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六章 人性弱點

    永遠高高在上,令人不可仰視的移花宮主,終於也漸漸變得和別人同樣平凡,小魚
兒到這時
    侯,才覺得她們原來也是個人,也有人的各種需要,也有人的各種情感,甚至也有
眼淚。現在,她們會不會將那秘密說出來?
    蘇櫻揉了揉眼睛,悄悄道:「我們現在難道連一點希望都沒有了麼?」
    小魚兒默然半晌,也壓低語聲,道:「我們若能沉得住氣,靜靜的等死,也許還有
一絲希望。」
    蘇櫻道:「既然靜靜的等死,還有什麼希望?」
    小魚兒道:「魏無牙要我們慢慢的死,就是要我們痛苦,瘋狂,甚至自相殘殺,因
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得到發,但我們現在卻都很鎮靜,我們若是就這樣靜靜的死了,他一
定不甘心,一定還會有別的舉動,那就是我們的機會到了。」
    蘇櫻眨了眨眼睛,道:「所以我們現在一定要想個法子來逼他。」
    移花宮主也聽不到他們在說什麼,過了半晌,只見小魚兒忽然站了起來向她們姊妹
兩人恭恭敬敬行了個禮,然後又長歎一聲,道:「我江小魚能和移花宮主死在一齊,葬
在一齊,總算有緣。現在大家反正都快死了,我們昔日的恩怨,也從此一筆勾消,你們
為何定要花無缺殺我,究
    一莧有什麼秘密,我都不想問了。」移花宮主也不知道他為何忽然說出這種話來,
只有張大了眼睛瞧著他,等他再接著說下去。
    小魚兒道:「現在花無缺既然不在這襄,我們看來也不會有逃出去的希望,我只求
你們讓我痛痛快快的死了吧。死,我並不怕:但等死卻實在令我受不了。」移花宮主姊
妹神情驟然沉重下來。
    他一面說話,一面偷偷向移花宮主擠了擠眼睛。邀月宮主怔了怔,憐星宮主已悄悄
拉了拉她衣襟,道:「好,你死吧。」
    蘇櫻忽然道:「我這裡有兩粒毒藥,是魏無牙為他徒弟們準備的。」
    小魚兒道:「這種毒藥的厲害我知道,只要一粒已足夠了。」
    蘇櫻淒然一笑,道:「你死了,我是連一時一刻也活不下去的,你難道還不知道?」
    小魚兒默然半晌,道:「好,要死就一齊死吧,也免得黃泉路上寂寞。」
    突聽一人大聲道:「死不得,死不得,你們少年恩愛,多活一天,就有一天的樂趣,
若是現在死了,豈非太冤枉了麼?」小魚兒和蘇櫻對望一眼,心暗道:「他果然沉不住
氣了。」
    只聽魏無牙又道:「你們若是覺得心煩悶,喝幾杯酒就會好的,哈哈……,這就算
我送給你們的台沓酒吧。」話聲中,上面那小洞中已拋下了一隻酒瓶,小魚兒剛伸手接
著,就又有一隻酒瓶落了下來。片刻間,小魚兒懷已抱著十二瓶酒,瓶子還都不小。
    小魚兒將瓶酒放在移花宮主面前,道:「還是老規矩,一人一半。你們若真是素來
酒不沾唇,現在更該喝兩杯了,一個人若到了臨死時還不知道酒的滋味那實在是白活了
一輩子。」片刻之間,他自己已經半瓶酒下了肚。
    這酒若是十分辛辣,移花宮主姊妹也許還能忍得住不去喝它,但這酒卻偏偏是上好
的竹葉青,清香芳洌,教人嗅著都舒服,碧沉沉的酒色,更教人看著順眼,若有人真能
忍得住不喝,那才真是怪事。
    憐星宮主瞧了邀月宮主一眼,終於忍不住開了酒瓶,淺淺啜了一口。這一口不喝也
還罷了,一口喝了下去,但覺一股暖意直下丹田,卻又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接著,她全
身的血液又熱了起來,眼睛也亮了一這一口不喝也還罷了,一口喝下去,那還能忍得住
不喝第二口?
    只見小魚兒用力敲著酒瓶,引吭高歌道:「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
復回,君不見……」這正是李白的千年絕唱「將進酒」,移花宮主雖然也曾念過,卻總
覺得這不過只是個酒鬼瘋言瘋語。
    但此刻憐星宮主幾日酒下了肚,只聽了兩句,已覺得這首長歌的確是氣勢磅購,古
來少有。
    再等到一曲終了時,憐星宮主已不覺熱血奔騰,熱淚盈眶,不知不覺間,已將一瓶
酒都喝了下去,嘴猶自喃喃道:「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興爾同消萬古愁……
來,江小魚我敬你一杯,與你共消這萬古愁吧。」
    蘇櫻已不覺看呆了,她想不到憐星宮主竟將一瓶酒喝下去,再想不到她會變成這樣
子。這實在已不像憐星宮主,就像是另外換了個人似的。
    邀月宮主雖也喝了兩口,但見她第二瓶酒又喝下去一半,不禁皺眉去奪她酒瓶,道;
「你已經醉了,放下酒瓶來。」
    憐星宮主忽然叫了起來,道:「我不要你管,我偏要喝!你已經管了我一輩子,現
在我已經快死了,你還要管我?」
    邀月宮主又鷲又怒,但聽到她最後一句話,又不禁長長歎息了一聲,也喝了口酒,
黯然道:「不錯,我自己反正也已離死不遠,何必再來管你」
    憐星宮主這才轉過頭向小魚兒一笑,道:「來,我再敬你一杯,你穴在是個很可愛
的孩子。」
    小魚兒好像並不在意,隨問道:「既是如此,你為什麼還要殺我呢?」
    邀月宮主面色忽然變了,憐星宮主卻只是嘻嘻笑道:「這秘密等你死了之後,我一
定會告訴你的。」到了這種時候,她還能忍住不說出這秘密來。
    小魚兒道:「一言為定,可是,;你若比我先死呢?」
    憐星宮主道:「那麼你就陪我死吧,我在黃泉路上,一定會告訴你。」
    小魚兒歎道:「能和你一死,倒也算不虛此生了。你以為只有魏無牙一個人為你瘋
狂麼?
    像你這麼可愛的人,我……我實在……」他沒有再說下去,卻用眼睛盯著她的臉。
    憐星宮主眼波流動,忽然指著蘇櫻道:「我難道比她還可愛麼?」
    小魚兒道:「她怎麼能和你此,你若肯嫁給我,我現在就娶你。」
    兩人越說越不像話,簡直拿別人都當做死的,像是全末看到蘇櫻的臉已發白,邀月
宮主更已氣得全身發抖。
    只見憐星宮主笑著笑著,人已到了小魚兒懷,嬌笑道:「我一生都沒有這麼樣的開
心過,我……」邀月宮主不等她說完,已飛身掠了過來。
    突聽小魚兒壓低聲音,悄悄道:「你想不想活著出去,想不想殺了魏無牙出氣!」
邀月宮主怔了怔,小魚兒聲音更低,道:「你若想,就照我的話做,先打滅這所有的燈
火。」
    魏無牙果然一直在外面偷看,他看到憐星宮主撲入小魚兒懷時,眼珠子都快凸了出
來,全身都緊張得在發抖,掌心也在淌著汗。誰知就在這時,燈火竟忽然滅了。
    石室中驟然黑暗得伸手不見五指,什麼也看不見。魏無牙幾乎急得跳了起來。
    只聽黑暗中發出各種聲音,先是憐星宮主的嬌笑,邀月宮主的怒喝,接著又是一陣
掌風激。黑暗中此刻偏偏連一點聲音也沒有了,這沒有聲音實在比什麼聲音都要誘惑,
都要急人。魏無牙簡直要急瘋了。他苦心安排了一切,就為的是等著瞧這一幕,為了這
件事,他也不知花了多少心血,甚至已犧牲了一切。
    但現在他卻偏偏什麼也看不到。他瘋子似的推動著輪車,去取了盞燈,想將燈光從
那小洞中照進去,誰知燈光一移到洞口,就又被打滅了。
    只聽小魚兒喘息著笑道:「不准你偷看。」
    魏無牙心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燒,又像是有無數條小在爬來爬去,終於咬了咬牙獰笑
道:「你不讓我看,我也要看我死也非看不可。」
    他算定邀月宮主此刻必已被打倒,憐星宮主和小魚兒此刻也絕不會有功夫來對付別
人了。只剩下個蘇櫻他自然不放在心上。
    他等了幾十年,好容易才等到今天,這機會他怎肯錯過山於是他又拿了盞燈,扳開
了門上的樞紐。沉重的石門,無聲無息地滑了開來。
    魏無牙簡直緊張得連氣都透不出了,手在發抖,橙也在抖,他用力推動輪車,無聲
無息地滑了進去。誰知就在這時,黑暗中忽然爆發起一陣狂笑聲。
    只聽小魚兒狂笑著道:「魏無牙,你終於也上了我一次當了!」
    魏無牙大鷲之下,心膽皆喪。燈光映照處,他赫然發現小魚兒什麼也沒有做,正筆
直站在他面前,他想後退,邀月宮主卻已擋住了那道門戶。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栽在天下第一聰明人手,難道還覺得冤枉麼?這若有人為我
作傳立碑,少不得也會將你帶上一筆,你豈非也可名垂千古了。」
    魏無牙下一口苦水,嗄聲道:「你……你現在想要怎麼樣!」
    小魚兒沉下了臉,冷笑道:「你現在難道還想要我們相信這的出路已全都被封死?」
他嘴說著話,已一步步向魏無牙走了過來,再看邀月宮主,目中已射出刀一般的殺氣。
    「只不過你是想要我帶你們出去麼?那容易得很。」魏無牙嶸嶸笑道:「我現在已
經在往外面走了,你難道看不見?」
    小魚兒訝然道:「你現在……」他語聲忽然頓住,就像是忽然見到鬼似的,滿臉俱
是鷲懼之色,喉嚨格格的,卻說不出話來。小魚兒指著魏無牙,手指不停的發抖。
    邀月宮主站在魏無牙身後,也看不到魏無牙的臉。
    只聽小魚兒嗄聲道:「你……你過來……過來看看他。」邀月宮主趕緊掠到魏無牙
面前,也駭得呆住了。
    燈,還在魏無牙手,火焰不停的閃動。閃動的火光下,只見魏無牙一張臉色變成死
黑色,眼睛和嘴都緊緊閉著,嘴角和眼角一絲絲的往外面冒著鮮血。
    邀月宮主也情不自禁,後退了半步,駭然道:「他難道竟自殺死了。」只見魏無牙
扭曲的嘴角,彷彿帶著一絲惡毒的微笑。邀月宮主站在那襄,也呆住了。
    只見蘇櫻蒼白著臉,走到魏無牙的身前,恭恭敬敬拜了幾拜,目中已流下了幾滴眼
淚。她一逅是在為魏無牙悲哀還是在為自己悲哀突聽小魚兒鷲呼一聲,道:「不好。」
喝聲中,他已自那石門中奔了上去。
    邀月宮主和蘇櫻對望了一眼,也不知他又發現了什麼事,但此刻大家已唯小魚兒馬
首是瞻,小魚兒鷲呼出聲,她們面上也不禁變了顏色。
    一這時憐星宮主鼻息沈沉,似已熟睡,原來方才在那一片令人迷亂的恙暗中,邀月
宮主已點了她的睡穴。此刻邀月宮主抱起了憐星,隨著小魚兒掠出。
    掠出地道,那巨大的洞窟中仍是靜悄悄的,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甚至連四面的燈
光都沒有熄滅。但小魚兒站在那,臉上卻已看不到一絲血色。
    小魚兒沉著臉道:「你可聽到了什麼聲音?」
    蘇櫻道:「沒有聽到呀?」四下靜寂得如同墳墓!
    小魚兒長長歎了口氣,道:「就因為你什麼聲音都聽不到,這才可怕。」他話末說
完,蘇櫻
    也已聳然變色。
    花無缺若在外面挖掘地道,就一定會有「叫叫咚咚」的敲石聲傳進來,但此刻四下
靜無聲一晉,他顯然已住手。他們連最後一線希望都斷絕了。
    只見蘇櫻已在一旁坐了下來,用手抱著頭,似在苦苦思索。小魚兒就站在她對面,
靜靜的瞧著她。
    小魚兒癡癡的瞧了半晌,走過去拍了拍她肩頭,道:「你在想什麼?」蘇櫻仰起頭
嫣然一笑,眼波如霧夜的星光,看來是那麼遙遠,那麼朦朧,美麗得令人不可捉摸。
    她輕輕抱著小魚兒的腿,道:「我在想,魏無牙必定為他自己留下了一條最後的出
路,這已是絕無疑問的事,但我們為何找不著呢?」她咬著嘴唇,緩緩接道:「我已在
四面都很留意的探查過,這每一條出路的確都被封死了,山壁上假如還有暗門,我也一
定能看得出來的。」
    小魚兒忽然笑了笑,道:「這最後一條出路在那,我已經知道了。」
    一逼句話說出來,蘇櫻和邀月宮主幾乎都忍不住跳了起來,邀月宮主已風一陣掠到
小魚兒面前動容道:「在那?」
    小魚兒同手指點著道:「那邊角落有塊凸起的山石,石頭下有個比較大的氣孔。你
們總該看到了吧。」
    邀月宮主道:「那氣孔雖比別的大些,力圓仍不及一尺,人怎麼能鑽得出去?」
    小魚兒長長歎息了一聲,道:「我們只知道魏無牙必定會為自己留下最後一條出路,
卻都忘記了一件事。」
    蘇櫻臉色立刻變了,道:「不錯,我們的確都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小魚兒一字字道:「我們都忘了魏無牙是個畸形的侏懦士那氣孔我們雖無法出入,
他卻可以鑽得出去,他雖然留下了一條出路,我們也只有瞧著乾瞪眠。」
    邀月宮主身子一震,幾乎再也站立不穩,現在他們所有的希望都已斷絕,除了死之
外,已無路可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