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四章 勾心鬥角

    蘇櫻忽然問道:「這位燕大俠是不是已經將江別鶴殺死了呢?」
    魏無牙道:「還沒有。」
    蘇櫻道:「燕大俠為什麼還不殺他?」
    魏無牙道,「因為他要江別鶴留給小焦兒,要小魚兒親手復仇。他一天找不著小魚
兒,江別鶴就一天不會送命,他十年找不著小魚兒,江別鶴就十年不會送命。」
    蘇櫻失聾道:「如此說來,江別鶴豈非……,:豈非,,;」她的話雖沒有說完,
意思卻已很明顯。
    魏無牙大笑道「不錯,江別鶴永遠也送不了命的,因為燕南天永遠也找不著小魚兒
了,他武功雖比江別鶴高明十倍,但卻遠不及江別鶴詭計多端,他將江別鶴這種人帶在
身側,就好像拉著隻老虎滿街跑似的,遲早總有一天,他的命也要送在江別鶴手上。」
    小魚兒大怒道:「他饒了你性命,你卻這麼樣對付他,你還算是個人麼?」
    魏無牙抑住了笑聲,恨恨道:「他雖然沒有殺我,卻將我的徒弟全都趕走,而且要
他們將我的珠寶全都帶走,這豈非和殺了我一樣?」
    小魚兒這才完全明白了,忍不住笑道:「只怕他非但趕走了你的徒弟,連你那些寶
貝老鼠也被趕走了,是麼?」
    魏無牙咬著牙,道:「哼。」
    小魚兒道:「原來你是自覺活著沒意思了,才想出這最後一著來的,但你平時若對
你那些徒弟稍微好些,他們又怎會在你有困難時離你而去?」
    魏無牙忽又陰惻惻一笑,道:「但現在既已有你們陪著我死,我已經很心滿意足了。」
    突聽移花宮主喚道:「江小魚,你過來。」
    小魚兒本來似乎不願過去了,但想了想,還是過去了,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望了
望蘇櫻。
    蘇櫻本來似乎要先看看魏無牙的反應,但忽又改變了主意,只是向小魚兒嫣然一笑
就跟了過去。
    移花宮主姊妹兩人站在「大廳」的中央,神情雖然還是那麼驕傲而冷漠,但看來已
似忽然變得很渺小,很孤獨,很可憐。
    但她們還是筆直的站著,沒有坐下來。她們幾乎從來也沒有坐下來過。
    邀月宮主霍然轉過身子,像是生怕自己再瞧見小魚兒一眼之後,會忍不住出手將他
殺了。
    憐星宮主緩緩道:「我們方纔已將這小洞四面都探查了一遍。這四面的門戶的確已
全都被閉死了。」
    小魚兒道:「我根本用不著去看,也知道這絕不會是假的。」
    憐星宮主默然半晌,道:「這門戶俱是萬斤巨石,絕非人力所能開啟,但我想,魏
無牙絕不會甘心將自己困死在這。」
    小魚兒道:「你難道想要我將這條逃路找出來麼?」
    憐星宮主又沉默了半晌,緩緩道:「我想,你也許有法子能自魏無牙口中探聽出來。」
    小魚兒道:「你以為我真有那麼大的本事?」
    憐星宮主道:「他若不肯說,你就殺了他!」她瞟了蘇櫻一眼,又道:「我看得出
他對你已恨之入骨,若有機會親手殺你,他絕不會錯過。」
    小魚兒道:「這話倒是不錯,只可惜我若和他動手,送命的不是他,而是我。」
    憐星宮主道:「我也知道你此刻武功還不及他,但只要我教你三個時辰的武功,他
就萬萬不會是你的對手了。」
    小魚兒道:「哦,你真有這麼大的把握?我有點不信。」
    憐星宮主淡淡道:「本門武功的神奇奧妙,又豈是你們所能想像。」
    小魚兒忽然不說話了。他歪著頭想了半天,竟又大笑起來。
    憐星宮主怒道:「你以為這是在說笑麼」
    小魚兒道:「我為什麼要平白費這麼大力氣,去和魏無牙動手呢?」
    憐星宮「又不禁怔了怔,道:「但你若能將他擊倒,再以死相脅,他只怕就會將最
後一條逃路說出來的。」
    小魚兒道:「我為什麼要逃出去?這不是很舒服麼」
    憐星宮主氣得臉色發白,話也說不出來。
    小魚兒悠然道:「我反正也中了毒,遲早總是要死的,就算你們能解了我的毒,我
還是難免要死在花無缺手上,既然我算來算去,都是非死不可,倒不如索性死在這,我
看這墳墓倒也堂皇富麗。」
    憐星宮主一直瞪著他,等他說完了,又瞪著他許久,忽然道:「我若保證你絕不會
死在花無缺手上呢?」
    邀月宮主忽然厲聲道:「你和無缺這一戰勢在必行,絕無更改……」
    小魚兒歎道:「既然如此,那就沒法子了,我們大家只好一在這等死吧。」
    憐星宮主道:「但你莫忘了,我若能令你的武功勝過魏無牙,就也能勝過花無缺,
你若能殺
    了魏無牙,就也能勝過花無缺!」
    小魚兒眨了眨眼睛,道:「花無缺是你們從小養大的,非但是你們的徒弟,簡直已
和你們的兒子差不多了,我卻是你們的仇人之子,若非我明知武功此你們差得太遠,說
不定我早就要了你們的命了,現在你們竟要傳授我武功,要我去殺死你們的徒弟,這種
話天下只怕再也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憐星宮主望了她姊姊一眼,邀月宮主道:「這其中自然有……」
    小魚兒目光閃動,等著她說下去,誰知她剛說了幾個字,忽又頓住語聲,小魚兒追
問道:「你們若要我相信,也容易得很,只要你們將這其中的原因說出來,你們無論要
我做什麼,我都可以答應。」小魚兒眼睛盯著她,悠悠道:「你們難道情願讓魏無牙看
見你們臨死前的醜態,也不肯說出這秘密麼?我可以告訴你們一個人臨死的時候,那樣
子非但很難看,而且還很可笑。」
    邀月宮主咬了咬牙,忽又轉過身。憐星宮主也隨著她緩緩轉過身去,兩人既不願再
瞧小魚兒一眼,也不願再聽他說一個字了。
    小魚兒木頭人般愣了半晌,忽然轉向蘇櫻道:「這件事前前後後你已知道了不少,
是麼?」
    蘇櫻歎道:「我現在已知道江伯母以前本是移花宮的門下,後來……後來……」
    小魚兒咬著牙道:「我父母無疑郡是死在她們手上的,她們當時沒有斬草除根,現
在卻想殺
    了我,以免留下後患。可是她們為什麼一定要花無缺動手殺死我呢?她們若肯自已
動手我現在早已不知死過多少次了。」
    蘇櫻道:「她們本來以為你們會很恨花無缺的,你不龍找她們復仇,就一定會找花
無缺,誰知你的思想卻開明得很,竟認為上一代的仇恨,和下一代無關,所以她們只好
逼著花無缺來殺你了。據我看來,你和花無缺之間,必定還有一種極複雜的關係。」
    小魚兒眼睛一亮,又皺眉道:「但我和花無缺之間卻又絕不可能有什麼關係的,我
一生下來就被帶到惡人谷去了,在這世上,我恨本沒有什麼親人。」
    洞窟中靜寂得穴在和墳墓沒什麼兩樣,從石壁間透出來的燈光很柔和,月光般照著
小魚兒的臉。這本是張明朗驕傲,倔強,充滿了魅力的臉,但現在看來,卻顯得說不出
的黯淡,說不出的疲倦。蘇櫻癡癡的瞧著,目中似乎隱隱泛起了淚光。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小魚兒喃喃道:「蘇櫻,你要知道,我並不是怕死,但要我
就這樣糊糊塗地死了,我穴在不甘心……宜在不甘心!」
    蘇櫻道:「這地方門戶若真的全都封死了,整個洞窟就該和墳墓般變得密不通風,
可是……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氣悶之感,而且不通氣的地方,連火都燃燒不起來。」
    小魚兒用拳頭打了打手掌,道:「好,只要他真的還留下一條路我就有法子要他說
出來。」
    蘇櫻忽然一笑,道:「你不是已經不想出去了麼?」
    小魚兒向她扮了個鬼臉,道:「那只是我故意要脅她們的,這秘密還沒有水落石出
之前,我非但自己捨不得死,還捨不得讓她們死哩。」絕望之中,忽然又有了一線生機,
兩人的精神都不禁變得振奮起來,兩人正想往前走,忽然身後傳來一聲歎息。「你們不
用找了,我就在這!」
    那本來放著青玉椅的石台,現在忽然移開了魏無牙推著輪車,從下面緩緩滑了上來。
    「我知道你現在心一定又在打主意,要想法子令我說出那些通風之處在那,那麼我
勸你,這心思你也不必白費了。因為那時我造那些氣孔時,就怕老鼠會從氣孔中逃出去。」
    小魚兒沉思了半晌,忽又問道:「你是怕我們死得太快了麼?」
    魏無牙嶸嶸笑道:「這就對了,我費了許多力氣,才將你們弄到這地方來,怎麼捨
得一下子就將你們悶死?我當然希望你們死得越慢越好,這樣我才能慢慢欣賞你們臨死
時忍不住要做出來的種種醜態,我敢擔保世上絕沒有一件事比這更有趣的了。」他似乎
越想越有趣,笑得整個人都扭曲起來。
    小魚兒居然也笑了,道:「我們想問問你,你認為我們會做出什麼醜態來。」
    魏無牙眼睛閃著光,笑道:「你總該知道,移花宮主姊妹是從不肯隨便坐下來的,
無論什麼地方她都嫌髒,但我敢擔保,不出三天,她們就會躺在那些臭男人睡過的床上
了,她們平時什麼東西也不肯吃,但再過幾天,就算有只死老鼠她們說不定也會吞下去,
也說不定會將你們兩人煮來吃了,你信不信?」
    小魚兒大笑道:「她們若真會將我吃下肚,倒也妙極,我情願葬在她們兩人的肚子。」
    他雖在哈哈大笑,暗中卻已不禁毛骨悚然,因為他知道魏無牙所說的話,並不是完
全不可能。
    只聽魏無牙笑著又道:「還有,我知道你們這四個人還都是童男童女,還沒有一個
真正過人生的樂趣,到了快死的時候,說不定會忽然覺得這麼一死未免太划不來了,說
不定就會想那件事是何效味。」他眠睛充滿了猥褻之意,腦子似乎已在幻想著那時的情
況,蜷曲著身子狂笑著接道:「到了那時,你這小伙子只怕就要變成寶貝了。」
    「你為什麼不想這磁味呢?難道你已經不行了麼?」小魚兒盯著他的兩條蛇曲的腿,
冷笑道:「原來你早就不行了,所以才會變成這麼樣一個瘋子,我本來覺得你很可恨,
現在才發覺你原來很可憐。」
    魏無牙忽然狂吼一聲,向小魚兒撲了上來。小魚兒身形急轉,雙掌反切。誰知魏無
牙的身上忽又多出十根短劍,劃向他的手腕。原來他每根手指上都留著三四寸長的指甲,
平時是蛇曲著的,與人動手時,真氣貫汪指尖,指甲便劍一般彈出。燈光下,只見這十
根指甲隱隱閃著烏光,顯然淬著劇毒,小魚兒只要被他劃破一點油皮,就無救了。
    他這一撲之勢,竟藏著三種變化後著,每一種變化都出人意外,招式之怪異狠毒,
賣是天下無雙。蘇櫻已忍不住鷲呼出聲來。只見小魚兒身子就地一猿,已滾出兩丈外,
這一著破法更非正統武功,只是小魚兒隨機應變臨時創出的。
    誰知魏無牙身子一轉,竟又落回那輪車上。小魚兒正想撲過去時輪車忽然圍著他兜
起圈子。
    剎那間,小魚兒只覺自己前後左右,都是魏無牙的人影,竟比那威震天下的「八卦
游身掌」還要厲害三分。
    但一個人步法無論多麼巧妙,也沒有輪子轉得快的。小魚兒只覺頭暈眼花,幾乎不
用魏無牙出手,他就要倒下去了。小魚兒忽然長嘯一聲,沖天而起。這一招竟是崑崙派
的鎮山絕技「飛龍大八式」。普天之下,唯有「飛龍大八式」能破解魏無牙這種功夫,
除此之外,縱是武當少林的掌門大師,也難免要被魏無牙困死。
    誰知他身形方自凌空飛起,魏無牙竟又迎面撲了過來,十根閃閃發著烏光的指甲,
又劃到他咽喉。這人竟生像是已變了小魚兒的影子,小魚兒竟連變招都已不及,猝然間
竟使出了少林的「千斤墜」。
    要在身形上衝時突然落下,也並不是件容易事。但小魚兒偏偏就在這間不容髮時落
了下來。
    誰知他身子剛落下,只聽「嗖,嗖,嗖」急風破空,三道烏光,分由三個不同的方
向射了過來。
    原來魏無牙身子雖已飛起,但那輪車卻還在不停的轉動,這三道烏光,竟是轉椅中
射出來的。這一著才真的出小魚兒意料之外,若是換了中原武林任何一門一派的高手,
此番都難免要喪在這三根烏骨箭下!
    只見他身子忽然一折一扭,全身的骨頭竟像是都忽然分開了,三道烏光就在這一剎
那間擦著他的衣裳飛過。
    魏無牙固然是怪招百出,令人難鬥,這輪車中也不時射出一兩件暗器來,更令人防
不勝防。
    但見魏無牙忽而和這輪椅溶為一體,忽而又分開來各自進攻,不到三十招,小魚兒
覺得吃不消了。
    小魚兒腳步一錯,忽然輕瓢瓢拍出兩掌。這兩掌看來也沒有什麼奇妙之處,但也不
知怎地,魏無牙竟險些閃避不開,他再也想不到小魚兒這一招是從那學來的。
    更令他想不通的是,小魚兒的招式竟忽然變了,每一招都變得輕飄飄的,像是一點
氣力也沒有。但每一招發出來,卻都是攻向魏無牙自己也想不到的破綻,而且招式看來
全無變化,其實卻變化無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