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九章 惡人惡計

    花無缺並沒有找到鐵心蘭。鐵心蘭竟忽然神桃地消失了。
    以花無缺的輕功,無論鐵心蘭往那裡走,他都必然能追得到,但他尋遍了整個龜山,
都找不到鐵心蘭的影子。等他失望地回去時,魏無牙的洞穴已被封閉。
    一這變化實在令花無缺吃鷲得不知所措,他狂呼大喊,也沒有人回答,移花宮主和
小魚兒顯然已被封鎖在這洞穴中,否則絕不會不告而去,花無缺只覺手足發麻,竟不知
該如何是好。
    等他自半山的樵子手中借來一柄鐵鍬和一柄斧頭的時候,日色已漸漸西沉,夕陽晚
照,晚霞如血。
    。他用盡全身力氣,動手開山,開始時,山石在他鐵鍬下似乎十分脆弱,但後來卻
越變越堅硬,堅硬如鐵。
    他知道氣力也已漸漸不支了,但他卻不能停下來,他也不知道洞穴中究竟發生了什
麼事,他簡直要發瘋。這時暮詁蒼茫,夜色已臨,蒼茫的暮色,忽然冉冉出現了一條人
影,她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癡癡的望著花無缺。花無缺雖然沒有聽到她的
聲音,但本能上卻似已覺察出什麼,緩緩停住了手,很快的轉過身。
    然後,他也就像這人影一樣怔在那裡,不會動了,他再也想不到此刻站在他面前的
人,竟是他苦尋不著的鐵心蘭。在他滿山遍路的去追尋鐵心蘭時,他的思潮正也就像他
的腳步一樣,始終都沒有停下來過。
    他想起許多許多話,要對鐵心蘭說。但此刻,他已面對鐵心蘭,他反而連一句話都
說不出了。鐵心蘭也沒有說什麼,甚至連目光都不敢接觸他,卻悄悄垂下了頭,垂頭弄
著被風吹起的衣角。
    「你……你力才到那裡去了」
    鐵心茴頭垂得更低,道:「我什麼地方都沒有去,我一直都在這裡。」花無缺嘴角
動了動,像是想笑,卻沒有笑出來。
    於是他也垂下頭,道:「原來你根本就沒有走遠,難怪我找不到你了……」
    絨心靨眨了眨眼睛,道:「你方才見到了魏無牙麼?」
    花無缺道:「我沒有見到,裡面一個人也沒有,但我以為魏無牙一定躲起來了,乘
他們沒有防備時,將出路全郡封死。」
    鐵心蘭垂頭笑了笑,道:「看來現在你的疑心病也不小。」花無缺也不禁垂下頭一
笑,這才發現自己還是握著鐵心蘭的手,他的心一跳,立刻就想將手鬆開。
    誰知鐵心蘭有意無意間,竟也握起了他的手,道:「這山洞被你師傅封死的,她似
乎不願意別人再進去,我只恨……只恨方才為何不進去看看。」花無缺只覺自己的心跳
得很厲害,長長呼了口氣,勉強笑道:「其實那裡面也沒有什麼好看的。」
    鐵心蘭道:「聽說魏無牙一生最喜歡搜集奇珍異寶,有許多東西都是世上很少能見
到的,你難道也沒有瞧見麼?」
    花無缺道:「我什麼都沒有瞧見,也許他把東西全帶走了。」
    鐵心蘭道:「也許你根本沒有注意。」
    花無缺還想說什麼,忽然發現她的目光變得很奇怪。她的眼睛本來清澈而純淨的,
只不過這些子來,又添了些憂鬱的神色,令人見了心碎。但現在,她的眼睛竟變得彷彿
鷹車般銳利,狐狸般詭譎,而且遠帶著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氣。
    在夜色中看來,她的身材體態,她的神情面貌,都和鐵心蘭一般無二,只有這雙眼
睛,,……,這雙眼睛無論如何也不會是鐵心蘭的。花無缺只覺心裡一寒,就想後退。
但這時已經太遲了!
    花無缺只覺掌心一麻,接著,麻木就傳遍了四肢。他拚盡最後一絲力量,反手切了
過去,可是這「鐵心蘭」的身子已像風一般退了兩三丈。他再想追過去,手腳已無法動
彈。
    只聽「鐵心蘭」笑道:「花無缺呀花無缺,看來你比小魚兒還差得多哩,要是小魚
兒,我說不到三句話他只怕就看出我來了。」
    花無缺心念閃動,突想起了「不男不女」屠嬌嬌這名字,但此刻他連站都站不住了,
一句話尚未說出,人已倒了下去。
    只聽一人冷笑道:「你也用不著太得意,依我看來,你那點易容術也稀鬆得很,到
最後還不是被人家看破了麼?」
    屠嬌嬌笑道:「不錯,他到最後是看出來了,但那也只不過是因為我沒有時間多學
學鐵心蘭的樣子,我總共也不過只將她研究了半個時辰而已,只要能給我半天功夫,就
算白天,這小子也末必能瞧得出我來。」
    花無缺已隱隱約約猜出這幾人是誰了,也知道自己此番落在這幾人手裡,簡直有如
肥羊到了屠場。但他並沒有為自己的處境擔心,因為他知道移花宮主和鐵心蘭他們的處
境,一定比他還要險惡得多。
    李大嘴大笑著走過來,將花無缺上上下下,從頭到腳,都仔仔絀細瞧了一遍,嘴裡
「嘖嘖」
    連聲,喃喃道:「好,好,簡直太好了,這麼好的肉,十萬人中也末見得有一個,
只不過稍微嫌瘦了一點點而已,若是紅燒,油就太少了。」
    他嘴裡說著話,口水似乎要流了下來,一面已伸出手,像是要去捏花無缺的肚子,
就像是老太婆上菜市場買雞似的。花無缺又急又怒,卻又偏偏無法阻止。杜殺忽然出聲
道:「住手!」
    李大嘴的手縮回去一半,笑道:「我現在又不宰他,只不過捏一把有什麼關係?』
杜殺冷冷道:「此人不失為當世之英雄,我雖不能以武功勝他,至少也該以禮相待,你
殺了他倒無妨,卻不能羞侮於他!」
    花無缺直到此刻才聽到句人話,忍不住長長歎了氣,道:「多謝。」
    花無缺默然半晌沉聲道:「在下既已落在各位手中,便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尊敬』
兩字更不敢奢望,只不過鐵心蘭……」他眼睛盯著杜殺一字字道:「鐵心蘭是否也落在
各位手裡了?」他不問別人,只問杜殺,因為他已看出這五個人中,唯有這滿面殺氣的
人是不會說假話的。
    杜殺果然道:「是?」
    花無缺還是不理別人,只盯著杜殺,道:「閣下若肯放了她,在下死而無怨。」
    杜殺道:「我不妨告訴你,她父親本是我的八拜之交,我怎會難為她。鐵戰雖也名
列「十大惡人』,但除了性情狂傲外,若論他的所做所為,和他那把硬骨頭,絕不會在
那些自命俠義的角色之下,……;」
    花無缺長歎了一聲,道:「閣下既如此說,我就放心了,只想再請教閣下,家師……」
他剛說了兩句,屠嬌嬌已笑道:「這件事你也該放心了,她們都被魏無牙困死在這山洞
裡,除非有什麼人能從日蓮和谷那裡借來柄開山巨斧,否則他們這輩子也休想出得來。」
    花無缺全身發冷,道:「這話可是真的?」杜殺沈聲道:「我並末見到他們出來。」
花無缺
    閉起眼睛,不再說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