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眾情人

    誰知鐵心蘭卻立刻道:「我……我不是這意思。」
    鐵戰急得直抓頭髮,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說呀。」鐵心蘭垂下頭,又變成
了啞吧。
    這情況莫說鐵戰快急得發瘋,就連別的人也不禁著急起來了。
    鐵戰跳著腳道:「你們這些人難道沒有一個人知道她意思的?」
    軒轅三光笑了笑,道:「我們知道有個人是知道她意思的。屠嬌嬌。」
    最後一個、「嬌」字還末說出囗,鐵戰已又一把拎起了屠嬌嬌,怒吼道:「你既然
知道,為何不說,卻害得老子著急。」
    屠嬌嬌陪笑道:「你女兒的心意連你都不知道,我怎會知道,這全是惡賭鬼恨我方
才得罪了也,所以現在來報仇。」
    鐵戰厲聲道:「放屁,惡賭鬼一輩子從來不說謊的,我數到『三』字,你若還不說,
我就立刻宰了你。」
    他連、「一」字還沒有數,屠嬌嬌已苦笑道:「好,說就說吧,只不過說出來你更
沒法子了。」她知道:「狂獅」鐵戰說得出做得到,到了自己性命交關時她也只有將什
麼事都說出來了。
    鐵戰道:「只要你說出來,我就有法子。」
    鬼童子道:「就算他沒有法子,我們也可以替他想法子。」
    屠嬌嬌道:「你女兒本來是很願意嫁給這位花花公子的,可是,可是……她還有個
心上人,她既想嫁給花花公子,又想嫁給那人。」
    蕭女史道:「這兩人,誰比誰強些呢?」屠嬌嬌笑了笑道:「兩人半斤八兩,各有
各的好處,我若是她,實在也不知道究竟該要嫁給誰才好。」
    聽到這裡,鐵心蘭心裡又是羞慚,又是痛苦,真恨不得立刻死了算了,但想到他們
既已提起、「小魚兒」來,小魚兒說不定就有了生機,她也只有暗咬著銀牙,將眼淚往
肚子裡流。
    只聽蕭女史歎道:「無論多麼強的女人,遇著這件事也沒法子,這也難怪鐵姑娘如
此痛苦,若換她是我,我也……」白開心道:「她若喜歡兩個人,就叫她同時嫁給那兩
個人好了,左右逢源,豈非再妙也沒有。」他狗嘴裡果然永遠吐不出象牙來,別人都以
為、「狂獅」鐵戰這下子就算不打扁他鼻子,也要打破他腦袋。
    誰知道鐵戰也跳了起來,拍掌大笑道:「好主意,果然是好主意,一個男人可以娶
兩個老婆,一個女人為什麼不能嫁兩個老公?」
    蕭女史歎了口氣,喃喃道:「我是個女人,你卻是個瘋子。」
    鐵戰大笑道:「瘋子就瘋子,為了我女兒,做做瘋子又有何妨。」
    他大笑著拉起他女兒的手,又道:「還有一個人是誰?只管說出來沒關係,全有爹
爹我替你作主。」鐵心蘭的臉早已由赤紅雙為蒼白,只恨不得自己三年前就已死了,那
裡還能說得出一個字來。甚至連慕容姊妹都在暗暗為她歎息,覺得這女孩實在可憐,居
然有這麼樣一個寶貝父親。
    軒猿三光眼珠子一轉,忽又笑道:「格老子,這種事女娃兒家怎麼說得出口呢?告
訴你,那小子姓江,叫做小魚兒。」
    「小魚兒」這三個字說出來,慕容姊妹俱都不禁為之動容,小仙女的臉立刻氣得通
紅,屠嬌嬌他們卻在悄悄皺眉頭,只有花無缺的眼睛頓時亮了,因為他終於已明白了軒
轅三光的用心。
    「小魚兒,小魚兒,小魚兒……」鐵戰將這名字翻來覆去的念了好幾遍也皺著眉道;、
「這小子怎會叫這種古里古怪的名字。」
    白開心笑嘻嘻道:「這只因他本來就是個古里古怪的人,無論誰遇著他,至少也要
倒楣三年。」
    鐵戰咧嘴一笑,道:「你小子少來挑撥離間,只要我女兒歡喜,他就算叫小王八都
沒關係?」
    軒轅三光忽又歎了囗氣,道:「只可惜我現在也不知道這條小魚兒在那裡?」鐵戰
道:「那倒沒關係,只要有這麼一個人,我就能找得到。」
    他用力拍著鬼童子肩頭,大笑道:「就算我找不到,你也找得到的,對不對。」
    軒轅三光道:「不對。他要找別人也許都很容易,但要找這小魚兒,卻難得很,難
得很。」
    鐵戰又瞪起了眼,道:「為什麼?」軒轅三光瞟了屠嬌嬌他們一眼,道:「只因小
魚兒已被他們藏起來。」
    鐵戰跳了起來,瞪著屠嬌嬌道:「你為什麼要將他藏起來,難道你也看上了他?」
    他像是又要衝過去將屠嬌嬌拎起來,屠嬌嬌趕緊陪笑道:「這賭鬼最近已染上了白
開心的毛病,你千萬莫要聽他的。」
    軒轅三光笑嘻嘻道:「你就算沒有將他藏起來,至少總知道他在那裡的,對不對?」
屠嬌嬌歎了囗氣,道:「你們若一定要找他,我就帶你們去,只不過現在只怕已太遲了。」
    致戰根本沒有聽到她後面兩句在說什麼,早已跳起來道:「要去現在就去,越快越
好。」
    陳鳳超忽也站了起來,道:「不錯,這杯喜酒等等再喝也無妨。在下等已久聞、
「小魚兒」的大名,早就想見他一面了。」
    鐵戰拍掌大笑道:「如此說來,我這準女婿人緣倒還蠻不錯的。」
    小仙女咬著牙,恨恨道:「他人緣的確不錯,據我所知,至少有八百個人全恨不得
將他整個人都吞下肚子裡去。」
    幸好這時大家都在搶著往外面走,誰也沒有注意她在說什麼,只有顧人玉在一旁癡
癡的望著她。等到人都走光,顧人玉才輕輕歎了囗氣,道:「你也快些去吧。」
    小仙女道:「你不去?」
    顧人玉垂下了頭,道:「我……我看我還是回家的好。」
    小仙女瞪起眼望了他半晌,忽然冷笑道:「他破壞了你和九丫頭的好事,你還在恨
他?」
    顧人玉黯然一笑,道:「就算沒有他,九妹也不會嫁給我的,我並不是這意思。」
    小仙女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顧人玉頭垂得更低,訥訥道:「我只不過……只不過覺得你……你也……」他不但
滿臉通紅,連脖子都粗了。
    小仙女瞪了他半晌,忽又笑了,道:「你這呆子,你難道以為我喜歡他!」
    顧人玉吃吃道:「我前兩天聽三姊說,女人只有喜歡一個人時,才會恨他,你這麼
恨他,豈非……豈非就是……」小仙女忽然用一隻柔軟的小手掩住了他的嘴,柔聲道:
「你這呆子,你難道還不知道我的心?」
    顧人玉又□又喜,已呆住了。
    小仙女道:「你若以為我喜歡他,我現在就嫁給你,你總該放心了。」
    她忽然拍手笑道:「對,我們現在成親,既用不著禮樂,也用不著媒人,等他們回
來聽到這件事,那時他們臉上的表情一定好看得很。」她越說越開心,突聽、「噗通」
一聲,原來顧人玉竟已連人帶椅一齊跌到地上去了。
    小仙女吃驚道:「你……你怎麼了呀?」她剛蹲下去想扶起他,誰知顧人玉忽又從
地上跳了起來,大叫道:「我太開心了,太開心了……天下還有比我更開心的人嗎?」
    小仙女又驚又笑,吃吃笑道:「想不到顧小妹也會變成個大瘋子。」
    顧人玉大笑著道:「我現在才知道小魚兒是天下第一個大好人。」
    小仙女皺眉道:「你居然說他是好人,只怕真是瘋了。」
    顧人王道:「你想,若不是他,九妹和我們這兩對好夫妻是從那裡來的。」小仙女
紅著臉、「噗哧」一笑,卻又故意板起臉道:「誰說我和你會是好夫妻,以後我說不定
此母老虎還凶,天天打你,罵你,連飯都不給你吃。」
    顧人王壯起膽子,拉起了她的手,柔聲道:「只要能和你在一齊,不吃飯又有何妨,
廣東人常說、「有情飲水飽」,卻不知我連水都可以不喝的。」
    小仙女嬌聲道:「我還以為你是很規矩哩,誰知你也這麼不老實。」兩人目光相對,
心裡卻充滿了柔情蜜意,微風吹入窗戶,帶來了滿窗星光、一船春色,小仙女情不自禁,
向顧人玉懷中依偎了過去……
    軒轅三光望著走在前面的一群人,心裡暗暗得意,無論如何,他總算為小魚兒做了
一件事。
    李大嘴回頭瞧了他一眠,也將腳步放緩,走在他身旁,道:「原來你和小魚兒是好
朋友「軒轅三光道:「難道你以為老子只能交你們這些見不得人的龜兒子朋友嗎?」
    李大嘴笑道:「想不到你也學會了用心機,竟連我們幾個人都被你騙了。」
    軒轅三光瞪眼道:「你們這幾個龜兒子其實根本就不能算人,小魚兒是跟著你們長
大的,你們卻一心只希望他被困死。」
    李大嘴默然半晌,長長歎了囗氣,道:「老實說,我本來也想救他的,可是……一
聽到聽南天已到了這裡,我就嚇得全沒了主意。」
    軒轅三光道:「你以為小魚兒會幫燕南天來對付你們。」
    李大嘴道:「他就算要這麼做,也不能怪他的,江楓夫妻雖不是死在我們的手上,
可是燕南天……唉!」
    軒轅三光冷笑道:「告訴你,你們全都將小魚兒看錯了,他絕不是反臉無情的人,
他若活著一定會在燕南天面前幫你們說情的,他萬一死了,你們這些龜兒子才真的倒了
大楣。」
    李大嘴呆了半晌,歎著息道:「但願他現在還活著才好。」
    軒轅三光揪住他衣服,變色道:「他現在難道已死了不成。」
    李大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現在是死是活,只知道他已在那山腹中被困了七八
天,既沒有食物,也沒有水?……」軒轅三光失色道:「七八天不喝水,就算鐵打的人
也捱不下去的。」
    李大嘴道:「別人也許早就死了,但小魚兒……他說不有定法子的,你永遠也猜不
到他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他生怕軒轅三光找他麻煩,趕緊又搶著道:「那位鬼童子的本事也實在不小,我真
猜不透他怎會知道我們的行動,竟能及時將鐵瘋子找來。」他話剛說完,突聽身後一人
笑道:「若被你猜到了,我老人家還能算是鬼童子麼?」笑聲中人影一閃,鬼童子已到
了他們面前。
    李大嘴吃了一驚,陪笑道:「前輩果然是來無影,去無蹤,在下實在佩服得五體投
地。」
    鬼童子笑道:「你這兩句馬屁拍得我很舒服,我就將這件事從頭到尾告訴你們吧。」
    他搶著道:「江湖中人都以為鐵戰得到了一張藏寶之圖,其實他對藏寶一點興趣也
沒有,他最大的興趣,只是在無名島上。」
    李大嘴道:「既然是無名之島,鐵戰又怎會知道的呢?」
    鬼童子道:「這只因有個多事的人,記下了無名島的方位,而且說,無論誰只要找
到這無名島,就可向島上的入學武功,回到中土來就可無敵於天下。」
    他笑著接道:「鐵戰平生就喜歡打架,見到這封秘件之後,自然大為心動,所以就
叫他女兒帶著另一份藏寶圖將人引開,他自己卻悄悄的尋到無名島上來了。」
    李大嘴目光閃動,試探著問道:「無名島上住的卻是些什麼人呢!」
    鬼童子道:「島上住著的都是些早已厭倦紅塵的老頭子,他們」到了這島上後,連
自己以前的名字都不要了,所以這島才叫做無名島。」
    李大嘴陪笑道:「前輩想必也是島上的無名英雄了。」
    鬼童子道:「什麼無名英雄,只不過是些老不死罷了,何況,我就算想忘記自己的
名字,別人只要一見到我,立刻就會認得出我,不像那些老頭子,隨便替自己取個名字
別人也不知道。」
    其實李大嘴也早已猜到□十八,俞子牙這些名字都是杜撰的,此刻雖已證實,卻也
不說破,只是歎了囗氣,道:「鐵戰的運氣真不錯……」鬼童子道:「他在島上住了三、
四年,倒的確學會了不少武功,但若去的是你,此刻只怕早已被我們拋到海裡去餵王八
了。」李大嘴勉強笑道:「在下雖非好人,但鐵戰比在也好不了多少,前輩們為何偏偏
看上了他呢?」
    鬼童子沉下臉,道:「我問你,你打起架來,會不會像他那麼樣的不要命。」
    李大嘴道:「這……這只怕要差一點。」
    鬼童子道:「我們就看上了他這種不要命的脾氣,才覺他孺子可教。」
    李大嘴只好不說話了,心裡卻在暗罵:「你們瘋子遇見瘋子,正是王八看綠豆,對
了眼了,自然就一拍即合。」
    軒轅三光心裡本在惦記著小魚兒的安危,但聽了幾句後,也不禁動了好奇之心,忍
不住道:
    「前輩們既已退隱世外,又怎會重人紅塵的呢?」
    鬼童子道:「這只因鐵戰跟我們學了三年武功後,有天突然不學了,我們就問他為
什麼?他居然說我們這些人的武功,就算加起來也此不上燕南天和移花宮主,他學會了
也沒有用,所以還不如省些力氣的。」
    李大嘴眼睛一亮,道:「如此說來,前輩們這次是想來找燕南天和移花宮主較量較
量的。」
    鬼童子歎了口氣道:「這就叫人老心不老,靜極又思動了。」
    李大嘴心裡簡直開心得要命,卻故意歎息著道:「依我看,前輩們不如還是快回去
算了。」
    鬼童子瞪眼道:「為什麼?」
    李大嘴道:「別人我不知道,那燕南天的武功卻當真是獨步古今,空前絕後,前輩
們只怕也……」鬼童子果然跳了起來,怒道:「我就不信這個羊上樹,倒非要找他此劃
比劃不可。」
    李大嘴知道話已點到了,見好就收,改口道:「卻不知前輩怎會知道鐵心蘭的婚事
呢?」
    鬼童子又生了半天氣,才說道:「我們到了中土後,沿江而行,那幾個老不死忽然
迷上了武升城裡的一個小姑娘,硬說她琵琶彈得妙絕天下,竟賴在那裡不肯走了,我生
氣也沒有用,只有一個人四下走走,走到這裡,別的人沒有遇著,卻救了那白老虎。」
    李大嘴笑道:「看來他的運氣也不差。」
    鬼童子道:「但那時他卻已奄奄一息,我就將他送到山腳下養傷,他的傷還沒有好,
你們卻已到了。」
    李大嘴苦笑道:「原來前輩也在那裡,在下等為何未曾見到前輩呢?」
    鬼童子冷冷道:「方纔我老人家就在你背後,你見到了麼?」
    李大嘴歎了口氣,道:「前輩在暗中聽到在下等的計劃,就立可設法通知鐵戰,叫
他們立刻趕來,所以他們連妙絕天下的琵琶都不聽了。」
    鬼童子笑道:「你這人還算不太蠢,終於弄明白了。」
    突聽鐵戰大叫道:「你說小魚兒就在這裡?難道他也像孫悟空一樣,被如來佛壓在
山下了麼?」
    軒轅三光一聽已到了地頭再也顧不得別的,立刻趕了過去,只見鐵戰又拎起了屠嬌
嬌,怒吼著道:「是你將他弄進去的你就得將他弄出來「屠嬌嬌苦笑道:「我那裡有那
麼大的本事。」
    鐵戰道:「不是你是誰?軒轅三光大叫道:「格老子,現在還問這些事幹什麼?小
魚兒已經在裡面餓了七、八天了。」
    鐵戰失聲道:「七、八天,這姓花的小子只餓了兩三天,已有氣無力,他若已餓了
七、八天,那還有命麼?」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