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八十七章 飄忽無蹤

    李大嘴卻立刻大笑道:「你也學會了屠嬌嬌的一手?也來挑撥離間了?」
    屠嬌嬌嘻嘻笑道:「他挨了小魚兒一頓,他心裡一直不服氣哩。」
    哈哈兒道:「不服氣又有什麼用?哈哈,十個白開心也鬥不過一個小魚兒的,你若
是想出氣,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白開心也不生氣,笑嘻嘻道:「我又有什麼不服氣的?有一天狐狸若是被狗吃了,
那我才是服氣哩。」
    這句話說出來,連李大嘴臉色都變得有些難看了。
    小魚兒卻似沒有瞧見,拍手大笑道:「損人不利己,果然是損人不利己。」
    話猶未了,只聽一人銀鈴跋笑道:「十大惡人』,也果然名下不虛,我真佩服極了。」
    一棟四人合抱的大樹幹上,忽然開了個門,原來這株樹竟是空心的,裡面正好藏人,
誰也休想找得著。
    蘇櫻從樹裡面盈盈走出來,盈盈一禮,笑道:「名震天下的十大惡人來了,賤妾竟
有失遠迎,恕罪恕罪。」
    哈哈兒大笑道:「姑娘千萬別客氣,咱們這些人是天生的賤骨頭,有人對咱們一客
氣,咱們就以為他要來動壞主意了。」
    李大嘴忽然跳了起來,大嚷道:「走吧.走吧,快走吧,再不走我就受不了啦!」
    屠嬌嬌道:「你受不了什麼?」
    李大嘴道:「瞧見這丫頭的一身細皮白肉,我簡直連口水都快流了出來,但又明知
道小魚兒絕不肯讓我吃了她的,再不走我豈非要發瘋。」
    嘴裡說著話,已背著魏麻衣,如飛似的走了出去。
    白開心也跳了起來,道:「我也要走,瞧著這嬌滴滴的美人兒,我這光棍也實在有
些心動,不如還是快走,眼不見為淨,也免得和小魚兒爭風吃醋。」
    話聲中,凌空一個翻身掠出三丈外,眨眼就不見了。
    哈哈兒也隨了出去,一面笑道:「不錯,再不走連和尚都要動凡心了。」
    屠嬌嬌格格笑道:「幸好我還有一半是女人,否則……」瞟了小魚兒一眼,嬌笑著
掠上樹梢一閃不見。
    陰九幽陰惻惻笑道:「姑娘若做人做膩了,不妨來找我,做鬼有些時比做人有趣得
多,這年頭漂亮的女鬼,更吃香得很。」
    蘇櫻抿嘴笑道:「多謝指教,但我現在卻活得還蠻有趣哩。」
    陰九幽指著小魚兒,大笑道:「你若是愛上了這個人,用不著多久,就會覺得活著
無趣的……。。」等這句話說完了,笑聲已遠在十餘丈外。
    杜殺瞪著小魚兒,笑道:「你還要在這裡耽多久?」
    小魚兒笑道:「只怕用不著多久的。」
    杜殺道:「你知道在哪裡可找得著我們?」
    小魚兒道:「知道。」
    杜殺道:「好」
    他人己掠出林外,突又回首道:「小心些,漂亮的女子若要吃人時,連人頭都要吃
下去。」
    蘇櫻嬌笑道:「前輩只管放心,我的胃口一向不好,一向是吃素的。」
    樹林裡忽然靜了下來,蘇櫻含笑瞧著小魚兒,道:「魏麻衣將你吊在樹上後,這些
人已來了?」
    小魚兒笑道:「他們來得正巧。」
    蘇櫻道:「但你還是裝成不能動的樣子,來騙我。』小魚兒笑道:「我本來可不是
要騙你的,魏麻衣讓我上了一次當,我怎麼能就那樣放過他,我好歹也得要他知道厲害。」
    蘇櫻道:「你本來雖不是為了騙我,但後來還是騙了我了。」
    小魚兒聳了聳肩,道:「你若要這麼想,我也沒法子。」
    蘇櫻道:「你知道我對你很好,所以就利用這點來騙我,讓我為你擔心,為你著急,
我不顧一切來救你,你反而以此來要挾我說出心裡的秘密。」
    她眨也不眨地凝注著小魚兒,眼被沉得像黑夜中的海水,小
    魚兒扭轉頭,忽又回頭一笑道:「我早就說過,我並不是好人,誰若對我好,誰就
要倒霉了。」
    蘇櫻歎了口氣,緩緩道:「世上大多數人,都生怕自己變得太壞,但你卻偏偏相反,
你竟好像生怕自己變得太好了,總要做些事來證明你自己不是好東西……這究竟是為了
什麼呢?這只怕連你自己也想不到的,是麼?」
    小魚兒笑道:「這只怕是因為我天生是個壞胚子。」
    蘇櫻瞧了他半晌,忽也一笑,道:「但你可知道,你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壞麼?」
    小魚兒笑道:「你且說來聽聽吧。」
    蘇櫻緩緩道:「這只因你從小是跟著那些壞人長大的,所以在你心裡面,總覺得自
己絕不可能變得太好。」
    蘇櫻頓了頓又接著說:「而且,你還認為自己若是變得太好.就有些對不起那些將
你養大的人,所以有時你不得不做些壞事來證明自己……」
    小魚兒突然大笑起來,打斷了她的話,截口道:「你和我見面還沒有幾天,就以為
很瞭解我了?」
    蘇櫻道:「我本來也並不太瞭解,但見了那些人後,就明白了。」
    小魚兒道:「哦?」
    蘇櫻微笑道:「那些人真可算是壞人中的天才,已壞得爐火純青了,他們竟能將一
件卑劣低下、或是很惡毒殘酷的事,做得令人反而覺得很有趣。」
    小魚兒道:「你用不著這樣罵他們,他們可沒有得罪你。」
    蘇櫻一字字道:「你難道現在還未發覺,是他們將你誘入那……那老鼠洞去的。」
    小魚兒又大笑起來,道:「笑話,這才是笑話,他們為何要騙我?」
    蘇櫻道:「這也許是因為他們已發覺,你並不是和他們一樣的壞,他們認為你說不
定會反叛他們,所以就故意做下那些標誌暗號,將你誘入那老鼠洞,要想假魏無牙之手,
將你除去……」
    小魚兒頓住笑聲,大聲道:「那麼我問你,他們既要害死我,方才為何又來救我?」
    蘇櫻眼波流動,道:「這也許是因為他們忽然又覺得你有用了,殺了可借,也許是
因為他的並不願親手殺死你」……
    小魚兒忽然跳了起來,大聲道:「放屁放屁,你說的話,我一個字也不相信。」
    蘇櫻歎了口氣,道:「我也不一定要你相信,只要你多加提防,也就是了。」
    小魚兒哈哈一笑,道:「你叫我多加提防?我看你倒真該多加些提防才是。」
    蘇櫻歎了口氣,道:「你說的不錯,這地方以後只怕真要變成是非之地了,看來我
只怕也沒法子再在這裡耽下去,但是你……你難道發現了什麼?」
    小魚兒悠然道:「一個被吊在樹上的人,瞧見的總要比別人多些的。」
    蘇櫻道:「你究竟瞧見了什麼?」
    小魚兒道:「我瞧見兩個人。」
    蘇印硞穭@笑.道:「就算瞧見二十個人,也並不是一件什麼稀奇的事。」
    小魚兒道:「但這兩個人卻稀奇得很。」
    蘇櫻道:「哦?」
    小魚兒道:「這兩個人早已藏在那邊的小山石後面了,我的朋友來救我時,他們已
經在那裡,但他們卻好像根本不願管這邊的閒事,等到你和魏麻衣一走進這樹林子,他
們就立刻飛出似的溜到那邊的屋子裡去,輕功居然是一等一的高手……」
    蘇櫻非但沒有吃驚,卻反而笑了。柔聲道:「原來你還是關心我的。」
    小魚兒冷笑道:「你若喜歡自我陶醉,我也沒法子,但現在可不是你自我陶醉的時
候,那兩個人……」
    蘇櫻又打斷了他的話,媚然道:「你不必為我擔心,那是一對很有趣的夫婦,常常
喜歡做一些自作聰明的事,男的一個還好些,女的一個總認為自己比別人都聰明得多,
其實卻是個神經病。」
    小魚兒板著臉道:「自以為比別人聰明的人,大多是有些毛病的,但我卻是例外,
只因為我的確比別人聰明得多。」
    蘇櫻道:「他們已走了麼?」
    小魚兒道:「不但走了,而且還帶走了兩大包東西……
    蘇櫻怔了怔.道:「什麼時候走的?」
    小魚兒道:「就在剛剛你笑得最開心的時候。」
    他故意歎了口氣,接著道:「現在,只怕你也笑不出了吧。」
    誰知蘇櫻眼珠子一轉卻又笑了。
    她笑著道:「他們偷走的不是兩包東西,是兩個人。」
    這下子小魚兒倒真的怔往了,失聲道:「偷走了兩個人?是活人?」
    蘇櫻道:「不能算活人,但也不能算死人,只能算是兩個半死不活的人。」
    小魚兒長長吐出口氣,通:「看來這夫妻兩人的確是有點毛病」
    蘇櫻忽又笑道:「但他們卻等於幫了你一個忙。」小魚兒又怔住了。
    蘇櫻接著道:「他們偷去的兩個人中,有一個就是要和你拚命的仇人。」
    小魚兒的一顆心開始往下沉,嘎聲道:「你……你,你是說……花無缺?』蘇櫻笑
道:「不錯!」
    小魚兒就像是─只被人踩著了尾巴的貓,跳起來大叫道。
    「你說花無缺被人偷走了?你為什麼不早說?」
    蘇櫻苦笑道:「我怎知他被人偷走?你為何不早些告訴我?」
    小魚兒突然左右開弓,打了自己兩個耳光,道:「不錯,我為何不早些告訴你!我
為何不攔住他們?……」他一面叫苦,一面就像瘋了似的穿出樹林去。
    蘇櫻想攔住他時,他早已走得連影子都瞧不見了,樹林裡就只剩下蘇櫻─個人,癡
癡的怔了許久,喃喃道:「蘇櫻……蘇櫻
    ……你難道就這樣讓他走了麼?」
    她忽然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匆匆轉身奔回去屋去,嘴裡還在不住的喃喃自語,道:
「小魚兒……小魚兒……我不會讓你就這樣走了的,只因我知道再也找不到你這樣的人
了,所以無論你走到哪裡,我都要找到你。」
    她身形剛消失在迷濛的小屋中,樹林邊的一棵大樹下,突然有一塊石頭向旁邊移動
了起來。
    石頭下面竟露出了個地洞!洞裡邊竟鑽出個人來!
    他目送著蘇櫻身形消失,嘴角泛起一絲惡毒的微笑,喃喃道:「你用不著擔心,無
論那小子走到哪裡,我都會幫你找著他的」
    山坳後的隱蔽處,忽然傳出一聲長嘶,原來竟有輛馬車藏在那裡,趕車的竟是鐵萍
姑。
    她雙眉深深地皺著,看樣子倒並非完全因為等得心焦,而是因為心裡實在有著太多、
太複雜的心事。
    突聽「嗖嗖」兩聲,馬車上的木葉,也微微搖了搖。
    鐵萍姑沉聲道:「是前輩們回來了麼?」
    只聽白山君的聲音道:「是我們。」
    白夫人的聲音笑道:「你放心,你的玉郎現在正好好躺在這裡哩。」
    鐵萍姑驟然一帶繩,馬車便直衝了出去。
    又轉過幾處山坳後,入山反而越來越深了,原來馬車並非向山外走,反而是向山深
處行。
    這時馬車裡卻傳出了江玉郎的呻吟聲。
    他身子已縮成一團,忽而顫聲道:「冷……冷,冷死我了。」
    但還未過多久,他卻又是滿頭大汗,不住嘶聲呼道:「熱,熱直熱得要命。」
    這段路上,他竟是忽而冷得要死,忽而熱得要命,也不知折騰了多少次,白夫人不
禁搖頭歎息,道:「那丫頭也不知下了什麼毒,竟將這孩子折磨成如此模樣。」
    白山君忽然冷笑道:「這小子和咱們既非親,又非故,只不過是慕名投奔而來的,
你又何苦為他如此難受!」
    白夫人摸了摸他的臉,嫣然道:「傻老頭子,你以為我真是為了他難受麼?我只不
過是覺得那丫頭的手段太厲害了而已,你瞧咱們這位花公子……」
    白山君竟也歎了口氣,道:「這姓花的如此模樣,才實在是令人擔心。』花無缺竟
似已變得癡了。他癡癡地坐在那裡,不言不動,目光中也是一片茫然之色,就像是全身
都已麻木,什麼知覺都沒有。
    此刻花無缺簡直和死人一般無二,只不過比死人多了口氣面已,別人無論問他什麼,
他似乎完全沒有聽見。
    森森林木中,竟有間小小的石屋,像是昔日苦行僧人面壁修行之地,卻被白山君尋
來作藏匿之處。
    花無缺竟是被人抱進來的。他非但聽不見別人的話,竟連路都不會走了。
    白夫人瞧著他,皺眉道:「你看他是真的已變得如此模樣,還是裝出來的?」
    白山君道:「這倒難說得很」
    鐵萍始一直抱著江玉郎,坐在石屋外的樹下,她竟還是不敢面對花無缺,竟不敢進
來。
    此刻白山君目光閃動,忽然衝出去,道:「他現在是發冷還是發熱?」
    鐵萍姑歎了口氣,道:「他現在只覺全身都在疼,也不知是話未說完,突覺雙肩一
麻,左右肩頭上的「肩井」大穴,竟已被白山君閃電般出手點住。
    白山君道:「聽說你是從移花宮中逃出來的,是麼?」
    鐵萍姑咬了咬牙,道:「你……你既然已知道,為何還要來問我。」
    白山君獰笑道:「既是如此,我就借借你的身子一用。」
    他竟抓起鐵萍她的頭髮,一把提了起來。
    鐵萍姑懷裡的江玉郎,立刻呻吟著躍在地上,卻顫聲笑道:「無……無妨,前……
前輩只管借去吧!」
    這人果然是又狠又毒,到了什麼樣的時候,就說什麼樣的話,知道呼痛也沒有人理
他時,他也就不喊疼了白山君拉著鐵萍姑衝進石屋,衝到花無缺面前,厲聲道:「你認
得這女子是誰麼?」
    花無缺眼睛直直地瞧著鐵萍姑,既不搖頭,也不點頭。
    白山君獰笑著,他的手突然一撕,將鐵萍姑前胸的一片衣襟撕下,露出了那初為婦
人後,豐滿而柔軟的胸膛。
    鐵萍姑緊緊咬著牙,既末哀求,也未驚呼,只因她早已學會逆來順受,知道呼救哀
求都沒有用的。
    花無缺坐在那裡,面上也是全無表情,一雙眼睛也還是瞪得大大的,茫然瞧著鐵萍
姑。
    白山君厲聲道:「你還不認得她?好,我再叫你瞧清楚些!」
    只聽「嘶、嘶」幾聲,鐵萍姑處子般苗條堅挺,卻又有婦人般成熟誘人的胴體,已
赤裸棵站在花無缺的面前。
    她兩條修長而緊夾在一起的腿,已和胸膛同樣在深山空林的寒風中,微微顫抖了起
來,她目中雖已流出了羞侮委屈的眼淚,卻又流露出火一般的悲憤和怨毒,恨根地瞪著
白山君。
    白山君卻只是瞪著花無缺的眼睛。
    但花無缺的目光卻絲毫沒有迴避,還是茫然瞪著鐵萍姑,那誘人的胸膛,那光滑的
小腹,那修長的腿……』在花無缺眼裡,竟好像完全是木頭似的。
    白山君怒道:「你眼見你的同門這般模樣,還是不聞不問,也不怕將你們『移花宮』
上上下下的人全都丟光了麼?」
    他吼聲雖大,花無缺卻似連一個字都末聽見。
    白山君獰笑道:「好,你既不怕丟人,我索性讓你人再丟大些。」
    他抱起鐵萍姑赤裸的身子,竟要……。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