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九十章 將計就計

    一提起江玉郎,鐵萍姑的心立刻就沉了下去,她雖不願小魚兒上當,但卻更不忍讓
江玉郎死,鐵萍姑再也不敢開口。
    過了半晌,白夫人卻又問道:「我知道你救他一次,是麼?」
    鐵萍姑道:「嗯。」
    白夫人道:「現在他為何不來救你?」
    鐵萍姑道:「也許……也許他沒有認出我……
    白夫人沉吟著道:「不錯……男人瞧見一個赤裸的美女時,眼睛就只會瞪著她的身
子,往往就不會去瞧她的臉了。」
    鐵萍姑的臉火燒般飛紅了起來,她忽然感覺到小魚兒的眼晴像是一直瞪著她,她恨
不得立刻掩起自己的胸膛,自己的腿……但為了江玉郎,她卻連動也不敢動。
    白夫人冷冷道:「現在,你趕緊將頭偏過去一些,叫兩聲救命……叫得聲音不能太
響,但也不能太小,要做出聲嘶力竭的模樣知道麼?」
    鐵萍姑立刻嘶聲呼道:「救命……救命……」
    她將頭偏過去一半,竟發現小魚兒已洗完了腳,手支著頭,半躺在那塊石頭上,竟
像是已睡著了。
    白夫人自也瞧見了,切齒道:「好個小賊,他心裡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只聽得石頭下一個人道:「我說的不錯吧,這條魚是很難入網的。」
    原來胡藥師也忍不住了,自水裡露出大半個頭來。
    白夫人趕緊道:「快下去,莫被他瞧見。」
    胡藥師笑道:「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難道目光還能拐彎麼?
    怎能瞧到石頭後面來?」
    白夫人歎了口氣,道:「依你看,他是不是已瞧破這計劃了呢?」
    胡藥師道:「那麼他為何不過來?」
    白夫人道:「這小子也許是天生的多心病,對任何事都有些疑心,所以先不過來,
在那邊耗著,看咱們是什麼反應?」
    胡藥師苦笑道:「但咱們在這裡受罪,他卻在那邊享福,這樣耗下去,咱們怎麼能
耗得過他?」
    白夫人道:「不耗下去又能怎樣?這小子簡直比魚還滑溜,這次咱們若被他瞧破,
下次再想要他入網更是難如登天了。」
    胡藥師長長歎了口氣,道:「既是如此,看來咱們只好和他耗下去了,但你又還能
耗多久呢?」
    白夫人默然半晌苦笑:「事到如此,只有耗一刻是一刻了……
    誰知就在這時,小魚兒突然站了起來。
    白夫人又驚又喜,嘎聲道:「快下去,魚只怕已快上鉤了。」
    胡藥師不等她說完,於是就已潛入水中,將那蘆葦又探出水面。
    只聽小魚兒喃喃道:「這只怕不是做假的,否則她們一定忍不了這麼久。」
    一面說著話,一面已套上鞋子,又將腳伸入水裡泡了泡,顯然也是怕那邊石頭上太
滑,所以先將鞋底弄濕.白夫人知道他立刻就要來了,心裡的歡喜真是沒法子形容,鐵
萍姑卻幾乎忍不住要哭起來。
    這時她幾乎已忘了江玉郎,幾乎忍不住立刻就要放聲大呼,叫小魚兒莫要過來上當,
只不過是在這種生死存亡的一剎那間,潛伏在人們心底深處的道德心,往往會忽然戰勝
私心利慾。
    只可惜白夫人也深深瞭解這一點的,竟一字字沉聲道:「記住,莫忘了你的情郎。」
    鐵萍姑心裡一寒,猛然咬住了自己的舌頭,只覺一陣痛徹心腑;呼聲雖未喚出,眼
淚卻流了出來。
    突聽小魚兒大呼道:「姑娘們莫要害怕,我來救你們了!」呼聲中他身形已躍起,
向這邊石頭上竄了過來。
    』小魚兒蓄氣作勢,準備了許久,白夫人只道他這一躍必定是身法輕靈,姿態美妙,
誰知他身法既不輕靈,姿態也難看得很。
    一個人費了許多苦心氣力張網,總希望能捕著條大魚,這條『魚」看來竟真的小得
很。
    白夫人暗中歎了口氣:「聰明人果然大多是不會用苦功的,早知他功夫這樣糟,我
又何苦白費這麼多力氣。」
    心念聞動間忽聽「噗通」一聲,水花四濺……小魚兒這一躍竟沒有躍上石頭,竟跌
到水裡去了。
    又聽得「咕嘟咕嘟」幾聲,他竟像是被灌了幾口水下去,從鼻子裡向外面直冒水泡,
到後來竟放聲大呼起來。
    救命……」救命……淹死我了」……。」
    來救人的人,此刻反而喊起救命來。
    白夫人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她實在想不到這小子非但武功糟透,而且水性比武功
更糟.這時小魚兒這呼救聲都已發不出,卻有一連涼氣泡泡從水裡冒出來,眼看這條小
魚兒竟要被淹死。
    白夫人暗罵道:「若不是我還用得著你,今天不讓你活活淹死才怪。」
    她這時已不再顧忌,正想坐起來,但上面的水力實在太大,她力氣卻已快被耗盡丁,
剛坐起半個身子,又被水力衝倒。
    那根蘆葦卻已從石頭後頭轉了過來,白夫人瞧見胡藥師既然已來捉魚了,她就索性
省些力氣。
    水很清,胡藥師在水裡張開眼睛,只見這條小魚兒此刻竟像是已變成了條落水小狗,
眼見他一伸手就能捉住。
    誰知小魚兒也不知怎地一使勁,竟從水裡冒了上去。
    他手指像是輕輕一彈,彈出了一粒黑暗的小彈丸,竟不偏不倚,恰巧落在那根空心
蘆葦中;胡藥師正在吸氣,突覺一粒東西從蘆葦中落了下來,在水裡悶了這麼久,他吸
氣的時候自然很用力,等到他再想往外面吐氣時,已來不及了。
    小魚兒竟已飛快的伸出手,將這根蘆葦從他嘴裡拔了出來,「咕嘟」一聲,這粒東
西已被他吞了下肚。
    只覺這東西又鹹又濕又臭,還帶著臭鹹魚味。剛張開嘴想吐,水已灌了進來,被灌
了兩口水下去後,就算吞下團狗屎,也休想吐得出了』。
    白夫人只聽得水聲『嘩啦嘩啦」的響,正不知是怎麼回事,小
    魚兒已拔出了那根蘆葦,順手就點了她足底的「湧泉」穴。
    等到胡藥師像只中了箭的癩蛤蟆,從水裡跳出來時,白夫人卻己變成匹死馬,躺在
石頭上不能動了。
    只見胡藥師掠到石頭上,立刻張開了嘴,不停的乾嘔,連眼淚鼻涕都一齊被嘔了出
來。
    再瞧小魚兒,不知何時已回到那邊的那塊石上,笑嘻嘻地瞧著他們,就像什麼事全
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白夫人這才知道釣魚的人反而被魚釣去了。
    她又驚又怒,嘎聲道:「快……快解開我的穴道。」
    胡藥師一面揉眼睛,一面喘著氣道:「什……什麼穴道?」
    白夫人道:「湧泉穴。」
    胡藥師剛想出來,小魚兒已在那邊悠然笑道:「我若是你,我是萬萬不會救她的。」
    胡藥師一隻手果然在半空中停頓,嘎聲道:「為什麼?」
    小魚兒笑道:「你現在還有救人的工夫麼?不如還是先想法子救救自己吧。」
    胡藥師面色慘變,道:「方纔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小魚兒笑嘻嘻道:「不是毒藥,難道還是大補丸麼?」胡藥師整個人都軟了。
    小魚兒又道:「你著想我救你,最好先乖乖的坐在那裡不要動」。」
    白夫人道:「無論如何,你先解開我的災道再說,我們再一起逼他拿出解藥來。」
    小魚兒道:「就憑你們兩個,連我的屁都逼不出來的。」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胡藥師已被說得怔在中間,也不知究
    競該聽白夫人的,還是該聽小魚兒的。
    鐵萍姑卻瞧得又是驚奇,又是歡喜,也怔了半晌,才忽然想起:「此時不逃,更待
何時?」當下一個翻身從石頭上滾了下去,落在水裡。
    那邊白夫人已經快急瘋了,道:「你……為什麼還不動手?」
    胡藥師歎了口氣,苫笑道:「我雖想救你,但究竟還是自己性命要緊。」
    白夫人瞪著眼睛,氣得再也說不出話來。
    這時鐵萍姑已掙扎著游了過來,剛想跳到石頭上,忽又想起自己身上簡直是一絲不
掛,怎麼見得了人?
    小魚兒的眼睛卻偏偏向她瞟了過來,還笑了笑。鐵萍姑恨不得將頭都藏在水裡。
    小魚兒道:「你想叫我轉過頭去,是麼?」鐵萍姑趕緊點了點頭。
    小魚兒道:「好,我就轉過頭去,但我卻要先問你一句,你方才躺在那裡也不害羞,
此刻為什麼忽然害羞了?」
    鐵萍姑吃吃道:「我……我只是……」
    小魚兒悠悠道:「你方才只是想讓我上當,是麼?只可惜上當
    的不是我,而是別人。」
    這句話就像是條鞭子,抽得鐵萍姑臉又發了白,顫聲道:「你……你怎麼這樣冤枉
我?」
    小魚兒冷笑道:「我冤枉你……哈哈,我倒要請教你,你方才身子既然能動,嘴既
然能說話,為什麼不警告我一聲,叫我莫要上當?」
    鐵萍姑道:「這只因我。……我……。」她終於發現自己實在無話可說,眼淚不覺
流了下來。
    小魚兒道:「你用不著哭,我可不是花無缺,從來沒有他那樣憐香惜玉的心腸,你
眼淚儘管哭成河,我也不會同情你的。」
    鐵萍妨全身都發起抖來,嘶聲道:「我並沒有要你多原諒,我……我也絕不會求你……。。」
    小魚兒忽然瞪起眼睛,大聲道:「但我還是要問你,你為什麼要出賣我?為什麼?
為什麼?……」
    鐵萍姑忽也放聲大吼起來,嘶聲道:「只因為我覺得你是個自高自傲、自私自利、
自命不凡的大混蛋,你自以為比誰都強,我就希望能眼見你死在別人手上!」
    小魚兒呆了半晌,竟又笑了,笑嘻嘻道:「女人聲音喊得越大,說的往往越不是真
話,你這樣說,我反而認為你不是故意害我了,你一定別有苦衷,也許我真該原諒你才
是。」
    鐵萍姑張口結舌,倒反而怔住了,只覺得這個人所做所為,所說的話,簡直沒有一
件不是要大出人意外的。
    小魚兒緩緩接道:「這也許是因為你有什麼親近的人.落在他們手上,你為了要救
那個人的性命,只好出賣我了。」
    他歎了口氣,接著道:「若真是如此,我倒不能怪你,因為我知道女人為了她的心
上人,往往會連她自己也不惜出賣的。」
    這句話已說入鐵萍姑心裡,鐵萍姑眼淚忍不住又奪眶而出,她再也想不到這可惡的
小魚兒竟如此能體諒別人的苦衷,瞭解別人的心意。
    小魚兒柔聲道:「但這人是誰呢?他值得你為他如此犧牲麼?」
    鐵萍姑流淚道:「你……你是認得他的,我不能說出他的名字。」
    小魚兒面色已變了,卻還是柔聲道:「你說的可是江玉郎?」
    這次鐵萍姑真的閉住嘴了。但現在閉住嘴,豈非已等於默認.小魚兒忽然跳了起來,
大吼道:「好,好,好,你竟為了江玉郎那小雜種而出賣我,你可知道這小子有多混帳,
他就算被人砍頭一百次,也絕不嫌多的,」
    鐵萍姑又駭呆了。
    小魚兒瞪眼瞧著她,過了半晌,忽又歎道:「其實我還是不該怪你的,那小子滿嘴
甜言蜜語,莫說是你,就算比你更聰明十倍的女人.也會上他當的。」
    鐵萍姑茫然站在水裡,簡直有些哭笑不得了。
    只見小魚兒已變得神平氣和,笑嘻嘻站了起來,向胡藥師道:「很好,你很聰明,
一直沒有亂動手,只是像你這般聰明的男人,卻娶了一個老是愛脫衣服的老婆,實在未
免有些洩氣!」
    胡藥師歎了口氣.道:「我沒有老婆。」
    小魚兒怔了怔,大笑道:「妙極妙極,如此說來,你簡直比我想像中還要聰明了……
但她這種女人若沒有老公,卻一定會發瘋的,她的老公呢?」
    他眼珠子一轉,立刻又笑道:「他的老公自然在看著江玉郎了,是麼?」
    胡藥師只有歎道:「正是如此。」
    小魚兒身形忽然躍起,又向那邊大石頭上竄了過去,這次他輕輕一掠,輕輕飄飄站
在石頭上絕不會再掉下水了。
    白夫人咬著嘴唇,嘴唇都咬出血來。
    小魚兒笑嘻嘻瞧著她,道:「像你這樣的老太婆,身上的肥肉還不算太多,這倒不
容易,但你既有了老公,又有情人,為什麼還要找上我呢?」
    白夫人咬牙道:「你既如此聰明,為何猜不出?」
    小魚兒想也不想,立刻道:「因為你們三個人中,必定有一個偷偷瞧見了蘇櫻為我
著急的摸樣,你們就想用我來要挾蘇櫻,叫她說出花無缺不肯說的事。」
    他話末說完,白夫人已怔位了,她雖然叫他猜,卻再也未想到這該死的小魚兒竟真
的一猜就猜中,就好像在旁邊瞧見了似的。白夫人滿嘴都是苦水,卻吐不出來。
    小魚兒道:「但你就算要讓我上當,本來也不必自己脫光衣服,如此折磨自己的,
這只怕是因為你本來就有這毛病,喜歡讓別人瞧你脫得赤條條的模樣……有些瘋子喜歡
對著女人小便,他們的毛病只怕就和你一樣。」
    自夫人氣得嘴唇發抖,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她簡直已將世上所有悲毒的話都罵出了口,小魚兒卻像是連一句都沒有聽見,再也
不瞧她一眼。
    那邊鐵萍姑泡在水裡,既不敢鑽出來,也不勿該如何是好.溪水冷冽,她凍得嘴唇
都發了白,心裡又是悲哀,又是痛苦,又是羞慚,只覺活下去再也沒什麼意思,正想一
頭撞死算了。
    小魚兒忽然大聲道:「你知道鐵姑娘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好朋友,但她現在
卻在水裡泡著,不敢出頭,你說我心裡難受不難受?」
    他忽又說了這種話來,鐵萍姑也不知是驚是喜。
    胡藥師道:「閣下想必是。……是有些難受的。」
    小魚兒怒道:「你既知我心裡難受,為何還不脫下你的衣服為她送過去。」
    胡藥師再也不敢多話,只好脫下外衣,遠遠拋繪鐵萍姑,鐵萍姑接在手裡,也不知
是穿上的好,還是不穿的好。
    只聽小魚兒道:「鐵萍姑在穿衣服時,你若敢做看一眼,我就挖出你的眼珠子來知
道麼?」
    胡藥師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暗道:「我方才難道還沒有看夠,現在你就算要我看。
我又怎會有這麼好的心情,這麼好腸胃口。」
    鐵萍姑終於還是將衣服穿了起來。
    小魚兒忍著笑喃喃道:「不知她衣服穿好了沒有?』胡藥師忍不住道:「穿好了。」
    小魚兒忽然又怒道:「想不到你還是偷看了!」
    胡藥師道;沒」。沒有。」
    小魚兒哈哈一笑道:「其實你既早巳什麼都瞧見了,現在就是又偷瞧了一眼,也沒
有什麼關係,你用不著害怕的。」
    胡藥師眼睜睜瞧著小魚兒,也是滿肚子苦水吐不出來。
    他武功不弱,頭腦也不壞,本來也很是自命不見,誰知此刻竟被個還未成年的半大
孩子耍得團團亂轉,他簡直很不得不顧一切,先和這可惡的小鬼拚個死活再說。
    小魚兒目光聞動,忽然拍了拍肩頭,笑道:「你用不著難受,只有呆子才會不愛惜
自己性命的,你為了要我救你而委屈求全,正是你的聰明處。」
    胡藥師歎了口氣,漸漸又覺得自己偉大起來,「我能如此委屈求全,豈非正是人所
難及之處,這又有什麼丟人呢?」一念至此,方纔那要和小魚兒拚命的心,早已不知飛
到哪裡去了。
    小魚兒笑得更開心,道:「現在,你只要再為我做一件事.我就將解藥給你。」
    胡藥師歎道:「既是如此,願聞所命。」
    小魚兒道:「帶我去找她的老公。」
    胡藥師想到花無缺還在白山君掌握之中,以花無缺相挾,也不怕小魚兒不拿出解藥
來。
    一念至此,他眼睛又亮了,立刻躬身道:「遵命!」
    胡藥師瞧了白夫人一眼,忍不住又道:「但她呢?」
    小魚兒笑道:她既然喜歡脫光了洗澡,就索性讓她在這裡洗乾淨吧。
    不到頓飯工夫,那石屋已然在望,風吹林木,沙沙作響,屋子裡卻是靜悄悄的,聽
不到絲毫聲音。
    小魚兒忽然出手,擰轉了胡藥師的手腕,沉聲道:「他們就在那屋子裡?」
    胡藥師道:「不錯。」
    小魚兒皺眉道:「三個大活人在屋子裡,怎地一點聲音都沒有?」
    鐵萍姑忍不住道:「我……我先去瞧瞧。」
    小魚兒另一隻手卻飛快地拉往了她,沉著臉道:「既已到了這裡,你還急什麼!」
    鐵萍姑囁嚅道:「你苦念我也……也對你有些好處,只求你莫要殺了他。」
    小魚兒瞪眼道:「不殺他!還留著他害人麼?」鐵萍姑頭垂得更低,目中卻流下淚
來。
    小魚兒默然半晌,恨恨道:「看來這小畜牲將你騙得真不淺,但我早已跟你說過,
我不是君子,你若指望我有恩必報,你就打錯算盤了。」
    鐵萍姑幽幽道:「你嘴裡說得雖兇惡,但我卻知道你的心並非如此,你……你……
你不會殺他的,是麼?」
    小魚兒跺了跺腳,忽然重重一摔胡藥師的手,厲聲道:「叫他們出來,聽見了麼?」
    胡藥師咳一聲,高聲喚道:「白大哥,出來吧,小弟回來了。」
    空山傳聲,回音不絕。但石屋裡似是靜悄悄的,沒有回音。
    小魚兒皺眉道:「這姓白的難道是聾子。』胡藥師目光閃動,道:「不如讓在下進
去瞧瞧吧。」
    小魚兒想了想,沉聲道:「好,你先走,莫要走得太快,只要你稍有妄動,我就先
扭斷你的手!」
    胡藥師歎了口氣,一步步走過去,走到門口,就瞧見江玉郎一個人蜷曲在角落裡,
全身直發抖!
    白山君和花無缺竟已不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