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九十四章 陰險毒辣

    蘇櫻見花無缺的身形已向前竄出,忽然又道:「和你關在一起的那個人,叫江玉郎,
你認不認得他?」
    花無缺頓住腳步,不覺又歎了氣,道:「我但願不認他才好。」
    蘇櫻歎道:「你為什麼不殺了他呢「留這個人活在世上實在是後患無窮。」
    花無缺道:「他此刻既傷且病,我怎能向他出手?」
    蘇櫻苦笑道:「這就是君子的毛病,但你若沒有這毛病我只怕也……」
    她瞧見花無缺又旋動身形,立刻大聲道:「等一等我還句話要告訴你。」
    花無缺只得再次停下來,道:「什麼話?」
    蘇櫻嫣然一笑,道「鐵心蘭並沒有看錯,你實在是個溫柔又可愛的男人,也實在對
她好得很。」
    大家都知道,小魚兒的性子有多麼急,要一個性子急的人坐在那裡等人,實在是要
他的命。
    小魚兒已急得像是只火裡的蚱蜢,不停地走來走去,不停地向胡藥師問;「你算準
蘇櫻一定能找到這裡來麼?」
    胡藥師本來很有把握,斷然道:「是」
    但等到後來,胡藥師也有些著急了,忍不住道:「在下中的毒,只怕快發作了吧?」
    小魚兒忽然跳起腳大喝道:「告訴你,蘇櫻若不來,我再也不會為你解毒的。」
    胡藥師苦著臉道:「蘇姑娘是否前來,和在下又有何關係你下的毒若是發作了;」
    小魚兒大聲道:「毒性發作了,算你倒楣,你死了也活該,誰叫你說蘇櫻一定會來
的」
    他現在的確是蠻不講理,只因他已快急瘋了。
    胡藥師此他更急,剛乾了的衣服,又被汗濕透了。
    只有江玉郎,卻像是一點也不著急,他笑嘻嘻坐在那裡,蘇櫻來不來,好像都和他
沒關係似的。原來他忽然發現,那見鬼的藥力已開始在消散,他身子已漸漸舒服起來,
漸漸開始有了力氣。
    小魚兒眼睛都快望穿了,還是瞧不見蘇櫻的影子,終於忍不住道:「走,不管她來
不來,咱們先去找她去。」
    江玉郎悠悠道:「現在若先去找蘇姑娘,再轉回來救花公子,花公子只怕已……」
    他故意頓住語聲,小魚兒果然忍不住跳了起來,大喝道:「只怕已怎樣?說!」
    江王郎慢吞吞道:「賣不相瞞,我藏起花無缺的那地方,並不太舒服,而且有點不
大透氣,時間若是隔得太長,說不定會悶死人的。」
    小魚兒跳起來就想撲過去,但撲到一半,就硬生生停了下來,臉上的怒容立刻變成
了笑容,哈哈笑道:「江兄是聰明人,總該知道花無缺若死了,對江兄你也沒什麼好處。」
    江玉郎歎了口氣,道:「這個小弟自然明白的,只不過……」
    小魚兒立刻道:「你救了他,我負責要蘇櫻將解藥給你。」
    江王郎苦笑道:「小弟現在已想通了,只覺世情皆是虛幻,生生死死,也只不過是
一場夢而已,是否能拿到解藥,小弟賣已不放在心上。」
    他忽然說出這一番大道理,小魚兒瞪大了眼睛瞧著他,道:「你……你真的是江玉
郎麼妙極妙極,江兄原來是個老和尚投胎轉世的。」
    江玉郎又歎了氣,道:「小弟雖已不再將這副臭皮囊放在心上,只不過……」
    他轉頭瞧了鐵萍姑一眼,黯然道:「只不過她……她對我的恩情,卻令我再也拋不
開,放不下。」
    鐵萍姑癡癡地望著他,目中已是淚光瑩瑩,卻不知是鷲訝,是歡喜,是相信,還是
不信?
    江玉郎歎道:「小弟經此一劫,再也無意與諸兄逐鹿江湖,只盼將恩仇俱一刀斬斷,
和她尋個山林隱處,安安份份的度此餘年,可是……」他慘笑著接道:「可是小弟雖有
此意,怎奈以前做的錯事頁在太多,小弟也自知魚兄絕不會就此放過我的,是麼川小魚
兒正色道;「常言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江兄如此做法,小弟佩服還來不及,又怎
麼會再找江兄的麻煩呢?」
    江玉郎沉吟了半晌,緩緩道:「魚兄博聞廣見,想必知道野生蕈菌中有一種叫女兒
紅的。」
    鐵萍姑到這時才忍不住問道:「這女兒紅又是什麼?」
    小魚兒道:「這女兒紅乃是生在極陰濕之地的一種毒菌,據說無論誰吃了,不出三
五天,就會得一種怪病。」
    鐵萍姑道:「什麼怪病」
    小魚兒道:「這種病開始時也沒什麼,只覺不過有些暈暈欲睡,精神恍惚,就好像
得了相思病似的,除非每隔幾個月,能找到一株婆草連根吃下去,否則這相思病就要越
來越重,不出一年,就完蛋大吉。」
    鐵萍姑雖也覺得這名字取得妙不可言,有趣已極,但想到一個人若不幸吃下了這麼
樣一粒毒菌,那可實在是無趣極了。
    只聽小魚兒笑著又道:「此時此刻,江兄忽然提起此物來,難道是想要小弟也害一
害這相思病麼?」
    江玉郎這次竟連狡賴都沒有狡賴,很簡單地回答道:「正是。」
    小魚兒卻笑了,道:「這麼珍貴的東西,一時之間,你能到那裡去找來給我吃?」
    江玉郎道:「小弟若是去別處尋找,就算找個三年五載,也末必能找得到,但湊巧
的是,這附近就偏偏有一株,只要魚兄答應,小弟立刻就可去為魚兄掘來。」
    鐵萍姑終於也忍不住失聲道:「你瘋了麼?怎麼能說得出這種話?他……他怎麼可
能答應你?」
    江玉郎也不理她,緩緩接著道:「魚兄想必知道,那惡婆草雖也和女兒紅一樣,十
分稀罕珍貴,但卻可以用人工來培養的,而小弟又恰巧知道培養它的法子。」
    小魚兒眼珠子直轉,竟沒有說話。
    江玉郎又道:「這裡的事辦完之後,小弟就立刻找個地方隱居起來,專心為魚兄培
植惡婆草,魚兄若想身體康健,自然也就會好生保護小弟的性命了。」
    胡藥師這才知道,他打的如意算盤,竟是要以這件事來要脅小魚兒,要小魚兒以後
永遠不敢找他的航煩。
    但這想法卻實在未免太天真了些,胡藥師幾乎忍不住要笑了出來,眼睛瞧著江玉郎
暗笑道:「你難道以為小魚兒是呆子麼?這種事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答應的,何況
這條比泥鰍還滑溜的小魚兒?」
    只見小魚兒眼珠子轉了半天,笑嘻嘻道:「你信不過我,我又怎信得過你?我怎知
道你會為我培植惡婆草,又怎知這惡婆草一定能吃到嘴呢」
    江王郎歎道:「小弟的病毒也一直不解,魚兄要殺我,還是容易得很。」
    小魚兒道:「但我若找不到你呢?」
    江玉郎笑道:「魚兄若真的要找,小弟就算上天入地,也躲不了的。」
    像小魚兒這樣的聰明人,竟會問出這麼笨的兩句話來,江玉郎回答得更是妙不可言,
說的話等於沒說一樣,而小魚兒卻偏偏像是相信了,只不過又問了一句:「我吃下了這
女兒紅你就去救花無缺?」
    江玉郎道:「小弟若是矢言背信,魚兄隨時都可要小弟的命。」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好,我答應你。」
    小魚兒竟真的答應了他。任何人都不會答應的事,他竟偏偏答應了。
    胡藥師呆呆地瞧著小魚兒,暗道:「瘋子,瘋子,這人原來是瘋子,別人說太聰明
的人,有時往往會變成瘋子,這話聽來倒是一點也不錯。」
    鐵萍姑也是目瞪呆,吃鷲得說不出話來。
    江玉郎果然掘來了一株看來十分鮮艷的女兒紅。小魚兒果然笑嘻嘻吞了下去。
    他抹了抹嘴,竟大笑道:「妙極妙極,想不到這女兒紅竟是人間第一美味,我這一
輩子,簡直沒有吃過這麼鮮嫩的東西。」
    到了這時,江王郎目中也不禁露出狂喜之色,卻故意歎了氣,道:「絕代之佳人,
大多是傾國傾城的禍水,致命之毒物,也常常是人間美味,唯有頁藥,才是苦口的。」
    小魚兒一把拉住他的手,笑道:「好聽的話,大多是騙人的,江兄還是少說兩句,
緊去救人吧。」
    石屋所在地,本來已十分荒僻,江王郎帶著小魚兒再往前走,地勢就越來越是崎嶇
險峻。
    他的毛病偏偏又發了,走兩步,就喘口氣,再走兩步,又跌一跤,兩條腿就像彈琵
琶似的抖個不停。
    小魚兒實在快急瘋了,到後來終於忍不住將他抱了起來,道:「那地方究竟在那裡,
你說出來,我抱你去。」
    江玉郎道:「如此勞動魚兄,小弟怎麼敢當。」
    小魚兒「嗤」的一笑,道:「沒關係,你骨頭輕得很,我抱你並不費力。」
    鐵萍姑跺腳道:「求求你們兩個人,莫要再鬥嘴了好不好」
    江王郎歎道:「我怎敢跟魚兄鬥嘴,只不過,……;」
    他語聲忽然頓住,手向上面一指,道:「魚兄可瞧見上面那洞穴麼?」
    小魚兒隨著他手指向上瞧去,只見生滿了蒼苔的山壁上,果然有個黑黝黝的洞穴,
洞口還有一片石頭凸了出來。
    江王郎道:「這地方還不錯吧」
    小魚兒道:「你為什麼不用塊石塊將洞口堵上呢?」
    江玉郎道:「花公子現在已是寸步難行,小弟反正也不怕他逃走?」
    小魚兒忽然瞪起眼睛,高聲道:「洞口既沒有堵上,他怎麼會悶死?」
    江玉郎神色不變,淡淡道:「也許不會被悶死,但荒山上的洞穴裡,總難免有些毒
蛇惡獸,:」
    他話末說完,小魚兒己縱身掠了上去。
    江王郎道:「魚兄不妨先將小弟放下來,看看這地方對不對。」
    一這片石台上也長滿了蒼苔,滑不留足,小魚兒放下了他,他連站都不敢站起來,
忙到洞口前瞧了瞧,忽然大呼道:「花公子,小弟等來救你了,你聽得見麼?」
    只聽洞穴回聲不絕,卻聽不見花無缺的回應。
    江玉郎皺起眉頭,道:「花公子,你……你……你怎麼樣了,怎地……」
    小魚兒跺了跺腳,一把將江王郎拉到後面去,自己伏在洞口,極目而望,洞穴裡黑
得伸手不見五指,他什麼也瞧不見。
    江玉郎道:「魚兄,可瞧見花公子了麼?」
    小魚兒道:「你這小子究竟在玩什麼花樣,為什麼……」
    話猶未了,忽覺一股大力自腳跟撞了過來,他一聲呼尚未出口,身子已落葉般向洞
穴中直
    墜了下去。
    方才連路都走不動的江玉郎,此刻卻忽然變得生龍活虎起來,一躍而起,向洞穴中
呼道:「魚兄,:小魚兒,,:」
    小魚兒沒有回應,過了半晌,才聽得「咚」的一聲。這洞穴竟深得可怕。
    江玉郎仰天大笑道:「小魚兒……小魚兒,你畢竟還是不如我江玉郎,畢竟還是上
了我的當
    了?」
    鐵萍姑從下面往上望,石台上發生了什麼事,她也瞧不真切,此刻聽到江玉郎得意
的笑聲,才吃鷲道:「你將小魚兒怎麼樣了?」
    江玉郎大笑道:「我不害死他,難道還等他害死我麼」
    鐵萍姑又鷲又恐,嘶聲道:「你不是已改過了麼了不是只想和我安度餘生,怎地又……」
    她一面說著話,一面就想往上掠去,但身子剛躍起,忽又想到自己身上只穿著胡藥
師的一件長衫,裡面卻是空空的,若是跳起來,下面的胡藥師的眼福就真不淺了,她只
有趕緊落下來,掩住衣衫,不停地跺腳。
    胡藥師也吃鷲得呆住了,過了半晌,忍不住道:「小魚兒既已中了女兒紅的毒,你
以後豈非正可以此要脅他,要他乖乖的聽命於你,你現在就害死了他,豈非可惜。」
    江玉郎笑道:「你想不通,小魚兒也想不通的,所以他才會上當,方纔那女兒紅只
不過是個鉤子而已,你現在可想通了麼?」
    胡藥師不覺得又怔住了,只覺這江玉郎心計之深,手段之毒,做出來的事之凶狠狡
詐,簡直
    叫人夢想不到。
    江王郎哈哈大笑道:「小魚兒呀小魚兒,你常常自命自己是天下第一個聰明人,如
此你總該知道,天下第一個聰明人,倒底是誰了吧。」
    胡藥師忍不住又道:「但花無缺呢他難道也被你害死了」
    江玉郎笑道:「你以塢花無缺很呆板麼?告訴你,他也會騙人的,他故意裝出那副
癡癡呆呆的模樣,讓你們不再提防他,他卻乘機溜之大吉。」
    胡藥師怔了半晌,苦笑道:「那麼,白山君呢?」
    江玉郎道:「那時我病發作得厲害,迷迷糊糊的,也沒有瞧清楚,好像是瞧見他去
追花無缺
    了。」
    胡藥師忽然跳起來,鷲呼道:「不好,我中的毒藥力還末消散,我還得找他要解藥。」
    江玉郎忽然冷冷一笑,道:「很好,你就下去找他吧?,」
    冷笑聲中,忽然出手一掌,向胡藥師拍了過去。
    胡藥師剛掠上石台,身子還末站穩,一口愾也沒有換過來,若是立刻再跳下去,雖
可避開這一掌,但真氣既末換轉,跳到地上後,縱不跌傷,身子也必定站不穩,那時江
玉郎若再乘勢進擊凌空撲下,他再也難閃避。
    石台上滑不留足,胡藥師算準江玉郎在台上發招,下盤必不穩固,下盤若不穩,出
手的力道就必定不會太強。
    江玉郎一掌拍出,胡藥師竟不避不閃,拚著挨他一掌,下面卻飛起一腳,向江玉郎
下盤橫掃過去。
    一這一招以攻為守,攻敵之所必救,正是絕頂厲害的妙著,但若非久經大敵的武林
老手,就絕不敢使出這樣的險招。
    江玉郎笑道:「好個兔二爺,果然有兩下子!」
    他身形忽然一躍而起,雙腿卻已凌空出。
    胡藥師再也想不到他在這種地方,還敢用這種招式,大鷲之下,要想閃避已來不及
了。
    要知道胡藥師方才出的一腳,此刻還末及收回,下盤更是不穩,江玉郎的腳尖,已
踢向他咽喉。
    他只有用手去接,手的力量,怎及腳大,他就算接得住這一腳還是難免要被江玉郎
下去但江玉郎的腳若被他抓住,自也難免要被他一齊拖下去,這一著用的雖近無賴,但
情急之下他也顧不得許多了。
    誰知江玉郎身子凌空,竟還有餘力變招。
    只見他只腿,剎那間竟一連出七八腳之多,胡藥師莫說抓不到他,簡直連他出腿的
方位都已分辨不出。
    他這才知道江玉郎不但凶狠狡猾,非人能及,武功之高,竟也大出他意料之外,他
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抵抗,不禁長長歎了口氣,身子突然在石頭上一稂,竟縱身向那深不
可測的黑洞跳了下去。
    鐵萍姑癡癡地站在那裡,動也不動,江玉郎著意賣弄,凌空翻身,就像是一隻大蝴
蝶似的落在她身旁,她也像是沒有見到。
    江玉郎笑嘻嘻道:「方纔我出的那幾腳,你可瞧見了麼?」
    鐵萍姑看也不看他,淡淡道:「瞧見了。」
    江玉郎道:「那是北派譚腿中的精華「臥魚八式,和胡家堡的盅影腳,武當派的
「流星步,崑崙派的「飛龍式,四種武林絕技混合在一,變化而成的,我替它取了個名
子,叫「踢死人不賠命,天下無雙魔腳,你說妙不妙?」
    鐵萍姑冷冷道:「妙極了。」
    江玉郎笑道:「你有個武功如此高明的夫婿,難道不高輿麼?」
    鐵萍姑忽然扭轉頭,直奔了出去。
    江玉郎趕緊掠過去擋在她的前面,笑道:「你這是幹什麼?咱們已有很久沒在一齊,
現在我的病已好了,咱們正可以好好的溫存溫存,你為什麼不理我?」
    鐵萍姑冷笑道:「你還是找別人溫存去吧,像你這樣人既聰明,武功又高的大英雄,
大豪傑,我怎麼高攀得上?」
    江玉郎笑道:「我去找別人去找誰我喜歡的只有你呀」
    他一把抱起了鐵萍姑,就去親她的臉。
    鐵萍姑掙也掙不脫,跺腳道:「你……你……你放不放手」
    江玉郎謎著眼笑道:「我不放手,我偏不放手,你打死我,我也捨不得放手的。」
    他的手已伸進了袍子,鐵萍姑的掙扎終於越來越沒有力氣,頭聲道:「你先放手,
我問你一句話。」
    江玉郎笑嘻嘻道:「你問呀,我又沒有堵住你的嘴!」
    鐵萍姑道:「我問你,你害死了小魚兒,難道還不過癮,為何又要害死胡藥師?」
    江玉郎道:「我看見那小子對你色迷迷的模樣,簡直快氣瘋了,恨不得當時就宰了
他。」
    鐵萍姑道:「你……你殺他,難道是為了我」
    江王郎笑道:「也不知為了什麼,只要別人瞧你一眼,我就氣得要死,何況他居然
想打你的主意……除了我之外,誰敢動你一根手指,我拚命也要宰了他的。」
    他嘴裡說著,手動得更厲害。
    鐵萍姑臉上的怒容早已不見了,面頰上已泛起了紅暈,不但語聲頭抖,身子也頭抖
起來。
    江玉郎將嘴唇湊到她耳朵上,低低說了兩句話。
    鐵萍姑立刻紅著臉掙扎道:「不行,不可以在這裡……」
    江玉郎道:「這裡連鬼都沒有一個,有誰會瞧見,來吧……」
    話還沒有說完,鐵萍姑也不知怎地,竟忽然從他懷抱裡直飛了起來,同時又發出了
一聲鷲呼。
    江玉郎也駭了一跳,情不自禁,隨著她的去勢向上面瞧去,只見鐵萍姑白生生的兩
條腿在空中不停的掙扎飛舞,但身子卻如旗花火箭般向上直衝,竟飛起有七八丈高,不
偏不倚,落在一棵樹上。
    一這棵樹自山壁間斜斜伸出來,鐵萍姑的袍子竟恰巧被樹枝勾住,赤裸裸的身子肚
像是條白羊似的被吊了起來。
    江王郎再也想不通她是怎麼會被吊上去的,忍不住大呼道:「快跳下來,我接住你。」
    鐵萍姑卻像是己被嚇呆了,竟連動都不會動。臉上已沒有一絲血色,眼睛裡的神色
更是怖欲絕。但她的眼睛卻沒有瞧著江玉郎。
    江玉郎忍不住又隨著她的目光瞧了一眼,這才發現自己面前不知何時竟已站著個長
發披肩的白衣人。只見她雪白的衣衫飄飄飛舞,身子卻如木頭人般動也不動,面上也戴
著個木頭雕成的面具,看來就像是忽然自地底升起的幽靈。
    她隨手一拋,就能將鐵萍姑拋起八、九丈高而且不偏不倚地掛在樹上,這份手力武
功,簡直
    駭人聽聞。
    一個男人正在興致勃勃時,若被人撞破好事,那火氣當真比什麼都來得大,江玉郎
只覺一肚子鄱是火,把別的事全都忘了,大怒道:「你這人有什麼毛病,好生生的為何
來找我的麻煩」
    白衣人遠是站在那裡,既不動,也不說話。江玉郎火氣更大,忍不住竄過去一拳擊
出心白衣人還是不動,只不過袍袖輕輕一拂,江玉郎擊出去的一拳,也不知怎地,竟忽
然轉了回來。
    只聽「砰」的一聲,這一拳竟打在他自己頭上。
    江玉郎臉立刻被打腫了,但頭惱卻被打得清醒過來,只覺兩條腿畿乎再也站不住,
顫聲道「你……你莫非就是移花宮主?」
    白衣人冷冷道:「憑你這樣的人,也配說移花宮主四個字?」
    江玉郎「噗」地跪在地上,嗄聲道:「小人的確不配說這四個字,小人該打。」
    他的確是聰明人,不等白衣人出手,就自己打起自己來,而且下手還真重,打的實
在不輕。
    白衣人冷冷的瞧著,也不開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