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八十六章 汝奸我詐

    魏麻衣聽小魚兒要他放屁,心中一想,這倒也有理,只好放了個屁,要知內功高明
的人,本可隨意控制自己身體裡的氣脈,放個屁並非難事,蘇櫻早巳掩住鼻子,轉過身
去,肩頭不停的在動,像是忍不住要笑,小魚兒卻仍是一本正經,道:「這個屁要脫下
褲子來放才算的。」
    魏麻衣道:「脫。脫……」
    他臉已脹得通紅,連話都說不出了。
    小魚兒道:「這一步就叫做脫了褲子放屁,放個痛快。」
    要知他非但不是呆子,而且陰沉狡猾,只不過想學「移花接玉」的心太熱了一些,
頭未免有些暈了,正是所謂「利令智昏」,小
    魚兒才會有機可乘.此刻魏麻衣越聽越不對,翻身躍起,怒道:「這……。這究竟
算什麼功夫?」
    小魚兒還是板住臉,道,「這就叫呆子放屁功,那比移花接玉可要厲害多了.,魏
麻衣雙拳緊握,全身發抖,簡直活活要被氣死。蘇櫻也忍不住笑得花枝亂顫。
    小魚兒這才放聲大笑道:「呆子,你想我真會『移花接玉』還會被你用在樹上麼?
你讓我上了個當,我若不也讓你上個當,怎麼對得起你。」
    蘇櫻嬌笑道:「但你……你這樣做也未免太缺德了。」
    小魚兒大笑道:「要想佔我便宜的人,總得吃些虧的。」
    魏麻衣怒吼道:「你要我上當,我就要你的命!」怒吼聲中,撲了過去。
    小魚兒卻大呼道:「天靈靈,地靈靈,天兵神將,大鬼小鬼,再不出來救駕我就要
罵了。」
    「像你這樣的人,鬼也不會來救你的。」魏麻衣手指已向小魚兒啞穴點了過去。
    就在這時,突聽黑暗中一人陰惻惻道:「你又不是鬼,怎知鬼不會來救他?」
    這語聲縹縹渺渺,若斷若續,連一點生氣都沒有,哪裡像是活人發出來的聲音,而
且語聲發出時,本在西面,一句話說完,已到了東面。
    深夜荒林,驟然聽見這樣的聲音,真叫人不寒而慄。
    只見黑暗的蒼彎下,樹梢頭,果然有條灰白色的影子,一身麻衣在風中獵獵飛舞,
看來當真是鬼氣森森,不像活人。
    魏麻衣究竟不是等閒人物,瞧見對方的影子後,反而沉住了氣,一步步走過去,冷
冷道:「閣下既然想做鬼,我就成全了你吧!」
    語聲中,已有一蓬銀雨,向樹梢暴射而出。
    由下往上,本難使力,但魏麻衣的腕力當真不同凡響,這一蓬銀雨去勢之急,竟比
強弩硬箭還急幾分。
    樹梢上的影子驚呼一聲,落葉般飄了下來。
    魏麻衣冷笑道:「看你還裝神弄鬼。」
    話猶未了,只聽一人哈哈笑道:「死一次是鬼,死兩次還是鬼你再往這裡瞧瞧。」
    魏麻衣大驚回首,那灰白色的影子赫然竟已到了左面十丈外的樹梢上,一雙灰白色
的眼睛,正俯首瞪著魏麻衣冷笑。
    魏麻衣縱是藝高人膽大,此刻手腳也不禁有些發冷,就在這時,突聽身後一人哈哈
大笑道:「這麼大一個人,難道也會被鬼嚇著麼?」
    魏麻衣霍然翻身,只見一個滿臉笑容的圓臉和尚,搖搖擺擺走了過來,魏麻衣蓄氣
作勢,厲聲道:「你難道也是鬼麼?」
    那和尚哈哈笑道:「和尚不是鬼,和尚是捉鬼的和尚。」
    魏麻衣冷笑道:「既然如此,和尚你就將那鬼捉來吧。」
    那和尚道:「那不是鬼……哈哈,鬼不在那裡。」那和尚的手突然往旁邊黑暗的林
中一指。
    魏麻衣情不自禁,隨著他手指之處瞧了過去。只見黑暗中不知何時,已坐著條人影,
手裡拿著白生生一件東西,正吃得津律有昧。
    魏麻衣眼觀四面,心裡在籌思著對敵之策,要如何才能將對方幾人一連擊倒,嘴裡
卻笑道:「但鬼哪有如此好吃的?」
    那和尚道:「哈哈,他不信。……你為何不讓他瞧瞧。」
    樹林裡那人嘻嘻一笑,將手裡的東西向魏麻衣拋了過來,魏麻衣不由自主的伸手一
抄。
    他只黨這東西軟軟的,嫩嫩的,仔細一瞧,竟是半截手臂,上面牙印宛然,而且是
已煮熟了的。
    這下子魏麻衣真的吃丁一驚,只覺半邊身子都麻了,趕緊將這半條人臂遠遠拋了出
去。
    樹林裡那人又伸手接住,嘻嘻笑道:「這地方人都有老鼠臭,不能吃的,我好容易
才找到一個能吃的人,節省著吃了三天,只剩下達半截手了,你若拋了豈非可惜?」一
面說著,一面又放懷大嚼起來,嚼得吱吱喳喳的響。
    魏麻衣幾乎忍不住吐了出來,情不自禁地往後退,嘎聲道,「各……各位究竟是什
麼人?究竟要想怎樣?」
    突聽又是一人冷冷道:「這裡只有我一個人,你有什麼話,找我來說吧!」
    語聲中一人大步走了過來,身子又高又瘦,白衣如雪,袖長及地,一張慘白的臉,
冷得像冰,簡直比鬼難看得多。
    魏麻衣厲聲道:好,你既是人,我也要讓你變鬼!」
    他出手當真是快如閃電,話聲中招已遞出。
    這一抓他五指已貫滿真氣,若是被他抓著,鐵石也將洞穿,那白衣人竟似變招不及,
閃避無力。
    魏麻衣一抓就抓住了他的手,突然手裡冷冷冰冰,抓住的哪裡是只人手,大驚之下,
白衣人已獰笑道:「撒手!」
    只聽「嘶」的─聲,他長袖一分為二,魏麻衣但見對方的「手」
    已自他掌心劃過,鮮血立湧而出。這白衣人的手,竟是只鋼鉤!
    魏麻農手掌雖不重,但生怕對方鉤上有毒,更是不敢激戰,身形倒縱,便待衝出。
    忽然間,又聽得一人怒喝道:「無牙門下,豈是臨陣脫逃的人,不管他們是人是鬼,
你怕什麼?」
    只見這人身形瘦小如童子,一張也說不出有多難看的臉上,卻生著一副很好看的胡
子,長鬚飄飄,幾乎已飄到地上。
    他頭戴金冠,長袍上碧光閃閃,看來又是可笑又是可怕,樹林裡那吃人的鬼驚呼一
聲,道:「魏無牙來了!鬼也害怕,還是溜吧!」
    這時樹林裡連人帶鬼都逃了個乾淨,只有小魚兒吊在樹上,蘇櫻也早巳不知走到哪
裡去了。
    魏麻衣歎了口氣,苦笑道:「弟子如今才知道,無論如何,還是比不上師父的。」
    魏無牙冷笑道,「你知道就好。」
    他袍袖一揮,又道:「那人傷了你哪裡?可有毒麼?伸出手來讓我瞧瞧。」
    魏麻衣緩緩伸出手,突然一掌向魏無牙擊出。
    這一掌出手很急,魏無牙卻似早巳算準他有這一著,身子一閃,後退一丈開外,怒
叱道:「好個孽徒,敢對師父如此無禮。」
    魏麻衣狂笑道:「你易容的本事雖不錯,但想扮魏無牙,還差得遠哩!」
    那魏無牙也哈哈笑了起來,道:「好,居然被你瞧破了,但我且問你,我學得哪點
不像?」
    魏麻衣大笑道:「你難道不知道他天生殘廢,兩條腿有如嬰兒,走起路來就像爬一
樣,他生怕別人瞧見.是以從不自己走路只聽哈哈一笑,那和尚又從黑暗中跳了出來,
招手笑道:「小
    嬌兒這次可栽了跟頭了。」
    那吃人的鬼也忽然出觀,大笑道:「像魏無牙那麼醜怪的人,天下也找不出第二個,
的確是誰也扮不像的,我早就知道你下的苦功都白費了。」
    那人身子一長,忽然長高了兩尺,道:「現在我只想該用什麼法子,讓魏無牙走兩
步瞧瞧。」
    魏麻衣忽然翻身,箭一般掠回小魚兒身旁,抽出一柄碧綠的匕首指著小魚兒的咽喉,
喝道:「你們可是來救他的麼?」
    那吃人的鬼大笑道:「你要殺他,你殺得了他麼?」
    笑聲中,倒吊在樹上動也不能動的小魚兒,突然能動了!非但能動,而且動作簡直
比閃電還快。他兩隻手─動,就點了魏席衣的幾處穴道.魏麻衣大駭之下,連還手都來
不及,全身已被制往,小魚兒順手奪過他的匕首,指著他的咽喉,哈哈笑道:「你又上
了我的當
    了。」
    魏麻衣只有瞪著眼,咬著牙,到了這地步,他還有什麼話好說,小魚兒笑嘻嘻瞧著
他,道:「你現在總該知道,我的便宜是不好占的了吧,你若佔了我的便宜,我遲早連
本帶利都要收回來的。」
    那吃人的鬼搖擺擺擺走了過來,在魏麻衣脖子上嗅了嗅,面上忽然露出大喜之色撫
掌笑道:「妙極妙極,這人身上已沒有什麼老鼠臭了,若多加些蔥姜佐料,用上好的醬
油來紅燒,已勉強
    可以吃得。」
    魏麻衣目中滿是驚懼之色,瞪著他嘎聲道:「你……你莫非是『不吃人頭』李大嘴?」
    那吃人鬼仰天笑道:「我已有二十年未在江湖走動.不想還有人記得我的名字。」
    魏麻衣全身都軟了,別人若要吃他,他還未必相信,但李大嘴若說要吃他,那可就
不是說笑的了。
    小魚兒笑嘻嘻道:「你何苦再駭他,若是駭破了苦膽,肉豈非吃不得了。」
    突見一個人自樹梢凌空翻下來,一身白麻衣衫飄飄飛舞,落到魏麻衣面前,瞧著他
咧嘴一笑道:「你只認得『不吃人頭』李大嘴?可認得我麼?」
    這人就是方才被魏麻衣用暗器從樹梢打下去的,一頂白麻冠上,還留著根銀針,顯
見方才雖未真的被打中,少不得也要駭一大跳。
    魏麻衣瞧了他一眼,閉上眼睛,歎道:「裝神弄鬼的人,我早該想到你是『半人半
鬼』陰九幽的。」
    那人卻折了段樹枝,撥開他的眼皮,道:「你再睜大眼睛瞧瞧;陰九幽是在哪裡。』
魏麻衣只有張開眼睛,望了過去,只見樹梢上還飄飄蕩蕩地站著條麻衣人影,打扮得和
面前這一個人一模一樣。
    方才裝鬼的,原來是兩個人,難怪「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焉在右」,
說穿了竟是一文不值。
    魏麻衣長歎了一聲,苦笑道::『十大惡人』,今日究竟來了幾個?」
    那人道:「也不太多,只不過六個,老子就是『損人不利己』白開心,你小子可曾
聽過老子的大名?」
    魏麻衣冷冷道:「我早已聽說,白開心在『十大惡人』中,可算是最沒用的一個,
只不過是江湖中人勉強拿來湊數的。」
    白開心臉色變了變,仍瞬即大笑道:「你莫要挑撥離間,老子今年已四十八,再也
不會上這種當了。」
    那和尚拍手道:「白開心果然長成大人了,只不過你明明已五十二,為何說四十八,
你又不是女人,何必瞞歲呢。」
    白開心瞪眼道:「我老婆還未娶著,若不瞞幾歲,還有誰嫁給我。」
    他又拍了拍魏麻衣肩頭,又道:「你可得記著,這和尚笑裡藏刀,最不是東西。」
    魏麻衣歎道:「好一個『笑裡藏刀』哈哈兒!」
    他眼睛向那面色慘白的白衣人瞧了過去,道:「你是……你是……」
    白友人長袖一翻,露出了雙手……右手竟是一隻雪亮的鋼鉤,左手上光芒閃閃,其
紅如血!
    魏麻衣失聲道:「血……血手杜殺!」
    杜殺道:「哼!」
    魏麻衣慘笑道:「好,好,好,原來『十人惡人』真的到了六個,我魏麻衣落在你
們手裡,還有什麼話說?」
    杜殺冷冷道:「不錯,你只有死!」
    他一步步走過來,光芒閃動處,鋼鉤向魏麻衣咽喉劃了過去。
    李大嘴趕緊拉著他的手,道:「這使不得。」
    杜殺厲聲道:「你想怎樣?」
    李大嘴笑道:「杜老大的事,小弟怎敢攔阻,只不過,他身上的肉本已不多,若先
殺了他再煮,失血過多,肉更沒有滋味了。」
    杜殺道:「哼。」
    他緩緩放下了手,魏麻衣卻已顫聲呼道:「李大嘴,你我究竟同是武林一脈,你殺
了我,我死而無怨,但你又怎能……怎能……」他只覺一陣嘔心,胃裡的東西都吐了出
來。
    李大嘴捏著魏麻衣身上的肉,喃喃道:「像這麼大一個人,用兩斤醬油,一斤料酒,
十文錢的蔥姜只怕就夠了,自然還要加五文錢的五香八角。」
    魏麻衣全身都麻了,終於顫聲道:「求求你,我……我……求求你好麼……」
    李大嘴兩隻手一提,將魏麻衣整個人都提了起來,笑道:「各位,小弟肚子餓了,
要先走一步……」
    他話未說完,魏麻衣已狂吼一聲,暈了過去,哈哈兒拍手笑道:「嚇昏了,嚇昏了,
李大嘴果然有兩下子。」
    白開心摸著魏麻衣的頭,道:「這小子醒了後,想必會乖乖的聽話了,咱們要挑魏
無牙的老鼠洞,也就全要靠這小子幫忙。」
    哈哈兒道:「正是如此,否則咱們何必花這麼多功夫來嚇他。」
    小魚兒伸了個懶腰,笑道:「只苦了我,害得我在樹上多吊了半個時辰。」
    屠嬌嬌瞧了他半晌,忽然道:「那姓蘇的丫頭明明已要說出『移花接玉』的秘密了,
你為何反而要攔住她?」
    白開心道:「是呀,你為何要攔住她,你不是要和花無缺拚命了麼?若能知道『移
花接玉』的秘密,豈非就能穩操勝券?」
    小魚兒懶洋洋一笑,道:「我知道他武功的秘密後,再和他打架還有什麼意思?」
    白開心瞪了他半晌,長長歎了口氣,道:「你原來是個好人。」
    他忽又大笑起來,拍手笑道:「由哈哈兒、李大嘴、杜老大、屠嬌嬌、陰九幽,這
五個人養大的孩子,居然會是個好人……狐狸窩裡出了條牧羊狗,你們五個不覺得丟人
麼?」
    陰九幽、杜殺面色都微微變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