樣?」

    陸小鳳不能怎麼樣,他根本連動都不能動這一點他剛才還覺得很幸運,現在卻已變
成了很不幸。

    他只覺得自己好像隨時都可能會漲破。

    葉靈看著他,吃吃的笑道:「你知不知道這種事有時候真會要命的。

    陸小鳳知道。

    他相信現在天下已絕沒有任何人能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更要命的是,他已看見了她的腿。

    這小妖精的腿不知道什麼時候忽然就露在衣服外面了。

    她的腿均勻修長結實。

    陸小鳳的聲音已彷彿是在呻吟:「你是不是一定要害死我?」

    葉靈柔聲道:「我很想救你,我本來就喜歡你,只可惜

    她用一根手指輕撫著陸小鳳:「我也是個處女,也從來沒有男人碰過我。」

    這是她姐姐說過的話,她連口氣都學得很像。

    陸小鳳忽然明白,葉雪那秘密的小天地,原來並沒有她自己想像中那麼秘密。

    葉靈忽然冷笑,道:「老實告訴你,你們在那裡幹什麼,我全都看見了,看得清清
楚楚。」

    陸小鳳道:「那是你姐姐……」

    葉靈大聲道:「她不是我姐姐,她是我天生的對頭,只要是我喜歡的,她都要搶
走。」

    陸小鳳道:「我……」

    葉靈又打斷他的話,道:「她明明知道是我先看見你的,她也要搶,可是這一次我
絕不讓她了,你是我的,我要嫁給你。

    她忽又笑了,笑得又甜蜜,又溫柔:「你要我嫁給你也行,無論你說什麼我都答
應。」

    到了這種時候,陸小鳳還有什麼好說的?

    山洞裡黝黯而安靜,暮色已漸臨。

    片刻安靜後,葉靈就哭了,哭得也不知有多傷心,就好像受盡了委曲。

    「你欺負我,你怎麼能這樣子欺負我?你害了我一輩子。

    究竟是誰在欺負誰?誰在害誰?

    陸小鳳只有苦笑,還不敢笑出來,不管怎麼樣,她總是個女孩子,而且真的是個從
來也沒有讓男人碰過的女孩子。

    —個男人如果對一個這樣的女孩子做了他們剛才做過的事,這個男人還有什麼好說
的?

    「你剛才答應過我的事,現在是不是就已經後悔了?」「我沒有。

    「你真的不後悔?」「真的。」

    她笑了,又笑得像是個孩子。

    「走,我們回家去。」她拉住他的手:從今天起,你就是個有家有室的男人了,只
要你不去找別的女人,我一定會像伺候皇帝—樣伺候你。」

    夕陽西下,暮色滿山。

    陸小鳳忽然覺得很疲倦,他這一生中,幾乎從來也沒有這麼樣疲倦過。

    這並不是因為那種要命的草,也不是因為那件要命的事。這種疲倦彷彿是從他心裡
生出的…—個人只有在自己心裡已準備放棄—切時,才會生出這種疲倦。

    也許我真的應該做個「住家男人」了。

    在這艷麗的夕陽下,看著葉靈臉上孩子般的笑厴,他心裡的確有這種想法。

    不管她做了什麼事,總是為了喜歡我才做的。

    她笑得更甜,他忍不住拉起了她的手,這時遠方正響起一片鐘聲,幽靈山莊中彷彿
又將有盛宴開始。

    難道老刀把子已為他們準備好喜酒?
由王家鋪子提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