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一十四章 惡人再聚

    躲在門後偷看的屠嬌嬌見燕南天上了江玉郎的當,不由也笑了,喃喃道:「我早已
知道燕南天必定要上他的當,我猜的果然不錯。」
    白開心吃吃笑道:「這小鬼果然有兩下子,也難為他裝得真他媽的像極了,燕南天
居然真跟著也走,真是鬼迷了心竅。」
    屠嬌嬌笑道:「這下子燕南天非但永遠休想找得到小魚兒,只怕連命也要送在這父
子兩人的身上。」
    軒轅三光呆呆的出了會兒神,忽然推開門,就想衝出去,誰知屠嬌嬌的手早已等在
他背後,他剛推開門,屠嬌嬌就閃電般點了他五,六處穴道,將他的人往肩上一扛,轉
身從後面的窗子竄了出去。
    軒轅三光又驚又怒,怎奈連話都已說不出來。只見屠嬌嬌從屋子後面繞出了這小鎮,
天色雖已很亮了,但入山的道路上,並沒有人蹤。她似乎將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飛
也似的竄上山,也不知走了多久,突聽一陣鐵器敲擊聲自風中遠遠傳了過來。
    李大嘴,哈哈兒,和杜殺正在開山,突見屠嬌嬌和白開心兩人飛掠而回,就像是被
鬼追著似的。最奇怪的是,屠嬌嬌背上還扛著個人。李大嘴他們立刻全都停住了手,迎
了上去。
    哈哈兒目光轉處,失聲笑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惡賭鬼到了,哈哈,久違久違。」
    李大嘴大笑道:「惡賭鬼,多年不見,怎地一見面你就爬到屠嬌嬌身上去了?難道
你這賭鬼已變成了色鬼了麼?」
    杜殺卻皺眉道:「這是怎麼回事?」
    屠嬌嬌先不答話,卻將軒轅三光重重往地上一摜,這一摜,便將他穴道全都解了開
來。他人還末站起,已大笑道:「原來你們這些龜兒子全都到這裡來了,龜山上有了你
們這麼多龜兒子,倒實的名副其實。」
    白開心哈哈一笑,道:「屠嬌嬌莫名其妙的點了你七、八處穴道,又像條狗似的將
你摜在地上,你不找她拚命,反而開起玩笑來了,嘿嘿,看來你這人真在是好欺負得很。」
    軒轅三光生性豪爽,驟然見到這許多老朋友,已將別的事全都忘了,但此刻被白開
心挑撥了幾句,他立刻又火冒三丈,跳起來指著屠嬌嬌的鼻子道:「我問你,你這不男
不女的龜兒子為什麼要點老子的穴道,難道真當老子是好欺負的麼?」
    屠嬌嬌道:「我問你,你方才衝出去是不是想去通風報訊,叫燕南天莫要上江別鶴
父子的當。」
    「燕南天」這三個字說出,李大嘴、哈哈兒、杜殺全都聳然失色,好像連站都站不
穩了。
    杜殺失聲道:「燕南天?」
    李大嘴道:「難道他……他的病已好了麼?」
    屠嬌嬌道:「他非但病已好了,而且功夫彷彿此以前更強,我見到他的人時,還沒
有認出他來,但見他露了一手功夫後,就知道必是燕南天無疑,因為除了燕南天之外,
世上再也沒有第二個人有那麼高的武功。」
    哈哈兒牙齒打戰,非但再也笑不出來,連話也說不出了。
    白開心搶著道:「他已被江別鶴父子騙走,但惡賭鬼卻想將他找回來。」
    這句話還末說完,李大嘴,杜殺、哈哈兒已將軒轅三光團團圍住,三個人具是咬牙
切齒,滿面凶光。杜殺瞪著他一字字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軒轅三光別的人不怕,但對杜殺卻也有三分畏懼,此刻見到他殺機畢露,顯見一伸
手就要殺人,軒轅三光心裡也不覺有些發毛,勉強笑道:「老子不過是想要他將江別鶴
父子宰了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老子難道還會要燕南天來找你們的麻煩不成?」
    白開心笑道:「我問你,你若沒有做虧心事,為什麼一見到我們就跑呢?」
    軒轅三光臉色變了變,道:「這……這個……」白開心拍手笑道:「你說呀?你怎
地說不出話來了?這不是做賊心虛是什麼?」
    軒轅三光跳了起來,吼道:「老子又沒有掘你祖墳,你龜兒子為什麼找老子麻煩。」
    白開心知道目的已達,無論軒轅三光怎麼罵,他都不開腔了。李大嘴、哈哈兒果然
俱是滿面怒容,杜殺更是面籠寒霜,厲聲道:「你方才是不是一見他們就跑。」
    軒轅三光道:「我,格老子,不錯,我是跑了。」軒轅三光挺起了胸膛,大聲道:
「只因老子已將你們的錢都輸光了!」這句話說出來,大家又吃了一驚。
    哈哈兒搶著道:「我們的錢了什麼錢?」
    軒轅三光道:「你們都知道老子是惡賭鬼,卻不知老子雖喜歡嬴錢,也喜歡輸錢,
只要有錢輸,實在比贏錢更過癮,尤其是輸給那些沒有錢的小賭鬼,看到他們贏錢後那
種歡天喜地的模樣,那其中的樂趣,你們這些龜兒子只怕永遠也想像不到。」他歇了口
氣,接著又道:「前幾個月我替一個朋友將一票銀子送回去給江南的大富翁段合肥,雖
然因此得罪了江別鶴父子,卻跟段合肥斗了半個月蟋蟀,贏了他幾十萬,我手頭有了賭
本,就想送出去一些了。」
    李大嘴冷笑道:「想不到你這惡賭鬼倒實是劫富濟貧的俠盜。」
    軒轅三光道:「但是老子越是想輸,那銀子就偏偏跟老子作對,總是輸不出去。有
一天我正在一家菜館裡喝茶,旁邊居然有人賭起骰子來了,我一看正中下懷,就和那些
龜兒子賭了起來。」
    李大嘴道:「你又嬴了?」
    軒轅三光笑道:「該當那些龜兒子走運,老子的賭運恰巧在那裡走光了,別人擲出
個四點,老子都趕不上,竟一連輸了幾天幾夜。」
    白開心忽然插嘴道:「輸得好。」
    軒轅三光道:「那家茶館在一條小巷子裡,老子輸了三天後,那巷子裡老老少少都
嬴了老子不少,只有個糟老頭子,雖然每天都到這茶館裡來喝茶,每天都看到老子輸,
卻硬是不動心,硬是不肯下場來賭一手。」
    他笑了笑,接著道:「他越不肯賭,老子就越找他賭,別人都說這老頭子非但不賭
錢,而且不抽煙,不喝酒,是個漂標準准的木頭人,大家都叫他李老實,還說只要我能
引得這李老實跟我賭錢,他們每天就跟我磕一頭。」
    屠嬌嬌瞟了李大嘴一眼,笑道:「想不到李家門裡還有這麼樣的老好人,難得難得。」
    軒轅三光道:「那條巷子裡還有個屠寡婦,據說縣裡已快替她立貞節牌坊了,她雖
在巷口擺了個小攤子,但十年來來往往,就沒有人看到她笑過,她家裡也沒有別的人,
只有著一條狗,替她看守門戶。」
    李大嘴大笑道:「想不到屠家門裡居然還有人肯守寡,難得難得,只不過可惜她還
是養了一條狗,……哈哈,狗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會說話。」
    軒轅三光道:「賭到第四天,我還剩下三萬兩銀子,我就將銀子全都堆到李老實面
前,我說我只要說一個字,就能令那屠寡婦笑起來,再說一個字,就能叫她打我一個耳
光,我問李老實信不信?」
    哈哈兒忍不住問道:「他信不信?」軒轅三光道:「屠寡婦從來不笑的,男女授受
不親,寡婦更不能打男人的耳光,李老實自然不信,於是我就跟他打賭,我若輸了,就
將剩下的銀子全都給他,我若瀛了,只要他再陪我賭十把骰子。他望著面前的銀子,足
足望了半個多時辰,終於還是跟我賭了,他雖然老實,但老實人見到送上門來的銀子,
也捨不得不要的,只因每個人都認定我這場賭實是有輸無嬴,連半分機會都沒有。」
    哈哈兒道:「但你卻嬴了。」
    軒轅三光道:「只為了要跟他再賭個痛快,我自然非贏不可。」
    聽到這裡,連杜殺都不免動了好奇之心,忍不住問道:「你是怎麼樣嬴的?」
    屠嬌嬌道:「只說一個字就能令寡婦發笑,再說個字就要她翻臉打人……這實在連
我都被難住了。」
    李大嘴、白開心,面面相覷,實在也想不出軒轅三光說的那是什麼字?怎會有那麼
大的魅力。
    只聽軒轅三光悠然道:「到了下午,那寡婦才擺起她那賣煎餅的攤子,那條狗和她
寸步不離,自然也跟在她身旁,於是我就走過去,恭恭敬敬向那條狗磕了頭叫了、「爹」
那寡婦怔了怔,雖然想板起臉,終於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李大嘴等人聽了也都笑了起來。
    軒轅三光道:「別人見到我果然只說了一個字,就令那寡婦發笑,雖然又佩服,又
好笑,但還是想不出我怎能令她翻臉打我。」
    屠嬌嬌笑道:「老實說,連我都想不出你是有什麼法子。」
    軒轅三光道:「我只不過又跪到她面前,叫了她一聲、「媽』,她立刻就滿臉通紅,
連脖子都粗了,狠狠打了我一耳光,轉身就走。」他話末說完,李大嘴等人已笑彎了腰。
    軒轅三光道:「於是李老實只好陪我賭骰子,誰知我手氣竟轉了,一連嬴了十場,
開始時他還賭得很少,但到後來,他也輸急了,竟將家裡的夜壺棉被都拿出來跟我賭,
賭了十場後,他已輸得乾乾淨淨,我就問他,你既然連賭本都沒有了,還賭什麼?他呆
了半晌,忽然咬了牙,把我帶到他家裡去,他家裡已被搬空了,但卻還有個小屋子,裡
面堆著好幾口大箱子。」
    屠嬌嬌失聲道:「大箱子?什麼樣的大箱子?」軒轅三光道:「黑黝黝的大箱子,
上面積滿了塵土,李老實說,這本是別人托他看管的,他從來也沒有碰過,但現在,他
卻顧不得這些了。」
    他笑著接道:「一個人若是輸急了,連老婆兒子都會押上賭桌的,這李老實雖然一
生都很老實可靠,但老房子著火,燒得更快。」
    屠嬌嬌道:「他……他難道將那些箱子全都輸給你了。」
    軒轅三光道:「不錯,可是我卻未想到,那些箱子裡竟裝著全都是黃金白銀,更未
想到那些箱子竟是你們的,若非箱子裡有你們的記號,我永遠也不會想到你們竟會將箱
子交給一個老頭子保管,哈哈,這法子實在妙極。」
    他大笑接著道:「但我卻正如天上掉下了大元寶,平空落下了幾百萬,於是我就大
賭特賭,到這裡,已輸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已全都送別人作嫁垸,現在我已又是囊空如
洗,你們要我還錢,我是一分也沒有,要命倒有一條!」
    白開心、哈哈兒、杜殺、李大嘴、屠嬌嬌五人全都聽得怔住,面如死灰,如喪考妣
一般。
    哈哈兒道:「原來……原來歐陽丁、歐陽當並沒有將箱子藏在龜山,卻存在李老實
那裡,我們還是上了他的當。」
    哈哈兒忽然將地上的鐵鍬、鐵鏟全都拋了出去,大笑道:「其實我們倒該感激這賭
鬼才是。」
    白開心道:「感激他?」
    哈哈兒道:「他若不說,我們就還要在這裡作苦工,挖山洞,現在我們反倒可以休
息休息了。」
    杜殺緩緩道:「其實他並沒有說錯,若非軒轅三光,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箱子究竟
在那裡?反而多費些事,多著些急。」
    白開心叫了起來,道:「如此說來,你們不準備要他賠了麼?」
    李大嘴笑了笑,道:「他早已說過,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白開心道:「但他
這身肉也不錯,你難道不想□□味道麼?」
    李大嘴笑道:「我若將這賭鬼吃進肚子裡,那還得了,他若要我的腸子和胃打起賭
來,我怎麼吃得消。」
    他瞪著軒轅三光又道:「你將銀子都輸光了,難道將箱子也輸了麼?」軒轅三光道:
「沒有。」
    李大嘴眼睛一亮,大喜道:「箱子在那裡!」
    軒轅三光道:「老子嫌那些箱子太重,早已全郡拋進揚子江了。」
    李大嘴,屠嬌嬌面面相對,再也說不出話來。
    軒轅三光重重啐了一囗,道:「恪老子,你龜兒喜歡的是吃人肉,人肉卻是銀子實
不到的,丟了幾兩銀子,你難過什麼!」
    李大嘴歎了口氣,道:「這你就不懂了,一個人年紀越大,就越貪財,我雖也知道
那玩意兒吃不得,穿不得,也帶不進棺材,但我卻偏偏越來越喜歡它。」
    哈哈兒道:「不錯,我每天什麼都不幹,只要讓我關起門來數銀子我已經覺得很過
癮了。」
    軒轅三光道:「我看你們這些龜兒子只怕真的已經快進棺材了,一個人若是什麼都
不喜歡,只喜歡錢的話,他就已經死了大半截。」
    他又啐了一口,接著道:「但你們既然如此喜歡錢,為什麼不再去偷,去搶,那些
銀子反正是你們這些龜兒偷來搶來的。」
    李大嘴正色道:「這你又不懂了,惡人也得有惡人的身份,.像我們這樣有身份的
惡人,若再去殺人越貨,豈不叫人笑掉大牙。」
    軒轅三光怔了半晌,忽然大笑起來,道:「想不到你們這些龜兒連強盜都不敢做了,
你們還有什麼用?我看你們不如同泡尿自己淹死算了。」
    屠嬌嬌道:「放你媽的屁,誰敢說、「十大惡人」沒有用?」
    軒轅三光冷笑道:「二十年前,你們也許可以算得上、「十大惡人」,但在那烏龜
洞裡躲了二十年之後,你們已只能算是、「五十縮頭烏龜」了。」
    屠嬌嬌怒道:「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就算在二十年前,你也沒有資格稱得上、
「十大惡人」,別人只不過是將你拿來湊數的。」
    軒轅三光道:「既然我們都算不上是什麼」惡人」,為什麼不索性做件好事呢!」
    李大嘴道:「做什麼好事!」
    軒轅三光指看地上的花無缺和籠子裡的鐵心蘭道:「我們為什麼不將這三個可憐蟲
放了,讓他們感激一輩子。」
    李大嘴沉吟看道:「不錯,我們被人家恨了一輩子,偶爾也叫幾個人感激我們,倒
也不錯。」
    軒轅三光道:「杜老大,你的意思怎樣?」
    杜殺冷冷道:「反正這三個人已離死不遠,我殺他們也甚是無趣。」
    白開心眼珠子直轉,忽然道:「你們既然要作好人,為什麼不索性好人做到底。」
    哈哈兒大笑道:「哈哈,損人不利己難道也做得出什麼好事麼?」
    白開心道:「我壞事做了一輩子,如今也想嘗嘗做好事是什麼滋味了,否則我死了
到閻王爺那裡去都不好交代。」
    軒轅三光道:「你龜兒子究竟玩什麼花樣?」白開心背看花無缺和鐵心蘭,笑嘻嘻
道:「這兩人你愛我,我愛你,已愛了好多年,只是中間多了個小魚兒,現在小魚兒既
然已翹了辮子,我們為什麼不索性將這兩人結成夫婦,哈哈,讓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豈非是最大的好事。」
    哈哈兒拍手笑道:「不錯,我們閒了這麼多年,現在能為他們辦辦喜事,好好熱鬧
一場,倒也開心得很。」
    李大嘴笑道:「我已有二十多年沒吃過喜酒了,這想必有趣得很。」
    屠嬌嬌卻指看白開心笑道:「我就知道這小子沒存好心,干的果然還是損人不利己
的事。」
    白開心道:「替別人做媒,正是天大的好事,連閻王知道了,都要添我一記陽壽,
你怎麼還說這不是好事呢?」屠嬌嬌笑道:「你明知這兩人現在都很傷心,卻偏偏要他
們現在成親,這豈非比殺他們更缺德。」
    白開心眨著眼道:「他們就算現在很傷心,一嘗到成親後那種妙不可言的滋味,我
保險他們絕不會再傷心了。」
    李大嘴道:「這條狗嘴裡真是連一根象牙都吐不出來。」
    屠嬌嬌笑道:「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壞蛋永遠做不了好人的。」
    哈哈兒道:「我不管你們怎麼說,反正是非要這兩人成親不可的了,哈哈,我還要
親手替他們換上紅衣裳,親手替他們倒交杯酒。」
    李大嘴瞟了白夫人一眼,忽又笑道:「這裡反正還有一條母大蟲,我們索性也替她
找個老公吧。」
    哈哈兒瞧了瞧白夫人,又瞧了瞧白開心,大笑道:「不錯,不錯,這兩人正是天生
的一對。」
    屠嬌嬌吃吃笑道:「看來這位大嫂子福氣不差,也真和姓白的有緣,嫁來嫁去,都
是姓白的,連姓都不必改了。」
    白開心已叫了起來,道:「你們……你們……」他嘴裡說著話,人已想溜。
    但屠嬌嬌、李大嘴,早已一邊一個夾住了他。
    屠嬌嬌笑道:「這是天大的喜事,你為什麼還想溜呢?」
    李大嘴道:「你溜也溜不了的。」
    軒轅三光自從聽到、「小魚兒已翹了辮子」,一直都沒有說話,此刻眼珠子也轉了
轉,忽然道:「我知道還有兩個人要成親,既是喜事,索性大家合在一起辦吧,既省錢,
又熱鬧。」
    屠嬌嬌道:「你說的是那慕容九的小丫頭和你那黑小子的朋友?」軒轅三光道:
「不錯。」
    李大嘴大笑道:「慕容家的人,怎麼會和咱們一齊辦喜事呢,這賭鬼發瘋了。」
    軒轅三光道:「我們何必跟他們商量,到了那時候,我們就一齊擁進喜堂,將三對
新人排在一齊,再吃他們一頓喜酒,他們還能在好日子裡跟我們翻臉麼?」哈哈兒拍手
大笑道:「好主意,好主意,哈哈,我們就跟他來個霸王硬上弓。」
    李大嘴道:「我真希望他們酒席上有道菜是用人肉做的,到時你們吃你們的山珍海
味,我也有人肉吃,那就真的皆大歡喜了。」
    白開心忽然冷冷道:「只望那天燕南天也去喝喜酒才好。」
    這句話說出,大家又全都笑不出了。
    只聽軒轅三光道:「燕南天絕不會到那裡喝喜酒的。」
    白開心冷笑道:「你怎麼知道?你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
    軒轅三光也不理,他道:「燕南天現在一心只想找小魚兒,那有功夫去喝喜酒。」
    白開心道:「你莫忘了,要找人一定會往人多的地方去找,辦喜酒的地方人最多,
我要是燕南天,也會去湊熱鬧的。」
    軒轅三光道:「你龜兒也莫忘了,現在替燕南天帶路人的是誰。」
    白開心怔了怔,不說話了。
    屠嬌嬌笑道:「現在替燕南天帶路的是江玉郎,江王郎非但絕不會將燕南天帶到慕
容家去,也不會將燕南天帶到人多的地方,他怕別人揭穿他的把戲。」
    白開心道:「如此說來,豈非人越多的地方反而越安全。」
    軒轅三光道:「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慕容家那些姑娘們的所在之地。」,屠嬌嬌笑
道:「一點也不錯,想不到這賭鬼近來也變得聰明了。」
    哈哈兒跳了起來,道:「既是如此,我們現在還等什麼,趕快走吧,哈哈,我這人
天生就喜歡熱鬧,人越多越好。」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