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一百零一章 奇峰再起

    小魚兒道:「無論如何,魏無牙總算對你不錯,你也承認他是你的乾爹,現在移花
宮主要去找他,你非但不著急,反而來帶路,這是什麼道理?」
    蘇櫻不說話了,過了半晌,才輕輕歎了氣。
    小魚兒道:「我知道你心裡一定藏著件事沒有說出來,莫非鐵心蘭方才……,:」
    他忽然頓住了語聲,只因這時憐星宮主已拉著鐵心蘭從後面趕上來了,小魚兒眼珠
子一轉,忽然向鐵心陌笑道:「咱們已有多久沒見面了?只怕已經有兩個多月了吧?」
    鐵心蘭似乎末想到小魚兒會忽然對她說話,驟然之間,竟像是有些手足失措,紅著
臉說不出話來。
    小魚兒又轉過頭向蘇櫻笑道:「你看,才兩個多月不見,她和我就好像變得很生疏
了,我問她一句話,她居然連臉都紅了起來。」
    蘇櫻歎了口氣,悄聲道:「她已經夠難受的了,你何必再來折磨她。」
    小魚兒又轉過去向鐵心蘭笑道:「你聽見沒有,她說我這是在折磨你,我只不過是
在向你問問好而已,這也能算我折磨你麼?」
    鐵心蘭只有搖了搖頭,眼圈不覺又紅了起來。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我想,這兩個多月來,一定發生了許多事,因為我發現才
只不過兩個月不見,你竟已變了許多。」
    鐵心蘭只覺心頭一陣刺痛,眼淚不覺又流下面頰,只因她也發覺自己實在是變了。
    以前,她只要見到小魚兒,無論在什麼情況,無論有什麼人在旁邊,她都會不顧一
切,奔向小魚兒的。以前,她只要見到小魚兒,就會忘記一切。
    但現在花無缺在她心裡的份量的確是一天此一天加重了,只因這兩個月來,的確是
發生了許多事。
    她就算能忘記花無缺曾經再三救了她生命,但她又怎能忘記她受傷時,花無缺對她
的照顧與體貼?
    何況,她就算能忘記這些,又怎能忘記在那一段漫長的旅途中,所發生的許許多多
令人忘不了的事。
    她只要一閉起眼睛,似乎就能看到花無缺在痛苦地狂笑著,狂笑著叫她莫要再理他,
為的卻只是不願見到她為他痛苦。
    一個人在自知必死時,還在掛念著別人的歡樂與悲傷,反而將自己的生死置之於度
外。這樣的情感,又是何等深摯?這樣的情感,又有誰能忘記呢?
    憐星宮主始終在一旁凝注著她,忽然冷冷道:「你是不是也覺得自己有些變了?」
    鐵心蘭道:「我……我……」
    她還末說出第二個字,已是泣不成聲。
    憐星宮主轉向小魚兒,冷冷道:「你用不著再問她了,應該已知道她的回答。」
    她不等小魚兒說話,忽又一笑,道:「但你也許還是寧願不知道的,是麼?」
    小魚兒卻向她咧嘴一笑,道:「你若是以為我很難受,那才是活見鬼哩。」小魚兒
真的不難受麼?這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蘇櫻實在走不快,走了半個多時辰,遠遠望去,才能見到那一片濃密的樹林,小魚
兒道「明面那一片樹林後,就是魏無牙的老鼠洞了,,:」
    他話末說完,就瞧見一隻又肥又大的老鼠,自樹林中竄了出來,一溜煙鑽入旁邊的
亂草中。
    過了半晌,又聽得草叢一陣窖動,如波浪般起伏不定,竟像是有許多隻老鼠在跑來
跑去。
    小魚兒娥眉道:「魏無牙一向將這些老鼠當寶貝,現在為什麼竟讓他們到處亂跑?」
    蘇櫻嘴裡雖末說話,心裡卻更擔心,此刻她已斷定魏無牙洞中必已有了極大的變故,
否則這些老鼠的確不會跑出來的。
    山風吹得更急,她腳步也不覺加快了,陰暝的天色中,只見一個人凌空吊在樹上,
隨著風不住晃來晃去。
    小魚兒娥眉道:「奇怪,魏無牙大門口怎麼有人上吊?」
    這人果然是吊死的!
    他身上並沒有什麼傷痕,但左邊臉上,卻又紅又腫看來竟是在臨死前被人重重摑了
個耳光。
    憐星宮主娥眉道:「這人是魏無牙的門下?」
    小魚兒也不答話,卻解開了這人的衣襟。
    只見他胸膛上果然有兩行碧粼粼的字。
    「無牙門下土,可殺不可辱。」
    小魚兒道:「現在你總該知道了吧,這想必是因為有人想闖入魏無牙的老鼠洞,他
攔不住,反被人重重打了個耳光,他生怕魏無牙收拾他,所以就嚇得先上了吊,看來上
吊還不止他一個哩。」
    上吊的果然不止一個,這一片樹林中,竟懸著十多條死,每個人左邊臉都己被打腫,
有的連顎骨都已被打碎了。
    小魚兒喃喃道:「這人好大的手勁,隨手一耳光,就將人的臉都打碎了,卻不知是
什麼人呢?居然敢上門來找魏無牙的麻煩,膽子倒買不小。」
    他低下頭,才發覺地上到處都是一顆顆帶著血的牙齒,顯見這人隨手一掌,非但打
腫了別人的臉,打碎了別人的骨頭,竟將別人滿嘴牙齒都打了下來,這十餘人看來竟連
還手之力都沒有。
    小魚兒不禁暗暗吃鷲,他知道魏無牙門下弟子武功俱都不弱。默然半晌,喃喃道:
「看來出手打他們的人,武功至少要比我高出好幾倍。」
    蘇櫻心裡越來越憂慮,只因她知道魏無牙的武功並不此小魚兒高出很多,這人的武
功若此小
    魚兒高出數倍,魏無牙就難免要遭他的毒手了。
    小魚兒道:「但這人卻顯然末用出真功夫,只是隨手拍出,他們非但抵擋不住,甚
至連躲都躲不開,由此可見這人出手之快,實在要比我快得多,他隨手一個耳光打出來,
已可將人的骨頭都打碎,可見他內力此我強得多。」
    蘇櫻回首望去,只見移花宮主面色凝重,顯然也認為小魚兒的評論正確,過了半晌,
邀月宮主忽然道:「你看他們死了有多久了?」
    一這句話竟是向小魚兒問出來的,可見這目空一世的移花宮主,現在也開始對小魚
兒的見解重視起來。
    小魚兒道:「一個人死了一個半時辰後,體才會完全冷卻。」
    憐星宮主道:「那麼你認為是在什麼時侯發生的」
    小魚兒道:「昨天黃昏以前。」
    憐星宮主道:「你怎知道?」
    小魚兒道:「因為我知道兩個半時辰以前,那位鐵姑娘曾經到過這裡,這些人若沒
死,就一定會將她接入那老鼠洞裡,那麼花無缺來找她時,就少不了要和魏無牙打起來,
你們來找花無缺
    時,也少不了要和魏無牙衝突。」
    憐星宮主瞧了花無缺一眼,道:「不錯。」
    小魚兒道:「但你們顯然並不是在這裡找到花無缺的,由此可見,那時花無缺和鐵
姑娘是自己雉開這裡,是麼?」
    憐星宮主道:「那麼,他們為什麼不可能是在兩個半時辰之前死的?為什麼一定是
在昨天黃昏之前?」
    小魚兒道:「現在正是午時,兩個半時辰之前,天還末亮」
    他忽然向憐星宮主一笑,接著道:「你若要來找魏無牙的麻煩,會不會在天黑時來
呢?」
    憐星宮主默然半晌,緩緩道:「不會。」
    小魚兒道:「不錯,你一定不會的,因為你若在天黑時來找人,豈非矢了自己的身
分,何況天越黑,就對魏無牙這種人越有利,你在魏無牙住的地方找他動手,已矢了地
利,若在晚上來,又失了天時。」
    憐星宮主望了邀月宮主一眼,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瞧她目中的神色竟似已露出些贊
賞之意。
    小魚兒道:「瞧這人的出手的氣派,就知道他行事一定很光明正大,何況,能練到
他這種武功的人,也絕不會是呆子,所以我可以斷定,他絕不會是晚上來的,既然不是
晚上來的,就必定是在昨天黃昏之前。」
    他拍了拍手,笑嘻嘻道:「各位覺得我的意見還不錯吧?」
    邀月宮主冷冷道:「這道理本來就很明顯簡單,誰都可以看出來的。」
    小魚兒大笑道:「你既然也瞧得出來,為什麼還要來間我呢?」
    邀月宮主沉下了臉,再也不理他,身子飄動,已向林木深處掠了過去,小魚兒在她
後面扮了個鬼臉,笑道:「你也用不著生氣,其賣我知道你嘴裡雖不說,心裡卻是很佩
服我的。」
    穿過樹林,前面一片山壁,如屏風般隔絕了天地。山壁上生滿了盤旋糾纏的籐蘿,
盡掩麼了山石的顏色。
    邀月宮主看不見有什麼山穴石洞,只有回頭道:「魏無牙的住處在那裡?」
    她說話時的眼睛雖望著憐星宮主,其實她也知道憐星宮主同樣是不知道的,這句話
自然是在問小魚兒。
    小魚兒卻故意裝作不懂,卻仰首望了天,喃喃道:「我本來以為要下雨,誰知天氣
又好起來了。」
    邀月宮主磴了他一眼,厲聲道:「魏無牙的洞穴在那裡?」
    小魚兒好像怔了怔,道:「如此簡單明瞭的事,你怎麼又要問我呢?」
    邀月宮主臉又氣得蒼白,卻無話可說。
    只見小魚兒扶著蘇櫻走過去,將前面一片山籐撥開。
    這片山籐長得最密,但卻有大半已枯死,撥開山籐,就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穴,裡
面連光都瞧不見。
    小魚兒道:「這就是了,各位請進。」
    魏無牙聲勢赫赫,僕從弟子如雲,誰也想不到他竟會住在這麼樣一個連狗洞都不如
的小山洞。
    大家都不禁覺得很鷲奇,尤其是花無缺,他見到蘇櫻的洞府已是那麼幽雅精緻,以
為魏無牙的住處必定更可觀,忍不住道:「這就是魏無牙住的地方?」
    小魚兒笑道:「不錯,你奇怪麼?」
    花無缺還想說什麼,但望了邀月宮主一眼,就垂下頭去。
    小魚兒嘴裡說著話,已當先鑽了進去,只見他身子搖搖晃晃,腳步也踉蹌不穩,顯
見得還是沒有絲毫氣力。
    邀月宮主皺眉叱道:「站住!」
    小魚兒道:「為什麼我要站住?這老鼠洞中也不知發生了些什麼稀奇古怪的事,說
不定一進去就得送死,我先為你們探探路不好麼?」
    憐星宮主道:「正因為先行者必有凶險,所以才要你站住。」
    小魚兒大笑道:「想不到你們竟如此關心我,多謝多謝,可是我既然中了那見不得
人的毒,活著反正已無趣得很,死了倒正中下懷。」
    邀月宮主冷冷道:「你死不得的。」
    小魚兒只覺風聲颼然,邀月宮主已自他身旁不及一尺寬的空隙掠過他前面,連他的
衣袂都沒有碰到。
    見到這樣的輕功,小魚兒也不禁歎了口氣,喃喃道:「魏無牙現在若已死了,倒是
他的運氣,否則若是落在這兩位大宮主手上,就難免也要像我一樣,連死都死不了啦。」
    大家隨著邀月宮主走了數十步後,向左一轉,這黑暗狹窄的洞穴,竟豁然開朗,變
為一條寬闊的甬道。
    甬道兩旁,都砌著白玉般晶瑩光滑的石塊,頂上隱隱有燈光透出卻瞧不見燈是嵌在
那裡的。
    鐵心蘭花無缺和移花宮主等人,實末想到這洞中竟別有天地,面上多多少少都不禁
露出肚匕鷲奇之色。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們現在就奇怪了麼?等你們到裡面去一瞧,那更不知道要有
多麼奇怪了,我雖末去過皇宮,但想來皇宮也未必會此魏無牙這老鼠洞漂亮。」
    他又說又笑,還像是生怕別人聽不見,甬道裡面回聲不絕,到處都是他嘻嘻哈哈的
笑聲。
    憐星宮主冷冷道:「你不說話,也沒有人會將你當啞巴的。」
    小魚兒道:「你怕魏無牙聽到麼?」
    他不等憐星宮主說話,接著又笑道:「我若要來找人麻煩,就一定要光明正大的走
進來,若是偷偷摸摸的怕人聽見,就算不得英雄好漢。」
    憐星宮主也不答話,卻緩緩道:「魏無牙,你聽著,移花宮有人來訪,你出來吧。」
    她說話的聲音並不高昂,但卻蓋過了小魚兒的笑聲,一字字傳送到遠處,可是除了
她自己的回聲外,就再也聽不到一絲聲音。
    蘇櫻面上的神情不禁更是憂慮。
    魏無牙此刻賣已凶多吉少,他若還沒有死,用不著等小魚兒大聲說笑,更用不著憐
星宮主喊話叫陣,這甬道中的機關必定早已發動了。
    突見邀月宮主停了腳步,道:「你看這是什麼?」
    大家隨著她望去,才發覺這甬道的地上,竟留著一行腳印,每隔三尺,就有一個,
就算是用尺量著晝上去的,也沒有如此規律整齊。
    一這甬道中地上鋪的石頭,也和兩壁一樣,平滑堅實,就算是用刀來刻,也十分不
容易。
    但這人的腳印竟比刀刻的還清楚。
    憐星宮主道:「此人為的是來找魏無牙,又何苦將功力浪費在這裡拿地上的石頭來
出氣。」
    小魚兒搖了搖頭,笑道:「以我看來,說這話的才真有點笨哩。」
    憐星宮主怒道:「你說什麼?」
    小魚兒道:「據我所知,單只這一條甬道裡,就至少有十畿種機關埋伏,每一種都
很可能要你送命。」
    憐星宮主道:「你怎知道?」
    小魚兒笑了笑,道:「因為我至少已經嘗過了十三種。」
    他接著又道:「此人既然要來找魏無牙的麻煩,必然對魏無牙知道得很清楚,走在
這甬道裡必定步步為營,全身功力,也都蓄滿待發,你瞧他腳步間隔,如此整齊,就可
想見他那時的情況。」
    憐星宮主道:「不錯,一個人武功若練到極峰,那麼等他功力集中時,一舉一動,
都必定自有規律。」
    小魚兒道:「但他並不知道機關要在何時發動,是以他集中的功力隨時都在躍躍欲
動,便不知不覺在地上留下了腳印。」
    他瞧了憐星宮主一眼,笑著接道:「由此可見,此人並不是呆子,只不過功力太強
了些而已。」
    憐星宮主沉著臉竟不說話了。
    邀月宮主道:「但這甬道中的機關卻一直並末發動,是麼?」
    小魚兒道:「不錯,機關發動後,無論是否傷了人,都會有痕跡留下來的,要等人
收拾過後才能復原,而這人走進來後,這洞裡的人就好像已死光了,否則我們走到這裡,
至少要遇見十來種埋伏。」
    邀月宮主道:「但此人來時,洞中必定還有人在,機關又為何始終末曾發動呢?」
    小魚兒眼珠轉了轉,道:「我雖末見到這人走進來時的情況,但可以想見他必定也
和我們一樣,一面走,一面亮著字號,「魏無牙你聽著,我某某人來找你了!※這裡的
機關未曾發動,想必是因為魏無牙一聽他的名頭,就大吃一鷲,知道就算將機關發動也
沒有用的,又生怕激惱了此人,所以就索性做大力些。」
    她們姐妹兩人對望了一眼,心裡似乎突然想起一個人來上只有小魚兒才知道她們是
想錯了。
    蘇櫻忽然道:「看這人的腳印,比平常人至少要大出一半,可見他的身材必定很魁
偉,他隨隨便便一跨出,就有三尺遠,可見他的兩條腿必定很長。」
    她發現每個人的眼睛都已望在她臉上,似乎都在等她說下去。
    她就接著道:「據我所知,普天之下,只有一個人的功力如此強猛,而傳說中他的
身材也和此人一樣。」
    移花宮主姐妹又對望了一眼,憐星宮主沉著聲道:「誰。」
    蘇櫻道:「大俠燕南天!」
    收了回來。
    小魚兒的眼睛也在留意著她們神情的變化。
    一這其中只有小魚兒知道此人絕不會是燕南天,因為燕南天縱然還活著,功力也不
會恢復得這麼快。
    但眼珠子一轉,卻拍手道:「不錯,這人必定就是燕南天大俠,除了燕大俠外,還
有誰有這麼高的武功,這麼大的力氣。」
    邀月宮主忽然道:「此人絕不會是燕南天!」
    邀月宮主冷冷道:「他縱然末死,必定也已和死差不多了。」
    憐星宮主道:「不錯,此人最是好名,以前他每隔一兩個月,總要做一件讓人人都
知道的事,他若還沒有死,這二十年來,為什麼全沒有他的消息?」
    蘇櫻眠波流轉,緩緩道:「你們為什麼不進去瞧瞧,說不定他還在這裡沒有走哩。」
    這句話還末說完,移花宮主姐妹兩人飛也似的掠過甬道。
    連花無缺和鐵心蘭也被他們拋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