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一十五章 鬼童復出

    李大嘴忽然一拍巴掌,道:「我們倒忘了一件事。慕容家的人最講究排場,怎麼會
在這種窮鄉僻壤辦喜酒呢?我們總該去打聽打聽,他們走了沒有?準備在那裡辦喜酒。」
    屠嬌嬌道:「就叫這賭鬼去吧,他和她們有交情。」
    突聽窗外有人陰惻惻一笑,道:「活鬼已經去過,賭鬼就不必去了。」
    軒轅三光大笑道:「格老子,你這半人半鬼的龜兒子還沒有被打下十八層地獄麼?」
    陰九幽自窗外露出一張青森森的臉來,嘻嘻笑道:「這世上鬼已夠多了又是賭鬼,
又是色鬼,再加上窮鬼,酒鬼,討債鬼,小氣鬼……世上既有這麼多鬼,我怎捨得再到
別地方去。」
    杜殺沉聲道:「你是說你已去打聽過慕容家的消息了?」
    陰九幽道:「不錯,她們本來是準備要回去再辦喜事的,但後來卻改變了主意。」
    杜殺道:「為何改變主意?」
    陰九幽搖著頭道:「她們沒有說,也沒有人敢去問她們。」
    李大嘴笑道:「女人家決定一件事後,若是不改變主意,倒是件怪事了。」
    哈哈兄道:「她們為何改變主意,屠嬌嬌也許知道,哈哈,她至少有一半是女人。」
    屠嬌嬌道:「不錯,我的確知道。」
    哈哈兒反倒怔了怔,道:「你真的知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屠嬌嬌道:「你若肯
花些心思,也猜得出來的,只可惜你的心已經給豬油蒙住了。」
    杜殺道:「你說她們究竟是為何改變主意的?」屠嬌嬌笑道:「你想,她們若是真
的規規矩矩的辦喜事,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必定會到齊,大家都想知道這位慕容家的
九姑娘究竟是怎麼樣一位聰明標緻的人物,都想瞧瞧她選來選去選到怎麼樣一位了不起
的好姑爺。」
    她嘻嘻一笑,接著道:「怎奈我們這位慕容九姑娘卻已變成了個癡癡呆呆的半瘋子,
選到的姑爺也是個才貌不揚,還有點瘋瘋癲癲的人物,這麼樣的一對夫妻若是被她們的
親戚朋友瞧見,豈非丟盡了慕容家的人麼?」
    李大嘴笑道:「不錯,她們家的親戚朋友,不是公子哥兒,就是千金小姐,這種人
吃飽了飯沒事做,就想著看別人的笑話,還有的說不定早就瞧著她們眼紅了,她們若丟
了這次人,以後在別人面前怎麼抬起頭來,倒不如省些事了。」
    屠嬌嬌道:「所以她們就索性在這小地方為這對見不得人的夫妻成親,然後再將這
對夫妻往別地力一送,叫他們安安份份的過日子,以後別人若是問起來,她們也可以說,
不敢驚動羅,新姑爺脾氣有些古怪羅,以後再補請喜酒羅……」李大嘴拊掌道:「妙極
妙極,這麼一來,別人心裡就算懷疑,也抓不著她們的把柄了。」
    屠嬌嬌道:「話雖如此,但這種人天生的死要面子,還是不會太省事的,她們一定
還是要□張一番,請請客,表示她們並非為了想省錢,只不過她們請的一定是些不相干
的人,誰也不敢去笑話她們。」
    陰九幽嘻嘻笑道:「屠嬌嬌真他媽的不愧是女諸葛,說的一點也不錯。」
    杜殺道:「她們在那裡請客?」
    陰九幽道:「她們已在江邊搭起一兩里長的長棚,擺下了流水席,無論誰都可以去
吃她們一頓,就連叫化子每人都有兩斤肉,一瓶酒。」
    杜殺道:「什麼時候?」
    陰九幽道:「就在今天。」
    雖然還沒有天黑,但長棚內外都已點起了大紅燈籠,上面還用金紙剪著雙、「□」
字,看起來倒真是喜氣洋洋,蠻像那麼回事。
    長棚裡的人,比蒼蠅下的蛋還多,有新娘子可看,這些鄉下人已經要擠破頭了,何
況這裡還有不花錢的黃酒白酒,大魚大肉。但有些人並不是完全白吃,居然還用紅紙,
紅布,紅綢子做成些喜聯喜幛,上面還寫著、「天怍之合」,、「鸞鳳和鳴」一類的吉
詞,有的居然還有下款,也莫非是張阿大、李洪發一類的名字。慕容家居然還將這些喜
聯喜幛掛了出來,一眼望去,到處都是紅紅綠綠的紅紙貼在竹子上,被江風次得、「嘩
啦嘩啦」的直響。
    江邊停著三艘油漆嶄新的大官船,艙裡艙外不時有穿得花團錦簇般的丫頭使女們進
進出出。
    長棚裡喝酒的人,都不時伸長頸子,往這艘官船上去瞧。
    有人道:「這家人也真奇怪,無緣無故的請了這麼多人來喝喜酒,主人家都躲在船
艙裡不肯露面,新郎倌也不出來敬我們幾杯。」
    又有人道:「你就馬虎些吧,你可知道人家是什麼身份,怎會來跟我們這些人喝酒。」
    那人道:「看他們這種勢派,我還真猜不透他們是幹什麼的。」
    另一人道:「聽說他們不但是江南首屈一指的大富翁,而且還是武林中響噹噹的人
物,請我們來,只不過是為了想要我們湊湊熱鬧而已,我們還是多喝酒,少說話的好,
莫要說錯了話犯了人家的忌諱,那就真是敬酒不吃要吃罰酒了。」大家正在紛紛議論,
談得高興,忽然一齊閉住了嘴扭過頭來望,就好像瞧見了什麼怪物似的。
    原來這時已有輻馬車在長棚外停下,這輛馬車的式樣已經夠奇怪了,從車上下來的
人卻更奇怪。趕車的是一條很魁偉的大漢,身上穿的雖是件質料很好的新衣服,鈕扣卻
一粒也沒有扣上,露出了滿胸黑毛!他不笑還好,一笑起來,一張嘴幾乎裂到耳邊,看
來一口就可以吃下兩個半斤重的大饅頭。接著,車上又走下幾個人,有的又矮又胖,有
的妖裡妖氣,還有個人手上竟裝著個鋼鉤,那張臉白裡發青,叫人一看就害怕。這些人
的模樣已經是稀奇古怪,天下少有,誰知他們又從車上推推拉拉的拉下三個人來。
    這三個人有氣無力,面容憔悴,看來已奄奄一息,身上卻偏偏穿著紅綢綠綢,打扮
得和新娘子一樣。長棚裡幾百雙眼睛都在盯著他們,他們卻大搖大擺,若無其事,忽然
一窩蜂的擁進竹棚。
    其中一條滿臉大鬍子的彪形大漢大聲道:「格老子,你們這些龜兒子們知不知道主
人在那裡?老子要找她們。」大多數人都認得這就是那開賭場的怪人,都領教過他們的
手段,雖然被叫做龜兒子,也不敢出聲。
    偏偏有兩人是剛從城裡來的,還是永什麼鏢局裡的趟子手,總認為自己混得蠻不錯
的,怎肯受這個氣。再加上七八分酒意,兩人一齊拍桌子跳起來,吼道:「你這混蛋在
罵誰?」、「混蛋」兩個字剛說出口,兩人已忽然被人夾著脖子提了起來,兩人平日以
為已練得很不錯的功武,竟連一招也使不出。大家都瞧得呆了,只聽一個穿著綠衣服的
怪人哈哈笑道:「這兩個小子居然敢罵軒轅兄是混蛋,膽子倒實不小,軒轅兄若是不教
訓教訓他們,以後別人就全都可以叫你混蛋了。」
    那大鬍子火氣本來已夠大了,再被這人一挑撥,更是火上加油,兩隻手一抬,眼看
這兩人的腦袋就要被撞得稀爛。
    幸好這時那圓臉胖子已拉住了他的手,笑道:「哈哈,今天是人家的好日子,你卻
一來就要殺人,豈非叫做主人的臉上難看?」那張嘴其大無比的人也笑道:「你要殺人,
也不該砸壞他們的腦袋,我雖不吃人頭,但一個人惱袋若被砸壞了,瞧著都噁心,老母
雞的頭若已被砸得稀爛,你也吃不下去的,是麼?」那大鬍子、「哼」了一聲,手一甩,
兩個人就飛了出去,各個跌在一張桌子上,腦袋恰巧栽入一碗剛端上來的酸辣湯裡,燙
得鬼叫,桌子上的碗筷杯盞,已被震得跌在地上,砸得粉碎。長棚佇立刻大亂,有些小
姑娘,老太婆,已嚇得鬼叫著往外面逃,有些小孩子更已嚇得放聲大哭起來。
    突聽一人道:「是那位朋友在這裡撒野,莫非是想給我兄弟難看麼?」這人說話的
聲音也並不十分響亮,但一個字一個字說出來,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而且語聲中自
有一種懾人的威力,叫人不敢不聽話,哭聲,叫聲,嘈亂聲,竟全都被這聲音壓了下去。
    只見一個年輕人站在船頭,背負著雙手,看來文謅謅的,就好像是個剛入學的秀才,
但氣度沉穩,站在那裡如山停嶽峙,明眼人一望而知,此人必是個內外兼修的武林高手!
長棚裡的人紛紛閃開,讓這些怪人走了過去。
    那圓臉胖子嘴裡打著哈哈,道:「鄉下人毛手毛腳,若是禮數欠周,小朋友你原諒
則個。」
    他雖然像是在賠禮,卻開口就叫人、「小朋友」,那人面色一沉,似乎要發作,但
忽然又似想起了什麼,面上露出了驚奇之色,目光在這些人面上一掃,又瞧見了打扮得
怪裡怪氣的花無缺。
    這一看更吃驚,失聲道:「各位莫非是……莫非是……」那圓臉胖子笑道:「小朋
友,我們的名字你最好莫要說出來,否則只怕要說髒你的嘴。」
    那人沉吟了半晌,微一抱拳道:「在下秦劍……」他剛說了四個字,船艙裡已又走
出幾個人來,有也男有女,女的固然是千嬌百媚,艷麗中帶著華麗,男的也都是風度翩
翩的濁世佳公子,他們顯然都知道來的是些什麼人了,但面上卻仍然都帶著微笑。他們
若是不知道這些人的來歷,含笑迎客本是禮數當然,但知道這些人的底細後,居然還能
帶著微笑,這就很難得了。江湖中人見到、「十大惡人」時,通常不是怒髮衝冠,就是
咬牙切齒,不是伸手就打,就是掉頭就跑的。
    哈哈兒先打了哈哈,大笑道:「你們瞧,人家慕容家的姑爺們多有風度,多有教養,
瞧見咱們這幾塊料,禮貌居然還如此周到。」
    屠嬌嬌嘻嘻笑道:「這才叫盛名之下無虛士,否則人家千嬌百媚的大姑娘怎麼會嫁
給他們呢?」
    李大嘴長身一揖,道:「在下等聞得公子們家有喜事,是以特來致賀,卻不如公子
們可容得在下等這些山野狂夫登堂入室麼?」
    站在船頭的除了三姑爺秦劍外,還有大姑爺、「美玉劍客」陳鳳超夫妻,二姑爺南
宮柳夫婦,四姑爺、「梅花公子」梅仲良夫婦,五姑爺、「神眼書生」駱明道夫婦,江
南武林的精華,可說已大多在此。
    他們見到被打扮得奇形怪狀的花無缺,面上都不禁露出了驚訝之色,但還是滿面笑
容,彬彬有禮。
    直等李大嘴的話全都說完了,、「美玉劍客」才抱拳笑道:「各位既肯賞臉,便是
在下等的貴客……」慕容雙搶著說道:「何況軒轅先生更是我們新姑爺的生死之交呢?
各位快請上船吧。」
    李大嘴也抱拳笑道:「既是如此,在下等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其中只有秦劍和、「梅花公子」面上微帶著警戒之色,屠嬌嬌走過他們面前時,
忽然回頭一笑,道:「你放心,咱們今天是專程喝喜酒來的,既不會找麻煩,也不會偷
東西,你用不著像防小偷似的防著我們。」
    軒轅三光大聲道:「不錯,今天是我黑老弟的大喜之日,若有那個龜兒子敢胡說八
道,老子第一個先找他算帳。」
    白開心冷笑道:「就憑你,只怕還差著一點,李大嘴吃人的癮若又發了,你難道還
能用腦袋塞住他的嘴不成!」這幾人一面說,一面笑,嘻嘻哈哈,罵罵咧咧的全都上了
船,竹棚中,人人側目而視,不知道這幾人究竟是什麼玩意?這些貴人公子們為何要對
他們如此客氣?船艙中居然能擺得下好幾桌酒,六姑爺、「小白龍」夫婦,七姑爺、
「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八姑爺、「萬花劍」左春生夫婦,以及、「神拳」顧人玉,
和、「小仙女」張菁,自然全都在船艙裡。
    小仙女瞧見他們幾個人走進艙,就斜著眼睛瞪他們,但大多數人的目光,卻還是都
在好奇的望著花無缺。他們實在猜不透、「移花宮」的傳人怎麼會變得如此模樣?但有
教養的世家子弟是絕不能過問別人私事的,別人若不說,他們心裡就算好奇得要命,也
只有裝作沒有見到。
    他們幾個人恰好佔據了一桌,杜殺高據在首席,坐在主位相陪的是、「美玉劍客」
陳鳳超和南宮柳。這兩人溫文爾雅,禮貌周到,坐在這一桌奇形怪狀的人中間,更顯得
品貌出眾、風神如玉。若是換了平日,他們和花無缺惺惺相惜,一定要傾心結納,但此
刻他們卻連看也不便多看花無缺一眼。
    花無缺更是眼觀鼻,鼻觀心,木頭人似的坐在那裡,就彷彿是坐在無人的曠野之中,
別人是在可憐他也好,是在竊笑也好,也已全不放在心上。酒過三巡,一雙新人竟還末
露面」
    李大嘴忽然道:「既有喜事,為何無禮樂?」陳鳳超沉吟著,陪笑道:「倉卒之間,
難以齊備,還望各位恕罪。」
    李大嘴正色道:「縱然如此,禮亦不可廢,同況……」屠嬌嬌搶著笑道:「同況咱
們這裡還有兩對新人,要沾沾你們的喜氣,等著和九姑爺、九姑娘一齊成禮哩。」
    陳鳳超道:「哦?」南宮柳道:「卻不知新人是……」也們雖然慎重而多禮,但此
時還是忍不住瞧了瞧花無缺,只見花無缺蒼白的瞼上,既無悲切之容,亦無歡喜之色。
他身旁一個美麗少女的表情卻複雜得多,複雜得令人更猜不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哈哈兒道:「哈哈,常言道,好事成雙,又道,一二不過三,三對新人一齊成禮,
日後這三對夫婦必定三多,多福多壽多子孫。」
    陳鳳超微微一笑,道:「閣下善頌善禱,這一番好意在下更無推卻之理,只可惜……」
李大嘴皺了皺眉,道:「只可惜什麼?」
    陳鳳超淡淡道:「只可惜舍下九妹吉禮已成,此刻已駕舟歸去。」
    南宮柳接著道:「各位想必也知道,九妹夫妻俱都飽□憂患,是以這一次他們既然
想靜靜的度過此一佳期,在下等自不便反對的。」
    屠嬌嬌、李大嘴他們對望了一眼,居然聲色不動。
    哈哈兒道:「哈哈,若是換了別人這麼說,我們一定要以為他這是在瞧不起人,但
這話既然是從兩位嘴裡說出來的,那自然就不同了。」
    陳鳳超道:「多謝。」
    屠嬌嬌嘻嘻笑道:「若是換在平日,各位見到我們這幾個人,少不得要替天行道的,
因為各位全都是大大的好人,好人遇著惡人,正如冰炭不能相容,是麼?」
    陳鳳超微笑不語。
    屠嬌嬌道:「所以,若是換在平日,我們也絕不敢來拜望你們,因為、「慕容」家
聲勢大得嚇人,我們實在也惹不起。」
    陳鳳超欠身道:「不敢。」
    屠嬌嬌道:「但今天可就不同了,我們就因為早已算準各位今天絕不會給我們難看
的,所以才敢到這裡來……」哈哈兒道:「哈哈,常言道,既來之,則安之,我們既已
來了,就少不了得要厚著臉皮賴在這裡,好在各位俱是彬彬有禮的君子,今天又是大好
的日子,我們就算有些失禮,各位也絕不會將我們趕走的。」
    另一張桌上的秦劍忽然長身而起,沉聲道:「各位究竟有何打算,不妨……」李大
嘴大笑著接口道:「在下等也沒什麼別的打算,只不過是想借各位這裡作喜堂,為這兩
對新人成親而已。」
    秦劍還想說話,陳鳳超卻攔住了他,微笑道:「各位既肯賞臉,這又是大好的喜事,
在下等歡迎唯恐不及,只不過……無樂不能成禮。」李大嘴悠然道:「子日!嫂溺叔援
之以手,事急便可從權,何況,樂為禮奏,便無須悅耳,是麼?」
    陳鳳超笑道:「閣下通達,非弟能及。」
    李大嘴撫掌大笑道:「既是如此,何患無樂?」他忽然用兩根筷子,在碗上敲打起
來,哈哈兒也用一雙手包著嘴,、「嗚哩哇拉」的吹個不停。
    屠嬌嬌笑得直不起腰來,道:「此樂只應天上有,人間那得幾回聞?有此妙樂還不
行禮?」
    她將白夫人和錢心蘭一邊一個架了起來,白開心瞪著眼,忽然咧嘴一笑,也架起了
花無缺。
    李大嘴一面敲著碗,一面大聲道:「新人行禮,一拜天地……」慕容家的姊妹們雖
然都是秀外慧中的才女,八位姑爺也都是聲名久著的俊傑,但實在也沒有遇到過這麼荒
唐這麼離奇的事,大家面面相覷,竟沒有一人想得出如何應付之策。
    就在這時,突聽陰九幽陰森森的語聲叱道:「什麼人?」
    又聽得一人笑道:「我不是人!」這兩句話傳入耳裡,大家不禁全都一驚。
    李大嘴他們雖然明知陰九幽必定遊魂般在附近,但他遇見的人卻是誰呢!、「我不
是人」這四個字,是陰九幽自己常說的。
    陰九幽顯然也怔了怔,才怪笑著道:「你不是人,難道還是鬼?」
    那人道:「一點也不錯。」
    陰九幽嶸嶸笑道:「你是鬼?你可知道我是什麼?」
    那人道:「你只不過是、「半人半鬼」,我卻是一整個鬼,你還有一半是人,我卻
完完全全不是人。」
    聽到這裡,白開心忍不住拍手大笑道:「妙極妙極,想不到陰九幽今天真是白日見
鬼了。」
    大家雖然都很驚訝,也不禁都覺得有些好笑。
    只聽那人大笑道:「一點也不錯,你們全都白日見鬼了,我就是白日鬼!」笑聲中,
一條人影已自艙外風一般捲了起來。船艙中可說沒有一人不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屠
嬌嬌,白開心,、「萬花劍」左春生,、「神眼書生」駱明道,這幾人的輕功在江湖中
更是赫赫有名。但他們見到這人的輕功,還是不免吃了一驚。
    李大嘴他們更知道:「半人半鬼」陰九幽只要纏住一個人,便如附骨之蛆,永遠不
會讓那人脫身的。但這人竟輕輕鬆鬆的就自陰九幽身旁掠入船艙來,可見他的輕功竟比
身法如幽靈般的陰九幽還高明得多。
    他們實在不敢想像這人是誰!因為除了移花宮主和燕南天外,世上有這麼高輕功的
人實在不多。
    但這人並不是燕南天,自然更不會是移花宮主。燈光下,只見他身高不滿三尺,竟
是個侏懦。別的侏儒長得必定畸形怪狀,難看得很,這侏儒卻是不同,他的頭,手,腳,
和身子的發育都很相稱,一張臉更是眉清目秀,而且頷下遠冒著五柳須,看來居然仙風
道骨,很有幾分道氣。
    他身上的打扮,卻是非道非俗,穿著件青灰色的短袍,背後還斜插著劍,這柄劍比
別人的匕首還短兩寸,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若是小孩子見到這人,一定會拉起他的手,
要他陪自己捉迷藏,若是走江湖賣藝的見到此人,一定要認為是奇貨可居,若是貴胄大
臣見著此人,一定要將他引見給帝王,作宮廷的弄臣。
    但屠嬌嬌見到此人,卻忽然笑不出了,杜殺、李大嘴瞧見她面上變了顏色,心裡也
忽然想起一個人來。
    這時陰九幽也跟著掠進船艙,似乎想要向這人出手,但屠嬌嬌、李大嘴卻趕緊攔住
了他,在他耳旁悄悄說了兩句話。陰九幽面色也變了變,拍出去的手也立刻縮了回去。
    只見這人四下作了個揖,笑嘻嘻道:「不速之客,闖席而來,恕罪恕罪。」
    陳鳳超、南宮柳等人心裡自然也很鷹訝,但還是很客氣的答禮,只有三姑娘慕容珊
珊目光閃動,忽然道:「晚輩年紀小時,曾聽說過江湖中有位奇俠,形跡如神龍,人所
難測,晚輩久已想一睹風采了。」
    慕容雙眼睛一亮,搶著道:「三妹說的這位奇俠,可是人稱……人稱……」那人哈
哈笑道:「姑娘用不著避諱,只管將、「鬼童子」這名號叫出來就是,我早已聽得很習
慣了,非但不會生氣,而且還覺得這名字蠻不錯的哩。」、「鬼童子」這三字說出來,
陳鳳超,南宮柳等人也不覺都為之聳然失色,他們小時候也曾聽人說超過,此人不但輕
功絕高,而且據說還是東瀛扶桑島,伊賀谷,秘宗、「忍術」的唯一傳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