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七章 計脫危困

    她現在也終於知道魏無牙的計劃,果然周密,果然絕無漏洞,這計劃中最妙的地方,
就是他雖留下了出路,別人卻無法走得出去,他雖然留下了食物,別人卻再也休想吃得
到嘴。那是一籠到都噁心的活老鼠。
    邀月宮主只覺兩條腿輕飄飄的,已無法支持下去,終於也倒了瓶酒坐下去一口喝了
起來。
    小魚兒也抱起個酒子,拉著蘇櫻走了出去,蘇櫻心中雖也充滿了悲忿與絕望,卻又
充滿了柔!蜜意。
    誰知小魚兒剛走了兩步,忽然失聲道:「槽了!方纔,我們還有希望,所以大家也
只有一條心都想逃出去,正如風雨共舟,自然齊心協力,但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已斷絕,
她就不會放過我了。」話剛說完,跟前人影閃動,邀月宮主已到了他們面前,小魚兒苦
笑著瞧了瞧蘇櫻,喃喃道:「我猜的不錯吧……有時我真希望自己也能猜錯幾件事才好。」
    只聽邀月宮主冷冷道:「你們的話已說完了麼我再給你們片刻時間,你們快說吧。」
    只聽小魚兒忽然大笑道:「好,我們遲早總要拚個死活的,但你既說了要讓我們再
說幾句話,你就不能像魏無牙一樣在旁邊偷聽。」
    他拉著蘇櫻走到角落,嘀嘀咭咭說了幾句話,一面說,蘇櫻一面點頭,到最後才聽
得小魚兒道:「你明白了麼?」
    蘇櫻黯然道:「我明白了,但你……你也得千萬小心呀」
    邀月宮主冷笑道:「再小心也沒有用的,過來吧。」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要殺我,你為什麼自己不過來?」邀月宮主臉上又氣得變了
顏色,誰知小魚兒這句話剛說完,身子已凌空撲起,閃電般攻出三掌。
    一堊二掌當真是凌厲無匹,強勁絕倫,武林中只怕已極少有人能逃得過他這「殺手
三招」。但在邀月宮主眼,卻看得有如兒戲一般,她身子似乎全末動彈,小魚兒這三掌
竟連她的衣角都沾不到。
    蘇櫻只瞧了一眼,已知道小魚兒絕非邀月宮主的敵手了,她似乎不忍再看,竟垂著
頭走了出去他果然越打越起勁,果然絲毫沒有畏怯之意,每一招使出,都帶著虎虎的風
聲,可見是已用出了十成勁力。但無論他用出多麼厲害的招式,邀月宮主只要輕輕的一
揮手,就將他的攻勢化解於無形。
    奇招連變,直到此刻為止,她既沒有使出「移花接玉」的功夫來,也沒有使出一著
殺手。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忽又笑道:「你究竟是想殺我?還是在跟我鬧著玩的?」他不
等邀月宮主說,又笑著道:「你是不是想等到摸清我使力的方法之後,才要我死?」
    邀月宮主微微動容,皺眉道:「我為什麼要摸清你便力的方法?」
    小魚兒道:「因為你若摸不清我力量發出的方向,就使不出!移花接玉』的功夫來,
是不是?」他的嘴在不停的說著話,手也在不停的揮動攻擊,但一雙眼睛,卻始終瞬也
不瞬的瞪著邀月宮主。
    邀月宮主面上的神情果然又有了變化,卻冷冷道:「我要用!移花接玉的功夫時,
自然會用的,用不著你著急。」
    小魚兒大笑道:「你也用不著再騙我了,我早已看破了你那!移花接玉』的密,你
要不要我說結你聽聽?」
    邀月宮主冷笑道:「就憑你,只怕還不配說起「移花接玉』這四個字。」
    小魚兒道:「我為什麼不配?!移花接玉』又有什麼了不起,那只不過也是種借方
便力的功夫罷了,和武當的四兩撥千斤」,少林的!沾衣十八跌』也差不了多少,只不
過因為你的出手特別快,而且能在對力力量還末充分使出來之前,就搶了先機先將他的
力量撥叵去,所以在別人眼中看來,就變得分外神奇,再加上你們自己故作神,故弄玄
虛,將本來很簡單的一件事,故意渲染得十分複雜,十分神秘,所以別人就更認為這種
功夫了不起了。」
    他滔滔不絕,說到這,才歇了口氣。邀月宮生面上已露出鷲訝之色,厲聲道:「你
還知道什麼!」
    小魚兄道:「我雖然還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手法將別人經脈中的真氣撥回去的,但這
也無關緊要,因為我已知道了你這種功夫最大的關鍵,就是要先摸清對力的真氣是從什
麼地方,什麼方向發出來的!」
    邀月宮主道:「哼。」
    小魚兄道:「因為普通一般人的力量,大多是發自丹田附近幾處穴道,所以你不費
什麼事,就可以將他的力道摸清,但是我……」
    他大笑著接道:「我學的武功卻和任何人都不同,我的師傅至少也有七、八十個,
甚至連你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就因為我學的武功太雜,所以內功也不佳,說來是我最大
的缺點,但和你動手時,這反而幫了我的大忙了。」
    邀月宮主道:「你以為……」她只說了三個字,就又頓住了語聲。
    小魚兒道:「就因為我的內功不佳,出手又沒有規矩,所以你一時間竟摸不清我內
力發出的方向,就根本使不出「移花接玉』的功夫來。」
    邀月宮主一聲冷笑中,她纖纖十指,已向小魚兒「曲澤」「天泉」兩穴之間點了過
去,手勢如採花拂柳。
    這兩處穴道屬「手厥陰經」,小魚兒此刻攻出兩招,力道正是由此而發,顯然她已
摸清了小
    魚兒真氣流動的方位。
    誰知小魚兒身形一轉,轉開三尺,連一點事也沒有。這百發百中萬無一矢的「移花
接玉」功使到小魚兒身上,竟變得一點用也沒有了。
    邀月宮主這才真的吃了一鷲,她既已看準了小魚兒出手的力道發自「手厥陰經」,
那就萬萬不會錯的。
    只聽小魚兒大笑道:「你想不到吧,告訴你,你以為我那兩招用了很大力氣,其實
我卻是一點力氣也沒有用,你想借我的力氣打我自己,但根本連一點力氣也沒有,這就
是我對付「移花接玉」功的法子,你說這法子好不好?」
    邀月宮主變了變顏色,冷笑道:「很好,也虧你想得出這麼笨的法子來。你出手若
不用力氣,就根本無法傷人,自己實已立於不勝之地,兩人交手,若根本無法求勝,難
道遠不算笨
    麼?」
    小魚,了黜頭,笑嘻嘻道:「不錯,我自己也覺得這法子的確很笨,但對付你這樣
的人,有時越笨蛀法子,往往會越有用,何況,是你想殺我,我根本就不想殺你,我只
要能令你傷不了我,就已經很滿意了。」
    邀月宮主厲聲道:「我不用!移花接玉』的功夫,難道就殺不了你麼?」
    小魚兒道:「我正是想瞧瞧你倒底還有什麼本事能殺得了我!」
    他話還末說完,已覺得有一股勁氣面而來,接著,邀月宮主的一雙手就彷彿已化為
七、八雙手了。小魚兒只覺得跟前到處都是邀月宮主的掌影,也分不清那只是賣,那只
是虛,更不知道如何招架閃避。
    他宜在想不到一個人的手動作怎會這麼快。他雖然勉強躲過了幾招,但連他自己也
不知道邀月宮主下一招攻出時,他是否還能躲得開了。
    她只差還末使出最後致命的一擊!突聽小魚兒大喝:「等一等,我還有最後一句話
要說。」
    邀月宮井根本不理他,閃電的出手,但一招使出後,卻又忽然頓住,只不過手掌仍
不離小魚兒方寸之間,目光始終不離小魚兒面目,冷冷道:「此時此刻,你還想玩什麼
花樣?」
    小魚兒歎道:「現在你總也該知道,無論如何,我都再也逃不了的,也絕不會再有
人來救我,我已沒怯子不死在你手。那麼,到了這種時侯,你總該將那秘密告訴我了吧。」
    他滿臉都是渴望企求之色,看來真是說不出的可憐,誰也想不到小魚兒竟也會露出
這樣的可羊憐像。邀月宮主瞧著他,許久沒有說話。
    邀月宮主忽然道:「你死了之後,我一定將這秘密告訴蘇櫻。」
    小魚兒嗄聲道:「你……難道就不可告訴我嗎?」
    邀月宮主道:「不能!」這回答又變得和以前同樣堅決,全無商量的餘地。
    小魚兒長歎一口氣,道:「你這人真比強盜還凶,連我臨死前最後一個要求都不肯
答應。我若要求別的事,你肯不肯答應呢?」
    邀月宮主猶疑了半晌,終於緩緩道:「那也要看你要求的什麼事。」
    小魚兒道:「我要小便,行不行?」
    在這種時候,他居然提出這種要求來,宜在令人哭笑不得,邀月宮主蒼白的臉都似
乎被氣得發紅。
    小魚兒道:「我方才酒喝得太多,現在已憋不住了,你若還不肯答應我!我只好在
這就地解決了。」
    邀月宮主怒道:「我現在就殺了你?」邀月宮主咬著牙瞪了他半晌,忽也冷笑道;
「好,你去吧,我就不信你現在還可玩得出什麼花樣。」
    小魚兒道:「這地方就是死路一條,我難道還會七十二變,能變個蒼蠅飛出去麼!」
    他又回到方纔那地室,只見魏無牙的身已漸漸開始乾癟縮小,那模樣看來更是令人
作嘔。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你不進來?難道不怕我跑了麼?」
    邀月宮主也不理他,這地室只有這一個出口,她自然知道小魚兒就算有多大的本事,
也無路可逃的。
    過了半晌,只聽面「嘩啦嘩啦」的響了起來,邀月宮主這一輩子幾曾聽過這種「可
怕」的聲音。她的臉不禁又紅了,只恨不得緊累堵住耳朵,幸好任何人小便都不會太長
的,她忍耐最多也只不過是片刻間的事。
    誰知過了半天,那聲音還在「嘩啦嘩啦」的響著。又過了兩三盞茶功夫,那聲音還
在個不停。
    邀月宮主越等越不耐煩,越等越奇怪。邀月宮主忍不住道:「江小魚,你為何還不
出來?」
    面卻只有「流水」的聲音,竟沒有人答話。
    邀月宮主雖然明知小魚兒無路可逃,還是不免有些鷲疑,又呼喚了兩聲,聽不到回
答,就不禁暗暗忖道:「這鬼靈精難道真的找到了另一條出麼他已知道咄在此,所以才
使出這詭計自己逃出去,卻將我們困死在這裡!」想到這,她手足都已冰冷,再也顧不
得別的事,衝了進去。
    不,這襄並沒有什麼變化,那聲音還是在「嘩啦嘩啦」的,只不過有「牆」擋住視
線,也看不出小魚兒是否還在面。邀月宮主一衝進去,就揮手發出一股真氣。
    只聽「哥」的一聲,那以碎石和棺材蓋隔成的三面牆,就都已被震倒,面果然沒有
小魚兒的影子。
    只有幾隻酒瓶,被人用布帶困在一齊,從上面那氣穴襄吊下來,吊在半空中,瓶底
都被開了個小洞。瓶的酒,就都流入那棺材,響個不停。
    邀月宮主一鷲之下,眼角忽然瞥見有條人影竄了出去。原來小魚兒一直躲在那道門
的後面,邀月宮主的注意力全被那邊吸引住時,他就一溜煙竄了出去。邀月宮主發現他
時,他已溜到門外。
    等到邀月宮主想追出去時,那石門已無聲無息的闔了起來,連小魚兒的大笑聲都被
隔斷。邀月宮主這才真的嚇呆了。
    她平生無論遇著什麼事,從來也沒有鷲呼出聲,更沒有哀求過別人,但此刻她卻忍
不住大呼道:「江小魚,開門,讓我出去。」
    過了半晌,小魚兒的聲音就自上面那氣穴中傳了下來。只聽他笑嘻嘻道:「讓你出
來我難道會讓你出來殺我麼?」
    邀月宮主咬著嘴唇,道:「我……答應絕不殺你就是」
    小魚兒已大聲道:「你就算不殺我,我也不會放你出來的,只因你不殺我,我卻要
殺你,你莫忘了我和你之間的仇恨並不小。」邀月宮主心襄一震,再也無話可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