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一十一章 驚人豪賭

    人叢中立刻爆發出一片歡呼,有人大笑道:「七點,是單,我贏了。」
    軒轅三光大笑道;」有贏家就有輸家,入你先人板板,輸錢的龜兒子先來磕頭吧!」
    也自桌上拈起一串銅錢,一面數,一面笑道:「格老子,五十個,你龜兒子居然想
嬴老子們五十兩銀子……是那一個,快出來磕頭。」
    他一連問了三次,人叢裡卻沒有人答應。話猶未了,那又黑又瘦的漢子忽然凌空飛
了起來,就像是只大鳥似的,盤旋一轉,提起了一個人的頭髮。
    那人驚呼道:「不是找押的……不是我押的……」但是那瘦漢子腳尖在另一人肩上
只輕輕一點,竟然就將這麼大一個人憑空提了起來,」嗖」的掠了回去。
    屠嬌嬌沉聲道:「此人不但輕功高明,而且身法古怪得很,我簡直連見都沒見過。」
    白開心沉吟著道:「我們好像見過,只不過……」屠嬌嬌冷笑道;」只不過現在已
經忘記了,是麼?」
    這時那黑瘦漢子已將一個太陽穴上貼著狗皮百藥的青衣漢子摔在桌子上,那人還在
大叫道:
    「不是我,你看錯了。」
    軒轅三光一把拎起他來,怒喝道:「格老子,你龜兒你以為老子們的眼睛不管用麼,
你龜兒不妨問問這裡的人,老子們幾時看錯過。」
    他越說越氣,反手一個耳光摑了過去,一面打,一面罵道:「賭奸賭滑不賭詐,你
龜兒連這規矩都不懂,遠敢來賭錢……快滾你媽的臭蛋吧。」
    他的手一揚,竟將這人自人叢上直拋了出去,果然沒有一個人敢賴帳了,賭場佇立
刻就」劈裡拍啦」,」噗通噗通」的響了起來,再加上軒轅三光的哈哈大笑聲,聽起來
果然熱鬧得很。
    屠嬌嬌搖著頭笑道:「我看這」惡賭鬼」現在已經該改個外號了。奇怪的是,這黑
小子怎會也跟著他一齊發瘋呢了難道他們這些銀子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麼?」她笑了笑,
又接道:「這也許是因為這小子太年輕,還不懂得銀錢的可愛,等他到了我這樣的年紀,
他就會知道世上再也沒有比銀錢更可愛的東西了。」
    這時軒轅三光又在大吼道;」龜兒子們,都押好了麼?老子又要開了。」
    他」吧」的一聲剛將那只破碗蓋在桌上,突聽一人道:「且慢,等我一等。」這聲
音嬌柔清脆,竟是女子的囗音,聽來說話的人還在門外,但一個字一個字的傳進來,竟
將四下亂嘈嘈的人聲都壓了下去。
    軒轅三光咧嘴一笑,道:「賭場裡的規矩,你既然來遲了,就得押下一把,但看在
你說話的聲音很好聽的份上,就等你一等。」那聲音銀鈴般笑道:「多謝。」
    她的笑聲比說話的聲音更好聽,大家都不禁想瞧瞧來的是何許人也,前面的人都扭
過頭,伸長脖子去望。
    他們什麼也沒有瞧見,只見靠著門的一群人忽然驚呼著向兩旁倒了下去,又聽得一
個男人的聲音喝道:「閃開,讓條路出來。」接著,大家就郡瞧見五六個鐵塔般的錦衣
大漢,手裡提著皮鞭子,橫衝直闖的走了進來。
    說話聲中,外面又有四條錦衣大漢走了進來,兩人抬著很大的二口箱子,箱子的份
量似乎很重,他們將箱子抬到賭桌前,也叉起手往兩旁一站。
    軒轅三光一雙眼珠子滾來滾去,大笑道:「想不到我們這小廟裡竟來了大菩薩。」
    他重重一拍那黑瘦漢子的肩頭,又笑道:「兄弟,你不是總說賭得不過癮麼?看樣
子過癮的已經來了!」
    那黑瘦漢子面上什麼表情也沒有,嘴裡也不說一個字若不是他的眼睛還沒有閉上,
別人一定要以為他已經睡著了。就在這時,己有三個艷光照人的少婦姍姍而來。
    賭場裡本來還是亂烘烘的,但她們三個人一進來後,四下忽然變得一點聲音都沒有
了。每個人都張大了嘴,眼睛發直,連呼吸都幾乎停頓,只因這三位少婦實在太美,美
得簡直令人連氣都透不過來。
    除了衣服的顏色不同外,這三位少婦看來幾乎就是一個模子裡鑄出來的,連走路的
步子都完全一樣。這時她們已姍姍走到軒轅三光面前,嫣然一笑。
    當中的紫衣少婦道:「有勞久候,抱歉得很。」
    軒轅三光笑道:「沒得關係,我已有很久沒有跟美人賭錢了,再等等都沒得關係。」
    錦衣大漢們已自外面搬進來三張椅子,用衣襟擦得乾乾淨淨,再恭恭敬敬的請那三
位少婦坐下。
    軒轅三光拍了拍手,道:「好,現在姑娘們已經可以下注了,請!」
    那紫衣少婦向身旁的錦衣大漢微微點頭,那大漢立刻打開一隻箱子,大家只覺銀光
耀目,照得眼睛都花了。
    軒轅三光的眼睛也立刻亮了起來,笑道:「原來姑娘們竟真的是準備來好好賭一場
的,姑娘們找到了我,實在真是找對了人了!」
    那紫衣少婦道:「這裡限不限注的!」
    軒轅三光大笑道;」你只管放心,隨便你押多少,莊家都照賠不誤。」
    紫衣少婦道:「這樣最好。」
    她揮了揮,道:「五萬,雙!」
    這」五萬」兩個字說出來,別人只當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但那大漢卻真的將五萬
兩白花花白銀子堆了上去。
    白開心忍不住問道:「你看這三個美人兒真是來賭錢的麼?」
    屠嬌嬌搖了搖頭,道:「像她們這樣的人,就算要賭錢,也不會巴巴的趕到這裡來。」
    白開心道:「那麼,她們難道是想來找這賭鬼麻煩的麼?」
    屠嬌嬌沉吟著道;」我現在也還看不透她們的用意,反正你等著瞧吧,這」惡賭鬼」
今天絕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這時那黃瘦漢子也似乎忽然自夢中驚醒了,黑臉上已冒出了紅光,軒轅三光更是不
停的摩拳擦掌,不住道:「好,要得,硬是要得,硬是過癮。」
    他一雙蒲扇般的大手忽然將那破碗攫了起來,口中大喝道:「開!」兩粒骰子都是
紅的,一粒是麼點,一粒是四點。
    人叢中立刻傳出了一陣歎息聲:「五點,單,莊家贏了。」那紫衣少婦卻連眼睛都
沒有眨,好像輸出去的只不過是五個小錢,她竟又輕輕揮了揮手,淡淡道:「五萬,還
是雙。」
    軒轅三光大笑道;」對,有賭不為輸,再來。」骰子在碗裡」格郎格郎」的響,突
聽」吧」的一聲,軒轅三光將那只破碗用力掀了起來。
    兩粒骰子都是黑的,一粒是三點,一粒是六點。又是單。
    那紫衣少婦竟一連押了六把」雙」。骰子開出來一連六次竟都是」單」!兩口大箱
子已空了一口,賭場裡的人頭上都冒出了汗。但那紫衣少婦竟還是面不改色。
    她身旁的兩人,嘴角竟始終帶著微笑,既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皺一皺眉,甚至連
坐的姿勢都沒有變一變。
    錦衣大漢道:「還有二十萬。」
    紫衣少婦淡淡道;」這次全押上吧!」紫衣少婦的櫻唇中只輕輕吐出了一個字:
「雙!」
    她押的還是雙!人叢中已忍不住發出了騷動聲,但骰子聲一響,別的聲音立刻全都
安靜了,甚至連喘息的聲音都沒有。
    軒轅三光」吧」的又將破碗蓋在桌子上,用兩隻大手緊緊包住,眼睛瞪著那紫衣少
婦,道:「這次你真的還是押雙么?好,要得,連老子都服你了。」
    他」老子」兩個字終於遠是說了出來,可見此刻連這」惡賭鬼」的心裡都開始緊張
起來。那黑瘦漢子的眼睛彷彿已比方才大了一倍,瞬也不瞬的盯著軒轅三光的一雙手,
額上也已在冒汗。
    只聽一聲大喝:「開!」
    骰子開出來又是單T這次連軒轅三光都怔住了,他實在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這麼好
的運氣,骰子竟一連開出了七次單土人叢中又是驚呼,又是歎息。
    但那三位少婦卻還是面不改色,甚至連頭上的珠花都沒有頭動,三個人只瞟了那兩
粒骰子一眼,就站了起來,一言不發,靜靜的轉過身子,靜靜的走了出去。
    軒轅三光忽然道:「姑娘們且慢走。像姑娘們這樣的賭客,雖非千載難逢,也是天
上少有的。一個賭鬼遇見姑娘這樣的對手,若是輕輕放過了,這賭鬼就該打下十八層地
獄。姑娘們難道不想翻本?」
    紫衣少婦笑了笑,道:「只可惜我們今天已輸光了,過兩天吧。」
    軒轅三光道:「賭場裡本來講究的是現賭現賠,絕不賒欠,但對姑娘們這樣的賭客,
卻可以例外。」
    他」啪」的一拍桌子,笑道;」姑娘們儘管押吧,無論要押多少,只要一句話就算
數。」
    紫衣少婦眼角瞟了她身旁的姊妹兩人一眼,悠然笑道;」你信得過我們?」
    軒轅王光大笑道;」只要姑娘肯賭,我還怕姑娘會少了我一兩銀子麼!」
    紫衣少婦沉吟著,三個人又交換了個眼色,終於一齊轉回身,又緩緩走回那張賭桌
前。屠嬌嬌微笑著悄聲道:「我早就知道這惡賭鬼不肯放她們走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