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兔死狗烹

    白開心果然已死了。
    他活著時就長得不大怎麼樣,死了後更是難看透頂,就活像個風乾了的黃鼠狼,被
人高高吊起在樹上。
    屠嬌嬌歎了氣,喃喃道:「我早就知道這人不得好死的,」想不到他死得這麼慘,
我們幫他將白老虎的女人搶過來,反而倒實是幫白老虎的大忙」她嘴裡說著話,人已到
樹下。
    突聽哈哈兒在後面大呼道:「留神些,這小子說不是在裝定的。」
    他不說這句話還好,一說這句話,屠嬌嬌自然扭回頭瞧他去,她心神一分,白開心
的雙手已扼住她的脖子,哈哈兒身子一震,呆在那裡,似已再也走不動半步。
    只聽白開心冷冷笑道:「屠嬌嬌,我和你本沒有什麼過不去,本來也並不想殺你的,
這全是陰老九的主意,你死了變鬼,最好找他去,千萬莫要找我。」
    屠嬌嬌眼睛翻白,非但說不出話,連聽都聽不見了,白開心一個斤斗從樹上翻了下
來,望著哈哈兒笑道:「你看我裝死的本事並不比屠嬌嬌差吧,她一生最會裝死害人,
只怕再也想不到自己也會死在一個「假死人」的手上。」
    哈哈兒歎了口氣,喃喃道:「天道循環,看來果然是報應不爽,我下輩子投胎,再
也不敢害人了。」
    白開心大笑道:「哈哈兒,你難道也要改邪歸正了麼?「十大惡人」現在只怕只剩
下三、四個了,正要讓你來撐場面哩,因為你一個人的份量就可以抵得上別人兩三個。」
    哈哈兒似乎喜出望外,頭聲道:「你……你肯饒了我?」
    白開心昂起了頭,背負起了手道:「也許,只不過我還要考慮考慮。」
    哈哈兒苦笑著臉道:「求求你,莫要考慮了吧,只要你饒了我,你就是我的重生父
母,從今以後你要我往東,我就不敢往西,你要我爬,我就不敢走。」
    白開心嘻的一笑道:「既然如此,你就爬一圈給我看看。」
    哈哈兒什麼話也不說,竟真的在地上爬了起來。
    白開心拍手大笑道:「大家快來看呀,這裡有個胖烏龜。」
    哈哈兒一面咫,一面涎著臉笑道:「胖烏龜,滿地爬,白大爺見了拍手笑哈哈,白
奶奶一旁趕來了,笑得更像一朵花……」白夫人果然來了,笑得果然像一朵花。
    白開心向她擠了擠眼睛,道:「大功告成了麼?」
    白夫人嬌笑道:「饒他們□似鬼,也要吃老娘的洗腳水。」
    白開心道:「陰老九呢?」
    白夫人道:「我們當然不能留下他,否則我們以後……以後要好的時侯,他若定要
在旁邊瞧著,那怎麼受得了。」
    白開心大笑道:「你他媽的說得真對極了,兔子既然全都已死光,還留著那條狗干
什麼?」
    白夫人將李大嘴重重往地上一拋,道:「只有這大嘴狠,我知道你捨不得這麼快就
殺死他的。」
    白開心跳過去摟著她脖子笑道:「你真是我的心肝小寶貝,肚子裡的蛔蟲。」
    白夫人吃吃的笑著道:「這胖烏龜呢?」
    白開心道:「這胖烏龜反正我們隨時都可以要他命的,何必急著殺他,留下他來,
我還可以像逗龜孫子似的逗著他玩,豈不開心。」
    白夫人眼珠子一轉,道:「那麼這大嘴狼呢?你想怎麼樣對付他?」
    白開心眨著眼道:「你難道又有什麼好主意?」
    白夫人笑道:「他什麼人的肉都吃過了,連他老婆兒子都被他吃下肚裡,只有一種
人的肉還沒有吃過,死了豈非遺憾得很,所以我一定要幫他這個忙。」
    白開心道:「那種人的肉他還沒有吃過?」
    白夫人道:「吃人的人。」
    白開心眼睛一亮,道:「你莫非要他自己吃自己的肉麼?」白夫人奸笑道:「你說
這主意好不好?」
    白開心又摟住了她,大笑道:「你真是個活寶貝,從今以後叫我怎麼離得開你。」
    笑聲中,只聽「格」的一響。
    白夫人忽然慘呼一聲,身子就像一灘泥似的倒了下去,脖子也軟軟的垂到一邊,眼
睛卻銅鈴般瞪著白開心,她目光中充滿了驚駭恐懼,嗄聲道:「你……」脖子已被扼斷
的人,怎麼還說得出話來,她雖有許多兇惡狠毒的話要罵,但卻只能發出一陣令人毛骨
悚然的「絲絲」聲,就像是響尾蛇臨死前發出的聲音。她至死也不相信白開心居然會殺
她,正如杜殺和陰九幽至死也不相信她會殺他們一樣。
    白開心笑嘻嘻道:「你用不著做出這副樣子,其實你也早就該知道,兔子既已死光
了,我還要你這條母狗幹什麼?」白夫人瞪著他,眼珠都快凸了出來,無論什麼人見到
她這麼樣瞪著自己,晚上只怕永遠再也休想睡得著覺了。
    但白開心卻一點也不在乎,悠然接著道:「何況,我若不殺你,遲早都會被你殺死
的,我知道你心裡早已將我們這些人全都恨之入骨,所以才會先利用我殺死他們,然後
再想法子殺死我,我若不先下手為強,後下手就遭殃了。」
    白夫人脖子上的青筋一陣跳動,一口氣再也咽不上來。
    突聽李大嘴歎道:「白開心呀白開心,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呆子,誰知你卻比我想像
中聰明得多。」
    白開心獰笑道:「你還沒有死?是不是在等著吃自己的肉?」
    李大嘴勉強笑道:「一點也不錯,我早已想□□我自己的肉是什麼滋味,只可惜沒
有機會,如今機會到了,我怎能錯過。」
    白開心反倒怔怔,道:「真的?」
    李大嘴歎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到現在我為何還要騙你?」
    白開心眨了眨眼睛,忽又大笑道:「你以為我真會相信你的話?偏偏不給你吃?」
    李大嘴道:「你不相信最好,快拿刀來吧,但千萬莫要割我的手臂,那裡的肉最粗。」
    白開心瞪了他半晌,忽然轉向哈哈兒道:「你相不相信他的話?」
    哈哈兒一直乖乖的趴在地上,此刻忙陪著笑道:「狗改不了吃屎,這大嘴狠沒有別
人的肉可吃,吃吃自己的肉總也是好的,白老大又何必讓他臨死還過一次癮?」
    白開心撫掌道:「不錯不錯,我非憋死他不可,他的肉雖長在他身上,我卻一定要
他眼巴巴的看著乾著急?」
    李大嘴喘息著道:「我知道陰老九想殺我們,是為了要燕南天以為我們都死了,不
再追查,但你要殺我們,對你又有什麼好處?」
    白開心咧嘴一笑,道:「我的名字叫什麼你難道都忘了嗎?」李大嘴怔了半晌,苦
笑著喃喃道:「損人不利己……損人不利己……」他的氣似也喘不過來了,閉上眼睛,
不再說話。
    哈哈兒陪笑道:「白老大,你還要看我這只胖烏龜爬麼?」
    白開心揮了揮手,笑道:「起來吧,今天我已看夠了。」
    哈哈兒道:「你……你真的已饒了我?」
    白開心道:「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聽話,我絕不會害你,眾家兄弟現在已只剩下
咱們兩個人了,我怎麼捨得再殺你,你若死了,天下還有誰肯跟我交朋友?」
    哈哈兒頓首道:「多謝白老大,多謝白老大。」
    白開心哈哈大笑,開心得直好像自己已做了皇帝。但他還是「白開心」了一場。
    哈哈兒磕到第三個頭時,背後忽然飛出三枝烏黑的短箭,「嗖」的射入白開心的胸
膛。白開心大喝一聲,翻身跌倒,眼睛瞪著哈哈兒,那神情也正和白夫人方才瞪著他時
完全一樣。
    哈哈兒仰天大笑道:「白開心呀白開心,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我竟會如此怕你,
你難道一點也看不出我在作假麼?」
    白開心兩隻手緊緊握著胸前的箭翎,嗄聲道:「我若看得出就不會上你這胖烏龜的
當了。」
    哈哈兒道:「哈哈,但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如此怕你?」
    白開心道:「我以為胖子都怕死,絕對不敢向我出手的,我又以為胖子都不中用,
就算你下手我也不怕,但我卻忘了……忘了……」他臉色發白,嘴唇發黑,眼睛也發花
了。
    哈哈兒道:「哈哈,你莫非又忘了我的「笑裡藏刀三暗器」?你可知道昔日江湖中
有多少人死在我這一手絕招之下?」
    白開心喘息著道:「但你為何要殺我?我們兩人在一起搭檔,豈非比一個人好得多。」
    哈哈兒不再望他,卻走到屠嬌嬌面前,柔聲道:「嬌嬌,你還能看得到麼?我已為
你報仇了!」
    白開心訝然失聲道:「原來你居然是在為她報仇?你難道是她的……」哈哈兒臉上
的肉都在簌簌的發抖,彷彿痛苦已極,白開心不用再問,已知道他是屠嬌嬌的什麼人了。
    只聽哈哈兒黯然道:「這許多年來,你總算對我不錯,現在你死了,我心裡還真難
受得很……」白開心苦笑道:「屠嬌嬌在惡人谷裡熬了二十年,我早就知道她一定熬不
住的,一定有個姘頭,但我卻一直認為她的姘頭是杜老大。」
    他忽又大笑道:「其實我早該知道她的姘頭是你,像她這種不男不女的老太婆,除
了你這胖烏龜外,她還能勾引上誰?」
    哈哈兒怒吼著,升起一腳,將他踢得飛了出去。他終於再也說不出損人不利己的刻
薄話了。
    哈哈兒咬著牙喘息了半晌,突見屠嬌嬌眼睛竟張開了一線,哈哈兒又驚又喜,立刻
蹲了下去:「你還能說話麼?」
    屠嬌嬌點了黠頭,嘴唇動了動,彷彿說了句話。
    但她的聲音實在太微弱,哈哈兒一個字也聽不到,只有將耳朵湊在屠嬌嬌嘴旁,柔
聲渲;「你還有什麼心事,都對我說吧,我一定替你做到。」
    屠嬌嬌呻吟著道:「我們是同命鴛鴦,是不是?」
    哈哈兒連連點著頭道:「不錯不錯,我們是同命鴛鴦,也是恩愛夫妻。」
    屠嬌嬌嘴角泛出最後一絲微笑,道:「所以我死了,你也不能活著。」
    哈哈兒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想跳起來卻已來不及了。屠嬌嬌兩條手臂已蛇一般纏
住了他,一口咬在他咽喉上,哈哈兒拚命掙扎,終於還是掙不動了。只見他臉色漸漸發
白,身上的血潮水般流入了屠嬌嬌的肚子,忽然用盡全身力氣,壓到屠嬌嬌身上。只聽
「格剌格剌」一連串聲響,屠嬌嬌全身的骨頭都被壓折了,哈哈兒掙扎著站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仰天大笑了三聲,「噗」地倒了下去,終於再也笑不出了。
    「李大嘴一直在瞧著,眼睛都已發直。這時他才長長歎了口氣,喃喃道:「很好,
很好,「十大惡人」終於死光了,三十年前,我就知道這些人必定會自相殘殺而死的,
老天造我們十個人,本就是要我們以毒攻毒,自相殘殺,否則他造一個就夠了,何必造
出十個來。」他掙扎著想站起來,卻又跌倒,於是他就掙扎著往山上爬,似乎想遠遠躲
開這些人的屍身。
    山風吹過,遠處似有野獸的吼聲傳來。山坳後灌木叢中,似乎有個很深的洞穴,洞
上怪石崢嶸,遠遠看來就像是一隻洪荒怪獸,這洞穴就像是怪石的嘴。李大嘴掙扎著爬
了進去。
    洞穴裡陰森而潮濕,而且還有種令人作惡的臭氣。但李大嘴卻像是平生也沒有到過
如此舒服的地方,他長長歎了口氣,在地上躺了下來。地上又是泥濘,又是碎石,但李
大嘴卻像是躺在少女香閨中的軟床上,自言自語著道:「李大嘴呀李大嘴,老天能給你
這麼樣一塊地方,讓你安安靜靜的等死,已經算對你很不錯了,你還有什麼好埋怨的?」
    可是老天並沒有讓他安安靜靜的等死。也不知過了多久,洞外忽然響起了一陣腳步
聲。李大嘴立刻就想跳起來,怎奈他此刻連爬都爬不動了,到了這種時候,一個人反而
能聽天由命了。
    他索性躺著不動,暗道:「我吃了一輩子的人,老天就算要將我餵狗,也是應該的。」
    只聽一人道:「就是這地方,絕不會錯的,洞口那塊石頭我認得。」這人說的雖是
很普通的兩句話,但話聲卻是威嚴沉重,李大嘴雖聽不出這聲音是誰,但也不知怎他,
一顆心竟「怦怦」的跳了起來。
    過了半晌,又聽得一人道:「大叔,我瞞著你做了件事,你肯原諒我嗎?」
    聽到這聲音,李大嘴才真的吃了一驚。這人竟是小魚兒,另一人自然就是燕南天,
李大嘴再也想不到自己躲來躲去,竟還是躲不了。
    他駭得連氣都不敢喘了。
    其實他既已去死不遠,又還有什麼可怕的!但一個人若是做了虧心事,想不害怕都
不行。
    只聽燕南天道:「你瞞著我做了什麼事?」小魚兒道:「我……我已瞞著你老人家,
叫人來將江別鶴父子放了。」
    燕南天似也怔了怔,厲聲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難道你已忘了那血海深仇麼?」
小魚兒道:「我沒有忘,可是我覺得並不一定要殺死他們才算報仇,我實在不喜歡殺人,
別人殺了我親人,是他們卑鄙惡毒,我若再殺了他們,豈非也變得和他們一樣了麼?所
以我要他們活著來懺悔自己的罪惡,我覺得這樣做比殺死他們更有意思得多。」他在燕
南天面前侃侃而言,居然毫無畏怯之意。
    燕南天沉默了很久,黯然長歎道:「好孩子,好孩子,江楓有你這麼樣一個兒子,
他死在九泉之下也該瞑目了,燕大叔白活了幾十年,竟還不及你通達明理。」
    小魚兒道:「那麼,我和花無缺那一戰,可以不打了麼?」
    燕南天聲音又變得嚴厲起來,道:「那萬萬不行。」
    小魚兒道:「為什麼不行呢?我和花無缺又沒有什麼仇恨,為什麼要跟他拚命!」
    燕南天厲聲道:「這一戰並非為了報仇,而是為了榮譽,男兒漢頭可斷,血可流,
卻絕不能做出丟人的事,到了這種時候,你若還想臨陣脫逃,又怎麼對得起你死去的父
母,又怎麼對得起我?」
    小魚兒歎了口氣,也已啞無言了。
    燕南天道:「不但你勢必要與花無缺一戰,我也勢必要和移花宮主一戰,因為做錯
了事的人一定要受懲罰,大丈夫有所不為,有所必為,我們就算明知要戰死,也絕不能
逃避,這道理你明白了麼?」
    小魚兒黯然道:「我明白了。」
    燕南天長歎了一聲,柔聲道:「我也知道你和花無缺已有了友情,所以不願和他動
手拚命,但一個人活在世上,有時也勢必要做一些自己不願做的事,造化之弄人,命運
之安排,無論多麼大的英雄豪傑也無可奈何的。」
    小魚兒也長歎了一聲,忽然道:「大叔,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燕南天道:「你說吧。」
    小魚兒道:「我只求你見到杜殺、李大嘴他們的時候,莫要殺死他們。」
    燕南天怒道:「這些人早已該死了,你為何又要為他們求情?」
    小魚兒道:「一個人做錯了事,固然要受懲罰,但他們受的懲罰已夠了,他們在
「惡人谷」受了二十年活罪後,簡直已變成了一群可憐蟲,每天都在心驚膽戰,東竄西
逃,又像是一群喪家的野狗,以後怎麼敢再去害人呢?」
    聽到這裡,李大嘴忍不住暗暗歎道:「罵得好,實在罵得好,只不過你還是罵得太
輕了,我們實在連野狗都不如。」
    只聽燕南天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怎知他們以後不會再害人了。」
    小魚兒道:「他們入谷之前,曾經收藏了一批珠寶,就為了這批珠寶,他們幾乎連
命都送掉了,大叔你想,他們若還有害人的勇氣,是不是盡可再去搶更多的珠寶來?為
什麼它要尋找這批珠寶呢?」他歎了氣,道:「由此可見,他們的膽子早就寒了,已只
不過是一些貪財的老頭子,那裡還有「十大惡人」的雄風,這種人活著已和死了差不多,
大叔你又何必再追殺他們,讓他們苟延殘喘多活兩年又有何妨?」
    聽到這裡,李大嘴已是熱淚盈眶,忍不住長歎道:「小魚兒,我們果然全都看錯你
了,我們若能想到你會為我們求情,只怕也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
    他話末說完,燕南天和小魚兒已竄了過來。
    小魚兒失聲道:「李大叔,是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的?」
    李大嘴淒然一笑,道:「這只怕就叫做,善惡到頭終須報,多行不義必自斃。」
    小魚兒道:「別的人呢?」
    李大嘴歎道:「死光了,全都死光了。」
    小魚兒訝然道:「是誰殺了他們?」
    李大嘴苦笑道:「除了他們自己,還有誰能殺得死他們?」
    他長歎了一聲,道:「燕大俠,我們實在很對不起你,你快殺了我吧。」
    燕南天見到他時,本是滿面怒容,但此刻卻已露出憐憫之色,只是搖了搖頭,長歎
無語。
    李大嘴苦笑道:「我知道我這種人已不值得燕大俠出手了,一個人若活到連他的仇
人都認為不值得殺的時侯,他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他忽又哈哈一笑,道:「幸好我已活不長了,這倒是我的運氣,否則我非撒泡尿自
己淹死不可。」
    燕南天歎息了一聲,道:「走吧。」
    小魚兒道:「我現在不能走。」
    燕南天皺眉道:「你還要等什麼?」
    小魚兒垂頭道:「我小的時侯,他對我不錯,現在他落到這種地步,我怎麼能拋下
他,讓他一個人在這裡等死?」
    李大嘴大聲道:「你用不著可憐我,也用不著報我的恩,我對你根本沒什麼好處,
我將你養大,也只不過是想要你長大出來害人而已。」
    小魚兒笑了笑,道:「無論你們是為了什麼,但總算將我養大了,現在我活得既然
很有意思,就不能忘記你們的恩情。」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