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陸小鳳逃亡            


    光澤柔潤古銅鎮紙下,墊著十二張白紙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著七個人。

    七個名動天下,譽滿江湖的人。

    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瀟湘劍客、司空摘星、花滿樓。

    這七個人的身份都很奇特,來歷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隱士、有獨行俠盜、有大
內高手,有浪跡天涯的名門子弟、也有遊戲風塵的武林前輩。

    他們相聚在這裡,只因為他們有一點相同之處。

    他們都是陸小鳳的朋友。

    現在他們還有—點相同之處七個人的表情都很嚴肅,心情都很沉重。

    尤其是木道人。

    每個人都在看著他,等著他開口。

    他們都是他找來的,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他當然有極重要的理由。

    桌上有酒,卻沒有人舉杯,有菜,也沒有人動過。

    有風吹過,滿樓花香,在這風光明媚的季節裡,本該是人們心情最歡暢的時候。

    他們本都是最灑脫豪放的人,為什麼偏偏會有這許多心事?

    花滿樓是瞎子,瞎子不該燃燈的,但點著桌上那盞六角銅燈的人,卻偏偏就是他。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不該發生的,卻偏偏發生了。

    木道人歎了口氣,終於開口,每個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只要知錯能改,就是好
的。」他雖然盡力在控制自己,聲音還是顯得很激動,但有些事卻是萬萬錯不得的,你
只要做錯了一次,就只有一條路可走。」

    「死路?」司空摘星問。

    木道人點點頭,拿起了桌上的古銅鎮紙,十二張紙卡上,有十二個人的名字。

    十二個了不起的名字!

    「他們本都不該死的,無論誰要殺他們,都很不容易,只可惜他們都犯了個致命的
錯誤。」

    他從疊紙卡中抽出了四張,尤其是這四個人,他們的名子你們想必也聽說過!

    四張紙卡,四個名字。

    高濤:風尾幫內三堂香主。

    罪名:通敵叛友。

    捕殺者:西門吹雪。

    結果逃亡十二日,死於沼澤中。

    顧飛云:巴山劍客衣缽傳人。

    罪名:殺友人子,淫友人妻。

    捕殺者:西門吹雪。

    結果:逃亡十五日,死於鬧市中。

    柳青青,淮南大俠女,點蒼劍客謝堅妻。

    罪名:通姦,殺夫。

    捕殺者:西門吹雪。

    結果:逃亡十九日,死於荒漠中。

    「獨臂神龍」海奇闊。

    罪名:殘殺無辜。

    捕殺者:西門吹雪。

    結果:逃亡十九日,海上覆舟死。

    這四個人的名字,大家當然全都聽說過,但大家最熟悉的,卻還是西門吹雪!

    只要是練過武的人,有誰不知道西門吹雪?又有誰敢說他的劍法不是天下第一!

    瀟湘劍客忽然道:「我見過西門吹雪。」

    經過了紫禁之顛那一戰之後,連這位大內第一高手,都不能不承認他的劍法實在無
人能及,但我卻看不出他是個好管閒事的人。」

    花滿樓道:「他管的並不是鬧事。」

    司空摘星立刻接著道:「他自己雖然很少交朋友,卻最恨出賣朋友的人。」

    瀟湘劍客閉上了嘴,唐二先生卻開了口。

    蜀中唐門的毒藥暗器名震天下,唐二先生的不喜歡說話也同樣很有名,現在卻忽然
問到,你認為他們犯的致命錯誤是出賣朋友?」

    司空摘星道:「難道不是?」

    唐二先生搖搖頭,沒有再說一個宇,因為他知道他意思一定已有人明白。

    果然有人明白,他們犯致命的錯誤卻是相同的。」

    「哪一點相同?」

    「西門吹雪,木道人緩緩道:「西門吹雪若要殺人時,沒有人能逃得了的。」

    就算逃,也逃不過十九天。

    「這十二個人都是死在西門吹雪劍下的。」木道人的表情更沉重:現在又有個犯了
和他們同樣致命的錯誤,而且錯得更嚴重。」

    「哦?」

    「他不但出賣了朋友,而且出賣的就是西門吹雪。」

    「這個人是誰?」

    「陸小鳳!

    一陣沉默,沉默得令人窒息。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瀟湘劍客:「我知道陸小鳳不但是西門吹雪的朋友,還是他的恩
人。」

    木道人歎道:「只可惜恩已報過了,仇卻還沒有報!」

    瀟湘劍客道:「什麼仇?」

    木道人道:「奪妻。」

    蔚湘劍客聳然動容,道:「有證據?」

    木道人道:「有。」

    蕭湘劍客道:什麼證據」

    木道人道:「他親眼看見他們在床上的。」

    瀟湘劍客忽然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司空摘星喝得比他更快。

    唯一還能保持鎮靜的是花滿樓,酒杯是滿的,他卻只淺淺啜了一口:陸小鳳絕不是
那種人,這件事其中一定還有別的內情。」

    司空摘星立刻同意:,也許他中了迷藥,也許他們在床上根本就沒有做什麼事。

    這些理由都不太好,連他自己都不太滿意,所以他又喝了一杯。

    下結論的人通常都是最少開口的人。

    「我不認得陸小鳳,可是我知道他對唐家有恩。」唐二先生下了結論,不管這件事
是否別有內情,我們都要找他們當面問清楚oo

    木道人卻在搖頭。

    司空摘星道:「你不想去找?」

    木道人道:「不是不想找,是找不到。」

    這件事一發生,陸小鳳就已逃亡,誰也不知道他逃到哪裡去了。

    木道人展開那十二張卡,道:「所以我請你們來看這些......」

    司空摘星打斷了他的話,道:「陸小鳳既不是高濤,也不是獨臂神龍,這些混賬王
八蛋的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木道人道:「有一點關係。』

    司空摘星道:「哪一點?」

    木道人道:「他們逃亡的路線。」

    要想找到陸小鳳,就一定要先判斷他是從哪條路上逃的。

    木道人又道:「這些人不但武功都很高,而且都是經驗豐富,狡猾機警的老江湖,
他們準備逃亡的時候,一定都經過很周密的計劃,他們選擇的路線,一定都想當不
錯。」

    司空摘星冷冷道:「只可惜他們還是逃不了。」

    木道人道:「雖然逃不了,卻還是可以作為我們參考。」

    這十二個人選擇的逃亡路線,大致可以分為四條—

    買舟人海。

    出關入沙漠。

    混跡於鬧市。

    流竄於窮山惡水中。

    木道人道:「你們都是陸小鳳的老朋友,都很瞭解他的脾氣,你們想他會選擇哪條
路?」

    沒有人能回答。

    誰也不敢認為自己的判斷絕對正確。

    花滿樓緩緩道:「他絕不會到海上去,也不會入沙漠。」

    沒有人問他怎麼能確定這一點的,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他有種奇異的本能和觸覺。

    司空摘星喝乾了第八杯酒,道:「我也能確定一點。」

    大家都在聽著。

    司空摘星道:「陸小鳳絕不會死。

    他的判斷有人懷疑了,為什麼?」

    司空摘星道:「我知道陸小鳳的武功,也見過西門吹雪的劍法。」

    他當然也不能否認西門吹雪劍法之快速準確,可是自從他娶妻生子後,他的劍法就
變得軟弱了,因為他的心已軟弱。」

    因為他已不再是劍之神,已漸漸有了人性。

    木道人道:「我本來也認為如此,現在才知道我們都錯

    司空摘星道:「我們沒有錯ao

    木道人搖搖頭,道:「在紫禁之顛那一次決戰前,他的劍確實已漸軟弱,因為他對
妻子,已超越了他對劍的狂熱。」

    蕭湘劍客顯然已瞭解這句話中的深意,可是他戰勝了自雲城主後,就不同了。」

    無論誰擊敗了白雲城主這種絕世高手後,都難免會覺得意氣風發,想更上層樓。

    紫禁之顛那一戰,無疑又激發了他對劍的狂熱,又超越了他對妻子的愛。

    也許就因為他冷落了妻子,引起了陸小鳳的同情,才會發生這件事。

    每個人心裡都想到了這一點,卻沒有人願意說出口。

    木道人道:「前些時我見過陸小鳳,他自己告訴我,西門吹雪的劍法,已達到『無
劍』的境界。

    什麼叫「無劍」的境界。

    他的掌中雖無劍,可是他的劍仍在,到處都在。

    他的人已與劍溶為一體,他的人就是劍,只要他的人在,天地萬物,都是他的
劍』』

    這種境界幾乎已到達了劍術中的顛峰,幾乎已沒有人能超越J

    木道人歎息著,又道:「我見到陸小鳳時,他已醉了,他還音訴我,假如這世上還
有一個人能殺他,這個人就是西門吹雪Jo

    又是一陣沉默,大家心裡都有了結論

    只要西門吹雪追上陸小鳳,陸小鳳就必將死在他的劍

    現在的問題是

    陸小鳳究竟逃到哪裡去了?能逃多久?

    「既然他不會到海上去,也人沙漠,那麼他不是混跡在鬧市中,就是流竄在窮山惡
水間。」

    這範圍已縮小,可是又有誰知道這世上的鬧市有多少?山不有多少?」

    唐二先生忽然站起來,走出去。

    司空摘星引杯在手,大聲問,你想走?」

    唐二先生冷冷道:「我不是來喝酒的。」

    司空摘星道:「這件事難道你不想管?」

    唐二先生道:「不是不想管,是管不了。」

    古松居士忽然也長長歎息了一聲,哺哺道:「的確管不

    苦瓜和尚立刻點頭,道:「的確的確的確……」

    他說到第三個「的確」時,他們三個都已走了出去。

    瀟湘劍客走得也並不比他們慢。

    司空摘星看了看杯中的酒,忽然重重的放下酒杯,大聲道:「我也不是來喝酒的,
哪個孫子王八蛋才是來喝酒的。」

    他居然也大步走了出去。

    屋子裡忽然只剩下兩個人,還能保持鎮靜的卻只有花滿樓一個。

    「波」的一聲響,木道人手裡的酒杯已粉碎。

    花滿樓卻笑了笑,道:「你知不知道他們到哪裡去了?」

    木道人冷冷道:「鬼知道。」

    花滿樓道:「我知道:「

    他還在微笑,我不是鬼,但是我知道:「

    木道人忍不佳問:「你說他們到哪裡去了?」

    花滿樓道:「現在我們若趕到西門山莊去,就一定可以找到他們,連一個都不會
少。」

    木道人不懂。

    花滿樓又道:「他們到那裡去,只因他們都想知道一件事--」

    假如我是陸小鳳,要從這裡開始逃亡,我會走那條路。

    花滿樓道:「等他們想通了時,他們一定會朝那條路上追下去ao

    木道人道:「他們為什麼不說?」

    花滿樓道:「因為他們生怕自己判斷錯誤,影響了別人。

    木道人道:「你有把握確定?…

    花滿樓點點頭,微笑道:「我有把握,因為我知道他們都是陸小鳳的朋友。」

    他的臉上在發光,他的微笑也在發著光,他熱愛生命,對人性中善良的一面,他永
遠都充滿了信心。

    木道人終於長長歎息,道:「一個人能有陸小鳳這麼多朋友,實在真不錯,只可惜
他自己這一次卻錯了。」

    他拍了拍花滿樓的肩,道:「我們走,假如這世上還有一個人能找到陸小鳳,那個
人一定就是你。」

    花滿樓道:「不是我。」

    木道人道:「不是你是誰?」

    花滿樓道:「是他自己。」

    一個人若已迷失了自己,那麼除了他自己外,還有誰能找得到他呢?」
----------------------以上由王家鋪子(http://lehuan.yeah.net)獨家提供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