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雙嬌
第八十四章 色膽包天

    蘇櫻「噗哧」一笑,過了半晌,悠悠道:「但你若非遇見我,你這天卜第─的聰明
人,還是一樣活不了,你……。,你該怎麼樣感激我才是。」
    誰知小魚兒卻冷笑道:「你縱然不救我,也還是會有人來救我的。」
    蘇櫻又怔了怔,道:「誰?」
    小魚兒道:「張三李四,王二麻子,我現在也不知道是誰,但到時候總會有人救我
的就是,你看我像個短命的人麼?」
    蘇櫻輕咬著嘴唇,道:「如此說來,我倒是不該救你的了。」
    小魚兒道:「哼。』蘇櫻道:「我本該等著瞧瞧,看有哪個笨蛋會來救你。」
    小魚兒大笑道:「不錯,來救我的都是笨蛋,你說的簡直對極了。」
    蘇櫻跺腳道,「你……你……」
    小魚兒蹺起了腳,悠然笑道:「何況,就算沒有笨蛋來救我,我也照樣死不了的。
『好人不長命,壞蛋活千年』,這句話你難道沒有聽過?」
    蘇櫻終了還是忍不住笑了,吃吃笑道:「你呀……你這小壞蛋,可真叫人見了沒法
子。」
    小魚兒笑嘻嘻道:「說來說去,你實在不該救我的,現在你自己只怕都有些後悔了。」
    蘇櫻道:「後悔?─……我無論做什麼事,從來都沒有後悔過。」
    她緩緩接道:「那日你身中毒刀之後,沒多久就暈迷不醒,魏無牙算定你必死無疑,
就要叫人將你抬出去餵老鼠。」
    小魚兒吐了吐舌頭,失聲道『「喂老鼠?「蘇櫻道:「嗯。」
    小魚兒全身都癢了起來,卻還是笑道:「好運氣呀好運氣」
    蘇櫻嫣然道:「你如今也知道你自己運氣不錯了麼?」
    小魚兒笑道:「不是我運氣不錯,而是那些老鼠運氣實在不錯。」
    蘇櫻楞然道:「你說老鼠的運氣不錯?」
    小魚兒正色道:「我全身上下,裡裡外外,連筋帶皮帶骨頭,早就已壞透了,老鼠
若是真的吃了我,不上吐下瀉才怪。」
    他話未說完,蘇櫻已笑得彎下了腰。
    小魚兒道:「你覺得很開心麼?」
    蘇櫻笑著笑著,忽然不笑了,癡癡地怔了半晌,竟然幽歎道:「你可知道,我從生
下來到現在,從沒有這麼樣開心的笑過。」
    她眼圈忽然紅了,垂下頭,不再說話。
    小魚兒瞧了她很久,聳了聳鼻子,笑道:「你莫難受,我嘴裡雖這麼樣說,心裡還
是很感激你的。,蘇櫻垂首道:「我知道你嘴裡雖說得壞,其實心裡。……心裡卻是善
良的,但有些人嘴裡雖說得漂亮.一顆心卻比什麼都醜惡。」
    小魚兒仰首大笑道:「你以為你很聰明?你以為你能看透別人的心事?」
    蘇櫻搖了搖頭,不說話了,過了半晌,才緩緩接道,「那日我本來也沒有機會救你,
但魏無牙恰巧來了個很重要的客人,就將那人迎入裡面說話去了,因為他─向不願意別
人見著我。」
    小魚兒笑道:「只因為人人都比他生得漂亮,他當然怕別人將你搶走。」
    這句話像又觸動了蘇櫻的心事。她又垂下頭,又過了半響才接著道:「他離開之後,
我才能叫他那兩個小徒弟將你抬到這裡來,我對他們說,有種花一定要用死人做肥料才
會開得鮮艷……
    小魚兒笑道:「這種話那兩個笨徒弟雖相信,魏無牙難道也會相信麼!」
    蘇櫻道:「他的徒弟都對他畏之如虎,見了他,簡直連一個字都不敢說。」
    小魚兒伸了個懶腰,道:「你難道是覺得我這麼聰明的人死了實在可惜,所以才救
我的。」
    蘇櫻一笑,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會救你,也許……也許是因為你見
了魏無牙時那種神氣,也許是因為你中了毒刀後,還瞧我一笑……臨死前還要對我笑的
人,我怎麼能眼看他真的去死。」
    小魚兒撫掌大笑道:「我那一笑,笑得果然有用極了。」
    蘇櫻道:「難道……難道你對我那─笑,就是為了要我救你的?」
    小魚兒竟嘻嘻道:「否則我人都快死了,還有什麼好笑的。」
    蘇櫻咬著嘴唇道:「你……你為什麼不騙騙我,就說是因為見了我之後,神魂顛倒,
所以才不覺笑了出來……」
    小魚兒道:「現在你既已救了我,我為什麼還要騙你,何況……你生氣時的模樣,
比笑的時候還要好看得多。」
    蘇櫻忍不住又「噗哧」一笑,道:「你究竟是為了什麼去找魏無牙的?」
    小魚兒道:「我那天不早就說過了麼?……我去找魏無牙,只因為要去救我的朋友。」
    蘇櫻道:「你怎知道你的朋友在那裡?」
    小魚兒道:「我的朋友在一路上都留下了暗記,標誌說是到那……那見鬼的『天外
天』去了。」
    蘇櫻默然半晌,緩緩道:「但我卻可以告訴你,這三個月來,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到
過那地方去,只有你……你是第一個闖進那地方去的人!」
    小魚兒躍了起來,大聲道:「絕不會的!」
    蘇櫻道:「你怎知那不是假的?」
    小魚兒道:「那些標誌除了他們自己之外,絕沒有別人做得出來。」
    蘇櫻歎了口氣道:「他們也許是因為自己不敢闖入那地方去,所以叫你去為他們探
路,為他們打前鋒,他們也許是瞧著你不順眼,所以叫你去送死!」
    小魚兒倒在椅子上,兩眼茫然瞪著前面,喃喃道:「絕不會的,絕不會的……他們
從小將我養大,現在為什麼要害我?……為什麼要害我?」他突又跳起來,衝到鐵柵前,
大聲道:「讓我出去,快讓我出去,我要去找他們問個明白。」
    蘇櫻柔聲道:「你現在傷勢還沒有好,毒也還沒有完全去盡,怎麼能出去……你是
天下第一個聰明人,怎麼如此沉不住氣?」
    突聽一人陰惻惻笑道:「好溫柔呀!好體貼!」
    小魚兒吃了一驚,嗄聲道:「什麼人?」
    蘇櫻竟是絲毫不動聲色,甚至連嘴角的肌肉都沒有牽動一根,只是緩緩轉過身子,
悠然道:「此間少有佳客,無論什麼人來了,我都是歡迎的。」
    花叢中一人格格笑道:「只可惜在下來得很不是時候,是麼?」
    蘇櫻微笑道:「閣下不想出來也無妨,只是好花多刺,刺上有毒,閣下若有什麼三
長兩短,莫怪我不懂得待客之道。」
    這次她話末說完,花叢中已有個人就好像屁般後被人踢了一腳似的,連蹦連跳的竄
了出來。只見這人一張三角臉,鷹鼻鼠目,那模樣叫人一看就噁心,身子卻偏偏穿著一
身亮閃閃的錦繡衣衫。見了蘇櫻,竟當頭一揖,道:「在下小小的開了個玩笑,不想竟
讓蘇姑娘小小的吃了一驚,恕罪恕罪。」
    小魚兒見到這人原來是蘇櫻認得的,原來只不過是在找她開玩笑,心裡也就定了下
來。
    但這人樣子討厭,說話更討厭,小魚兒又恨不得「小小的」給他個耳括子,再「小
小的」加上一腳。
    蘇櫻也沉下了臉,冷冷道:「你來幹什麼?你師父難道沒有告訴你,這地方不是你
們隨便來得的!」
    那人絲絲笑道:「在下小小的膽子,怎敢冒昧闖人蘇姑娘的洞府,但這次卻是師父
他老人家自己叫我來的。」
    蘇櫻眼珠一轉,道:「他叫你來的?他叫你來幹什麼?」
    那人眼睛瞇成了一線,笑道:「他老人家叫我來瞧瞧,那一定要用死人做肥料的花,
究竟開得有多漂亮,只因他老人家有位客人,也想瞧瞧這種奇怪的花。」
    這句話說出來,蘇櫻和小魚兒都不免吃了一驚。
    蘇櫻冷冰冰的臉色,立刻和緩了,微笑道:「既是如此,我就帶你去瞧瞧那種花吧。」
    那人道:「現在我卻不用去瞧了,肥料既然還在喝酒,那花自然還沒有開出來,是
麼?」
    蘇櫻眼波流動,媚然道:「那麼你……你想怎麼辦呢?」
    「在下小小的膽子,怎敢對師父說謊,除非……那人笑瞇瞇道:「除非姑娘能令我
的膽子大起來。」
    蘇櫻笑道:「你的膽子要怎麼樣才能變大呢?」
    那人瞇著眼瞧著蘇櫻道:「常言道:色膽包天!這句話姑娘難道沒聽過?」
    蘇櫻臉色微微一變,但還是笑著道,「你不怕你師父吃醋?」
    那人格格笑道:「不錯,師父的確很會吃醋的,他老人家若是知道在和肥料喝酒……。
嘿嘿,那時他對姑娘你只怕就不會很客氣了。」
    蘇櫻咬嘴唇,道:「其實你又何必要挾我,我本來就想和你她嘴裡說著話,一隻手
有意無意向鐵柵上扶了過去。
    那人突然大笑道:「姑娘難道想將肥料放出來,殺了我滅口麼……嘿嘿,只要姑娘
的手一碰上去,我立刻就走,不用片刻,師父就會來的!」
    蘇櫻的手果然放了下來,笑道:「你這人倒真是多心。但這裡總不是……。總不是
說話的地方呀,我們到屋裡去吧!」
    那人趕緊搖手道:「不用不用。……』在下早已聽說過,姑娘那屋子裡機關巧妙,
若是隨姑娘進去了,在下這小小的性命只怕就保不住了!」
    蘇櫻柔聲道:「那麼你……。你難道想在這裡……」她媚笑著,一步步過去。
    誰知那人卻突然倒退了好幾尺,道:「莫要過來……;蘇櫻吃吃笑道:「你既然要
我。……為何又不讓我過去呢?」
    那人詭笑道:「在下自然是要姑娘過來的,只不過卻要請姑娘先脫了衣服,而且要
脫得乾乾淨淨,一件不剩。」
    蘇櫻道:「我會不會武功,你難道還不知道?」
    那人道:「姑娘雖不會武功,但那心眼兒之多,在下怎吃得消,只不過……」
    他笑嘻嘻接道:「姑娘若是脫光衣服,在下就放心了,一個女人若是光赤赤的一絲
不掛,她就玩不出什麼花樣來了。」
    小魚兒在一旁瞧得幾乎已氣破肚子,這人簡直比狐狸還奸,比蛇還滑,無論誰遇著
這樣的人那真是倒霉透頂。
    只見蘇櫻嫣然一笑,一雙纖纖玉手,竟真的去解衣服。
    小魚兒忍不住大聲道:「氣死我了。」
    蘇櫻柔聲道:「你絕不會氣死的,我也絕不會……。。」
    突聽「嗖」的一聲,一道尖銳之極、猛烈之極的風聲響過,那人吃了一驚,霍然轉
身,後面卻什麼也沒有。
    他楞了半晌,緩緩回過身來,喃喃道:「我難道遇見了鬼接著,一根青竹「嗖」的
飛來,竟活生生將他釘在地上,鮮血雨點般飛濺出來,這人在地上一陣抽搐,永遠也不
能動了!
    就連小魚兒這樣的眼光,竟都未瞧出這人是怎麼倒下的,殺
    他的人出手之快,當真是駭人聽聞!
    蘇櫻面色蒼白,道:「是……是哪位前輩出手相救,請出來容我當面拜謝。」
    風吹木葉,颼颼作響,四下竟寂無回應。
    小魚兒大聲道:「到了這時候,你還不放我出來,讓我出去瞧瞧?」
    蘇櫻歎了口氣,道:「我現在若是讓你出來,就等於在害你,我這一生中從來沒有
關心過別人的死活,只有你。」
    小魚兒怒道:「我偏要死,你又怎樣?」
    蘇櫻嫣然一笑,道:「我這人下了決心,永遠再也不會更改……你現在就算真的自
殺,我想盡法子,也要將你救活的。」
    小魚兒道:「你「……你簡直不是人,是個女妖精。」
    蘇櫻抿嘴笑道:「女妖精配小壞蛋,豈非正是天生一對麼?」
    說著說著,她自己臉也紅了,紅著臉逃了開去。
    小魚兒瞧著她,竟似變得癡了,喃喃苦笑道:「天下竟會有這樣的女人,倒也少見
得很,看樣子她竟像是要跟定我了,這倒是件麻煩事。」
    只聽蘇櫻遠遠道:「你在這裡等著,我去瞧瞧那位前輩究竟在哪裡,立刻就回來的。」
小魚兒忍不住道:「那人武功深不可測,你……你要小心了。」
    蘇櫻笑道:「你放心,你還沒有死,我也捨不得死的,何況,這位前輩既然救了我,
又怎麼會對我有惡意。」
    語聲漸漸去遠,沒入樹影花叢中。
    小魚兒搖頭歎道:「這人看來比誰都柔弱,又有誰能想到她竟有這麼大的膽子,這
麼硬的脾氣?」
    蘇櫻分花拂柳,一面走,一面笑道:「這地方看來雖美,其實到處都有殺人的陷阱,
前輩你救了我,萬一在這裡受了傷,卻叫我怎麼好意思?」她面對著一個行蹤詭秘、武
功深不可測的高手,竟還是一點也小顧及自身的安危,反而口口聲聲怕別人受了傷,只
可惜那人就算聽見,也絲毫不領她的情,還是給她個不理不睬蘇櫻歎了口氣,喃喃道:
「這人倒真奇怪得很,既然救了我.卻又不敢見我,這是為了什麼呢?」
    那敞軒中燈火仍是亮著的,也瞧不見人影,那「椅子」也還好生生的在那裡,不像
有人動過的樣子。
    蘇櫻轉了一圈,又回到那山洞去……這一下她臉色終於大變,那山洞前的鐵柵竟已
被人開啟,裡面的小魚兒竟巳不見了!
    他難道真的不顧一切,逃了出去?
    不會的,他絕不會是自己逃走的,這鐵柵他絕對無法開啟,能開這鐵柵的,算來只
有魏無牙和他的首徒魏麻衣。
    難道他們也到了這裡,將小魚兒劫走了?
    若是換了別人,想到此點,必已驚惶失措,不如該如何是好了,但蘇櫻反而鎮定了
下來。
    小魚兒若真的被魏無牙劫走,那麼方才救她的那武林高手又到哪裡去了?難道他救
人後,立刻就走了不成?
    何況,若真是魏無牙來了,小魚兒又怎會全未發出絲毫聲音,就老老實實的被他們
劫走呢?
    蘇櫻暗暗歎了口氣,突聽遠處傳來了驚呼怒罵聲。這聲音竟正是小魚兒發出來的。
    小魚兒目送蘇櫻遠去,剛端起酒杯,突聽「噹」的一聲,一粒
    石子擊在鐵柵上,火星四濺。接著,鐵柵竟緩緩向上升了起來。
    小魚兒又驚又喜,一時間竟怔住了,黑暗中卻已幽靈般現出一條人影,長袍高冠,
目光森森冷冷瞧著小魚兒,卻不說話。
    小魚兒長長吸了口氣,道:「你是來救我的?」
    那人道:「嗯」
    小魚兒道:「殺了魏無牙的徒弟,也是你麼?』那人道:「嗯。」
    小魚兒道:「但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救我?」
    那人冷笑道:「你若不願出來,我再將這鐵柵放下也無妨……
    小魚兒眼珠子一轉,笑道:「你可得知道,無論你是為了什麼救我,我都不領情的,
更不會感恩圖報。」
    那人道:「你若會感恩圖報,我就不會來救你了。』小魚兒笑道:「話既然說清楚
了,我好歹就讓你救我一次吧。」
    別人救了他,他非但不領情,反面像是要別人感激他似的,那人竟也絲毫不以為忤。
    小魚兒一躍而出,喃喃笑道:「蘇櫻姑娘,抱歉了,以後有空,我說不定也會來看
看你的,你對我的一番好意,我也心領了……
    只見那人身形飄飄蕩蕩,宛如馭風而行。
    小魚兒跟在後面,笑道:「閣下的輕功很不錯嘛;。但你究竟要將我帶到哪裡去?』

上一頁    下一頁