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情有獨鍾

    只見軒轅三光滿面紅光,開心得直搓手笑道:「姑娘們這次押多少。」紫衣少婦笑
道:「你雖信得過我們,我們卻不願破壞賭場的規矩,何況,空口說白話,賭起來也沒
什麼意思。我們的銀子雖已輸光,人卻遠末輸出去。」
    軒轅王光怔了怔道:「人!」
    紫衣少婦微笑道:「人,有時也可怍賭注的,賭鬼若是拿到把好牌,就恨不得將人
都睡上去作賭注,閣下賭了五十年,難道連這都不懂?」
    「妙極妙極,我這賭鬼賭遍天下,到今天才總算遇見了對手。姑娘要怎麼賭,只管
說吧,我總奉陪就是。」
    紫衣少婦道:「我們的賭法也簡單得很,也是押一個,賠一個。」軒轅三光目光在
她們三人身上一轉,大笑道:「但像姑娘們這樣的人,在下卻賠不出來。」
    紫衣少婦道:「我們若贏了,你們兩位中只要有一個跟著我們走就行了。」
    軒轅三光眼睛瞪得更大,道:「姑娘們若是輸了又如何?」
    紫衣少婦微微一笑,道:「我們若輸了,我們姊妹中自然也有一人要跟著你們走的。」
    這句話說出來,賭場裡又起了騷動,大家都覺得這樣賭法,軒轅三光也未免太上算
了些。他們若能嬴得這麼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固然是艷福齊天,他們就算輸了,能
跟著這麼樣三個人一齊走,也等於一步走入溫柔鄉了。
    白開心瞪著眼道:「這三人難道看上了這惡賭鬼麼?否則為何要如此賭法?」
    屠嬌嬌皺眉道:「到現在連我都越來越不明白了,實在想不通她們是為什麼來的。」
    只聽軒轅三光不停的大笑道:「要得,要得,硬是要得……」紫衣少婦等他笑完了,
才緩緩道:「如此說來,我們的賭注你已同意了?」軒轅三光笑道:「我還有什麼不同
意的?」
    紫衣少婦道:「那麼你這位夥伴呢?他也同意麼?」她這句話雖是問軒轅三光的,
但目光卻已瞟向那沉默寡言,令人難測的神秘黑瘦漢子。除了在開寶的時候,他臉上會
有些激動的神色,目中會射出些狂熱的光芒外,其他的時候,他始終只是呆呆的坐在那
裡,什麼表情也沒有,非但好像已脫離了這賭場裡煩囂的人群,簡直已像是脫離了這個
世界。
    軒轅三光笑道:「我這老弟跟我一樣的毛病,什麼都不喜歡,就喜歡賭,只要是賭,
無論賭什麼他都同意。」
    紫衣少婦眼珠子一轉,道:「但我還是要聽他自己說一句話。」
    軒轅三光用手拍了拍他肩頭,道:「好,你就自己說一句吧。我們若輸了,你肯不
肯跟她們走?」
    黑瘦漢子想也不想,道:「好。」
    紫衣少婦立刻追問道:「無論到那裡,你都肯去麼?」
    黑瘦漢子長長歎了口氣,道:「無論到那裡都沒關係,在我說來無論任何地方都是
一樣。」
    軒轅三光笑道:「你們莫看我這位老弟有些呆頭呆腦的,其實他卻是個響噹噹的男
子漢,只要說出來的話,就絕不會反悔!」
    紫衣少婦嫣然一笑,道:「我絕對相信。」
    軒轅三光大笑道:「既是如此,姑娘們就來押吧。」他一把攫起了那破碗,瞪著紫
衣少婦道:「這次你押單還是押雙?」
    紫衣少婦道:「雙!」她居然還是押雙,就好像輸不怕似的。
    人群中不禁又、「噓」的發出一聲歎息,大家好像都算定她這次還是有輸無嬴,非
輸不可。
    只聽、「吧」的一聲,軒轅三光已將碗放了下來,但一雙大手還是蓋在碗上,沒有
掀起來。
    在搖骰子的時侯,他一點也不緊張,因為賭徒只要一聽到那清脆的骰子聲,就立刻
忘記了一切但現在,骰子停了下來,他卻不禁有些緊張了巳無論怎麼算,這賭注都實在
不小。
    那三位美麗的少婦卻還是神色不動,面帶微笑,竟好像還是沒有將這場賭的勝負放
在眼裡,就連軒轅三光都不禁有些佩服她們,別的人更全都屏住了呼吸,整個賭場裡靜
得連一恨針掉在地上可以聽見。
    猛聽得一聲大喝:「開!」
    開出來的骰子,又全都是紅的。是一對四。少婦們這次終於押中了!賭場中竟有人
情不自禁歡呼了起來,賭徒們畢竟也是人,人都是同情弱者的,賭徒們也大多都同情輸
家,只要贏家不是他們自己。軒轅三光反倒又不緊張了,反倒笑了起來。他若輸不起還
有資格算得上賭鬼麼?他大笑著道:「好好好,賭神爺在收徒弟了,所以一定要讓你們
贏一次,若是總叫你們輸,你們以後也不會賭得起勁的。」
    紫衣少婦嫣然一笑,道:「如此說來,這一把是我們贏了。那麼,做莊的就該賠呀!」
    她的手已指向那黑瘦漢子,微笑著接道:「就請閣下跟著我們走吧。」黑瘦漢子沉
默了半晌霍然站起來,大步走出。
    軒轅三光一把拉住他,道:「你……你真的要走?這裡的賭本,還有一半是你的。」
    黑漢瘦子道:「全給你。」他連自己的身子性命都全不顧惜,又何況這些身外之物
呢!軒轅三光歎了口氣,黑瘦漢子已轉出賭桌,木立在少婦們的面前,紫衣少婦嫣然一
笑,道:
    「你放心,你跟著我們走,絕不會吃虧的。」黑瘦漢子好像又已神遊物外,什麼話
都聽不見了。
    軒轅三光一直瞪著她們,忽又大喝一聲,道:「且慢!」喝聲中,他魁偉的身子竟
已凌空飛起,就好像一隻大鳥似的,掠到門口,擋住了那三個少婦的去路。
    軒轅三光冷笑道:「我現在才知道三位竟是為了我這黑老弟來的,你們究竟想拿他
怎樣?想將他帶到什麼地方?」
    紫衣少婦也冷笑著道:「這些事,你都管不著,你自己說過、「賭□賭滑不賭賴」,
現在你既已輸了,難道還想賴麼?」
    惡賭鬼的臉竟像是有些發紅,忽又問道:「你們若輸了,難道真肯跟著我走不成?」
紫衣少婦淡淡道:「我們姊妹若輸了,自然會有人跟著你走,反正我們家姊妹多得很……」
軒轅三光的眼睛忽然瞇成一條線,上下瞧了這少婦幾眼,道:「你們的姊妹真的多得很?
有沒有九個?」
    紫衣少婦沉默了半晌,緩緩道:「不多不少,正是九個。」
    這句話說出來,軒轅三光謎著的眼睛忽又睜開,而且瞪得比銅鈴還大,那死氣沉沉
的黑瘦漢子身子一震,一張臉陡然變得通紅,全身的血像是全都衝上了頭頂,也瞪著那
少婦道:「你……你是慕容……」紫衣少婦微微一笑,道:「我是七娘,這是我六姊……
這是八妹。」
    她身旁的兩位少婦也嫣然一笑,年紀較大的那人道:「你雖末見過我們,我們卻久
已知道你了。」那黑瘦漢子的臉色忽又變成蒼白,腳下一步步向後退。
    慕容七娘微笑道:「我們也知道你說出來的話如白衣染皂!永無更改,你既然輸了,
就一定會跟著我們走的。」
    軒轅三光忽然仰首大笑起來,大笑著道:「江湖傳言,都說慕容九姊妹非但都找到
個萬中選一的好丈夫,而且姊妹九人個個都有兩下子。江湖中人也都知道,慕容姊妹中
武功最高的是二姊慕容雙,最能幹的是七娘,但最聰明、最美麗的卻還是麼妹慕容九。」
    聽到、「慕容九」這名字,那黑瘦漢子的臉忽又脹得通紅。
    軒轅三光道:「我還知道這位九姑娘運氣沒有她八位姊姊好,有一年竟莫名其妙的
忽然矢蹤了,她八位姊夫雖然都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子弟,而且可說是交遊滿天下,但找
了好幾年都沒有將她找到。但我這黑老弟卻將她找著了,而且就像個呆子似的將她護送
回去,誰知別人卻絲毫不領他的情,反而好像以為慕容九就是他拐走的,竟將他當成個
小偷般盤問了兩三天,只差沒有打屁股,上夾棍了。」
    慕容七娘道:「二姊和三姊不是要盤問他,對他更沒有絲毫惡意,只不過想問清楚
九妹這些年來的遭遇而已。」
    慕容八娘道:「所以他臨走的時候,她們堅持要重重酬謝他。」
    軒轅三光道:「不錯,他走的時候,她們一定要送他五千兩金子,這實在不算少數
了,若打發叫化子,至少可以打發一兩萬個。」他臉色早已發青,此刻忽然跳了起來,
大吼道:「但我這黑老弟卻不是叫化子,他為了你們那九妹,有好幾次差點連命都送掉
了,吃的苦更不知有多少,他難道就是為了你們那幾兩破銅爛鐵麼?你們姊妹都是聰明
人,難道真不懂他的意思?」
    慕容七娘歎了口氣,苦笑道:「我們並不是不懂,只不過……」軒轅三光冷笑道:
「只不過慕容姊妹嫁的都是金龜婿,我這黑老弟卻既沒有錢,又沒有勢,更不是什麼世
家子弟,你們自然不能將慕容九嫁給他。」說著說著,他又跳了起來,怒吼道:
    「但我這黑老弟又有那點配不上她?他雖然不是什麼大亨,但卻是個頂天立地的男
子漢,你們的姊妹能嫁到這樣的老公,正是你們祖宗積了德!」
    他指手劃腳,大叫大嚷,手指幾乎已快指到慕容七娘的鼻子上,慕容七娘居然沒有
發脾氣。
    她反而歎息道:「我們也知道也是個很好的人,並不辱沒九妹……」軒轅三光冷笑
道:「據我所知,黑老弟將她送回去的時候,她病勢已有了起色,你們就因為認定她的
病會好的,是以才捨不得將她嫁給他。」
    慕容七娘歎道:「那時我們的確認為她的病會好的,因為那時她好像已認得大姊了,
誰知這位黑……黑老弟走了之後,她的病情又忽然惡化,非但連大姊都不認得了,而且
整天不說一個字一句話。」
    慕容六娘也歎了口氣,道:「她只要一開囗,就必定是問:『他走了麼?』到後來
她連這句話都不說了,每天只是坐在那裡流淚。」
    那黑瘦漢子自然就是驕傲而孤僻的黑蜘蛛。他就像是個木頭人似的站著,聽到這裡,
他僵木的面容忽然扭曲起來,就彷彿有人用針在他心上刺了一下。
    軒轅三光卻大笑道:「原來那位九姑娘也是個多情人,這也不枉黑老弟對她那麼好
了。」慕容七娘歎道:「到了這時,我們才知道她的心意,我們自然也知道世上無論什
麼事都能勉強,只有這、「情」之一字是誰也勉強不得。」
    軒轅三光附和道:「你們總算還不太糊塗。」
    慕容六娘歎道:「九妹已病得那麼厲害,卻還能領受到他的情意,可見他對九妹必
是情深意重,人心都是肉做的,到了這種時候,無論他是什麼人,我們都不會反對他了。」
慕容八娘道:「所以我們就出來找他。但我們也知道他的行蹤一向很瓢忽,正發愁不知
是否能找得到他,幸好那時五姊夫恰巧經過武漢,恰巧瞧見你和他的一場豪賭。」
    慕容七娘笑了笑,道:「我五姊夫就是、「神眼書生」駱明道,他多年前曾經見過
你一次,只要被他看過一眼的人,他就永遠不會忘記。五姊夫本來也認不出他的,但為
了要找他,三姊早已為他晝了很多幅像,五姊夫一瞧見畫像,立刻就想起他在什麼地方
見過這人了。」
    慕容八娘道:「我們聽了五姊夫的話,就立刻趕到武漢這邊來,幸好你們兩位的豪
賭已在這一帶出了名,所以我們很快就找到了你們。」
    軒轅三光瞪眼道:「但你們莫要弄錯了,我這黑老弟跟我不一樣,他並不是賭鬼,
他只不過是心情不好,所以才賭的。」
    慕容七娘笑了笑,道:「他的心情,我們都很瞭解,我們也知道他是個心高氣傲的
人,我們若就這樣來找他,他一定不會跟我們走的。所以我們才想出賭的法子。」
    軒轅三光忍不住問道:「但你們若又輸了,那怎麼辦呢?」
    慕容七娘道:「我們若輸了,我們姊妹中就要有一人跟著你們走,對不對?所以我
們若輸了,就會要九妹跟著你們走,我們知道你們決不會虧待她的,只要她快樂,誰跟
誰走豈非都是一樣麼?」
    軒轅三光大笑道:「我只要能親眼看到我這位黑老弟和那位九姑娘成親,能喝到他
們一杯喜酒,就算叫我三個月不賭都沒關係。」
    他忽又頓住笑聲,搖著頭道:「不行不行,這杯喜酒只怕是喝不得的。慕容家的姑
娘成親,喜筵上一定全都是有名有姓,有頭有臉的人物,我這、「惡賭鬼」若是忽然闖
去了,豈非大煞風景。」
    慕容七娘笑道:「你放心,這杯喜酒少不了你的,我們就算什麼人都不請,也一定
要請你。」
    軒轅三光拍掌大笑道:「要得,我若不去,我就是龜兒子。」他忽又揮手道:「抬
走抬走,將那些銀子全都抬走,連一兩都不要留下來。」
    慕容七娘道:「這……這是為了什麼?」
    軒轅三光笑道:「要喝喜酒,自然就得送禮,你們若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就是不
準備請我喝喜酒了。」
    慕容七娘嫣然笑道:「縱然如此,你也該留下一些做賭本才是呀。」
    軒轅三光道:「千萬留不得,我這人天生是不輸光不肯停手的脾氣,所以我自從發
了筆橫財後,簡直就沒有一天好好睡過覺,我越是拚命想輸光,越是輸不光,現在好容
易有機會將它送出去,你們若不完全收下來,就又害苦了我了。」
    黑蜘蛛終於笑了笑,忽又悄聲道:「小魚兒必定遠在山上,你若看到,莫要忘記告
訴他……」軒轅三光笑道:「你放心,我若看到他,一定會要他去喝你喜酒的。」原來
他們交成好朋友並非完全是為了賭,而是為了小魚兒,因為他們始終都認為小魚兒是個
好朋友。
    軒轅三光將他們送到門口,忽又笑道:「七姑娘,你以後若是手養,千萬莫要忘記
來找我,像你這樣的賭客,我平生實在沒有遇見幾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