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八章 明玉神功

    邀月宮主幾乎連頭都已垂了下去。
    忽聽小魚兒道:「我並不是真的想讓你死得這麼慘的,只要你肯答應我一件事,我
立刻就讓你出來。」
    邀月宮主脫口道:「什麼事?」這句話她說出,已知道小魚兒要她答應的是什麼事
了。
    小魚兒果然道:「只要你說出那秘密,我就立刻放了你。」
    邀月宮主歎息道:「你……你休想……」
    小魚兒道:「你難道情願同魏無牙死在一麼?以後若是有人到這裡來,發現你們同
穴而死又會有什麼想法」他笑著接道:「那時別人一定要說,邀月宮主看來雖然冷若冰
霜、高不可攀,其穴卻也有個秘密的情郎,兩人竟到這種地方來幽會,而且,:」
    他一笑頓住語聲,故意不再說下去。邀月宮主身子早已在發抖。
    小魚兒道:「你不妨再考慮考慮吧,你什麼時候說出來,我就什麼時候放你,反正
我聽了這秘密後,也活不長的。」
    邀月宮主沒有說話她至少已不再拒絕了亡一直伴在小魚兒身旁的蘇櫻卻歎息了一聲,
道「到了這種時候,你為什麼一定要逼她說出那秘來呢?她說出來之後,於你又有什麼
好處那只不過使你更添些煩惱而已」
    小魚兒且不回答,卻反問道:「你總該也知道,我和花無缺之間,總有一個人要死
在對力手上不是他殺死我,就是我殺死他。但我卻不相信世上真有命中注定的事,我一
定要想法子將它改;,所以我只有逼她說出這秘密來,我若知道她為何一定要我們拚命,
我就有法子解決。」
    蘇櫻黯然道:「可是……可是現在你們的命運豈非已經改變了麼!現在,你既無法
殺他,他更法殺你,只因你……你已將死在這裡。」
    小魚兒道:「誰說我一定要死在這裡?我這人天生福氣不錯,無論遇著什麼危險,
到時候總龍、凶化吉,我可以跟你打賭,一定會有人來救我的。」
    蘇櫻默然半晌,道:「本來花無缺是一定會想法子來救你的,但現在,他自己也不
知道遇到什麼意外了,否則他絕不會停手的。」
    小魚兒拘掌笑道:「不錯,他最可能遇見的人,就是李大嘴他們了,因為他們在這
裡有個約會,這兩天一定會來的。」
    蘇櫻說道:「那麼,你以為他們會想法子進來救你麼?」
    小魚兒苦笑道:「當然不會,我現在也知道他們總以為我會和別人勾結,來對付他
們,所以就巴不得我早些死了才好。但他們總以為有一批珠寶被魏無牙藏了起來,若不
進來絕不死心,我算準他們不出一天就會進來。」
    蘇櫻道:「他們有法子能進得來麼?」
    小魚兒道:「憑他們那幾個人的本事,這裡就算是銅牆鐵壁,他們也有法子能進來
的。」
    蘇櫻終於展顏一笑,道:「我只望你這次莫要猜錯才好。」話末說完,外面響起了
「叫叫咚咚」的開山聲。
    小魚兒拘掌大笑道:「你現在總該相信我的本事了吧。」
    邀月宮主激動的情緒似已慚漸靜了下來,正在靜靜的閉目調息,且已漸漸進入了物
我兩忘的狀態。
    小魚兒道:「看來現在我只有告訴她,花無缺已經快進來了。」
    蘇櫻眼睛一亮,道:「不錯,我們先告訴她花無缺已經快進來,再告訴她,她若不
肯說出那秘密,我們就將這地方封死,我想,她就算將這秘密看得十分重要,也絕不會
將它看得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她的話聲還末消失,身後忽然響起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只聽憐星宮主一字字道:「你錯了,她實在將這秘密看得比性命還重要得多。」這
聲音雖然十分緩慢,十分平和,但聽在小魚兒和蘇櫻耳裡,卻簡直好像半空中忽然打下
個霹靂燈光下憐星宮主的臉色蒼白如紙。憐星宮主繼續道:「也許我永遠莫要酩過來反
倒好些。」
    她神色仍是一片迷惘,似乎連自己在說什麼郡不知道。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忽然笑道:「看樣子你好像很難受,其實,喝醉酒也不是什麼
丟人的事,這世上每天至少有幾十萬人喝醉酒的,你何必難受呢你以為自己做仕了什麼
事你喝醉後立刻就睡著了,只不過說了幾句夢話,像是做了個夢而已。」
    憐星宮主頓時吐出氣,眼睛裡漸漸有了光輝,蒼白的臉上也漸漸有了神采,喃喃道:
「不錯,我的確做了個夢,而且是個很奇怪的夢。」
    蘇櫻瞧著他,目光充滿了讚賞之意,像是深深以他為驕傲每個少女都希望自己的情
人慷慨、熱情而仁慈。小魚兒為了求生,雖然也做出過一些不擇手段的事,但卻有一顆
對人類充滿了熱愛的仁慈的心。
    過了半晌,憐星宮主才緩緩道:「現在她已不能殺你了,你放了她吧。」她說這句
話時的口氣很奇怪,非但絲毫沒有勉強之意,而且竟像是個局外人在勸解似的。
    小魚兒瞧了她兩眼,什麼話也沒有說,就拉著蘇櫻,走到那機關樞紐的所在之地,
憐星宮主一竟沒有跟來。
    他們忍不住要下去瞧瞧,但他卻再也末想到邀月宮主竟真的留在那石室中沒有出來,
而且反而已靠著石壁坐下。憐星宮主正遠遠站在一旁,出神的瞧著她,面上的神情看來
既有些鷲奇,又有些欣羨,甚至還有些妒忌。
    小魚兒越看越覺得奇怪,憐星宮主的表情雖奇怪,邀月宮主的臉色卻更奇怪,她一
張臉非紅非白,竟已變成透明的。燈光映照下,她肌肉裡的每一恨筋絡,每一恨骨頭都
彷彿能看得清清楚楚,這一張絕頂美麗的臉,竟變得說不出的詭秘可怕。
    蘇櫻駭然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已經,,:已經走火入魔了?」小魚兒搖搖
頭,還沒說話,憐星宮主已悄悄退了出來,站在那裡癡癡的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蘇櫻和小魚兒就在她對面,她也像是沒有瞧見。
    小魚兒不住搭訕著道:「一個人的臉會變成透明的,這倒也少見得很,這難道也是
你們練的功夫麼?」
    他見到憐星宮主如此模樣,以為她絕不會回答這句話的,誰知憐星宮主雖然還是沒
有望他一眠,卻緩緩道:「不錯,!明玉功』練到最後一層,就會有這種現象。」
    小魚兒試探著問道:「那麼,這種功夫一定很厲害了?」
    憐星宮主道:「這種功夫共分九層,只要能使到第六層,已可與當代第一流高手一
爭長短,若能使到第八層,就可無敵於天下。二十年前,我們已練到第八層了,本來要
將這功夫練到第八層,至少也得要花三十二年苦功,但我們卻只練了二十四年,這進境
實已超邁古人,我們以為最多再過四、五年,就可練至顛峰。」
    小魚兒知道她談鋒已被引起,就不再開口,只是靜靜等著她說下去,過了半晌,憐
星宮主果然又歎息著接道:「誰知這二十年來,我們的功夫竟一直沒有進境,竟似已只
能到此為止,再也無法更上一層樓。」
    蘇櫻又忍不住的道:「但你們……你們為什麼練不成呢」
    憐星宮主凝注著小魚兒,許久沒有說話,像是在考慮是否應該回答他這句話,小魚
兒也只有沉住氣等著。又過了很久,憐星宮主終於長歎了一聲,緩緩道:「這乃因前二
十四年,我們練功的時侯心無旁,但到了後二十年,我們卻也像凡俗中人一樣,也有了
煩惱和病苦,再也無法像以前那麼專心一意了。」
    小魚兒默然半晌,喃喃道:「二十年前?……:二十年前……」他仍然停住了話聲,
憐星宮主的臉色漸漸又變得蒼白,只因她發現小魚兒已猜出二十年前令她們煩惱和痛苦
的是什麼事了二十年前,豈非就是她們第一眠瞧見江楓的時候。
    蘇櫻忽然道:「現在……現在邀月宮主莫非已練到第九層了麼?」
    憐星宮主道:「不錯。」她目中又露出一絲羨慕和妒忌之色,幽幽道:「我買在想
不到她苦練二十年不成,居然龍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練成了,我……我買在為她高興。」
    小魚兒咬了咬嘴唇,笑道:「這只怕是因為我幫了她的忙。」
    憐星宮主歎道:「只怕正是如此,因為她被你困在那地方之後,才真的斷絕了生機,
到了這種時候,人的思想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變化,也許在一剎那間,她便已豁然貫通
了,她自己只怕也想不通會有這種意外的收穫。」
    外面的開山聲還在不停的響著。小魚兒耳裡聽得這「叫叫咚咚」的聲音,心裡也不
知是什麼滋味,邀月宮主若已真的天下無敵,此番出去後,他的日子只怕更難過了。
    誰知就在這時,開山聲竟突又停頓下來。蘇櫻和憐星宮主不禁為之聳然失色,忍耐
著等了很久,只望這聲音會再度響起。但她們卻失望了。
    過了一天,外面還是連絲毫動靜也沒有,這一天簡直比一萬年還長。這次連小魚兒
也無法猜得出,能令十大惡人住手的實在不多。現在他們根本已毫無希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