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九十一章 各逞機鋒

    胡藥師和鐵萍姑俱是又驚又奇,但小魚兒見了江玉郎,卻只覺氣往上撞,別的什麼
都不再顧及。
    江玉郎也瞧見了他們,乾笑道:「原來是魚兄駕到,當真久違了」
    小魚兒破口大罵道:「誰跟你這小畜生稱兄道第。只可惜那次大便沒有淹死你,否
則燕大俠又怎會死在你這小畜生手上。」
    他越說越怒,忽然撲過去,拳頭雨點般落下。
    江玉郎竟是全無還手之力,痛極大呼:「魚兄千萬手下留情,小弟已病入膏肓,禁
不得打的。」
    小魚兒怒喝道:「你若怕挨揍,為何不少做些傷天害理的事,」鐵萍姑在一旁流著
淚瞧著也不敢勸阻,他拳上雖末出真,但江玉郎已被打青眼腫,鐵萍姑雖扭轉頭去,不
忍再看,但也已知道小魚兒並沒有殺他之意了,否則用不著兩拳就可將他活活打死,又
何必多花這許多力氣。
    江玉郎大呼道:「萍兒,你為什麼不拉著他,你對他有救命之恩,他不會不聽你話
的,你難道真忍心瞧我活活被打死麼?」
    鐵萍姑暗歎道:「不是我不去救你,只望你經過這次教訓後,能稍為過才好,只要
你有稍為改過之心,就算要我為你而死,也是心甘情原的。」
    卻聽江玉郎忽然狂笑起來,大聲道:「好,你有種就打死我吧,這輩子就休想再見
著花無缺了。」
    小魚兒的拳頭立刻在半空中頓住,他這才想起白山君和花無缺本該也在這屋子裡的。
小魚兒一把將他從地上拎了起來,歷聲道:「花無缺
    在那裡?你說不說?」
    江玉郎悠然道:「你若想見他,就該敬敬,好生求教於我。
    小魚兒拳頭又搗了出去,大喝道:「小雜種,我求你個屁。」
    江玉郎冷笑道:「好,你打吧,但拳頭卻是問不出話來的,人若是我,難道挨了兩
拳就會說麼?我說出後你難道不打得更凶。」
    「我打你?我幾時打過你了?」他竟拍了拍江玉郎身上塵土,扶他坐起來笑道:
「江兄久違了,近來身子還好麼?」
    江玉郎哈哈大笑道:「還好還好,只不過方才被條瘋狗咬了幾口。
    「
    小魚兒大笑道:「瘋狗素來只咬瘋狗的,江兄既沒有瘋,也末必是狗,怎會有瘋狗
咬你。
    江玉郎也大笑道:「如此說來,倒是小弟看錯了。」
    小魚兒哈哈笑道:「江兄想必是思念小弟,連眼睛都哭紅了,所以目
    力有些不清。」
    江玉郎道:「不錯,小弟時時在想,魚兄近來怎樣了呀,會不會忽得了羊癲瘋,坐
板瘡?一念至此,小弟真是憂心如焚、哈哈,憂心如焚。」
    小魚兒笑道:「小弟本當江兄這樣的人,必定無病無痛,誰知今日一見,江兄卻好
象得了羊癲瘋了,否則為何在地上發抖。」
    兩人針鋒相對,一吹一唱,竟好像在唱起戲來。
    胡藥師在一旁瞧著,又是好笑,又不禁歎息「看來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句話倒當真
一點也不錯,昔日江湖中,雖也有幾個隨機善變,心計深沉的歷害角色,但和這兩少年
一比,實在差得多了。」
    他更想不出白山君和花無缺會到那去?白山君若將花無缺帶走為何又將江玉郎留在
這裡?只聽小魚兒又道:「荒山寂寂,江兄一個人坐在這裡,難道不怕有什麼不開眼的
惡鬼找上門來向江兄索命麼?」
    「這倒不勞魚兄費心,小弟近日是手頭有些拮据,若有什麼冤魂惡鬼真的敢來,小
弟正好將他賣了,換幾兩銀子打灑喝、何況,小弟方才本也不是一個人坐在這裡的。」
    他這最後一句話,才總算轉入正題。
    小魚兒卻故作不解,道:「哦,卻小知方纔還有誰在這裡?」
    江玉郎笑嘻嘻道:「其中有個姓花的,魚兄好像忍得?」
    小魚兒道:「是花無缺麼?小弟正好想找他有些事,卻不知他此刻到那去了?」
    江玉郎正色道:「小弟知道他和魚兄有些事,生怕他再來找魚兄你的麻煩,本想為
魚兄略效微勞,一刀將他宰了。」
    小魚兒哈哈笑道:「江兄若真的宰了他,小弟也省事多了、殺人總比問話容易得多
的,是麼?」
    江玉郎也笑道:「小弟後來一想,魚兄若要親手殺他,小弟這馬屁豈非就拍在馬腿
上了麼?是以小弟只不過餵他吃了些迷藥。」
    胡藥師忍小住道:「白……白山君也中了你的迷藥麼?」
    江玉郎笑嘻嘻道:「中得也不太多,大約再過三五天,就會醒來的。一個人若被迷
倒三五日之久,縱然醒來,只怕也變得成癡呆廢人。
    「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忽然大笑起來,江玉郎立刻也陪著他大笑,兩個人笑得幾乎連
眼淚都流了出來。
    鐵萍姑和胡藥師瞧得發呆,也不知他兩人笑什麼。」
    只見小魚兒捧腹大笑道:「有趣有趣,我簡直要笑破肚子了。」
    江玉郎道:「魚兄笑的是什麼?」
    小魚兒忽然不笑了,眼晴瞪著江玉郎,道:「江兄看來縱非大病將死,也差不多了,
卻能將兩個七八十斤的大男人背出去藏起來,這豈非是簡直是最荒唐的笑話麼。」
    江玉郎大笑起來,道:「魚兄的幻想力當真是豐富的得很,只可惜那位花公子……」
    小魚兒終於還是有點著了急,忍不住道:「花公子怎樣了?」
    胡藥師歎了口氣,道:「花公子不但被點了穴道,而且還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神
智已有些癡迷,只怕……只怕是無法走動的了。」
    小魚兒歪著頭,用手敲著自已的額角,一連敲了十七八下,嘴角又露出了一絲微笑
喃喃道:「他們倒下後,你就將他們背了出去?」
    江玉郎道:「小弟這病,時發時愈,發作時固然痛苦不堪,莫說背人,簡直連讓人
背都受不了,但沒有發作時,背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小魚兒眼睛向胡藥師瞟了過去,胡藥師點了點頭。
    江玉郎笑道:「小弟說的不假吧?」
    小魚兒笑嘻嘻道:「不假不假……但你將人背出去後,為什麼又回來呢?難道你身
上有些發癢,等著要在這裡挨揍麼?」
    江玉郎神色不動,也不生氣,卻笑道:「萍兒還在他們手裡,小弟就算知道魚兄要
來。要將小弟碎屍萬段,也還是要在這兒等著見萍兒一面。」
    小魚兒撇了撇嘴。笑道:「江玉郎幾時變成如此多情的人了。有趣有趣,實在有趣……」
鐵萍姑已再也忍不住,撲倒在江玉郎腳下,放聲痛哭起來。
    小魚兒歎了口氣,喃喃道:「傻丫頭,這小子若說他放的屁是香的,你難道也相信
他麼?
    只聽鐵萍姑流著淚道:「你傷得重嗎?痛不痛?」
    江玉郎輕輕摸著她的頭髮,柔聲道:「我就算痛,只要瞧見你也就不覺得痛了。」
    小魚兒忽然大叫起來,道:「好了好了,我全身的肉都麻了,你這大情人的戲還有
沒有演完麼?」
    江玉郎道:「魚兄有何吩咐?」
    小魚兒歎了口氣,苦笑道:「現在貨在你手裡,你就是老闆,要什麼價錢,就開出
來吧。
    江玉郎慢吞吞笑道:「小弟這病,多蒙蘇姑娘之賜……魚兄和這位蘇姑娘的交情卻
不錯上麼?」
    小魚兒歎道:「我若不認得她,怎會有這許多麻煩。」
    江玉郎笑道:「這也算不了什麼麻煩,只要魚兄將蘇姑娘接來,為小
    弟治好這病,小弟也立刻會將花公子請出來,治好他的病。」
    小魚兒歎道:「好,走吧。」
    江玉郎道:「小弟也要陪著去。」
    小魚兒嘻嘻一笑,道:「我也捨不得將你一個人孤令令拋在這裡的。
    「
    胡藥師忽然道:「這一趟不去也罷。只因那位蘇姑娘馬上就要到這裡來了。」
    江玉郎怔了怔,皺眉道:「你怎知道她就會到這裡來?」
    胡藥師笑了笑,道:「正如這位鐵姑娘跟閣下一樣,蘇姑娘對小魚……公子也是一
往情深小魚公子一走,她也就跟著出來了。」
    江玉郎撫掌大笑道:「擔蘇姑娘就算已出來尋找魚兄,卻也末必能找到這裡。」
    胡藥師微笑道:「這倒不勞閣下擔心,她一定能找得到的。」
    江玉郎想了想,笑道:「不錯,你們本要以魚兄來要脅於她,自然已故意在一路上
都留下線索,叫她找到這裡。」
    小魚兒歎了口氣,道:「既是如此,咱們就在這裡等她吧。」
    白夫人在石關頭上一分一寸地移動著,終於按准了地方,籍著飛泉的沖激之力,解
開足底的道。
    她勉強支起半個身子,正不知該如何是好,忽然發現岸上的雜草中,竟有雙眼睛在
瞬也瞬的瞪著她。
    這人臉上滿是泥垢,看來已不知有多久沒洗過臉了,但一雙眼睛卻仍是又大又亮,
像是正瞧得有趣得很。
    白夫眾眼波一轉,反而將胸膛挺得更高了些,嬌笑道:「小子,你難道從末看過女
人冼澡麼?」
    那人像是已瞧得癡了,茫然搖了搖頭。那人忽然一笑,道:「你用不著怕我,我……
我也是女的。」
    她嘴裡說著話,人已自草縱中站了起來,只見她衣服雖也又髒又破,但卻更親出了
她身上曲線之誘人。
    白夫人怔拄了,而且神情間似有些失望,這少女非但不醜,而且彷彿是人間絕色。
    白夫人一直瞪著她,嫣然一笑,試探著問道:「瞧姑娘的模樣,莫非趕了很遠的路
麼?」
    少女垂首道:「嗯。」
    白夫人道:「這裡山既不青,水也不秀,姑娘巴巴的趕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呢?」
    少女眉宇間忽然泛起一股幽之色,癡癡的呆了許久,黯然道:「我……我是來找人
的?
    白夫人心裡一動,道:「你一定不會認得他,他也不一定在這裡。」
    無論如何,一個孤伶伶的少女,竟敢深入荒山來找人,總是件不尋常
    的事,這其中雖難免有些蹊蹺。那少女卻似已要走了。」
    白夫人趕緊又笑道:「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可不可以告訴我?」
    少女紅著臉一笑,道:「我叫鐵心蘭。」
    口口口鐵心蘭終於在溪水旁坐了下來。
    她覺得這婦人竟敢在清溪中裸浴,雖然末免太大膽了些,但卻是如此美麗,如此親
切。
    這許多天來,她一直在傷心,矛盾,痛苦中,她到這裡來,自然是為了找小魚兒,
找花無缺。
    但真的找到了他們又怎樣?她自已實在也不知道。
    鐵心蘭第一次覺得心情輕忪了些。情不自禁脫她那雙鞋底早已磨穿了的鞋子,將一
雙纖美的腳伸入溪水。
    已走得發酸,發脹的腳,驟然泡入清涼的水裡,那種美妙的滋味,使得她整個人都
像是飄入雲端。她忍不住輕輕呻吟一聲,瞌起了眼。
    白夫人一直在留意著她的神情,柔聲笑道:「你為什麼也學我一樣來痛痛快快洗個
澡。」
    鐵心蘭臉又紅了,道:「在這裡洗澡?」
    白夫人道:「我每天都要在這裡洗一次澡的,除了你之外,卻從來沒有碰見過什麼
人。」
    鐵心蘭咬著嘴唇,道:「這裡真的……真的很少有人來?」她顯然也有些心動。
    白夫人笑道:「若常有人來,我怎麼敢在這裡洗澡?」
    鐵心蘭的心更動了,瞟了白夫人一眼,又紅著臉垂下頭道:「我……我還冼洗腳算
了。」
    鐵心蘭還在猶疑著。
    白夫人已閉起眼睛,笑道:「快呀,還怕什麼……她實已髒得全身發癢了,這實在
是任何人都抵抗不了的誘惑。
    她躲在草縱中,飛快的脫下衣服,雖然沒有人偷看,但陽光卻已偷偷爬上了她豐滿
的胸膛。
    她全身都羞紅了,一顆心也幾乎跳了出來,飛快地躍下小溪,鑽入水裡,那清涼,
而又微帶溫暖和水,立刻將全身都包圍了起來。
    她這才鬆了口氣,笑道:「好了。」
    白夫人張開眼睛瞧著她,笑道:「舒服麼?」
    鐵心蘭點著頭道『嗯。」
    白夫人道:「好,現在我要下來了,你扶著我。」她也直到此刻才真的鬆了口氣,
輕輕滑入了水中。
    水勢果然很急,她雙腿發軟若沒有人扶著她,她實在無力游上岸,縱然不被淹死,
也難免要被水沖走。
    鐵心蘭趕緊扶著她,著急道:「你……你難道要走了?」
    白夫人笑道:「我只是到岸上去替你望風,你放心地洗吧。」
    鐵心蘭這才放了心,笑道:「可是你千萬不能走遠呀。」
    白夫人吃吃笑道:「有你這樣和小美人兒在洗澡,我捨得走遠麼?
    「
    鐵心蘭連耳根子都紅了,簡直連手都不敢伸出水來,她發現女人的眼晴,有時竟也
和男人差不多可怕。
    白夫人卻已藉著她的扶攜之力,終於上了岸,笑道:「好。我要穿衣服了你也不准
偷看。」
    其實鐵心蘭早已閉起了眼睛,根本就不敢看,一看到她那白得誘人的胴體,鐵心蘭
的心就好像跳得再也無法停止……她又發現女人的裸體不但對男人是種誘惑,有時對女
人也一樣。
    衣服雖然又髒又破,也總比不穿的好,白夫人的臉皮就算比城牆還厚,也不敢光著
身子到處亂跑的。
    鐵心蘭閉著眼睛等了半晌,只聽白夫人道:「這件衣服料子倒不錯,只可惜實在太
髒了些。
    鐵心蘭忍不住張開眼一瞧,哧得臉都白了,失聲驚呼道:「你怎麼能穿我的衣服?」
    白夫人笑嘻嘻道:「我不穿你的衣服,穿誰的衣服?」
    鐵心蘭顫聲道:「你穿走了我的衣服,我怎麼辦呢?」
    白夫人笑道:「你就在這裡多洗一會吧,這裡來來往往的人,反正不少,雖然都是
男人,但男人也不見得全是色鬼,說不定也會有個把個好心的,會將褲子脫下來借給你
穿……」
    她不說還好,這麼樣一說,鐵心蘭簡直急得要哭了出來。白夫人卻笑得彎下了腰,
嬌笑著又道:「你穿過男人的褲子麼?雖然大些,卻又寬敞,又通風,比你小時候穿的
開襠褲還要舒服得多。」
    鐵心蘭飛紅了臉,嘶聲喝道:「你這女瘋子,惡婆娘,把衣服還給我。」她像是忍
不住要從水裡衝出來。白夫人卻已再也不理她,笑嘻嘻揚長去了。
    鐵心蘭怒極大罵道:「你簡直不是人,是畜生,是母狗……」
    白夫人頭也不回,笑嘻嘻道:「你罵吧,用不著再罵幾聲,附近的男人就會被你引
來了。」鐵心蘭果然哧得連一個字都不敢罵出口。
    她身子蜷曲在水裡,眼淚已流了下來,她本不想信一個大人也會像孩子似的被急哭,
現在才知道這世不原是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想到這裡,她簡直恨不得立刻死了算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