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邪不敵正

    銀子一搬走,賭場裡的人立刻也跟著散了。軒轅三光望著已然發白的天空,長長伸
了個懶腰,喃喃道:「格老子,真他媽的是天光、人光、錢光,反正不弄到鳥蛋精光,
老子也睡不著覺。」他忽然發現賭場裡的人竟還沒有走光,還剩下四個人,有兩個人躺
在地上,像是已睡著了。
    另外兩個人卻在笑嘻嘻的望著他。
    軒轅三光眼睛一瞪,道:「你們兩個龜兒子為什麼還不走,難道還想跟老子賭?」
那兩人中有個比較高的搶著笑道:「這裡只有一個半龜兒子,還有半個是龜女兒。」
    軒轅三光眼睛瞪得更大,瞪著那矮的一人。屠嬌嬌笑嘻嘻道:「這裡只有一個龜兒
子,我卻是你祖奶奶。」
    她也不知道軒轅三光現在已認出她是什麼人了,但卻末想到軒轅三光不等她話說完
忽然好像條被人踩著尾巴的貓似的,飛一般奪門而出。
    屠嬌嬌他們追出去的時侯,軒轅三光已連人影都瞧不見,街上的人,卻都扭著頭往
左面瞧。
    軒轅三光顯然就是從左面逃走的。
    屠嬌嬌笑了笑,道:「你放心,那賭鬼的輕功一向並不高明,咱們一定能追得上。」
    話剛說完,軒轅三光忽然又從左面街角後倒退了回來,退得竟比逃的時侯還要快得
多。
    一退到這條街上,他就轉過身子,向這邊逃了回來,只見他滿臉俱是驚慌之色,一
頭又衝回了賭場。屠嬌嬌他們自然又立刻跟了進去。
    白開心笑道:「你這是幹什麼?難道撞見了鬼麼?」
    李大嘴正將眼睛湊在門縫上,向外面偷看,嘴裡道:「正是撞見了大頭鬼。」
    他的神情看來更累張,連臉色都有些發白了。屠嬌嬌和白開心對望了一眼,也忍不
住將眼睛湊到門縫上,向外面望了出去,果然看到左面那邊的街角後已轉出兩個人來。
    走在前面的一人,身材很高,肩膀很寬,但卻骨瘦如柴,身上穿著件短藍布袍子,
空空蕩蕩的看來就活像是個紙紮的金剛,只要被風一吹,他整個人都像是要被吹到屋頂
上去。他不但人長得很奇怪,臉也長得很奇怪,因為他臉上皺紋雖不少,但卻連一根胡
子也沒有。也沒有眉毛。
    他眼睛已瘦得凹了下去,所以就顯得特別大。他臉上雖也是面黃肌瘦,滿臉病容,
但一配上這雙眼睛,就顯得威風凜凜,令人不敢逼視。
    白開心道:「這小子長得倒實有些奇怪,江湖中有這麼樣一個怪人,我居然沒聽說
.過,也沒有見過,可見我這些年來實在太懶了。」
    屠嬌矯也不禁皺起了眉頭,道:「惡賭鬼,你認得這人麼?」
    軒轅三光道:「不認得。」他眼睛只瞪在這怪人後面的一個人身上。
    走在這怪人身後的一個人,長得非但不奇怪,而且還很好看,年紀也已過了中年,
一張臉卻遠是保養得很得法。他身上穿著的衣服顏色也配合得很好看,很大方,只不過
他臉上然在拚命想裝出微笑來。看來還是有些垂頭喪氣,愁眉不展。
    這人赫然竟是江別鶴。
    屠嬌嬌更驚訝,皺眉道:「江別鶴怎會沒有跟著魏無牙?反而跟這怪人走到一齊來
了?」
    這時右邊的街角忽伏衝出一匹馬來。馬是紅色的,就像是一團火,飛也似的衝入這
條街,眼見就要將街旁的一個麵攤子撞倒。可是馬上人的騎術實在不錯,竟在這間不容
發的一利那,將馬勒住,連一隻碗郡沒有撞翻。
    大家這才看清這馬上的人也和馬一樣,穿著一身火紅的衣服,手裡還提著根火紅的
馬鞭。健馬輕嘶中,她已躍下了馬鞍。於是大家又發現她的人原來比她的騎術更美,那
雙又俏皮,又靈活的大眼睛,簡直就美得令人透不過氣來。
    別人的眼睛都在望著她,她都將這些人全都當做死的一樣,根本沒有瞧這些人一眼,
只是跺著腳道:「喂,快來呀,你騎的馬難道是三條腿的麼?」這時候街首後才又有匹
馬奔過來,馬上人道:「不是我慢,而是你騎得實在太快了。」語聲中,這人也下了馬,
身手也很矯健,卻是個很清秀,很斯文的少年,身上衣服的質料也很高貴。
    那紅衣少女嘟起了嘴,瞪著眼道:「誰敢說我馬騎得太快,我撞過人麼?」那少年
發現這麼多人在看他,臉竟似有些紅了訥訥道:「你……你不快。是,是我太慢。」
    紅衣少女這才嫣然一笑,道:「這樣才乖,姊姊請你吃消夜。」
    那少年臉更紅,簡直連頭都不敢抬了。大家覺得這位少年實在太斯文,太害臊,就
像是個大姑娘,但這位大姑娘實在太刁蠻,太潑辣,簡直叫人有些吃不消。
    就連那怪人都在注意這少年男女兩人了,只有江別鶴瞧見這兩人時,卻立刻低下了
頭。因為只有江別鶴認得這兩人是誰。這紅衣少女就是小仙女張菁:這很斯文,很害羞
的少年人,自然就是神拳世家的公子顧人玉了。
    小仙女展顏笑道:「今天真可說是九丫頭的好日子,我也很開心,所以我一定要大
吃一頓,而且還要喝兩杯。」顧人玉像是忍不住輕輕歎了口氣。
    小仙女立刻又瞪眼道:「你歎什麼氣?九丫頭心上有了別的人,你難道很難受麼?」
    顧人玉趕累陪笑道:「我怎會難受,我……我……」他非但臉發紅,連脖子都粗了。
    小仙女、「噗哧」一笑,道:「你不難受最好,你看,這裡居然還有粉蒸肉,還有
珍珠丸子,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吃過這種小吃了,因為除了湖北外,別地方做的都不好
吃。」她吱吱喳喳,又說又笑,剛拉著顧人玉在攤子上坐了下來,忽又站起,瞪著街對
面的江別鶴,道:「你看,這是什麼人?」
    顧人玉隨著她目光望了過去,面上也變了顏色,沉聲道:「他怎會到了這裡。」
    小仙女冷笑道:「是呀,堂堂的江南大俠,怎會躲到這種小地方來了,難道是已經
不敢見人了麼,難怪江湖中人都說江大俠已失蹤了。」
    她說話的聲音就算聾子都能聽得到,街上的人也有知道江南大俠名聲的,又都不禁
直著眼去瞧江別鶴。只有江別鶴卻像是什麼都沒有聽見,低著頭往前走。像是恨不得一
步就走過這條街似的。
    可是小仙女一步就竄到了他面前,冷笑著道:「江別鶴,江大俠,你為什麼不開口
了?你以前不是能說會道的嗎?而且我還記得你的威風不小。」
    江別鶴非但不說話,連頭都不抬。
    小仙女厲聲道:「江別鶴,你用不著裝傻,裝傻也沒用,不知有多少人正等著找你
算一算舊帳,你就跟著我走吧。」
    江別鶴站在那裡,連動都不動,臉上也沒有絲毫表情,堂堂的江大俠,竟像是已變
成個死人他身旁的那怪人卻忽然道:「他不能跟你走!」這人的聲音低而嘶啞,嗓子彷
佛已撕裂了,他說話的聲音,只不過是自那些裂隙裡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來的。
    小仙女騾然見到這樣的人,聽到這樣的聲音,也不禁怔了怔脫口道:「他為什麼不
能跟我走」那怪人道:「只因他要跟我走。」
    小仙女怒道:「跟你走,你是什麼東西!」這一聲怒喝叱出,她掌中的鞭子也跟著
飛出。這條死的皮鞭到了她手裡,就像是忽然變成條活的毒蛇,又像是變成了道閃動的
火焰,捲向那怪人的臉。
    那怪人的反應卻遲鈍得很,似乎根本不知道鞭子抽在人臉上會疼的,只是出神地望
著這鞭子。
    眼看著這鞭子就將在他臉上留下條血痕,誰知鞭梢到了他手裡,一條長鞭就忽然斷
成了十幾段,一段段落在地上,小仙女的人也站不穩了,踉蹌向後直退,終於倒在顧人
玉懷裡。
    別人只瞧見長鞭寸斷,小仙女跌倒,至於那怪人是如何出的手?如何用的力氣?誰
也沒有瞧見。
    就連小仙女自己也弄不清這是怎麼回事,她只覺一股奇異的力道自長鞭上傳了過來,
她身子立刻如遭雷電所擊。若是換了別的人,驟然遇到如此驚人的武功,就算不被嚇得
半死,也是萬萬不敢再出手的。小仙女自出道以來,從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顧人玉見到這怪人的武功,正想悄悄勸她忍囗氣,誰知她已跳了起來,雙手一分,
就拔出了兩柄短劍。
    只見劍光閃動,如驚虹掣電,就在這一剎那間,小仙女已向那怪人攻出七劍,每一
劍都恨不能將他刺個透明窟窿。
    只聽那怪人輕叱一聲,也末看清他有什麼動作,小仙女掌中的兩口劍,就忽然脫手
飛出!宛如兩道青色的火花般,在黑暗的天空中閃了閃,就消失不見,竟不知飛到什麼
地方去了。
    再看小仙女,竟又跌到顧人玉懷裡,只不過她這次雖然用盡平生力氣,也休想再爬
得起來。
    那怪人沉著臉道:「你是誰家的子弟?怎的不分皂白,就敢對人下這麼重的手?江
湖中的後輩,怎地越來越不懂規矩了?」
    小仙女大罵道:「你才是後輩小子!你才不懂規矩,你可知道……」她聲音忽然頓
住,因為顧人玉忍不住掩住了她的嘴。
    小仙女用盡全身的力氣,用手肘在他肚子上一撞,顧人玉雖疼得鬆了手,但她的身
子也滑了下去,跌坐在地上。她索性賴在地上,指著顧人玉的鼻子道:「我被人如此欺
負,你非但不幫我的忙,還不准我說話,你還能算是男人麼!難怪別人要叫你顧小妹了。」
    顧人玉一張臉漲得通紅,吃吃道:「我……我……我實在……」、「我實在是看錯
你了,我本來還以為你是個男子漢大丈夫,誰知你卻比……比豆腐還要軟,你實在太令
我傷心了。」說到後來眼淚已流了滿臉。
    顧人玉忽然咬了咬牙,大步向那怪人走了過去,大聲道:「閣下武功的確高明,但
在下還是要來領教領教。」那怪人沉著臉,也不說話。
    顧人玉喝道:「留神,我要出手了!」他做人雖然有些婆婆媽媽的,但出手倒十分
乾淨俐落,而且又穩,又狠,又准,又快。
    只聽、「蓬」的一聲,這一拳竟著著實實打在那怪人身上,那怪人也不知怎的,竟
沒有將這一拳閃開。
    小仙女眼淚也不流了,眼睛裡也發出了光,只因她早知道顧家神拳的威力,也很了
解顧人玉手上有多大的力道。
    顧人玉武功雖不花俏,但卻很精純,若被他一拳打實,莫說人吃不消,就算是一條
牛,只怕也要被他打扁。
    小仙女幾乎忍不住要拍起手來,但她立刻又發現那怪人非但沒有被打扁,而且連臉
色都沒有變。顧人玉這祖傳的神拳,打在他身上,竟好像是在替他敲腿□背似的,顧人
玉自己的身子反而站不住了,搖搖欲倒。
    小仙女這才吃了一驚,只聽那怪人瞪著顧人玉道:「你是顧老四的什麼人!」
    顧人玉頭上直冒冷汗,道:「前……前輩莫非認得家父?」
    那怪人、「哼」了一聲,道:「聽說顧老四的家教很嚴,怎容得你這樣的子弟在江
湖中招搖?要知越是會武功的人,越該要自己收□,若是一言不合就胡亂出手,那就是
盜賊匹夫所為,這道理你爹爹難道未曾教訓過你麼?」
    顧人玉被罵得連頭都不敢抬,那裡還敢說話。小仙女卻忍不住大聲道:「你究竟是
什麼人?憑什麼來教訓我們?」
    江別鶴一直木頭人般站在一旁,一點也沒有吃驚,好像早就知道那怪人一出手就可
將小仙女和顧人玉兩人擊倒。
    此刻他忽然笑了笑,道:「你們連他老人家是誰都不知道麼?他就是大俠燕南天!」
囗囗囗燕南天!這三個字一說出來,小仙女已不敢發橫,瞪大了眼,張大了嘴,再也合
不攏來。顧人玉更早已翻身拜倒,就連那些從賭場裡散出來的地痞流氓們,也有幾個聽
過、「燕南天」這名字,更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喘。
    燕南天沈聲道:「江別鶴以後永遠再也不能欺世盜名,為非作歹了,你們也用不著
再找他算帳,因為已有別的人要先找他算帳,那是二十年前的舊帳。」
    顧人玉汗流如雨,連聲道:「是,是……」燕南天道:「只望你們以後也莫要以武
凌人,妄動殺手?」
    顧人玉垂首道:「是。」
    燕南天揮了揮手,道:「你們走吧。」
    躲在門後面偷看的白開心和屠嬌嬌,兩條腿早已嚇得發軟,全身的衣服也早已全都
濕透。軒轅三光見了燕南天雖然也有些心虛害怕,但卻沒有他們怕得這麼厲害,瞧見他
們的模樣,軒轅三光忍不住笑了,悠然道:「你龜兒現在為什麼不叫了?聽說你們將燕
南天在惡人谷中困了二十年,老子本來還不相信,現在看來,只怕真有這回事。」
    白開心搶著道:「那是她和大嘴狼他們幹的事,與我無關。」
    軒轅三光笑道:「既然與你無關,你龜兒為什麼怕成這副樣子?」
    白開心道:「你見了他難道不害怕麼?」
    軒轅三光道:「老子壞事做得沒有你多,用不著像你龜兒這麼害怕。」
    白開心忽然咧嘴一笑,道:「常言道,只有強姦的,沒有逼賭的,可見逼人賭錢要
比強姦更壞,我幹的壞事最多也只不過是強姦而已,可是你……嘿嘿,你小子等著瞧吧,
燕南天若知道你就是惡賭鬼,不打扁你的腦袋才怪。」
    軒轅三光擦了擦汗,也說不出話來。他們三個人都希望燕南天快些帶著江別鶴遠遠
走開,誰知燕南天卻要了壺酒,坐在小攤子上自斟自飲起來。
    江別鶴垂著手站在一旁,既不敢走,也不敢坐下,別的人也都嚇得坐不住了,就連
那小攤子老闆的手都在發抖。燕南天卻旁若無人,一杯杯喝個不停,每喝一杯,就長長
歎囗氣,彷彿有很重的心事。
    軒轅三光皺著眉,喃喃道:「江別鶴這龜兒子怎會和燕南天走到一路的?這倒實是
怪事。」
    他以為這句話絕不會有人回答,誰知屠嬌嬌卻忽然歎了囗氣,道:「我現在才想出
江別鶴的來歷了。」
    「他有什麼來歷?」
    「他一定就是江琴。」
    「江琴又是什麼人?」
    「燕南天到惡人谷去,就是為了要找江琴復仇的,因為江琴害死了他的拜把兄弟江
楓。」
    軒轅三光怔了怔,道:「他既然要找江琴復仇,現在為何還不宰了他,反而帶著他
滿街跑呢?」
    「因為他要先找到小魚兒,叫小魚兒親手報仇。」
    「不錯,想必就是這緣故,可是,他若找不到小魚兒呢?」
    白開心忽又咧嘴一笑,道:「他這輩子只怕是再也找不到那小壞蛋了。」
    軒轅三光聳然道:「為什麼?」
    白開心張開了嘴,卻只笑了笑,再也不說話了,因為屠嬌嬌已在暗中悄悄的擰住了
他的手。
    就在這時,突見一個人手裡提著壺酒,也走到燕南天正坐在那裡吃東西的小攤子上
去,而且還在燕南天身旁坐了下來。麵攤上吊著盞燈籠,燈光照在這人的臉上,只見他
年紀輕輕的,長得倒也眉清目秀,只不過臉色蒼白得可怕。
    軒轅三光又吃了一驚,道:「這龜兒豈非就是江別鶴的兒子江玉郎麼?」
    白開心道:「一點也不錯。」
    只見江玉郎就像是沒有見到他老子似的,江別鶴也像是根本不認得他,父子兩人,
誰也沒有瞧誰一眼。
    軒轅三光皺眉道:「這父子兩人究竟在搞什麼鬼。」
    屠嬌嬌道:「看來他必定是想來救他老子的。」
    軒轅三光冷笑道:「就憑這小雜種,只怕還沒有這麼大的本事。」
    屠嬌嬌忽然笑了笑,道:「他本事雖不大,花樣卻不少,連小魚兒有時都會上他的
當。」
    軒轅三光瞪著眼睛,冷笑道:「老子也知道他花樣不少,但若要比小魚兒,他還差
得遠。」
    屠嬌嬌眼珠子一轉,不說話了,她已發現這惡賭鬼和小魚兒的交情不錯,否則就絕
不會幫小魚兒說話。
    這時江王郎竟已在向燕南天敬酒,而且還陪笑著說話,燕南天顯然不知道他就是江
別鶴的兒子,也沒有給他難看。說了幾句話後,燕南天忽然長身而起,大聲道:「你真
的認得江小魚。」
    江王郎也站了起來,陪笑道:「非但認得,而且還可以說是患難之交。」
    燕南天一把拉住他的肩膀,道:「你……你最近見過他麼?」
    「前兩天他還和晚輩在一齊喝酒……」燕南天不等他說話,就搶著問道:「你可知
道他現在到那裡去了?」
    江玉郎沉吟著道:「他的行蹤一向很飄忽,但晚輩卻也許能找得到他。」
    燕南天道:「真的?」
    江玉郎躬身道:「晚輩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在前輩面前說謊。」
    燕南天道:「好,好,好……」他實在太歡喜,竟一連說了十幾個、「好」字,那
只緊緊握著江王郎肩膀的手,也忘記鬆開。
    江玉郎雖被他捏得骨頭都快斷了,但面上卻不禁露出微笑。
    江別鶴目光閃動,忽然大聲道:「這小子來歷不明,燕大俠你怎可輕信他說的話。」
    燕南天怒道:「閉嘴,在我面前,那有你說話之處?」他匆匆撒了把銅錢在攤子上,
拉著江玉郎就走,江別鶴只好也垂頭喪氣的跟著走,但嘴角卻正在偷偷的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