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八十九章 巧計安排

    胡藥師接著道:「我對消息機關之學總是學不會,所以也不敢胡亂走動,就找了地
方躲起來。過了半晌,就瞧見魏麻衣將一個小伙子騙到我躲著的樹林裡去,而且還將那
小伙子點了穴道,吊了起來。」
    白山君獎道:「那時我們遠遠聽得有人在罵街,想必就是那小伙子在罵魏麻衣了。」
    白夫人皺眉道:「這小伙子長得是何模樣?」
    胡藥師道:「年紀大約二十不到,身材和我差不多,滿臉都是傷疤,應該其醜不堪,
但也不知怎地,卻看來一點也不討厭,反而很討人喜歡。」
    白夫人道:「據說近年來江湖中出了個小魔星,叫什麼魚的,好像是小魚,此人武
功雖不十分高,但卻精靈鬼怪,又奸又滑,只要惹著他的人,沒有不上他的當的,連江
別鶴那樣的人,見了他都頭疼。」
    胡藥師默然半晌,微笑道:「不錯,那小伙子就是此人,他實在是個鬼精靈,魏麻
衣也算是個厲害角色了,但後來卻被他捉弄得團團亂轉「……」
    白山君忍不任插口道:「這人又和『移花接玉』的秘密有何關係?」
    胡藥師道:「我問你,現在天下有幾個人知道『移花接玉』武功的秘密?」
    白夫人道:「知道的人雖也有幾個,但會說出來的人卻一個也沒有。」
    胡藥師笑道:「這就對了,不過,現在我卻有個法子令其中一人說出來。」
    白夫人道:「你能讓誰說出來?」
    胡藥師道:「蘇櫻!」
    白夫人歎了口氣道:「你若能令那丫頭說出來,我就能令瓶
    子也開口了。』胡藥師微笑道:「你不相信?」
    白夫人又歎了口氣,道,「好吧,你有什麼法子,且說來聽聽。」
    胡藥師沉聲道:「我這法子,就著落在那條小魚的身上。」
    白夫人皺眉道:「這是什麼法子?我不懂。」
    胡藥師道:「那姓蘇的丫頭,已對小魚著了迷,只要我們能抓著那條小魚,無論要
蘇櫻說什麼,她都不敢不說的。」
    白夫人道:「這法子只怕靠不住吧,據我們所知,那丫頭的心比石頭還硬,天下簡
直沒有一個男人能讓她瞧在眼睛裡。」
    胡藥師道:「一定行得通的,我親眼瞧見過它行通了。」
    白夫人悠悠道:「只不過,咱們若想讓那條小魚入網,只怕還不容易。」
    胡藥師哈哈笑道:「這張網可就要嫂子你來做了.。
    白夫人嫣然一笑,向他送了眼波,道,『你放心,越是調皮的男人我越有法子對付
的。」
    花無缺還是癡癡地坐夜石屋裡,就像是個本頭人。
    江玉郎和鐵萍姑走進來時,外面正在討論她那一雙玉腿,聽得這褻猥的笑聲,鐵萍
姑眼淚不禁又快落了下來。
    鐵萍姑忽然緊緊抓住江玉郎的手,嘎聲道:「我們為何不乘這時候逃走?」
    江玉郎道:「你若─個人逃走.也許還可以逃出兩三里去,但還是要被抓住,你若
背著我,只怕連半里路都逃不出。」
    鐵萍姑道:「那麼你……。『你想怎樣?」
    江玉郎道:「等著,等機會,忍耐,拚命忍耐……。」
    他忽然一笑,接道:「你可知道。若論這忍耐的功夫,普天下只怕沒有一個人能比
得上我。」
    這話倒當真不假,此人當真是又能狠,又能忍,否則多年前他只怕已死在「迷死人
不賠命」蕭咪咪的地府中了。
    鐵萍姑垂下頭不再說話。這時白山君夫婦和胡藥師已大步走入。
    白夫人一直走到江玉郎面前,輕輕去揉他的雙肩,柔聲道:「這樣還疼不疼?」江
玉郎道:「疼……疼還是疼的,只不過已……已像是好些……。」
    話末說完,忽然殺豬般的慘叫起來。白夫人揉著他肩頭的一雙手,竟忽然貫注真力。
    江玉郎的疼雖有一半是在裝假,也有一半是真的,此刻白夫人掌上真力,由他左右
雙肩的穴道裡逼了進去,他全身立刻宛如無數根尖針所刺,上上下下,所有骨節像是都
散了。
    白夫人還是滿面笑容,柔聲道:「你是不是覺得舒服了些?」
    江玉郎慘呼道:「求求你……放……救手……」
    鐵萍姑也衝了過來,向白夫人撲了上去。但白山君出手如電,已把她手臂拗了過來。
    白夫人笑道:「我只不過揉了操他骨頭,你已如此心疼,我若殺了他,你豈非要發
瘋?」
    其實鐵萍姑現在已要發瘋了,瘋狂般大呼道:「你們不能這樣……。你們不能……」
    白夫人悠悠道:「只要你答應幫我們一件事,我就立刻放了他。」
    鐵萍姑想也不想,立刻道:「我答應,我答應……」
    白夫人歎了口氣,喃喃道:「想不到男女之間,愛的力量競有這麼大。」
    她終於放了手,輕輕拍了拍江玉郎的臉,又笑道:「小伙子,看來你只怕真有兩手,
能令一個女人如此死心踏地的跟著你,這本事可真不小。」
    胡藥師忽然笑道:「蘇櫻對那條小魚著迷的程度,比她還厲害得多。」
    白山君大笑道:「如此說來,咱們這件事是必然行得通了。」
    白夫人道:「現在你留在這裡,這兩人就都交給你了……
    折山君道:「你只管放心就是。」
    鐵萍姑還伏在江玉郎身上,輕輕啜泣著。
    白夫人拉起了她,道:「你跟我走吧……。但你千萬要記住,你若是不聽話,壞了
我們的大事,你這情郎就要死在你手上了!」
    小魚兒心裡雖然急得像火燒,但走得並不快。
    他知道走快也沒有用的,走快了反而會錯過一些應該留意的事,但他現在卻連絲毫
線索也不能錯過。
    夜晚雖已過去,但半山雲霧淒迷,目力仍起難以及遠,遠處的木葉都似飄浮在雲霧
裡,瞧不見枝幹。
    連哈哈兒、李大嘴等人留下的暗號,現在都很難找得到,要想追查武林高手留下的
足跡,自然更是難如登天了!
    但遇著越是困難的事,小魚兒反而越是沉得住氣,他先找了個小溪,在溪水裡洗了
洗臉,又定下心來,運氣調息了片刻,看看自己的傷勢是否巳痊癒。
    他真氣活動了一遍,覺得自己已和未受傷前沒有什麼兩樣,只不過躺在床上太久,
腳下有些輕飄飄的。
    他不禁微笑起來,喃喃道:「那丫頭將我受的傷說得那般嚴重我就知道她是在嚇我,
不讓我走……唉,女人,誰若相信女人的話,誰就要一輩子做女人的奴隸。」
    但想到蘇櫻的溫柔與情意,他心裡還是不免覺得甜甜的,無論如何,一個人若被別
人愛上,總是件十分愉快的事。
    魏無牙的洞府在西面一個隱密的山洞裡。
    小魚兒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剛吃了魏無牙的一個大虧,餘悸猶在,還是不敢往
西面去。
    他坐在溪旁的石頭上,出了半晌神,正不知自己該往哪裡去找花無缺,突見溪水上
游,有樣紅紅的東西隨波流了下來。
    小魚兒既然不肯放過任何線索,此刻自然也不肯錯過這樣東西,他立刻折了段樹枝,
躍到前面一塊石頭上,將這件東西挑起來。
    原來這竟是條女人的裙子,上面還繡著花,做工甚是精緻,看來像是大家婦女所穿
著的。
    但裙腰處卻已被撕裂了,竟似被人以暴力脫下來的。
    小魚兒皺眉道:「如此深山中,怎麼有穿這種裙子的女人?這女人難道遇上了個急
色鬼?」
    他本來以為這又是魏無牙門下的傑作,但魏無牙的洞府在西面,溪水的上游卻在東
南方。
    就在這時,溪水中又有樣東西飄了過來,也是紅的。這卻是一雙女人的繡花鞋。
    但現在小魚兒不但已動了好奇心,而且也動了義憤之心,只覺這急色鬼未免太不像
話了,好歹也得給他個教訓才是。
    溪水旁有一塊塊石頭,上面長滿了青苔,滑得狠,但以小魚兒的輕功,自然不怕滑
倒。
    他從這些石頭上跳過去,走出三五丈後,又從水裡挑起個鮮紅的繡花肚兜,更是已
被扯得稀爛。
    小魚兒皺眉道:「好小子,你不覺這樣做得太過份了麼?要知女人雖然大多不是好
東西,但欺負女人的男人,卻更不是好東西。」
    又往前走了一段,水裡竟又飄來一隻肚兜。這只肚兜是天青色的,也已被撕裂。
    小魚兒失聲道:「原來還不止一個女人,竟有兩個。」
    他腳步反而停了下來,他忽然覺得,深山之中,絕不會跑出這麼樣兩個女人的,穿
著這種裙子的女人,在大街上都很難遇得到。
    就在這時,上游處傳來了一聲驚呼!呼聲尖銳,果然是女人的聲音。
    小魚兒站在石頭上,又出了半晌神,嘴角竟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喃喃道:「女人,
女人……為什麼我無論走到哪裡,都會遇見些奇怪的女人呢?」
    溪水盡頭,有峰冀然,一條瀑布,自上面倒掛而下,下面卻又有一塊巨石,承受了
水源。
    瀑布灌注巨石上,方自四面濺開,落入溪流中。那巨石上卻有兩個女人。
    她們的身子竟已幾乎是全裸著的,飛瀑自強巔直灌而下,全都沖激在她們身上,這
般水力,顯然是十分強大的。
    她們修長而結實的玉腿,已被流水沖激得不住伸縮痙攣,滿頭秀髮,烏雲般散佈在
青灰色的石頭上。
    小魚兒到了這裡,也不禁瞧得呆住了。
    這景象雖然慘不忍睹,卻又充滿了一種罪惡的誘惑力,足以使全世界上任何一個男
人面紅,心跳,不能自已。
    水霧、流雲、清泉、飛瀑、赤裸的美女,慘無人道的酷刑……這簡直荒唐離奇得不
可思議。
    小魚兒喃喃道:「這是誰幹的事?這人簡直是個天才的瘋子!」
    只聽那兩個女子不住的呻吟著,似已覺出有人來了,顫聲呼道:「救命」……救命……。。」
    小魚兒大聲道:「你們自己不能動了麼?」
    那女子只是不住哀呼道:「求求你。……救教我們!」
    小魚兒道:「是誰把你們弄成這樣子的?他的人呢?」
    那女子呼聲漸漸微弱,嘴裡像是在說話,但小魚兒連一個字也聽不清,他現在站的
一塊石頭距離她們還有兩丈遠近。
    兩丈多距離以小魚兒的輕功,自然一掠而過,天下所有的男人,若有他這樣的功夫,
若瞧見這樣的情況,卻一定會掠過去的。
    誰知小魚兒既不救人,也不走。
    他竟在石頭上坐了下來,瞪著眼睛瞧著……這做法實在大出常情常理,除了他之外,
世上再也沒有第二個人會做得出來。
    石頭上的女人,自然就是白夫人和鐵萍姑。現在,白夫人也怔住了。她所安排的每
一個計謀,每一個陷阱,本都是奇詭、突兀、周密,有時幾乎是令人難以相信的。
    她所佈置的每一個計劃中,都帶著種殘酷的、罪惡的誘惑力,簡直令人無法抗拒,
不得不上當。
    這一次,她知道對方也是個聰明人,自然更加倍用了心機,她算準無論是誰,被人
在樹上吊了許久,一定要喝些水……尤其是聰明人,更會找個地方喝水的,因為聰明人
在辦事之前,總會令自己心神冷靜下來。
    只要是男人,瞧見溪水中有女人被強暴的證物流過來,都會忍不住要溯流而上,瞧
個究竟。
    於是她就在這裡等著,展露著她依然美麗誘人的胴體,她認為天下絕沒有一個男人,
瞧見這情況而不過來的。
    但她還是不能完全放心,還是怕歲月已削弱了她胴體的誘感力,所以她又將鐵萍姑
也拉了下來。
    她知道:「小魚兒」這名字,就是從江玉郎嘴裡聽來的,自然也知道鐵萍始曾經救
過小魚兒一次。
    因為江玉郎去投靠他夫妻時,她不但仔細盤究過江玉郎的來歷,對江玉郎帶來的這
女孩子更沒有放鬆。
    江玉郎為了取信於她,只有將有關鐵萍姑的每一件事都說了出來……江王郎自然絕
不會為別人保守秘密。
    所以她更認為小魚兒絕沒有不過來的道理。滴水尚且能穿石,何況奔泉之力;這塊
石頭自然已被飛瀑沖得又圓又滑,只有在石頭的中央,有一塊凹進去的地方,其餘四邊
滑不溜足。
    任何人也沒法子在這上面站得住腳。
    白夫人就躺在這塊凹進去的地方,只要小魚兒到這塊石頭上來救她,她只要輕輕一
推,小魚兒就要落入水裡去。
    而胡藥師此刻就潛伏在水下,將一枝蘆葦插在嘴裡,另一端露出水面,以通呼吸,
小魚兒一掉下水,就等於魚入了網……一個人落水時,自然免不了手腳舞功,空門大開,
胡藥師卻是全神貫注,自然是手到擒來。
    奔泉之下,滑石之上,這地勢又是何等凶險,小魚兒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只要一過
來,也設法子不掉下去。
    白夫人先將自己安排在這種險惡之地,正是置之死地面後生的絕計,但她簡直連做
夢也未想到,小魚兒竟既不過來也不走,竟只是遠遠坐在那裡瞧著,簡直就好像在看戲
似的。
    再看小魚兒悠悠閒閒地坐在那裡,竟脫下鞋子,在溪水中洗起腳來,面上神情,更
是說不出的開心得意。
    又過了半晌,他居然拍手高歌起來!
    「有清泉兮濯足,不亦樂乎!
    有美人兮娛目,不亦樂乎!
    人生至此,夫復何求?」
    白夫人聽得簡直氣破了肚子,忍不住切齒罵道:「這小於簡直不是人……他難道已
瞧破了我的計劃嗎?」
    後面一句話,自然是在問鐵萍姑,只因此間水聲隆隆如萬蹄奔動,她說話的聲音就
算再響些也只有鐵萍姑能聽得到。
    鐵萍姑本是滿心羞怒,這時卻不禁暗暗好笑,故意道:「他一定已看破了。」
    白夫人恨聲道:「這計劃可說是天衣無縫,他怎麼瞧破的呢?」
    鐵萍姑道:「有許多人都說他是天下第一個聰明人,這話看來竟沒有說錯。」
    她功力本不如白夫人,本已被奔泉沖壓得無法喘息,但此刻心情愉快,不但能將話
一口氣說了出來,而且說得聲音還不小。
    白夫人冷冷道:「你可是想向他報訊麼?但你最好還是莫要忘記,休的情郎是在我
手裡,這件事不成,你就要做未過門的寡婦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