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二十章 互相殘殺

    俞子牙將「嫁衣神功」之練法,向眾人解說道:「只因這種功夫太過猛烈,所以練
到六七成時,就要將練成的功力全都毀去,然後再從頭練過。」
    蕭女史笑道:「這正如一個人吃核桃,竟將核桃連殼吞下,結果被梗死了,旁邊有
人看見,就說核桃是吃不得的,卻不知核桃非但可吃,而且很好吃,只不過吃核桃時,
要先敲破外面的硬殼而已。」
    □十八道:「這就叫,欲用其利,先挫其鋒。」
    俞子牙道:「嫁衣神功經此一挫,再練成後,其真氣的鋒稜已被挫去,但威力卻絲
毫末減,練的人等於已將這種功夫練過兩次,對這種實力的性能,自然摸得更熟,非但
能將之發揮最大的威力,而且可以收發由心,運用如意了,可是,若要將」嫁衣神功」
練到六七成,也得要有更多年的苦功,又有誰捨得將多年的苦功毀於一旦呢?」
    蕭女史道:「所以若非有絕大勇氣和毅力的人,絕不會練得成這種功夫的。」
    鬼童子到這時才歎了口氣,道:「可見這燕南天的確是位不世的奇才,我們幸好沒
有找他較量,否則恐怕又要倒楣了。」
    其實他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燕南天練這種功夫時,並末有心將之毀去再練的,
他性子又強又拗,總認為別人不能做的事,他一定能做。所以他一心只想以本身的力量
將「嫁衣神功」征服,誰知他功夫還末練成,就在「惡人谷」遭遇了不幸,全身的功力
都被毀去。
    這也正是吉人自有天相,屠嬌嬌,李大嘴他們本想殺了他的,誰知卻反而幫了他一
個大忙。
    他們以七、八人之力來毀燕南天的功力,正如以鞭馴狗,「嫁衣神功」被他們七、
八人之力合力圍玟後,已鋒厲盡折,但這種功力本就是準備練成後再毀的,所以毀去後
體內猶有餘根,使練的人再練時,便可事半而功倍。
    這正如七、八個人合力要將一棵樹剷去,他們就連這棵樹齊根鋸斷了,卻不知地面
下的根卻還是存著的。若非如比,燕南天縱然不死,也和廢人無異了,又怎能將功力完
全恢復後,而且更勝從前。
    慕容珊珊感慨了半晌,又忍不住問道:「但各位又怎知道燕大俠已練成」嫁衣神功』
呢?」
    俞子牙道:「你和人交手時,只是全身功力凝集,地面上只怕也會留下你的腳印,
但燕南天所站的地方,卻連半隻腳印也沒有留下來,這難道是說他的功力還不及你麼!」
    慕容珊珊笑道:「燕大俠的功力若不及我,移花宮主早已將他置之於死地了。」
    俞子牙道:「正是如此,就因為燕南天的功力已可完全收發自如,不到運用時,絕
不會有一絲外洩,所以他站的地方才會毫無痕跡。」
    蕭女史道:「也就因為他的功力已和他的人結成一體,任何外力都不能將之動搖,
所以移花宮主雖已將」明玉功」練至極峰,對他也無法可施。」
    慕容珊珊歎了口氣,道:「聽了前輩們這番話,弟子們當真是茅塞頓開。」
    突聽小蠻高聲喚道:「顧少爺,顧公子,你快進來吧,有人想你已快想瘋了。」
    大家苒頭望去,只見顧人玉果然已走了過來。
    小仙女狠狠瞪了小蠻一眼,卻又忍不住笑了,若是換了別人,也許還會害羞,但她
卻不管這麼多,居然迎了上去,跺腳道:「你究竟到什麼地方去了,怎地也不留一句話。」
    顧人玉的臉又紅了起來,訥訥道:「我……我去替小魚兒做了一件事。」
    小仙女道:「他還會有什麼好事要別人做,你只怕又上了他的當。」
    顧人玉歎道:「我如今才知道我們以前都誤會了他,他實在並不是個壞人。」
    小仙女眨著眠道:「他是怎樣將你打動的?這小鬼的本事倒不小。」
    顧人玉道:「江別鶴父子想串通了讓燕大俠上當的,他們故意裝作互不相識,江玉
郎才好乘機救他的父親,再找機會向燕大俠下毒手。」
    小仙女恨恨道:「我早就知道這父子兩人都不是好東西。」
    顧人玉道:「但燕大俠自從經過惡人谷一役之後,已今非昔比,很快的就看出了他
們的陰謀,就用重手法先廢了他們的武功,再將他們囚禁在一個山洞裡,等小魚兒親手
去報父母之仇。」
    小仙女拍掌笑道:「想不到這父子兩人也有今天,這真是大快人心。」
    顧人玉歎道:「但若非小魚兒,又有誰會知道他們父子是如此奸惡的小人?」
    小仙女道:「不錯,他這一生中,總算做了這麼件好事,可是,他又要你去做什麼
呢?」
    顧人玉道:「他要我去放了他們。」
    小仙女吃驚道:「放了他們?」
    顧人玉道:「不錯,他非但要我去放了他們,而且還要我替他們安排個可以安身養
命的地方,因為他們已變成了廢人,已無力求生。」他歎了口氣,接著道:「而且,在
江湖中闖蕩的人,難免沒有仇家,若是知道他們武功已失,必定會來尋仇的,他們自然
也萬萬不能回去,所以小魚兒就要我安排他們到顧家莊去做園丁,這麼他們既不至於凍
餒而死,也不怕別人會去尋仇了。」
    小仙女愣然道:「江別鶴害死了他的父母,他自己非但不報復,反而怕別人找他們
算帳,這小鬼究竟又在打什麼主意?」
    顧人玉道:「江別鶴雖對不起他的父母,但他卻認為這種懲罰已經夠了,他認為
「冤冤相報血債血還」,並不是一種很明智的思想,江湖中人被這種思想支配,已不如
做出了多少愚蠢的事,他決心不再這麼做下去。」
    小仙女道:「父仇不共戴天,他連父仇都不報,難道他能算是人子嗎?」
    顧人玉道:「他認為並不一定要殺死別人才能算報仇,更不想去殺兩個已殘廢無用
的人,也許別人會認為他這種想法不對,但他覺得只要自己做得問心無愧,別人對他怎
麼想,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小仙女道:「你認為……」顧人玉正色道:「我也認為他這種做法是對的,「報仇」
這兩個字,已不知害了多少人了,江湖中因仇而死的人,每天也不知有多少,若是大家
的想法都能和小魚兒一樣,我相信大家過的日子都會平靜安樂得多。」他深深注視著小
仙女,柔聲道:「上天造人,本就不是要人們互相仇殺的,是麼?」
    小仙女道:「那麼,他為何不自己去放了他們呢?」
    顧人玉道:「他怕燕大俠也不贊同他這種想法,是暫時不願讓燕大俠知道。」
    小仙女道:「原來他還是在用手段,還是在騙人。」
    顧人玉道:「不錯,他的確常常在用手段騙人,但他的居心都是善良的,我想只要
是明智的人,就不會覺得他手段用得不對。」
    小仙女怔了半晌,苦笑道:「他真是個很奇怪的人,實在令人分不清他究竟是個好
人,還是個壞人。」
    俞子牙忽然笑道:「我雖不認得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好是壞,我只知道江湖中的
人若都和他一樣,我們就不必遠避到海外的荒島上去了。」
    軒轅三光拍手道:「格老子,一點也不錯,像他這麼樣的壞人若是多幾個,我情願
從此以後再也不摸骰子。」
    慕容珊珊忽也一笑,道:「那怎麼行,以後我們姊妹還想找你再好好賭一場哩。」
    軒轅三光道:「我只說不摸骰子,並沒有說不摸牌九呀。」
    大家忍不住全都笑了起來,經過這緊張的兩晝夜之後,到這時大家總算略為輕鬆了
一些!只有花無缺,心情卻更沈重。
    他越來越不忍心傷害小魚兒,他甚至情願自己被小魚兒殺死,可是他卻不知道,就
算他不惜一死,小魚兒活著卻更悲慘。沒有一個人在殺死自己的親兄弟之後,還能安心
活著的,他們已注定了要有個悲慘的結局。
    這結局看來已是誰都無法改變的了。
    混亂之中,誰也沒有注意到李大嘴、哈哈兒、杜殺、屠嬌嬌、陰九幽、白開心,這
幾人早已半途脫逃。
    知道燕南天已出現,就算用刀架在他們脖子上,他們也是萬萬不敢跟著大家一齊回
去的。
    那白夫人自然也是寸步不離的跟著白開心。
    白開心方才挨了杜殺一耳光,現在半邊臉都腫了起來,連嘴都被擠到一邊鮮血不時
沿著嘴角往外淌。
    白夫人忽然悄悄對白開心說道:「你可知道你為什麼總是受人欺負嗎?」
    「就因為我遇上了你這掃帚星。」
    白夫人也不生氣,反而笑了笑,道:「這就是因為他們都有幫手,你卻孤單單一個,
雙拳難敵四手,你既然懂得這道理,為什麼不找個幫手呢!」
    白開心眼睛一亮,立刻拉著白夫人走到旁邊,這時他們已走入了亂山之中白開心拉
著她躲在一個山坳裡,悄悄道:「一言驚醒夢中人,被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起個好幫手
來了。」
    白夫人笑道:「你現在還說我是掃帚星麼?」
    白開心道:「不是不是,看你這鼻子,我就知道你有幫夫運。」
    白夫人笑罵道:「少拍馬屁,先說說你想出的那個幫手是誰吧!」
    白開心道:「這些人裡面,李大嘴和我早就是冤家對頭,現在杜老大也好像站到他
那一邊去了,他們兩人功夫都不錯,尤其杜老大更扎手,我本可找哈哈兒對付他們的,
但這胖子比泥鰍還滑,我若找他,他說不定一轉頭就將我給賣了。」
    白夫人道:「屠嬌嬌呢?」
    白開心道:「這陰陽人也不行,她表面上雖然跟我不錯,但平生最怕杜老大,要他
和杜老大作對,她死也不肯的。」
    白夫人笑道:「說不定她和杜老大暗中有一手。」
    白開心嘻嘻笑道:「這他媽的真一點也不錯,所以我算來算去,只有說動陰九幽來
搭檔,再加上你,有我們三個人,就足夠對付他們一幫的了。」
    白夫人眨著眼道:「你有法子說得動他嗎?」白開心道:「本來沒法子,現在卻有
了。」白開心笑著繼繽說道:「這人平生最喜歡鬼鬼祟祟的在暗中偷看別人的隱私,尤
其喜歡看人家夫婦「辦事』,因為他自己不能人道,所以只有看別人來過癮。」
    白夫人眼珠一轉,笑啐道:「你難道想和我在這裡『辦事』嗎?」
    白開心摟過她,笑道:「你他媽的又說對了,只要我們一開始,用不了多久他就會
來的。」
    白夫人吃吃笑道:「有別人在旁邊看著,我就不行了。」
    白開心笑罵道:「騷婆子,你以為我不懂嗎,有別人在旁邊偷看,你才更起興哩!」
    他重重擰了她一把,道:「動呀!」
    白夫人咬著他的耳朵,喘息著道:「重些,好人,擰重些……再重些……再重些……
越重越好。」
    過了半晌,白開心忽然笑道:「陰老九,你要看,索性就出來看個痛快吧?」
    陰九幽果然在山石後笑道:「好小子,你這老婆真娶對了,她真有兩下子。」
    白夫人喘息著笑道:「你想不想上來試試?」
    陰九幽大笑道:「不必不必,只要讓我一飽眼福,我已足領盛情了。」
    白開心道:「不錯,你還是乘著這時候多開心吧,若是等燕南天找著你,就來不及
了。」
    提起「燕南天」這名字,陰九幽臉色就變了,冷冷道:「所以你現在才這麼樣不要
命的開心是麼?」
    白開心道:「我們沒關係,我可沒有害過燕南天,也用不著怕他,可是你……」他
嘿嘿一笑,故意不往下說了。
    陰九幽鐵青著臉呆了半晌,忽也笑道:「你以為我害怕?燕南天此刻只怕已死在移
花宮主手裡,我怕什麼?」
    白開心大笑道:「不錯不錯,你實在用不著害怕,燕南天的武功根本就他媽的一文
也不值,和移花宮主一動手腦袋就要搬家了。」陰九幽道:「燕南天武功雖不錯,但移
花宮主……」白開心截口道:「你們只知道燕南天武功已擱下多年,卻忘了他說不定已
在這些年裡練成一種極厲害的功夫,否則他怎敢來找移花宮主呢?難道他真活得不耐煩
了麼?」陰九幽怔了一怔,臉色更難看。
    白開心道:「何況,移花宮主已在那山洞中餓了好幾天,人是鐵,飯是鋼,她們就
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受不了的,現在就算已吃下了一些東西,但武功至少也要打個七折
八扣,她們在這種時侯和燕南天動手……依我看只怕是凶多吉少。」
    陰九幽怔了半晌,道:「就算他不死又有何妨,我惹不了他,難道還躲不了他麼?」
白開心道:「燕南天若想找一個人麻煩時,我還末聽說過有人能跑得了,何況,一個人
活到五、六十歲,還要整天提心吊膽,東藏西躲的過日子,那也未免太可憐了。」
    陰九幽咬著牙,恨恨道:「你在我面前說這種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白開心悠然道:「我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只不過是想幫你個忙,讓燕南天莫要再
找你了。」
    陰九幽動容道:「你有法子?」
    白開心閉著眼養了半天神,才緩緩道:「據我所知,向燕南天下手的人並不是你。」
    陰九幽立刻道:「不錯,是李大嘴出的主意,由屠嬌嬌假扮成死屍……」白開心一
拍巴掌,道:「這就對了,只有他們兩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燕南天只要看到他們
兩人已死了,氣就平了一大半,也就不會再窮兇惡極的找別人算帳了。」
    陰九幽目光閃動,道:「你的意思是叫我去殺了他們?」
    白開心道:「你一個人當然不成,但再加上我們夫妻兩人,再用點妙計,還怕他們
不乖乖的將腦袋送上來?」
    陰九幽沉吟著,冷冷道:「我看你們這是想為自己出氣。」
    白開心道:「一點也不錯,我若不想替自己出氣,又何必來幫你的忙?我又不是你
老子。」
    陰九幽反而笑了,喃喃道:「我看這兩人也活夠了,早點送了他的終,也未嘗不是
好事。」
    白開心大喜道:「你他媽的,總算弄明白了,我總算沒有找錯人。」
    陰九幽也笑道:「你他媽的眼睛總算沒有瞎。」
    白開心又沉下了臉,歎道:「可是,我們現在若去下手,哈哈兒雖然一定袖手旁觀,
但杜老大卻一定不肯答應的,只要他一伸手管閒事,那就麻煩了?」
    陰九幽目光閃動,道:「你小子難道想連杜老大也一齊做了!」
    白開心笑了笑,道:「這就叫:一不做,二不休。」
    陰九幽冷笑道:「可是以我們三人之力想去鬥他們三人,就叫肥豬拱門,一定要送
給別人去宰了。」
    白開心歎道:「你小子真沒有學問。連一點兵法也不懂。」
    陰九幽沈吟了半晌,眼睛又一亮,道:「你的意思莫非是……」白開心道:「乘其
不備,攻其弱點,然後再逐個擊破。」
    陰九幽道:「但……杜老大又有什麼弱點呢?」白開心道:「他的弱點就是自命不
凡,好逞英雄,所以我們最好用女人去對付他,因為他總認為女人是弱者。」
    白夫人忽然一笑,道:「認為女人是弱者的男人,一定要倒楣的。」
    哈哈兒、屠嬌嬌、杜殺和李大嘴也在前面停了下來,他們覺得這裡的地勢很幽僻,
可以在這裡先休息休息再說。他們知道從今以後,又要開始無休無盡的逃亡了,他們也
知道在長期的逃亡之前,必定要先打好主意。但他們現在卻連一點主意也沒有。
    屠嬌嬌忽然道:「你們看燕南天是否真的會死在移花宮主手裡呢?」
    李大嘴道:「我看他已是凶多吉少的了。」
    杜殺冷冷道:「我看倒未必「燕南天的武功,我知道得很清楚。」
    他望著自己那只斷手,目光中現出一種淒涼之意。
    屠嬌嬌道:「燕南天若不死,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我們能逃到那裡去呢?難道再
回惡人谷?」他們都知道在「惡人谷」裡雖可躲得過別人,但卻躲不過燕南天的,可是
除了惡人谷外,他們又無處可去。一時之間,連這些最多嘴的人也說不出話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大嘴皺眉道:「那損人不利己白小子到那裡去了?莫非又想打
主意害人?」
    杜殺冷冷道:「他只怕還沒有這麼大的膽子!」
    屠嬌嬌正想說什麼,忽然見到白夫人踉蹌奔了過來,滿面俱是淚痕,倉皇的四下瞧
了一眼,就奔到杜殺面前,撲地跪了下去,嗄聲道:「杜大哥,求求你……求求你救救
我吧!」
    杜殺皺眉道:「救你?什麼事?」
    白夫人流淚道:「我剛跟他成親還不到一天,他就想不要我了,而且還要殺了我
「我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只有求杜大哥替我作主了,我知道杜大哥一向都主持公道的。」
    杜殺果然怒道:「他既已與你成親,怎麼能再做這種事。」
    李大嘴立刻接口道:「是呀,他就算不喜歡你,把你休了也就是了,怎麼能殺你呢?
我早就知道這小子一點良心也沒有。」
    杜殺霍然站起,厲聲道:「這小子在那裡,你跟我去,看他還敢不敢動你一根手指。」
    白夫人破涕為笑,道:「我早就知道只有杜大哥是英雄,絕不會眼見一個弱女子受
人欺負的。」
    她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好像連站都站不穩了。
    杜殺皺眉道:「你已受了傷?」白夫人又歎了口氣,默然道:「他早已將我打得滿
身都是傷,杜大哥你看。」她忽然解開衣襟,露出了赤裸的身子。
    杜殺立刻閉上眼睛,道:「用不著再看了,快穿好衣服跟我走吧……」他話末說完,
突覺胸口一涼。一柄利刃已刺入了他的胸膛。
    杜殺狂吼一聲,斷腕上的鐵鉤已揮了出去。
    但白夫人一招得手,就地便滾出了三四丈,她只覺冰涼的鐵鉤已擦著了她胸前敏感
的地方,連臉都駭白了。
    這變化實在太突然,李大嘴、屠嬌嬌、哈哈兒也想不到這女人竟如此大膽,居然敢
向杜殺下毒手,只見杜殺反手拔出了胸前的利刃,一股鮮血箭一般噴了出來,他想要再
撲上去,但力氣已隨著鮮血流出。
    他一雙殺人如麻的手上已沾滿了鮮血,他自己的血!李大嘴、屠嬌嬌雙雙趕過去,
想扶住他,杜殺卻甩脫了他們的手,仰天長歎道:「杜某英雄一世,想不到竟死在這淫
賤無恥的婦人手裡。」
    屠嬌嬌咬了咬牙,道:「杜老大,你放心,她也活不了的!」
    杜殺道:「好,很好……」他忽又淒然一笑,道:「早知如此,我們不如死在燕南
天手裡了,他畢竟還是個英雄……」「英雄」兩字說出,這自命英雄的人已倒了下去
「白夫人彷彿直到這時才想起要跑,在地上一滾,翻身掠起。
    李大嘴厲聲道:「你還想跑了麼?」
    語聲中陰九幽忽然鬼魂般自山石後一掠而出,擋住了白夫人的去路!白夫人話也不
說,迎面三掌拍了過去。
    但陰九幽只不過一伸手,就已擰住了她的手腕,格格笑道:「今日我們若讓你跑了,
「十大惡人」還能混麼?」
    白夫人咬牙道:「我已受夠了你們這些惡人的欺負,你殺了我吧,反正我已出了一
口氣。」
    陰九幽冷笑道:「殺了你,那有如此容易!」
    他轉過頭向李大嘴一笑,道:「聽說人肉要往活人身上切片下來吃著才有味,這道
好菜我就送給你吧。」
    李大嘴獰笑道:「我若不切她一千八百刀再讓她死,我就不姓李。」
    白夫人嘶聲大笑道:「我遠以為你真想替杜老大報仇哩,原來你只不過想吃我的肉
而已,來吧,乖兒子只管來吃老娘的奶吧,老娘若皺一皺眉頭,就算是你養的。」
    屠嬌嬌冷冷道:「這女人自己一定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下毒手,一定是白開心在暗
中主使。」
    白夫人大笑道:「老娘還用得著別人主使?老實告訴你們,白開心那王八蛋也早已
死在老娘小肚子上了,正等著你們去收屍哩。」
    屠嬌嬌目光閃動,道:「你們先慢動手殺她,我先過去瞧瞧。」
    李大嘴獰笑道:「你放心,我保險她三天三夜都死不了的。」他拿起那把上面還帶
著杜殺鮮血的利刃,一步步向白夫人走了過去。
    哈哈兒瞧了瞧他,又瞧了瞧已遠在十丈外的屠嬌嬌,咧嘴一笑,道:「白開心那張
臉死了後不知是何模樣,我還是瞧瞧他去吧。」
    李大嘴還末走到白夫人面前,她已放聲大叫了起來,道:「陰九幽,你若是人,就
殺了我吧。莫要讓這不是人的東西折磨我,我做鬼也感激你。」
    陰九幽咯咯笑道:「我是人?誰說我是人?我根本就不是人!」
    李大嘴大笑道:「原來你也會害怕的,看在你殺了白開心的份上,我就少剮你一百
刀吧,但一千七百刀卻是再也少不得的。」
    白夫人嗄聲道:「你這畜生,你……」李大嘴一步竄到她面前獰笑道:「我本不知
道第一刀該往那裡下手,現在才知道了,我要先割下你的舌頭,叫你長舌婦的舌頭短些。」
他手中的刀已劃了出去。
    誰知就在這時,陰九幽忽然放開了白夫人,兩人一左一右,兩旁一夾,李大嘴還未
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左邊協下已挨了白夫人一掌,右邊協下也挨了陰九幽一拳,口吐
鮮血撲倒在地。
    李大嘴居然還沒有死,呻吟著道:「你……你們還要將我弄到那裡去?為什麼不索
性殺了我?」
    白夫人柔聲道:「你要割我一千七百刀,我怎麼捨得現在就殺了你呢?」她俯下身,
嘴唇似乎還在動著,也不知在李大嘴身旁說了句什麼話,李大嘴的眼睛忽然一亮。
    忽然間,白夫人雙手將李大嘴的身子一托,李大嘴平空飛起三丈,竟一把揪住了陰
九幽的頭髮,將他整個人壓在下面。陰九幽做夢也想不到還有這一手,大驚之下,剛想
揮拳將李大嘴擊開,但白夫人的虎尾銀針已刺入了他協下的血海穴。他立刻身子一麻,
動都不能動了。
    李大嘴喘息著獰笑道:「你既然知道天下最毒是婦人心,為什麼還要相信婦人的話,
你害死了我,以為自己會有什麼好處?」
    陰九幽喉嚨裡格格直響,一句話都末說出,脖子已被李大嘴生生擰斷了,於是他剩
下的一半「人」也變做「鬼」,而且是個無頭鬼。李大嘴望著自己的一雙血手,忽然瘋
狂般大笑起來。
    白夫人嫣然道:「李大爺,我讓你替自己報了仇,你應該怎麼感激我?」李大嘴笑
聲漸漸停頓,喘著氣道:「你究竟想怎麼樣?」
    白夫人柔聲道:「無論你感不感激我,我卻還要幫你一個忙。」
    李大嘴道:「求求你,莫要再幫我的忙了,我已經受不了。」
    白夫人笑道:「這忙我是非幫不可的,你們『十大惡人』對我這麼好,我怎麼能不
好好的報答你們呢?」她嫣然微笑著,忽然飛起一腳,將李大嘴□得暈了過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