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九十七章 生死兩難

    小魚兒這才真的吃了一鷲,用盡全力,一躍而起,想凌空抱起蘇櫻的身子,但蘇櫻
下墜之勢卻實在太猛,小魚兒武功縱已非昔比,還是接不住的,只聽「噗通」一聲兩個
人同時掉在水裡。
    水花濺起,過了半晌,才瞧見小魚兒濕淋淋地從水裡鑽了出來,抱著蘇櫻,跳到石
頭上。
    胡藥師忍不住微笑道:「她並不是故意說來嚇嚇人的,是麼?」
    小魚兒歎了口氣,苦笑道:「這丫頭倒買和別的女人有些不同,我簡直忍不住要開
始懷疑她究竟是不是真的女人了。」
    他本以為蘇櫻這下子必定早已嚇得暈了過去。誰知「這丫頭」的身子雖此春天的桃
花還單薄,神經卻堅軔得像是雪地裡的老竹子,此刻非但沒有暈過去,而且還像是覺得
很舒服、很有趣的樣子,正瞪著一雙大眼睛,在瞬也不瞬地瞧著小魚兒。
    小魚兒怔了怔,忽然一鬆手,將蘇櫻拋在石頭上,大聲道:「我問你,你這究竟是
什麼意思,我和你根本連狗屁關係都沒有,你為什麼要為我死?難道你要我感激你?一
輩子做你的奴隸?」
    蘇櫻悠悠道:「我也不想要你做我的奴隸,我只不過想要你做我的丈夫而已。」
    小魚兒又怔了怔,指著蘇櫻向胡藥師道:「你聽見沒有?這丫頭的話你聽見沒有?
臉皮這麼厚的女人,你只怕還沒有瞧見過吧?」
    蘇櫻笑道:「無論如何,他現在總算瞧見了,總算眠福不錯。」
    小魚兒瞪著眼瞧了她很久,忽然歎了氣,搖頭道:「我問你,你為了一個男人要死
要活,一這男人卻一見了你就頭疼,你難道竟一點也不覺得難受麼?」
    蘇櫻嫣然道:「我為什麼要難受?我知道你嘴裡雖然在叫頭疼,心裡卻一定歡喜得
很,你若一點也不關心我,方才為什麼要跳起來去抱我呢」
    小魚兒冷冷道:「就算是一條狗掉下來,我也會去接它一把的。」
    蘇櫻笑道:「我知道你故意說出這些惡毒刻薄的話,故意作出這種冷酷凶毒的模樣
來,只不過是心裡害怕而已,所以我絕不會生氣的。」
    小魚兒瞪眠道:「我害怕我怕什麼」
    蘇櫻悠然道:「你生怕我以後會壓倒你,更怕自己以後會愛我愛得發瘋,所以就故
意作出這種樣子來保護自己,只因為你拚命想叫別人認為你是個無情無義的人,但你若
真的無情無義,也就不會這麼樣做了。」
    小魚兒跳起來道:「放屁放屁,簡直是放屁。」
    蘇櫻笑道:「一個人若被人說破心事,總難免會生氣的,你雖罵我,我也不怪你。」
    小魚兒瞪眼瞧著她,又瞧了半晌,喃喃道:「老天呀,老天呀「你怎麼讓我遇見這
樣的女人。」他嘴裡說著話,忽然一個斗跳入水裡,打著自己的頭道:「完蛋了,完蛋
了,我簡直完蛋了,一個男人若遇見如此自作多情的女人,他只有剃光了頭做和尚去。」
    蘇棲笑道:「那麼這世上就又要多了個酒肉和尚,和一個酒肉尼姑了。」
    小魚兒也不禁怔了怔,道:「酒肉尼姑?」
    蘇櫻道:「你做了和尚,我自然只有去做尼姑,我做了尼姑,自然一定是酒肉尼姑,
難道只許有酒肉和尚,就不許有酒肉尼姑麼?」小魚兒叫吟一聲,連頭都鑽到水裡去。
    胡藥師瞧得幾乎笑破肚子,暗道:「這小魚兒平時說話簡直可以將人氣死,不想今
日也遇著剋星了,這位蘇姑娘可真是聰明絕頂,早已算準一個女人若想要小魚兒這樣的
男人對她服貼,只有用這種以毒攻毒的法子。」
    只見小魚兒頭埋在水裡,到現在還不肯露出來,他似乎寧可被悶死,也不願被蘇櫻
氣死。
    蘇櫻也不理他,卻問胡藥師道:「你現在總該已看出來,他是喜歡我的吧。」
    胡藥師只有含含糊糊「嗯」了一聲。
    蘇櫻笑道:「你想,他若不喜歡我,又怎麼將頭藏在我的洗腳水裡,也不嫌臭呢」
    話末說完,小魚兒已一根箭似的從水裡竄了出來。
    此刻水已越漲越高,只有這邊一塊石頭還露在水面上,蘇櫻就坐在這石頭中間,小
魚兒若不坐到她身旁,只有再跳下水去。
    小魚兒只有坐到她身旁,蘇櫻笑著問道:「你不是天下第一聰明人麼?又怎會上了
江玉郎的當呢?」
    小魚兒道:「我高興,我就喜歡上他的當,你管得著麼?」
    蘇櫻柔聲道:「我知道你絕不會上他的當,你只不過是故意逗著他玩的,是麼」
    她的確聰明得很,知道自己現在已將小魚兒氣夠了,若再不適可而止,只怕小魚兒
就要真的惱羞成怒,那就反而弄巧成拙了,是以語鋒一變,忽然變得說不出的溫柔。
    小魚兒冷冷道:「你用不著拍我馬屁,這次我的確是上了他的當,一個人偶而上一
次當,也算不了什麼。」
    蘇櫻知道他火氣已漸漸平了,但現在最好還是不要惹他,她不等小魚兒說話,就轉
向胡藥師道:「這件事你一定知道的,你告訴我吧。」
    胡藥師咳嗽一聲,道:「這件事要從花無缺說起,他……」
    他說到「女兒紅」時,蘇櫻忍不住失聲道:「他難道真將那棵「女兒紅吃了下去?
卜胡藥師歎道:「真吃了下去,就因為他吃了這毒草,所以才認為江玉郎不會再害他,
所以才會被推下這裡。」
    蘇櫻道:「原來他這只不過是為了救花無缺,才願這麼樣做的,一個人能為了救朋
友而犧牲自己,宜在是了不起,了不起,,,:」
    她說著說著,身子忽然發起抖來,終於嘶聲道:「但你難道就沒有想到,花無缺也
許早已自己走了,江玉郎只不過是在以謊話來要脅你。」
    小魚兒道:「我自然想到了。」
    蘇棲頂聲道:「但你可知道這「女兒紅的毒性若是發作起來簡直此死還難受。」
    小魚兒瞧見她著急,就再也不生氣了,笑嘻嘻道:「我日子過得買在太開心了,有
人能讓我難受難受,倒也不錯。」
    蘇櫻瞪大了眼睛瞧著他,道:「你……,:你難道一點也不著急?」
    小魚兒笑道:「已經有你在替我著急了,我自己何必再著急呢?」
    蘇櫻怔了半晌,歎道:「人人都算準你要上當時,你偏偏不上當,人人都想不到你
會上當時
    你反而上當了,我有時實在猜不透你這人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小魚兒蹺起了腿,大笑道:「我打的主意,就是要別人都猜不透我,一個人做的事
若都已在別人意料之中,他活著豈非也和死了差不多。」
    蘇櫻苦笑道:「不錯,你死的時候,一定有很多人會大吃一鷲的,只可惜那時你自
己已瞧不見了。」
    小魚兒笑嘻嘻道:「那倒不見得,說不定那時我正在棺材裡偷看哩。」
    蘇櫻跳下去時,鐵萍姑也暈了過去。
    這幾天來,她吃的苦買在太多,身子實在衰弱不堪,再也受不了任何刺激。
    暈暈迷迷中,她彷彿聽到那山洞裡有人語聲傳出來,但她也不能確定,她對自己已
無信心。
    她想起了在移花宮中,那一連串平淡的歲月,那時她雖然認為日子過得太空虛,太
寂寞,但現在……現在她就算想再過一天那樣的子,也求之不得了。
    她又想起了和小魚兒在那山洞裡所度過的兩天,在那黑暗的山洞裡,沒有食物,沒
有水,甚至連希望都沒有。她的肉體雖在忍受著非人所能忍受的折磨,精神卻是愉快的,
只要小魚兒握住
    她的手,任何痛苦都像是變成了甜蜜。
    當然,她也想起了江王郎。江王郎雖然可惡,雖然可恨,但卻也有可愛的時候,尤
其令人忘不了的,就是他那溫柔的撫摸,輕柔的蜜語。
    有了這麼多愛和恨糾紐在心頭,想死又怎會容易?鐵萍姑滿面淚痕,連這麼大的風
都吹不乾了。她遙望著蘇櫻方才跳下去的洞窟,淒然道:「為什麼她能死得那麼容易,
而我就不能呢?我為什麼不能有她那樣的決心?她不是此我有更多理由活下去?」
    鐵萍姑伸出舌頭,用力咬了下去。
    鐵萍姑沒有死,卻忽然暈了過去,等她醒過來時她第一眼就瞧見了那猙獰可的青面
具。
    邀月宮主也正在冷冷地瞧著她,那冷漠的目光,實在此那猙獰的面具更可怕,但最
怕的,還是她說的話。只聽邀月宮主道:「你那男人已走了麼?」
    奴萍姑垂首道:「是。」
    邀月宮主道:「但他卻沒有救你。」
    一這兩句話又在像兩枝箭,刺穿了鐵萍姑的心,她雖然永遠也不想再提起這件事,
卻不敢不回答。她只有強忍住眼淚道:「他……他不敢救我。」
    邀月宮主冷笑道:「他既然敢逃走,為什麼不敢救你?」
    鐵萍姑終於忍不住又流下淚來。
    邀月宮主道:「你用不著流淚,這是你自作自受,你早該知道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為什麼還要上他們的當?」
    鐵萍姑忽然大聲道:「男人也並非沒有好的,有的人做事雖然古怪,但心地卻善良
得很。」
    邀月宮主道:「你說的是誰?」
    鐵萍姑道:「我說的就是江小魚。」
    邀月宮主冷漠的目光忽然像火一般燃燒起來,反手一掌摑在她臉上,嘶聲道:「你
可知道姓江的沒有一個是好東西,江小魚更和他不要臉的爹娘一樣。」
    鐵萍姑道:「我只知道他又善頁,又可愛……」
    邀月宮主怒喝道:「你再說他一個字,我就立刻殺了你。」
    鐵萍姑道:「你可以封住我的嘴,不讓我說話,但卻沒法子讓我不想他,他現在已
死了,你若殺了我,我反而立刻就可以去會見他,這也是你阻攔不住的。」
    邀月宮主身子忽然劇烈地頭抖起來,只因她又想了江楓和花月奴臨死的情況,花月
奴臨死前說的話,正也好像鐵萍姑現在說的一樣。她卻不知道鐵萍姑說這些話,只不過
是為了要激怒於她,鐵萍姑自然知道移花宮對叛徒的處置多麼殘酷,自從花月奴的事件
發生後,邀月宮主的心腸已變得比任何人都殘酷毒辣。鐵萍姑現在所求的,只不過是速
死而已。更令邀月宮主憤怒的是,小魚兒竟已死在別人手裡,她十多年來所費的心血竟
完全白費了。只因這二十年來,花月奴臨死前所說的話,江楓臨死的表情,仍都像烈火
般鮮明,時時刻刻都在燃燒著她的魂。
    一這痛苦簡直已將令她發瘋了,她還是拚命忍受著,只因她知道總有一天,江楓的
兩個兒子會落人她一手造成的悲慘命運。
    她幻想堵花無缺親手殺死小魚兒後的情況,她也不知想過多少次,只有在想著這件
事時,她的痛苦才會減輕。但現在,小魚兒竟已死在別人手裡?
    鐵萍姑雖然瞧不見她的臉色,但從來也沒有見過一個人的目光竟會變得如此可怕,
只見她竟
    似再也站不住了,斜斜地倚在樹幹上,過了半晌,目中竟似泛起了淚光,鐵萍姑連
做夢也沒有想到過。她為的是什麼?
    又過了半晌,只聽邀月宮主緩緩道:「小魚兒真的死了麼?」鐵萍姑點了點頭。
    她遙望著遠處的目光忽然向鐵萍姑瞧了過來,鐵萍姑竟忍不住機伶伶打了個寒噤,
道:「但……但殺死他的人,並不是我。」
    邀月宮主道:「不錯,你並沒有殺他,但若不是你將他帶走,他又怎會死在別人手
裡。」
    鐵萍姑聲道:「我知道我錯了,你殺了我吧。」
    邀月宮主一字字道:「我要你也忍受二十年的痛苦,從今以後,每天我都會很小心
地將你身上的肉割下一片來,現在我就要先挖出你的眼睛,讓你什麼也瞧不見,先割下
你半截舌頭,叫你什麼也說不出。」
    鐵萍姑自然知道這不是嚇人的,移花宮主若要人受二十年的罪,那就絕不會少一天。
    就在這時,突聽山谷間窖起了一片大笑聲!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