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八十五章 利令智昏

    那人道:「到了你自然就知道的。」
    小魚兒忽然停下腳步,道:「你莫以為你救了我,我就會跟你走,你此刻若不說明
白,那麼抱歉得很,你走你的路,我就要走我的路了。」
    那人回頭一笑,道:「難怪別人說你難纏難惹,如今看來,倒真的……。」
    他話聲忽然停頓,壓低聲音道:「小心,有人來了,說不定就是魏無牙。」
    小魚兒真吃了一驚,道:「人在哪裡?」
    那人拉住他的手,忽又冷冷一笑,道:「就在這裡!」
    小魚兒又一驚,已覺得半身發麻,原來那人已扣住了他的脈門,五指如鐵,小魚兒
哪裡還能掙得脫,失聲道:「你……你這是幹什麼?」
    那人也不說話,左手又閃電般點了他好幾處穴道。
    小魚兒怒道:「你瘋了麼,既然救了我,為何又來暗算於我?」
    那人冷笑道,「就因為你想不到,否則我又怎能得手?」
    他嘴裡說著話.竟用條帶子將小魚兒吊在樹上。
    小魚兒又驚又怒,怒罵道:「你這瘋子、畜牲,你究竟想怎樣?」
    那人卻再也不瞧他一眼,拍了拍手,揚長而去了。
    小魚兒忍不住怒罵道:「瘋子,瘋子。……我怎地總是撞見些瘋子。」
    蘇攫聽見小魚兒的怒罵聲,亦是又驚又喜,無論如何,小魚兒總算還在這山谷裡,
她正想追過去。
    突聽黑暗中一人冷冷道:「你不必找了,我就在這裡!」
    一人隨著語聲緩緩走出來,瘦骨嶙峋,麻衣高冠,雙顴高聳,鼻如兀鷹,目光睨睥
之問,充滿冷漠倨傲之意。
    蘇櫻竟不覺怔了怔,才長長吐出口氣,道:「原來是你!」
    麻衣人道:「哼!」蘇櫻嫣然一笑,道:「方纔我就覺得殺人的手法很像你,但我
卻想不到……。。」
    麻衣人冷冷道:「你想不到我會來,是麼?」
    蘇櫻歎了口氣,道:「我的確沒有想到,自從你和老頭子斗翻之後,已經有四年……
四年三個月沒聽過你的消息了。」
    麻衣人仰面望天,道:「你倒還記得我。」
    蘇櫻垂下了頭,道:「我怎麼會忘記你,你一向對我那麼好。」
    麻友人忽然怒道:「誰說我對你好,普天之下,我從來也沒有對誰好過。」
    蘇櫻道:「你難道沒有?」
    麻衣人長長吸了口氣,大聲道:「不錯,我也是為了你,我瞧不慣他已半截入了土
的人,還要……還要把你當做他的禁臠,別人只要瞧你一眼,他就要發瘋。」
    蘇櫻默然半晌,道:「但你現在還是回來了。」
    麻衣人冷笑道:「我要來就來,要去就去,誰管得了我。」
    蘇櫻道:「不錯,連老頭子都有些含糊你,你走了之後,他常
    說這一生收的弟子雖多,但所得到他真傳的,卻只有你一個。」
    麻衣人冷笑道:「你以為我的功夫是他教給我的麼?哼……魏無牙自私自利,苛刻
成性,還有誰不知道,他收那麼多徒弟,只不過是想用些不要錢的傭人而已,幾曾將真
功夫教給別人……他只個過傳授了我幾手皮毛功夫,就要人家去為他拚命,為他死!」
    蘇櫻道:「那麼你的功夫」
    麻衣人冷冷道:「我的功夫只不過是一點一滴偷來的……。在他練功的時候,我在
暗中偷偷的瞧,偷偷的學來的。」
    蘇櫻歎道:「他對徒弟的確不好,但對你……。『你現在為什麼又要回來呢?』麻
衣人道:「我……我只不過是想回來瞧瞧。」
    蘇櫻眼波流動,微笑道:「你回來還是為了想看看我,是麼?」
    麻衣人大聲道:「現在我已知道,你這人根本無情無義,無論別人對你多麼好,你
既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感激。」
    蘇櫻似是十分委屈,垂頭道:「我……我真是這樣的人麼?」
    麻衣人道:「哼。」
    蘇櫻道:「但你殺了魏十八,還是為了我,你看不慣他那麼樣欺負我,由此可見,
你還是對我很好的,是麼?」
    麻衣人突然大笑起來。
    蘇櫻眨了眨眼睛,道:「你笑什麼?」
    麻衣人戛然頓住笑聲,一字字道:「老實告訴你,我早巳對你死了心了!我雖不屑
去做那些揭人隱秘、無恥密告的事,但無論你喜歡誰,我都再也不會放在心上!」
    蘇櫻靜靜地瞧了他半晌,也緩緩道:「那麼,你為什麼要將我喜歡的人劫走呢?」
    麻衣人冷冷一笑,道:「這原因你不久就會知道,現在你想不想先去瞧瞧他?」
    蘇櫻道:「你說我想不想?」
    麻衣人道:「好,你跟我來吧!」
    小魚兒瞧見蘇櫻竟和這麻衣人一起來了,而且兩個人看來還好像很熟,他又是驚訝,
又是詫異,忍不住怒喝道:「這瘋子究
    竟是什麼人?你認得他?」
    蘇櫻瞧見小魚兒竟已被人吊在樹上,不覺歎了口氣,苦笑道:「天下第一個聰明人,
怎會變成這樣子的?」
    小魚兒怒道:「只因我沒想到這人竟是個瘋子,做的事實在令人莫名其妙。』蘇櫻
道:「他就是魏無牙門下,武功最高的弟子,江湖中人提起『無常索命』魏麻衣來,誰
不心驚膽戰,否則怎會連你都上他的當。」
    小魚怔了半晌,長長歎了口氣,道:「這人竟會是魏無牙的徒弟,看來我真的遇見
鬼了。」
    魏麻衣冷冷道:「既然遇見了,你還有什麼話說?」
    小魚兒向他扮了個鬼臉道:「話是沒有了,屁倒還有一個,你想不想聞聞?」
    他頭下腳上,高高吊起,人的臉若是反過來看,本已十分滑稽,此刻他又做了個鬼
臉,那樣子可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蘇櫻忍不住「噗哧」笑出聲來。
    魏麻衣縱是滿心氣惱,但瞧見他這副樣子,竟也忍不住要笑,當下扭轉了頭,瞪著
蘇櫻道:「你喜歡的就是這人麼?」
    若是換了別的女人,縱然滿心喜歡,也萬萬不好意思當面說出來,但蘇櫻卻連頭都
未垂下,道:「不錯。」
    魏麻衣冷笑道:「我本當你眼界很高,誰知你喜歡的卻是這種瘋瘋癲癲的笨蛋。」
    蘇櫻笑道:「他本來就不錯,否則我……我又怎會被他迷上呢!」
    魏麻衣怔了怔,道:「連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口。」
    蘇櫻道:「我為何不敢說出心裡的話?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若是鬼鬼祟祟、偷
偷摸摸,心裡喜歡了別人,嘴裡卻不敢說,那才叫丟人哩……。你說是麼?」
    魏麻衣蠟黃的一張臉,竟也像是紅了紅,冷笑道:「你雖喜歡他,怎奈他卻未必喜
歡你。」
    蘇櫻道:「只要我喜歡他,無論他喜不喜歡我都沒關係,更用不著你來費心。」
    魏麻衣道:「哼,你……」他也想反唇相譏,怎奈「哼」了一聲,就說不出話來。
    蘇櫻一笑又道:「何況,就算他現在不喜歡我,我也有法;叫他喜歡我的。」
    聽到這裡,小魚兒已忍不住大笑道:「好,說得好,我簡直現在就有些喜歡你了。」
    魏麻衣面上一陣青一陣白,厲聲道:「既是如此,他若死了,你必定十分傷心,是
麼?」
    蘇櫻微微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要以他來要挾我的,你究
    竟想要什麼?難道還不好意思說?」
    魏麻衣瞧著她那如春水般的眼波,瞧著她那在輕衣下微微起伏的胸膛,只覺心跳加
速,嘴唇發乾,道:「……我要你……」
    突然大喝一聲,身形急轉,在自己胸膛大打了七八拳,眼睛再也不敢去瞧她,大聲
道:「我只要你說出你昨日聽到的秘密!」
    蘇櫻忽然笑道:「其實你就算要的是我,我也會將自己給你的,只恨你竟沒有這個
膽子,將大好機會平白錯過。」
    魏麻衣怒吼一聲,轉身抓住她的肩頭,嘶聲道:「你……你這臭丫頭,小賤人,你……
你……你……』他說了一句,又說不出來,忽然出手一掌,向蘇櫻臉上摑了過去,誰知
蘇櫻竟不閃避,反而轉臉迎了上去,道:「你要打,就打吧,但你忍心打得下手麼?」
    只見淡淡的星光,自樹梢漏下,照射在她臉上,她星眸如絲,鮮花般的面頰更似吹
彈就破。
    魏麻衣這一掌竟硬生生地在半空中頓住,再也打不下去。
    蘇櫻卻將整個身子都偎了過去,閉著眼道:「你打呀,你怎麼不打了?」
    魏麻衣身子似乎發起抖來,心裡恨不得立刻就將這軟玉溫香抱個滿懷,偏偏又沒臉
真的伸出手去。
    小魚兒瞧得又好氣,又好笑,突見蘇櫻一隻春蔥般的纖纖玉:手上,不如何時已戴
起了個發亮的戒指。
    他頭上腳上,眼睛正對著這戒指,星光下瞧得清楚,這戒指上竟有根又尖又細的銀
針。
    蘇櫻扭動著腰肢,嘴裡含含糊糊的,也不知說些什麼,這只戴著戒指的手,卻向魏
麻衣脖子上摟了過去。
    魏麻衣脖子上的細皮,只要被這根銀針劃破一絲,他就再也休想活了,而他此刻心
跳氣喘,眼睛發紅,一顆心已飄飄蕩蕩地不知飛到哪裡去了,怎麼想得到這要命的無常
巳離他不到半寸。
    誰知小魚兒竟然大喝道:「小心她的手!她手指有毒針!」
    魏麻農狂吼一聲,舉手一掌,將蘇櫻推出數尺。
    蘇櫻身體撞到樹上,瞪眼瞧著小魚兒,失聲道:「你……你瘋了麼?」
    蘇櫻咬著嘴唇,不說話,魏麻衣又驚又怒,但實也不懂小魚兒為何反來救他,是以
瞪著眼站在那裡,也沒有說話。
    只聽小魚兒笑道:「我救他,只因我也想聽聽你那秘密。」
    蘇櫻道:「……你說什麼?」
    小魚兒接道,「你寧可將自己肉身佈施,也不肯說出這秘密,可見連你自己都將這
秘密瞧得比自己的身子還要緊得多。」
    蘇櫻道:「他不敢殺我的,只因他殺了我後,就再也休想知道那秘密了。」
    小魚兒截口笑道:「我倒想聽這秘密,只有讓他要挾你,你才不得不說出來,他若
被你殺了,這秘密只怕你再也不會說出來,我豈非也聽不到了。」
    蘇櫻跺腳道:「但我既然救了你,這秘密,難道以後不肯告訴你麼?」
    小魚兒笑道:「那是兩回事,你見我要死,心裡著急,才會將這秘密說出來,等我
被救下來後,你卻又怕我走了,那時你就會用這秘密來釣住我,說不定要等到什麼時候
才肯說出來,我怎麼能等得及。」
    他大笑接道:「老實告訴你,你救了我後,我說不定立刻就要走的,那時我豈非永
遠也聽不到這秘密了,我心裡豈非要難受一輩子。」
    這番話說出來,就連魏麻衣聽了,都有些哭笑不得,蘇櫻更聽得幾乎氣破肚子,大
聲道,「這秘密既如此重要,你若也要一旁聽見了,他怎會放過你,你。……你自愈天
下第一個聰明人,怎地連這點都未想到。」
    小魚兒大笑道:「朝聞道,夕死可矣,我只要能聽到如此精彩的秘密,死了也沒什
麼關係。」
    蘇櫻瞧了瞧小魚兒,又瞧了瞧魏麻衣,忽然嬌笑著道:「有趣呀有趣,天下竟有這
樣的人,這樣的事,我本來絕不會為了任何人說出這秘密,但為了你……」
    小魚兒道:「為了我,你願說麼?」
    蘇櫻轉向魏麻衣,臉立刻沉了下來,緩緩道:「其實我就算將移花接玉的秘密告訴
你,也沒有用的,你反正學也學不會,破也破不了」……」
    魏麻衣還未說話,小魚兒已變了顏色,失聲道:「你說什麼?
    移花接玉的秘密?」
    蘇櫻道:「不錯,移花接玉的秘密,也就是武學中最大的秘密,他們師徒就為了這
秘密,二十年來食不知味,睡不安枕。」
    小魚兒瞪大了眼睛,道:「你……。你知道移花接玉的秘密?」
    魏麻衣早己沉不住氣了,嘎聲道:「只要你說出來,學不學得會就是我的事了。」
    蘇櫻道:「好,你聽著……。。」
    一句話還未說完,突聽小魚兒放聲大喊道:「天靈靈,地靈靈,玉皇大帝聖旨令,
觀音菩薩柳枝瓶,外加閻王老子,牛頭馬面,你們快來救我呀。」
    他窮吼鬼叫,又叫又嚷,蘇櫻說些什麼,魏麻衣一個字也聽不見了,一步竄過去,
大怒吼道:「你小子瘋了麼?」
    小魚兒朝他扮了個鬼臉,笑嘻嘻道:「我沒有瘋,只是這秘密我已不願聽了。」這
句話說出來,蘇櫻又怔住了。
    魏麻衣更是暴跳如雷,吼道:「你本來拚命想聽這秘密,如能聽到移花接玉的秘密,
就是死了也不冤,如今為何反而不想聽了?」
    小魚兒笑道:「別的秘密我倒也想聽聽,但這移花接玉的秘密麼……嘿嘿,我三歲
就知道了,再聽豈非無趣。」
    魏麻衣怔了怔,道:「你……你也知道?」
    小魚兒道:「這秘密若是由蘇櫻說出來,你練到一百歲也休想練得成,何況你連五
十歲都未必活得到。」
    蘇櫻吃吃笑道:「這話倒也不錯。」
    小魚兒道:「但這秘密若由我說出來,不出三天,你就可練成,只因我所知道的,
乃是移花接玉功的速成捷徑。」
    魏麻衣聽得臉都熱了起來,忍不住動容道:「只要你真能說出來,我……」
    小魚兒正色道:「我也不要你感激我,只要你放了我就是。」
    魏麻衣道:「是是是,在下一定……。。」
    小魚兒截口道:「好,你聽著,我一面說,你一邊練。」
    小魚兒道:「移花接玉的行功要訣,第一步就是要你手為腳,倒立而起,昂起頭,
分開雙足屏息靜氣。」
    魏麻衣皺眉道:「這算什麼功夫?」
    小魚兒正色道:「你要知道,移花接玉的最大奧妙,就是一切都反其道而行,練功
的姿勢,自然也得要如此。」
    魏麻衣雖然有些懷疑,但只要能學到移花接玉,他委實不惜犧牲一切,只要有一點
機會,他也不肯錯過,蘇櫻抿嘴在一旁瞧著,也不說話。
    只見魏麻衣身子一挺,已倒立而起,雙足微分,頭抬得高高的,那模樣活脫脫脫是
一隻蛤蟆。
    小魚兒扳著臉瞧著,腦上連一絲笑容也沒有,道:「膝蓋再彎些,頭再拾高些。」
    魏麻衣倒真聽話得很,立刻照話做了,道:「這樣行了麼?」
    小魚兒道:「馬馬虎虎,將就使得了。」
    說完了這句話,就再也沒有下文。
    要知魏麻友縱然內力深湛,但這姿勢實在要命,武功再高的人擺出這種姿勢,也不
免吃力得很。
    盞茶工夫過後,魏麻衣頭上已快流汗,忍不住道:「還要等多久?」
    小魚兒道:「好,現在你真氣巳沉至胸膛,第一步已可算準備好,第二步的功夫未
做前,先得放個屁。」
    魏麻衣怒道:「我看你簡直在放屁。」
    她雖然又驚又怒,但生怕前功盡棄,還是不敢站起。
    小魚兒道:「你要知道,屁乃人身內之濁氣,我要你放屁,正是要你先將體內濁氣
驅出,然後才能開始練功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