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三章 見利忘義

    小魚兒大笑道:「你說的話,有誰會相信?就算你要將她們活活葬在這裡,你也可
以找別人來發動這機關,為什麼自己要來陪葬呢?」
    魏無牙淡淡道:「這只因我要親眼瞧見她們死,親眼瞧見她們臨死前的痛苦之態,
我還要親眼瞧瞧她們被餓和恐懼折磨時,是不是還能保持這樣聖女的模樣!」
    小魚兒望了移花宮主一眼,只見這姐妹兩人就像是忽然變成了兩個石像,連動鄱不
動。小魚兒眼珠子一轉,忽又大笑道:「但你這樣做,一定是因為自知還不是她們的對
手,否則你就可以真刀真愴的殺了她們,用不著自己也來陪葬了,是麼?」
    魏無牙歎道:「不錯,我本以為這二十年來,武功已精進許多,已足可將她們置之
於死地,但見到江別鶴時,才知道自己錯了。」
    小魚兒又不覺怔了怔,道:「你為何要等見到他時,才知道自己錯了?」
    魏無牙道:「二十年前,江別鶴的武功恨本還不入流,但現在卻已可算得上是江湖
中的一流高手,這二十年來,連他的武功都進步了這麼多,何況移花宮主,我和移花宮
主的武功若是同樣在進步,那麼我再練二十年,還是一樣勝不過她們,何況,她們有姐
妹兩人,我卻只有孤零零一個。」
    他笑了笑,接著道:「所以我想來想去,只有用這一手了。」
    小魚兒道:「既然如此,她們現在要殺你,還是簡單得很,你……」
    魏無牙冷冷道:「這些門戶俱是萬斤巨石,現在已被封死,連我自己也是開不開的。」
    小魚兒也石頭般怔住,再也說不出話來。
    魏無牙道:「何況,你們就算明知這裡的門戶都已被封死,還是難免要抱萬一的希
望,而我就是你們唯一的希望,所以我算準你們絕不敢殺了我的?」
    他忽又笑了笑,道:「櫻兒,你為什麼躲在外面不敢進來?」
    蘇櫻垂首走了進來,臉色也蒼白得可怕。
    魏無牙瞪著她瞧了半晌,又瞧了瞧移花宮主,道:「我一向對你不錯,你可知道是
為了什麼」
    蘇櫻垂首道:「我……我不知道。」
    魏無牙笑道:「你若瞧瞧這兩位宮主,再自己照照鏡子,就會知道了。」
    小魚兒心裡一動,這才發現蘇櫻和移花宮主的容貌竟有七分相似之處,她們都是絕
世的美人,面色又都是那麼蒼白,神情又都是那麼冷漠,看來簡直就像親生母女同胞姐
妹差不多亡蘇櫻也不知是鷲是喜,動容道:「你老人家對我好,難道就是為了我長得很
像她們?」
    魏無牙道:「不錯,否則天下的孤女那麼多,我為何要將你一個人救回來?我一向
對你百依百順,就因為我要將你養成冷漠高傲之態,我要你一個人住在那裡,就因為我
要養成你孤僻的性格,,,:」
    蘇櫻道:「你老人家想盡法子,難道只為了要便我變得和她們一模一樣麼?」
    只聽小魚兒拍手大笑道:「我現在才明白了,原來你的心上人竟是移花宮主,就因
為你得不到她們,所以因愛生恨,才會對她們恨之入骨。」
    他是世上最聰明的丑侏懦,竟會愛上世上最最高貴,最最美麗的女人,這種事實在
不可思議,妙不可言。
    小魚兒越想越好笑,笑得連氣都喘不過來。
    魏無牙卻一本正經,緩緩道:「二十多年前,我專程趕到移花宮去,向她們兩位求
親……」
    小魚兒喘著氣笑道:「你……你向她們求親?」
    魏無牙正色道;:笑?」
    小魚兒道:「是是是,這件事實在再相配也沒有,只可惜她們非但不答應,還要殺
了你,你們的仇恨,就是這樣結下來的,是麼?」
    魏無牙歎了口氣,雖然沒有說話,卻已無異默認。
    再春移花宮主姐妹兩人,已氣得發抖。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笑嘻嘻道:「有這樣的大英雄大豪傑來向你們求親,正是你們
的光榮,你們為何竟不肯答應呢?我穴在覺得很可惜。」
    魏無牙大笑道:「你用不著激怒她們,要她們向我出手,她們就算殺了我,你也沒
什麼好處,你若真是個聰明人,就該勸她們莫要殺我才是,等我自己餓得受不了時,說
不定會想出個法子,將封死的門戶再打開的。」
    小魚兒瞪著他瞧了半晌,道:「不錯,你現在的確不能死,我還有很多事要問你。」
    魏無牙道:「你第一樣要問我的,疣是方才究竟有誰來了能一劍將青玉石椅劈開的
人,究
    一莧是誰?對不對?」
    小魚兒道:「不對,這件事我已甩不著問你,只因我現在已經明白了。誰也沒有來。」
    魏無牙大笑道:「誰也沒有來?在甬道上留下腳印的難道是我麼?」
    「這正是智慧與美麗的結合,正是世上最嚴肅最相配的事,你為什麼要小魚兒道:
「甬道上那些腳印只是你自己刻出來的,所以才會那麼整。」魏無牙目光閃動,道:
「外面樹林中那些人又是誰殺死的呢?」
    小魚兒道:「自然就是你自己殺死的,你打他們的耳光,他們自然不敢還手,也不
敢躲避,你要他們上吊,他們就不敢跳河。」
    魏無牙道:「如此說來,那青玉石椅難道也是被我自己劈開的麼?」
    小魚兒道:「你既然能將青玉石削成椅子,你手裡就一定有柄削鐵如泥的寶劍。這
寶劍既能將青玉石削成椅子,就一定能將椅子劈成兩半……這道理豈非明顯得很麼?」
    魏無牙歎了氣,道:「不錯,這道理實在很明顯了。」
    小魚兒道:「你將樹林中的那些徒弟殺死,又在甬道上刻下那些腳印,就是為了要
引誘我們走進來。」
    魏無牙道:「這也很有理。」
    小魚兒道:「但你又生怕我們一走進來,發現這裡已沒有人,就立刻又走出去了,
所以你就將那石椅劈成兩半,叫我們心中猜疑,而且……,:」
    他歇了氣,才接著道:「這裡的門房既然全都是千斤巨石做成的,要將它們完全封
死,也絕對不是一時半刻間能做得到的。」
    魏無牙接著道:「所以我就要將你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那張石椅上,我才有時間
從從容容將門戶封死,是麼?」
    小魚兒撫掌道:「正是如此。」
    魏無牙忽然大笑起來,笑得幾乎從輪椅上跑到地上。
    小魚兒瞪眼道:「你笑什麼?我猜的難道不對麼?」
    魏無牙大笑道:「對對對,實在太對了,你實在是天下第一聰明人。」
    小魚兒笑道:「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從來不敢自謙。」
    魏無牙道:「只不過我也有幾句話要問你。」
    小魚兒道:「哦?」
    魏無牙道:「你到我這地方來過,總該知道,這裡到處都是奇珍異寶,現在為什麼
連一件都沒有了呢?」
    小魚兒怔了怔,道:「這……這自然是你要你的徒弟帶出去了。」
    魏無牙道:「我為什麼要他們帶走?我既已決心死在這裡,為什麼不將這些珍寶拿
來陪葬,卻將它們送給別人,我既然從來也末將我的徒弟當做人,為什麼要讓他們落個
大便宜……這其中道理你想得通麼?」
    小魚兒眼睛忽然一亮,道:「這只因你想看我們死了後,再走出去。」
    魏無牙道:「我若有這樣的打算,更不該將珍寶送走了,只因我此刻若想走出去,
一定要等你們全都死光,我難道還怕你們這些已快死的人來搶我的珠寶麼?」
    小魚兒這次才真的怔住了。「如此說來,這地方難道真有位武林高手來過麼?來的
這人是誰?」
    魏無牙道:「這人是你認得的。」
    小魚兒道:,你怎知我認得他?」
    魏無牙悠然道:「只因他曾經問起過你。
    小魚兒面上變了變顏色,忽然大笑道:你難道要告訴我,來的這人是燕南天麼?」
    魏無牙眼睛盯著他,一字字道:「不錯!
    來的這人正是燕天!」
    小魚兒怔了許久,忽又大笑起來,道:「燕南天若來過,你怎麼還能活在世上害人?」
    魏無牙冷笑道:「你以為他武功比我高?」
    小魚兒面色又變了變,但瞬即展顏笑道:「他若真的來過,甬道上的腳印就是他留
下來的,石椅自然也就是被他神劍所劈開,這一劍之威,足以鷲動天地,就憑你這身本
事,只怕還難傷得了他一根毫髮……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
    魏無牙默然半晌,長長歎了口氣,道:「不錯,單只他那一劍之威,已足可睥睨天
下,我穴在還不是他的敵手。」
    小魚兒道:「他若真的來過,為何沒有殺了你呢?」
    魏無牙緩緩道:「這自然有交換條件。」
    小魚兒道:「什麼條件?」
    魏無牙道:「我答應交給他一個人,他就答應不傷我性命。」
    小魚兒追問道:「你答應將誰交給他」
    魏無牙道:「江別鶴!」
    小魚兒又吃了一鷲,失聲道:「江別鶴?燕大俠竟肯為了江別鶴,饒了你的性命?」
    魏無牙道:「不錯。」
    小魚兒道:「他為什麼要救江別鶴?」
    魏無牙笑道:「他不是為了要救江別鶴,而是要殺他。」
    小魚兒不禁又是一怔,道:「他和江別鶴又有什麼仇恨?」
    魏無牙默然半晌,緩緩道:「你可知道江別鶴的本來面目是誰麼」
    小魚兒道:「是誰?」
    魏無牙道:「他本來就是你父親的書僮江琴,從小就在你們家長大,你父親和他名
雖主僕,其實卻無異兄弟。」
    小魚兒吃鷲得張大了嘴,合不攏來。忍不住問道:「江琴既然和先父也情同手足,
燕大俠又為何要殺他?」
    魏無牙道:「江楓非但是天下少見的美男子,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富翁,江湖好漢們
早已想打他的主意了,只是礙著燕南天,所以遲遲不敢下手。誰知道江楓忽然鬼迷心竅,
竟和移花宮門下一個女徒弟私奔了,這女人也就是你的母親。」
    小魚兒怒道:「你說話用字最好放文雅些。」
    魏無牙毗牙一笑,悠然接著道:「這兩人雖然已愛得發暈,不顧一切,但也知道移
花宮主是絕不會放過他們的,所以兩人一逃回來,江楓就將家財送的送,賣的賣!自己
只帶著些隨身細軟準備亡命天涯,隱居避禍。」
    小魚兒怒道:「所以你們這些臭強盜就紅了眼睛。」
    魏無牙道:「不錯,江楓的計劃,是要江琴先輕騎去找燕南天,他自己再帶著你母
親穿過一條久已廢置的古道,趕夫和燕南天會合,這計劃本來不錯,他走的路本來也很
密,只可惜江琴還沒有去找燕南天時,就先找到咱們「十二星象了。」
    小魚兒狠狠道:「難怪你認得江別鶴,原來你們早已狼狽為奸,幹過買頁。」
    魏無牙一笑道:「這件事我雖然知道,但卻沒有出手,因為我就算不出手,也不怕
他們得手後不分給我,而且我那時也正有別的事不能分身。」
    小魚兒道:「出手的是被燕大俠宰了他們早該明白燕大俠的手段,為什麼還要出手?」
    魏無牙道:「他們本來打算將這筆賬算在移花宮主身上的,讓燕南天認為這是移花
宮主動的手,再加上江琴又將你父親帶出來的東西開了張清單,這麼大的買賣,「十二
星象又怎肯放過?」
    小魚兒咬牙道:「但江琴也該知道『十二星象』是什麼角色,這買賣既然已歸了十
二星象,他還有什麼便宜好占的?」
    魏無牙笑道:「他的貪心並不大,只要佔其中兩成,他也知道我們「十二星象』做
買頁最公道,只要答應分給他的,就絕不會賴賬。而且,你父親雖然將他當自己兄弟,
但在別人眼中,他還只不遇是個江楓家裡的一個奴才,你父親若不死,他就一輩子也休
想出頭。」
    他微微一笑,接著道:「這人的貪心雖不大,野心卻不小,一心只想在江湖中成名
立萬,所以他就非先害死你父親不可。」
    小魚兒只覺手腳冰涼,默然半晌,道:「但我父親後來並不是死在「十二星象」手
上的,是麼?」
    魏無牙道:「後來的事,我知道得並不太詳細,我只知道等燕南天趕去的時候,你
父母都死了,只有你還活著。」
    小魚兒強忍住心裡的悲痛,道:「無論我父母是被誰動手殺死的,這原因總是江琴
而起。他若不出賣我父親,這些人就一定找不到他老人家的,是麼?」
    魏無牙道:「正是如此。」
    小魚兒道:「既是如此,燕大俠那時為何不殺了他呢?」
    魏無牙道:「燕南天那時只怕還不知道江琴是罪魁禍首,等他知道的時侯,江琴早
已溜了,從此之後,江湖中就再也沒有聽見過江琴的消息,也沒有再聽到燕南天的消息,
後來我才聽說燕南天已死在惡人谷。」
    他又歎了口氣,苦笑道:「誰知這消息竟是放屁,燕南天非但沒死,而且武功又精
進了不少,那江琴搖身一變,竟變成江南大俠了。」
    小魚兒默然半晌。他實在也想不通燕南天怎會忽又現身的?他的病勢怎會忽然痊癒?
難道是忽然出現了什麼奇跡?還是另外又有個像「南天大俠」路仲遠那樣的人,又借用
了「燕南天」這名字?這人會是誰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